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致敬你(六)

发布时间:2019年10月26日 / 分类:言情小说 / 睡前故事

此致敬你(六)

此致敬你目录

前言:此致敬你(前言)

第一章:此致敬你(一)

第二章:此致敬你(二)

第三章:此致敬你(三)

第四章:此致敬你(四)

第五章:此致敬你(五)

第六章:此致敬你(六)

第七章:此致敬你(七)

第八章:此致敬你(八)

文/木子喵喵

此致敬你(六)

表白无非就是三种答案,拒绝、接受、不拒绝不接受,可赵雪梨从未想过,他直接回的是,结婚?

她呆呆地望着他,一双眼睛里满是不可思议。连坐在前排一向对薄先生的八卦丝毫不感兴趣的程静,听见也吃惊了往后视镜中瞥了一眼。

见赵雪梨一脸呆愣地看着自己,薄何轻笑了起来。

他笑起来十分好看,脸上的冷漠与倨傲瓦解,眉眼疏朗,温暖地让每个人都想靠近他。

“虽然我还谈不上十分爱你。”薄何缓缓地说,“但目前我需要一个稳定的婚姻,如果你愿意的话,结婚后,我会尝试去爱你。”

多么诱人的条件啊,她既可以跟喜欢的他在一起,还可能在未来的某一天让他爱上自己。

“为什么选我?”

“和你相处很舒服。”顿了顿,他又补充:“与其找随便找一个女人结婚,不如和一个相处起来舒服的另一半过下半生。”

“和自己不喜欢的人结婚,能过完下半生吗?”

“能。”薄何回答的很干脆,“结婚的另一半是我选的,我会对这段婚姻负责,除非对方想离开,否则这辈子我只会有这一段婚姻。”

赵雪梨很难想象,如果跟不喜欢的人结婚,能用责任维持一辈子的婚姻吗?

如果是她,跟不喜欢的人在一起,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连牵手都做不到。

她不是很相信薄何的话,但他这样一个人,说出的话,又那么无法令人觉得他只是随便说说的。

“跟不喜欢的人结婚……你确定吗?”她问。

“谈不上不喜欢。”薄何很耐心地回答她,“我是喜欢你的,但是雪梨,这种喜欢不等于爱,我喜欢你,但没有到刻骨铭心、非你不可的程度。所以你要考虑清楚,如果我们结婚后我没爱上你,也许我们结婚后会过一辈子相敬如宾、淡漠如水的感情生活。”

“即使这样,你也不会放弃这段婚姻吗?”

“不会。”

很多年后,赵雪梨时常回忆起当时怎么会答应薄何这个荒谬的提议,思来想去,大抵不过她太自信,以为用她余生所有的努力,能换来他的爱。

2.

跟薄何结婚这件事,赵雪梨只跟暖小楼一人说了。

那天从薄何车上下来后,正巧在家门口遇见了暖小楼。

暖小楼见她下车,忙撑伞上前:“小梨子,你可算回来了,大橙子今天有很重要的会走不开,我还寻思着去接你,你……”

她话还未说完,便被车上的男人震到了:“薄、薄神?”

薄何看着车门外小嘴微张,杏眼一瞪的暖小楼,难得金口一开跟她打了声招呼:“你好。”

“薄、薄神,你好。”暖小楼感觉自己话都不会说了。

雪梨和薄何怎么会坐一辆车回来的?薄何不是答应了大橙子不再找雪梨的吗?他们是怎么又联系上的?

无数个问题在暖小楼脑海里徘徊。

赵雪梨一脸平静地对车里的男人告别:“明天八点我会在家门口等你。”

“好。”薄何应了一声。车门关上,黑色房车离去。

暖小楼忙拉着赵雪梨,将脑子里刚才想的问题一股脑的问了出来。

赵雪梨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她只是很平淡很平淡地跟她说:“小楼,我要结婚了。”

这句话比暖小楼意外看见薄何跟赵雪梨在一起还要让她震惊,她一脸懵地看着赵雪梨,问:“结婚?你跟谁结婚?”

“薄何。”

“薄何?”暖小楼不可思议,“不是,怎么忽然就结婚了?大橙子知道吗?为什么我在这之前一点都不知情?”

赵雪梨摇摇头:“谁都不知道,我只跟你一个人说了。”她说完,往屋子里走去。

暖小楼呆愣在原地片刻,连忙追了上去:“小梨子,你跟我说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跟薄……”

“雪梨回来了?”赵雪梨的母亲郑漪澜今天在家,暖小楼的话说到一半只能生生停了。

“妈妈。”赵雪梨乖乖糯糯地喊了一句母亲。

郑漪澜正在厨房跟闺蜜包饺子,她笑着说:“今天我跟你成阿姨包了你们最爱吃的荠菜肉馅饺。”

“好的妈妈。”赵雪梨微笑,“我先去房间换身衣服。”

暖小楼忙说:“我去陪小梨子!”

“去吧去吧。”郑漪澜笑容柔和。

3.

暖小楼一直跟着赵雪梨来到房间,才敢继续刚才的话题:“雪梨,你跟我说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赵雪梨不紧不慢地走到衣柜间换了一身舒适的家居服,才走出来,跟暖小楼说:“就是我要跟薄何结婚了啊,明天八点他会来接我去民政局领证。”

“领证?”暖小楼疯狂摇头,“这不行!”

“没什么不行的,我已经查了,C国法定结婚年龄,男不得早于22周岁,女不得早于20周岁,我现在22了。”

“你知道我说的不行不是这个意思!”暖小楼急得在房间里暴暴走,“不行!我得把这件事告诉大橙子!让他阻止你!”说完便朝门口冲。

赵雪梨的声音却在身边缓缓响起:“小楼,这件事我只跟你一个人说了,是因为我把你当成我的好朋友,如果你跟我哥说,以后我们就不是好朋友了。”

暖小楼生生停住脚步,她转身看着赵雪梨。

她的眸色很淡漠却很认真,暖小楼很了解赵雪梨说一不二的性格,别看她平时性子软软很好拿捏的样子,实际她内心很强大,很少有人能欺负她,并且一旦决定的事情,没有人可以说动她。

她说以后不跟她当朋友,一定会做到。

4.

暖小楼被赵雪梨吓得不敢出门了,她走到雪梨旁边,一脸难受地说:“可你这是人生大事,你不能意气用事,小梨子。”

赵雪梨没吭声。暖小楼试图说服她:“这不是我们小时候玩的过家家,这是一辈子的事情,都说女人嫁对人如重生,小梨子,薄何他是很优秀,但他不是你的良人。”

赵雪梨看向暖小楼,问了一个问题:“如果我哥向你求婚,你会答应吗?”

暖小楼一愣,随即说:“会啊,但那不一样……”

“你为什么会答应?”赵雪梨问。

“因为我喜欢他啊……”

“我也喜欢薄何啊……”

暖小楼没再问了,她太知道什么是喜欢一个人,奋不顾身的感觉了,即使明知是飞蛾扑火,也愿意倾力尝试。

她没想到,雪梨喜欢上薄何,已经深入骨子里,不是那种歇斯底里的表达,而是浅浅的,藏在心里。

暖小楼终究没将这件事告诉任何人。

5.

第二天八点,赵雪梨准时在家门口等薄何。她出来的时候,才发现薄何的车已经在外面等着了。

薄何亲自下车为她开门,这次车上没有其他人,只有他们两,薄何亲自开车。

车上暖气很足,薄何穿着一件白色衬衫,纤尘不染。

她今天很早便起来了,挑了很多件衣服,挑来挑去,想着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一定要穿的正式一点,她看其他人结婚证证上穿的都是白衬衫,她便也穿了白衬衫,恰好与他的穿成了一对。

脱下外套才发现这一点的她,不知为何下意识便解释了原由。

他温和的笑了笑:“挺好看。”

她低头,脸又红了起来。他才真的好看吧……

赵雪梨想起了那张在网上疯传的,他在留学期间的照片,也是白色的衬衫,白净俊逸,清澈明朗,让人觉得远远看着他就好,再靠近一点的话便是奢望。

此刻,赵雪梨坐在他身边,离他那么近,听着他问她,有没吃早餐。而他们要去的地方,是锁住了他们下半生,让他们余生相守的地方。

直到这一刻,赵雪梨仿佛都在做梦一般,她与薄何真的可以结婚吗?明明是很遥远的人,忽然一天与你靠得很近很近,这种事情,只存在于人类的幻想当中吧?

赵雪梨带着这种游离的思绪,一直到民政局。

民政局外停好车后,薄何带着赵雪梨进去了。他穿了一件黑色的大衣,衬着他高大的身形愈发挺拔。

眉眼清朗,气质清贵,赵雪梨看了一眼,便痴了。

这样英俊的男人,怎能叫她不心生欢喜啊……

程静早在门外等着他们,见他们来了,上前说:“薄先生,我已经跟里面的人说好了,我们可以直接走程序……”

薄何“嗯”了一声,正要往里走。

赵雪梨在背后偷偷扯住了薄何的衣袖,软软地问:“我们能不能排队?”

薄何看着她抓着自己衣袖的小手,白净整洁,肤如凝脂。

被他的视线盯着,赵雪梨才有所察觉,忙松开了手,小脸蛋又红成一片。

新婚小妻子想要排队,薄先生自然是宠着的。

他跟程静说了一声后,程静便应了一声,离开了。离开之前看了赵雪梨一眼,心想,薄先生还挺宠她的。

6.

今天领证的人倒是不多,前面只有两三对。他们坐在椅子上等着,没过一会儿便轮到了他们。

前面领证的是一对年轻的小夫妻,女方很早便注意到他们身后的这一对,领完证后偷偷对自己丈夫说:“我们后面这一对夫妻长得好好看啊!”

男方看了一眼,正要背着良心说不过如此,却在看见薄何时,一愣,下意识说:“这个男的我觉得有点眼熟啊……可能我认识……”

女方翻了个白眼:“只要长得帅的你都说认识。”

“真的!”

男方想了很久也想不出自己到底在哪里见过她。

女方自然是不信的,直到两人走到大门口,男方才一拍大腿:“我想起来了!他是大万集团的太子爷薄何!”

“就是那个薄神?”女方一愣,随即想了想,“你这样一说,还真有几分相似,他本人好像比照片上更好看!”

“我说怎么这么眼熟呢!”

“可是大万集团的太子爷结婚了怎么媒体一点风声都没走漏?”

男方摸了摸下巴,忽然恍然大悟:“媳妇儿,我们可能一不小心第一时间知道了一件特别了不起的爆炸性新闻。”

这些话传进赵雪梨耳里,并没有让她受到特别的影响。只是她的神思还很混沌,以致于看起来干什么都很迟钝。

拿着工作人员填的表格,她看着上面的小字,很难说服自己这一切都是真实的。

她看向一旁的薄何,他正在专注的填表格,那个传闻中字体很好看的薄神,正在亲笔填写他们的结婚信息单……

“这位女士,你怎么还不填?”工作人员看着赵雪梨一直发呆,不由奇怪地问。

薄何放下了笔,他看向赵雪梨,黑眸漂亮且温和:“你一路上心神不宁,是不是还没想好。”

赵雪梨忙摇头:“没……”

她什么都没再说,乖乖低头填资料。

工作人员看了看赵雪梨,再看了看薄何,真养眼啊……这才是真正的天生一对吧!

这容貌以后要是生出的宝宝该有多好看?

7.

填完资料后,两人去拍了结婚照。

一直到顺利拿到了红色的小本子,雪梨看着上面自己的名字,还有他的名字,才敢相信,从这一刻开始,她便成了名副其实的薄太太。

上车后,薄何问她:“今天忙吗?”

她摇头:“有请半天假。”

“嗯。”薄何便没再说话了,带着她开车离去。

不一会儿,赵雪梨便收到了暖小楼的短信:“小梨子,怎么样了?已经领证了吗?”

赵雪梨回了一个“嗯”字。

暖小楼的短信很快回了过来:“恭喜你啊,薄太太,薄嫂!”

赵雪梨脸一红,便想起了那日薄何教她玩游戏时,游戏里的队友一劲儿喊她薄嫂。没想到终有一日,成了真。

薄何带着赵雪梨去了“风花雪月”。

“风花雪月”是B市最新开发的一个高档小区,刚开发便被卖光了,据说都是些有头有脸的人才能买到。

赵雪梨跟着薄何进了单独一层的屋子,一打开门,淡色系的色调让人看得很舒服。

刚关上门,雪梨便看见从房间里走出一大一小两只白猫。

记忆被打开,赵雪梨她从未想过,那年在雪地的遇见的,在她心底烙下印记的“救猫少年”,竟然是薄何!而她脑海里在雪地里奄奄一息的白猫母子,竟然已经长这么大了。

她蹲下身,两只白猫便凑上前,一只直接躺在地上翻滚了一圈撒娇。

“这是我从雪地里捡回来的流浪猫。”身后的男人解释,“一对母子,这只是猫妈妈。”他蹲下身揉了揉在他腿边撒娇的大白猫,介绍,“躺在地上的是猫崽,喜欢对人类撒娇。”

“嗯,真可爱。”赵雪梨没有告诉他的是,你在捡到猫母子的时候,我就在不远处看着你,那是我第一次见你,第一次见了你就动了心。

“他们有名字吗?”

薄何想了想:“猫大,猫二。”

赵雪梨没忍住,笑了起来:“这么可爱的名字吗?是跟熊大熊二如出一撤吗?”

“可能吧。”薄何这样回答。

他径自走进房间问她:“想喝点什么?”

“水就行。”赵雪梨在沙发边坐下,第一次来薄何家,她还是有点紧张的。

8.

薄何给她倒了一杯温水。

两人独处一个空间,赵雪梨心砰砰紧张地直跳,对方话又特别少,她只能绞尽脑汁想话题了:“薄何哥哥,这是你家吗?”

后者因为她这称呼,看了她一眼。

赵雪梨没想太多,在她的认知里,薄何是赵济橙的朋友,她自然也是喊哥哥的。

看这屋子的摆设,应该是平时很少有人来的。

“嗯。”薄何说,“有几处房子,这个是最近新买的,觉得你应该会喜欢这种,以后这里是我们的家,可以吗?”

“我们的家……”赵雪梨承认自己被这四个字暖到了,她咬了咬唇,努力控制自己被感动的情绪,不想被她的新婚丈夫笑话。

“中午想吃点什么?”薄何忽然问。

赵雪梨没有特别想吃的,她想了半天,也没想到。

“去挑吧。”

9.

赵雪梨跟着薄何来到小区内部的大型超市,才明白他话里的“去挑吧”是什么意思。

他是想中午自己做饭吗?

赵雪梨挑了半天,挑了自己会做的一些菜,然后看见薄何拿了一条大鱼时,好想告诉他,她不会做鱼啊……

但是如果他喜欢吃的话,她可以去网上搜怎么做!

心里这般想着,跟着薄何回家的路上,赵雪梨一直在想该怎么做鱼。

回家后,薄何将菜拎到了厨房,赵雪梨连忙偷偷用手机找做鱼菜谱。结果浏览器蹦出很多做鱼的方法,红烧鱼、清蒸鱼等等,她看了一圈发现还是清蒸鱼比较简单,于是便仔仔细细将做法记下。

当她准备去厨房大显身手时,便看见厨房里那抹修长的身影正立在厨台边,低头专注的切菜。

赵雪梨走到厨房边,愣了半天,才问:“薄何哥哥,你会做饭啊?”

“嗯。之前在Y国留学的时候经常做。”

赵雪梨又想起他Y国留学期间那张照片,而此刻,他就在她身旁,看着他低首英俊的侧颜,她心又开始飞快地跳动了起来,好像迫不及待想要提醒她,她真的好喜欢好喜欢他……

10.

薄何切完一盘菜,便看见女孩站在厨房门外望着他发呆。他笑了一下:“发什么呆,不想闲着就过来帮忙。”

那笑容分明是笑她傻里傻气的,可落在她眼底却如流光般璀然好看。

她抿了抿唇,走过去,问:“薄何哥哥,我可以帮你做点什么?”

薄何便给了她一份熟悉轻松的工作,熬粥。

大概连薄何哥哥也知道,熬粥是她比较拿手的事情吧……

彼此都认真做着事时,赵雪梨觉得这种状态非常好。

她熬粥其实并不需要花太多精力,淘米,放在锅里开火熬着后,她观察了一会后,对薄何说:“还需要我帮什么忙吗?”

“嗯。”薄何应了一声,“尝尝这汤的咸淡。”

赵雪梨走过去,见他用勺子舀了一勺清汤,向她递了过去,随后又想到什么,移到唇边轻吹了吹,才递到她嘴边。

赵雪梨哪里想到他让她尝咸淡,竟是亲自喂她。她低头抿了一口,汤清甜适中,入口香气四溢。

“嗯,很好喝。”她低着头,不敢抬眼看他,因为害怕又被他发现她充血红的脸。

11.

中午两人吃完饭后,饭后娱乐……看电视。

说起来赵雪梨在家是从不看电视的,虽然跟薄何领证了,但他们之间的相处状态并没有因为领证而变得十分熟悉,她依旧和初次见面一样,一见他便容易在紧张,所以她急需其他声音调解气氛,所以看电视是最好的选择了。

两只猫在互相追逐着玩,至少屋子里有点其他的声音,不至于让他们两人太尴尬。

两只小猫追逐到赵雪梨身边,赵雪梨只感觉一个方形的小盒子滚落在她脚边,她好奇地捡了起来,打开,竟是一枚钻戒。

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打开了那个盒子,一瞬间有些尴尬了起来……

她看向身边的薄何,有点抱歉地说:“对不起,我……”

她话未说完,他便拿过那个盒子,将盒子里的戒指拿了出来,伸手在她面前。

她呆愣地看着他单膝跪在自己面前,朝她伸出一只手,半天不知该怎么做。最后,是他执起她的右手,将戒指戴进她的无名指上。

戒指戴到大半截无名指,赵雪梨的左手忽然握住了那枚戒指,轻声问他:“这是给我的吗?”

“嗯。”

赵雪梨有半天没有说话,她看着无名手指上的戒指,感觉自己仿佛活在梦境当中。

明明前一天,她还以为他们两人这辈子都不会再有任何往来,明明在心里想好了,不管有多喜欢也要忘掉他,可是……

看着他单膝跪在自己面前,他低哑温和的声音,他轻柔诱哄的动作,赵雪梨忽然觉得那些被他遗忘伤害的日子在这一刻得到了弥补。

“谢谢。”她咬着唇,恍惚地说,“可是我没有帮你准备新婚礼物,我……”

她想说之后她会认真准备的。却见他摸摸她的脑袋,像安抚听话的宠物:“没关系。”

“噢……”明明有很多话想说,可话到嘴边却变成了一个“噢”,也许是还没有习惯,明明那么遥远的人,此刻已经成为了她的丈夫。

丈夫……多么亲密度的一个身份啊……

之后的时间,她时不时摸着右手无名指上的那颗戒指,宝贝得好像世间仅此一颗的珍宝。

12.

期间薄何问她需不需要睡个午觉,赵雪梨有一瞬间承认自己……想歪了,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睡觉……在他面前吗……

“如果你还没适应过来,可以在沙发上靠一会。”薄何似知道她心里想什么,对她说,“慢慢习惯这是你的家。”

因为他说的这是你的家,再次温暖了她。

“好……”赵雪梨应了一声,在沙发上躺了下来。

可雪梨哪能睡得着呢,他虽然什么都没做,但周身的气场无时无刻不在吸引着她。

期间,他的手机响了,为了不“吵醒”她,他动作很轻,离开客厅,去了书房。

雪梨偷偷睁开眼看去,书房只开着一条缝,可以看见他高大的背影。

她看着这个陌生,却又有了一点点熟悉的房间,还有她身边熟睡的两只猫,心里一片宁静与幸福。

她看见沙发边搁着一本书,她拿起看了看,是一本英文书。应该是他午休时间阅读过的。

翻开第一页,她看见他苍劲有力的字体,是一串英文——

Weareallinthegutter,butsomeofusarelookingatthestars。

我们都身处阴沟,但仍有人仰望星空。

是Y国著名作家奥斯卡·王尔德说过的一句话。

赵雪梨一怔,心里有微妙的动容。

这时,书房传来响动,是薄何出来了。

雪梨慌忙放下书,闭上眼睛。她感觉身边的一只小猫朝薄何跑了过去,不知道它做了什么,薄何抱起它小声对它说:“乖,别吵到她睡觉。”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爱格故事会

上一篇 : 致我的少女时代
下一篇 : 这种没用又伤人的话,你又何必说

睡前故事:推荐栏目

热门标签

睡前故事随机

睡前故事热门

睡前故事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