亲爱的,陪我重新北上

发布时间:2013年12月4日 / 分类:青春风铃 / 睡前故事

题记:阳光般温暖照下,爱情花朵在指尖盛开,花香浓烈,将你我轻轻涌起。

亲爱的,陪我重新北上

文/木千容

1)

我向闺密云怡承认:“我的确厌倦了这种生活。”

日日上班累得半死,回到家,却只有孤枕寒衾,倍感凄凉。

云怡鼓励我:“那么,今晚是个机会,你一定要来。”

我苦笑不答。

我们在说相亲这回事,她要给我介绍男朋友。

那段美好清纯的校园时光仿佛只是昨天,那时候,何曾想过相亲?

云怡声线变粗:“卢箫笛,我警告你,速速成家立室。有了后方支持,你才能全力以赴在外厮杀。”

我仰头大笑:“真古板,今时今日,哪里还有单身女人不能出来做事的道理?”

“一个女人始终是一个女人。累了一天,知道家中有一个人在等待,或者让你等待,你才会真心愿意回家。”

这话我信。

云怡温言嘱咐:“这时节好男人不多了,你再不抓紧,当心便宜了别人。”

纵然钻石王老五是稀有物种,但真要拉下老脸去抢,我还真做不到。

下了班,云怡开车送我回去。暮色四合,霓虹闪烁。一阵雨过,挡风玻璃上落满雨珠,经璀璨的流光一照,折射出万道晶光。

这一刻,这城市如此令人迷醉。真正在这里生活,却发现那些光鲜其实与己无关。

最终,我改变了主意:“云怡,还是去看看吧!”

真是,何必同自己过不去呢?回去也不过是泡碗面,窝在电脑前看美剧。那种日复一日的寂寥与苍白呵!

于是我见到了陈涛。IT工程师,中等身材,架着眼镜,面目平和。

饭后,云怡借故走了,我和陈涛便出来逛逛。

凉风习习,但感觉并不冷。云怡是对的,身边有个人到底两样。

我忽地说:“从前学校有两株特别大的黄桷兰树,每次开了花,就有男生搭了梯子爬上去,摘下许多给女孩。女生用针线穿成一串串,挂在身上,香飘十里。”

陈涛表示从没听说过黄桷兰,隔了一会又说:“你是文科学校毕业的吧?真文艺。”

看来,我们真不是同道中人。

没想到他还会出现。

那个周末,我开门见是他,一怔,他竟主动找上门来。

他憨憨地笑:“加完班正好有时间,就来看看你。原来从我的公司到你这儿只需10分钟。”

我炒了两个家常菜招待陈涛。他吃得很干净,完了吁口气,说:“箫笛,你真是个福将。”

我笑着问:“一顿饭就把你收买了?”

他摇摇头:“北漂一族,最难得的就是一口热饭。”

这次我们说了不少话。

上班时,云怡问我:“和陈涛怎么样?”

我想了想,坦白说:“没有感觉。”

那些年,我为一个男孩子燃烧过,我怀念那种为爱痴狂的感觉。

云怡只是笑:“所谓感觉,太过虚无缥缈,不是你我这种普通人可以追求的东西。还是努力培养感情吧,这是能够日久滋生的。”

我不是不清楚这个道理,但做起来又是另外一回事。

云怡瞪我:“你醒醒吧!做梦的权利早在大学时代就用光了,现在的你,需要的不是疯狂的恋爱,而是舒心平稳的伴侣。”

这时我想起了上进、踏实的陈涛。于是有心给他,也给自己一个机会。很快,我们开始了甜蜜的约会。

从此,我不再形单影只。异乡的风雨,不再那么凄凉。

2)

升职那天,我找陈涛庆祝。

他也很兴奋:“去哪里吃顿大餐?”

我笑答:“不,我们去皇家粮仓听《牡丹亭》吧!”

他一愣:“那是什么?”

我兴致不错,耐心向他解释,末了他却说:“那么贵的票,不如……”

“不要紧,我请客。”我打断他,没有注意到他突然间的沉默。

过了几天,我才察觉到陈涛的反常,问他怎么了。

隔了半晌,他忽地说:“箫笛,我想离开北京。”

我怔住了。他同我谈过几次未来规划,关于创业,关于买房。对于北京,他应该有比我更深的执著。

我抑制住内心的讶异,问:“发生了什么?”

他微微低下头:“说实话,虽然有时我并不了解你,但我认为只要多沟通就没有问题,我们还是很合适的。”

“合适”,原来他的想法和我一样。真的,我们绝不会为彼此赴汤蹈火、奋不顾身,不过是在天时地利人和的条件下,走到了一起。

他接着说:“但相处久了,我怀疑自己是错的。那天看了《牡丹亭》之后,我终于明白了,我们追求的东西太不相同。比如说,我存钱是为了买房、能在这里立足,你却不一样。”

我平静地问:“你是怪我乱花钱么?那你大可不必离开北京呀,我们好说好散就是。”

他脸上突然有种梦想幻灭的绝望:“不,不单单是因为你,还有我发现我的努力越来越偏离自己真正想要的。”

“什么是你真正想要的呢?”原来不爱也有不爱的好处,听了这些,我毫不介意他并不以我为重。

他笑了,笑中有丝悲凉:“当初来北京,我就想干一番大事业。但慢慢发现能凭本事吃饭就不错了,再好一点就是买房买车。可这是我想要的生活么?要一直漂在北京吗?”

他不无道理。不知有多少人,雄心勃勃向着这座充满了机会的城市而来,然后发现现状混浊,前途渺茫,过去的光荣梦想被一点点磨蚀掉,不知道该如何前进。

“那你今后有什么打算?”我还是关心他的。

陈涛无奈笑笑:“还不是很清楚,要好好想想,一步一步来。”

我再也找不到话说,他看着我,轻轻说:“箫笛,我真的想过为你留下来,无论发生什么,只是……”

我温柔地回答:“我明白,不要紧。”

然后,我们互相祝福,和平地说了再见。

3)

陈涛走了之后,云怡抱怨了好一阵子:“一个太不切实际,一个又太经不起考验。”

我苦笑着回答:“没有缘分而已。”

她生气地说:“是,有缘千里来相会,你就等着吧!其实缘分这回事,你用心争取了,才有机会。所谓的‘可遇不可求’,都是懒人的借口。”

说不过云怡,我只能转身去做事,继续披星戴月的孤独生活。

陈涛离开北京后,竟然一个人背起行囊,潇洒走世界去了。这让我大跌眼镜,没想到老实巴交的他骨子里竟有着这么一股不羁。

他一共用了240天时间,一路向西,走了亚非欧18个国家。他看到了晨曦中众人沐浴的恒河,阳光下倾国倾城的地中海,以及黄昏时苍凉辽阔的撒哈拉沙漠。当然,他的手也被毒虫咬至发肿、溃烂。他被沙发客骗过,在伊朗被抢劫、好不容易虎口脱险。

我从他的微博得知这一切情况,不经意中,竟关注他8个多月。直到他平安回国,我才松口气。

一天,我收到一封信:

“箫笛:

展信快乐。

近一年来发生很多事,本以为离开北京就会安定下来,但最后决定去看看世界。走了一圈回来,世界观发生改变,原来人生永远都在启程。你曾问我什么是我真正想要的,我现在明白了。

我曾经做得很不好,从不曾向你说过爱,也没有为你坚持到底。

现在我决定回到北京,还要争取回到你身边,和你一起奋斗。

陈涛”

合上信,目光落在屋内的绿植上。这是陈涛送我的盆栽,此时长得葳葳蕤蕤,生气盎然。

我对北漂的艰难感同身受,产生过迷茫与质疑。然而为什么许多人仍然没有决绝离开,又或者为什么大批曾经逃离的人选择重返?

陈涛风尘仆仆的归来给了我答案:原来即使再怎么不易,在这样一座寄托过太多期望的城市,一定会有我们割舍不下的东西。比如付出过的青春,又比如,对一个人的想念(liunianbanxia.com)。

4)

陈涛回北京那天,我早早去火车站等候。站在广场上,仰视那座大钟,我感到时间正在缓慢流逝。

忽地耳畔有熟悉的声音传来:“姑娘,可是在等我?”

我转过脸去,呵,一年不见,他清瘦了一些,却多了几分干练,神采奕奕。

“欢迎回来。”我真心实意地说。

陈涛温柔地笑着,将我搂入怀中,久久不愿松开。

稳定后,陈涛交了首付,我们共同负担房贷。

虽然生活压力很大,可我并没有放弃喜好,只是会选择去免费的后海、博物馆,或者花4毛钱在公交车上从起点坐到终点,看人来人往、光影变幻。有陈涛在身边,做任何事,都充满期待。

我们就这样慢慢相爱。

曾经我以为爱情必须强烈、振奋,所以会不相信没有感觉能够走下去;可如今却发现自有一种真情,不会惊天动地,也不会轰轰烈烈,但它却以细水长流的形式温柔了岁月。

我终于明白,这样的爱情不是妥协,而是对生活的宽容——我们不再挑剔,包容他人,放过自己,不抱怨不放弃。

在陈涛身边,我一点点发掘着这座城市在光辉、残酷之后的第三种面目——包容地给每个人提供遇见传奇的舞台,所以并不乏希望,只要你相信和坚持。

我知道,我们终将真正爱上这座城市,爱上她所有的一切。只要,有陈涛的陪伴。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爱格故事会

上一篇 : 下次,不是现在
下一篇 : 那些时光教会我们的事

睡前故事:推荐栏目

热门标签

睡前故事随机

睡前故事热门

睡前故事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