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展眉

分类:青春爱情 / 睡前故事

初展眉

文/鹿拾尔

面前她的样子看不真切,但她的声音很清楚地传入他的耳朵里,软软糯糯的,像一块糯米糖。

1

惹人厌的同桌魏展眉

二月二十一,天气晴。

教学楼外操场上,有两个班级在上体育课,学校里仅有的两位体育老师都是不服输的性子,上课之余,招呼着两个班级的男生来了场临时友谊篮球赛,每进一个球,班上围观的女生便会好一阵欢呼雀跃,此起彼伏的声音在空旷的操场上远远传开。

封声便是被这声音吵醒的。

他微微挺直了背脊,从桌面上散乱成一团的课本里抬起头,漫不经心地朝讲台的方向扫了一眼。

前头讲课的化学老师还在喋喋不休,他冷漠的眼珠远远朝角落里封声的方向扫一眼后,视若无睹地转开,继续讲解知识点。

和往常一样。

像封声这样处在叛逆期的人,左右是被放弃的差生,听不听课没什么大不了。虽然他父亲一直希望他不要因为母亲的离世就此颓废,但他依旧充耳不闻。

他明白,他家境优越,不管怎样父亲都会砸钱让他上一个好大学,毕业后继承家族公司,人生顺风顺水,万事无忧。

只要他不主动挑事,一点点波澜也不会有。

封声满不在乎地收回视线,继续趴回桌子上,打算继续他昏昏沉沉了整个高中时光的梦。头刚要枕到课本上,那课本却被人凭空一抽,害他险些直接与冰冷的桌面亲密接触。

封声满身的倦怠和不耐烦一点一点漫出来,不用看就知道,是他的好同桌魏展眉干的。她是高三最后一个学期转学进来的转学生。

魏展眉的声音依旧软软糯糯的,表情却严肃而正经,眉头小小地皱成一个川字:“封声,你认真听一次课好不好?今天老师……”

封声看也不看她,径直从抽屉里重新抽出一本崭新的课本,打算继续睡。

魏展眉有些急了,压低声音一副苦口婆心的样子,试图再次将封声手中的“枕头”抢过来:“……今天老师讲的内容都是期末考试的重点,你认真听这一次,期末考试的时候肯定会进步的……”

她话音还未落下,封声便已经不爽地推开她的手,用了些力道将自己的课本夺回来,顺道将魏展眉的桌子一脚推远了十厘米,桌腿与地板发出刺耳的摩擦声。

“魏展眉。”

他并没有刻意压低声线,冷漠的声音清楚地传到了教室里每个同学的耳朵里——

“关你屁事。”

本就委委屈屈摆放在桌子边缘的属于魏展眉的玻璃水杯,颤颤巍巍地抖了两抖后,决绝地投入了地板的怀抱。哐啷一声!

伴随着化学老师铁青的脸,和魏展眉手足无措瞬间涨红的脸,整个教室瞬间鸦雀无声。

2

胆小的同桌魏展眉

晚自习前,封声赔了魏展眉一个新的水杯。

虽然魏展眉一直摆着手说没关系,封声还是将那个昂贵的外国牌子的水杯塞到了她怀里。

“我可不想欠你什么。”封声说,他不是很自然地撇过脸朝向窗户那边,“你别老烦我就行。”

魏展眉只好收下,她偷眼打量神态漠然的封声几眼,这是他第一次主动和自己说话。

魏展眉攥紧这个陌生的水杯,轻轻笑了笑:“那……谢谢了。”

封声皱眉,透过玻璃窗的反射看着魏展眉模模糊糊的脸,他莫名有些烦躁,只觉得这声“谢谢”刺耳得紧。

魏展眉是在这个月初从教室第一排换到最后一排的,替换掉了原本那个聒噪的一直试图跟他搭话的女生。

据说,是魏展眉自己主动要求的,此举也引发了班上的一些议论纷纷。

她性子怯懦,话也不多,实在算得上是一个无聊的同桌,而封声自由自在的“好日子”也是自那天起,戛然而止。

这所中学在市内乃至全省都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的优质中学,环境好,师资力量雄厚,家境不错的都爱把自己孩子往这里送。

但近几年学校的升学率有所下滑,为了提高升学率,校长去省会考察完回来后,双眼冒光地效仿其他后来居上的学校,搞了一套优等生帮助差等生的措施。

帮助所谓的差等生提高成绩,前后分数对比明显的话,是能得到学分的,而这些学分能减免一部分的学费。

封声心里很明白,不是什么别的原因,家境不好的魏展眉需要的,只是学分而已。

“封声——”

下晚自习后,魏展眉整理完大家交到她手上的一沓练习册后,照例朝旁边沉迷于手机游戏的封声说话。

“麻烦把英语课堂练习册交一下。”

封声一动不动,老半天才吐出一句:“没写,不交。”

魏展眉习惯了他的态度,依旧好声好气的:“是不会写吗?没关系,我可以教你的。”

封声终于忍不住,抓了抓额发,一把扯下耳机,露出好看却并不友善的眉眼:“我他妈就是懒得写,你能不能别老多管闲事?你还要我每天重复几次?你知不知道你很烦?”

魏展眉张了张口,随即沉默了很久。

“……对不起啊。”魏展眉说。

接连几天,魏展眉都没有主动和封声说话。封声乐得清闲,更加把魏展眉当成透明人般存在。他们的课桌之间依然隔着十厘米的距离,不近也不远。

又是一节物理课,物理老师有事没来,安排了课代表去讲台上抄公式。

魏展眉个子不高,扯了扯前排男生的衣服。

“麻烦头低一点。”

那个高个男生连着一个月缩着脖子看黑板并不舒服,他不屑地哼一声:“个子矮就去坐前排,坐什么后排?我凭什么要天天为了你行方便?”

他瞟了瞟斜后方沉睡中的封声,压低声音冲魏展眉说:“哎,你特意坐这里,不会是因为喜欢封声吧?”

魏展眉慌慌张张瞥了封声一眼,急急说:“没有没有。”却找不出反驳的话来。

高个男生幸灾乐祸,只觉得是戳中魏展眉心事了,更加大摇大摆地挺直腰杆,还开着些恶意的玩笑调侃她。

怯懦的魏展眉低着头不说话了,偷偷红了眼眶,握笔的手指也开始微微发抖。

一旁的封声调整了一下睡姿,依旧拿后脑勺对着魏展眉,突然不耐烦开口:“你他妈胡说八道什么?”

“听不听得懂人话?她叫你头低一点!”低低的声音暗含怒气。

那男生见封声突然为魏展眉抱不平,愣了愣,好半天才反应过来是对自己说的。他不甘心地缩了缩脖子,让出一大片。

黑板上密密麻麻的公式清清楚楚地落入魏展眉眼里。

魏展眉怔了怔,她瞟了伏在桌子上的封声一眼,红晕顺着耳畔往上爬,她声音更加小了:“谢谢啊,封声。”

封声毫无反应。

3

奇怪的同桌封声

二月二十八日,天气晴。

今天是一月一次的月考,魏展眉认真仔细地最后检查了一遍试卷,确定自己没有漏做题后,松了口气。

离考试结束还剩十五分钟,她下意识偏头瞟了眼旁边的封声,他正在百无聊赖地转着笔打发时间。他的试卷是一片刺眼的空白,看样子打算继续交白卷,维系他全班倒数第一的好成绩。

因为是考试,他们两人的课桌更是被远远隔开,像是隔着一条银河。

封声注意到她的侧目,也循着目光看过来,漆黑的眼恰好和她对上。

魏展眉一惊,急急回过头,做出一副正在认真思考的样子,手中的笔也无意识地在早已密密麻麻的草稿纸上划写。可她脸上的表情却慌慌张张的,像是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封声不禁扑哧笑出声。

考试结束后,魏展眉帮着老师抱着试卷往办公室走,在经过走廊的时候,听到班上女生在和班主任说话。

“老师,让魏展眉跟我换回来吧,她坐后排太耽误她学习了。”

老师有些犹豫:“魏展眉同学想要帮助封声同学进步。”

“老师,你真觉得封声会老老实实学习?别因为他,反倒耽误了魏展眉呀……”

……

魏展眉目不斜视脚步不停,径直往办公室的方向走。她想了几秒才反应过来,那个女生,是封声的前同桌。

返回教室的时候,班上的人正在将课桌搬回原位。

而刚才那个女生则站在封声面前对他笑得清甜:“恭喜你封声,你要解放了,不用和那个整天逼你死读书的魏展眉做同桌了。”

封声早早将自己的课桌搬回了角落,此刻正屈膝坐在课桌上漫不经心地看着外头操场上的急急避雨的同学。

“哦?”他语气散漫。

“放心吧封声,以后我肯定不会天天逼着你交作业,你……”

“她不搬走。”封声打断她。

那女生瞪圆了眼睛:“为什么呀?你不是很烦她吗?”

沉默了好几秒。

“我想认真学习,这算不算理由?”封声突然侧头说。说完便不再顾忌那女生的反应,径直跃下桌子。

他的余光已经看到了走近的魏展眉,他紧蹙的眉头松了松,朝她招了招手——

“嘿,魏展眉,还不来帮把手?真打算让我帮你把座位搬回原位?”封声挑挑眉,嘴角边一抹似有若无的笑。

“啊……哦,我、我自己搬就好。”魏展眉不敢与他对视,大概是刚才进教室时跑得急了,呼吸还有些喘不过来。

“算了算了,就你这小身板,还是我来搬吧。”封声不耐烦地拉开她靠近的手,骨节分明的手指微微一用力,搬起了魏展眉的桌子。

五十厘米,四十厘米……十厘米。

砰!

两张桌子紧紧撞到了一起,所有的距离消失了。

这声音听起来很疼,但魏展眉却突然觉得,她与封声之间,好像亲近了那么一点。

就一点点。

4

温柔的同桌封声

三月五日,天气晴。

当封声将做好的英语练习册提前交到魏展眉眼前时,魏展眉有些没反应过来。

魏展眉小心翼翼接过来:“今天不用交英语练习册。”

封声皱皱眉,似乎有些不好意思:“你帮我看看,有哪里做错了。”

讲解完语法错误的地方后,望着封声一边转着笔一边翻书的样子,魏展眉偷偷笑了。

她知道的,封声不是天分不好,而是懒惰而已。他的未来早已安排得妥妥帖帖了,所以暂时失去了进步的动力。

几天后的一次英语随堂测试,封声破天荒地将自己会做的题通通做了出来,甚至勉勉强强达到了及格分数。

下课后,封声面露得色,支肘看向魏展眉:“你打算怎么感谢我?”

魏展眉没料到他会这么问,磕磕巴巴老半天才说:“你成绩进步了,按理说不是该你感谢我吗?”

封声望着她,老半天才低声笑:“那你打算让我怎么感谢你?”

魏展眉想了很久都没说话,直到下了晚自习才急急扯住正欲起身离开的封声的衣袖。

她鬼使神差地说:“那你送我回家吧。”

封声一愣,眯着眼打量她,直到她打算退却时,才倏地一笑自口袋里掏出振个不停的手机,挂断了司机打给他的催促电话。

“好。”

那天晚上,很多人都看到了,一贯只坐豪车由司机专门接送的封声,骑着破旧的自行车,搭着低垂着头的羞涩少女穿过操场外围的香樟小道。

“那什么……只是因为这条路的路灯今天在检修,我有点怕黑,没别的意思,你别多想啊。”魏展眉解释道。

“嗯,我知道。”封声说,他语气意外地有些温柔。

“接下来往哪边?”

“下个路口左拐。”

将魏展眉送到一条老旧的巷子口时,就着忽明忽暗的昏黄路灯,封声心不在焉地将自行车递交给魏展眉。

“再见,谢谢你啊封声。”魏展眉规规矩矩道了谢。

封声没回话,而是趁她低头调整车头高度时,忽然凑近,嘴唇擦过她莹白的耳畔,嗓音有些不自然的发抖,他仍强作镇定:“嘿,魏展眉,我喜欢你。”

魏展眉仰起脸怔怔回视着封声,下一秒,她的脸连带着她的心,一下子变得滚烫起来。

5

封声

三月十四日,晴转大雨。

封声逃课了,和班上几个关系不错的男同学一起逃的,毫无预兆的。

平日里虽然他经常上课睡觉,拒绝交作业,但从不会逃课的。魏展眉有些慌,总觉得自己也有责任,最近几日,自封声主动向她告白后,她便很少主动和封声搭话,有时候不小心对视一眼,她的脸就会瞬间通红。

然而,一整个晚自习封声都没有回来,导致魏展眉也一直静不下心来,时不时透过窗户向楼下张望。

直到下课铃响起的时候,封声才和几个男生冒着雨冲了教室,教室里的人已经散得差不多了。

魏展眉愣愣地看着封声走到自己身前,将一个包装精致的礼品盒递到了她手里。

“今天是白色情人节。”封声一字一顿,认真凝视着眼前的魏展眉,他不打算再计较,魏展眉接近他是因为那该死的学分了。

他可以不在乎这些。

那几个男同学开始起哄:

“魏展眉,这礼物可是我们哥几个逃课陪着封声好不容易才选好的,你可千万不要辜负他的一番心意啊。”

“快点答应他吧,他这可是第一次主动追人。”

封声微笑看着她,仿佛笃定了她的答案。

“我……”

魏展眉羞涩地笑了笑,刚打算说些什么,她的笑容却在下一秒僵住,脸色一点点地变白。

班主任正一脸阴沉地站在教室门口。

办公室里,气压低得可怕,谁也没有说话。早恋对于即将毕业的学子来说是很可怕的,稍不留神就会成绩倒退,考不上好的大学,而考不上好的大学,对时刻备战状态的老师来说,以为这学生没有了好前途。

魏展眉历来是优等生,不能在这样关键的时候掉链子。

“所以,”老师严厉地看着魏展眉,思索着,“你当初想和他坐一块,就是为了和他谈恋爱是吗?”

魏展眉摇头如捣蒜,眼眶也瞬间红透了。

“老师,这一切都是我干的,跟魏展眉没有关系。”封声说。

他做好了独自承担一切责任的打算,他是一个男人,没理由让魏展眉替他背负这些。

“不是的,老师。”魏展眉打断了他,转而对着老师信誓旦旦,“我真的没有和封声交往,绝对没有,我不会和他交往的。”

封声僵住。

魏展眉全身都在发抖,眼底有泪光闪烁,但仍小声却坚定地说:“封声也不是对我表白,这是为了感谢我而已,真的。”

老师表示怀疑。

魏展眉看了封声一眼,闭了闭眼,这才说:“是封声的爸爸让我帮助封声的,不信,您可以去问封声的爸爸。”

封声不可置信。

魏展眉在老师的催促下,当晚便换了位置。

她抱着刚刚收拾好的书,跟面无表情的封声擦肩而过,她声音很低和往常一样,却又不一样。

“对不起啊,封声。”她说。

封声没有再理她。

6

魏展眉

三月十五日,大雨。

封声的课桌上端端正正地摆放着他送给魏展眉的礼物,她甚至都没来得及拆开看。

看起来有些可笑。

旁边聒噪的女生不识趣地凑上来:“这是什么,封声,可以送给我吗?”

封声没理她,一扬手,将包装精致的礼物盒以一个漂亮的抛物线丢到了身后不远处的垃圾桶里。

哐啷一声,里头精致的玻璃制品碎掉了。

一同碎掉的,大概还有一颗初初萌芽的心。

六月五日,多云转晴。睡前故事

魏展眉从数不清的复习资料中抬头看了看黑板上的高考倒计时,疲惫地捏了捏眉心。

似有所感,她回头瞧了瞧封声的方向。他低着头,似乎在认真做题,魏展眉松了口气。

毕竟,她已经许久许久没有和封声说过话了,也不知道究竟是谁在闹别扭。

魏展眉曾试图和他说话,解释清楚自己,却一直没有合适的机会——

他总在看书。

“魏展眉!干什么呢?”守在前头的班主任发现了她的异样。

魏展眉赶紧收回目光:“没什么。”

远远的,坐在角落里的封声仿佛朝这个方向看了看。

魏展眉的人生与家境优渥的封声完全不同,她的父母是一对生活在底层的懦弱夫妇,靠着简陋的煎饼摊维持生计。

她需要处处小心翼翼。

魏展眉在原本破旧的中学里一直稳稳占据着全校第一名的位置,但她却并不满足。

直到某一天,一个姓封的中年男人来到了魏展眉家的煎饼摊前,他愿意将魏展眉转去更优秀的学校,也愿意为她支付以后大学的费用。

他只对魏展眉提出了一个条件——帮助他不争气的儿子提升成绩,让他儿子的成绩不至于那么难看,不让身为父亲的他太丢面子。

或许这种有钱人本就是随口一说,并未完全将希望寄托在她身上。毕竟有钱人家的少爷,怎么会因为区区一个她而愿意学习呢。

但魏展眉当真了,这是她的希望,帮助她脱离出灰暗人生的希望。

她有足够的自信自己能考上满意的大学,唯一缺少的,就是钱。

好在,虽然她当面说穿了其中的关系,封先生却并未过多责怪她。而且夸赞她因此激励了封声,封声不再整日里浑浑噩噩的,渐渐有了认真读书的意识。

魏展眉听了这话,不知该愧疚还是该替封声高兴。

下了自习后,魏展眉心念一动,鼓起勇气朝后头那个原本熟悉的位置走去。

她停在了封声的课桌前:“高考顺利啊,封声。”

封声抬头。

恍惚间,他仿佛看到了那个刚刚搬到他旁边的那个她。

“你好呀,封声。”

那天,就是这个声音使得他从昏昏沉沉的梦中醒来,连续好几天的低温终于迎来一次出大太阳的好天气,太阳光有些刺眼,斜斜地自敞开的玻璃窗外投射进来。

面前她的样子看不真切,但她的声音很清楚地传入他的耳朵里,软软糯糯的,像一块糯米糖。

“我是你的新同桌,我叫魏展眉,还有几个月就要高考了,祝你高考顺利。”

同桌的缘分,就是从那天开始。

而他,却并不打算让缘分太快结束。

封声抬眼看了看倒计时。

“高考顺利,魏展眉。”封声说,他眼里有细碎的笑重新溢出来。

“你打算……报考哪里?”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