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五年前的自己

分类:故事人生 / 睡前故事

文/廖智

感谢五年前的自己

五年前的你:

当我努力回想五年前的你,好像与现在的我,也没有什么不同。除了你拥有一双苗条、美丽的腿。

你站在舞蹈学校的教室里,阳光洒下,你单腿直立,俯下腰身,脚尖绷得笔直。孩子们的目光集中在你身上,“老师,你的腿好美。”

那是2004年秋天的下午。那时的你,青春年少,有大把的时光可以挥霍。

毕业后,你回到了老家,绵竹市汉旺镇。在2008年之前,这是个景色秀丽的大城镇,距离汶川地震震中直线距离约30公里。

与所有情窦初开的少女一样,你渴望爱情,期待白马王子的出现。2006年冬天,凌晨两点,一个追求你许久的男人,站在楼下等了你几个小时,只为让你吃上一口热气腾腾的包子。你感动得一塌糊涂,连婚礼都没办,就嫁给了人家。

当然,现在管这个男人,我已经叫他前夫哥了。

一年后,你们的小宝宝——虫虫诞生了。

家庭富足,工作稳定。所谓幸福生活,大致如此吧。

灾难突如其来。5月12日的那个下午,剧烈的晃动之后,你和女儿、婆婆抱在一起,落入黑暗中。

婆婆就在身边不远处,“说话,不要睡”,你反复对婆婆说,可是婆婆话越来越少,她还是睡着了……

你探出手,四处都是粗糙和坚硬。突然,你的指尖在身下的空隙里触到一片柔软,那是女儿滚圆的小胳膊。你连忙给她唱儿歌,唱《铃儿响叮当》,一遍又一遍。你使劲摇她,她还不会说话,可她为什么不哭?

你听到爸爸在外面撕心裂肺地呼喊,听见救援队施救的嘈杂声。但一天过去了,你仍然躺在黑暗里。家毁了,女儿没了,你怨恨,赌气,不肯再回答家人的呼喊。

庆幸的是,26个小时后,你被挖了出来,成为整栋楼上唯一的幸存者。

医生说你双腿坏死,只能截肢。你在手术协议书上写下自己的名字:廖智。

没有丝毫犹豫。

“只是一双腿而已。”每逢人问,你总轻描淡写地说。

你为自己的左腿取名叫“大象”,因为截肢后,它的形状很像大象的鼻子。而右腿包扎得鼓鼓的,你就喊它为“粽子”。不论是残缺还是完美,它们总归是自己的。

截肢住院期间,一个志愿者组织听说你是舞蹈老师,专门为你编排了一支振奋人心的舞蹈——《鼓舞》。你用膝盖跪在床上,用力练习舞蹈动作。医生担心不利于伤口愈合,怕你疼。可你说:“腿没有了,痛一下不好吗?”

只有在夜深人静时,柔弱才会爬上眼眶。又痛又累,真想坐在轮椅上度过余生,永远不站起来。可是一想起辛劳的父母,拳头就攥了起来,“不能再拖累爸妈。”

你的《鼓舞》一舞成名,媒体纷纷采访。你又装上假肢,像一名初学的舞者,踉踉跄跄地从医院里走出来。你用假肢先学会了舞蹈,然后才是走路。

2009年除夕当天,一纸离婚协议书摆在你面前,你又签下自己的名字,并不比签手术协议书轻松。当年的白马王子,终于选择了离开。

双腿截肢,女儿没了,爱人也走了,怨恨吗?有朋友这样问。这大概是上帝的安排。你说。你的平静令朋友震惊,但我知道你的心思,怨恨只会让生活更黯淡。

2009年初,你从北京乘飞机回重庆。在候机厅,一位外国老人把脸藏在报纸里偷瞟你,似乎对你的腿很好奇。你一屁股坐在人家旁边,撸起裤管取下假肢,大大咧咧地说:来,看看我的腿。然后,两个陌生人都大笑起来。

为了能养活自己,从2009年开始,你找了十几个残疾人,组建了残疾人艺术团,四处演出。虽然时常入不敷出,但你总是说,前途光明。

五年了,原本单纯的你,何时变成了成熟的我?

我找不到那个时间节点,但我看得到,一路走来,你从夜夜落泪,到抿紧嘴角,从黯然神伤,到坦然微笑。你悄然走远,换作我站在人生舞台之上。

过去的几年里,我对公益事业逐渐产生兴趣,一直想组建一个志愿者交流平台。

4·20雅安地震,我第一时间奔赴芦山。五年前,我是一名地震灾区的受助者,五年后,我希望能够用自己的绵薄之力,为灾区做点事情——既是感恩,也是成长。

尽管我没有了双腿,用假肢走路比普通志愿者要累一点,我的双腿在整个救援过程中并没有成为同行队员顾虑和关注的地方,因为平常我的运动量就超过一般人,所以从未认为自己的行为会弱于别人。

一名大学生志愿者临时加入我们的团队负责发放食物。我叮嘱他:“在发放食物之前,要先问灾民一句,需要水吗?”给灾民他们真正需要的东西,志愿者不应只拥有爱心,还要专业。

从自身经历,我知道,哪怕一句话不说,只要帮灾区的人做事,他们就能够感受到身边有依靠。

今年年初,一家公司邀我去做演讲,我演讲的主题是“活着就要感谢”,感谢所有陪伴在我们身边的人,同时也感谢从前那个你。

感谢五年前的你,虽然受了很多伤痛,流了很多眼泪,但是一切的苦难,你承受了,并且承受住了。感谢你。

是那时的你,成就了现在的我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