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后来我们依然孤单

分类:青春风铃 / 睡前故事

只是后来我们依然孤单

文/陈若鱼(来自鹿小姐

他想给她的是一生的浪漫和惊喜,暮年垂垂老去时,依旧爱意绵长,此生不悔。

作者有话说

这篇文章我两年前就写好了开头,后来我没想好故事情节,就搁置了。去年冬天下雪的时候,忽然翻到这个文档,我才重新接着写。这个故事很简单,但我写的时候还是蛮有代入感的,希望你们喜欢。还有,其实最后一句不是诗,是我自己写的啦。

1

魏离山也不知道要如何形容第一次见到陶雅真的情景,她像是刚从某个party上出来,还穿着藕色的礼服,站在屋檐下避雨,脸上略施粉黛,望着雨出神,睫毛上凝了细密的水珠,风一吹就落进了眼里。

他坐在车里,隔着玻璃看着她,看了很久,直到雨停。

夏日的雨总是很快停歇,魏离山看着她从他的车窗前走过去,后来很久他都记得那一幕,以及当时自己轻微的心动。

在职场,他见过的女人不少,但让他念念不忘的人,她还是头一个。

直到第二次相见,魏离山陪小妹魏离月逛商场,陶雅真从试衣间里出来,他一眼就认出她,青山色的连衣裙衬得她气色很好。魏离山靠过去,装作不小心撞了她的肩,她抬头看他一眼,他彬彬有礼地道歉。

陶雅真弯了弯嘴角,说了句没关系,付钱离开。

魏离山看着她的背影出神,他想要给她留下印象,哪怕只是一句话、一个对视也好。陶雅真仿佛散发着光,在他的眼眸里兜兜转转,不肯离去。那段时间,他常去那个商场的那家店,但是一次也没有遇见过她。

魏离山自嘲地笑笑,生活哪里会像编好的剧本,说遇见就遇见,说相爱就相爱,说分离就分离呢?

他们第三次见面,是一年后了。

魏离山有一段时间没想起她了,但在她出现的那一刻,久违的心动又出现了,像俗气的命中注定。

陶雅真作为公司代表来魏家谈合作,魏离山收下她的名片,才知道她的名字。她介绍合作项目时,魏离山的目光一刻也没有离开她。她不像去年穿着剪裁合身的裙子,而是穿的干练的职业装,不失优美,但他更喜欢看她穿裙子。

在她来之前,他已经对她家有所了解,开了一间小型设计公司,虽比不上自家,但家境在这座城市里算得上富足,但去年不知出了何事,公司业绩一下跌至谷底,商场本就变幻莫测,他也没放在心上。

他甚至有些卑鄙地庆幸她家公司出了事,否则她如何会出现在他面前呢?

对面陶雅真始终都泰然自若的样子,魏离山笑了笑,起身给她添了热茶。

陶雅真道谢,继续介绍项目。而魏离山却一直在想要怎么形容陶雅真,她算不上美艳,清清淡淡的,像张爱玲小说里写的白玫瑰,更像旧故事里的一缕月光照在他心上。

“我是来谈工作的,请魏老板看下合同。”她说。

他笑着接过合同,粗略地扫了一眼就放在一旁,与她说起这茶的出处,又聊到今日天气。陶雅真想,生意可能要黄了。她也不想耽误时间,不太客气地起身告辞。

魏离山却让人取来了笔,在盖章处大笔一挥,签上他的名字。她顿时愕然,没想到会这么顺利,也没想到这个广告界的巨鳄如此草率,更没想到他的字迹那样清秀,规规矩矩的小楷,列成一个名字:魏离山。

她只知人人叫他魏老板,这还是第一次知道他的全名。她来之前还想过,他会不会叫魏建国那样俗气的名字,更想过他是个秃了头的中年男人,没想到他那样年轻,甚至可以说风华正茂。陶雅真思及此处,兀自弯了弯嘴角。

魏离山窥见她嘴角的笑,也笑了起来。

陶雅真离开的时候,魏离山特地送她出去,帮她按电梯,殷勤得不像他。

可陶雅真并没有察觉异样,只在心里想,这个老板倒挺绅士。

2

因为合作的关系,魏离山见陶雅真的机会多起来,偶尔他们还会一起喝杯咖啡,但他从来没提过他曾见过她,因为怕她觉得他是有所预谋。实际上他确实是有预谋的,她的策划方案、她家的公司都很一般,但他还是签了合同。

这是他创办公司以来,唯一一次徇私。

陶雅真也没想到,不过例行公事一样来他公司碰运气。自从去年的变故发生以来,很少会有公司愿意跟她家合作,这次她也没想过他们会成功签约。魏氏财大气粗,随便一个合同也能救回她的公司,她对他难免怀有感激之情。

可是即便如此,她对他仍旧是淡淡的,与他坐在一起的时候,目光也很少在他身上,总是在游离在其他地方,有时候索性低头看右手的食指。

人很奇怪,完好无损的一个人一旦有了什么缺陷,身心都在那个缺陷上了,会刻意地隐藏缺陷,怕被人看见。但是她偏不,时刻把伤露在外面,仿佛看见那两寸长的伤痕才能时刻提醒她要撑下去。

入秋后气温开始骤降,街上的梧桐树一夜之间黄了叶子,那日,魏离山心情很好,放了司机一天假,独自驾车赏秋。

行车至云渺山下,他忽然想起陶雅真来,一通电话打过去,她很快就来了。她有刻意地装扮过,驼色的职业装,蓬松的直发垂在耳侧,珊瑚橘的口红衬得她气色很好。

魏离山微微蹙眉,他不喜欢她这身打扮,仿佛她是专程来与他谈公事的。陶雅真端坐在副驾驶座上,车窗外掠过的树影落在她脸上。她从上车起就没看过他一眼,也不问去哪。从签下合同那一刻开始,他的任何命令她都不敢忤逆。所幸到目前为止,他没有触及她的底线,可是就算触及底线又怎么样呢?就算他让她当面脱下衣服,她也别无选择,反正公司里的股东早就暗地里以为她是靠潜规则才拿到合同的。

开车不到五分钟,魏离山忽然刹车,掉头,很快返回市区,在一家商场门口停下来。

魏离山决定带她去买衣服,还亲自挑了件藕色的连衣裙。

“魏老板,我有衣服。”她说。

“你为我们公司分忧,我送你点东西也在情理之中。”

魏离山的口吻不容置疑,陶雅真与他对视一眼,只得接过裙子,无意间碰触到他的手指,她迅速缩回手,但心底却漫过一丝暖流,原来他的手那么暖。

从商场出来,魏离山带她重新上路,路上他开始同她聊天,他说,这座城市郊外的秋天很美,每年他都会自己驾车出游,独自开到很远的地方看落日,只有那一刻他才觉得自己远离了这座城市,远离了那些商场的纷争,仿佛那时候的自己才是自己。

陶雅真不说话,只是忽然觉得他和自己从前听闻的他不一样了,二十八岁事业有成的老板,不仅单身,身上仿佛还有一些孤独的诗意。

她再傻也看得出魏离山对她的心思,但是她不可能爱上他,尽管在未来的某一天她必须臣服于他,她也不会爱他。

因为她的心,早已经在去年夏天随孟小筠去了斯里兰卡,除了他,她不会再爱别人,更别说像魏离山这种久经商场的成功男人,他们永远不会有纯粹的爱情。

到目的地时已临近黄昏,夕阳如蛋黄般挂在山头上,晚霞仿佛每一秒钟都在淡去,魏离山打开天窗,看她一眼又看一眼夕阳。车内很安静,奇怪的是,气氛并不尴尬。

陶雅真终于放松下来,看着眼前的黄昏,她已经好久好久没有这样看过日落了。

温度下降,她不自觉缩了缩肩膀,他的外套落在她肩上,她没有推辞,反而从心底里冒出一股久违的暖意,她低声说了一句谢谢。

和签合同时的客套不同,这次她是发自内心的。

3

魏家郊区别墅内,魏离山在书房看书,忽然被人蒙住眼睛,他不用回头也知道是魏离月。

“你舍得回来了?”魏离山说,“怎样?尼泊尔好玩吗?”

“穷地方……没意思。”她松开手,丧气地说。

魏离山宠溺地笑笑,他这个妹妹大学毕业后就开始四处旅行,去年好不容易静下心去分公司上班,上了半个月后惹了事就跑了。

“听说你最近对一个女人很上心?”她一脸八卦表情,“谁啊?我帮你参考参考。”

魏离山合上书,眼里涌出一丝光亮:“她叫陶雅真。”

魏离月的笑僵在脸上,他察觉出异样,问道:“怎么?你认识?”

魏离月摇摇头,他还想说什么,但她已经跑出书房了。

从上次在郊区看过日落之后,他一直忙着处理公司的事,有一阵子没见陶雅真了,于是发了消息给她,又叫司机开车去了她家楼下等着。

陶雅真这次没有穿职业装,而是穿的简单的白色T恤和牛仔裤,还扎了马尾。她上车之后他便笑了,因为他嗅到她换了新的香水,橘子味的,带着少女的气息,她毕竟才二十二岁,只不过衬得他越发老了。

陶雅真上车以后,他察觉到她这次没有刻意与他保持距离,也不似以前那样僵硬,发尾会随着车身的晃动不时扫过他的肩,仿佛扫在他心上,轻轻地挠着他。

夜风从窗口溜进来,车在人潮灯海里穿梭,他问一句,她答一句,那一刻仿佛全世界都与他们无关了。

那天,他们在街上游荡到十二点,魏离山让司机在离小区很远的地方停车,然后亲自送她回去。

秋深雾重,月影朦胧,魏离山与她并肩,两人的影子快要挨在一起,她的手近在咫尺,他也不知怎么了,鬼使神差就握住了。

他碰巧握住她有伤痕的食指,她条件反射地缩回手,气氛瞬间尴尬。一路上两人也没再说什么,只最后在小区门口道了晚安。

其实,她不是真的想甩开他,只是因为那根丑陋的手指,她有些自卑,可是又无从解释,也没必要解释。

魏离山倒觉得没什么,毕竟他们相识不久,他也是一时冲动。

人心总是不足,没有重遇她之前,他只想再见她一次,如今见到了,他却又想更进一步,想要永远把她留在身边。虽然她从来不爽约,但是他知道她是出于无奈而非真心,不过越是这样,他越是想要向她表明心意。

魏离山开始用最俗气的手段追她,每天一束玫瑰送到她公司,各类首饰也隔三岔五地送,这些都是他在网上查到的追求女生的方式,可是用在她身上毫无效果。这些伎俩,从前她早就司空见惯了。

那日,他去了一趟日本出差,别出心裁地给她带了一片富士山的枫叶。

“谢谢。”她只说了干巴巴的两个字。

魏离山蓦地沉下脸,他刚下飞机就赶来见她,她却是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样子。

“你应该看得出我喜欢你。你想我怎样?”他索性开门见山。

“我不想怎样。”陶雅真说。

“是因为那个叫孟小筠的人吗?”他早已查到了她的过去,他们从大学起就开始恋爱,但去年男方无故与她分手,还去了斯里兰卡。

陶雅真没想到他竟然会去调查她,一时也来了脾气,赌气般地说:“是!所以我们可以做情侣之间任何可以做的事,但就是不能有情侣的名分,因为我不爱你。”

这简直是对魏离山莫大的羞辱,一向温文尔雅的他也生气了,但他竭力压制内心的不悦,反而嘴角勾起,邪魅地笑了笑,一步步走到她面前,在她耳旁一字一句地说:“什么都可以做是吗?”

陶雅真虽然有些后悔,但覆水难收,她还没反应过来,魏离山已经朝她吻过来。那个吻带着一丝狠和占有,她挣扎着想推开他,他反而将她死死扣在怀里。许久后,他的怒气终于消下去,吻也轻柔多了,但他好久好久也不肯放开她,直到她快窒息瘫软在他怀里,他才终于松开她。

她想逃走,他又捉住她,这样反反复复,她终于不逃了,目光灼灼地看着他,一脸任凭处置、视死如归的表情。迎着晚霞,他看见她藏在眼底的泪,蓦地有些心疼,也有些害怕。

他怕从今以后她再也不想见他了。

4

那个吻之后,魏离山有些时日没再去找陶雅真,他总觉得那晚他有些冒失。

若是以前,陶雅真一定看不起这样的自己,对人卑躬屈膝,被人呼之则来,挥之则去,可是如今的她别无选择。

如果说陶雅真起初觉得同他见面是应付,现在倒觉得有些期待了,她也不知怎的,跟他在一起的时候,心里所有坚硬的东西都变得柔软,她可以不去考虑现实里任何的难题,只是待在他身边就觉得很安全,哪怕做些看似无聊的小事也挺美好。

对于那个强迫的吻,她只是很生气,并没有一丝一毫的恨,所以当魏离山一个月后打来电话时,她还是接了。

那时已是深秋的尾巴,天气预报播报一周后有雪,魏离山坐在车内看着陶雅真朝他走来。

“魏老板。”她冷着脸上车,口吻疏离。

魏离山兀自笑笑,让司机开车。

半个钟头后,车在城外的河边停下来,四周的梧桐黄叶凋落,只剩零星的树叶挂在枝头,风一吹就呼啦啦地响,只是阵阵风声却如刀割在他的心上。他在来之前已经做了决定,他要放她走。

司机把车开远了,陶雅真同他一起立在树下,她仿佛是这时候才发觉,他那样高而单薄,望着远处,像是在思虑什么。就算她站在他身侧,也琢磨不透他的心思。

过了良久,他终于开口了。

“雅真。”

这是他第一次叫她的名字,她的心倏然被触动,但她还是冷淡地接话:“魏老板。”

他没有看她,继续说道:“其实你可以说不,你知道我会尊重你。”

陶雅真有些发愣,没接话,有一丝不好的预感。

“你到我办公室的那次,其实并非我第一次见你。在大洋百货门口,那天下着雨,你在屋檐下躲雨,之后从我车旁经过。后来,我们又在商场里见过一次,你还对我说了一声对不起。我也不知为什么只见过你两次就对你上了心,所以当你出现在我办公室里的时候,我才显得那样慌乱。”

“我知道,你到现在都以为我是那种随便就喜欢上漂亮姑娘的男人,所以一开始就没打算喜欢我,对吧?”

陶雅真没想到会被他猜中心思,低头不语。

“因为我给你签了合同,你就以为你必须对我言听计从,否则我就会不再续约。你错了,我在广告界打拼这么多年,从来没有为难过任何人。”

“合同我已经让助理续签三年,三年之内,如果你还救不活你家的公司,我也无能为力。”

魏离山的目光终于转向她:“还有……”

他仿佛是经过深思熟虑,才不得不做出这样的决定,他说:“陶小姐,以后,我不会再纠缠你了。”

陶雅真的心蓦地一颤,她想辩解却又无从说起。她明明该高兴才对啊,长期合同拿下来了,她再也不必奉承他了,可是为什么心里还是隐隐有些难受?

魏离山说到做到,从那天开始,他就真的一次也没有再联系过她,即便她亲自送策划案过去,也是他的助理接待。她望了一眼他的办公室,那扇门紧紧关着。

有一种恍惚的失落笼上心头,她明明已经对他放下戒备,也大概明白他是个什么样的人。若是企图险恶,他也不会等到签完合同才来纠缠她。

可是,他却忽然放了手。

陶雅真离去后,魏离山才从办公室里出来,他终究是放不下她,知道她要来,连开会也推迟了,却只能在办公室里,透过窗帘的缝隙看她一眼。

5

天气预报播报的雪,推迟了一周才下。

雪花在清晨里纷纷扬扬地洒落,不到一个钟头,天地间就一片白。魏离山独自开车去云渺山,那里的雪景一向最美,他常常在初雪的时候一个人去山顶看雪。

可能是因为下雪前曾下过雨,路面结了薄薄的冰,他起先开得小心翼翼,后来竟走了神,在云渺山山脚下的拐弯处撞上了一棵松树。树梢的积雪哗啦啦全落在车上,车熄火了。

魏离山后怕地吁了口气,冷静之后打电话到公司找人来拖车,自己则步行上山看雪去了。

半个钟头后,拖车公司的人来了,一起来的还有陶雅真,她一下车就跑过去看,见车内没人,立刻掏出手机拨打魏离山的电话。

这是她第一次主动打电话给他,电话接通的那一刻,她倏地松了口气。

陶雅真走到山顶时才看见魏离山,他穿着驼色的大衣,立在一棵松树下,头发和肩上都落了雪,脸上带着惊喜的笑,他没想过她竟然会出现。

陶雅真看他安然无恙,蓦地眼底一热,险些流出眼泪。

“你怎么会来?”他走到她面前,问她。

“我……我刚好去你公司送策划案,听他们说你撞车了。”她说完咬了咬唇,加了一句解释,“如果你有事,合同无效怎么办?”

魏离山看着她窘迫的脸,笑出声来。陶雅真仿佛也意识到自己这句解释毫无逻辑,因为就算他死了,那个合同也是有法律效力的。

“那个……你没事就好,我先走了。”

陶雅真尴尬地想转身就走,却被魏离山一把捞进怀里。那一刻,雪依旧下着,天地间仿佛只剩下他们两个人,陶雅真忘了推开他,天寒地冻,她只想在这个温暖的怀抱里憩息。她在公司里听说他出车祸时,脚下一软,心里涌出排山倒海般的恐慌,那是连她得知父亲出轨时都没有过的恐慌。

在那一刻,她才不得不承认,自己终于还是不可抑制地爱上他。他不去找她的时候,她竟然会每天晚上都梦见他。所有利益瓜葛都无所谓了,她只想留在他身边,秋天陪他去郊外看日落,夏天陪他一起在山顶吹风,看人潮灯海,什么也不做,什么也不说,也十分美好。

而魏离山经历了人生第一次反悔,他不想放开她了,无论如何,他都要把她留在身边。

许久的拥抱之后,他才依依不舍地松开她。陶雅真低垂着眼眸,脸红得像夏天傍晚的晚霞。

魏离山握着她的手下山,她收起所有的冷漠疏离,眼里只有少女的绵长爱意。

大雪落满他们的肩、他们的发,他们仿佛一路走到了白头。

那天下山时,魏离山无意间碰触到她食指上的疤,她想缩回手,手却被他用力握住,他说,他一直想问她的手到底怎么回事。

陶雅真对他再无防备,深吸一口气,将事情详细说了出来。

那是去年夏天的事,她突然得知父亲瞒着她和母亲给一个女孩买了房子,还打算搬去和女孩一起住。母亲气得去找了女孩父母,女孩大概觉得颜面无存,躲了起来,一周后竟然发生意外去世了。她父母带着人闹到公司来,他们赔了一大笔钱息事宁人,没想到这件事突然被人恶意透露给报社,新闻一登出来,公司就面临倒闭。面对舆论的压力,她父亲也从此一蹶不振,甚至患上精神障碍。那天半夜,她突然被疼痛惊醒才发现是父亲举着水果刀站在她窗前,而她的食指流了好多血……

正好那时,她男友孟小筠要去斯里兰卡,让她跟他一起去,可是面对那种情况,她怎么可能逃走呢?所以他们分手了。

魏离山第一次在大洋百货门口见到她时,应该是她为了拿到一个订单去参加一个party,没想到别人当众公布了她家的丑闻,她出于难堪才从party上逃了出来。

她虽然恨父亲,可是不能让他一手创办的公司破产,那样父亲可能会死,所以她才到处找大公司合作。

魏离山听完吻了吻她受伤的食指,又将她揽入怀里。他只知她家中出了变故,却不知事情这么严重。而她不仅遭遇家庭的分崩离析,受到伤害,还得面对男友的分手,如今还要独自一人撑着一家公司。

他蓦地很心疼她,同时隐约觉得这场变故背后似乎还有不为人知的隐情。

6

孟小筠回来了,在陶雅真家楼下等她。

见她回来,他没有半点叙旧的意思,而是一开口就问她最近是不是搭上了一个有钱的老板,否则就她家那破公司,怎么还没倒闭?

陶雅真气得说不出话来,她虽说不爱他了,但仍旧对他怀有一丝往昔的情分,没想到他会说出这么难听的话。

她咽下想说的话,从他身边越过去,他却一把抓住她。

“原来你当时不肯跟我去斯里兰卡,是因为跟了有钱人。”

陶雅真甩开他的手,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你以为你多爱我?那在机场送你的女孩是谁?”

孟小筠愣住,无话可说。陶雅真想起那天她虽然和他分手了,可还是跑去机场送他,没想到看见他和一个女孩亲昵地告别,从那天起,她就心如死灰了。

陶雅真不想再跟他多说一句话,快步进了小区。

晚上,魏离山的电话一打来,她所有的怒气都消散了,她笑着跟他说起今天公司接到的大单子,还刻意强调不是她亲自接的单,不然他可能要有个情敌了。

魏离山在电话这端笑出声,现在的陶雅真胆子不小,竟然还开起他的玩笑来了,不过他喜欢这样的她,在他面前无拘无束,毫无戒备。

周末,魏离山带她去自己常去的那家餐厅,没想到会遇见魏离月,而她身边的男人竟然是孟小筠,当然魏离山并不认识他。四人相对而坐,魏离月先开口。

“你就是我哥的女朋友呀?你好,我是他妹妹,这是我男朋友。”

魏离月扯了扯孟小筠的袖口,他点头示意,目光却在陶雅真身上。她不看他,只是觉得世界好小。

“离月,你什么时候有男朋友了,我怎么不知道?”魏离山打量孟小筠。

魏离月朝他做个鬼脸,拉着孟小筠跑出了餐厅。魏离山笑着说他这个妹妹就是这样,鬼马精灵似的。

“他就是孟小筠。”陶雅真冷不防地说道。

魏离山的笑僵在脸上,难怪从进这间餐厅起她就不对劲了。

“他昨天还去我家楼下找过我,今天竟然以你妹妹男朋友的身份出现,我只是觉得很巧,也不希望你觉得我有事瞒你。”她说。

魏离山松懈下来,绕过餐桌握了握她的手,表示他不介意,他喜欢她的坦诚。

至于孟小筠,他阅人无数,一眼就看出对方不是个简单的人,大概有些城府。直觉告诉他,孟小筠和陶雅真家的那场变故似乎有什么联系。

午后,魏家别墅的后院里,魏离月在逗猫,魏离山在一旁看着。

“那个孟小筠,你了解他吗?”他问。

魏离月停下来,看他一眼:“不就是你女朋友的前任吗?她跟你说什么了?”

魏离山错愕:“你都知道了?”

妹妹朝他翻个白眼:“你可别劝我,反正我喜欢他,从大学起就喜欢了。”

魏离山无奈地摇摇头回了书房,这时电话突然响起来,他接完电话就开车出去了。

他一进办公室,助理就递给他一份资料。他越看,眉头皱得越紧,最后他缓缓起身把资料放进抽屉里。

冬至那天很冷,天空一派大雪欲来的灰沉,魏离山在准备开会的资料时突发奇想,打算下个月带陶雅真去北欧滑雪,等春天再去意大利的那些小镇。只要她想去哪里,他就带她去哪里。

从前,除了出差,他一向不爱出远门,活得像个中老年男人,可是跟陶雅真在一起后,他忽然觉得世界那么大,他想和她一起去看看。

会议结束后,他从会议室里出来就让助理去订票,可是没想到一推开门就看见了陶雅真,以及她手里的资料。

她原是想在他抽屉里放一片梧桐叶,那是她昨晚下班经过梧桐树时落在她身上的,是那棵树上最后一片叶子,她满心欢喜地想拿来给他一个惊喜,没想到看到了那份资料。

她看魏离山的目光一点点冷下去,冷到刺骨,刺得他心里发疼。

而魏离山偏偏无从解释,他想走过去拥抱她,她却躲开了。

“雅真,对不起,我也是才知道这件事。”他说。

陶雅真一句话也没说,把资料放在桌上,越过他出了办公室。

她知道这不能怪他,可是又克制不住内心的难过。她不知要如何面对他,所以只能先逃走。她怎么也不敢相信,去年那个把他们家的丑闻恶意透露给媒体的人,会是魏离山的妹妹——魏离月。

而他明明知道这件事,却不告诉她。

她明明对他那么坦诚,把一切隐私都说出来,可他却什么都瞒着她。她说不出来这是一种怎样的难受,只觉得刚刚好起来的生活一下子就坍塌了。寒风迎面吹来,她觉得心里空落落的,眼泪如泉水般涌出。

而魏离山看着桌上的资料和那片梧桐叶,深深地叹了口气。

7

魏家别墅的书房内,魏离山背对着魏离月。

“你不要再骂我了,你应该感谢我,要不是我想办法让他们分手,你哪有机会跟陶雅真在一起。”魏离月说。

魏离山只觉得心寒,他自诩看人准,却没看出从小和自己一起长大的妹妹如此卑劣,他还一直当她是那个小时候追在他屁股后面哭得天真无邪的小女孩。

他转过身来,目光锋利地看着她,一字一句地说:“就算我得不到她,我也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她一分一毫。”

魏离月很少看见哥哥这么严肃的样子,甚至有些可怕,她不敢再为自己找借口,只得哭着承认错误,说她是一时脑子发热,以为只要让陶雅真家的公司破产,陶雅真就没办法跟孟小筠一起去斯里兰卡了,她只是喜欢孟小筠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来。

魏离山无奈地摇摇头,出了书房。

陶雅真知道这件事之后,就再也没接过他的电话,昨天夜里忽然约他见面。夜雪纷飞,寒风凛冽,他们并肩走在街上,雪簌簌地落在伞上。他们仿佛只是半夜看雪的普通情侣,可是魏离山知道,他们之间一点也不平静,每一步都很沉重。

在一条路走到尽头的时候,陶雅真忽然停住脚,像是鼓起了勇气似的说,她一想到至今还在精神病院的爸爸和整日以泪洗面的妈妈,就没办法面对他和他的家人。

魏离山的心里倏地灌进一缕冷风,她终于还是要跟他告别,而他亦留不住她。

沉默之后又沉默,陶雅真还是说了再见,而魏离山一句话也说不出口,只看着她一步步向前走,一次也没回头。

风雪路上,她留给他的只有一个背影和一串决绝的脚印。

魏离山成年后第一次落泪是因为父母意外去世,第二次是因为陶雅真,那天夜里他彻夜未眠,没发出一点声响,但眼泪却打湿了半个枕头。

他知道陶雅真也一定很难过,比他更难过。

他恨始作俑者,也恨自己,若不是他执意去调查,她永远都不会知道那件事,他们下个月就会一起去北欧滑雪,春天去意大利看花。

他想给她一生的浪漫和惊喜,暮年垂垂老去时,依旧爱意绵长,此生不悔。可如今一切都变了,她只是途径他生命的一缕月光,天亮之后就淡去。

而陶雅真,她依旧留着他从日本带回来的那一片枫叶,她打算珍藏一辈子也不归还,只当作她对他最后的念想。

几年后,他与她的公司成为最默契的合作伙伴,可他们却再未相见。

天亮时风停雪骤,我与你再无瓜葛。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鹿小姐

相关文章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