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价

分类:故事人生 / 睡前故事

无价

文/子夜初

我被安排去采访文物修复业的宗师级人物叶老师时,完全没有想到我会听到这样一个故事。我答应叶老师不会把这个故事写入采访稿,却忍不住想将它记下来。

我想也许我们每一个人人生中都会遇到这样一个人,这样一座城。

遇见阿萨的时候,是我人生过得非常糟糕的时候。从小带大我的奶奶去世了,我和男朋友分手了,我被查出疾病需要手术,眼前简直一片黑暗。手术出院的时候没有一个人来看我,我感觉自己简直孤苦无依。

就在那时,单位组织了一个考古团去中东,很多人都不愿意报名。而我突然觉得这也许是我人生最好的终点,虽然那时我还不到二十五岁。

谁想到就在那个我以为会是“死亡终点”的地方,我却遇到了我的希望。

我们到达当地的第一天,队长就迫不及待地领着我们展开了工作,当地的条件很艰苦,改造了一间图书馆给我们当工作室。那些古老的书籍被随意地丢弃在地上,有的已经残破不堪,有的积满了灰尘,简直像我的人生一样,不知该从何入手。

每个人领到自己被分配的任务之后,我们就开始着手工作。

我和另外两个同事被分配的工作是负责修复部分尚算完整的古书籍,把书页一页一页地撑平,小心地检查缺角破漏的地方。因为很多书籍都是拉丁文、梵文,甚至有一些我都分辨不出的古文字,所以需要查阅大量的资料,有时候一天就这样过去了。

我很喜欢这样的工作,能让我忘了时间、忘了伤痛,也忘了我自己是多么不幸,文物修复也许在别人看来是了不起的工作,但对我来说只是逃避现实的工具罢了。

就这样埋头在不知日月的工作室里,我遇见了阿萨。

阿萨也不是当地人,听说是从一个战乱的地方随全家逃来这里的难民。因为父亲还算有文化,所以这里的图书管理员收留了他们看大门。

于是阿萨就像只小猴子,每天在图书馆里里外外撒欢地跑,皮肤晒得黝黑,只有一双眼睛亮晶晶的。

某天我从书籍上抬起头来,正看到他伸着脑袋趴在窗口看我。见被我发现了,他惊慌失措地撒开手。我听见一声巨响,急忙放下手头的工作探出窗口去看,就看到跌在地上的阿萨手忙脚乱地爬起来。他有些不好意思地冲着我笑了笑,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我竟然也笑了笑。

这大概是这半年多来我第一次不自觉地露出笑容,竟然是因为一个不认识的男孩。

阿萨虽然整日在图书馆里乱窜,他却不怎么看书。

“因为很多字我不认识。”他有些羞涩地用树枝在地上乱画着什么,“很多字,我不认识。”

我有些惊愕地看着他,并不是特别小的年纪,在我生活的地方,他至少应当上初中了。

“没有上学吗?”我问他。

“学校被炸了。”他用树枝指向远处,一片雾蒙蒙的天空之下,我什么也看不见,但我却知道他所指向的那个国家正在发生着残酷的战争。

在这个义务教育普及的年代里,竟然还会有人不能上学。

“我姐姐当时在学校里,”阿萨放下伸长的手,长而浓密的睫毛藏住了眼里的光,“她没能出来。”

“啊……”我轻声感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安慰他。也因为我的捷克语说得不太好,词汇可谓贫乏,词穷之下,我只能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无意间摸到了他后脑勺上的一块凸起。

阿萨有些不好意思地伸手摸了摸后脑勺:“吓到你了。”

我摇头,反问他:“很疼吗?”

“不疼,姐姐护着我,所以我不疼。”他随手揪下一根草咬在嘴里,看着那个远方说,“她最后喊着我的名字,一边喊着,一边还是微笑着的。我只要想起她,就能想到她笑着的样子。”

我的眼眶突然有些湿润,那个画面就那样深深地印刻在我的脑海里。

阿萨全家逃来这里的时候甚至没有身份,几经波折才来到这里。只是阿萨不能再去上学,所以他就总是待在图书馆里,偶尔和人交谈,或是翻一些他能看懂的书。

我做文书修复,需要查阅很多资料,那个年代电脑网络还不发达,只能靠着检索去一本一本找书。这个时候阿萨就很能帮上忙,他能熟练地找到我要的书的位置,即使他根本不知道书的内容是什么,却能从标题和书封上迅速辨识出我要找的书。

“你很厉害。”我接过书,作为交换条件,阿萨会要求我给他讲一小段书里的内容。有时候明明是很枯燥的内容,他却听得津津有味。

有一天我们翻到一本书,里面讲到一间古教堂建筑结构,和我修复的那本书中的一些内容结合起来,能描绘出这座古教堂当年绚丽的模样。我不禁有些感慨,历史的辉煌如今只能留存于字里行间。

“想看一看吗?”阿萨眼里闪着光说,“我带你去看。”

我不明所以地被他拉出图书馆,一路向南奔跑着。那时天已经快黑了,我们队长要求我们天黑不要出去,毕竟这里偏僻得很,我们又是外乡人。

但阿萨拉着我一路狂奔,我甚至已经忘了我是这片土地上的一个陌生人,仿佛我已经生活在这里多年。瞬间,那些古书上的字里行间都生动起来,那些建筑、那些历史、那些人文,一帧一帧浮现在我的眼前。

我们终于停了下来,月亮已经高高悬挂在头顶。就着月光,阿萨在弯腰找寻着什么。我环视四周,才发现这里是只是一片废墟,一些断壁残垣保留着它们惨烈的模样。但我能认出来,它曾是一幢宏伟的建筑。

“看。”阿萨突然朝我挥手,他手里的东西在闪闪发光。我一时没能看清楚那是什么,直到他走到我的面前,我才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那竟然是一块绿宝石。

是那古书上描写的教堂穹顶上镶嵌的珍贵的绿宝石,落了灰蒙了尘,被岁月侵蚀,却依然掩不住它的光彩。

我摸着这块冰冷的石头,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坐下的。好几分钟后我才回过神来,问阿萨:“你怎么知道这是书里的地方?”

“偶然来玩的时候发现了这里,总觉得它有点不一样。”阿萨在地上随意地翻动着石头,“觉得它很神秘,却不知道它究竟是什么地方。今天听你说起,我觉得应该就是书里说的教堂。”

“可是书里记载它应该是在三百公里以外的那座城市才对啊。”

阿萨歪着脑袋看向天边的星星,仿佛是在思考,又仿佛没有听到我的话。然后他突然朝我笑了一下,说:“可是它就在这里不是吗?”

我愣了一下,突然也跟着笑了起来。

尽信书不如无书。

我这一刻仿佛第一次听到这句话,不是用耳朵,也不是用眼睛,而是阿萨用他的语言亲口告诉我这个道理。

临走的时候,阿萨把宝石放回到那片废墟里。我没有阻止他,因为阿萨说得对,它就在这里,在它原本应该在的地方。

这是阿萨教会我的第一个道理。

到了快过年的时候,很多同事都申请回家探亲,因为我没有“家”,也无处可回,亲人都离我而去,也没什么好探的,我就成了那个自愿留守的人,裹着我的小棉被在冰冷的宿舍里独自凄凉。

捷克的冬天比我想象中要冷得多,更何况我们又是在偏远的荒郊,有个电暖炉都算是走在了时代尖端。但我更愿意烤火,一来这里电力不发达,二来阿萨生火是一把好手。

阿萨喜欢生火,他总是能找到身边的各种东西生火。有时候他带我出去散步,走到很冷的地方,会突然抱出一堆干树叶和树枝,拿出任何奇奇怪怪的东西,点起一捧火。

我们就围坐在火堆边,隔着火堆看阿萨,他就更好看,幽深邃的眼窝和长长的睫毛。我甚至没发现阿萨在一点点长大,以前他要趴在窗台上才能露出脑袋,现在只要站在那里踮起脚,漂亮的眼睛就会露出来。

我笑着说:“完蛋了,你长大了,再也不是可爱的小男孩了。”

阿萨拨弄着火说:“长大了,我就是可爱的大男孩了。”

阿萨现在可以自己阅读一些书,我发现我教给他的很多东西,他都能即学即会。比起城里每天参加各种补习班的孩子,我觉得阿萨完全可以算会自学成才的天才。

我问他将来的理想是什么,他笑着说他没有。

“怎么会没有呢?你还这么年轻,一定会有将来想做的事吧。”

“因为我不知道将来会有什么事,我只知道现在想做的事,我就去做了。”阿萨拨弄着火堆,火光在他的脸上变幻出漂亮的光影,他扬起头来朝我笑了一下说,“如果说一直想要做的事的话,就是这样一直跟你在一起。”

我愣了一下,他漂亮的眼睛干净得看不出一点杂质。我想他是在说“喜欢我”,但他的“喜欢”是如此干净而透明,像一股清泉一样流淌过我的心里。

我在那一瞬间被治愈了,不是觉得高兴,也不是觉得幸运,而是完完全全被治愈了。我所有的伤口在阿萨清澈的眼神里,被完全治愈了。

我真切地被一个人喜欢着,不是因为我漂亮,也不是因为我能干,甚至可能都不是因为我是一个女人。

他就这样干净纯粹地喜欢着我,作为一个人。

“谢谢你,阿萨。”我说,“这是我收到的最好的新年礼物。”

他被我说得有些不好意思,低下头去拨弄火。几分钟后,我们熄灭了火继续前行,而前方的路却仿佛已经不那么黑暗,可以一眼望到天边。

中国新年的那几天,我陆续收到队友寄来的明信片。每次都是阿萨跑去邮局帮我拿来,上面写的中文他不认识,会好奇地凑到我身边问我是什么意思。

“这是新年快乐。”我指着汉字对他说。

“看起来都差不多。”他挠头,“不过新年不是已经过去了嘛,为什么还要说新年快乐?”

我给他解释中国人的春节习俗,说起以前张灯结彩过元宵节,说起小时候奶奶给我扎兔子灯、包元宵,说起除夕夜街坊邻里一起包饺子。

我生活的地方也是一个小城镇,却比这里要热闹许多。

“啊,我知道了。”阿萨拍着手说,“就像感恩节,家里人都要聚在一起感恩这一年。”

我笑着说:“差不多。”

但我似乎从没有感恩过什么,奶奶给我扎的兔子灯,过了元宵节就被我扔得不知所终,只有奶奶受伤被竹条扎出的伤口还未痊愈。

我总是抱怨父母过年都不来看我,打个电话也只是跟奶奶说上几句话,偶尔寄钱来,甚至不够一个月的生活费。有一次赌气,我把奶奶刚包好的元宵打翻在地上,吵着说:“团什么圆,我连家都没有。”

那时奶奶只是蹲在地上一个个捡起元宵想办法弄干净灰尘,我始终没能看清她的表情。

仔细想奶奶去世的时候我之所以如此伤心,是因为曾经有太多的抱歉和感谢没能说出口,但她从未责怪过我一句。我的痛苦和哭泣不是因为奶奶,而是因为自己的内疚和无能。

我是这样糟糕的一个人,就像废墟里的尘埃,不值一提。

我哭了起来。

阿萨愣愣地看着我,他当然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哭,手足无措地看着我。我怕吓到他,忙擦干眼泪说:“我想起了我的奶奶,她是我唯一的亲人,可是她离开了。”

阿萨一脸恍然的表情,眼神却渐渐黯淡下来,然后他突然拉起我说:“走。”

我被阿萨一路拉着跑到楼顶,呼呼的寒风迎面吹来,一瞬间我连哭都忘了。眼前是铺满了星光的夜空,仿佛巨大的深蓝色丝缎铺满天空,任何华贵的面料都没有它璀璨,任何珠宝也都没有它夺目。

“你看,他们在那里。”阿萨指着夜空对我说,“我的姐姐、你的奶奶,他们都在那里。”

这本是无稽之谈,但从阿萨口中说出来的一刹那,我的心仍是轻轻一沉。

不那么悲伤,也不那么沉重,仿佛变成了一根羽毛,安安静静地躺在我的心底。

他们在那里,不远也不近,抬头就能看到。

我想起了阿萨的姐姐,最后的时候,她笑着跟阿萨挥别。

我想起了我的奶奶,每次送我出门,她都会站在院门口笑着朝我挥手。

而我那时又是什么样的表情?

我有没有笑着?

我是不是也让她们感到过快乐?

我的泪腺崩塌了,但我没有失声痛哭。我喊出了声音,那声音是:“奶奶我好想你,奶奶对不起。”

阿萨听不懂,他只是安静地看着我,站在我身边。

那天晚上我在楼顶吹着寒风,回忆着记忆里每一帧关于奶奶的画面,每一帧都是慈祥的模样。我想起那时的自己,总是发着莫名其妙的脾气,但其实那时候的我该是多么幸福啊。

正如此刻的我,有阿萨陪在我的身边,我想让日后的自己记住自己在这一刻是多么幸福,也想让此刻的自己记住,自己是多么幸福。

阿萨朝我笑着,我问他笑什么,听得懂我说的话吗?

阿萨说听不懂,但他知道,我没那么难过了,所以他高兴。

我也很高兴,我第一次知道爱这种东西虽然看不到也摸不着,却可以有着长久永恒的保质期,就像我的奶奶爱我,像阿萨的姐姐爱着他。

不管多远多近,在我们的心里,这爱一直在。

那是我从阿萨那里学到的第二个道理,我很幸福,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

接到阿伟的书信,是在来到这里第二年的春天。

信上除了普通的问好,他也小心翼翼地向我讲述了他的近况。之所以说是小心翼翼,是因为他知道我是个敏感而脆弱的人,毕竟我们相恋多年,他又是如此温柔之人。

读完了信,正巧我要因为公事回国一趟,于是就这样见到了阿伟。

其实我们俩并没有特别浪漫的爱情故事,不过是研究生同学,看对了眼,日常一起吃饭、一起自习,渐渐就成了习惯,我对他有好感,他也喜欢我。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一旦变成了情侣关系,我却从心底害怕起来,怕他会突然变心,怕他会突然不喜欢我,怕他会离开我。这些莫名其妙的妄念总是搅得我不得安生。

但他是个温柔的人,总是笑着说我想太多了,然后拉着我的手去食堂。当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心慌慌,毕业后我们进了同一个单位,我总在看不见他的时候心生不安,时不时跑去他的办公室偷看他。

起初他还笑我像个小姑娘,后来一切就慢慢变了。

我知道这一场分手并不是他的错,但我也不认为是自己的错。虽然常听前辈们说,感情的事没有对错,但在分手的那段时间里,我依然觉得是阿伟抛弃了我。

就像当年抛弃我的爸爸妈妈,那一瞬间,我觉得自己被全世界抛弃了。

我沮丧了很久,接下了考察队的工作,来到了捷克的这座小城市。两年半后,我们又重逢了。

那天我去院里办手续,他正从档案馆里出来。我们在长廊上遇见,好巧不巧当时一个人都没有,连想蒙混过关都找不到掩护,而我也并不想这样。在他快要走到我面前的时候,我淡淡地笑了一下,他竟是一愣,转而也笑了一下。

这时,我看到从他身后急匆匆地跑来的女孩,一看就是学妹,却又不只是学妹。他试探性地看了我一眼,我也朝那个女孩笑了一下,于是他介绍我们认识,我知道了这是他的新任女友。

那一刻我很意外,既没有感到难过,也没有感到嫉妒,当然也谈不上祝福。只是感觉认识的人有了新故事,而这个故事与我已没有交集。

他约我晚上一起吃饭叙旧,他想知道我们队在那边的考察情况,我知道他是真心想知道,当然没有理由拒绝。

本以为他会和女友一起来,没想到他是只身赴约。我笑笑说:“你来会前女友也不跟现女友打个招呼,你就不怕她吃醋?”

他半开玩笑地说:“她不会在意的,又不像你。”说完他愣了一下,定定地看了一眼我的反应,然后像才松了口气似的说,“我今天第一眼看到你就觉得你跟以前不一样了,你真是跟以前不一样了。”

我笑了笑,当然知道他话里的意思。我们聊了工作上的事,走出餐馆的时候他问我:“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人?”

我没听明白,反问了一句:“什么人?”

他神秘地笑了笑,朝前走了几步才说:“是我不够好才没让你幸福,你现在一定很幸福。”

我摸了摸脸:“我看起来幸福吗?”

“嗯。”他认真地点点头,“就像晒足了日光的植物,连枝叶都透着朝气。叶敏,能见到这样的你,我真高兴。”

我忍不住笑出来,这是我们相识多年,他第一次夸我,即使在恋爱的时候他也从未这样真心实意地夸奖过我。我想了一下说:“也许是因为我遇到了一座城,还有,一个人。”

我回到捷克,阿萨正好跟人跑完车回来。

这两年他已经开始帮衬家里赚钱,因为某些原因,能做的工作很有限,薪水也很低。但阿萨从不抱怨,雇主给他结薪水时,他总是毕恭毕敬,于是别人下回也还会找他。

他一拿到薪水就高高兴兴地来找我,说要带我去吃好吃的。

“把钱存下来,以后做些你想做的事不更好?”我说。

“可我并不知道以后想做什么,我只知道我现在想带你去吃好吃的。”阿萨说。

阿萨仿佛就是这样,一天就是一天,一刻就是一刻,既没有将来,也没有过去,他永远就在此刻。

就像我在修复书籍时那样,心无旁骛,只专注于眼前。但那时我并没有意识到我的快乐会这样简单,我以为是在逃避现实,但恰恰相反,只有那一刻我才活在现实里。

这是我从阿萨身上学到的第三个道理。

我想我要好好谢谢阿萨,我却不知道该怎么谢他。他虽然什么都没有,但似乎什么也不缺。城里小孩喜欢的游戏机他不感兴趣,他更喜欢在荒野里奔跑,每晚看着星空他就会很满足。

我正苦于思考该如何感谢阿萨的时候,队长突然通知我们下个月要回国了。

我没有像其他队友那样欢呼雀跃,反而开始焦急地寻找阿萨。我想我至少应该亲口向他道别,不能像当年分手那样,一句话不说就销声匿迹。

我已经不是以前的我了,而这一切都要感谢阿萨。

只是我找了一整天也没有找到阿萨,等到天快黑的时候,我终于看到了阿萨。他低着头慢慢在往回走,我第一次看到他这样沮丧,像是没有找到食物的小猫,可怜又无助。

我喊他的名字,阿萨抬头看我,还是朝我笑了一下。

我却觉得难过,跑上去抱了抱他说:“你是不是知道我们要走了?我应该第一个跟你说的,对不起。”

他微微摇了摇头,然后朝我伸出手,那里面是他第一次带我去废墟捡来的绿宝石。

我愣了一下,他笑了笑说:“送给你,虽然也并不是我的东西。”

我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这不是属于任何人的东西,却是我跟阿萨开始的纪念。

我接过那块石头,小心翼翼地攥在手里,用另一只手拉住阿萨说:“陪我走走?去任何你想去的地方。”

他朝我笑了笑,拉着我慢慢地在石子路上走着。

我知道他喜欢我,我也知道自己喜欢他,虽然这种喜欢不像城市男女那样赤裸裸,但我却清清楚楚地知道,这个少年将会在我的生命中占据无可替代的地位。

我觉得我要告诉他,于是我说:“阿萨,谢谢你,我真的非常非常喜欢你。”

他停下脚步转身看着我,我第一次发现他的眼睛在夜色里也是这样闪着光,就像那颗绿宝石。

“我也喜欢你。”他低下头,有些羞涩地垂着眼睑说,“可是父亲说,自己喜欢的女孩要自己去保护,可是你总是比我聪明、比我优秀,我好像什么也做不了……”

我摇了摇头,不知道该怎么告诉他,是他拯救了我。

“你还会回来这里吗?”阿萨突然仰起脸来看我,“或许,我可以在这里等你,等我长大一些……”

“等你长大一些,会遇到更多的人,”我走近他说,“但你不会忘记我,就像我也不会忘记你一样,对不对?”

他向我点点头,于是我说:“这就很好了。”

是的,这就很好了。

我曾经遇见你,遇见那座城。

阿萨看着我,突然笑得露出一口白牙,那个笑容,我到今天都还记得。

只是那时的我并没有想到,很多年以后,我再没有机会回到那里,也再没有见到过阿萨。

尾声

“那他现在在哪里,您知道吗?”听完这个故事,我还是忍不住想知道结局。

“我们失去了联系,再也寻不回来了。”叶老师却朝着我摇了摇头,“很多故事都是没有结局的,人生也一样。”

我轻轻叹着气,突然看到书柜上的一个小木盒。我的好奇心驱使我提出了非分之想,大胆地道:“这是那颗石头吗?我可以……看一看吗?”

叶老师笑了笑,拿出盒子递给了我。

我如获至宝有些不安,却没想到打开盒子里面只是一颗看起来非常普通的石头,隐隐约约透着绿光,和珠宝店里价值连城的昂贵珠宝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叶老师大概是看出了我脸上的失望,笑了笑说:“让你失望了吧,它没有看起来那么昂贵,拿回来之后我就交给了实验室检验,结果它只是一块普通的矿石而已。不过在别人看来怎么样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因为它,我这一生都很幸福。”

我急忙掩饰自己的失礼,叶老师却笑着说:“阿萨也一样,也许他对很多人来说都只是一个普通的孩子,但对我来说,却是无价之宝。”

那一刹那,我仿佛看到了那个在捷克小镇上和少年意气奔跑的年轻女郎,她周身散发着光,而这阳光就是那个少年。他让花儿盛开,让绿叶蓬勃,他是叶老师的无价之宝。

是啊,我们总是为世俗的价值观所禁锢,而那些昂贵的物价真的就是我需要的无价之宝吗?

我揣着这些疑问离开了叶老师的家,叶老师一路送我到门口。道别时,她笑着说:“祝你有一天也会遇到一个人,和那一座城。”

我知道,“那里”就是幸福的所在。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