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认识你,但我喜欢你

分类:青春爱情 / 睡前故事

我不认识你,但我喜欢你

文/烟波人长安

你知道什么是命中注定?

就是你觉得彻底结束的时候,

她却出现在你面前。

如果我没记错,我和周围的人都还不了解什么叫感情的时候,李大年就已经开始网恋了。那个时候我每天晚上都要在篮球场打球,一个人练投篮,李大年这个话痨就站在一边,叨叨叨地跟我说他那些“壮举”,包括跟哪几个女孩又私订终身了,跟哪几个女孩又搭上线了,跟哪几个女孩交换了照片然后因为她们太丑于是分手了,哪几个女孩为他哭得不要不要的。

这些话我都是当故事听,虽然我也听得心潮澎湃,觉得这人真是个天才,但我不感兴趣,反正跟我没什么关系——三分线外一步,屈膝,跳起投篮!哎,投偏了——而且你瞅瞅你自己那个样,你有什么好嫌弃别人丑的?

长安你有没有在听啊,李大年说,不觉得我很厉害吗?

厉害厉害,快给厉害收尸吧,厉害死了。我敷衍他。三步上篮!怎么又偏了……肯定是因为天太黑,对,肯定是。

李大年还在那儿憧憬:新搭上线的这几个感觉不错,听语音都是萌妹子啊,就差照片了。有合适的要不要分你一个?

我想了想,问他:这里头有会打球的吗?

李大年愣住。

后来他就不跟我说了,嫌我没劲。真是给他脸了,你一个始乱终弃、脚踏好几条船的渣男,说我没劲?

据他说,他还在QQ里给这些女孩建了分组,有“刚认识的”,有“长得还行的”,有“可以长期发展的”,有“绝对不能再联系的”,整齐划一,五花八门。

一到周末,他就嚷嚷着要见网友,线上谈情线下说爱,捯饬得人模狗样出门,深更半夜才回来,还吹嘘,要不是“女孩的学校查寝”,他就要在外过夜了。

我厉不厉害?他用他一贯欠打的口吻问我。

我只好承认他很厉害。至少他见过的网友、谈过的网恋都有一打了,我还是个天真单纯的少年。

他每天没事儿就挂着QQ,噼里啪啦打字,一刻不停。他们宿舍的人烦他嘴碎,也不怎么和他交流。网恋天王李大年就这样天天消磨时间。

这样到大二上半学年,有一天他拎着一个大包来找我,跟我说,他要去外地见网友了。

顺利的话,这次可能是真爱。他神秘地说。

我没往心里去,毕竟他都真爱十几回了,不缺这一回。我只是惊叹,还真的有千里迢迢赶去见网恋对象的。

李大年说要去三天,三天后,他果然回来了。但反常的是,他没来找我炫耀他的战果,而是在宿舍闷头打游戏,整整一天没挪窝。

失败了,肯定是失败了。有朋友断言。

我们几个人过去找他。李大年双眼通红,正在游戏里冲着敌人扫射。

怎么,不顺利?我试着问他。

不顺利。他闷声说。

照片和真人不符吧?我猜,你想啊,现在修图的手段那么多……

不是因为这个。李大年又说。

那是因为什么?我又问。

李大年想了想,猛地摔了鼠标。

你们知道吗?他说,在外地那两天,我一只脚都踏进非法行业了。

啊?我一愣。

真的,李大年一脸严肃,本来吧,见网友挺顺利的,小姑娘也不难看。她跟我吃了顿饭,说她最近在做一个项目,问我有没有兴趣。

我肯定说有啊,他又说,结果她就带我去了,越走越偏,越走越偏,最后到了一个城中村一样的地方,她还打电话说叫个朋友一起来,打完电话就开始给我讲她这个项目多么多么赚钱,零成本高回报,只要我跟着她,月入几万不成问题。

我一想就不对,这他妈是传销啊!犯罪啊!李大年激动得手臂乱舞,说,我能去吗?我找了个借口赶紧跑了。连夜赶回来的,可吓死我了。

就差一点儿,他用大拇指和食指比画了一条小缝,就差这么一点儿,你们就得去警察局挂失我了。

我们一阵唏嘘,网恋果然太可怕了!

李大年往椅子上一靠,说,唉,我是不敢网恋了。

他还真的没有再网恋。这厮把QQ软件删了,电脑里的游戏、电影也都删了,摇身一变,变成了一个三好学生,天天泡图书馆。大二结束那一年,从来考试只求及格的李大年,考了一个全年级第二。

厉不厉害!他晃着肩膀在他们宿舍喊,就问你们厉不厉害!

没人理他。他们宿舍五个人,有两个人联机打游戏,其余两个站一边看。他们不觉得年级第二有什么厉害,他们觉得用梅西连进三个球的那个人厉害。

于是晚上,李大年灰溜溜地跑到篮球场,又看着我练投篮,一声不吭。半个小时过去,我擦把汗,他凑过来问我,长安,你觉不觉得我很厉害?

我说是很厉害。

我是真诚地觉得他厉害,至少让我天天在图书馆待着,还没考试,我肯定就先疯掉了,别提什么年级第二,我倒是能考到倒数第二,毫不费劲。

放弃才需要勇气。

李大年很高兴。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他突然问我。

我还没反应过来,他一把夺走我手上的篮球,用尽力气往前一扔,嘴上嚷道:我是天才!

球像炮弹一样飞出去,狠狠砸在一对在树底下卿卿我我的情侣身上。

那天我们是逃出篮球场的。

后来上大三,李大年一发不可收拾,上半学年勇夺年级第一,下半学年又一个年级第一。到了申请奖学金的时候,按他的成绩,妥妥的一等,结果他不知道想什么,自己放弃了。

不过是虚名。

都是虚名,都是虚名啊。他还是欠打地说。

我和他下课一起回宿舍,路上有同系的人经过,还对他指指点点,说这就是那个不要奖学金的第一名。

李大年挺起胸膛,一米七的身高走出了一米九的气势。

那一瞬间我突然想,其实他费这么大工夫,就是为了能多得到一些人的关注吧!

可那是好大一笔钱啊!拿来请客吃饭也行啊!

暑假过去,我们升上大四。我找了份实习,不怎么在学校。李大年也实习,实习的公司比我强很多。偶尔找他回学校吃饭,他站在食堂门口,看着来来往往的低年级学生,都要长叹一声:唉,这些小年轻。

大哥,你比人大不了多少好吗?

再后来,临近毕业,学校让我们回去领毕业服,李大年也在。他和他们宿舍的人没话说,跟在我旁边,给我讲他实习的事情。领了服装出来,教学楼前头叽叽喳喳一大片人。我们从外头绕着走,前头有几个女孩凑在一起说话,其中两三个我认识,是别的系的。李大年本来正说得兴起,讲到他怎么发现他两个同事有奸情,往前瞥了一眼,突然站住。

你怎么了?我随口问。

我落了东西,跟我回去拿。李大年说着,拉着我衣服就转身想走。

哎,你不是空着手来的吗?我没控制住,声音大了一些。

前面那几个女孩听到了,纷纷往我们这边看,然后——

“李大年!”

这一声中气十足,魔音灌耳,吓了我一跳。没等我看清是谁喊的,一个身影已经扑了过来,劈手就给了李大年一个脆生生的耳光。

我傻了。周围人都傻了。李大年没傻。他单手捂着脸,低着头,也不看身前那个人,好像他挨打是应该的一样。

这时我终于看清了这位打人的女孩。她比我矮一点,头发刚过肩膀,长得不难看,五官立体,唇红齿白。我刚想说同学咱们有话好好说别动手,又发现,这姑娘眼里含泪,正在微微颤抖。

什么情况啊这是?

李大年拿眼看着地面,不说话。

你不是说你会来找我吗?女孩先说话了,声音哽咽,感觉随时能哭出来,我等了你那么久……你不是说你会来找我吗?

“你不是说你会来找我吗?!”她一下失控了,扬起手又要打。我赶紧把李大年一把拖开。女孩的几个朋友也冲上来,七手八脚把她拉住。

“小絮你怎么了?”我听到她们问,“这人是谁?”“你打他干什么?”“别哭了别哭了……”

后头的话我就听不清了,因为我拉着李大年突出重围,沿着教学楼后面的小花园逃了出去。最后一个画面,是打人的女孩被朋友围着,手背捂着眼睛,哭得稀里哗啦。

李大年自始至终没说一句话,我把他扯出去的时候,他还一路低着头。

跑出小花园,走上大路,他好像才有点儿恢复了意识,四下看看。我们在哪儿呢?他问。

我没回答,而是反问他一个问题:刚才那女孩是谁?

哪个女孩?李大年装傻。

我指指他的脸,给你一巴掌的那个。我提醒他。

李大年揉揉左脸。嗨,你说那个人啊,不认识。他说,精神病吧。

精神病知道你的名字?我又问。

李大年语塞。半晌,他挥了一下手臂,说,谁知道她怎么知道的,真不记得了,你说,我以前那么多网恋呢,得罪一两个也很正常,排着队要和我谈恋爱的那么多,怎么记啊。没准儿、没准儿……哈哈哈哈!

我叹了口气。

李大年,你能不能不撒谎了?我说。

李大年还沉浸在激动的情绪里,听到我这句话一愣。我撒什么谎了?他反问。

你的QQ我看过。我轻描淡写地说。

李大年呆住。沉默了好一会儿——你什么时候看到的?他低声问。

忘了,我说,大一或者大二吧,我在你电脑上拷选修课的教材,你QQ就开着,没有你说的那些分组,你QQ就三个分组,一个“我的好友”,一个黑名单,一个叫“她”,黑名单里有两个账号,“我的好友”有六十个,那个“她”,里头就一个人。

李大年无话可说。你眼神够好的。他说。

不是我眼神好,是你电脑卡。我说。

李大年又陷入沉默。他走得越来越慢,最后在一棵树旁边停下。

你之前又是什么周末见网友,又是什么和追你的女孩吃饭的,都骗人的吧?我问,都是自个儿在外头晃了一天吧?

我觉得我把一辈子能说的话,

都对她说了。

李大年不置可否。

你们认识多久了?我又问他。

很多年了,李大年说,高中毕业那一年认识的。

我心里一惊。高中毕业那年他18岁,现在他22岁,这都四年了啊,怎么没听他说过?

那会儿我闲得无聊,李大年又说,开了个博客,写一些酸诗,她是唯一一个会给我留言的,我们用博客聊天,每天都说话,说了很多很多话。她说我这人很有意思。

后来……他想了想,又说,后来我上大学了,她高考成绩不好,复读一年,偶尔上QQ跟我诉诉苦。我那会儿天天假装跟很多网友聊天,你说对了,其实没有什么网友,我都是在给她写信,用邮件发,一年写了七十多封。她知道了我叫李大年,我知道了她叫叶小絮。我觉得我把一辈子能说的话,都对她说了。

所以你后来说去外地见网友,其实是去见她的?我问。

李大年点点头。她复读成绩不错,本来想考到北京来,但是家里不让。他说,最后就上了她那个省最好的一所大学。那些邮件她都留着,说时不时就拿出来看,还会感动得流眼泪。我一冲动,就说要去见她。

我真的去了,真的。他好像怕我不信,一字一句强调,她说她在学校门口等我,怕我认不出来,就拿着一本红色封面的书。我到了她学校门口,但不敢直接去认她,就假装是这个学校的人,从她面前经过。我发现,她比我想象得漂亮很多。

然后你就直接回来了?我睁大眼睛。这都什么逻辑啊!

李大年苦笑了一下。

你可能觉得我很傻。他说,但我真的是个没什么自信的人,当时我的第一反应就是,我配不上她。她长得好看,性格也好,读过很多书,可我什么都很普通,什么都不会,一无是处。我不想过去跟她打招呼的时候,看到她露出失望的表情。

可能就是命中注定不能在一起吧。他给自己找借口,要是当时的我是现在这样,也许就不是那个结果了……

总之我在校园里转了一圈,从另一个门出来,去了火车站。他说。

你先等等。我觉得哪里不对。你去了火车站……但你明明是三天后才回北京的。

李大年又笑。我在火车站附近找了家小宾馆,吃了三天泡面。他解释。

我看疯子一样看着他。

她一直在QQ上找我,李大年又说,我不敢回,没办法,干脆把她拉黑了。待足了三天,我才回学校,顺便给你们编了那个传销的故事。

我编得不错吧?他还有脸问我。

我也不知道说什么了。你活该挨打,我说,要换成是我,我能把你腿打折了。

李大年长出一口气。这一巴掌,就当我还债了。他说。

他又叹口气,拍了拍身旁的树干。咱们回去吧。他说着,抬脚要走。

我从后面叫住他。

李大年,我说,你喜欢她吗?

李大年站定。过了不知道多久,他转头看我,用力点点头。

那你去把她追回来呀!我又说。

李大年花了足足五分钟才领会到我的意思。你是不是失忆了?他问,我刚才不是说了,我觉得我——

配不上她。我点头,对,那会儿你那个烂泥糊不上墙,还满嘴扯淡的模样,是配不上她。

但你现在不是了。我继续说,能考到年级第一的人,不是一无是处。你自己也说,如果当时的你是现在这样,也许结果会不同。所以呢?她就在这里,你也在这里,你还变了,为什么不再试一次?

李大年皱起眉头:你说得简单……你刚才说,命中注定。

我打断他,你知道什么是命中注定?就是你觉得彻底结束的时候,她却出现在你面前。

你以为她会失望,我继续说,你问过她的想法吗?

你知道什么是命中注定?

就是你觉得彻底结束的时候,她却出现在你面前。

李大年不说话,良久,他喃喃道:算了吧,她明天就走了。

你怎么知道?我问。

她跟她朋友说话的时候,我听到的。李大年说。

那更说明你还有机会啊!我一下觉得兴奋起来,明天是吧?那你明天就去找她。

我并不知道她住哪儿、几点的火车……李大年表示为难。

这个交给我。我说,你现在就一个任务。

什么任务?李大年问。

想想明天见了她,你该说什么。我看着他,说。

第二天,因为堵车,我们到十几公里外那个地方的时候,已经过了九点。

地方是我打听出来的。既然那个“叶小絮”的朋友我认识,这事儿其实很简单。唯一的代价就是一大包零食,以及我要请那个女生全宿舍的人吃一顿饭。

明明是李大年惹出来的幺蛾子,凭什么让我破费?!

唉,不计较了。

反正我很快弄明白了,叶小絮和那个女生是高中同学,关系一直不错,但她羞于跟别人说李大年的事情,所以那个女生也不知道。叶小絮这次来是为了庆祝这个女生毕业,顺便玩儿两天,今天中午坐火车回家。她还要见别的朋友,于是酒店订在一个中间的位置。

你们可早点儿去啊,认识的那个女生和我说,小絮办事比较严谨,十一点半的火车,她肯定九点就出发了。

让李大年加油!她还给我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

但我估计李大年要让她失望了。车一停我们就从出租车里冲下来,站在酒店门口东张西望,半个叶小絮都没看见。

又等了十分钟,也没见有人从酒店出来。

完蛋了,我一泄气,靠着一盏路灯坐下。你完蛋了李大年,我说,你一生的幸福结束了。

李大年没回应。我刚想踹他一脚,问他是不是哭了,就看到他傻站在原地,直愣愣地望着前方,眼神里掺杂着好几种不同的感情,有惊喜,也有迟疑。

我顺着他的目光一看,叶小絮正拖着一个拉杆箱,快步走过来。

她走的是另一个方向,看样子是要去路边打车。李大年还站着,不动也不说话,眼看叶小絮就要走到路口。

你喊她啊!我低声说。

小、小絮……李大年嘴唇哆嗦着,忽然放声大喊,小絮!

叶小絮明显停了一下。她往这边看一眼,转身就走。

小絮!李大年急了,开始往她的方向飞奔,一边跑一边喊,小絮!是我错了!你等等我!

我转过身,遮住脸,假装不认识这俩人。

“你滚!”我听到小絮喊。

李大年还在往那边跑。“是我当时没想明白,我现在懂了!我浑蛋!”

“我后悔了!再给我一次机会,我和以前不一样了!”

“让我重新追你吧!”

苍天啊,来道雷,把这个矫情的人劈死吧。

苍天没听到我的祈求。李大年继续喊。

“真的,让我重新追你!”他说,“我们就见过一次面,我不知道的事还很多,我也不能说我认识你……”

“但我从四年前就喜欢你了!”

“扑通”一声,我以为叶小絮捡了块石头砸李大年,扭头一看,发现是李大年跑得太快,整个人摔了个狗啃泥。他手撑着地,疼得龇牙咧嘴,爬都爬不起来。

片刻的寂静。接着,叶小絮突然扔掉了拉杆箱,冲着李大年跑过去。

后来?后来的事儿我都懒得说了,反正一个月后,李大年开始频繁地使用各种社交软件,成了一个人人喊打的、秀恩爱的浑蛋。

照片的男主角是他,女主角是叶小絮。

他工作很顺利,实习结束,直接进了那家公司。等了一年,叶小絮也从大学毕业,还是拉着那个拉杆箱。她来了北京,和李大年一起北漂。

她一直都是唯一一个。

再后来?这么不要脸的故事,有什么好“再后来”的。

两年后,我到城西去见一个客户,见完已经是傍晚,看着堵成粥一样的西三环,我决定不回办公室了。跟主管说了一声,直接在附近找个餐厅吃饭。

拣个座位坐下,点了份面。面上来了,正准备吃,忽然听到身后那桌有人说话。

“你能点个别的菜吗?老吃那几样,不腻呀?”一个女声,有点儿熟悉。

“说明我重感情啊。从一而终,跟对你一样。”一个男声,非常熟悉。

我猛地转过头。“李大年!”我喊。

李大年和叶小絮同时看过来,随即脸上都露出了惊喜的表情。

我当然也很惊喜,一方面是见到了熟人,另一方面——听那意思他们经常来这儿吃,他们怎么都该尽一下地主之谊,请我吃一顿饭才对呀!

于是我端着我的面直接坐了过去。

这时我才知道,他们俩都换了工作,从城北搬到城西,最近在计划买房子,买到之后就着手准备结婚。看着两个人相亲相爱的模样,我也觉得心里很舒坦。

难得见一次,李大年征得小絮的同意,叫了酒。我喝了两瓶,给小絮讲当初李大年扔篮球扔到别人情侣身上、被人追着打的故事,小絮笑得差点儿从椅子上翻下去。

你——李大年拿手指我,能不能说我点儿好的!

好的?可以啊。我一探身子,说,大年同学,还聊QQ吗?

QQ……聊什么QQ啊!现在都聊微信,大年马上换了一脸得意的表情,你是不知道,那每天找我聊天的人真的是——

小絮咳嗽一声,一手托腮,侧头看着他,那眼神儿,意味深长。

大年傻呵呵笑。没有没有,我开玩笑呢,媳妇儿。他说,我就跟你一个人聊,就跟你一个人聊。

小絮笑笑,低头吃饭。

大年这次没撒谎。我见过他的微信,整个列表空空荡荡,绝大多数窗口聊完就删,屈指可数的通讯录联系人里,只有小絮可以占用一个列表名额,作为置顶的那一位,一打开就能看到。

就像以前一样。

六年时间,一开始她是唯一一个给他留言的,后来她是唯一一个占了他一个QQ分组的,现在她是唯一一个,能在他微信里留下聊天记录的。

唯一一个。她一直都是。

她永远都是。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