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万次心动

发布时间:2020年2月12日 / 分类:耽美甜文 / 睡前故事

千万次心动

文/铁马冰河(来自飞言情

【内容简介】

江芥清楚,他们的感情是不对等的。他付出了真心,但她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若即若离。有时候江芥觉得,自己只是她填补空闲时光的消遣。他知道继续下去会受伤,但就这样吧,等到累了,他再放手……

第一章

白芍作为知名音乐人,在某台举办的音乐选秀节目做特邀嘉宾。不知怎的,今天的参赛选手不约而同,唱的全是悲情歌,白芍本就容易感动,今天更是泣涕涟涟,眼睛都肿了,录制后期,镜头都不敢切给她。

休息间隙,一向交好的导演过来问:“白芍,你没事吧?什么时候钢铁女侠成水做的了?”

白芍没有说话,助理递了包着冰块的毛巾过来,道:“芍姐,快来敷一下。”

白芍的休息室和选手的休息室挨着,只隔了一道门。白芍休息室的门半掩着,外面有个男生总是往这边张望。白芍察觉到他的目光,指指门口示意助理小陈,说:“让他进来。”

江芥跟着助理进来,他有一双格外沉静的眼睛,掩在长长的睫毛下。

“你的视线打扰到我休息了。”白芍沉声说。

小陈见状转身出门,顺便把门关好。

江芥垂着好看的眉眼,道:“抱歉,我……”话未说完,便被送上来的红唇封缄。白芍搂着他的脖子问:“这个借口好不好啊?”

江芥失笑,笑容温和,像夏日的蜻蜓点过水面。

她把脸埋在江芥的怀里,吸了吸鼻子,说:“江芥,录完影去吃泰餐吧,京广桥那家。”

江芥点点头,宠溺地揉了揉她的脑袋。

录完影,选手们都散了,导演还有点儿事要跟白芍商量。江芥收拾好东西,便去了车库,在她的车里听着歌等她。

谈完事情,白芍下楼,恰好江芥从车里出来,熟练地接过她的小挎包。

白芍在车里换下高跟鞋,江芥单手撑在她座椅的右侧。空间狭小,可以清晰地感受到他的呼吸,白芍有些脸热。

他不给她反应的机会,扣着她的后脑勺,吻落下来。

白芍懊恼自己还是没点儿定力,没一会儿便被他逗到面红耳赤,手不由自主地解开了他衬衣的两粒扣子。

没想到江芥迅速系好扣子,正襟危坐,清清喉咙说:“开车吧。”

她一脸恼羞成怒地瞪着他。

他的嘴角扬起一抹促狭的笑,道:“干吗这么看我,做什么?”

白芍气愤又无奈。

今天的江芥心里是有气的,他坐在后台,每当镜头切到她那里的时候,看到她的泪水,他的心都紧紧地揪在一起。

她披着长长的头发,瘦小的脸庞苍白而又憔悴。

他其实很想问“今天怎么哭得那么凶啊”,但他始终没有问出口,他怕那原因他不愿意承受,也怕他们的关系轻而易举地被摧毁。

第二章

四个月前。

白芍有个男朋友,谈了三年,叫沈槐安。她知道沈槐安出轨,还是从娱乐新闻上看到的。要不是狗仔队日日夜夜的坚守,她大概还被蒙在鼓里,误以为岁月静好。

她出国读了两年的音乐学院,根据新闻上的消息来看,她前脚上了飞机,他后脚就去私会小情人了。两年里一边对她嘘寒问暖,一边对小情人大献殷勤。移情别恋就算了,偏偏还要脚踩两只船,真当她好好学习就两耳不闻窗外事了?

白芍临近毕业,沈槐安要来美国接她,陪她一起回国。她大方一笑,道:“来呗。”

只是他还在飞往美国的飞机上,白芍就已经落地浦东机场。她给他发了条消息:“分手,勿扰。”随后就将他的手机号拉黑了。

白芍从小学琴,十六岁开始唱歌,二十四岁时已经火遍大江南北。饶是个音乐天才,她一路走来也不容易。后来她和沈槐安热恋,甘愿为他退居幕后,为他做歌,成就他的梦想。三年来,沈槐安从籍籍无名,到如今在娱乐圈有一席之地,每一步都有她的默默付出。

她开了瓶红酒,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看着窗外的星星点点,自嘲地笑了笑,沈槐安简直是她人生的滑铁卢,她的初恋,让她的付出成了一个笑话。

自己越喝越没劲儿,白芍便打电话给经纪人莉莉姐,请她去附近有名的“静吧”泡吧。白芍一进卡座就开始灌酒,一边喝,一边咕哝着“心死了”“死心了”“再也不会爱了”。

她已经有了三分醉意。

有歌声传来,低调而忧郁,白芍仿佛被歌声吸引,一下子定住了。

莉莉姐以为她说到绝望了,拍拍她的肩,搜肠刮肚地找话安慰她。

“我的心好像还没死。”白芍突然说。

莉莉姐内心一阵喜悦,她的劝说这么管用?

“我有点儿心动了。”白芍食指一伸,指向乐台道,“他。”

莉莉姐顺着白芍指的方向看向驻唱的男生。

他看起来二十岁左右,斯文,高瘦,气质是那种冷清的干净。昏暗的环境里,一抹黄色的光落在他的右侧脸颊上,微微跳跃,为他肃冷的面容添了一抹柔色。

江芥的音色实在是太好了,合白芍的胃口,令她上头。

白芍的视线黏在江芥身上,一刻也不曾移开。时间不知不觉过去,大概到了深夜一点,人渐渐变少,江芥唱完最后一首歌,也要下班了。

借着酒劲儿,白芍往下拉了拉裙子,露出清晰的锁骨,她颈线优雅,在昏暗的灯光下白得发光。她斜倚在吧台边上挡住他的去路,身材玲珑有致,唇色鲜艳魅惑。

莉莉姐拦都拦不住,看着她这一套操作目瞪口呆。以前的小白芍多么单纯啊,这都是被沈槐安气坏了。

江芥背着吉他,微微垂着的眼看向她的时候先是愣了一下,酒吧昏暗的灯光遮掩了他微微变红的面颊,但手心还是紧张得沁出了汗水。

白芍打了个酒嗝,在他面前伸出手。

他下意识地后退一步,鞠了一躬。

白芍愣住,十分不自然地咳了一声,醉意上头,又嘿嘿笑了一下,道:“这初次见面,行什么礼啊。”

“白老师您好,我是您的粉丝,一直很喜欢您的作品……”白芍是江芥的偶像,他上学时就喜欢她了,喜欢她的声音,喜欢她的歌,喜欢她对音乐的坚持。只是,这两年不知为什么,乐坛一直都没有她的消息。此刻他真诚而激动,挠着脑袋不知道该继续说些什么。

白芍的心态一下子就垮了,她都出国三年了,以为自己就是个糊咖了,还这么出名的吗?不过遇到粉丝,她还是挺开心的。

还是莉莉姐的反应快,一张名片递了过去,道:“签经纪公司了吗?盛世娱乐了解一下……”

那天晚上,因为江芥有急事,走得匆忙。白芍让经纪人帮忙打听他的消息,还真打听到了,A大毕业的,比她小两岁。

第三章

谢承润是盛世娱乐的老板,也是白芍多年的好友。他帮白芍办了归国派对。白芍内心一万个拒绝,谢承润双手一摊,道:“万事俱备,就差一个主角了。你不来就不来吧,我也就是在媒体面前丢个人,接着在全国观众面前丢个人,有什么啊?”

谢承润都这么说了,白芍觉得自己不出面就不是人了。地址在谢承润家——远洋Lavie,著名的别墅区。

说是为她接风,还是难免商业性质。白芍不太喜欢交际,又累又无聊,她懒得应付,还没谢承润家的猫儿好玩儿。

谢承润养了只孟加拉豹猫,叫Amanda,看起来凶凶的,实际上性格很好,白芍看着它从淘气的小猫崽长到了四十斤。

白芍觉得闷得慌,便抱着猫儿去了庭院。谢承润的新居可真是花了大价钱,喷泉、树林、草坪、小亭子,一样都不少,月光下景致好得很。大概是许久不见她,Amanda蹭了她很久,蹭够了就开始跟她捉迷藏。玩儿着玩儿着,它从欧式铁门的缝隙中跑了出去。

白芍踩着高跟鞋在鹅卵石路上转了好几圈,Amanda才调皮地探了探头,白芍宠溺又无奈,道:“Amanda,快过来,终于找到你了。”把猫抱起来,起身的时候头上刺痛了一下,原来是盘好的头发被龙爪槐的树枝挂住。

白芍轻轻地扯了一下,试图脱困,没有成功,倒是疼得倒吸一口凉气。

“先别动。”身后突然传来温润的声音,男人的手宽厚又灵巧,细心地将她的秀发与纠缠的树枝分开。袖口间传来淡淡的香气,竟让白芍有点儿紧张。

这次是江芥先伸出手,道:“白老师,又见面了。”

“是啊,好巧。你怎么在这儿?”白芍握上他的手,眼睛因为这个意外收获弯弯的。

“刚做完家教,我在隔壁做钢琴老师。”

白芍原本以为自己对他的好奇与喜欢只是源于那天的酒意,没想到见到他还是很开心,从心底漫出来的喜悦、好奇与欣赏。

在樱花树下的小石凳上,两个人坐着聊了一小会儿,聊得很愉快。虽然是A大毕业,但他更喜欢音乐,因此在犹豫是否转行。听得出来,他是一个聪明、有条理的人,白芍相信他能选好自己的路。

再次见面是一个月后,江芥签了盛世娱乐,成了莉莉姐手下的艺人。他戴着白色的鸭舌帽,白皙清秀,红着脸跟她打招呼。

莉莉姐悄悄撞了撞她的肩,道:“你发现了吗?只要碰见你,他就会脸红。”

第四章

谢承润这个人,除了讲义气,还出了名的爱喝酒,他又是海量,每次他还没喝尽兴,别人就醉倒了,白芍最讨厌和他喝酒了,不过这次她还是来了,因为江芥也在。

长安街的私人会所。

“老板真抱歉,我这感冒了,吃了头孢不能喝酒。”白芍“真诚”地从包里掏出两板头孢。

谢承润没理她。

白芍吃吃果盘,玩儿玩儿手机,余光一直在江芥那里。他那长相文文静静的,看起来酒量就不怎么样,果不其然,几杯下肚,脸就发红了。他上洗手间的时候,白芍担心,也跟了出去。

江芥吐得面色些许憔悴,廊道里,白芍拦住他,道:“别进去了。”

白芍和他在外间坐了一会儿。他原本就很安静,现在更安静了,眼角垂着,灯光下睫毛一颤一颤的。他的皮肤也好得很,面颊上染了几分红色,他刚刚吐得很难受,呼吸浅浅的,听得白芍内心有些担忧。

白芍给谢承润发了短信:“我不行了,头昏脑涨的,我回去了。”

谢承润回道:“不行个头,你喝一口了?”

两人从上学那时候就一起玩儿,多少年的交情了,说话一直是这样。白芍不搭理他,手机息屏,看江芥状态特别不好,便驱车去了医院。

江芥没醉,原是中午吃了凉的,肠胃不舒服,被烈酒一刺激,就吐出来了。

白芍耐心地在医院陪他挂水。

“白老师,这么晚了,你先回去吧。”江芥抱歉地说,声音里带着几分虚弱。

“这么晚了,我一个女生回家多不安全啊。”她笑起来很漂亮,五官明艳,像一朵骄傲的太阳花,又带着俏皮和狡黠。

江芥愣了一下,刚要说什么,她的手指已经到了他的唇边:“嘘。”

江芥的脸又热了几分,四目相对,是暧昧的气息。

白芍挑了首柔和的钢琴曲,摘下一侧的耳机戴在他的右耳上,说:“别撑着了,休息一会儿吧,打完的时候我叫你。”这样的动作更添了几分暧昧。

她故意的。

“谢谢白老师。”江芥有些微的局促与紧张。

“不客气。”她笑眼弯弯,对他的喜欢大概已经呼之欲出了。

打点滴用了一个小时,白芍执意送他回家。他的出租屋朴素又简单,房间是冷色调,跟他的风格很搭,东西不多,一切井然有序。

帮白芍倒水的时候,江芥下意识地放倒了置物架上的一个相框,白芍眼尖得很,笑着说:“干吗放倒我的照片啊?”

江芥的耳根“唰”地红了,也不知道该说点儿什么好。

他每次都红着脸接不上茬儿,让她越发觉得有趣。

“你早点儿休息,我先走了,明天公司见。晚安哦!”

“晚安。”江芥说。

白芍觉得自己真的很喜欢江芥,他可以疗愈她上一段感情受的伤,只不过她害怕再费心费力去谈一段认真的恋爱了。认真就意味着可能受伤,她刚刚走出来,不想再难受一次。

第五章

草莓台新办了一档音乐选秀节目,邀请了白芍做特邀嘉宾,盛世娱乐也推了几个实力派选手参加,其中就有江芥。

江芥以一首原创歌曲引得现场三位导师爆灯。

那天白芍本来约了江芥在公司见面,要帮他改歌的。但是白芍忘记了,和莉莉姐工作回来已经是晚上十点,江芥还在公司等她。

见她有些累的样子,江芥提议可以另找时间,白芍挥挥手,道:“就现在吧。”

他弹着钢琴,微微垂眸,睫毛在灯光下跳跃。他的骨相极好,昏暗的灯光令他的五官更显立体。

她不由自主地向他靠近,却不小心打翻了桌子上的热水,水珠溅在腿上,她疼得“嘶”了一声。

江芥去拿药箱,拿过来的时候,她柔下声线,问:“你能帮我上药吗?”

棉签醮着烫伤膏,清清凉凉的感觉在她伤口上蔓延,她突然坐直身子,抬起他的脸。四目相对,白芍说:“你要不要考虑跟我在一起?”

“‘在一起’是什么意思?”他嘴角微微抿着,似是在明知故问。

这不好理解吗?她正搜肠刮肚地想着怎么合理又不轻浮地解释自己的意思,没有注意到他嘴角闪过的一抹促狭的笑。

他问:“是男女朋友的意思吗?”

白芍略一沉思,扬眉道:“差不多。”

“那你这是在告白喽?”

白芍愣了一下,嘴还没张开呢,他已经开口道:“好啊,我答应了。”

他揉了揉她今天刚做的头发,笑容温和。

他太温柔了,他的触摸让她的心怦怦直跳。要开口的时候却被他吻住,蜻蜓点水,浅尝辄止。

之后,白芍只要没工作,就往江芥家跑。

江芥又一次将白芍送回家,将她安置在床上,脱了鞋,喂了水,又坐在床边温柔地凝视了她许久。十点半睡觉的闹钟突然响起,怕吵到她,他手忙脚乱地关掉,这才依依不舍地起身准备离开。

闹铃声还是吵到了白芍,她翻了个身,嘴里咕咕哝哝地说着什么。江芥听不清,便弯腰凑近,却被她搂住脖子。他挣扎起身,她却不肯放手,闭着眼睛嘟着嘴,像是在说梦话:“在这儿睡吧。”

她的呼吸温温热热的,令他有些迷乱,但他还是摇了摇头,道:“不行哦。”

“你是不是嫌我比你大啊?”前一秒还在委屈着,下一秒她就睡着了。江芥在她耳边轻轻说:“等到你真心喜欢我的时候吧。”

他是珍视这段感情的,他不希望他们的感情里掺杂太多,不然就不纯粹了。

所以她送的东西,他都没要,他希望他们的感情纯粹一些,哪怕她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

谁让他先喜欢她的呢?

第六章

白芍作为节目的特邀嘉宾,她的点评总是辛辣且一针见血,有黑粉看不过她的风格,在公司大门前躲着,伺机围攻她。

冻成冰的矿泉水瓶像石头,落在她的脑门儿上,鲜红的血顺着眼睛流下来。

送她去医院的是江芥。小羊肠线缝了好几针,她摸着脑袋,面色苦兮兮地说:“医生,您手下留情,千万不能留疤啊。”

医生嘱咐她不能喝酒,她转头就顶着伤口去了酒会应酬,果不其然,伤口发炎,她发烧了。

她躺在病床上,江芥居高临下地责备道:“受了伤为什么还喝酒?”

“这不是有个好资源嘛,我帮你争取了一下。”

闻言,江芥沉默起来,直勾勾地盯着她,也不说话。深邃的眼神里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有感动,有愧疚,或者还有别的,倒是看得白芍有些脸热。

“特感动吧,是不是愿意来我家了?”

这一招果然好用,江芥瞬间变脸。

“闭嘴。”江芥将削好的苹果整个堵在了她的嘴上。

白芍恨恨地咬了一口,哼,玩笑都不能开!

饶是女强人,也怕抽血怕得不行。护士打开包装袋取针的时候,白芍一拍腿,猛地站起来,说:“不治了!”

却被江芥按回原位。

下一秒,攥得关节发白的右手被他握在手里,温热的触感令她愣了一下。周围的一切突然之间轻飘飘的,白芍只听见江芥在她耳边柔声说:“对不起。”他的呼吸在她的脸侧,她莫名地红了耳根。

他的手太暖,他的声音太温柔,他的气息太诱人。

心怦怦地跳,她缓了好久,耳朵里还是心跳的回声。

江芥第二天还有节目要录,白芍催他走,他不肯。

大概是跟她学坏了,他眉毛一挑,嘴角扬起来,说:“这么晚了,我一个男孩子自己回家不太安全,就在这儿陪你吧。”

白芍无奈,赶又赶不走,只好由着他了。

白芍睡着了,桌旁的台灯散发着微弱的光,江芥的手隔着空气描摹她的眉眼。喜欢她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他也不记得了。她是天才创作人,是让他崇拜的存在。接触了才发现,她俏皮又可爱。他狠心忤逆父亲,选择走音乐这条路,就是为了离她更近一些。

他清楚,他们的感情是不对等的。

第七章

白芍最近很忙,半个月了,两个人终于有时间约一顿晚饭。江芥订好了餐厅,到了餐厅却没有见到人。打电话白芍也不接,上次袭击的事情让江芥有了阴影。等不来白芍,他很担心,他生怕她又受到什么伤害。

打电话给莉莉姐,莉莉姐苦口婆心地道:“芍芍有自己的想法,你不要总是干涉她。”

江芥驱车去了公司,也没找到白芍,一直到晚上十点,他才接到莉莉姐的电话。

“江芥,我给你发个定位,你去接一下芍芍。”

原来是白芍到车库的时候正好遇上了沈槐安,沈槐安非要跟她谈谈,正巧她的车子发动不起来,她就上了沈槐安的车。她明确表达了不会继续帮他做歌,沈槐安恼羞成怒,将她丢在了乌漆麻黑的半路上。

被赶下车的白芍气得直跺脚,这地方路段偏僻打不到车,天气又寒凉,没有月亮,夜色黑得瘆人。她打电话给莉莉姐,莉莉姐正在忙,只好把电话打给了江芥。

江芥一向开车很稳,今天车速却有些快。他担心她,心里也堵得慌,明明出了事,她第一个想要寻求帮助的人却不是他。在她心里,他到底是怎样的存在呢?

江芥找到白芍的时候,她正蜷缩在路边,见他下了车,她又惊又喜,跳起来给了他一个拥抱,抱了好一会儿才松开,让江芥的心软了几分。

江芥开着车,也不说话,白芍这才想到自己还跟他约了晚饭。

“你生气啦?”她难得小心翼翼地开口。

他还是不说话,周身散发的气息令整个车厢都冷飕飕的。

一直把她送到家,江芥都冷着脸,一言不发。白芍拉着他的手撒娇道:“你不要生气啦,让你担心了,是我不对。”

路灯拉长了江芥的影子,白芍忽视他的抗拒,拉着他上楼,道:“谢谢我的骑士送我回家,上来喝杯茶吧。”

江芥虽跟她上了楼,却还是不理她。她有些颓废,想了想,又刻意坐到他身边,靠在他肩膀上,道歉道:“我错了,不该爽约,真的对不起啦。”

江芥突然开口,声音有些低,睫毛在灯下拉出长长的影子。

“以后有什么事,能不能提前跟我说,有危险能不能先通知我?”

白芍愣住,他的认真令她内心有难以名状的情绪翻涌,她在他的直视下点点头:“能啊……”

“能不见沈槐安吗?不小心碰见不算。”

“能……”

说完,她又去拉他的手,像小女孩一样撒娇。他的心软下来,紧绷的嘴角终于有几分松动。

他说:“不是让你事事报备,我……怕你有危险。”

她的心像是被蜜蜂蜇了一下,甜蜜地疼痛着。

“以后出门打报告,不让你担心,我能做到的。”顿了顿,她继续说:“其实今天我最想给你打电话的,但是你明天一早要录节目,我怕你会累。”

她将脑袋埋在他的怀里,像一只小鸵鸟,江芥只能看到她柔软的发顶。

“江芥,我喜欢你,特别喜欢。”不知不觉间,她动了心,已经不能抽身了。

江芥愣怔了好久。

“我也喜欢你,特别特别喜欢。”他捧着她的面颊,吻得温柔而缱绻,他说,“明天没有工作,节目延期到后天了。”

第八章

白芍和江芥的感情生活,开始像普通的小情侣一样,腻腻的,甜甜的。

三个月后的一个周末,两个人买了菜,一起做了饭,还喝了点儿酒,江芥总觉得气氛有些不太对。吃完饭,白芍抱了他一会儿,突然开口:“江芥,我们分手吧。”

对上他的眼神,白芍脸上有歉意,道:“抱歉,不喜欢你了。”她把新的车钥匙推到他面前,说:“分手礼物。”

“喝醉啦?”他的睫毛微微颤抖。

“你知道我的性格,没有开玩笑。”白芍神色淡淡的,眸子里的歉意令他心痛。

江芥垂眸,眼眶微微地红了,他把车钥匙推回去,道:“我不要。”

他不记得那天白芍是怎么走的,那一片记忆已经模糊了。他只记得他透过窗户,看着她的车走远,眼睛里的光一点儿一点儿地暗了下去。

江芥在节目中无缘前三强,但是他出色的嗓音与绝佳的创作能力已经被很多音乐人赏识,也靠节目积累了大批粉丝。

冬天的时候,他出了第一张专辑,由于他的个人特色鲜明,第一张专辑便火遍了大街小巷。

白芍去了三亚过春节,她在外面玩儿了一圈儿,跟好几个认出她来的游客合了影,就躲回酒店上网冲浪。

随手搜着江芥的消息,莉莉姐的电话打了过来。

“什么时候回来呀?《树深》的主题曲还等着你录呢。”

“再玩儿几天,耽误不了。”白芍笑着拖延。

“你的男朋友现在不得了哦,代言、综艺接到手软。”

“帮他好好把关,拜托啦,莉莉姐。”白芍难得叫莉莉一回姐,此刻是真心实意的。

“不打算跟他说出实情?”

“再等等吧。”白芍说。

其实白芍之所以提分手,是因为沈槐安拿着白芍和江芥在车库拥抱的照片到她面前,说:“白芍,你信不信,这张照片发出去,你和他的新闻就能上热搜?”

白芍同意重新帮沈槐安做歌,作为交换,沈槐安不可以挡江芥的路。

但沈槐安的出现也点醒了她,江芥正在一点儿一点儿地积累人气,他不能有任何一个污点,尤其是绯闻。照那时的情况来看,两个人分手就是最好的选择了。

不知不觉间,她会为他的梦想,为他的未来担忧。

第九章

回程的飞机上,白芍循环听着他的歌,又在微博上看到粉丝们热情地为他应援,感觉心情明媚。

大概江芥天生就是吃这碗饭的吧,沈槐安跌跌撞撞了好几年,江芥新歌的播放量就已经能和他比肩了。

人红是非多,娱乐圈里是非更多。当红的人被黑是家常便饭,江芥也不例外。

江芥和一位歌坛天后一起聊合作,因为她走的时候鞋跟太高崴了一下,江芥扶了一把,就被传出绯闻,说江芥有今天的人气是因为有后台。

一石激起千层浪。选秀出身,难免有对家。

一时间网络上众说纷纭,虽然粉丝们为他奋力辩驳,但许多不明真相的网友难免会产生质疑,江芥遭遇到出道以来最大的信任危机。

公司用他的微博账号发了澄清声明也无济于事。

写完歌已经是凌晨三点钟,这时江芥才有空想自己的这件糟心事,于是他打开微博开始看大家的评论。

微博评论数量还在不断上涨,最近几条都是微博名是“芥末粉”的网友发的。

“键盘侠请睁大眼睛看声明!”

“江哥哥不要理会喷子!芥末一直在这里,等风也等你!”“芥末”是江芥粉丝的统称。

“我为什么这么爱江哥哥,我上辈子一定是江哥哥的老婆!”

她的头像是只孟加拉豹猫,江芥下意识地点了进去。微博内容全是关于他的,他已经看了很多遍了。

他的微博评论数量还在增加,江芥点了私信:白芍。

那边回得很快:认错人了哦。

江芥:微博可以看到手机联系人,手机联系人推送的你。

芥末粉:……

江芥:这个点了,不困吗?

芥末粉:你还好吗?不要理会那些人,公司会处理好的。

他握着手机打字,写了删,删了写,最终只留下了几个字:放心,早点儿休息。

知道自己被黑、被骂,他十分坦然,因为他觉得清者自清,但此刻他却有些心绪不宁了。发现她的微博有几天了,他是在微博的手机联系人那里找到的她。

这个微博,让他死灰一般的心又有了期待,他不知道自己还该不该期待。

她还喜欢他吗?她为什么开这个微博?这两个问题,他在脑海里想出了无数个答案。

白芍把脸埋在被子里,又翻来覆去打了好几个滚儿,她有些懊恼,太丢人了,不知道他会怎么想。

第二天,莉莉姐来她家陪她,她没忍住,把这事和她分享了。

莉莉姐笃定地点了点头,说:“看来是动真心了。”

“他现在正在事业上升期,我要是跟他和好了,他会受影响的。”

莉莉姐笑道:“这话深得我心哦。”

白芍愤愤地道:“你怎么不管你好朋友的死活?!”

第十章

第二天,莉莉姐迷迷糊糊地起床,白芍已经吃了早饭,对着镜子化妆。

她对着镜子鼓捣了半个小时,莉莉姐揉揉宿醉后还有些疼的太阳穴,说:“不就去上个班嘛,你难得这么勤快哦。”不上镜的时候,白芍基本不化妆,她素着一张脸,依然白净精致,美艳不可方物。

白芍嘿嘿一笑,说:“这不是要见前男友嘛。”都在一个公司,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见面了,她不能丑!

盛世娱乐大厦的录音室里,白芍听着公司送过来的几张样片。因为昨晚休息得太晚,她困得睁不开眼,开着门,她坐在座位上昏昏欲睡。

半睡半醒间,她抬起头,就见江芥站在门口。灯光落在他安静的面庞上,为了上镜好看,他比以前清瘦了一些,棱角更加分明,好看得很。

白芍瞬间睡意全无,看来早上没白费工夫鼓捣一个小时的妆呀!

她低头不动声色地捋了下睡乱的头发,露出恰到好处的微笑,颇具风情地慢动作抬起眼皮,就在这时,“叮”的一声,微信跳出一条消息。

江芥:桌上的口水还没擦。

白芍尴尬得差点儿一口气喘不上来,努力保持微笑,再抬起头的时候,江芥已经走了。

她忍!

《树深》的主题曲原本请了白芍和另一位音乐大咖,那位大咖因为生病录不了了,合作方把人换成了江芥。

听到和白芍合作,江芥面上波澜不惊,中午却比平日里多吃了些。

录完歌已经是半夜,江芥问她:“没有话和我说吗?”

白芍一愣:“啊?”

江芥见她的反应,抬脚就走,白芍追出去,不小心碰到了走廊里装修用的架子,架子摇摇晃晃眼见要倒下来,江芥急忙回身拉开她,有惊无险。

由于惯性,她落在了他的怀里。

这个怀抱她很熟悉,熟悉到她一下子就红了眼眶,不想放手。

他却冷淡得要命,等她站稳了便要推开她。

白芍的脸颊微微发烫,她委屈巴巴地道:“我、我的腰扭了,不能让我靠一下吗?”

他知道是假的,内心挣扎,却还是没有再动。

周遭的一切仿佛都静了下来,窗外是黑沉沉的夜色,月亮很小,远方有星星点点的灯火。

江芥看向窗外,她的触碰就像雨点,在他沉静的心上荡开柔软的涟漪。

白芍贪恋他怀中的温热,听着他的心跳,在他怀里缓缓抬起头,说:“谢谢你。”

她是柔软的,软得像水,令他失神。无论他怎么强迫自己忘记,她都能轻易搅动他的心神。

她还是在犹豫,她知道只要她开口,他们就能和好。但是她怕挡了他坦荡的星途。

从公司出来,她没开车,只想吹吹风清醒一下,也没注意自己在往哪边走,走累了,便靠在一家门店前坐下。已经是半夜十二点多了,商铺的灯火熄了大半,只有路灯还亮着,照出她孤单寂寥的影子。

手机响了,她反应了好半天,才慢吞吞地从口袋里掏出手机。

按下接听健,那边的声音格外熟悉且低沉悦耳。

“路边有只小花猫,孤零零的,想问她要不要吃夜宵。”

白芍握着电话,抬起头。

“我只想和小花猫好好在一起,好好做音乐,其他的我都不在乎。不知道小花猫愿不愿意呀?”

他已经从莉莉姐那里知道了实情,既然她犹豫,那这一步,就由他来迈出吧。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爱格故事会

上一篇 : 一键切换心动模式
下一篇 : 摘下一颗小青梅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随机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故事大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