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寂寞论

分类:青春爱情 / 睡前故事

夏日寂寞论

文/大年年

1

上海的冬天总是有些奇怪,前几天还大风大雨,让人躲在家里不敢出门,接下来的几天就开始大晴天,阳光灿烂得好像热带城市,让人恨不得点上一杯冰镇饮料。

我背着包穿越热闹的市中心,最终停在了某个广场前面。城市里拥有很多这样的广场,毫无特质,却总是莫名其妙地聚集了很多人。我站在人群的最外围,听到前面传来的歌声。

“南山南,北海北,北海有墓碑。”

我回头看了一眼,这里什么都没有,而半年以前,我跟纪源在这里,一起听了同一首歌。

“北海有乌龟?”

“有墓碑!”

夏天的时候,我们都很开心,穿着人字拖,摇晃着手里的麒麟啤酒,晕乎乎地从人群中穿过。

现在是冬天,没有麒麟啤酒,没有纪源,只有我。

2

我是在大街上偶然遇到纪源的。

那个时候,我们杂志跟随日本本社的刊物变动,要制作路人穿搭的栏目。我跟摄影师在街上蹲了三天,都没有遇到符合我们主编审美标准的、好看的、会穿搭的小哥哥。

那天,人民广场三大网红店门口排了很长的队,摄影师看了我一眼,认真地说:“要不咱俩辞职吧,我觉得去网红店门口排队当黄牛都比在杂志社赚得多。”

印刷厂那边已经准备开始印杂志了,可我们的栏目还没有到位。如果到了印刷那天还找不到合适的路人模特,这期杂志就要开天窗了,这对我来说简直就是职业生涯的一大考验。

我让摄影师在一旁歇会儿,天气这么热,中暑了可不好。我在周围晃了一圈,期待着能有什么新的发现。遇到纪源的那个瞬间,我才知道什么叫“皇天不负苦心人”。

小伙子好像是刚下地铁,急匆匆地看着手表,一路小跑往前,还好我眼尖发现了他。他长得很像低配版刘昊然,有一种邻家大男孩的清新感觉,一件灰色衬衫内搭白色简约T恤,下身穿着一条黑色牛仔短裤,外加一双白色球鞋,整体感觉十分清爽,再加上他那张好看的脸,这不就是我们要找寻的读者模特吗?

我也顾不得大太阳,一路小跑追了上去:“小哥,你有没有兴趣当模特啊!”

男生看了我一眼,羞涩地笑了一下:“不好意思,我没有兴趣。”说完这句话,他又继续往前走。我实在不想错过这么好的模特,心一横,跑到他面前伸手拦住了他:“你帮帮我啊!”

用他的话说,我拦住他的那个瞬间,感觉都要哭出来了。可不是嘛,好不容易遇到的模特,我可不想错过,然后再出三天外班,蹲在外面晒太阳、找模特。

我尽可能详细地跟他解释了一下我的工作,以及我跟摄影师这几天来苦苦蹲等但是毫无成效这件事。他看着我犹豫了一小会儿,终于说了一句:“我笑起来不是……太自然,你们不要老让我笑就行。”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用一种社会人的口吻大声承诺着:“没有问题,包在我身上。”

“我当时还以为你是骗子,现在哪里还有人蹲在路边问别人想不想当模特的啊!而且蓬头垢面的,哈哈哈!”后来回忆起我们的相遇,纪源不无担忧地说。

“那你怎么还是跟我走了?”我坐在居酒屋里,慢悠悠地喝了一口冰啤酒。不管什么时候,啤酒跟烤串都是治愈心灵的良药,我大声感慨着。

纪源说了什么,却全部淹没在我的感慨当中,我什么也没有听到。

或者说,我装作什么也没有听到。

3

我把纪源带到摄影师面前时,心中不无得意:“凯哥,怎么样,这小伙俊不俊!”

凯哥那眯着的小眼睛顿时有了光彩:“可以啊!邢鹿你还是可以继续为杂志事业发光发热的!”

纪源看着我们,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整个人都拘谨了起来。

我跟凯哥找了一条人不是特别多的道路给纪源拍了几张照片。我犹豫了一下,还是问纪源要了他的微信。我觉得他的脸还蛮有辨识度的,身材比例也不错,跟那些欧美模特比起来,他身上有一种很别致的味道,说不定也很适合模特这条路。

“我到时候再跟你联系!”

我们在地铁站里告别,纪源点了点头,然后消失在地铁站里。凯哥跟我一起提着器材带着照片回公司加班:“这个小伙子还挺不错的!”

“干吗呀,你又看上人家男模特了?”我一边叼着冰棍,一边埋汰着凯哥。平时我都不爱吃柠檬海盐味的冰棍,刚刚买了一根,柠檬的清新口感扩散开来,很像纪源给人的感觉。

“你这小鬼,我当然是说你啊。这个小伙子长得好看又很老实,你可以发展一下啦!赶紧忘了你那个糟心的前男友。”

“闭嘴啦你!”我把吃完的冰棒棍扔进垃圾桶里。

我之前就发过誓了,以后再也不要喜欢上任何人。如果恋爱只会让人受伤的话,那我只喜欢我自己就好了,好好爱自己,是肯定不会让人受伤或难过的。

当时我只是觉得纪源这个人真的很仗义、很好,而且还长得挺好看的。后来熟了我才知道,纪源那天下午本来是要去一个店铺面试的。懂事的他很早就开始打工补贴家用,而我执意让他来拍照,让他错失了那个时薪还不错的兼职,只是这些我当时都不知道。

我们第二次的见面来得非常快,主编看到我跟凯哥拍的照片之后,对纪源极为满意,便要我整理一份合同,让纪源成为我们杂志的专属模特。我在微信上简短地跟纪源说了,快到下班的时候他才回我的消息。

“可以啊,不过我现在在兼职。”

“那我带着合同过去找你,你看看。”

过完了糟心的杂志出片修罗场,我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想着跟纪源约定的时间还早,我便回家换了一套休闲点的衣服,然后挎着我的帆布袋出门了。听他说他现在在一家网红火锅店里兼职,我便让他顺带帮我拿了个号,等下请他吃火锅。

我到店里的时候,纪源已经坐在门口等我了。刚上完半天班的他看上去似乎很疲惫。但是好看的人就是不管在什么状态下,都还是一样的好看,我在心里感慨着。

“快到我们了吗?”我走过去,纪源立马站了起来。拍照的时候纪源不太放得开,我给他讲了不少的冷笑话他才松弛了下来,隔了几天没有见面,他对我又回到了那种客气的状态。我看了他一眼,也不知道该如何化解这种尴尬。

“下一桌就是我们了。”

夏日的空气里总是有种灼热感,火锅店的热气又足,我坐在外边,只觉得汗一层层地冒出来,也不知道纪源什么时候把那张菜单叠成了一把小扇子,默默地给我扇着风。

很快我就意识到我为什么会觉得如此灼热——我在排队的人群中看到了我最不想看到的那个人。

“她比你有趣可爱,也更加能融入我的生活……”那些被我尘封在记忆深处的画面此刻自动解除了封印,在我脑海里播放着。

前男友可能也看到了我,我站起身,想让纪源跟我一起赶紧走开,结果没有来得及,我的面前就凭空多了一个黑色的阴影。

“叶细细,好久不见啊!”

充满挑衅意味的开场,看到这个抛弃过我的男人又出现在我面前,我竟然没有出息地想哭。他现在是要怎样,特意来炫耀一下他跟我分手以后过得特别好,而我还是一个单身的、一个月不知道要加多少次班的时尚杂志编辑吗?

“啊,你跟细细认识吗?”倒是我身边的纪源此刻站了出来,省掉了“细细姐”里的那个“姐”字,语气凭空多了几分熟稔与宠溺。

“不仅认识,还在一起过!”

“原来就是你,那我要谢谢你了,如果不是你跟她分手,我也不会跟她在一起。”原本以为是修罗场的场景,却被纪源这句话给拯救了。“走吧,轮到我们的号了。”纪源熟练地拿过我的包,牵着我的手往店内走,留下我那个不知所谓的前男友立在原地。

“谢谢你啊!你想吃什么尽管点,我请客。”我把菜单推到纪源面前,喝了一口水才缓解下来。

“没有什么的,看起来那个人很张扬,让人有点讨厌。”纪源顿了一下,似乎觉得这样说不好,又连忙补充道,“我没有质疑你眼光的意思,怎么说呢……”他努力想着该怎么解释,但是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说什么,最后默默看了我一眼,“就是,你懂的那个意思。”

那个人并不怎么喜欢我,也有很多缺点,但是在自己执着地喜欢一个人的时候,会自动剔除掉那些看上去他不爱你的证据,只保留自己想看的、他爱你的瞬间。对于他的事情,我早已经放下,如果说有什么执念的话,就只是我舍不得让自己再那样去喜欢谁而已。不过纪源绞尽脑汁来解释这件事的神情,实在是过分可爱了。

我赶紧从包里拿出了合同:“对了,这是合同,你看一下。我们会尽力把你打造成平面模特的。”

纪源接过合同,随便翻了一下,就在后面签了字,速度快得我都有点担忧。

“你不再看看细节吗?薪酬在这一页,签约时长还有注意事项在这一页……”

“不用了,我觉得细细姐你不会害我!”

称呼又换回了“细细姐”,语气中有一种笃定跟依赖,跟刚刚的“细细”不一样,我面前坐着的是一个还在读大学的男孩子,清澈又善良,不是那个刚刚因为心疼我而站出来的人。

他们之间的差别在于感情,一个是因为心疼我而站出来,一个则是普通的签约模特。

但是都没有什么差别了。我很早就决定了,再也不要爱一个人,不管他对我好还是不好,我都决定一个人坚强地活下去。

4

接下来的一年时间里,纪源凭借清新的外表和气质,在模特圈杀出重围。我们也因为经常一起拍片,越来越熟,只是他见到我,依旧会笑着喊我“细细姐”。凯哥倒是锲而不舍,总是会在一旁打趣:“细细你还没有拿下他啊,再不行动他就要跑了。”

“你喝着人家买的奶茶还不闭嘴。”我说。

纪源每次来公司都会给我们带上几杯饮料,也不知道他在哪里听说我沉迷冰激凌红茶,每次都会给我买这个。

快乐的日子并没有很长久,很快就有娱乐公司看中了纪源,要跟他签约,把他作为新人力捧。纪源跟我们在一起的日子也就走到了尽头。

欢送会选在了一家居酒屋,就在人民广场附近,纪源说是他朋友推荐的。我跟凯哥加班弄完图片和版式才想起来这件事,急急忙忙往人民广场赶。

其他的同事和模特已经喝得脸红红的,纪源坐在中间冲着我们傻笑:“细细姐,这里这里,坐这里。”他一边说着,一边使劲地拍着他身边的榻榻米。

“去啊!”凯哥说着还朝我做了个加油打气的动作。

“细细姐,你来啦!”我看了一眼后面服务生收走的啤酒杯,纪源好像喝多了,这个时候喊出来的“细细姐”都带着几丝平素没有的暧昧。

“恭喜你呀!”我端起了桌上的酒杯。

说不失落是假的,这个会给我买冰激凌红茶的男孩子从此就要走入更多人的眼中,接受公众的目光,尽管现在他还会叫我一声“细细姐”,可是一旦红了之后,也会毫不犹豫地把过去删除吧!

“如果不是你,我也只是一个在火锅店打杂的小弟。”

感激的话说出来,听起来总有几分虚假的成分,我跟纪源都不再说话,只是沉默地喝着啤酒。

“不如我们来玩真心话大冒险吧!”公司前台小妹突然这么提议,其他人也点头赞同。

纪源平时对前台小妹提议的活动都没有什么兴趣,大概是欢送会的缘故,也笑嘻嘻地应了下来,跟大家一起玩。

结果第一轮我就输了,前台小妹一副等着看八卦的表情注视着我:“细细,你选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大冒险。”比起看起来稍微出格的大冒险行为,说真心话反而让人觉得是场冒险。人人都对别人的剖白跟八卦深感兴趣,而如昙花一现的大冒险行为,只会让人笑一笑,然后抛之脑后。

我在大冒险的小卡片里抽了一张,上面赫然写着:跟你左边的人说“我爱你”,然后亲他一下。

大家的视线都落在我跟我左边的人——纪源身上。

“快说呀!”坐在对面的凯哥一脸兴奋的样子,我转过身,注视着纪源,大声说了一句:“我喜欢你。”

“亲他一下的话,侧脸就可以了吧!”我对游戏规则提出了质疑,没有想到这群人喝多了,根本不在乎我的质疑与抗议。

“当然不行,怎么可以亲脸颊,你太狡猾了。”

“对啊,游戏嘛,愿赌服输。”其他几个跟纪源关系很好的模特也开始起哄。

纪源也跟着大家一起傻笑。我凑过去小心地亲了他一下,他的嘴巴凉凉的,让我有一种吃了薄荷糖的感觉。

“好啦好啦,就这样啦!”

前台小妹一脸嫉妒地看着我:“细细姐,你刚刚亲的可是未来的大明星啊!”

“是啊!万一以后爆出绯闻,我们就都火了对不对!”

纪源一只手撑着脸,不知道在看什么。以后也不会再有机会如此亲密,下一次再见到他,估计就是在电视上或者电影荧幕上了吧!

“这一轮是纪源啊!快来选,真心话还是大冒险?”前台小妹一脸激动地说着。

“啊,是我吗?那我选真心话好了!”纪源随手指了一下前台小妹拿在手里的卡牌。

“你现在有没有喜欢的人?”前台小妹一字一句、认认真真地念出来,“不可以撒谎,撒谎的人不能红起来!”

纪源低头笑了一下:“有啊!”

他的回答很简单,但是语气里洋溢着一种微小的甜蜜感。几个女同事嗅到了八卦的气息,纷纷开始打听了起来,前台小妹一脸“我就知道”的表情:“该不会在我们这群人当中吧!”

纪源听到这一句,立马睁大了眼睛,随即低下头小声说了一句:“你们怎么知道!”

娱乐圈是一个一旦有一点消息,就会有人捕风捉影,然后被别人夸大,演变成完全不相干的故事的地方。纪源现在都还没进入娱乐圈,当然不能被这些小八卦给摧毁,我警惕地环视了一周:“他喝了这么多酒,说的话能信吗?都十点多了,你们还不回家准备睡美容觉吗?”

说到美容,女士们都坐不住了。上了年纪以后,熬一次夜,需要砸不少钱才能补回来。

“走了走了,我们要撤了。”

结果到最后,喝了不少的纪源就到了我手里:“细细,你把他送回去吧!”

喝多了以后的纪源特别乖巧,就坐在那里不动,你碰他一下,他就会眯着眼睛对你笑。

“能走吗?”

他想了一下,然后冲我点了点头。我扶着他摇摇晃晃地走出居酒屋。上海的夏天可真好啊,昏黄的灯光从梧桐树叶的间隙中落下来,街道上驶过的公交车、骑着脚踏车的行人,还有夹杂着夏日炎热气息的微风,都让人觉得欣喜。

“以后,就算有喜欢的人也不要在这种地方说。你以后就是娱乐圈的人了,很多人都居心叵测,说话就要小心一点!”

“你都不想问一下我说的人是谁吗?”

我摇了摇头。这种小狼狗式撒娇真的好可爱,我有点理解那些天天在微博上说喜欢小狼狗的人是怎么回事了。

但是心动是一回事,在一起是另外一回事,我已经决定不再喜欢任何人了。

纪源叹了一口气:“好丢脸啊,早知道就不联合大家玩这个了。”

“是不是凯哥给你出的馊主意?”

纪源不看我,飘忽不定的眼神却出卖了他。

“是因为我比你小,所以你不喜欢我吗?”

我摇摇头,随即又补了一句:“当然也不是因为放不下前任。”

他听到这一句,才长叹了一口气,然后说了一句:“太好了。”

远处的广场上有人在唱歌,我们摇摇晃晃地走过去。歌手站在那里,唱的是民谣。纪源笑得傻乎乎的:“北海有乌龟?”

“北海有墓碑啦!乌龟是什么鬼!”

我们相视笑了一下。

“恋爱太辛苦了,不管是跟比自己年长的人在一起,还是跟比自己小的人在一起,一旦羁绊加深,爱得不到回应,就会深陷痛苦当中,所以那个时候我就决定了,以后都会一个人走下去。”

那个看起来很清爽的、带着夏日气息的男孩子听到我这番话以后,眼里的光芒暗了下去,随即又挤出了一个牵强的微笑:“没有关系的!”

我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报出了纪源家的住址。临走之前,纪源张开了双手:“细细,拥抱一下吧!”

去掉了“姐”,是带着宠溺感的“细细”。我走过去,伸手抱了他一下,他把头埋在我肩膀上,用带着哭腔的声音小声说着:“那次在火锅店,我就很想一直牵着你。虽然你很努力,但是逞强的样子也很让人心疼!”

七月的上海明明很炎热,我却感觉心里凉凉的。

爱跟不爱,似乎都是一种错误。一次失败的恋爱带来的伤害与空洞,需要拒绝多少个下一次恋爱才能愈合呢?

这个问题没有答案,我只是茫然地看着路边走过的情侣,全世界幸福的人那么多,却总是缺我一个。在这个夏天,寂寞就好像肆意生长的植物,紧紧将我们包围。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