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一颗星辰落长河

分类:耽美甜文 / 睡前故事

等一颗星辰落长河

文/洛艺湘

01

从抵达澳洲的杰维斯湾那一刻起,秦杉的心头就涌起了一股不祥的预感。

咸湿的海风朝她迎面吹来,她望向天空滴落而下的雨滴,感觉自己的胃里好似有海水翻涌,脑袋也昏沉沉的,像是坐了好几个钟头的大摆锤。

“吃点晕船药吧,会好一点。”一阵温润的男声响在秦杉的耳畔,她握在栏杆上的手一松,看向来人递过来的药,不禁拧了拧眉。

她抿唇,下意识地别过头。旁边提着摄像机的助理立刻上前接过药,脸上堆起笑,解释道:“秦姐她身体不适,不太喜欢生人接近。谢谢荆教授的药,劳您费心了。”

荆瀚微微颔首,深深地看了秦杉一眼。

待到他转身离开,秦杉才服下药,醒了醒神,重新望向那片浩瀚的碧海。

作为一名拍片导演,秦杉这次来到杰维斯湾,是为了寻找传说中的粉红色海豚,为拍摄关于海豚的纪录片提供素材。可她没想到,航行至今,他们都没能见到一条海豚。更令她意想不到的是,她竟在这片陌生的海域,遇见了荆瀚。

因为船行在安排预订船只方面出现了失误,她的摄影团队与荆瀚所在的海洋考察队只能共用这剩余的一艘船。

和煦的阳光洒落在帆船的甲板上,天空放晴,小雨骤歇。秦杉望向荆瀚,看着他熟稔地穿起了潜水服。

她微微思忖,叹了一口气,起身走近他,刚想伸手接过自己的队友递过来的潜水服,却被一双修长的手截住了。

荆瀚注视她,语气里带着几分认真:“你的身体还没恢复,别下水了。”

“我只是晕船,不碍事。而且,我得跟着他们一起下去看看。”

“那也不行。”荆瀚斩钉截铁道。

周遭的人齐刷刷地看向他们,都有些发懵。因为他俩此时就像是一对正在闹别扭的情侣,根本不像是刚认识的人。

秦杉有些羞恼,固执地穿上潜水服,自顾自地跳下水去。荆瀚见状,也忙不迭地跳进海里。

蔚蓝的海水中有各种色彩斑斓的鱼儿,秦杉自在浮潜,游至深处时,却发现海水里竟飘浮着许多已经乳化的油脂和塑料杂物。

荆瀚游在她的身侧,伸手想去拉她,秦杉却倾身上前,想一探究竟。

不一会儿,她看到一个巨大的鱼状物朝她迎面游来,她定睛一看,心里警铃大作:“不好,是鲨鱼!”

她惊慌失措地扑向荆瀚,两人疾速地往回游,直至上了船,秦杉依旧惊魂未定。

她看向荆瀚,那人正在低头憋着笑。

秦杉瞠目,更令她惊讶的是,荆瀚不仅毫无“劫后余生”的紧张感,甚至还从容地从队友的手里接过一个遥控器。

他轻按几下,不一会儿,那条“鲨鱼”竟浮上了海面。

“这是我们最新研发的水下机器人,专门用来探测深海里的垃圾现状。”

“把机器人做得那么像鲨鱼,你……”秦杉顿了顿,气急败坏道,“荆瀚,人吓人会吓死人的!”

“你终于肯理我,肯叫我的名字了。”荆瀚坐在甲板上,眉眼含笑道,“秦杉,你还是和从前一样,一害怕就往我怀里扑。”

“我哪有……”秦杉顿住,见他眸中的笑意更甚,不禁想,时隔经年,荆瀚还是和从前一样,如阳光般绚烂。

可是,现在这个远赴深海,研究海洋垃圾的他,早已与过去那个干净澄澈,甚至被人说有“洁癖”的少年,判若两人。

秦杉知道,他早就不是从前的那个他了。而曾经的美好回忆,也只能随着岁月长河的流逝,埋没在幽深的海底。

02

秦杉第一次见到荆瀚,是在学校的林荫道旁。

彼时,她正倚着棕榈树,一边翻看课本,一边啃着面包,忽然一阵清亮的男声传进她的耳朵:“同学,你能不能不随地乱扔垃圾?”

秦杉抬头,瞧见面前的少年戴着透明手套,拿着一把扫帚,拧眉注视着自己。

他伸手指了指她脚边的香蕉皮说:“这是你丢的吧?请自觉扔进垃圾桶里。”

“不是我扔的。”秦杉略一怔愣,乌黑的眼睛眨了眨,却见他双手环胸,露出一副“你觉得我会信你吗”的表情。

学校有高一新生轮流打扫校园的规定,这周荆瀚所在的班级被安排打扫林荫道。

整整一个星期,他见到过不少丢了垃圾却耍赖不承认的同学,对于秦杉的话,他自然是不信的。

秦杉有些郁闷,默默地捡起香蕉皮投进垃圾桶里。听到这人嘴里还念叨着“保护环境,你我有责”的话,刚想为自己辩解,空中却突然唰地掉下一串苹果皮。

他俩一怔,双双抬头,只见教学楼的窗户旁,有几个人影忽地缩了回去。

“是那群人!”秦杉伸手一指,刚回过头,却见少年倏地跑上楼去,只留给了她一个背影。

没承想,三天后,秦杉又在学校的废弃停车棚,见到了荆瀚。

彼时他正被几个高年级的同学堵在角落里。因为他将这群人往林荫道上乱扔垃圾的事报告给老师,让他们受了罚,他们便扬言,要给荆瀚点颜色瞧瞧。

一群人中,顾舜然站在最前面,他眯了眯眼,刚走近荆瀚,就听到有人喊:“教导主任来了!”

此话犹如平地惊雷,惹得他们一群人立刻落荒而逃。

下一秒,荆瀚便看见提着垃圾袋的秦杉。她火急火燎地将垃圾扔进他身旁的废弃车棚里,旋即拉着他就往外跑。

荆瀚的身子蹭到了墙面的灰尘,他素来爱干净,忍不住停下来掸了掸。秦杉忙不迭地开口:“快走,等他们反应过来,我们就跑不掉了!”

荆瀚怔怔地被她牵着跑了半晌,身后果然响起了匆忙追来的脚步声。哄女朋友睡觉的小故事

秦杉的心里像打鼓般扑通直跳,她拉着荆瀚跑出校门,拐进附近的小巷,最终躲进了一间家教园。

荆瀚知道,这附近除了他们所在的高中,还有一所小学。这间家教园便是专门为小学生提供寄膳、学习辅导和素质拓展活动的。他没想到的是,这间家教园竟是秦杉的父母所开。

荆瀚微微一怔,却听见少女喘着气,朝他笑道:“还好我跑得快,不然我们可能就成别人砧板上的鱼肉了!”

荆瀚笑开,他望着她亮晶晶的眼睛,问:“为了感谢你没让我变成鱼,我该怎么报答你呢?”

03

秦杉向来秉持“做好事不留名,路见不平一声吼”的原则,原本她想说一句“大恩不言谢”的,但鉴于爸妈的家教园近来人手紧缺,便让荆瀚在那个周末,和她一起带队,领着孩子们去水族馆参加科普教育活动。

在水族馆,领着孩子们听讲解员讲解海洋生物知识时,他们看到一个驯养师在给一只海豚画口红,惹得周遭的孩子们哈哈直笑。

在秦杉看来,为了取悦观众而这样对待动物是不应该的,于是上去和驯养师沟通。

驯养师却不以为然,反问她:“你不觉得它这样很可爱吗?”

秦杉正想着怎么反驳,却见荆瀚从人群中走出来,他一把拿走驯养师手里的口红,道:“我并不觉得它这样很可爱。作为驯养人员,你难道不知道口红中的化学物质,会增加海豚皮肤感染的风险吗?”

“是啊,这样不仅不可爱,而且很过分。”秦杉接话。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很快便说服了驯养师。他将海豚嘴上的口红处理干净,并当众道了歉。

他们领着孩子们来到动物表演馆,荆瀚原以为秦杉的心情会变好,却见她面露愁容。

他俩坐在第一排的观众席上,秦杉望着舞台上的动物,开口道:“其实我从小到大,最讨厌的地方就是动物表演馆。我觉得这些海洋生物根本不属于这里,它们应该待在浩瀚的海洋,在那里自在地畅游。”

荆瀚微微动容,点了点头,刚想说话,舞台上的海狮蓦地跳下水池,激起了一阵水花。

荆瀚下意识地微倾身子,抬手想替秦杉挡住水花,没料到她几乎在同一时刻,也侧身抬起了手。

秦杉的鼻尖擦过荆瀚的脸颊,她望着近在咫尺的他,他因惊诧而微微颤动的扇睫,就像一只飞舞的蝴蝶,忽地从她的心上扫过。

秦杉怔了一秒,就见荆瀚放下手臂,四下打量她:“怎么样,衣服有没有被水溅到?”

秦杉摇头,荆瀚却拉起她的衣袖,睨了一眼。从上面滴落的小水珠,拆穿了她的“谎言”。秦杉讪讪地笑了笑:“你不是爱干净吗?那池水有些脏……”

“那也不能让你弄脏啊。”荆瀚拧眉,拿出纸巾,细细地为她擦拭袖子。

露天海洋馆里响起了观众的欢呼声和掌声,那一刻,秦杉却只听见荆瀚轻声说出的那句“下次别再这样了”,眼中只余下他那温柔的目光。

秦杉听班里的同学说过,隔壁班的荆瀚成绩与颜值都好,唯独“洁癖”这点,让不少春心泛滥的少女望而却步。

可秦杉发现,荆瀚并不是真的有“洁癖”,他只是很爱干净。不然,那个周末,他路过家教园看到秦杉忙得晕头转向时,也不会进门来帮她。

他俩陪着孩子们画画,有一个小女孩将水彩的颜料不小心涂到他的身上,他也不恼。当一个小男孩踢完球,想去拿桌上的糖果时,他却轻声制止,告诉对方应该先洗手,注意卫生。

秦杉觉得,这样的荆瀚简直是一个宝藏少年。他散发光芒,她却存着私心,不愿让别人知晓。

所以,为了守住这宝藏,她决定紧紧看管着!

秦杉不时去荆瀚的班级找他,美其名曰“学习交流”,荆瀚竟不给面子地拆穿她的谎言:“你作为全年级排名前三的资优生,来问我关于学习的问题?”

那时全国各地流感频发,秦杉就朝担任生活委员的荆瀚抖了个机灵,说主要来询问他关于卫生的问题。

没承想,不久后流感竟真的席卷校园。那段时间不少同学请病假,而秦杉依旧坚持上课,连体育课也一节不落。

一天早晨,她跟随队伍跑步时,眼前忽然一黑,接着便轰然倒地。在她倒下的那一瞬,她看到在附近练球的荆瀚猛地朝她跑来。

待到秦杉转醒,一睁眼便看见带着口罩的荆瀚,他眼中流露出紧张和关切的神情。

周遭弥漫着消毒水的味道,医务室的老师对她说:“没事,你这是低血糖,不是感染了流感。以后注意饮食,及时补充葡萄糖就好。”

秦杉看见荆瀚微微松了一口气,一双乌黑明亮的眼睛朝她眨了眨。

那一刻,秦杉觉得那双眼睛格外地熟悉,仿佛在梦里见过无数次。

04

不久,因流感爆发而被推迟的全校篮球赛重新开启。篮球场上人声鼎沸,校园又恢复了往日的蓬勃与朝气。

各年级的男生们都卯足了劲儿,激烈地角逐着冠军争夺赛的资格。

最终,荆瀚所在的班级入围决赛,对阵当初从楼上往下丢香蕉皮的高年级学生所在班级。以顾舜然为首的那班男生,原本打算趁着这次篮球赛,与荆瀚“新账旧账”一起算。

无奈,狭路相逢勇者胜,荆瀚正好是那个勇者。

他最终以一个三分球,给了对手“致命一击”,扭转了局面,为班级赢得了比赛。

比赛结束后,不服气的顾舜然带着兄弟们向荆瀚下战帖,想同他再比试一次。

秦杉见状,立刻上前指责他们仗着人多,欺负低年级的同学。

顾舜然不禁笑了,眸中带着几分狡黠,对秦杉说:“不比也行。要不然……拿你的联系方式交换?”

秦杉没料到,他会这样说出这样的话。正愣怔,荆瀚已抢先一步,将她挡在身后,朝他道:“比就比,你们想怎么比?”

“篮球多没劲,我们去打真人CS野战。”

“不行。”秦杉下意识地拒绝。她知道荆瀚素来爱干净,跑到户外,端着冲锋枪摸爬滚打,对他来讲根本不是比赛,简直是“受虐”。

她没想到的是,荆瀚竟答应了。他与顾舜然约定,两人各自担任自己队的“军师”,运筹帷幄,统领全局。哪方先将对方打得只剩最后一个人,就算哪方胜出。

待到周末,秦杉来到野战营,正好看见荆瀚穿着迷彩服,脸上涂着油彩,坐在折叠椅上注视着地图思考战略。

她暗下决心,一定要用尽全力,帮荆瀚打赢这场战役。“战役”打响不到片刻,她手执彩弹枪走在草丛里四处张望时,彩色子弹倏地打到她身旁的树上。

秦杉一惊,旋即便听见顾舜然朝她对面的人喊:“哎,别打!”话音未落,那边的子弹就再次出膛了。

秦杉吓得闭上眼睛,子弹却蓦地擦过她的身侧——有一个身影疾速地将她推向了一旁。

两人瞬间滚落到草丛里,天旋地转间,秦杉看到了荆瀚涂着油彩的俊朗脸庞上如星辰般明亮的双眸,也就在那一刻,她的脑海里浮现出一个模糊的面孔。

那年,刚上小学的秦杉在爸妈的安排下,参加了一次野外夏令营。

原以为会收获一次愉快的出游经历,可事与愿违。当秦杉看见有同学朝湖里的白天鹅扔石子时,她不禁拧眉上前阻止。那群人却嘲讽她,说她装模作样,假慈悲,并因此孤立她。

那晚夜风微凉,和营员一起走在森林里时,秦杉掉了队,迷了路。孤立无援的她又怕又累,却坚持着往前走。

森林里黑漆漆的,秦杉格外害怕,为了镇定心神,她强忍着怯意默念《桃花源记》:“林尽水源,便得一山,山有小口,仿佛若有光。”

若有光来,我便能出去,找到来时的路。秦杉在心头笃定,下一刻,前方忽然有微光闪烁,只见一个少年提着手电筒,踏过草丛,向她走来。

他说:“你是迷路了吗?我带你出去。”

秦杉抬头,只见少年的脸上糊着几处泥巴。他说自己是来参加另一个夏令营的,因为和朋友在这儿玩捉迷藏,不慎摔进了泥潭里,碰巧便遇到了她。

森林里的蝉声阵阵,他牵着秦杉的手,走了一路,也讲了一路。后来秦杉才明白,他是为了分散她的注意力,让她不再害怕。

夜风拂过少年那被泥巴掩半的脸庞,那双眼睛亮如星辰。时光流转,影像叠加,看着眼前那双明亮的眼睛,秦杉终于认出了,和夏令营时见过的那双,是同一双眼睛,而荆瀚就是她一直想要寻找的人。

05

经过一整个下午的激烈比拼,最终,荆瀚队的队员准确无误地射中了对方最后一位队员,赢得胜利。

野战结束后,顾舜然等人遵守约定,承诺为获胜方做一件事情。

“那你们来我们家教园进行一场演出吧,刚好六一儿童节快到了,我们需要外援。”

“开玩笑,让我们表演儿童节目,做不到!”人群中有人骂骂咧咧,秦杉微微拧眉,随即便看到顾舜然走出来扬声叫停,称他们愿赌服输,会去表演。

六一儿童节那天,秦杉看着那一群牛高马大的男生穿着蓝色的动物服装,站在舞台上,为孩子们表演《小海豚找妈妈》时,禁不住扬眉笑开。

她四处望了望,看到荆瀚在为孩子们递果汁。阳光在他的黑发上跳跃,映照着他温柔浅笑的侧脸,仿佛镀上一圈金色的光。

秦杉眸中的笑意加深。他站了一会儿,若有所思地注视着台上的表演,之后便径自走出了喧闹的露天表演场地,来到一处小湖边。

澄澈的湖面,随风荡起了涟漪。明明是美不胜收的风景,荆瀚却闭上眼睛,将头深深地埋进了臂弯里。

秦杉缓步走近,疑惑地问:“你怎么了?”

闻言,坐在少年抬眸看她,秦杉看到他的眼底尽是落寞与哀伤。

原来,这个《小海豚找妈妈》的节目给孩子们带来了欢乐,却也让荆瀚想起了自己的妈妈。

小时候他生性顽劣,放学后,总爱跟着一群小伙伴嬉笑玩闹,爬树、打弹弓、踢球、斗蛐蛐,每次都要把自己弄得脏兮兮才回家。

妈妈常常责备他,他却不以为然。直至他上了初中,那晚,荆瀚看到经常晚归的爸爸与敏感多疑的妈妈再次发生了激烈的争吵。最终,心力交瘁的妈妈奔溃了,摔门而去,一去不复返。

“如果我变得更好,变得更乖更懂事,妈妈是不是就会回来了?”荆瀚默默地想。

于是,他开始努力学习,变得特别爱干净,校服上再也没有一丝污垢。他倾尽全力想要做到最好,可依旧没有等到妈妈的归来。

“我妈妈是不是真的不要我了?”荆瀚看向秦杉。少女静静地注视他,思忖许久,最终扬眉笑了笑:“我觉得,你妈妈会回来的。就像我找回了你,有缘的人,最终都会相聚,更何况是亲人呢!”

荆瀚微微一怔,黯淡的眸子里终于亮起了一点光芒,他说:“你终于记起我了。”

其实,荆瀚在林荫道遇见秦杉那会儿,便认出了她是当初在夏令营迷路的小女孩,所以便对她扔香蕉皮的事儿“不依不饶”,发现她并没有认出自己,荆瀚十分郁闷。

“所以,你明明那么爱干净,还选择打野战,甚至往脸上涂抹油彩?”秦杉嗔笑。

她想了很久,荆瀚作为“野战军师”其实根本不用下场作战,当然也用不着涂油彩,他这么做,其实是为了唤起她的记忆。

或者,还为了能够与她再续前缘。

06

秦杉原以为,自己与荆瀚相认后,便能展开更多的新故事。

可某天晚上,当秦杉一边翻看课本,一边帮身旁的孩子补习功课时,荆瀚突然闯进了家教园。

他气喘吁吁地将她拉到门外,递给了她一只蓝色的海豚玩偶。

“我知道你喜欢海豚,上次在海洋馆看到这个玩偶,我觉得很可爱,就偷偷买下了。原本想趁着你生日的时候送给你,可现在……得提前送给你了。”

莹白的月光洒在荆瀚的脸上,秦杉却看不透他的神情究竟是难过还是欢喜。

他告诉她,自己的妈妈终于回来了。她打赢了离婚官司,准备带着荆瀚远赴香港。

有人离散终相聚,有人却将天涯分隔。秦杉看着近在咫尺的荆瀚,看着他蓦地拥住了自己。他说:“我一定会回来找你的。”

秦杉靠在他怀中的身子微微一颤。她感受着他温暖的气息,不知过了多久,那股暖意渐渐地散去。

她睁开双眼,看着那个人像盛夏的风般消失在街尽头。暖风缱绻地拂过她的脸,她的心中却有些冷。那一刻,秦杉觉得自己快哭了。

从小到大,秦杉听周围人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她“真是一个优秀又坚强的孩子”。

小时候学习成绩不好,总被班里的男生欺负,她便咬牙努力学习,直至排名跃至年级的前三名,站上资优生的金字塔尖,让他们望尘莫及。

看到有人欺负小动物,肆意欺凌路边的野猫野狗时,她也会挺身而出。

无论发生什么事,她都不会沮丧,不会被轻易打倒,荆瀚离开后,她也没有流眼泪,更不会蹉跎度日。

她一遍遍地走在他们一起走过的校园的各个角落,林荫道、篮球场、教学楼,到处都有他们曾经的回忆。她抱着这些旧时光度日,仿佛他不曾离开。

秦杉生日那天,她抱着那只海豚玩偶,站在了荆瀚原先班级的门口。她不知道自己站了多久,直至夕阳的余晖洒在她的身上,有一个男声将她从游离的思绪中拉了回来。

顾舜然站在她面前:“别傻了,他不会到这儿来的,回家吧。”

“可我好想他啊。”秦杉抱紧手中的海豚玩偶,落下泪来。那句在她心头盘旋已久的话,终于脱口而出。

顾舜然眉头深蹙。原本他只觉得秦杉挺有趣的,所以每次看到她在林荫道上读书时,便会多看两眼。那次扔下香蕉皮,就是想要捉弄她,吸引她的注意力。

后来,他发现自己总忍不住关注她,看到她因为荆瀚的离开,变得魂不守舍后,甚至有些心疼。

作为高年级的学生,顾舜然即将迎接高考,可他不想在最后的高中时光里留下遗憾。所以,他对秦杉说:“没关系,即使你放不下他,我也愿意等你。”

秦杉原以为顾舜然说的只是玩笑话,以为他对自己只是三分钟的热度,可当秦杉也经历了高考,考上本市的一所重点大学后,留在同城的顾舜然便开始对她展开了热烈的追求。

秦杉要搬新家,他便忙不迭地来帮忙。秦杉要参加学生会的竞选活动,他便叫上一群兄弟,上她学校的论坛为她投票助阵。她看着论坛里被他们刷屏的那些加油打气的话语,心中五味杂陈,不知该如何是好。

随即,秦杉就看到网上那个香港大学的视频,身子不禁一颤。

07

彼时正值盛夏,香港遭遇了一场强台风,致使一条货船上的数个装着塑料颗粒的集装箱落水,不计其数的塑料原料飘在大海上。

最终,经过多方努力,除了一个集装箱未能找到,其他都找到了。但那个未找到的集装箱,很是牵动人心,因为一旦里面的塑料颗粒飘散出来,便将祸害无数的海洋生物。

为了应对这场“塑料危机”,香港的许多组织纷纷发起行动,荆瀚所在的香港大学也在其中。

视频里,荆瀚正与一个女生在海滩上寻找那些塑料颗粒。他们配合默契,举止亲密。

秦杉看到视频底下有人评论,说他们学生会的荆主席与杨书记简直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那一刻,秦杉关掉了网页界面,仿佛这样就能抹去他们相视而笑的画面。那一夜,秦杉辗转反侧,还是失眠了。

秦杉一直关注着这场“塑料危机”。不久后,在众人的不懈努力下,那个集装箱找到了,灾难得以化解。

就算秦杉没能见到荆瀚,她也能想象得到,那一刻,他会笑得多么开心。

秦杉正思索着,宿舍楼下突然传来了一阵喧闹声。秦杉朝窗外望去,果然是顾舜然。这段时间以来,他时不时跑到她宿舍楼下,上演一出浪漫的告白戏码。

秦杉佯装不闻不问,他却越挫越勇。原以为他会像往常一样待一会儿便消停离去。

可后来下起淅淅沥沥的雨,地面上摆放的爱心蜡烛全都被浇灭了,顾舜然仍旧站在原地。

秦杉见状,忍不住撑伞跑了出去。她说他傻,他却朝她笑了笑,说只要她来了,一切便都值得。

秦杉心里酸酸的,毫无防备地被顾舜然抱在怀里。他说:“我看到香港大学的那个视频了,你别再想他了。”

秦杉紧抿着唇,最终流着泪将他推开。

她不愿欺骗顾舜然,也不愿放下心头的执念。因为那个少年,就像那晚的一场雨,一直落在她的心上,从未停歇。

08

澳洲的杰维斯湾,天气总是说变就变。刚刚还阳光普照,下一秒又落下雨来。

秦杉紧了紧身上的外套,感觉这场雨像极了那晚她在宿舍楼下,拒绝顾舜然后,与他郑重告别的那场雨。

雨淅淅沥沥地打在甲板上,秦杉跟随众人下了船。因为天气的缘故,他们无法采集到好的摄影素材,打算择日再录制。

荆瀚的考察队走在秦杉队伍的后面,也跟着上了岸。

一个考察队员拿着刚打捞上来的塑料碎片,走到荆瀚的身边,想同他一起探讨,荆瀚的眼睛却一直目视前方,根本不回应。半晌,他才开口说要先走一步。

秦杉抬脚想要坐上车子离开,手臂却被人蓦地抓住。她回眸,撞上荆瀚那双乌黑明亮的眼睛。

杰维斯湾的海风凛冽,他俩在海边相对而立。秦杉原以为,荆瀚去香港后与她断了联系,也忘了当初说要来找她的那个诺言。如今他站在自己面前,却轻声问她:“你和顾舜然,还好吗?”

秦杉很是惊讶。此时她才知道,荆瀚并没有忘记她,也没有忘记他们之间的诺言。

原来,荆瀚曾给秦杉家里打过电话,寄了许多信件给她,可秦杉因为搬了新家,浑然不知。

他放假从香港回来,第一时间跑到秦杉的学校找她,却看到她和顾舜然雨中相拥的场景。

荆瀚的落寞离去,秦杉的驻足不前,差点让他们错过了彼此。

荆瀚告诉她,当初视频里的那个女生,只是跟他关系要好的同学。

语毕,他笑着伸手揉了揉秦杉柔软的发。他看着她,目光如水:“傻瓜,你难道不懂我的心思吗?我之所以来到杰维斯湾,不仅是为了做海洋垃圾研究,还因为你喜欢海豚。”

好巧,秦杉来这儿,也不仅是为了寻找粉红色海豚,还因为知道他在澳洲做研究。

兜兜转转,原来他们一直在寻觅着对方。

荆瀚扬起宠溺的笑,将秦杉温柔地搂进怀里。他俩望向远方碧蓝的大海,这才发现,原来那只美好的海豚一直都在那儿。

它在他们往昔的青春时光里,亦在今后的漫长岁月中,只要他们彼此相守相伴,那只海豚便一直都在。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