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哭了

分类:故事人生 / 睡前故事

青春哭了

文/淡蓝蓝蓝

小城很老了,在上个世纪90年代的中期,它安静得就像要睡着了一样。而我的青春期就在这样的节奏里开场,懵懂又迟钝。

初中女生的友谊是很奇妙的,人际圈基本取决于你所处的“地理位置”。所以,前桌的芝芝、后桌的江谨和我就形成了一个铁三角的关系。我们的日常行程通常包括一起去厕所、一起去做课间操、一起去买饭,以及在每个课间一起蹲在墙根下闲扯。

芝芝身形瘦小,讲话语调温软,但行事颇有女汉子的风范——泼辣又直爽。江谨和她正相反,一脸硬妹的长相,但其实最胆小,看见一只虫子都能尖叫出极高的分贝。

3个人当中,她们说我的性格算是最中庸的,我当时还不太了解“中庸”这个词,后来想想我不过是比她们晚熟半拍,总是反应迟钝,一副睡不醒的样子。

她们俩开始讨论学校哪个男生好看的时候,我还沉迷于昨晚的动漫,期待着大结局。她们俩开始研究杂志的封面模特用什么化妆品时,我坚定地告诉她们,凤仙花就可以染指甲。

那年,《大话西游》突然之间就火了起来。电影院就在我们学校的斜对面,稍稍转头就能看见硕大的海报,我总是觉得周星驰那张似人似猴的脸看起来太怪异。

班里有人逃课去看电影,回来都说很感人。芝芝因此也开始坐不住了,她弄来了3张票,非要拉着我和江谨去见识一下畅销大片。在我们当年所处的那个时代,世界还闭塞得单纯可爱,以往去电影院都是学校组织的,比如看看《焦裕禄》《凤凰琴》之类的,红心又热血。

那是我第一次逃课,前脚刚迈进电影院大门,小心脏就“扑通扑通”地加速跳了起来。找好座位,芝芝塞给我一袋虾条,江谨给了我两张纸巾。我寻思着这两个姑娘真是体贴又细心。于是,一边津津有味地吃虾条,一边懵懵懂懂地看电影。

直到散场,灯亮了,我后知后觉地发现,身边这俩姑娘怎么看起来那么难过呢。

芝芝在用纸巾擤鼻涕,江谨在用纸巾擦眼角,我用纸巾使劲擦了擦被虾条糊得油乎乎的手指。

鉴于她们的情绪难得这样低落,我主动打破了沉默的局面。我安慰她们说:“虽然周星驰的扮相比六小龄童差多了,还有那些妖怪的化装简直太差劲了,但是朱茵真的很好看啊。”

芝芝和江谨齐齐盯着我,有一瞬间,我觉得她们的眼神就像在看妖怪。然后,她们俩忽然捧腹大笑起来。我才懒得想她们为什么要笑,只是觉得,好朋友在一起真是开心。

直到很多年之后,我遇到一个坎儿过不去,没完没了地哭,江谨给我打电话说,我多怀念那时候的你呀,又傻又天真,无知又无畏。

后来的我终于知道,那份青春期里的迟钝,是多么宝贵又短暂的礼物。

我们铁三角的组合终于在初二快过完的时候有了一点改变,因为大慧的出现。

每年5月,学校外面那一排泡桐树都会开出硕大的淡紫色的花。

大慧第一次出现在我们班时,头顶上就有一朵喇叭状的泡桐花。当她在自我介绍之前向我们微微躬身的时候,那朵花突然滑落,全班同学哄堂大笑。几乎在同一时间,她开口,露出一对龅牙。然后,在我们并无恶意的笑声中,她突然闭紧了嘴巴。

或许就在那一瞬间,大慧还来不及打开的心门彻底地关闭了。而本该热烈一些的欢迎仪式,也因为大慧的敏感而草草收场。

从邻市转学来的大慧被安排在了江谨的旁边。

我不知道该用怎样的词语来描述16岁的大慧,因为她总是沉默着,面无表情。整整一个月,她就像一块坚硬的石头一样,矗立在人群中,让你觉得她和这个群体没有丝毫关联。

第一次月考,大慧的成绩是全班最后一名。每次上课提问,老师点到她的名字,她就木头一样站着,不说话。即便已是炎炎夏日,她仍是日复一日地穿着黑色的长衫。

她像一个小怪物,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

江谨渐渐开始有所抱怨,说新同桌太无趣,两个人几乎没说过几句话,就连她主动搭讪,大慧都很少理会她。

某天自习课,我身后突然传来江谨的一声尖叫,随后,大慧像疯了似的把江谨桌上的书全都扔到了地上。事件的起因令人匪夷所思,只是因为江谨写字时,胳膊越过了大慧画在桌子中间的分界线。

芝芝是最爱打抱不平的,何况受了欺负的是自家闺密,所以,回身端起我桌上的水杯就泼向了大慧。

外班同学形容我们班那天的“盛况”,用了各种恢宏的词汇。

江谨向班主任提出了换座位的申请,但是最终没有被批准,倒是训导主任亲自来安抚了江谨一番,还以鲜有的和颜悦色安慰她要和新同学搞好关系。

我们私下猜测大慧是有背景的人。

于是,她愈加被孤立起来,没有人乐于靠近她。

她和江谨倒也相安无事,只是江谨的文具盒里偶尔会出现毛毛虫之类的软体动物,我们3个人分析那一定是大慧的恶作剧。

那年暑假,暴雨不歇。

原本定好的班游活动不能如期举行,我负责通知所有人。拨到大慧家的电话号码时,芝芝突然抢过我的电话,露出坏笑,说:“我们捉弄她一下。”

也不知对面接电话的是大慧的什么人,芝芝把班游的时间地点重申了一下,请她转告大慧一定要参加。

第二天一整天都在下雨,我们3个人窝在芝芝家里边看连续剧边吃零食,完全忘了糊弄大慧的事儿。直到夜里班主任打电话到我家,把我臭骂了一顿,说大慧失踪了。

大慧失踪了。

学校、电台、志愿者协会,总之有很多人都出动去找大慧。芝芝和我抱头痛哭,芝芝说要是大慧真的出了事,我们俩就咬舌自尽。

幸运的是,我们俩不用咬舌了,因为大慧被找到了。

大慧并没有迷路,她一整天都坐在一个桥墩底下。后来她说,她也听见了救援人员的喊声,但是不想回应。她在等一场大雨,等雨水铺满河床把她带走,带到能见到父母的地方。

那是我们第一次知道大慧的身世,原来她的双亲在前一年的抗洪救灾中去世了,是英雄。她也曾笑靥如花,痛失双亲之后才变了性情。

那天大慧等到了大雨,也等到了后来的满天星光。

不知道冥冥中有怎样的力量,那天之后的大慧渐渐活泛过来,她终于脱掉了穿了一年的黑衫。虽然她笑得不那么明媚,但是也不再毫无生气。

复活草是一种沙漠植物,它还有个美丽的名字叫“耶利哥玫瑰”,即使快要被晒干了,它也可以撑到下一个雨季来临,然后神奇地复活。

大慧就是那棵复活草。

那时的我们初识“人生苦难”,尚且懵懂,只觉得对命运已有敬畏之心。但并不知该如何给予大慧安慰,也无法体会她彼时的心路转换。

芝芝、江谨和我做了一个最重要的决定——我们要对大慧好一点。

大慧仍旧坐在江谨的旁边,我们仨莽撞地对她献出热情,所有的集体活动,芝芝几乎都会厚脸皮地拉着大慧,哪怕生拉硬拽也要带着大慧一起去。

“铁三角”成功地变成了坚不可摧的“四人行”。

时间终会抚平所有的创口,覆盖所有成长的轨迹。

后来的我遇到了更多心有灵犀的女孩子,她们或者冰雪聪明,或者优秀动人,我们可以谈天说地,聊那些看起来更有营养、更有内涵的话题,但我更怀念的却永远都是青春之初那份最纯真的友谊,怀念我们很傻很天真的岁月。

后来,大慧在北京做了牙齿矫正,因此认识了善良的牙医先生,最后与他喜结连理。

后来,江谨一改软妹子的形象,考上了警校,成了南海边英姿飒爽的女警。

后来,芝芝去了国外,渐渐失去了消息。

后来,我们就像朴树唱过的歌——“如今这里荒草丛生没有了鲜花,好在我曾拥有你们的春秋和冬夏……”

很多年后,关于《西游记》有了很多版本的影视作品,而我却独独钟爱周星驰的那版《大话西游》。有一天,在微博上听到《大话西游》的主题曲——卢冠廷现场版的《一生所爱》,我的眼泪忽然止也止不住。有人在评论里说,青春哭了。

是的,迟钝如我,在离开你们的若干年后,青春哭了。

而世间再也没有一条路,可以通向我们的1995。(完)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上一篇 : 这些都是你给我的小伤口
下一篇 : 心纯,一道不老的风景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