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吃一枚小月亮

分类:耽美甜文 / 睡前故事

偷吃一枚小月亮

文/将优

茕茕,我看世间万物都有你的影子。

第一章

普外科的女医生路茕茕出名了。

医院里头但凡八卦一点儿的人都在传——路茕茕在洗牙的时候咬了林徐行一口。

其实这件事本来很简单。路茕茕去洗牙,结果没有想到碰见了出国深造回来的林徐行。她躺在洗牙台上的时候习惯性地闭着眼睛,直到对方把内窥镜伸进她的嘴里的时候,突然喊了她的名字。

被那熟悉的声音刺激得一抖,她下意识地咬紧了牙关。于是,隔着橡胶手套,她咬住了林徐行伸进她嘴里的手指。

场面之尴尬,令人头皮发麻。路茕茕甚至觉得自己可以去某乎回答问题——和暗恋对象相遇,最丢人的情形不是没有洗头,而是你躺在洗牙床上,张大嘴巴流着哈喇子,还咬住了他的手指。

太傻了。

八卦传着传着难免变了味,等路茕茕本人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已经变成了——路医生求爱不成,怒急咬伤了林徐行的手。

林医生的手和他的人一样漂亮。汉白玉一般白皙的肤色,指节分明,再配上修剪精细、圆润的指甲。医院里不少小姑娘暗恋他。

自觉丢尽了脸的路茕茕听到这个虚假消息的时候,抱着饭碗在医院食堂里终于爆发了。她发出气吞山河的辩驳:“我喜欢林徐行?你少在这儿放……”

粗鄙之语刚吐一半,身后是路茕茕熟悉的笑声:“路医生,你喜欢我?”

路茕茕一僵,瞬间就哑了喉咙,乖巧得不得了:“没,没有,林医生您听错了。”

林徐行似笑非笑地听着她果断的否认,弯腰凑近了一些,深邃的眼睛里映出路茕茕的影子:“为什么结巴了?是心虚吗?”

路茕茕:“……”这家伙出国学习的这一年,别的没有学会,自信心倒是日益膨胀。

看出了对方眼神里吐槽的意味,林徐行摸了摸鼻尖,主动岔开了话题:“好久没吃火锅了,不打算给我接风洗尘?”

路茕茕熟练开怼:“林徐行,刚刚洗完牙的时候你不是还告诉我最近要少吃辛辣,防止牙龈出血吗?”

“是啊。”林徐行眨眨眼,“所以我们点鸳鸯锅。”

第二章

路茕茕最后还是选择了妥协。林徐行这家伙很吃得准她,从小到大都是如此。

火锅冒着氤氲的热气,一边是白色的高汤翻滚,一边是红油辣椒噗噗冒泡。林徐行整个人像是一只放松下来的大猫,眯着眼睛看向对面的路茕茕:“茕茕啊,你都不知道我在国外学习的这一年有多想你。”

路茕茕拿筷子的手一抖,很快又恢复了镇定:“是想火锅,螺蛳粉,炭烤猪蹄这些东西了吧?”

想个鬼,这家伙就会说这些暧昧的话。这些年撩得她心里小鹿乱撞,结果这浑蛋因为向别人表白被拒绝了,扭头就出国学习去了。

一年过去了,鬼知道他在国外有没有交过女朋友。想到这儿,路茕茕的心莫名有些发堵。

觉察出了对方的情绪突然低落,林徐行不由得皱了皱眉,显得有些不知所措:“是真的……”

路茕茕避开了对方亮亮的眼睛,慌忙举杯,含糊了一句:“喝。”

看上去洒脱,其实眼底的逃避已经昭然若揭了,就像是把头埋在沙子里的鸵鸟一般。

林徐行看着对方用着这种并不高明的躲闪手段,心里叹了一口气。这些年就是因为茕茕总是避而不谈这个话题,他才始终不敢捅破那层窗户纸,安安静静地待在朋友的位置上不敢挪窝。

以后不会了。他要徐徐图之,也要步步紧逼。

心中打定了主意,林徐行笑意更深,应和着举起酒杯,声音低沉:“敬我的好邻居一杯。”

灯火昏黄,路茕茕喝眯了眼睛,笑容有点儿傻气,似乎已经听不清周围的声音。

林徐行伸手扶住了她往下栽的脑袋,笑容里是无奈与包容。

路茕茕觉得,今晚的火锅吃得不仅醉人,而且还带有令人幻听的效果。她脑子有些蒙,这是醉了的症状,但偏偏,林徐行的那句话,她又听得无比清晰。

他的眼眸深深,望向她的时候像是蓄着星河:“我很想你。”

脑子昏昏沉沉地晕过去的前一刻,路茕茕只想骂一句“火锅上头”。

路茕茕醒来的时候,觉得自己昨天晚上可能是被人猛捶了后脑勺,不然怎么会疼成这个样子?她摸着剧痛的脑袋,坐在床上开始思考人生——昨晚晚上林徐行说想她。究竟是她幻听,还是她做梦的情景?

还没有等她想明白,厨房里突然传来一声动静,像是有谁把碗给打碎了。

早晨的阳光照得这间小小的厨房亮堂堂的,然而,比这厨房更耀眼的,是围着格子围裙,蹲在地上收拾陶瓷碎片的林徐行。

路茕茕走去厨房,看见的就是这么一幕。林徐行仰着头看向她,四目相对之时露出了一个熟悉的笑容:“茕茕,你醒了?”

路茕茕第一反应是摸了摸自己睡得乱七八糟的头发,试图让“鸡窝”显出几分柔顺,然后才找到重点:“林徐行,你怎么在我家?”

“这话说得就见外了。你家不就是我家吗?”林徐行耸了耸肩,笑得暧昧。

路茕茕一哽。别说,还真是。作为优秀的“邻居家的孩子”,林徐行很小的时候就喜欢来她家串门,偶尔指点一下她的功课,更多的是搜罗一堆原本属于她的零食走。

想想就来气。

站起身子,林徐行将那些碎瓷片仔细包好,才丢进了塑料袋里,言辞暧昧:“茕茕,昨晚的事,你都忘了吗?”

路茕茕瞪圆了眼睛。惨了,她不会是借着醉意对林徐行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吧?

见对方脸色瞬间铁青,眼神惊疑不定,林徐行绷了一会,到底是没有撑住,笑到破音:“哈哈哈,茕茕,你不会真的想对我做什么吧?算了,来吧,我都承受得住!”

回应他的是猛敲在他头上的一个栗暴,路茕茕十分不留情:“再胡说八道,给你腿打断。”

林徐行抱着脑袋委委屈屈:“好嘛,先喝粥行吧。”

自从路茕茕去医院工作之后,父母就回了乡下老家过二人世界去了,所以,这间房其实是路茕茕一个人住。当然,在林徐行没有去国外深造的时候,他也是个常客。

按着常理来讲,青梅竹马本是佳话。只是,林徐行从小就聪明,长得又过分好看,身边也不乏比她优秀的姑娘。

所以她每每动心,又会自顾自地掐灭。

林徐行看着路茕茕喝完了一碗粥,眼神是显而易见的温柔:“茕茕,你看看我这手艺,能不能在你这儿应聘当一个保姆?不贵,包饭就行。”

心跳如擂鼓,路茕茕强作镇定:“怎么,医院工资不够?你还要来赚外快。”

撇了撇嘴,林徐行一脸的委屈:“考虑一下嘛,我很便宜的。而且,天气越来越冷了,我还能发挥电热毯的作用。”

林·三句不瞎扯就会死·徐行。

路茕茕翻了个白眼,十分无情:“我不缺那点儿电费,谢谢。”

第三章

路茕茕没有想到,她和林徐行一起上班,居然会被撞见,而且是昨天传那条绯闻最凶的刘医生。看着对方几乎可以塞进一个灯泡的嘴,路茕茕只觉得——麻烦了。

林徐行在医院有多受欢迎,她是知道的。在学校里头她就没少转交过其他女生给林徐行的信。所以,她和林徐行是青梅竹马的这件事情并没有告诉医院的任何人。

林徐行对此表示过不满,不过被她“武力镇压”了。

此刻,刘医生用一种见了鬼的眼神看了看她,又看了看站在她身边的林徐行,眼神瞬间变得微妙。

“不是……”路茕茕刚想解释这是巧合,结果林徐行突然将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十分关心的语气:“对了,你还疼吗?”

刘医生抱拳拱手:“打扰了。”

然后他溜得比谁都快。从他快得几乎变成一道虚影的奔跑速度可以看出,她和林徐行的八卦恐怕不超过十五分钟就会传遍医院的所有科室。

路茕茕气得想揍人:“林徐行,你是故意的?”

“没有啊。”林徐行的神情十分无辜,“我就是想起来昨天抱你回去的时候,你好像磕到了门框,所以想问问你疼不疼。”

“林徐行,你是不是有病?”路茕茕气得跳脚。她都已经能想象到之后医院里胡传什么八卦了。林徐行多的是爱慕者,倒是不用担心,可是她四天前还在被母亲催着要带男朋友回家过年呢!

想到当时母亲在电话里语重心长地劝她好好谈一段恋爱的那段话,路茕茕再看看眼前笑眯眯的林徐行,心里几乎是按捺不住地涌起了委屈。

这家伙凭什么说走就走,说回来就回来?

她眼眶红得厉害,吸了吸鼻子,硬撑着没有掉下眼泪。

林徐行鲜少看见路茕茕的眼泪,这么多年他们打打闹闹的,这小姑娘自从成年之后几乎就不哭了。只有一年前他去国外深造的时候,她在机场里掉过一次眼泪。

没有想到回来之后,第一个惹哭她的还是自己。

他瞬间变得手足无措,连递纸巾的动作都显得十分笨拙:“欸,你,你哭什么啊?”

路茕茕吸吸鼻子,根本止不住眼泪。其实这确实算不上什么大事。林徐行这家伙口无遮拦又喜欢逗她,她早就习惯了。

她介意的哪里是林徐行逗她,分明是被戳中了心思恼羞成怒,可又不敢说出口的无奈。

见对方还在揉眼睛,林徐行声音放得更软:“你别哭了。我不是故意的。”

其实不是,他的确是故意的。他在国外花了一个月的时间反思自己的感情,得出结论了之后,剩下的时间都在谋划。原本回来的时间还会更晚一点儿,但是四天前听自家母亲说,路母已经开始在催路茕茕交男朋友了。他慌得险些摔坏了手机,加班加点地完成了课程总结,打包行李火速回了国。

路茕茕接过了他的纸巾:“下次不许这样!”

带着鼻音的声音不仅不凶,还带着一点儿软萌。

林徐行明知故问:“不许哪样?”

“不许给我送饭,不许和我一起上班,不许瞎讲话!”路茕茕说到最后一条的时候,感觉委屈的眼泪又有点儿忍不住了。明明有喜欢的人,却还是这样口无遮拦,惹人误会。

“可是我想给你送饭,也想和你一起上班。”林徐行的声音又轻又软,像是在哄一个不肯睡觉的小孩儿,他俯下身子,平视着路茕茕,“而且,那些话,都是我的,心里话。”

后面三个字甜腻腻的,像是带着绵绵柳絮的春风吹过心头,暖洋洋的,还带着酥麻的痒。

路茕茕呆愣在原地,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好一会儿才找回理智:“这种话你当时和沈怡说了不少吧!”

路茕茕想起当年沈怡找到她时,一脸无奈又骄傲的模样,只觉得牙酸得厉害。

看得出她说完就想跑,林徐行及时地扣住了她的手腕,有些无奈地看着她还是红通通的眼眶,举起另一只手做投降状:“好端端的,关那个谁什么事?”

怎么又扯到一个他压根记不清是谁的人名了?

林徐行这副迷茫的神情,落在路茕茕眼里,那就是故作淡定。她憋了半天,想证明自己其实一点儿都不在意这件事情:“咱们都到年纪了,不谈恋爱也该相亲了。你要是和我扯上关系,还挺败我桃花运的。”

毕竟很多人光是看见林徐行的颜值,就不战而退了。

不知道这句话哪里惹到了他,路茕茕眼看着林徐行脸色铁青,似乎是在极力克制着某种情绪,好一会儿才轻笑一声:“咱俩什么关系?”

“最好的朋友啊。”路茕茕拿当年林徐行告诉她的那句话来回答。说实话,路茕茕很不喜欢这样——太口是心非了。

但是,“朋友”的关系比“恋人”更稳固一些。林徐行是发光的少年,她不敢将爱意宣之于口,唯恐连朋友都做不成。更何况,对方有喜欢的人了。不管现在还喜不喜欢,他都不会看上她这种类型的。

路茕茕想起沈怡那身白净的长裙和乖巧的两个马尾辫,不由得伸手扯了扯自己已经打结的发尾……咝,有点儿疼。

林徐行的脸色更加难看了,过了很久,才扯扯嘴角:“好,不公开咱俩的友情关系。”

他特意重读了“不”和“友情”,这句话听起来又冷又凶。明明是弯起的嘴角,但是路茕茕却敏感地觉察到了他的情绪。

他在生气,很生气的那一种。不仅如此,还有深深的懊恼。

大概是因为林徐行背地里澄清了,所以这几天八卦都没有问到路茕茕的头上。只是,不少未婚女医生都捂着嘴私语两句,老是有人看她一眼又摇摇头,举止之间,似乎是对她很失望。

路茕茕没有多余的心思关心这些,让她头疼的是,林徐行这家伙似乎有些清闲得过分了,动不动就来她科室门口晃悠,下了班就堵在她家门口,偏偏两家是邻居,她被“守株待兔”了好几回。林徐行对她的喜好了如指掌。路茕茕被他伺候得饭来张口,连带着把她妈妈最近的催婚都抛到了一边。

第四章

很快,路茕茕就知道林徐行这个浑蛋到底是“澄清”了些什么东西。

在两天后的科室联谊会上,路茕茕皱着眉看着那个给她传八卦的女医生:“你再说一遍。”

女医生有点儿怂:“你、你难道不知道林医生已经在医院放下话,说他在追你?”

天地良心,她是真的不知道,不然早就揍人了。

路茕茕哪儿还顾得上什么联谊,径直冲回了家,准备和林徐行这个浑蛋“决一死战”。

不知道为什么,越到家门口,路茕茕心里越没了底气。那份“怂”在看见了自己家门口蹲着的那个身影的时候,达到了最高峰。她生生止住步伐,甚至想要转身逃跑。

对方已经站起身来了:“茕茕,你去哪儿了?”

林徐行的声音有些疲惫。今天周五下班,他特地买好了菜,守在她家门口。结果等到太阳下山,小区里其他住户家里都亮起了灯光,他等得手脚冰凉,也没有等到人。

路茕茕本来想说“关你什么事”,但话到嘴边还是心软了,撇撇嘴,试图绕开林徐行进屋去:“我跟着他们联谊去了。”

推门进屋的动作被拦住了,路茕茕被迫回过身去,对上的却是一张隐忍的脸,林徐行羽睫颤动得厉害,紧抿着嘴唇……

看上去,就像是要哭了一样。

路茕茕被自己的这个想法惊了一下,声音都不自觉地放柔了许多:“干什么?”

林徐行委屈巴巴:“我肚子好饿。”

……

最终,路茕茕还是让林徐行进了家门。没有办法,他耷拉下眉眼这么可怜地一撒娇,她就会忍不住妥协。这大概就是“美色误人”吧。路茕茕愤愤地握了握拳,给林徐行下了一碗清水面。

她对自己的厨艺有认知,撑死了也就是个“不难吃”的水平。所以,林徐行吱溜吱溜的吸面声让她一时之间有些怀疑——这家伙不会真的是饿惨了吧?他看着看着,突然也有点儿饿了。

偏偏她无意识吞口水的那一声正好在林徐行吸完最后一口面,于是,那“咕咚”一声,很是清晰。

清晰到,林徐行听得清清楚楚,放下了碗筷,冲她意味深长地笑了笑:“怎么,饿了?”

她脸有些发烫,刚想点头,对方又补了一句,语气十分笃定:“是我太秀色可餐了。”

被他这么一打岔,路茕茕瞬间想起了自己中途回来的原因:“林徐行,我都跟你讲了不要败坏我的名声,结果你……”

路茕茕没好意思把话说完。

林徐行眼里满是戏谑:“我说的是真话啊,而且也按照你的要求,没有提咱们俩的友情关系。”

居然被他钻了这个空子!路茕茕脸颊有些发烫,强行镇定下来,瞪圆了眼睛,她装作一副很凶的样子:“你找打?”

林徐行看向她的眼神里盛满了认真:“我在追你。别装傻啊,茕茕,你难道感觉不到吗?”

她不知道是因为那句“我在追你”,还是因为林徐行骤然贴近的距离,四下寂静,除了林徐行浅浅的呼吸声,就是自己心脏跳动的声音。

怦怦怦,剧烈跳动,没完没了。

她翕动着嘴唇,一时找不到言语。记忆里的那一幕却又突兀地冒出来。依旧是他那张熟悉的脸,说出的话却像是寒冬的大雪,轻飘飘的一句就冰封住了她活泛的心思。

一年前,林徐行离开的时候,她去机场送行,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忍住眼泪。本以为对方会结巴着安慰自己,结果对方却是无比正式地说了一句:“路茕茕,我们是最好的朋友。”

现在,记忆里的“朋友”这两个字打在路茕茕的心上,她找回理智,伸手将桌上的碗筷收拾好,喃喃道:“沈怡呢?”

她的声音太小,林徐行压根没有听清,挑了挑眉:“嗯?”

路茕茕记得,大学毕业那天,她准备好了一封情书,粉红色的信封,虽然样子很土,但是很好看,想要交给林徐行。

但是还没有来得及,班长沈怡突然红着脸来找到了她,开口第一句就打碎了她酝酿了许久的话:“茕茕,林徐行和我表白了。”

她手下一用力,几乎要将那封情书捏烂。

“只可惜我不喜欢他那种类型的,所以拒绝了。”沈怡的声音听起来像是一只花蝴蝶,轻轻巧巧的,“他大概挺没面子的。这个就算是咱俩的秘密吧。其实我也不是不喜欢他,只不过他有点儿太痞了。”

“没有。”路茕茕明明苍白了一张脸,还是一本正经地反驳了沈怡的那句话,“他没有很痞,其实他对人很真诚,也很热心。”

之后沈怡究竟是什么反应,其实路茕茕已经忘了。唯一记得的是,她伸手把那封情书扔进了垃圾桶,然后重新给林徐行写了一封。

很短,只有一句话——我们永远是最好的朋友。

可现在,是什么意思?路茕茕只觉得有点儿乱,沈怡当时的话,还有一年前林徐行离开时说的那句话一直在脑海里回荡,缠得她根本分不出心去想别的。匆忙赶客:“你,你吃完了就走吧!”

林徐行看出了她逃避的意思,很自然地站起身将碗筷拿去厨房洗,然后礼貌地告辞。

对她,林徐行有足够的耐心。

第五章

从那晚之后,路茕茕觉得他对自己展开的“追求攻势”越来越猛烈了。

要换作是别人,或许路茕茕还能拒绝。但偏偏这个人是最懂她的林徐行。送的糕点是她最喜欢吃的,泡的热牛奶是她喜欢的牌子的,中午的便当也是她爱吃的菜……她一开始还有点儿局促,后面被林徐行这么惯着,很快就习惯了。

毕竟,成年人是不会和美食过不去的!路茕茕在心里这么安慰自己。

大概是因为最近的日子过得太舒服了,以至于路茕茕答应她妈妈的邀请,下午六点在金玉酒店吃饭。妈妈还特意嘱咐了一句——穿好看点,别让我一个老人家来笑话你穿得土。

就为了这一句,路茕茕确实是费了些心思打扮了一下。只不过,等她到了地方的时候才发现——这是一场相亲局。

她本来想直接拎包走人,但无奈对方是个好性子,她实在是做不出这么甩脸子的事情。于是,她耐着性子坐了下来,试图和对方长话短说:“我最近都没有谈恋爱的打算,所以你可以……”

“路茕茕,我是张泽恩。”对方推了推眼镜,神情里满是喜悦,“你不认得我了?”

她大学时候的后桌?路茕茕瞪圆了眼睛:“天哪,你变化好大啊。”

张泽恩低头笑了笑,摸摸鼻子:“你倒是没怎么变。我一开始听说这个名字,还以为是同名同姓的。你和林徐行不是……”

他突兀地收了声音,表情很是忐忑:“对不起,你是和他分手了吧。”

路茕茕觉得自己可能是幻听了:“你说我和林徐行?我们压根也没有在一起过啊。”这家伙挑明了说要追她,也不过是这段时间的事。除此之外,这些年她们之间的相处那真的是比兄弟之间更随意。更何况,不是还有一个沈怡吗?

张泽恩皱了皱眉:“大一的时候,我本来想和你表白的。结果林徐行那家伙跟我说,你们俩已经在秘密恋爱了,就等着毕业结婚。”

……原来林徐行这个浑蛋早就抹黑过她的名声。

路茕茕眉头皱得比张泽恩还要紧:“他当时喜欢的不是沈怡吗?”

“沈怡?”张泽恩脸色有些古怪,“不可能啊,当时沈怡跟他表白,他拒绝了啊。”

路茕茕瞪圆了眼睛。

“当时毕业典礼上,我正好和林徐行一起整理道具。然后沈怡过来告白了。我记得很清楚啊。”张泽恩挠了挠头,“当时沈怡还哭了呢。”

路茕茕回忆了一下,当时沈怡的眼睛确实有些红,只不过她没有在意。

噌的一声站了起来,路茕茕几乎有些慌乱:“谢谢你啊,我先走了!”她此刻很想见到林徐行。

不承想,张泽恩比她的速度更快:“不如我们俩试一试?”

哈?路茕茕有点儿傻眼了。

“或者,给我一个追求你的机会。”

“不好意思,我不喜欢被我不喜欢的人追。”这句话跟绕口令似的,脱口而出时,路茕茕突然福至心灵——不管她怎么逃避,林徐行在她的心里,果然是不同的。

否则,她这么讨厌麻烦的人,不会默默接受林徐行的“追求”。

“我就知道。”明明是被拒绝,张泽恩却笑得释然,“其实你和林徐行这一对,让当时班上的人都很羡慕……”

“路茕茕。”

她突然听见一道熟悉的声音。对方显然是跑过来的,气都没有喘匀。

嗯,有点儿可爱。

林徐行脸色很臭,看向路茕茕的眼神里满是委屈:“今天本来准备给你煲莲藕排骨汤,结果你出来见患者也不和我说一声。”

患者?路茕茕失笑:“这是咱们老同学,张泽恩。”

估摸着是“咱们”这两个字哄住了林徐行,对方脸色倒是没有那么臭了,只拉着她,一本正经地胡说:“家里还煲着汤,快回家吧。”

赶在林徐行说出更多“醋言醋语”丢人现眼之前,路茕茕果断告辞:“我们先走了。”

第六章

直到出了酒店,路茕茕才停下脚步:“我妈骗我来的,我不知道这是一场相亲。”

没有想到会是这么一句,林徐行眼睛亮亮的,低头看向路茕茕,下一秒就听见她冷淡的声音:“不过,你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

“我妈给我打了电话。她和路阿姨在外头逛街的时候,听说了你要相亲,喊我赶紧把握机会。茕茕,我妈可是一直把你当准儿媳妇的。”

“那你呢?”

“一开始是兄弟。”林徐行笑得有点儿傻,脸越凑越近,滚烫的呼吸几乎都要打在路茕茕的脸颊上,“后来觉得,必须要和你建立更深的关系,才能保证一辈子都不会和你分开。

“我都不敢想,如果以后我们真的分开了会怎么样。”林徐行羽睫扇动,“你以后要是没了我,肯定就吃不到这么好的饭菜了,也没有人给你记生理期了……更重要的是,没有你的日子,无聊到一眼就能看到尽头。”

低头看了看路茕茕,林徐行的语气有些委屈:“我本来想毕业那天和你告白的。结果你这个不开窍的家伙,给我一封信,上头说要和我一直做朋友。”

当时她是真的以为林徐行喜欢沈怡,所以怀了自私的心思,想着做朋友是最安全的方法。

报复性地捏了捏路茕茕的手,林徐行哼哼唧唧地撒娇:“当时我真是又气又难过。你说说,我智商高、长得帅,你怎么能只满足于和我做朋友呢!”

兄弟,你还挺自信!

“那个,林徐行,你听我说。”路茕茕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心把当年的事情讲出口。她不知道沈怡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是,这些年林徐行对她的心思,在张泽恩的帮助下,愈见明朗。

仔细想想,一起读书的时候,问她题目的基本是女生,偶尔有男生,过两天就会转头去问林徐行。以前她还以为是自己讲得不好,现在看来,很早之前,这家伙就已经给她盖了戳。

听着路茕茕讲,林徐行的眉头皱得几乎可以夹死苍蝇,骂人的话就在嘴边,看在她的面子上才咽回去,气得像是一只哈气奓毛的大猫:“你居然会信她的鬼话?”

“你那个时候又没告白。”

“是谁进学校的时候就说要好好学习,绝不谈恋爱的?”提到这个,林徐行几乎气得要捧胸口,“结果我好不容易熬到毕业想告白,你非说要做朋友!我当时心就凉透了,以为你对我压根没有那个意思,哪里还敢告白!”

“那你现在怎么敢了?”路茕茕被扣在他的怀里,说话的声音都有些瓮声瓮气的。

林徐行的声音有点儿不好意思,但更多的是得意:“因为我找到了你的微博小号。我发现,你和我想你一样,在想着我。”

想想自己微博里头每天固定的一句抱怨,类似于——“今天的晚霞怎么这么像某人的粉色衬衫?丑!”“今天的排骨好吃,哼,某人吃不到真是可惜。”

这样的幼稚言论,林徐行是怎么看出来自己想他的?

林徐行显然是猜到了此刻路茕茕的心思,笑声透过林徐行坚硬的胸腔,震得怀里的路茕茕耳朵和脸颊都烫得厉害。他绷不住笑意,声音清亮:“因为,我去国外的每一天,都很想你。

“外国的月亮像是你带我去吃的酥油饼;路边落叶的颜色像是我给你买的那件毛茸茸的卫衣;住宿的公寓外头也有栏杆,我总是想起那个时候偷偷给你带夜宵,隔着栏杆往里塞的傻样子……茕茕,我看世间万物都有你的影子。我真的特别特别喜欢你。”

明明周围是寒风凛冽,偏偏凉意都融化在他的眉间,只剩下温柔缱绻。他眼里有热切的光,笑意胜过暖阳高照:“茕茕,只要你喜欢我,一切就不算晚。”

“喀喀。”林徐行低头,温柔的眉眼正对上她的视线,耳朵尖尖都红透了,“路茕茕,我现在正式向你发出邀请,结束掉我们名不副实的友情关系,我想和你以更亲密的身份走下去。好还是不好?只许回答一个字。”

“好。”

灯火璀璨的街头,此时在川流的人海间相拥的他们,那是比秀丽山川、清澈流水还要动人的景致。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