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星星的人

分类:青春爱情 / 睡前故事

种星星的人

文/高小白

城市里的灯火,就是人们种在地上的星星。

01

香炉庵,这是一家位于镰仓的和式茶点店,我是一名来自中国北方的留学生,在这里打工。这里一共有五位店长,他们每个人周一到周五各值一天班,周六周日由一位大叔顾店。

这天是星期四,是小和店长值班。他是一名宅男,我如常地为他端上了这日的第一份茶点喜歌和一杯煎茶,他便拿着游戏机一如既往地开始打游戏。

他说,今天有一位朋友要来。没过多久,一个短发女孩推开了店门,她就是他的朋友。

她有一双瞳色很深的大眼睛,她很喜欢甜点,点了很多点心,坐在靠窗的第二个位子。这天,有明星在路边拍MV,她坐下后一直看着窗外,并拿出纸和笔画着画。这时,她隔壁桌的顾客说起了这位明星:“其实唱得一般,戏演得也一般。”

她听到后,转身拍了拍说话的人,说了一段我最近听过的最有道理的话。她说:“喂,你们知道吗?严于律己,严以待人,是严格;宽于律己,宽以待人,是潇洒;严于律己,宽以待人,是仁德;宽于待己,严以律人,是欠揍。”

为了避免麻烦,我上前对那两个人说:“抱歉,我们的休息时间到了。”他们只好默默离开。

她结账时,外面的那位明星余申正好进来给工作人员买下午茶。他们在柜台前相遇,他撞掉了她的画本,帮她捡起来时看到画纸上的自己和下面的中文名字,微笑着道:“画得真好,您是画家吗?”

她望了他许久后说:“因为我喜欢的人喜欢看我画画,我不想让他失望。”

他将画纸交给她说:“他真幸福。”

她忽然轻声道:“你现在幸福吗?”

他听到后愣住,她则匆忙低下头,带着行李上了楼。

后来,小和店长告诉我,她是那位有名的淡彩画家,种星星的人。她将在楼上住一个星期。

她一直在替一个已经不记得她的人到处旅行,将所到之处画成明信片,因此由她绘制的限量版明信片上都有一个独自旅行的小女孩。

小和店长讲完这番话,我照例为他端上了这天的第二份点心合欢。他讲话的声音很好听,但素日话少。直到天黑,我为他端上这天的最后一份点心春泥,他告诉我:“如果你对明信片上的小女孩感兴趣,可以问问她。”他下班后,我看着他去到古书堂雪壤,买了一份画家小姐的限量版明信片。

02

我再次与画家小姐说话,是她来到镰仓的第三天午后。她依然坐在那个位子上看着外面快要完成的拍摄。

她问:“有彩香堂的雪地藏吗?”

传说地藏菩萨是孩子与旅人的守护神,雪地藏有着如同首场积雪般温柔的香气。

我升起香问:“您喜欢余申?”

她回答:“是。”

我又问:“您明信片上的小女孩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旅行的?”

她说“从和她喜欢的人分开开始。”

我问:“那他们为什么会分开呢?”

她说:“因为他不记得她了。”

那个午后,她开始给我讲明信片上那个小女孩的故事——

女孩的名字叫谢麦,她喜欢画画,不擅长讲话,她在东京留学。她小时候有一个梦想是当一个画家,但只有一个人曾经告诉她要加油。渐渐地,这个梦想也沦落成了日常的消遣。

某个冬日的早晨,她在桥下小路上看见了一个流浪汉。他单手弹着吉他,她走过他身边,听到了他的歌声。那个熟悉的声音令她停下脚步,缓缓地回过了头。

流浪的男子唱着电视剧里的一首歌:“我站在沉默的天空下,呼出了一团名叫寂寞云,这朵云落下了雨,雨后出现了彩虹,但反正也是抓不住的……”

谢麦连肩上的背包滑落下来都没有反应,包里的东西掉了一地。他停下来帮她捡起画说:“这是你画的吗?画得真好看。”

来不及拾起的画纸在冷风里纷飞,流浪的男子充满善意地对着她微笑,谢麦却哭了。她没有想过有一天还会再听到同一个人对她说这句话。

她上一次听到,是在三年前的一次签售会上。她喜欢的人看着她给他画的小故事集说:“这是你画的?画得真好,你要加油,以后成为一个画家。”

这个人的名字叫余申,他是她喜欢的人,或者说是偶像。

这个人在去年失踪了,新闻里说他生死不明。

然而此时此刻,他出现在了她的面前,在这座无人问津的桥下。

03

谢麦将余申带回了家。余申失去了记忆,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她是谁。但这个陌生女孩流泪的样子让他知道,她一定是挂念他的人。

谢麦在东京租的公寓很小,他洗了澡,换了一件宽大的高领白毛衣后问她:“所以,你也是中国人?你认识我吗?我叫什么?”

穿着白毛衣的他就像天使一样,谢麦沉默后回答:“林夕。”

他笑起来:“林夕,所以我叫林夕。那么你叫什么呢?”

此刻,谢麦很开心,也很悲哀。自私的情感让她没有告诉他真话,而是编造了一个名字给他。林夕——梦也,他从来都是她的一个梦。

她回答:“谢麦。”

他似乎很喜欢她的名字,轻声道:“小麦。”

他环顾四周,看不到一幅她的画,于是问:“你的画呢?”

她低声:“没……没有人喜欢,就不画了。”

他正想说些什么,她的手机响了起来,铃声是他们组合曾经唱过的一首歌。他在听到后忽然捂住了自己的头,好像很痛苦的样子。谢麦问他怎么了,他说:“之前做过一个噩梦,有人用力地推我,我的头撞到了什么东西,很痛。后来每次想起这个我就会头疼。没事,过一会儿就好了。”她猜想或许这首歌和他的梦有关联,才引起了他头疼。

谢麦看着他苍白的脸,将他的头靠在她身上抚摸着说:“没事,很快就会没事了。”

伴随她的话,一切都归于宁静,他不再觉得头疼,而是沉沉地睡着了。

此后,他的头再也不会疼了——

我听到这里,问画家小姐:“他是怎么好起来的?”

画家小姐说:“女孩有一个秘密,她可以为别人消除记忆。”

她告诉我,故事里的谢麦有一个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这个小女孩在十一岁那年遭到了绑架,虽然后来被成功救回,但一些痛苦的经历让女孩的精神变得很不稳定。无能为力的谢麦只能将她抱在怀里祈祷:如果可以的话,就让那段痛苦的记忆从你身上消失吧。这样的话,你就会和从前一样了。

接着,女孩停止了哭泣,睡着了。而谢麦脑海中重现了几年前爷爷去世时的场景,不只是记忆,就连当时心痛的感觉也一并重现。她哭了,而那个睡着的女孩再次醒来时已不记得有关绑架的任何事——她消除了女孩的记忆,代价是唤醒一段自己人生中痛苦的经历。

后来她在帮助过两个想要忘记一些难过往事的人后,就再没有使用过这种能力了,因为不确定这样做是否是对的。但她不忍心看着余申被疼痛折磨,于是再次使用了这个方法。

那天,当他醒来后,忘了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头不再疼,也不记得那个梦了。

谢麦正在做饭,看上去有些笨手笨脚。他问:“你在做什么?”

她说:“辣椒炒牛肉,你最爱吃的。”

一头短发乱毛,围着布丁印花围裙的她的背影,看上去很像一个手办,他很想抱住她……

04

余申左手的手腕上有一道伤疤,现在他的这只手已不能弹琴和用力。谢麦带他去看了医生,医生说他的手从前是受过伤,但如今已经完全康复了。她不知道他经历过什么,他也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受的伤了。

失忆的余申得到了“林夕”这个名字,捡到他的女孩有时会唤他阿夕。她知道他喜欢的食物、植物、颜色、电影……

她在东京读书,在快递公司打工,不擅长讲话。她在小房间里装了一个窗帘隔断,分出他们两个人的卧室,并带他去剪了头发。因为他的到来,单人间里的所有东西都变成了双的。他因为没有证件,很难找到工作,只能每天待在家里等她。

天黑了,等她回家。下雪了,他也等她。他把她准备洗的衣服都洗干净,在阳台晾晒起来;他把她打碎的花瓶碎片做成一个风铃挂在窗前;他买好了菜做好等着她回来一起吃,无论那是几点……

那天深夜,谢麦弄因为丢了一箱快递被批评,推开家门时,看到他蜷在沙发上醒过来对她说:“小麦,你回来啦。”她坐在地上哭了。从来也没有人在这座城市里为她留一盏灯,那灯光照着他迎接她的笑脸,是那么温暖。她所有的理智一下就崩溃了,抱住他像个孩子一样大哭起来。

他像抱小动物一样抱着她,问:“怎么了?”还摸了摸她的头说,“没事了。”

房间里有衣物柔顺剂的味道,新添的风铃也响了。谢麦看到这些,说:“你把这里变成了家。”

他说:“傻姑娘,你才是我的家啊。”

她埋进了他温暖的怀里。

楼下传来陌生男人的说话声,在说:“我怎么在这儿?”

她的一只手还在隐隐作痛,那是六岁时摔倒的感觉,是她刚刚消除了楼下男人记忆的代价。但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她要守护余申。

05

余申随身带着一把坏了的吉他,谢麦休息的时候和他一起把琴拿到乐器行去修理。

回去的路上,他问她自己的家在哪里,谢麦说不知道。

他不相信,说:“怎么可能?你不是我女朋友吗?”

她慌忙摇头:“不,不是。”

他说:“你看,你知道我喜欢吃什么,知道我的生日,还知道我对灰尘过敏。我的事你都知道,你不是我女朋友又是什么?”

她脸变得通红。

他低头看着她,说:“而且,我喜欢你。我感觉,你也喜欢我。”

北风吹开了池袋上空的云,阳光温暖了整条街,也照进了她怀中。他讲话的声音真好听,但她明白那并不属于她。

她说:“你是不可能喜欢我的。”

他问:“为什么?”

她说:“因……因为天上的星星不会喜欢地上的凡人。”

他说:“可我不是星星啊。而且,如果星星不喜欢人,为什么会每晚出现在我们头上?”

谢麦低下头:“东京根本就没有星星。”语落,她独自往前走了。

那天,她又发现有人跟踪他们。因为有他在身边,谢麦没办法去消除那个人的记忆。为了他的安全,她第二天就带着他搬了家。

谢麦的床下有一个大箱子,搬走时她说不要了。但余申发现她看它的眼神很不一样,于是偷偷带走了它。

听到这里,我问:“箱子里是什么呢?”

画家小姐说:“画。”

我问:“一箱子的画?”

她点头。

谢麦他们搬了家,圣诞夜的时候他说要带她去看星星,拉着她跑到了近郊的一座小山上。灯火通明的东京上空根本看不到星星,可他拿出相机拍了一张照,然后将照片拿到她面前,将它倒转过来,微笑道:“谁说城市里没有星星的。”

照片倒转之后,地上璀璨的灯火仿佛变成了漫天繁星,照耀着黑夜。谢麦从未想过还可以如此看世界。他看向山下的城市,告诉她:“这里的每一簇光都由一个人点亮,他们有的在努力工作,有的在守护家庭,每一束光线中都有一个在为生活努力的人。他们点亮了这座城市的夜,这些由人创造并点亮的光,就是人们种在地上的星星。”

谢麦看着脚下的城市,那一瞬间仿佛看到了每盏灯背后的故事与力量。冰冷奢华的夜景,变成了一片寄居着生命的星辰海洋。

他从草丛里拿出那个她以为已经丢掉了的箱子说:“而你的星星就在这里。”

他打开箱子,她蹲下身子看到,每张画的背面竟然都贴着一张从网上打印下来的留言。原来,他把她的画扫描后发到了网上,又把看过画的人的留言打出来贴在了画的背面。谢麦第一次知道居然有人喜欢自己的画,这样一张张看下来,她才发现自己确实是越画越好的,它们并不是毫无用途的废纸。而这些,都是他让她了解到的。

在画纸的最下面是一块电子绘画板,他说:“这是送给你的圣诞礼物。”

她问:“你哪来的钱?”

他说:“我把吉他买了。”

她想,傻瓜,那可是你的宝贝啊。他为她做的这些,远远超出了“报答”。她一时说不出话,将涌出的眼泪敛在眼眶里。

他看着她说:“这个箱子里就是你以前种下的星星,它们会照亮你未来的路。所以答应我,不要放弃,重新开始画画,好吗?”

谢麦笑着,乖乖地冲他点了头。

那天回家途经六本木时,他看到路口大屏幕上Wentz新歌的MV,说:“我认识这个人,原来他是歌手啊。”

谢麦疑惑:“你认识他?”

他说:“嗯,我醒来后第一个见到的人就是他。是他从路边救了我,但他也不知道我是怎么受的伤。”

谢麦觉得事情有些蹊跷,Wentz明明就是和他同一组合的同伴,为什么要假装不认识余申呢?但这里是日本,Wentz家很有势力,所以她准备之后悄悄调查一下这件事。

06

谢麦在余申卖掉吉他的乐器行找了一份新工作,便辞掉了快递公司的工作。乐器行的老板答应谢麦可以带着余申一起来工作,并以两个人的工资赎回那把吉他。她不想再让他每天一个人在家等着了,而他能重新拿回吉他也很开心。

他左手虽然使不上力,但每天依然努力练习按弦。

周末的时候,店里来了一个会弹吉他的孩子,谢麦外出回到店里时看到门前围着许多人。她看到孩子弹着琴,而他唱着歌。声音如此动听,店内简单的灯光照在他身上,也像是舞台上的光一样。当人们鼓起掌来,他笑得那样满足。

他让谢麦明白,即使忘了过去也无法抹去一个人所热爱的。她知道自己应该为他做些什么,他不属于她,而是属于他的梦想,和所有懂得欣赏他的人。于是她走上前去拉起了他,决定告诉他他是谁。

他问:“小麦,你要带我去哪儿?”

她坚定地回答:“带你去应该去的地方。”

谢麦带着余申来到了他们经纪公司旗下的东京分公司,但没有见到他的经纪人,只有一位秘书小姐说稍后会联系他们。

离开后,谢麦总觉得事情有哪里不对劲。身旁的余申问她话,她都没听见。

走进一段隧道,忽然从后面跟上来几个穿黑西装的男人,将他们包围起来,说要将余申抓走。他将她拉到身后,与他们动起手来。谢麦不能当着他的面消除别人的记忆,情急之下只能冲上前去狠狠咬住其中一个男人的手。对方疼得原地大叫,她又脱下外套冲向另一个人,捂住了他的头,转身却看到刚刚被她咬过的男人正用棍子重重地打在余申的后背上。那人本来是冲她来的,是余申赶过来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这一棍。

她看着缓缓倒下的他,大声喊着:“余申!”

这是她第一次对他说出这个名字,随后发生的一切,他都不知道了。

07

余申再次醒来是在第二天中午,他在一家私家医院里,谢麦不在,身旁是一名陌生女子。她叫李曦,是他曾经的经纪人,也是一手捧红他的恩人,但这些他都已经忘了。

他醒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找谢麦,女子交给他一部手机,手机是谢麦留在他身上的,里面是一段视频。他点开视频,画面中的谢麦对他说:“阿夕,当你看到这个视频的时候应该已经醒了,太好了。对不起,我一直以来骗了你。其实你叫余申,你是一个了不起的大明星……现在,你终于回到属于你的地方了。”画面中的她含着眼泪,带着微笑说,“很高兴能这样认识你一次,希望你以后幸福快乐。再见,阿夕。”

余申听完,不顾李曦的劝阻跑回家去找谢麦,但没有找到她。

一周后,李曦帮他找到了她。他们赶到一家医院,谢麦躺在病床上昏睡着。李曦拿出手机给余申看了一段分公司门前的监控画面,那天谢麦闯入公司,抢走了秘书的手机,到楼下给李曦打了电话,告诉她余申在哪里。说完这句她便昏倒在了马路上,后来还是路人叫了救护车将她送到了医院。

医生说,她已经昏迷了一周,其间有发烧和浑身疼痛的迹象,但原因不明。

过了大概一周的时间,谢麦终于醒了。

她睁开眼睛看到身边的余申,说:“你怎么会在这儿?你不是回去了吗?”

他握住她的手说:“傻丫头,你让我回哪儿去啊。你就是我的家啊。”

她摇头:“不,你应该在李曦身边,她会……”话还没说完,他便上前吻住了她的唇。

病房里安静下来,谢麦愣在那里。直到这一吻结束,他对她说:“小麦,从今天开始,你记住,无论我以前是从哪里来,今后我都只会回到你身边去。”

她低声:“可我骗了你。”

他说:“你没有骗我,你不是已经带我回去了吗?”

他提出了一个条件,必须有谢麦的陪伴他才会接受之后恢复记忆的一系列治疗。

为了他,谢麦和李曦答应了。

08

余申失踪那年正在筹拍一部电影,制作方是一家日本的公司,他饰演一名侦探,同一组合的Wentz饰演男二号。他们俩来了东京与制作人见面,但第三天,余申却突然失踪了。李曦派人找了他很久,都没有找到。

因为事情与Wentz有关,李曦秘密找了医生给余申治疗。

一个月过去,他想起了很多事,只是左手仍没有恢复,而且他看上去并不开心。他只有和谢麦在一起的时候才会时常露出和从前一般的笑容。

他问她有没有画画,谢麦说有,他就很开心,买了银座有名的整套杯子蛋糕给她当奖励。

谢麦看到橱窗里的一条围巾,停下了脚步,他问:“喜欢吗?”

她摇了摇头说:“不用,我已经有了。”

他将她拉进店里,将围巾买下来再帮她围上。

他说:“我们去旅行好不好?”

他说,如果不当艺人,想当个旅行家,到处去看看。

谢麦忽然拉着他来到芝公园说:“现在也可以呀。”她拿着树干在地上画出山山水水说,“我小时候很喜欢像这样在地上画各种各样的地方,然后就好像带着我的小伙伴到处去玩一样。比如,你可以去看看伊斯坦布尔的月亮和三毛的撒哈拉……”

她一边吃蛋糕,一边用画笔为他描绘世界,周围有放学的孩子聚集过来。他说想去看看冲绳的夏天和北海道的冬天,想去贝多芬的维也纳,想去路边唱歌,想去看永恒的金字塔和正在融化的南极……

最后,他说:“我要去南卡罗来纳的蕾丝教堂向我心爱的女孩求婚。”说着他单膝跪地,优雅地向她伸出手。谢麦有些不好意思,他说,“喂,故事还得继续呢,快伸手啊。”

身旁的孩子一起起哄,她将手放在了他的手中。

他问:“Wouldyoumarryme?(你愿意嫁给我吗?)”

她轻声:“YesIdo.(是的。)”

孩子们鼓起掌来,说:“亲新娘!”

她听到转身要逃跑,围巾忽然被他一拽,就撞上了他的吻。

他靠近了对她说:“谁说这条围巾没有用的。”语落,他再次钩起她的围巾,给予她一个绵长的吻。

天空落下绵绵的雪花,不远处的东京塔亮了起来,她缓缓闭上了眼睛。风是冷的,雪花也是冷的,他是温暖的……

那是他们在一起的最后一晚。

后来,他告诉她:“我失去了一个朋友。”

09

第二天,Wentz就去警察局自首了。

恢复了全部记忆的余申给了他最后的机会,让他去自首。

那年余申写了新歌,想要先做完新专辑再考虑电影的事。他去找他谈,但Wentz不同意。他们吵了起来,Wentz说:“你是选秀冠军出道,从一开始大批的粉丝和最好的资源就都是你的,我一直是陪衬你的绿叶,难道我现在连演一个绿叶的机会都不能有了吗!”

余申给他解释,他不听,气急之下将余申推向墙边。余申撞到了头,他拿起一个花瓶抓住他的左手按在桌上就砸了下去,说:“音乐,音乐!见你的鬼音乐去吧!”

头部的撞伤使余申晕了过去,当他再次醒来时已经失去了记忆。Wentz想到,如果余申从这个世界消失了,那么所有余申的东西就都是他的了。所以他没有告诉余申自己是谁,假装一个不相干的路人,将他抛弃在了这座陌生的城市。Wentz是日法混血,爷爷在关东一带颇有势力。他抛下余申后便找了人跟着他,定期报告余申的行踪,还收买了分公司的秘书,不让余申靠近公司。而他自然得到了电影的男一号,取代了他的所有,直到谢麦遇到余申。

来自朋友的伤害,使余申的左手在康复之后依然无法正常活动。

那天李曦找到谢麦,给她看了一遍那天她闯入公司大楼的视频。视频里的谢麦孤身闯入办公楼,每个阻拦她的人在碰到她之后,都神情恍惚地默默让开。李曦说:“我已经大概猜到你做了些什么,虽然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做到的。但我希望接下来你可以做两件事,第一件是让余申忘记他的手受伤的事,你知道音乐对他有多重要,他需要尽快好起来;第二件是我希望你离开他。因为你们并不适合,你只是意外地捡到了他。”

谢麦没有说话,因为知道她说的每一句话都对。

李曦说:“所有粉丝都在等着他。”

谢麦知道这份工作就是余申的梦想,他说过,梦想是唯一一直陪伴在他身边的。

那个午后,阳光特别明亮,谢麦来到余申在公司的休息室。他有些累了,坐在沙发上撒娇一样地把头靠到她怀里说:“让我睡一会儿。”

谢麦站在那里,抚摸着他的头发问:“还希望我做什么?”

他开着玩笑:“希望你向我告白啊。你可从来都没对我说过呢。”

“我喜欢你。余申,我喜欢你。”她对他说。

他闭着眼睛满意地笑了。她的手依然抚摸着他的头发,只是有他看不见的眼泪滴落在他的头上,她轻声道:“再见。”

这句话之后,他就再也不记得她了。

画家小姐说:“她消除了他受到伤害的记忆,没有那段记忆也就不存在他们的相遇,因此她在他的世界里永远地消失了。”

她说完这个故事,外面的余申再次走进店内,问她:“您好,我能请您为我画几张画吗?MV的情节里需要一些画。”

她答应了。

他说:“谢谢,每次见到您都感觉很亲近。”

她笑了笑。

直到她上楼,他还坐在那里看着她,以一种好奇的目光。

我没有问过故事中的女孩是否就是她自己,而故事中的余申是否就是面前这个人。

10

几天后,画家小姐准备离开镰仓。临走前,她将余申要的画交给我,托我转交。

我看着那些画,问:“所以,从那以后,那个女孩就开始一个人旅行,替他完成梦想。她怎么甘心就永远不见了呢?”

她微笑着回答:“不甘心。”

她说,那天走出大楼的时候,谢麦像做了一场梦,梦醒之后一无所有。行人将她的背包撞到地上,里面的画纸再一次到处纷飞。路人帮她捡起来,夸赞这姑娘画得真好看。她伸手抓住一张,这才发现自己并非一无所有,她还有画,画上的小女孩在种星星。她忽然明白了自己要做什么。如果说在现实世界里他与她之间相隔千万里,那么她就走向他。一步一步种着她的星星,追着他这颗星星往前走,直到有一天她出现在他视野所及的一片方圆里。她会带着她耀眼的星星和他打招呼,说很高兴认识你。到那时,再没有任何人、任何事能将他们分开。

我问:“所以这个女孩后来一直在画画,等待着再次遇到他。可这些都很难,她是如何坚持下去的?”

她说:“有的时候,做一件很多人都喜欢的工作,和喜欢一个很多人都喜欢的人,这两件事是一样的。一种方法是,你要把他当成一个方向,可你所追求的,不只是一个结果。”

就在她说完这番话准备动身时,那个人再次推开了店门。

我看到余申拿着一沓画家小姐的明信片,走到她身边问:“我们以前……是不是在哪里见过?比如,梦里。”

她眼眶中含着眼泪,缓缓终于向他点了点头。

他拥抱着她,如获至宝地说:“果然,你就是我梦里的那个人,所以你才会画了所有我想要去的地方。”

原来,脑海中被抹去的故事,在心里化为了梦。梦里他也许记不清她的样子,但熟悉的感觉不会改变。所以,从第一次见到她起,他就觉得她似曾相识。

而这次不再是梦,她在他怀中对他说:“很高兴,再次认识你,阿夕。”

他说:“对,梦里你就是这样叫我的……”

我为他们端上了夏日新品,紫阳花状的菓子团团与淡茶。他们坐在窗前聊天,他说,后来李曦将他受伤的经过告诉了他。大概因为只是了解,并没有经历的记忆,他的左手一切正常。但他总感觉李曦的叙述中少了一部分,他感觉就是自己经常梦到的那部分,也就是她。

余申的外套口袋里露出一截寄明信片的信封,上面寄件人写着:香炉庵周四的店长。我知道那是小和店长寄的,我看着他们,露出了心满意足的笑容。

那个午后,他们一起离开了。后来,旅行家系列明信片上不再是一个人,而是两个人。

一个月后,她给我寄来一幅画作为礼物。我打开,看到画上老街茶点店里一个围围裙的女孩正静静地看着一个方向,那里是她喜欢的人——我才知道,她发现了我的秘密。

我将画收藏起来,点香沏茶,等待接下来的客人。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