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 | 错误的尽头

发布时间:2019年9月25日 / 分类:青春风铃 / 睡前故事

美文 | 错误的尽头

文/真树乃

我觉得我们之间的事才刚刚开始。

01

公寓楼着火的时候,蓝荼正蹲在浴室里洗衣服。

她先听到了邻居的尖叫声,但她一开始没当一回事。因为她的邻居总在吵架,每天都因为不同的理由尖叫。当她终于闻到呛人的烟味的时候,才意识到事情有点不对头。她从浴室冲出去打开大门,只看到楼道里浓烟滚滚,且同时有热气扑面而来。她毫不犹豫地回屋抄起笔记本电脑和剧本就往外跑,跑到楼下,看下面已经满满地站了一片人。所有人都抬头看着正在冒火光的那个窗口,让她突然想起了上高中时广场前的升旗仪式。

她今年二十三岁,是个底层的小演员,正朝着明星之路开始进发,至少目前堆到她面前的工作让她觉得是这么一回事。不过在这之前——在她被人忽悠着入行之前,她其实是想当个歌手的。但是乐坛不怎么景气,反而影视圈呈现一副蒸蒸日上的景象,恰又有人找到她问她是否愿意参加一个角色的试镜,公司建议她答应,她便答应了。

她的演技虽然算不上稀烂,不过也和好沾不上边。这直接导致了她的试镜频频失败,落得个只能演小龙套的结局。经纪人急火攻心,她自己倒是不大在意。毕竟她眼下正用化名帮其他艺人做音乐后期工作,这才是她的老本行。对她来说,演戏倒是更像一份临时性的兼职,来了就做,不来的话倒也乐得轻松。

因为她演过的角色实在过于边缘,在剧组顶多待上一个礼拜。这样短的时间,连导演都见不了几回,更别提同组的演员了。所以在慈善晚会或者年终盛典之类的场合,无论经纪人怎么游说她让她去加一加其他明星的微信,她都像一尊佛一般雷打不动。

“等价交换,资源互利懂不懂?”她说,“你就算觍着脸去加了微信,但你都没和人家站在同一起跑线上,你觉得谁会理你?就好像你下班回家,你家邻居突然拦住你,非要让你嫁给她智力低下的疯儿子,你觉得你会理他吗?”

“你也不用这么说你自己……”

经纪人无语凝噎,她不明白蓝荼究竟是看不起自己,还是看不起他们这个公司。

事实是,蓝荼必须要感谢她的公司和经纪人,因为她手中的剧本都是他们努力争取来的——虽然只是一些寻不到踪影也留不下印象的龙套角色。

此时,蓝荼拿着剧本站在楼下,像眺望升起的旗子一般眺望着开始吐出火舌的窗口。这时,消防员抵达现场,大声警告着让他们这群围观者散开。她被挤在人群中往后退,一边退一边远远看到一个人,一张她相当熟悉的侧脸。

02

那个人是她在影视圈的同辈黄明宥。如果按照出道时间算的话,可能还是她的出道要稍微早上那么一点。但娱乐圈不是个按资排辈的世界,一切都以资源和实力为上。黄明宥出道短短半年即截获了一个运动品牌的代言,个人首张专辑也在各大音乐软件上榜,据说现在无数影视公司的大佬都对他虎视眈眈。

蓝荼之所以认识他,一开始倒不是因为他红,而是因为她在之前的一个剧组里远远地见过他一面。她觉得这个人完全长在了她的审美上,结果回家一搜片名,才发现他就是主演黄明宥。

他们在剧里其实还有一个交集,是黄明宥扮演的男主角四处找自行车的修车处,蓝荼扮演的花店店员为他指了个方向。当然,拍的时候,两个人都是对着空气演的,但经过剪辑后放在一起,看起来倒真像是这么一回事。就这么着,蓝荼就记住了黄明宥。

而且,她的“记住”不是那种悄悄的,而是非常光明正大的。就在刚刚结束的晚宴上,在经纪人再度游说她,让她去多和其他演员交流一下感情的时候,她大声喊了一句“如果是黄明宥的微信我就加”。

她的这种心态其实是很好理解的,越是真正喜欢的人,就越是不会在人前说出他的名字。但如果是没什么大不了的喜欢,昭告天下也不打紧。

“别嚷嚷。”经纪人很紧张,“你也不怕让人抓住手脚作文章。”

“哪个不长眼的拿我作文章啊?”

确实没有人用她这句话来作文章,但这话却被黄明宥听到了。当时他正从洗手间回来,刚好经过蓝荼坐的这一桌。于是,她说的这句话便不偏不倚地飘进了他的耳朵里。在他回到座位以后,又向蓝荼的方向不着痕迹地看了一眼。

黄明宥在记人脸这件事上有堪称过目不忘的天赋,所以当他站在着火的公寓楼楼下,第一时间便认出了那个正向他这边看的人就是之前在晚宴上要加他微信的女演员。他们四目相对,蓝荼下意识地想避开,但黄明宥紧盯着她的方向不放。她先是回头看了一眼,确定自己身后没有和他看对眼的旁人,才转过身来指了一下自己的鼻子。

黄明宥点了点头。

蓝荼只能硬着头皮走了过去。

坦白说,现在这种环境——还有她这身打扮,都不是个和圈内同行发展关系的好时间。即使她认定了自己和黄明宥有着普通人和疯儿子这般的悬殊地位,却也不代表她愿意在素面朝天,还戴着个黑发带的时候和他打招呼。

“那个,着火了。”她这么说。

“嗯。”黄明宥简单地应了一声。

“你也……住这儿?”蓝荼有点迟疑地问。

“对。”

也对。蓝荼想,毕竟黄明宥也是个才出道的小新人,他红并不代表他有钱。而且他红这件事也只是相对的。因为他在一个选秀节目当中拔得头筹,所以在短时间内得到了爆炸性的关注度。这种人气也不知道能够维持多长时间,甚至可能根本就是粉丝们自娱自乐,连圈都没有出。

不过黄明宥那么帅,她紧接着又想,应该不会轻易止步于此的。

“你住几楼?”

蓝荼正胡思乱想,突然听见黄明宥这么问她。

“六楼。”

“我五楼。就在那个窗口。”黄明宥抬手指了一下。

“我在你上面……”

这次着火的是七楼,顶层。幸运的是这场火灾不影响他们往楼下逃,但不幸的是,此时消防车的水柱哗哗地往楼上喷,正值夏季,住户们没有几户是关了窗的。灭火的水就也灌了他们一屋,想回家是没可能了,只能找一家酒店暂住一住。黄明宥的经纪人已经接到了电话,正匆匆往这边赶。

黄明宥估算着时间差不多,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幅度不大地晃了一下。

“加个微信吧。”他说。

03

经纪人把车开到门口,黄明宥在后排坐下,习惯性地翻着蓝荼的朋友圈时,才突然想起来,刚刚,他们之间完全忽略了“自我介绍”这个环节。

这也不能完全怪他,做他们这行的,和圈里的人见面之前,都有个“默认知道对方是谁”的意识。当然,他作为一个刚出道的新人,心中是懂得礼貌和规矩的。和同行在正式场合见面的时候,便还是会好好自我介绍上一句。这一次……他的手指随意地滑动手机屏幕,脑子里回想着蓝荼的脸。这一次,他想,大概是那个人的表情太呆傻了,让他一时间放松了警惕。

他主动加蓝荼的微信其实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只是觉得同是参加晚宴的人,多认识一下总没有什么坏处。他拿了蓝荼朋友圈里的照片给经纪人看,经纪人却是花了好几天——不排除她根本就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的关系——才帮他问来蓝荼的名字。

和名字一起来的,还有一个剧本。

黄明宥皱了皱眉,觉得这个名字似乎有点耳熟。

与此同时,蓝荼那边也拿到了几个剧本,只不过黄明宥的剧本是任君挑选,而她的剧本则是请君包揽。什么校记者会的摄影师啊、宠物店的店员啊、公司里讲女主角闲话的路人甲啊,都是她的角色。

因为她的家被灌了一屋水,所以在房间恢复原状之前,她暂时就住在酒店里。她把从工作室拿回来的剧本扔到酒店的床上,跟着四肢舒展地躺上去。

对于黄明宥突然加她微信这回事,她当时是十分诧异的,诧异到用手机扫他的二维码的时候直接忘记了表情管理,第一次还误点成了付款。

“你要买我啊?”

她记得当时黄明宥指出她的手误后,半开玩笑地说了这么一句话。

她觉得他是在开玩笑,黄明宥这个人——至少在她印象中的黄明宥,在绝大多数时候都一脸冷清,说话的时候是波澜不惊的,开玩笑的时候脸上也没有任何表情。过去在综艺节目上,几度把主持人吓得干笑得接不上话,他才冷着脸补充一句:“我开玩笑的。”

要是能买的话,蓝荼想,她倒确实是挺想买他的。

她想一夜之间变成四十五岁,变成说什么算什么的大前辈。所有像黄明宥这样的小新人见到她都得恭恭敬敬的,最好她手中还握有一点资源和权力,让她能和黄明宥谈条件。

毕竟想象又不犯法,她想得很开心,自己抱着枕头乐起来。她正乐得开心,突然接到经纪人的电话,让她马上回工作室一趟,说有一个女主角的角色要她演。

“啊?”蓝荼还沉浸在自己刚刚的想象中,受不了和黄明宥之间突然的身份调转。“非去不可吗?”

“您觉得呢?”经纪人反问。

“我不知道啊……”蓝荼翻了个身,“但是你让我去,我就只能去了。”

04

到了工作室之后,蓝荼才知道这部剧的男主角是黄明宥。而且,他现在就坐在会议室里。

这次工作的敲定顺利得让经纪人都不敢相信,虽然这部网剧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作品,说得更直白一点,是那种剧本稀烂、制作资金不足、广告植入乱七八糟的,别管谁演都爆不了的剧。但对蓝荼来说,也是一个女主角的机会。

两边的经纪人从会议室撤出去接打电话,留下蓝荼和黄明宥两个人。蓝荼正头大地想着要不要主动打开一下话题的时候,对面的黄明宥先开了口。

“我们见过。”

“对,对啊……”蓝荼说,“之前我们住的那个地方着火了,我们就在那儿加了微信……”

“不是,”黄明宥说,“再之前。”

再之前?蓝荼愣了一下,那她就只能想到那次晚宴了。但她不觉得黄明宥会在那么多人当中记得她。

“两年前。”黄明宥看着她,“录音棚里。”

蓝荼这个名字,黄明宥是在随便翻着外国歌手的演唱会的时候突然想起来的。两年前,他还只是个边缘得不能再边缘的音乐学院的大学生,一心想要进娱乐圈当歌手,就硬是跟在学校老师的后面蹭到了几次机会。他在录音棚外面隔着一道玻璃看到里面戴着口罩的蓝荼在调试设备,同时,老师把蓝荼写过的音乐拿给他听,有纯音乐,也有带歌词的;有偏古典的,也有偏实验的。

黄明宥几乎是第一时间就被她的音乐所吸引了。

后来他忙起来,蓝荼却久久未再出什么新的作品,这令他一时之间忘了这回事。后来在晚宴和火灾现场的那两次再见,他只觉得有些眼熟,今天终于在会议室里面对面地说上了话,他却又陷入了一种迷茫和困惑。他不大能够把眼前这个得过且过的,怎么看都有些傻又有些怂的人和之前在录音棚里见到的那个影子联系在一起。

他不明白,能够写出那样的音乐的人,怎么会是这样的人呢?

而让他更加不明白的——或者说,让他在不久的将来完全陷入更深一层的疑惑的是,蓝荼此时完完全全误解了他的意思。

两年前的录音棚。这七个字的组合只能让蓝荼想到一个场景。她当时答应了一个人和他交往,他们是在网上认识的,完全是通过对一个地下乐队共同的喜爱而发展起来的关系。因为对方的态度非常热络,可称将两个人恋爱后的未来都一同设想了个完全,这种过分的热情令蓝荼一时间招架不住。虽然她已经反复说服自己要在感情上给自己和他人机会,但就在两个人约好在录音棚所在的那条街见面之后,她几经挣扎还是认了怂——她根本就不想被人这么认真而狂热地喜欢。

就这样,她做了一个非常过分的决定,直接在见面之前——甚至可能是从这个人面前落荒而逃,从此微信拉黑,电话不回。

黄明宥恰好提到了这个关键词,这让她完全顺理成章地认为,那个可怜的哥们儿就是黄明宥。

会产生这个巨大的误会,事实上也不能单怪任何一个人,在一切算是真相大白后,他们如此反省。首先是黄明宥这种惜字如金的作风,其次是蓝荼的凡事不敢多追问的风格。这两种性格碰撞在一起,活生生就是一个让误会繁殖再繁殖的培养皿。

05

所以,他是什么意思?

蓝荼的大脑飞速运转。

晚宴应该只是个普通的晚宴,公寓前的相遇应该也是个巧合。黄明宥就算再霸道总裁,应该也做不出来为了把她逼出来而在邻居家放火的事。事件到这个阶段都还没有什么问题,然后是加微信……

肯定是认出了她的脸才会说要加微信啊!

蓝荼在心里狠狠地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

而且自己那么傻,之前聊天的时候也不知道搞一个微信小号,这样微信一加,不就一切都真相大白了吗!

敌在暗我在明啊!

蓝荼惴惴不安地一下一下抬头看黄明宥,这种神色在黄明宥看来非常好笑,他搞不懂她为什么会不安成这样。

黄明宥这个人天然具备一股狠劲,他今年同样是二十三岁,但脸起码比实际年龄要老了五岁。他的第一次出道并不是这次选秀,而是十七岁那年作为年轻偶像团体的一员的出道。两年后,那个团体没有取得什么成绩便匆匆解散了,他开始重新考大学。之后得到一次和同校同学组合搭档出道的机会,但因为那个同学的个人特质过于耀眼,他明白若是和他搭档,自己不过只是个当陪衬的份,便果断地回绝了。中间过了这么多年,才走到现在的位置。

这样的黄明宥,自是非常看不起沉寂多年,空空浪费才华的蓝荼的。

这些资料是蓝荼从黄明宥的粉丝站上查到的,神通广大的粉丝们给了她一个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的机会,上面虽然没有解释黄明宥两年前的热络和两年后的冷若冰霜,但在她头脑中的那个故事里,这也很好理解:任何一个人在发现自己被这么玩弄之后都会暴走的,更何况两年过去,性格变了也是自然而然的事。

另外,黄明宥指定和她共演的逻辑也很好理解,就是打算给过去的事结个果。

只是他打算怎么结,她还不知道。

06

进入片场后,蓝荼第一次见识到了工作状态的黄明宥。不仅日常戏正常发挥,摔倒、撞车、情绪爆发等等重头戏更是拼得要命,半点都不含糊。

其实按理说,他们都是圈内人士,这部网剧拍出来的效果可以说大家心里都有数,远远不用拼成他那样。蓝荼手里拿着剧本,坦白说,在进组看到黄明宥的表演之前,她一度觉得这个混合了搞笑网文的气质、古代言情的排比句、严肃文学的背景的剧本,是他故意拿来挑衅和报复她的道具。他们在一起搭过数场戏之后,她的头脑更加混乱起来。

用一句话概括,黄明宥出演的男主角就是个霸道总裁,性格冷淡,但对认定的事执着万分。他认定的事不多,女主角就是其中一个。他平时对女主角很坏,认真起来的时候又非常靠谱。蓝荼多多少少明白这种人为什么受欢迎,因为人都想被特殊对待,想被保护。

她觉得自己也想,却又不想。

她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有这样的想法的,从一开始——可能是从她的自我意识形成的阶段开始,她就不大信任自己。后来她进入学校,进入娱乐圈的边缘,她遇到的所有人都在和她谈她的那点价值、她那些叫不上价格的音乐和永远只能演小配角的演技。她是有用的,但其他人在她身上明码标了价,她就只有这么一点用。

一直以来,她都觉得自己就像在名为“全社会”这座大豪宅里干活的丫头,老爷丢给她一块抹布让她去擦花瓶,她就去擦花瓶,让她去喂马,她就去喂马。

她是知道在这座豪宅里,有的人可以买马、可以买花瓶,甚至可以把宅子的装修换个样子,但这个人不会是她。

她这么想,也就习惯了这样的想法,这让她觉得很安全。过去,她之所以会从那位网恋对象的关系当中临阵脱逃,便是因为她意识到,她受不了那种不确定的、突兀的、爆发性的,充满了无法衡量的东西的情感。

这部网剧里的男女主角身上,也都是这种不确定的情感。

她在第一次看剧本的时候,根本搞不清楚女主角为什么会喜欢男主角。但是,在黄明宥投入至逼人的演技之下,她竟然也屏住了呼吸,跟着投入这个故事——确切地说,是投入两个人的感情之中。

黄明宥的“喜欢”过于具有侵略性了。她想,她看着他的眼睛,几乎可以想象两年前的那个人,他把她按在墙上,死死地瞪着她问:“我到底哪里不好?”

没有。她想这么说,没有任何地方不好。

他没有任何地方不好,她想,都是她的问题。她很容易因为一些瞬间的喜欢和心动而失了心智,之后又强行将自己拉回到自己设定的那条所谓“安全的轨道”上。

然而因为他们每天相处的时间太长,又全是这样的亲密戏,她所谓的轨道已经离她越来越远。每一天,她都需要努力保持冷漠和漫不经心,来掩饰对面前的黄明宥的心动。

不过好在黄明宥入戏快,出戏也快,在戏外的时候,他对她只有冷淡,这让她安下不少心。

她觉得,不管他是什么目的,在跳出了网络那层关系之后,真正面对她本人,无论之前有什么样的感情,现在都可以是熄灭的时候。

对“对方不喜欢自己”这件事感到安心——这个时候,她并没有觉得这种想法有什么不对。

07

电视剧的拍摄紧锣密鼓地进行着,因为进了组,蓝荼和黄明宥自然也是都没有了回去看他们被水淋湿的房子的时间。距那场火灾已经过去了四个多月,时间也从盛夏过渡到了初冬,他们莫名其妙合作的第一部戏也拍了两个月的时间。

黄明宥心里一直觉得,蓝荼有点奇怪。

他不是没见过喜欢自己的女演员,也不是没见过遇事战战兢兢的人,这两者结合在一起的他可能也见过,不过他就是觉得蓝荼对他的态度有点怪。

他不知道的是,这里面误会太大了。

原本这部剧敲定的演员就是他们两个人,他人气高归高,但到底也就是个才出道的新人,说白了也是个任他人安排的角色。他当时和蓝荼提起过去在录音棚里见过她的事,其实也只是随口把心里的好奇和疑问表达出来。但他哪能知道,在蓝荼的世界观里,这件事完全是另一个剧情走向。

在蓝荼眼中,这部电视剧是两年前惨遭玩弄,如今回归复仇的黄明宥对她的报复之一。他在用自己的实力向她说明,敢欺骗他的感情的人会落得什么下场。

她自知自己有错,便对黄明宥言听计从、说一不二,因为怕他挑她表演的碴,而花了数倍力气做功课和准备。她这种胆战心惊的冒失样子全被黄明宥看在眼里,困惑之余,他竟然觉得她……有点可爱。

这个心思一上来,他的玩心便也跟着上来了。

这件事对他来说非常新鲜,他自诩一直都是个严肃的人,严肃得甚至有点不解风情,还有点苦闷。所以,他在一开始差使蓝荼给他端茶倒水念剧本的时候心里还有点忐忑,之后一次次尝到了甜头,竟然陶醉其中。

毕竟蓝荼想抗议又不敢,只能碎碎念着什么的样子……太好玩了。

黄明宥也确实没有想到,严肃认真地活了二十三岁的自己,竟然在成为不折不扣的大人之后体会到了欺负喜欢的女生的小学生的乐趣。

喜欢的女生?

他思考着这个字眼。

就在剩最后一场戏便杀青的时候,剧组里出现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状况。其实也和他们没有多大关系,不过是他们恰好听了一耳朵。片尾曲的制作人那边出了一点问题谈不拢,似乎是有临时更换的可能。黄明宥听着,看了蓝荼一眼。

08

有完没完啊!

蓝荼自然是没有错过——也不敢错过黄明宥的这个眼神。没错,她的确是个看别人眼色混饭吃的人,但这并不代表她无时无刻都要受人摆布。

没错,她想,她是喜欢过他,但这都已经是两年前的事了。难道他觉得,她现在也还是……

好吧,是的,她不甘心地垂下了头。现在,她还是时不时地会喜欢他一下。

她此时真的很想像几天前拍过的那个镜头一样,把一个杯子砸在地上,然后揪着女主角的衣领说:“你有什么了不起的?你不就是仗着我喜欢你吗?凭什么什么都得听你的啊?”

这是什么事啊?她痛苦地往嘴里塞着盒饭,这句台词明明是她想说的,在剧里却都被黄明宥把台词给抢走了。

黄明宥已经吃完了盒饭,按照惯例,是他要喝茶的时候了。于是在他手上有动作之前,蓝荼已经站了起来,把绿茶送到了他的手里。

黄明宥有点愣——他没打算要她帮他拿饮料,他心里想的是那个电视剧片尾曲的事。他抬头看蓝荼,蓝荼是一脸慷慨就义的表情。

“吃完了?”蓝荼问他。

“啊。”黄明宥点了点头,看蓝荼转身要走,连忙起身叫住她,“等等。”

蓝荼停了下来。

“片尾曲,你有兴趣吗?”他问。

蓝荼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定定地看着他。她的表情怎么说呢?黄明宥一头雾水地想,是一种忍无可忍,无须再忍的表情。

怎么回事?他搞不懂了。他承认,这段时间他是欺负她欺负得有点得寸进尺,但是……

她该不是要哭了吧?他有点慌了。

“你到底要怎么样啊!”蓝荼压着嗓子叫起来,“两年前是我不对,是我做错了,我对不起你,但你是不是也差不多就可以了?你到底要干什么啊?”

什么?

黄明宥被她突如其来的一串忏悔完全弄蒙了。

她说两年前是她不对,她对不起他?那个时候,他的确是黄了一张专辑,难道那件事和她有关?

“你就算当时看走眼了喜欢我,现在总该不喜欢了吧?”蓝荼又继续说。

喜欢她?

“你说什么呢?”黄明宥皱起眉头,“什么当时喜欢你?”

“你当时不是……”蓝荼也有点蒙。

“当时?”

他们重新在吃饭的小餐桌前坐下,将“两年前”的话题再次摆上了桌面。在“你说的两年前是什么”和“那你说的两年前又是什么”这样的互相诘问中,蓝荼才明白两年前那位可怜的哥们儿根本不是黄明宥,也知道了他们这部网剧是自己经纪公司花了大力气拼下的资源,而非黄明宥大手一挥的怜悯。

“你想什么呢?”黄明宥简直哭笑不得,“你到底把我设定成什么角色了?”

霸道总裁啊……蓝荼敢想不敢说。

“要是两年前我被你甩了,现在我又不巧认出了你,我肯定第一时间就找你问个究竟了。怎么可能特意花时间整你?”

“你觉得你没整我吗?”

这句话倒是把黄明宥给问住了。也对,他想,他不能说没整过她……

在蓝荼还想说什么之前,休息时间结束,到了下午开工的时间。他们要拍的是男女主角初见不久的一场争执戏,蓝荼因为真相大白而哭笑不得,同时心里也憋着火,于是演得格外投入,令剧组的收工时间至少提前了两个小时。他们冲进餐厅吃杀青宴,之后又到KTV唱了一晚上的歌,到第二天,一帮醉鬼才准备各回各家。

黄明宥没怎么喝酒,但蓝荼喝了不少,不过她好歹还记得电视剧已经杀青了,醒来后她需要回自己的家。她出了酒店打了辆车,往自家小区的方向开,完全没有注意到跟在她后面的黄明宥。直到两个人搭乘的出租车同时在小区门口停下,她才发现他正饶有兴味地看着自己。

“你怎么还在啊?”她迷迷糊糊地问,迷糊里透着一丝无奈。

“我回家。”黄明宥简练地说。

“哦,对……”蓝荼想起来了,他也住这儿,就住自己楼下,夏天的时候她就知道了。

“看来已经修复完了。”黄明宥指了一下公寓的外墙,被烧黑的痕迹现已复原如初,看不出发生过火灾的痕迹。

“嗯。”蓝荼有气无力地点了一下头,“那让渺小的我们也像火灾一样随风而去吧,时间会把一切都冲淡的……”

“等等。”黄明宥绕到她前面,相当不讲理地挡住了她的路,“我觉得我们之间的事才刚刚开始。”

他这么说完,并在蓝荼想要开口反驳他什么之前,抢先一步将食指按在嘴唇上,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两年前,我确实不喜欢你。”他带着不容驳斥的笑意说,“但是现在,我觉得不一定了。你觉得呢?”

我觉得……蓝荼的思考回路还没来得及接上线,手腕就被黄明宥给抓住了。

“好了。”黄明宥说,“让我们上去谈一谈这个问题。”

——原文载于2019年爱格时尚2月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爱格故事会

上一篇 : 我是长夜,你是灯火
下一篇 : 知乎高赞:10句超温柔的句子,甜到了心里

睡前故事:推荐栏目

热门标签

睡前故事随机

睡前故事热门

睡前故事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