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有超能力,可爱值加一

分类:耽美甜文 / 睡前故事

她有超能力,可爱值加一

文/檐萧

古装扮相的他青衫落拓,肩上扛着长剑,眉眼间侠气天成,冲着镜头不羁地笑,好像一下子,她的江湖里,就剩下他一人。

A

“大大,最新的比赛都过去两天了,你怎么还不更新?!”

“日常打卡,话说大大要偷懒到什么时候,为什么还不发糖?”

慕轻轻登录B站时,收到了数百条私信,不是表白的,就是求更新的。她把做好的新视频上传后,挑了几条私信回复,再回神时,她上传的新视频已经被一片弹幕承包了。

“啊啊啊!全程不自觉傻笑,太甜了!”

“服就一个字,膜拜大大这脑洞和观察力!”

“看吴昼的小眼神,无形中发糖最为致命。”

慕轻轻跟着弹幕又刷了一遍烂熟于心的视频,全程狂笑不已。

前段时间,好友六六给慕轻轻推荐了一档比赛的节目,说她男神表现超棒。慕轻轻原本只想用视频打发一下时间,却没料到她会被一个高颜值的学霸圈粉。后来慕轻轻又发现,那个学霸在节目中和他的新搭档表现默契,互怼也很有趣,有种莫名的CP感。

于是,她抱着自娱自乐的心态,把两人在节目中的互动细节放大,再剪辑成视频,发布到了网上,没想到会吸引那么多人陆续入坑,跟她一起扛起CP大旗。

虽说追星有风险,动情需谨慎,但自从粉上学霸CP后,她整日都元气满满的,刷题速度都精进不少。

隔日一早,慕轻轻哼着应援歌看着书,后桌的六六忽然扯了扯她衣袖,举着手机磨牙凿齿地说:“轻轻,你看这些CP粉,非要把我家吴昼和晏溪凑成一对,太讨厌了。”

吴昼,就是慕轻轻粉上的高颜值学霸,也是六六的男神,而晏溪是他后来的搭档。

慕轻轻眯着眼瞧了一眼,确认过画面,是她昨天亲自剪辑并上传的新视频。

不得不说,吴昼最近出尽了风头,可自从和晏溪成为搭档后,他的粉丝就分为了两大阵营。

一种是像六六这样的,对他冠以“我家吴昼”的称呼,并对在他身边出现的一切异性抱有成见。还有一种就是像慕轻轻这样的CP粉,喜欢看他和晏溪互怼、互动,并猜想,他们私下里是情侣,或者早晚会发展成情侣关系,所以,看到他们两人同框就心满意足,少女心泛滥。

而且,慕轻轻还是CP粉的主力军,她能凭借清奇的脑洞和强大的剪辑能力,把两人在比赛中看似毫无关联的细枝末节拼凑到一起,组成有爱的证据,就是俗称的——发糖。

如果在座的诸位知道慕轻轻的二次元身份,恐怕,她是活不过今晚的。眼下,她就被六六点名批评,她心虚地转移话题:“听说吴昼上学期又考了第一?”

六六仰起头,十分自豪:“当然,不愧是我男神,颜好腿长,成绩还这么棒!”

慕轻轻诚恳地提议:“那你是不是要努力追赶,才好接近他?”

六六深思熟虑后,用力地拍了下桌面:“你不说,我都忘了。这周六,吴昼参演的历史情景剧会在博物馆首播,据说他本人也去,我们也要赶早过去!”

她话音刚落下,上课铃就响了,慕轻轻来不及反驳什么,她就敲定了行程。慕轻轻欲哭无泪,她不过就是奉承过吴昼两句,就被六六当成了同盟,是不是有点草率?

B

周六中午,慕轻轻和六六赶到博物馆的时候,被门前拥挤的人潮吓到了,她愣了两秒才意识到,吴昼的人气早已今非昔比。

两人排长队进博物馆,又排队去播放厅,其间,慕轻轻回了一条消息,再抬头时,屏幕上刚好是吴昼出场。古装扮相的他青衫落拓,肩上扛着长剑,眉眼间的侠气天成,冲着镜头露出一个不羁的笑容,一举一动都好看到过分。

慕轻轻凝视着屏幕,好像一下子,喧嚣都退去,在她的江湖里,就剩下他们两个人。

情景剧的最后,晏溪出现了短短几秒,这是慕轻轻第一次觉得晏溪的出现有些不合时宜。

之后,屏幕陷入了短暂的黑暗,几秒后再亮起时,身着常服的吴昼出现了,他表演了一段如行云流水的武术作为彩蛋。出于惯性,慕轻轻从他宽松的黑裤白T恤里都咂摸出一股侠气的味道。

散场后,六六捧着酥化的少女心,非要排队二刷,慕轻轻看着身后的长队,决定一边逛博物馆,一边等她。

她从青铜馆一路逛到了玉器馆,而后在一个放着一块玉玦的玻璃橱窗前停下了脚步。她依稀记得,这块玉的名叫寻龙玦,吴昼曾和它合过影。在那张照片里,他只露出了半张脸,斜睨着镜头,比了一个V字,笑得还有些傻气。

鬼使神差,慕轻轻按照记忆中的角度自拍了几张,正当她低头对比自己和吴昼的照片时,忽然听到身后有人问:“在学我?需要帮忙吗?”

怎么形容那一刻呢?

慕轻轻觉得无论什么词都不能够形容。

慕轻轻秒速回头,猝不及防地撞进了吴昼带笑的眼睛。

她难以置信地看着他,眨了眨眼,忘了要如何应对。在慕轻轻的设想里,她搜过他那么多素材,剪过他那么多视频,就算他站到她面前,她也应该表现出一副宠辱不惊的模样。但实际上并不是这样的,她不仅没表现出宠辱不惊,甚至还傻了很久,这让后来的她再想起时,多多少少有些沮丧。

几秒后,吴昼对正愣怔着的慕轻轻比了一个嘘的手势,笑了笑便转身离开了。

她的目光下意识地随着他的身影转动着,看他走到了一个放着一支玉簪的玻璃橱窗前,和灯光下戴着渔夫帽的晏溪会合后,再一起从众人的眼皮子底下溜走了。

鬼鬼祟祟的背影里,让人不论怎么看,都觉得有掩藏不住的得意。

那一秒,慕轻轻心中闪过两个念头:第一个是,他本人比镜头下好看得多;第二个则是,他和晏溪的关系似乎真的很好。

她在玉器馆逗留了很久,出去之前,又回到了放着玉玦的玻璃橱窗前,站了一会儿,而后出门去等六六。

这段经历,慕轻轻没有跟六六说过,也没有发到网上。她想,倘若有天她要坦白,可能也是以“说出来你们可能都不信”这样的话来作为开场,毕竟,她和吴昼在同一所学校,却一次都没遇到过他,没想到第一次遇见,会是那样玄幻的开场。

后来,历史情景剧在网络上播放,慕轻轻二刷后,一度想剪个虐心的剧情,她下意识觉得,像吴昼那样洒脱的侠客形象,不应该被儿女情长牵绊。可后来她剪着剪着,还是不忍心,就改成了一个模棱两可的结局。

在虚拟的情景里,她都没舍得让他难过。

视频发布后,慕轻轻觉得局势有些不妙啊,她对吴昼的抵抗力,似乎有渐弱的趋势。

C

周一下午,慕轻轻正犯困,衣袖忽然被人从身后扯了下。

六六眼冒金光,问:“下课有空吗?”

她皱眉看她:“什么事?需要我望风?”

六六丢给她一个“懂我”的眼神,贼兮兮地说:“我听说,这两天我家吴昼在舞蹈室排练,放学后我们一起去围观吧。”

慕轻轻单手撑着头,忽然问她:“周围应该布满了情敌,你打算怎么办?”

六六脸皱成包子,慎重地思考了一会儿,说:“我没想那么多,就是想见见他。”

慕轻轻居然会对她说的这句话产生了共鸣,可现实不是二次元,没人能看得到她大脑中闪过的弹幕。

下课铃一响,早有准备的六六拽住她就往排练室跑去。

走廊的玻璃窗上映着两人奔跑的身影,风向她们的身后掠去,嘈杂远去,她心中有种难言的欢畅,仿佛很早前,她就想这么做。

可即便她们是以这样的速度奔跑,等到排练室时,窗边也早已趴了一溜的小脑袋了。

慕轻轻弯着腰,大口大口地喘气,她站的这个位置,视线不怎么好,只隐约能看到吴昼的背影,再回头时,六六早已混入人群,不知方位。

排练中途休息时,吴昼坐在地板上休息,抬着眼皮儿懒洋洋地往窗边瞄,意外看到某个眼熟的人头后,他刚想抬手打个招呼,窗外的人却仿佛受到惊吓,和他对视一眼后,忽地不见了踪影。

他“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之后那个角落始终没有再出现新的风景。

不过短短几分钟的时间,慕轻轻几乎是小跑着回了宿舍,她没办法解释自己那一秒的行为,就是下意识地想躲起来,在她都不确定他是否认出她的时候。

慕轻轻想,自己可能是怕自己的行为让他以为她和那些女孩子一样,都再平常不过吧。

她的心中升起一股没来由的沮丧。

吴昼的演出视频已经更新了好几天,其间,慕轻轻不仅被吃瓜粉催更,就连她所在的剪辑群里的成员,都开始催她交作业。

自从她和吴昼是校友的消息传出后,他们把同框嗑糖块的任务都压到了她身上。

慕轻轻早就看过那期视频了,吴昼和晏溪有在漫长年岁中形成的默契,无须多言,便可领会对方意思。她看完后心情复杂,根本没办法剪出冒粉红泡泡的视频,就只好混在剪辑群里聊天。

有人甩出几张截图,是吴昼对待不同搭档的双标对比图,她一一看完,不自觉地笑出声了。

“轻轻,你是不是……网恋了?”六六疑惑地问她。

慕轻轻最近时常抱着手机,一边聊天,一边笑得非常欢。六六偷袭过慕轻轻两次,却均以失败告终。每次她都紧张地藏起手机,一脸心虚。

“没有啊……”慕轻轻躲着六六的目光,怕暴露身份。

就这一走神,她把原本要发到剪辑群的消息,错发到了吃瓜粉的群,可当时她并没有发现,就连好友也没注意,于是两人就在吃瓜粉的群里聊起了天。

轻轻:“这个对比图好好笑,吴昼对晏溪小姐姐也太偏心了。”

好友八卦地问:“轻轻,你见过吴学霸本人,居然还扛着CP大旗?你说,是不是因为他的美貌全靠精修?”

二次元没人知道她是谁,说话也就无所顾忌,她轻哼了一声,说:“是图不如人!我发誓,如果我再多见他几次,我都想把他打包扛走!”

“说好的CP大旗永不倒呢?你现在却想挖墙脚!”

这时,围观良久的吃瓜粉中忽然有人说:“你们这些CP粉居然上升到真人了吗?他和晏溪明明一清二白,你们想太多了吧?”

群里两人瞬间沉默,几秒后,慕轻轻说:“我把刚刚那个内奸踢了。”

这边教室里,吴昼愤愤地把手机丢到一旁,曲解他和晏溪纯洁的革命友谊就算了,口口声声说喜欢他的人,竟然一言不合就把他从自家粉丝群里踢了出来,这波操作过分了吧?

过了几秒,他拿回手机,翻出刚才的群通知,页面显示:您已被群主轻轻移出本群。

看着“轻轻”两个字,他认真地琢磨起来。

他倒是认识一个慕轻轻。很久之前,他在学校见过她两次,仗着他的身高优势窥见了她的手机屏幕,每次她都在十分专注地看着他的比赛视频,恍然未觉他正从她的身边路过。

那次在博物馆里,昏黄的灯光下,他又认出了她,意外发现,她学他拍照的动作有点萌,所以忍不住走上前去吓吓她。

排练室外,两人对上视线时,她“嗖”一下就不见了的模样,足足让他乐了好几天。

种种迹象表明,她多多少少是有些喜欢他的。

但到了网上,她就翻脸不认人,就算不知道是他,容他辩解两句又何妨?就这么粗暴地把他踢出群,他不要面子的吗?

吴昼不怀好意地眯起眼睛,琢磨着要怎么还击。

D

周五下午,慕轻轻去图书馆复习,书翻了不到两页,扣在桌面上的手机却接连响起诱人的提示音。

就在几分钟前,她打定主意,要做半天不理凡尘的佛系少女,可此刻,她又被铃声分去了多半的注意力,好奇得心痒难耐。

慕轻轻挣扎了两分钟,惨败。她打开手机,瞄到消息列表时,顿时奓毛。

她的男神吴昼,因为发布了一条另有意中人的微博,引起了不小的争论。不少CP粉暴走,指责他过河拆桥,渣男属性暴露无遗。

发生这等巨变,好友纷纷艾特她,并指派了终极任务:“该你上场了,去拦住吴昼,刺探一下军情。”

慕轻轻心怀侥幸地问:“该不会被盗号了?”他向来不喜欢在微博发私人信息。

“别找借口,快去!”

“我和男神又不熟……”慕轻轻挣扎,两人就只是见过几次而已,她哪有胆子去质问他。

“你不去,我们就脱粉!跟踩!”好友放大招威胁她。

“我……这就去。”慕轻轻心酸地放下手机。

两秒后,她鬼鬼祟祟地抬头,瞄一眼书架后的身影,迅速低头,又瞄一眼,再一眼,就发现吴昼正握着笔,微笑着看着她,显然是她被抓包了。

亏她还以为自己苦心寻找的位置,是绝密又利于观察的。

慕轻轻在吴昼的示意下,尬笑着坐到他对面:“好巧啊,学长。”

“学妹好。”

对话到此为止,他喊她过来,但什么都没说,又埋头看书。

慕轻轻脑中的弹幕早已铺天盖地,却又不知道要怎么开口。他肯定能想到,因为他的一句话,粉丝群里掀起了多大的浪,而且,她总有一种自己被看穿的感觉,或许他知道她想问什么,却偏偏旁观她的挣扎。

过了好一会儿,吴昼一边翻书,一边装作不经意地问:“你有没有加过我的粉丝群?”

“没有。”慕轻轻正琢磨问题,闻言一口否认。

“呵,当我不要面子的啊?”吴昼冷笑着说完,又意味深长地补充一句,“我都加过,但是被踢出来了。”

慕轻轻幸灾乐祸地偷笑两声,忽然又发觉,这一幕的画风很熟悉。

还没等慕轻轻抓住倏然而逝的那个念头,吴昼忽然凑近她,眼神清亮,语气温柔:“你最近见我的次数是不是很多?”

她点了点头,越发有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下一秒,吴昼的笑意如春光乍泄,他一字一句地问:“那你打算什么时候把我打包扛走?”

慕轻轻脑中像被丢了一颗炸弹,脱口而出:“你就是前几天的那个内奸?!”

她的反应刚好印证了吴昼的猜想,她果然就是把他踢出群的人。“内奸?”吴昼不屑地嗤笑一声。

慕轻轻双手捂住嘴巴,眨了眨眼睛,眼神飘忽,不敢看他。

“我和晏溪以前是师兄妹,所以我照顾她,理所应当。”

“哦。”她应了一声,全程没敢抬头。

“哦?”吴昼挑眉,侧身靠在椅背上,看着她,“没问题了?那继续看书吧。”

慕轻轻仅剩的一丝理智提醒自己:使命已完成。所以,她也就没敢再多问。

当晚,她草草复命后,群里忽然沉寂,那些为发现暗糖而欢呼,为脑洞共同出谋划策,为每一次同框而傻笑的场景都已落下帷幕。

这就像看完了一场电影,只不过她还深陷其中。

E

粉的CP以悲剧结尾,慕轻轻原以为,最糟糕也不过如此了。可后来慕轻轻看到的那一幕,让她倍感意外。

那天下午,她去图书馆时,鬼使神差地选了一条平日很少走的小路。小路到图书馆有些绕,碎石子又多,但眼下花开得刚好。走到中段的时候,慕轻轻看到了六六,还有被绿植掩盖住的另外一个人的鞋子。

六六吃过午饭后,就蹦蹦跳跳地下楼,原来是去赴约的。

她笑眯了眼睛,正想着要不要走过去吓吓六六,但下一秒,原本被绿植挡住的人忽然向外走了两步,他亲昵地敲了下六六的头,还没垂下的手腕又被六六的双手拉住了。

慕轻轻下意识后退两步,藏到拐角深处。

那个人,是吴昼。

她认得那双骨节分明的手、站得笔直的姿势,以及他很喜欢穿的那件白色T恤。

原来,六六就是他口中的意中人吗?

慕轻轻愣在原地,脑中翻天覆地,有许多念头在她的脑中叫嚣。六六有多喜欢吴昼,她一直知道,但她以为那种喜欢中崇拜成分比较多,实际上并不会真的要怎样。但这一刻,她所有的想法都开始动摇。

过了几分钟,四周都安静了下来,慕轻轻从拐角走出来,腿被蚊子咬了好几个包,但她想到的第一件事是登录微博。

吴昼的微博评论里,有个小号很活跃,昵称是乱码,头像是吴昼的照片,而且,向来很少和粉丝互动的吴昼,总时不时回复她。

慕轻轻一直以为这个小号是晏溪的,因为吴昼还关注了她。

但此刻,她心头的疑惑一点点扩大。慕轻轻找到她的热评点进去,之前没有任何内容的页面,最近接连发了好几条微博,无一例外,都和吴昼有关,最最重要的是,吴昼都评论过。

她粉了吴昼这么久,怎么不知道他这么亲民?

除非,是很重要的人。

慕轻轻又往下翻了翻,看到一张拍着几本历史书的图时,就已经可以确定,这个号就是六六的。就算书本可以雷同,书旁边放着的蓝色水杯,她绝不会认错。

尘埃落定,她的好朋友,在和她的男神谈恋爱。

慕轻轻沿着小路走到图书馆,找到一个空位后,把背包往桌面上一放,人往桌上一趴,就没了动作。

没有人知道,其实她CP粉的身份,就像是贴在她脑中的一张便笺,提醒她,不能陷得更深。谁都不愿意把自己喜欢的男生拱手相让,只是她真真切切地看到晏溪和吴昼在一起,所以才坚信,他们是情侣。后来吴昼澄清的时候,她下意识忽略了他说另有意中人这句话,她以为,这只是一个幌子,还曾因此生出一抹庆幸。

可“她以为”,都只是错觉。

慕轻轻趴在桌面上发呆的时候,忽然感觉有人坐在她的旁边。过了几分钟,她才抬头一看,竟然是吴昼。

他手边堆了厚厚一摞历史书,听到动静扭头看她时,正揉着眉心,表情苦恼:“最近要看这么多书。”

“啊,心……辛苦学长,需要我帮忙吗?”慕轻轻脱口而出。

吴昼眼中闪过一抹笑意,接着,他把手边的书分给慕轻轻一半,而后在她诧异的眼神中,补上最重一刀:“我们先分着看完,再交换。”

听到吴昼这句话,慕轻轻眯起眼睛,问:“学长,你对帮忙是不是有什么误解?”

“因为后期需要核对资料,所以这些都是前期的准备工作。”吴昼继续说。

“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吗?”

慕轻轻看着吴昼,三秒后就妥协了。眼前这个又是眨眼卖萌,又是装可怜的人,哪里还有半分男神样?但她对他的抵抗力为什么还是这么小?

慕轻轻抱着书往宿舍走的时候,想起了六六,心里顿时又有些愧疚。既然她知道六六和吴昼在一起了,无论她多舍不得,都不应该再掺和到他们之间。

隔天,慕轻轻见到六六,若无其事地把书分她一半,坦白地说:“我昨天在图书馆见到了你男神,他对着这些书眉头紧皱,我实在看不过去,就帮你把活揽过来了。”

六六哀号一声:“这么多?”

慕轻轻笑了笑,说:“我会帮你看一部分,但这些书只是二分之一,加油啊!”

F

那些金戈铁马的战争时期,朝代的兴亡更迭,因为吴昼,变得没那么枯燥。

慕轻轻看完最后一页的时候,在心里默默地跟吴昼告别,以后,她再不会将他揣在心头,也不会在视频的弹幕里亲昵地称他为男朋友。甚至二次元,都已经不是她隐藏心思的安全地带。

慕轻轻去还书的时候,还向六六撒谎说,她要去追男神,让六六去图书馆和吴昼接头。

六六一副满脸问号的样子:“你男神是谁?吴昼吗?”

慕轻轻见六六一脸紧张,恨不得原地跳起来,连忙安抚她:“不是不是,我不喜欢你家吴昼了,我的新晋男神是魏白,他推理能力一级棒!”

六六狐疑地问:“你为什么不喜欢吴昼了?”

慕轻轻无奈地翻了个白眼:“不能因为他是你男神,我就要跟着你一直喜欢他吧?而且,说出来你别打我,我一直觉得吴昼不够苏,更像侠客,早晚是要回江湖的,还是我的魏白更好看。”

为了让说辞更有可信度,慕轻轻大力称赞了魏白一番,从颜好、腿长,到气质无双,说得煞有其事,连她自己都信了。

六六欲言又止,随后瞪了慕轻轻两眼,什么都没说,就走了。

几分钟后,慕轻轻耷拉着脑袋,长舒了一口气。说实话,慕轻轻刚才还是有些怕,怕六六一冲动就向自己坦白,怕亲耳听到她说她和吴昼在一起了,怕自己的面部表情会出卖自己。

之后,她将魏白录制的明星推理真人秀节目下载到电脑上,然后按照之前想的脑洞,重新剪辑了视频并上传。

但她对魏白,只是对偶像的喜欢。

到了下午,六六还是没有回来,慕轻轻想,或许她跟吴昼在一起,核对他之前说过的资料吧。这样想的时候,她心里忍不住想去图书馆看看,下了楼之后,她又强迫自己往相反的方向走。最后,她鬼使神差地到了博物馆门前。

她记得玉器馆的惊艳开场,吴昼落拓不羁的侠客形象跃进她眼里,他的眼里带笑,嘴角微微上挑,是人非木石皆有情,是不如不遇倾城色。

慕轻轻逛完壁画馆后,看到手机上有几条未读消息,她顺势坐在门左侧的地毯上,刚好是阴影处,不会碍事,也不会被人围观。看完消息,她无聊地刷了下视频,眼前人影晃动,进进出出,直到她看到一半,才发现有一个人一直站在她的旁边。

她缓缓抬头,刚巧吴昼蹲了下来,毫无形象地盘着腿,坐在她身边:“看视频?”

她点了点头,问:“六六不是去找你了吗?”

吴昼答非所问:“前几天还说,多见我几次就会把我打包扛走,这才几天,就有新欢了?”

慕轻轻往更深处的阴影里藏了下,小声地说:“我们都是看一部剧,就换一个男朋友的。”

“哦。”吴昼应了一声,由于在暗处,慕轻轻看不太清他的神色,过了几秒,他追问,“那会不会风水轮流转,改天还轮到我?”

黑暗里,慕轻轻笑了两声:“这也说不好啊,看你的表现。”

“在你看来,我跟他们,”吴昼指着她手机上暂停的视频,里面是魏白扎着脏辫在扮演一个Rapper,“有没有区别?”

“当然有啊。”她十分干脆地说。

比如我最喜欢你,没有人能代替;比如除了你之外的任何视频,再喜欢,我也不会循环十多遍;比如即使在二次元,除了你,我从没有称别人为男朋友。

但她开口,说的却是:“你比较像侠客,魏白比较有少年感。”

“呵呵。”吴昼嗤笑一声,“知道了。”

说完,他站起身,温柔地拍了拍她的头,说:“我走了。”

慕轻轻怔怔地看着他的身影从暗中走到明亮处,从近处走到远处,拐了个弯儿就消失了。她坐在原地,被忽然而至的眼泪淹没,来不及猜想他所说的究竟代表着什么。

等她知道的时候,吴昼已经站到了她遥不可及的地方。

G

大三之后,吴昼就很少出现在学校。

起初,慕轻轻只能从六六的口中听到他的消息,后来只要打开网络,就能搜到他的最新动态。

经过历史比赛、出演情景剧、演绎历史人物等一系列的铺垫后,吴昼成功与演艺公司签约,正式出道。之后,他拍杂志封面,也演电视剧,有时站在镜头下接受采访,淡淡地弯着唇,机智地接梗、抛梗,记者都夸他情商高。

六六从来没有说过她和吴昼的关系,慕轻轻也只当不知道,甚至看到吴昼在节目里和别人组CP时,还会义愤填膺地替她抱不平。仿佛时光倒流,她听到六六拽着她的衣袖说:“轻轻你看,这些CP粉真讨厌,非要把我家吴昼和别人凑成一对。”

不知是机缘巧合,还是风水轮流转,吴昼出道一年之后,有消息称他参加了第二季侦探推理节目的录制,就是慕轻轻喜欢魏白时,最喜欢看的那档综艺节目,虽然是网综,但无论是豆瓣评分还是人气,都居高不下。

后来,节目一经播出,学霸出身的吴昼果然备受关注。

在吴昼最火的时候,六六请慕轻轻吃饭,忽然带来一个文质彬彬的男生,据说是她的男朋友。

当晚,在回校的路上,慕轻轻恼火地问她:“他是你男朋友?那吴昼怎么办?”

六六哭笑不得;“吴昼怎么办,我又管不着,我又不喜欢他。”

她紧皱着眉头,追问:“你之前不是最喜欢吴昼的吗?”

“我之前天天夸他,还不是为了让你心动吗?!”六六冲慕轻轻翻了个白眼,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慕轻轻像被锤子砸了一下头,意识混乱,仿佛连记忆都出现了偏差。她说:“我看到过你和吴昼在一起,举止很……亲密。”

她把当时看到的情况说给六六听,六六听后哀号一声:“我们的确认识,但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我瞒着你是怕你觉得我目的不纯。”

六六和晏溪、吴昼是高中同学,她一直不太喜欢晏溪,而且当时的节目CP,在六六看来全是晏溪的心机,所以她才费劲儿地给慕轻轻安利吴昼,还明里暗里提醒慕轻轻,不要信什么CP。她一直希望,慕轻轻能和吴昼在一起,所以她才带慕轻轻去参加吴昼的各种活动,可她又怕慕轻轻知道自己和吴昼的关系之后,会觉得自己是出卖闺密,所以才一直瞒着慕轻轻。

慕轻轻看到的那一幕,是吴昼发现了六六的动机,所以才敲了她一下。然后,他还说过一句,觉得慕轻轻很有趣。

六六暗戳戳地期待了好久,以为慕轻轻和吴昼可以更近一步时,却听到慕轻轻说,不喜欢吴昼了。

她委屈地、辗转地把这句话转告给吴昼,所以他在博物馆偶遇她的时候,才固执地追问,他和魏白有没有区别。

而那句“知道了”,是他发现,在她眼中,他们都一样,像某个阶段爱听的歌、喜欢的流行色,一旦过了那个时期,就很难再被放到心头上喜欢。

说来可笑,他刚刚发觉慕轻轻与众不同,还有点可爱的时候,就听到慕轻轻亲口说,他已经成了过去。

慕轻轻想起在博物馆的黑暗角落里,吴昼拍了拍她的头,站起身说要走的时候,她其实悄悄地伸出了手,但她只是犹豫了一下,就再也没能抓住他的衣袖。

很久之后的某天晚上,慕轻轻看完真人秀,画面自动跳转到那一期的后期采访,记者问吴昼:粉丝问你,知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招人喜欢?

答案应该是句撩人的情话吧,但一直被夸情商高的吴昼,抿了下唇,眨了眨眼,说:“大概,风水轮流转吧。”

慕轻轻眨了眨眼,眼前的世界变得一片朦胧。她翻出电话簿,手颤抖着,拨出一串烂熟于心的号码。她迫不及待地想告诉吴昼,从来都没有什么风水轮流转,他一直是蜿蜒在她心里的一条七彩的河,经久不息,从未停歇。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