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原地等你,不问归期

分类:青春爱情 / 睡前故事

他在原地等你,不问归期

文/南风北至

在悠长岁月里,爱你,是我穷极一生最认真去做的事情。

01

盛夏时分,阳光炽烈,由天空发散下来的阳光透过树隙串成一束六边形的光斑,温温柔柔地穿过玻璃窗,纪嘉年站在走廊里伸了个懒腰。

“啊,坐了一上午的门诊,腰都快要断了!”她懒洋洋地靠在墙上。

边上的小护士笑嘻嘻地凑过来,调侃道:“纪医生啊,你这样365天全年不休,身体受得了才怪。反正你攒了那么多假,不如趁此机会休个假好好休息一阵啊。”

“有什么好休息的……”纪嘉年懒洋洋地晒着太阳,像极了一只慵懒的猫咪。

一个年纪和她相仿的护士说:“你知道现在全院上下怎么称呼你?都说你堪称劳模中的楷模!我要是像你一样漂亮,我就赶紧找个男朋友去看看电影逛逛街,听个演唱会什么的,怎么都比泡在医院好啊!”

纪嘉年只是笑了笑不说话。

又一个护士凑上来:“你们听说了吗,这个周末在城西体育馆有演唱会!”

“是哪个歌手啊?”

说起这些,她们最来劲,眼看她们马上要热聊的模样,纪嘉年正想趁乱逃离此地,忽地听到一句——

“是前几年特别火的歌手,叫刘易,演唱会名字特别有意思,好像是叫什么‘明年你还爱我吗?'。”

她脚步一错,顿在原地。

晚上下班回到家,刚刚打开门,原本

安静蛰伏在软垫上的猫咪咻地抬起了头,圆溜溜的大眼睛骨碌碌地望向纪嘉年。

纪嘉年将折耳猫抱起来,亲昵地摸着它的脑袋:“Security,喵喵喵,傻儿子想我没……”

吃过晚饭,正在喂猫的纪嘉年脑海里忽然浮现起上午护士们讨论的话题,那场演唱会……

纪嘉年若有所思,摸摸Security的脑袋说:“乖儿子,你乖乖吃饭啊……”

折耳猫并不买账,拿着屁股对着纪嘉年,纪嘉年一边骂着“真是跟你爹一个德行”,一边向屋子里走去。

纪嘉年坐在书桌前的地板上,在墙角的箱子里翻找,终于在一本书里找到一张演唱会的门票。她合上书页,书扉的正中央用凌厉的钢笔字写着一个名字——顾衡。

她捏着这张演唱会的门票,脑海里忽地撞进顾衡曾经在将演唱会门票交给自己时说的话:“刘易是一个很有才情的歌手,他唱的情歌里有感情。我们去看他的演唱会吧,我想把我的感情,透过他的歌,唱给你听!”

记忆中,他含着星光一样的眼眸,那么清晰,却又恍如隔世。

Security贴着她的大腿凑过来,一头扎进柜子里,叼出一根逗猫棒放在她的身前。

那是顾衡第一次来她家时买的,还记得他像个小孩一样拿着逗猫棒逗Security,猫咪却始终拿屁股对着他,气得他直嚷嚷:“什么样的人养什么

样的猫,成天装酷不理人,一点都不可爱!”

想着想着,纪嘉年低头发出一声轻笑。

原来有关于顾衡,到处都是回忆。

02

演唱会当天。

纪嘉年有些呆板地在入场的列队里等候进场,瞪着入口处那幅巨大的海报上的几个色彩斑斓的花体字——明年你还爱我吗?

她不得不承认,刘易的这场演唱会,无论是引人注目的噱头,抑或是利用人们的情怀,无疑是成功的。

提前三年售卖演唱会的门票,仅限情侣购买,一个人的票价获得两个人的席位,券面分为男生票和女生票,双方各自保存属于自己的券面,三年之后,凭票入场。

演唱会的名字叫:明年你还爱我吗?

这对于情侣来说,恐怕是一个难得的证明感情的机会吧?

而感情到底能不能被证明呢?纪嘉年有些犹豫不决地站在原地。

就在她愣怔着的时候,感觉到身后有人轻轻地推了推自己:“嘿,到你了。”

她回过神来,抱歉地冲身后的情侣笑了笑,连忙跟着队伍向前走。

过安检时,她听到身后那对情侣中的男孩笑嘻嘻的声音:“我就说了,三年之后陪我来的肯定还是你!”紧接着,就是女孩气鼓鼓地笑骂:“不然你还想是谁陪你来!”

纪嘉年的鼻尖不知怎的就是一酸,经过入场的狭长通道,场内灯火通明,过去的场景慢慢浮现在她的眼前……

每次逡巡记忆,那橘黄色的画面感好

像都带着岁月沉淀的沧桑。她抱着几本书走在熟悉的走廊上,身后传来熟悉的呼唤声:“纪嘉年。”

她转过身,丰沛的阳光从气喘吁吁跑向这边的顾衡身后蹿进她的眼里,炫目感令她不舒服地眯了眯眼,这时候顾衡已经到了她的面前。

“纪嘉年。”他又叫了一遍,清冽的嗓音配上他一贯调笑的语气,就像是刚刚被他缠上的时候,他总是用这么不正经的语气郑重其事地叫着自己的名字,其中悬殊的反差感,叫她分不清楚是梦境还是真实。

他站在她身边,体贴地接下她臂弯里的书册放在水泥栏杆上,变魔术似的从身后抽出两张演唱会门票在她眼前晃了晃,献宝似的说:“你看!”

她困惑地接过,票面上绘制着一面复古时钟,还有一些繁复的古朴花纹,以及青色的藤蔓组成的几个字——明年你还爱我吗?

“纪嘉年,这就是我跟你说过的歌手刘易三年后的演唱会的预售门票。你一直没有安全感,现在我跟你保证,三年以后我们一定会手牵手出现在那里!”

她抬起头,看着阳光将他不羁支棱着的发梢染成金色,发梢下那深深凝视着她的瞳孔深邃得就像是浩瀚的海洋。他脸上有掩不住的笑意,大概是那笑容太有渲染力,她当时深深地相信,他们一定可以准时赴约,实现他口中的三年以后……

但是,就像是这场演唱会的主题,“明年

你还爱我吗”这句话后头跟着的是问号一样,未来实在是有太多不确定的因素。

03

“时间是一个极其残酷的东西,它无所不能、无处追寻。三年前我决定办这场演唱会,而现在我后悔了……”刘易举着话筒,脸上带着绅士的微笑,眼神一点点扫过那些空着的席位,他的眼睛里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感谢今天到场的你们,让我还能够去相信,现在让我为你们献上一首……”

“你还记得吗?夏天书桌上不经意碰触的冰凉,像乌云掩盖下猝不及防的疾风骤雨;你还记得吗?去年一起牵手去看过的电影。时间就像风,裹着四季吹过山丘不远万里。他真的很喜欢你,像万里高空越来越稀薄的氧气;他真的很喜欢你,在原地等你不问归期……”

缓慢的、抒情的调子渐渐地在场馆里流淌,纪嘉年不知不觉泪流满面。

时间跟着音符倒退,许多过去的画面在她的眼前凌乱地出现。

“真不知道顾衡喜欢她什么,长得不好看,学业也一般般,真是一点都不般配。”

纪嘉年穿梭在走廊上,忍受着来自四面八方的指指点点,在与顾衡擦肩而过的瞬间,仓皇地低下头。顾衡环视一圈走廊上的人,跑到她的身边,牵起她略带挣扎的手,笑得恣意妄为。

阳光顺着发梢迁徙至他的脸庞,顾衡总是借着看猫的由头来找她。

就像现在他手里拎着Sec

urity的后颈,那只傲娇的猫连给他一个眼神都欠奉。顾衡嘴里嫌弃地说:“脾气这么差,不会讨人喜欢,真不知道喜欢你什么……”

他的话像是对着Security说,眼神却宠溺地看向纪嘉年。

“当然是我们家Security可爱才讨人喜欢啊。”纪嘉年随口搪塞,心里却在想,原来这世上,一个人的爱真的可以让另一个人溺毙……

画面一转,校外的咖啡厅,纪嘉年局促地搓着手心,对面坐着的是顾衡的妈妈。

“我相信你也希望我们家阿衡好,他马上就要去国外留学,希望你不要再耽误他……”

回忆与现实交织,纪嘉年坐在看台上泪眼蒙眬,连歌词都听不真切。这时,她敏感地察觉到自己身边的坐席上忽然出现的身影。

纪嘉年皱了皱眉头:“不好意思,这里有……”

在她看清身边人的面孔,那张脸和记忆中的少年的面容严丝合缝地契合,她的话像是堵在了喉咙里。

她记得那么清楚,顾衡手心里阳光般的温度,他一侧脸颊上跃动的浮光,眼角眉梢弯曲的弧度,还有那一瞬间注入心脏的暖流,都那么清晰。

他穿着一身齐整的西装,头发收拾得一丝不苟,眼睛下有明显的乌青,完全不像记忆中的随性。

顾衡趁着她发愣的时间,拉开嘴角的弧度,他的眼神像是在说,终于找到你了。

他说:“纪嘉年,好久不见。”

纪嘉年不知道事情是怎么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的,刚刚起床的她有些低血糖,她扶着门框望着客厅里正在地毯上打滚的一人一猫。

“儿子,我好想你啊!”

“喵——”

“儿子,让爸爸看看你妈把你养瘦没有?”

“喵喵——”

“啧,你怎么胖了这么多,你是不是连你妈那份也吃了?”

“喵!”

“趁我不在欺负你妈,你是想造反吗!”

“……”

纪嘉年看着一人一猫闹腾,终于忍不住咬牙恨恨出声:“你怎么在我家?”

“嘉年,你醒了啊?”顾衡从地上爬起来,熟门熟路地走进餐厅拿出几个餐碟,“快去洗漱,我准备了三明治做早餐,你看你现在这脸色简直跟个鬼一样,是不是又没有好好吃早餐!”

他一边说一边布置,甚至贴心地在Security的鱼形盆里放了些猫粮,Security立马屁颠屁颠地跑过去吃了起来。

纪嘉年在心里骂了句没出息。

“你怎么进来的?”纪嘉年不理他的殷勤,继续询问自己心里的疑惑。

“从大门口啊!”顾衡略有些嗔怪地望了她一眼,好像在说这种小事还需要问吗。

“你怎么会有我家的钥匙!”纪嘉年扶额,她觉得即使是过了三年,顾衡仍然有本事将自己气死!

“哦,钥匙啊?”他将手里的猫粮放回橱柜,漫不经心地回头冲她粲然一笑,“当然是我儿子给的啊。”

纪嘉年的眼刀立马射向

正在啃猫粮的折耳猫,折耳猫若有所察,抬起头痛快地“喵”了一声算是认罪。纪嘉年气得心口一梗:“你这个没良心的,卖主求荣的白眼狼!”

“扑哧——”顾衡在一边幸灾乐祸地笑出声来。

04

接下来的日子,纪嘉年感觉简直就像是有人在平静的水面忽然投下一颗炸弹一样,堪称鸡飞狗跳。

不得不说,顾衡的颜值不论是在哪里都能够引起百分之百回头率的,就像现在。

纪嘉年望着门外比平时路过频率高了好几倍的小护士,在心里叹了口气,又看了眼坐在自己对面支臂半撑在桌面的顾衡。

“先生,你到底哪里不舒服……”纪嘉年板着脸,故作疏离地一本正经地问。

“纪医生,我觉得我最近经常头昏眼花。”顾衡煞有介事地抬手揉揉太阳穴的位置。

“眼科、耳鼻喉科在三楼……”

“我还常常觉得胸闷,茶饭不思。”

“胸内科在二号楼……”

“我还常常失眠,一睡着就梦见你。”

“精神病院出大门坐173路公交车就能到……”

“但是,我只想让你治!”

纪嘉年将桌上的名牌重重摆在顾衡面前:“我是妇产科医生!”

顾衡终于笑出声来,望着纪嘉年,在心里感叹好久没有见到他的女孩这副样子了,真是想得慌。

“好了,不逗你了。你今天晚上想吃什么?”顾衡收拾了笑脸,看着对面脸色越来越黑的纪嘉年认真地问。

“顾

衡,你够了没有?”

顾衡忽地站起身,手撑住桌面慢慢靠近她。

纪嘉年往椅子里缩了缩身子,避无可避,看着面前越放越大的脸孔,她的思绪猛地就乱了,屏住呼吸的同时桌下的手指也越收越紧。

“想不想知道我得了什么病?”

纪嘉年撇过头去,顾衡轻轻靠近她的耳侧,他磁性的声音慢慢流淌而出:

“念你成疾,药石无医。”

05

顾衡一边抬起双手将Security举在胸前,一边笑眯着眼转头对她说:“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就像这样睁着一双湿漉漉的大眼睛看着我,我当时在想一定是有人在你的眼睛里施了魔法让我移不开眼。

“有人说,这个世界上最深邃的是海洋,最澄净的是头顶的穹宇,我想,那是他们没有见过你的眼睛……”

纪嘉年认真地望着眼前的少年,他的笑容像是深深地烙印在视网膜上,她的手不由自主地抚上心口,那里烫烫的、酸酸的,好像有什么要满溢出来。

纪嘉年揉着酸胀的额角,从睡梦中惊醒,心上还残留着那种怦怦跳个不停的急促感。

“纪医生,你醒了啊。”路过的小护士和她打了个招呼。

纪嘉年虚应了一声,居然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小护士不依不饶地凑上来,坏笑着打听:“纪医生,前几天来的那个是你男朋友吗,好帅啊……”

纪嘉年一向不擅长和人打交道,面对着小护士的逼问,她

无所适从地想要摇头,但是偏偏有什么制止了她的动作。

小护士还在喋喋不休,纪嘉年并没有打断她,尴尬地笑了笑。

顾衡已经好几天没有出现,就好像大学的时候他突然离开那样悄无声息,原本说好一起毕业一起奋斗的人,一夜之间就消失了踪影。

纪嘉年站在黑洞洞的门口,掏出钥匙。伴随着顾衡的出现和离开,顾衡解释了当初的不得已和没想到她会离开,然而好像一切都已经不再重要,她觉得自己的心上像是开了一个口子,有什么酸涩的感情从这个口子里沉甸甸地漏了出来,蒸得她的眼眶鼻尖都是酸胀的……

果然是逗着自己玩的吧……

打开门,有什么蹭在她的脚尖,她矮下身将那团毛茸茸的折耳猫拢在怀里。

“喵——”

脸颊上有湿漉漉的触感,纪嘉年觉得有一股滚烫的液体在脸颊上蔓延开。

“嘉年,你怎么不关门?”门口忽然响起一道声音,伴随着“咔嗒”一声,满室通明。

顾衡望着半跪在地上骤然回头的纪嘉年,她的眼睛湿漉漉的,像是雨后湿润的窗扉。他的心一紧,想起自己这两天只想着尽快处理手里的事,然后一直陪着她给她一个惊喜,却忘了告知她一声。

他连忙丢下手里拿着的牛皮纸信封,连忙走过去将她揽进怀里。

他心疼地吻了吻她的额角:“对不起,我回家了一趟,没有告诉你,让你担心了……”

等纪嘉年收拾好情绪,Security也一反常态地乖乖团坐在一边没有闹腾。

“嘉年,我以后再也不会离开你了。”他郑重其事地说完,转身拿起地上的牛皮纸信封,走回她的身边郑重地交到她的手里,“这里面是我的户口本、身份证、护照、房产证、工资卡……”

纪嘉年大睁着眼,有些惶恐地望着他,他紧紧地握着她的手,眼神真挚无比。

“我所有的东西都在这里,我把它们交给你,没有它们我在这个世界上寸步难行,你不要觉得有压力,因为没有你,我的人生,才是真正的寸步难行!”

“我再也不会离开你。明年,明年的明年,以后的每一年我都爱你!”

纪嘉年在这一瞬间耳边忽然响起刘易在演唱会结束时的陈词:我们不能用时间证明感情,也不能用时间考验感情,但是你生命中的那个他总会用一种方式告诉你——在悠长岁月里,爱你,是他穷极一生最认真去做的事情……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