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先生,求收留

发布时间:2019年11月8日 / 分类:言情小说 / 睡前故事

郑先生,求收留

文/郝文静(来自飞言情

【故事简介】

“先虹”文娱集团的女老板——唐姝桐是媒体常年关注的对象,有关她和男明星的传闻铺天盖地,连不关注娱乐新闻的郑泽司都略有耳闻,但郑泽司从未想过自己也会被女老板看上……

1

“先虹”文娱集团的单独化妆间里,郑泽司看了一眼摆在桌上的艇仔粥、肠粉、虾饺,却没有一点儿胃口。几天前,他突然拥有了单独的化妆间,准备的夜宵也全是他喜欢的,化妆师多得可以站满房间……按道理,享受这种明星级别的待遇,郑泽司该是高兴的,但得知背后操控这一切的是“先虹”文娱集团的女老板后,郑泽司每天如坐针毡。

“先虹”文娱集团的女老板是唐姝桐,年纪轻轻却能力非凡,频频成为财经杂志的封面人物,而她同样深受娱乐新闻的关注,就因为她多次与不同的男明星传出绯闻。

郑泽司对自己的外貌很有自信,虽然他不是明星,但网上夸赞他样貌的人不在少数。唐姝桐突然献殷勤,十有八九是看上他了。所以在接到唐姝桐的电话,要求他去她家时,郑泽司更加确定了之前的想法,毕竟没有哪个正常人会邀请从未谋面的陌生人去家里。

尽管郑泽司不愿意去,但还是无法拒绝。

郑泽司是一位宠物医生,经营的宠物医院面临倒闭的危机,仅仅靠在网上发的宠物视频获取点击率,只能勉强维持店面生意,后来是“先虹”文娱集团的宠物栏目邀请他做专家顾问,凭借这个节目,郑泽司的名声一炮打响,他的宠物医院才能正常运营。

郑泽司看了看手机上的地址,忐忑不安地敲开唐姝桐家的门。

门很快就打开了,她身上的香味扑面而来。郑泽司不着痕迹地避开眼神,他没想到唐姝桐没有化妆,五官还这么立体精致,甚至比在媒体上的样子还要好看。落座后,两个人的距离更近,郑泽司又闻到她身上淡淡的橘果香。他打算速战速决,开口问她:“唐总,您找我来有什么事情?”

唐姝桐看他的眼神就像是看猎物,她悠悠地开口说道:“郑医生,‘先虹’曾经帮助过你吧?”

果不其然,唐姝桐摆明是对他有要求的!郑泽司避开她炽热的眼神,坚定地表明自己的立场:“唐总,如果是在我的底线和能力范围之内的事情,我义不容辞,但若超过的话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唐姝桐看他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愣了一瞬,哑然失笑。她拍了拍手,房间里就跑出来一只白白的萨摩耶犬。

郑泽司看着在唐姝桐面前又蹦又跳的萨摩耶,好半天没有缓过神来:“所以,您只是想让我照顾它而已?”

唐姝桐面对一脸惊讶的郑泽司,淡定地点了点头,说:“接下来半个月我要出差,小白没人照顾。你是宠物医生,把它放在你那里托管最合适。”她雷厉风行地拿出准备好的宠物袋,完全没有给他拒绝的机会,“养一只也是养,养两只也是养,你不正好也养了一只吗?”

2

老底被摸得清清楚楚的郑泽司不得不答应唐姝桐的请求,只是唐姝桐对他没意思这件事情,郑泽司笑不出来。

不过他发现唐姝桐的狗对他有意思。

小白无时无刻不围着他转,比他养的柴犬小黑还要黏人,连吃饭、睡觉也要哄着,关键是他还不能不依着它,谁让它是老板的狗?

这天,郑泽司打开电脑,准备一如既往地看自己参录的宠物节目。趴在他怀里的小白突然站起来,对着屏幕大叫。原来正在播出的娱乐新闻里,出现了唐姝桐的画面。

“新晋男神周锦染夜会‘先虹’老板唐姝桐,两人先后乘车在酒店门口下车,而后分别进入同一间房间,直到深夜两个人结伴而出……”

郑泽司看到视频上两个人有说有笑的样子,气得关掉了电脑。敢情唐姝桐根本不是去出差,而是去和别人约会了。

小白见唐姝桐消失了,又站起来叫。郑泽司抓起它的前脚,满脸怨气地对着它说道:“你的主人不要你了,她有别人了!”小白不听,还跑到屏幕前面叫,大有一种要把左邻右舍都喊过来的架势。郑泽司认栽,又打开电脑。往常几分钟的娱乐新闻偏偏揪着这件事还在讲,郑泽司越看越生气,所以唐姝桐来接小白的那天,他分外有底气。

“唐总,我看到关于您的娱乐新闻了。”

唐姝桐知道他指什么,她想避开这个话题,于是指着玩闹的小白和小黑,调侃道:“你看,它们两个是不是很配?”

“它们都是公的。”郑泽司回答道。

唐姝桐一愣,尴尬地笑了笑,不自觉地咳了咳,只好解释道:“其实,我和周锦染的事情是个意外。”郑泽司还在猜是什么意外时,她下一句说的却是,“被拍到是个意外。”

果然是出差期间偷偷约会被拍了!郑泽司抱臂看着她,一脸看破真相的神情。

唐姝桐察觉到郑泽司的情绪,丝毫不尴尬,她掏出早就准备好的合同,说:“这段时间,辛苦你照顾小白,这是你和‘先虹’的长期合同。”

郑泽司看着摆在面前的合同,正想装出漫不经心的样子,但看到里面的条款,他的眼皮跳了跳。

唐姝桐仿佛知道他的犹豫,她抱着小白,把笔递给他,说:“你不要觉得有负担,这些获益都是你应得的,而且我真心希望你能继续在‘先虹’做下去。”郑泽司的宠物节目做得很好,这档节目在早上播出后,力挽晨间一向惨淡的收视率,甚至还反超了上午时段收视率最好的节目。

郑泽司也没再犹豫,签下了合约。这下,他不仅看唐姝桐顺眼了,连看小白也觉得可爱了。

3

没过几天,郑泽司就开始后悔了。

这天凌晨,工作了一天的郑泽司好不容易睡下,他的手机却“嗡嗡嗡”地响个不停,他划开屏幕,看到“唐姝桐”的名字。

“郑泽司,你能去我家帮我把小白接到你那里吗?”电话那头的声音问道。

听到唐姝桐的要求,郑泽司的瞌睡一下子就醒了:“现在?凌晨去你家?”

“我在公司回不去,我家门口现在被娱记围得水泄不通。”唐姝桐简略地解释了事情的起因,说道,“小白就拜托你了。”郑泽司很想听到“拜拜”两个字,而不是“拜托”,但电话不容分说很快被挂断了,他只好硬着头皮去接小白。

唐姝桐家的小区门口确实如她所言,里三圈外三圈围满了人。郑泽司避开人群,把车开进车库,输入门禁密码,打开了门。听到密码锁解锁的声音,小白飞快地跑到门口,又蹦又跳,还对他摇尾巴。嗯,至少比人有良心。

郑泽司按照原路返回车库,发现入口有拿着摄像机的娱记,他压低帽檐,抱着狗从他们身边走过时听到了两个人的对话。

“‘先虹’大厦那边有周锦染和唐姝桐的消息没?”

“没有,那边蹲守的人说人都走光了也没拍到什么。”

好家伙!原来唐姝桐使唤他,又是因为要去跟周锦染约会!郑泽司忍住困意,调转车头,改道去“先虹”,他倒要看看唐姝桐是不是在工作。赶到大厦楼下后,郑泽司恢复了理智,怎么感觉自己也像娱记似的?他和小白大眼瞪小眼地待了一会儿,最后望了一眼大厦,还是决定进去看看。

深夜的大厦空无一人,寂静之下,更显得空间宽敞。郑泽司一眼就看到那间灯火通明的办公室。他走近一看,发现唐姝桐正趴在办公桌上,桌上散乱地堆放着文件,他捡起掉在地上的资料,瞥见垃圾桶里塞满了泡面桶和外卖盒,该不会这几天都是在办公室吃住的吧?

郑泽司轻轻地拿起挂在电脑椅上的外套,小心翼翼地披在唐姝桐的身上。近距离的靠近让他的心跳加速,他凝视着唐姝桐的侧颜,浓密的长睫根根分明,他的心脏就像上了发条,愈发控制不住。

这时,小白突然叫了起来,把唐姝桐惊醒了。

唐姝桐看着面前的一人一狗,困惑地问道:“你们怎么在这里?”

“我、我们……”郑泽司抓起小白做挡箭牌,吞吞吐吐说道,“小白它不吃,不喝,不睡,大概……可能是……想你了。”

唐姝桐摸了摸小白,有点儿愧疚地看向郑泽司:“今晚麻烦你了。”她话音一转,说道,“过了今晚就好了,明天周锦染的节目就要开播了。”

郑泽司这才知道,唐姝桐跟周锦染的绯闻都是假的,他们碰面不过是在聊节目的事情。随着这段时日周锦染人气飞涨,多个集团想要他的综艺首秀,“先虹”也不甘落后,率先与周锦染所在的公司达成合约。部分集团看到周锦染加盟了“先虹”的综艺节目,就利用自媒体平台乱拍乱写,企图抹黑周锦染的名声,以此影响“先虹”综艺节目的收视率。而唐姝桐之前与几位男星传出的绯闻也都是这样以讹传讹的。

“你怎么能随他们这样乱说呢?你难道不知道外面的人怎么议论你吗?”郑泽司看她云淡风轻的样子,有些心疼。

“清者自清,真正懂你的人是不会被这些流言蜚语左右的。”唐姝桐朝他笑了笑,告诉他,“放心吧,这些绯闻最终都会不攻自破,而且他们还替我省了宣传的钱,到头来赚的还是我。”

果然是个狠角色!

4

周锦染参演的节目播出后,“先虹”获得了意料之中的效益,唐姝桐难得有了休息日,打算带着小白去宠物医院做定期的检查。

唐姝桐去的是郑泽司的宠物医院,因为节目的影响,很多人带着宠物慕名前来,其中也不乏特意来看郑泽司的人,所以工作日挂号处也排着长龙。唐姝桐耐心地坐在VIP等候区等待,只不过没一会儿,她就耐心全失。因为一位穿着性感,抱着蝴蝶犬,很明显不是宠物医院工作人员的女子,从门口进来后,直接就往郑泽司看诊的房间走去,然后抱着小黑走了。

唐姝桐指着女子的背影,询问前台的工作人员:“她……”话还没有说完,前台仿佛知道她要问什么似的,直接回答道:“女朋友来的。”

郑泽司竟然有女朋友!唐姝桐一下子就乱了心神。她明明打探过,不是说他没有女朋友吗?她攥紧拳头,径直拧开门,冲进了诊疗室。郑泽司抬起头,察觉到唐姝桐莫名其妙的焦躁,一脸疑惑地问:“唐总,您怎么来了?”

紧张的氛围已经把在诊疗室内若干闲杂人员吓退,唐姝桐用力地关上了门,抱臂站在门边,质问郑泽司:“刚刚进来抱走小黑的人是谁?女朋友吗?”

“是女朋友没错……”

唐姝桐拉过一把椅子坐下,眉头紧皱,打断他的话:“你很喜欢她?”

郑泽司心中很是纳闷,说道:“我还好,主要是小黑很喜欢。”

因为狗喜欢,所以在一起,这算什么理由?唐姝桐觉得他在敷衍她,更加不爽,说:“郑泽司,你别给我扯。”

“我没有。”郑泽司一脸无辜,回答道,“小黑真的很喜欢,毕竟是它的初恋。”

唐姝桐幡然醒悟,前台说的女朋友是指小黑的女朋友,她用手抚摸着眉头,沉默不语。郑泽司看了她一眼,发现她神色好转,他想了想,试探性地开口:“你该不会是以为那是我的女朋友才……”

“不是,不是!”唐姝桐才不会承认自己的失误,她装作气恼地站起身,“我焦急是因为我还没谈恋爱,哦,不……是小白没谈恋爱,小黑就谈了……”

郑泽司不免有点儿失落,他还以为她是在吃醋。但人不如狗,确实值得生气。同为“单身狗”的他点了点头,表示理解。

唐姝桐神经紧张,生怕郑泽司看出什么,她看了看手表,说:“我等下有个视频会议,今天先这样吧!”

5

一连几天,唐姝桐都躲着郑泽司,直到助理跟她讲起郑泽司的节目安排。

“唐总,已经按照您的吩咐,给郑医生安排了集团的知识竞答,他现在在录第四期。”

“知识竞答?那个有惩罚的?”唐姝桐不确定地问道。

助理点了点头,费解地看着唐姝桐的反应:“您不是让我找个集团的节目给他上,让他增加曝光率吗?”

唐姝桐扶额,她哪里知道给郑泽司安排了这么一个节目?这档节目为了吸引眼球,在惩罚环节融入了大冒险活动,会让回答错误的嘉宾做各种稀奇古怪的事情,其中就有不少和观众亲密互动的任务。

“我下去看看。”唐姝桐越想越不放心,她连忙乘坐专属电梯“杀”到录播室。

录播室里,郑泽司正在抽牌,上一轮,他没有给出正确的答案。唐姝桐随着摄像机的镜头,紧张不安地看着他修长的手指落下的地方。

“哇,郑医生抽到一张很甜蜜的牌哦!”主持人故意停顿了一下,看向观众席,将牌亮出来,“随意选择一位女观众,两个人深情对视,同时喂对方吃同一块蛋糕。”

主持人笑道:“郑医生,是你自己挑观众还是我帮你挑呢?要不,就底下那位手举得最高的女观众吧?”

支持人话音落下,唐姝桐立马就不淡定了,她打了个手势,示意暂停,拦住准备起身走上台的观众,拍了拍她的肩膀,说:“别去,我中午请郑泽司吃了臭豆腐。”又赶紧吩咐场务,“把整副牌拿下来给我看看,这场重新拍。”

唐姝桐把要跟别人亲密接触的牌一张张抽了出来,还反反复复检查了三遍,确保没有遗漏。

“唐总,还有什么要求吗?”场务收回牌,看着坐在他位子上的老板,小心翼翼地问道。

“没有,你忙你的,我就看看。”唐姝桐没有让位的意思。

直到节目录制结束,唐姝桐才起身离开,在电梯口碰到了郑泽司。

“唐总,听说您中午请我吃了臭豆腐?”郑泽司靠在墙边,偏头凑到唐姝桐的面前。唐姝桐能感受到他的呼吸喷在自己的脸颊上,她别开脸,按下电梯按钮,企图躲开他,躲开这个问题。

郑泽司哪里会让她如愿?他见她钻入电梯便随后跟上道:“唐总,您别躲了,刚才我去问过观众了。”他按下关闭按钮,电梯门很快就关上了。他转过头,看着她的眼睛一本正经地问道:“是真的吗?我怎么不知道?”

“你喜欢臭豆腐啊?我请你吃就是了。”唐姝桐有点儿心虚地回答道。

郑泽司看她目光躲闪,有点儿气恼,想起刚才他特意跑到观众面前追问唐姝桐说什么,女观众捂着口鼻,保持距离跟他说话的样子,他何曾这么丢脸过?

“这个事情……就算我欠你一顿臭豆腐好了。”唐姝桐边说边挪动步伐,往电梯门口靠近。

目睹这一切的郑泽司一下子挡在她前面,他抓住往外逃的人,低下头,吻在她的嘴唇上,然后俯视着她。

“你!”唐姝桐愣了一瞬,她看着近在咫尺的脸庞,目光锁在他红润的唇瓣上,羞红了脸,“郑泽司,你再也不要出现在我面前!”她用力推开他,按开电梯,冲了出去。

郑泽司看着落荒而逃的身影,笑了。

就算对方是老板,也不是随便就能欺负他的!

6

自从吻了唐姝桐后,郑泽司再也没看到过她,他渐渐开始后怕,在网上搜“惹恼女上司的后果”,结果答案没搜出来,反倒看到自己上了热搜。

该不会报应这么快就来了吧?

没上“先虹”节目前,郑泽司在网上发过一个救助遗弃犬的视频。“先虹”为了加深郑泽司在大众面前的好印象,转发了这条视频,正好有网友在流浪狗收留所看到这条狗,拍了照片放到网上。网友们发现这条狗伤痕累累,纷纷指责郑泽司没有好好照顾它,指责他虐待动物,还说他拍视频、上节目都是在作秀。

公众并不明白事情的真相。郑泽司拍完视频后,当时就有网友表示想要收养这条狗,他就把狗转交给了对方。他不知道这个网友压根儿就没有好好地对待它,反而在玩儿了一阵儿之后嫌麻烦丢弃了它。不明真相的网友随意谩骂,再加上好几个流量博主转发,事情一下子变得一发不可收拾。郑泽司参加的宠物节目被停播,他本人也被“先虹”下了暂停录制的通告。

郑泽司焦急地在家里等却一直没有等来“先虹”的消息,反倒等来了声称是“旭光”集团的工作人员。

咖啡厅内,郑泽司见到了那个西装革履的男人。

“郑医生,不知道你是否愿意加盟我们‘旭光’?”男人从公文包里掏出文件,摆在桌上,示意他打开。

郑泽司没有动,男人扶了扶眼镜,看向他说:“郑医生,不知道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网上爆出这样的消息偏偏是在‘先虹’转发视频之后?”

郑泽司抬眸看他,关于这个问题,他确实想过,也确实怀疑过“先虹”动了手脚。男人继续说道:“相信郑医生也知道,唐总为了发展‘先虹’,总会使用一些手段。”郑泽司轻叩着合同,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男人又说:“先放黑料再洗白,能很快让一个人红起来。”

郑泽司狐疑地扫了他一眼,男人见他疑心,回答道:“据我所知,网上好些推波助澜的言论都是‘先虹’雇人写的。”

郑泽司陷入沉思,他拿起合同,说道:“我考虑一下再给你回复。”男人似乎笃定他会答应,就留下自己的电话号码然后离开了。郑泽司没有打他的电话,而是打电话给了唐姝桐。

时隔多日,郑泽司在车上见到唐姝桐,她正拿着手机在看什么,表情凝重,见他上车才抬头看他,问他:“‘旭光’的人去找你了?”

郑泽司点开录音,里面是他们在咖啡厅的谈话内容。唐姝桐打量了他一眼,问他:“你不怕他说的是真的吗?”

“他说的当然不是真的。”郑泽司这几天看微博评论,在一片骂声里只有寥寥无几的评论是支持他的,虽然很少,但很显眼,因为他发现这些评论的账户名不是“小白真白”,就是“可爱的小白”等类似的,他一眼就看出是唐姝桐开了小号在支持他。如果唐姝桐要搞什么手段,完全不需要多此一举地自己去微博留言。郑泽司笑了笑,问她:“你难道不知道微博可以雇水军吗?”

“我当然知道,我这是……这是……”她总不能告诉他,其实她是关心则乱。她不动声色地收起手机,“节目不能糊,所以你不能糊,你懂吧?”

敢情是为了公司,郑泽司看她一本正经的样子,难过得抱起趴在座位上的小白,小白安慰似的舔了舔他的脸颊。

“这件事情,我会帮你处理好的。”唐姝桐给了他一个坚定的眼神,小白正好跟她对视,于是也舔了舔她。

郑泽司心情大好,开心地摸了摸小白,说:“你看,小白舔了我,又舔了你……”他话还没说完,唐姝桐就说道:“挺恶心的。”

郑泽司突然觉得很伤心,比被人骂还要伤心一万倍。

第二天,骂郑泽司的博主出来道歉了。正如唐姝桐所言,这件事情,她处理得很好。不仅找出煽风点火的网友,还道出了遗弃犬主人的恶行。事情的真相一公布,舆论很快就出现了反转,节目照常播出,郑泽司的知名度和人气也不断提高。

7

因为郑泽司的人气大涨,唐姝桐计划把宠物节目的时间延长,指令发下去,还没运行,郑泽司就带着辞职信敲响了她办公室的门。

“唐总,我想辞职。”

唐姝桐握笔的手指一紧,她抬眸看他,试图挽留他;“为什么?因为网上那件事情吗?那跟你无关,而且已经解决了。”

郑泽司摇了摇头,他将辞职信搁在桌上,说道:“遗弃犬虽然不是我虐待的,但是我也有责任,我不该随便把它转交给别人。这件事情也给了我一个提醒,身为宠物医生,我的重心应该放在宠物身上,而不是做节目和刷人气。”

“你真的想离开‘先虹’?”唐姝桐盯着他,“即便是要支付毁约赔偿也要这样吗?”

“我可以慢慢还。”郑泽司想了想说道。

唐姝桐扬起嘴角,道:“那好,我们就按之前签的合同办吧。”

“这段时间多亏唐总的照顾,虽然不做节目了,但是您随时可以带小白来我的医院,小黑也非常想念……”郑泽司的话还没说完,唐姝桐不耐烦地瞥了他一眼,说:“我知道了,你可以走了。”

郑泽司跟唐姝桐打了这么久的交道,还是第一次感受到这么凌厉的目光。他心里五味杂陈,也知道唐姝桐为了他这档节目劳心劳力,付出了很多,但他终究还是辜负了她的希望,想说的话到了嘴边,也只能咽下去了。

唐姝桐在郑泽司离开后就没再踏出过办公室,她看着桌面上摆着的合同和辞职信,气得不行。凭什么他说离开就离开?

夜深时分,郑泽司熄灯锁门,正准备离开宠物医院,背后突然有人喊他的名字。他吓了一跳,转身看到被黑暗包裹的人,轻声道:“唐总?”

唐姝桐看着他走近自己,噘起嘴巴说道:“郑泽司,你不是说要赔偿我吗?”她把手搭在他肩上,说:“那就……把你赔给我!”

郑泽司看着她醉醺醺的模样,试图把她的手扯下来:“你喝醉了,唐总。”

“不,我没有!你说过要赔偿的。”唐姝桐死死地抓住他,一副蛮不讲理的姿态,她踮起脚,身子几乎贴到了他的身上。

喝醉了还带着命令的口吻,郑泽司败下阵来,任由她抓着自己的肩膀,用温柔的语气哄着她:“现在很晚了,乖,我送你回家。”

唐姝桐不依,她划开手机屏幕举到他的面前,说:“你看,现在才十点,还不晚。我今晚就在这里,哪儿也不去。”

“我……这儿是宠物医院,只收留猫猫狗狗呀!”郑泽司看着她楚楚可怜的眼神,叹了一口气,“好吧,今晚破例。”

唐姝桐见他开了门,很是欣喜,不由得吻了他一下。

郑泽司被她轻轻柔柔的吻弄得神志不清,他沉下声音,说:“别闹,下来。”唐姝桐把手指压在他的唇上,示意他不要说话:“嘘,别吵醒狗狗和猫咪。”

郑泽司看着她在黑暗中闪闪发光的眼眸,终于收紧手臂拥住了她……

8

第二天醒来后,郑泽司摸了摸身边,没有一点儿温度,身边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了。他起身看到摆在桌面上的一份文件,里面清楚地写着他不用赔偿合同中的违约金。他感到十分疑惑,拿起手机打唐姝桐的私人电话,结果一直无法接通。他的眉心蹙起,觉得自己开始弄不懂唐姝桐的意思了。

唐姝桐今天已经不知道搞砸了多少工作,看到郑泽司的电话打过来,她拿起手机又放下,看着屏幕暗掉,又把它打开。她的思绪一直停留在昨晚,想起自己的行为,她十分懊恼。一直以来,她在处理感情上的事时都是理智又有分寸的,她也不明白自己这次是怎么了。

办公室的敲门声唤回了唐姝桐的神思,她整理好思绪,下一秒就听见门外的助理说道:“唐总,郑医生来了。”还没来得及阻止,郑泽司就推开门走了进来。

“唐姝桐。”郑泽司看着她的眼睛,直呼其名,拿出文件甩在桌上,“这文件有问题。”

唐姝桐看着坐在她面前的人,心脏一紧,拿起文件看了看,问他:“哪里有问题?”

“你昨晚明明说要的赔偿是我。”郑泽司指了指合同,“可这上面却又说不要赔偿了,和我们协商的不一致。”

唐姝桐哑然,哪有人嚷嚷着要签卖身契的?

“这……我……我昨晚喝醉了,乱说的。”她打算用借口遮掩过去。

郑泽司当然不会给她机会,直接开口问她:“你喜欢我,对吗?”

“我哪有?”唐姝桐一下子站起来,瞪着眼睛看他。郑泽司看着她,想起昨晚她的样子,嘴角藏着的笑意溢出来,说:“有没有你心里清楚,手机锁屏的屏保都是我的照片。”

唐姝桐扣住手机,正想指责他胡言乱语,昨晚的画面猛然闪入脑海,好像是她自己把手机举给他看的。她咬着唇,妄图狡辩:“你误会了,我是因为喜欢小白,所以想要用它的照片做屏保,正好你抱着小白的这张照片中它最好看。”

郑泽司挑眉看她,说:“你骗我。”

唐姝桐躲不过他的眼神,败下阵来,干脆理直气壮地承认:“是,我是骗你了,那又怎样?”

前一秒还没底气的郑泽司扬起嘴角笑了:“挺好的,我乐意被骗。”

唐姝桐和郑泽司在一起后,郑泽司问她到底是什么时候喜欢上他的,唐姝桐总是避而不答。

有一天,两人在午后的阳光下闲话,郑泽司突然挠她的痒痒,问:“你说不说?”

唐姝桐被掐住软肋,直呼饶命:“我说,我说。”

“很久之前,我在网上看过你拍的视频,看你给小动物治疗伤口,训导小动物听话……一颗心就慢慢被吸引。受你的感染,我也开始喜欢小动物,知道你的狗叫小黑,我就养了萨摩耶,给它取名小白。我曾经去过你的宠物医院,但是碰巧你不在,偏偏小白这家伙身体又特别好,只有进行一年一次的身体检查时才进宠物医院。我没有理由去见你,只好制造理由见你,所以我特意做了一档宠物节目,邀请你……”

郑泽司感动得热泪盈眶,说:“以后,再也不许偷偷喜欢我。”

唐姝桐歪头,眨了眨眼睛。郑泽司亲了亲她的眼角,说:“要正大光明地喜欢,知道吗?”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爱格故事会

甜文

上一篇 : 谁把胭脂染
下一篇 : 我情切切(四)

睡前故事:推荐栏目

热门标签

睡前故事随机

睡前故事热门

睡前故事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