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致敬你(七)

分类:耽美甜文 / 睡前故事

此致敬你(七)

此致敬你目录

前言:此致敬你(前言)

第一章:此致敬你(一)

第二章:此致敬你(二)

第三章:此致敬你(三)

第四章:此致敬你(四)

第五章:此致敬你(五)

第六章:此致敬你(六)

第七章:此致敬你(七)

第八章:此致敬你(八)

文/木子喵喵

此致敬你(七)

下午,薄何送赵雪梨去了公司。

雪梨去了办公室跟夏可报到,夏可一见她便板着一张脸:“一上午都没来,干脆下午也别来得了。”

“哦。”赵雪梨应了一声,“谢谢夏姐,那我回家了。”说完,她便转身离开,丝毫不给夏可反应的机会。

夏可见她走得干脆利落,愣了以后,勃然大怒:“我是让她走吗?她不想干了吧?”

阿洁忙拍马屁:“就是就是,小丫头不懂事,您别跟她一般见识,别气坏了身体。”

夏可咬牙切齿:“等着吧,我一定不会放过这丫头!”

雪梨在来公司的路上便想好下午也得请假回家一趟了,在薄何送她来公司的路上,他对她说,匆促决定结婚是他没照顾周到,等过段时间一定登门拜访,跟她家人正式的见一面。

雪梨没想到,明明这事是她的错,他却将错都揽了去。这让她挺不好意思的。

其实在这之前,他曾跟她提过如果她同意的话,他先去她家登门拜访的。但被她以其他理由婉拒了,他也不勉强。

赵雪梨不想他去的原因,是暖小楼昨日对她说过:“嗯……总之大橙子很反对你跟薄何在一起,如果这件事让大橙子知道的话,他一定会极力反对的,所以雪梨你一定要想好怎么跟大橙子说这件事。”

想好的结果便是……什么都不说,直接先领证了再说。

不过现在,不得不面对这个问题了。

她与薄何结婚了,自然是要见家长的……

回到家后,雪梨用一下午的时间想该怎么向父母和赵济橙开口,她看着手中红彤彤的结婚证,心底没底,却并不害怕。

她想起下午薄何送她去公司,车开到公司楼下后,她正要下车,便见他倾身而来替她解开了安全带。

“晚上我来接你?”他额前的碎发擦过她的脸颊,柔柔的,痒痒的。

赵雪梨迷迷糊糊地摇摇头:“不用。”

“嗯,那自己回家?”他的声音太温柔了,她好半天才反应过来,他说的回家是指的他们两人的家。所以……以后他们便要同居了吗?

虽然已经是夫妻了,可是她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啊……

就在她不知该如何回答的时,他似已看穿她心里所想,伸手揉揉她的黑发,温和地笑:“没关系,我不强迫你,你可以慢慢适应。”

这么好的薄何,她绝不能让哥哥欺负了他……

2.

赵济橙是晚上吃饭的时间回来的,今天赵雪梨父母都不在,是暖小楼和赵雪梨一起做的饭。

暖小楼说:“我们先哄好大橙子的味蕾,他一看你都亲自给他做饭了,一会你再跟他说你和薄何的事,他肯定就不会那么生气了。”

暖小楼用她那套考差了便用美食诱惑赵济橙的方式……

“每次这样,大橙子都不会太生气,还会……”

暖小楼不知想到了什么,脸红了起来。

赵雪梨没注意,她只在想,这招可能暖小楼对哥哥管用,她用的话,不一定有用啊……

不过,万一有用呢?也没有其他方法,只能先试试了。

“哇,小梨子,你手上这枚戒指,是薄神给你的吗?”暖小楼忽然注意到赵雪梨手上的戒指。

赵雪梨点头应了一声。

“哇!给我看看啊!”说着,暖小楼便要上去仔细看了。却被赵雪梨拦住了,“没什么好看的啊……就跟普通的结婚钻戒一样的。”

暖小楼看着她半响,嘿嘿笑了起来:“小梨子,你在害羞吗?”

赵雪梨抿了抿唇:“好啦!快点做饭吧!”

赵济橙回来的时候便看见厨房里两个女孩不知在说些什么悄悄话,见他出现吓了一大跳。

暖小楼埋怨道:“大橙子你怎么走路没声音的,吓死我了!”

赵济橙“嗯”了一声,“我今天听到个更吓人的事,你们要不要听听?”

暖小楼和赵雪梨对视一眼,两人都一脸茫然。

暖小楼问:“什么更吓人的事啊?”

赵济橙笑了笑:“我居然听见有人跟我说我妹和薄何领证结婚了?你说吓不吓人?”

赵济橙皮笑肉不笑的看着厨房内的两人,赵雪梨和暖小楼脸倏地煞白一片。

暖小楼向来怕赵济橙,此刻看着他明明是发火前的前兆,顿时什么话都不敢讲。

赵雪梨没见过赵济橙发火,此刻心里也没底。可这本就是她不对,所以她只能道歉承认:“对不起,哥哥,这件事是我没有事先跟你说,但是这是事实,我跟薄何哥哥领证了。”

赵济橙气的用手虚指了指赵雪梨,忍住脾气始终不舍得责骂她,便问暖小楼:“这事你知道?”

暖小楼被赵济橙的眼神吓坏了,哪里还敢隐瞒什么,一股脑都承认了。

“她不懂事,你也跟着胡闹?”赵济橙简直气炸了,声音几乎是吼出来的,“薄何是什么人我没跟你说?你这是把我妹妹往火坑里推吗?”

暖小楼哪里见过这么凶的赵济橙,而且把雪梨往火坑推这罪名也太大了,她简直吓哭了:“没有,大橙子,我没有你说的那么坏……”

赵雪梨没想到自己哥哥会发这么大的火,忙站在暖小楼面前说:“哥,这事跟小楼没关系,是我自作主张,你要骂就骂我吧!”

赵济橙冷笑:“骂你?我能怎么说你?我从小疼到大的妹妹这么轻贱自己?私底下跑去跟别的男人扯证连家人都不说一声?”

赵雪梨不懂:“我跟薄何领证怎么就轻贱自己了?”

“不轻贱自己?”赵济橙气疯了,口不择言,“你知道有多人女人排着队想跟薄何在一起吗?你说你现在跟那些整天想爬上薄何的床的女人有什么区别?”

“大橙子!”暖小楼一边哭一边说,“你不能这样说雪梨!薄何是她年幼时遇见的那个救猫少年,这些年雪梨一直没有忘记他……你怎么能这样说她……”

也许是暖小楼的哭声让赵济橙的情绪缓和了下来,他看着暖小楼被他吓到满眼是泪,看着赵雪梨被他的话伤的表情煞白,一时间竟不知道说什么好。

赵雪梨眼中都是伤心与失望:“可能我是真的错了吧……”她轻声自语,从赵济橙身边走过,出了厨房。

暖小楼擦了擦眼泪,走到赵济橙身边,拉了拉他的手,小心翼翼地哄着他:“大橙子,你别发脾气好吗?你这样好吓人,我跟雪梨都会被吓坏的。”

赵济橙看着眼睛红肿的暖小楼,心里满是懊悔与愧疚,他低声说了句:“对不起,是我太冲动了。”

暖小楼吸吸鼻子,摇摇头:“我知道你是为了雪梨好,不想她被人骗了感情,但我觉得薄何他也许并不是你想象中那样的,毕竟你说的那件事已经过去了那么久,他如果还在意以前的事情就不会想跟别的女人结婚了,不是吗?”

赵济橙轻叹一声:“希望如你所说。”

“嗯。”暖小楼点点头,“大橙子,我们去找雪梨吧,现在她肯定很伤心,你从来都没这么凶过她。”

何止是凶,他方才说的话太难听了,此刻冷静下来的赵济橙简直后悔莫及。

他和暖小楼走出厨房,没在客厅里看见雪梨。

“也许是去卧室了。”暖小楼说。

于是两人上楼去了赵雪梨的卧室,可卧室门大开着,根本没有她的身影。

赵济橙打了雪梨的手机,发现手机就在客厅里,她根本没带在身上。

赵济橙着急了,他和暖小楼走出家,在外面找了一圈,都没看见赵雪梨。

“雪梨一定是想一个人冷静冷静,大橙子,你别太着急了,我们再等等。”暖小楼安慰他。

赵济橙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那边接通后,他开门见山:“薄何,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把我妹拐走的,现在你老婆不见了,你赶紧帮我把她找回来!”

3.

赵雪梨走在街上,说到底,无论做了多少心理准备,还是被赵济橙那番话伤到了。

她只是很喜欢一个人,却没有考虑到家人的感受。

也许她真的错了,就像赵济橙说的……家人都把她放在手心里疼着,她却不懂得珍惜自己……

赵济橙的话虽说的难听了一点,却一点都没错……

赵雪梨捂着心口,真难受啊……

第一次喜欢一个人,便经历过一次被分开,她思念他,她生了一场大病,在她曾以为可能与他这辈子都不会再有交集时,他却忽然出现,向她求婚。

她很害怕,这一切只是一场梦,她不想再感受分开时那种思念而不得的痛苦,她想紧紧抓住,抓住那个她很喜欢很喜欢的人,所以她选择了最自私的做法,没有顾忌到家人的感受。

哥哥骂她……是对的啊……

赵雪梨坐在路边的椅子上,很难受地垂着头。

和薄何虽然领证了,但她心里依然有很多很多不确定。

她也不是完全开心,没有顾虑的。她心里压力也很大,她拿婚姻当赌注,赌薄何会不会在这场婚姻里爱上她。

她知道自己这样很傻,可她却不知道还能怎么办。

关于薄何,她第一次感觉到无能为力,如果她不努力,可能这辈子他们都不会再有交集。光是想到这一点,她便很惧怕很心痛。

这种压力在赵济橙的不理解中渐渐凸显了出来。

人来人往的街头,巨大的孤独感袭占心尖,赵雪梨将头埋在膝盖里,她不想哭的,可是眼泪却怎么都止不住,落了满脸。

不知道哭了多久,头顶被一只温暖的大手揉了揉,接着便传来温和好听的男声:“谁家小姑娘,三更半夜不回家,跑到街上哭鼻子,嗯?”

赵雪梨心一紧,抬头,便见薄何俊逸的脸庞,眉宇清晰柔和,声音醇厚温暖。

薄何低头看她,她仰着的脸上还有未干的泪水,眸光如水,惹人怜爱。

心不自觉软了下来,他嘴角勾出一抹浅笑,哄着她:“别哭了,嗯?”

赵雪梨吸了吸鼻子,一边意外他会出现在这里,一边又因为自己在他面前哭而很不好意思,忙擦干了眼泪,站起身,问:“薄何哥哥,你怎么在这里?”

“找你啊。”薄何懒懒地笑了起来,“接到你哥的电话说我老婆丢了,如果找不到要我负责。”

赵雪梨一愣,随即因为他言语中的“老婆”二字,脸红了起来。不过她心情很差,倒是不太在意害羞这件事。

薄何问她:“吃晚饭了吗?”

赵雪梨摇了摇头。

“走吧。带你去吃饭。”

“好。”

赵雪梨乖乖跟着薄何上了车,车上副驾驶座位上坐着程静,她正在接电话,看见赵雪梨并不意外,甚至向她点头打了个招呼。

赵雪梨挺不好意思的,程静跟薄何一起来的,肯定知道事情的经过,也肯定看到了她刚蹲在马路边哭的模样,真的很丢人啊……

薄何和赵雪梨上车了之后,程静问:“薄先生,我们现在返回饭局吗?Seven先生还在等着我们。”

赵雪梨听过Seven先生这个名字,如果她猜的没错的话……是那个在全世界商界都很有名的那个Seven……

薄何却拒绝了:“先带她去吃饭。”

程静犹豫片刻,忍不住说:“薄先生,Seven先生来C国一趟很不容易,很多人都等着跟他见面,您看,能不能我带薄太太去吃饭,您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薄太太。”

赵雪梨见程静这样说,便肯定了Seven的身份,她不想因为自己而耽误到了薄何的工作,忙说:“薄何哥哥,我自己去吃饭就可以了,你有事的话先去忙你的。”

薄何看了她一眼,黑眸静如深潭清水:“好,一起去。”

4.

当赵雪梨站在俱乐部大门外,才明白薄何一起去的意思,他把她一起带上了饭局。

赵雪梨刚哭过的眼睛还红红肿肿的,她不想这副样子去了给薄何丢脸,在门口时,止住了脚步:“薄何哥哥,我不进去了……我自己随便找点吃的就行。”

程静站在一旁没吭声,却隐隐担忧小姑娘的反复情绪会令薄先生不耐与厌倦。

不想薄先生只是沉吟片刻,伸手摸摸她的小脑袋:“乖,别怕,跟着我。”几乎是诱哄的语气……

薄先生什么时候脾气这么好了?

不止是程静愣住了,赵雪梨也愣住了,便那样让他牵着进去了。

当包厢的门打开,一桌子的各类领导、各行各业的成功人士便看着向来花边新闻多,却从来没这么直接、干脆且亲昵地牵着女伴出现在众人面前的薄何。

“薄总姗姗来迟,原来是佳人有约。”

饭局上不免有人打趣,大多都是男人,只有两个女人,一位是正炙手可热的当红女明星凌菲菲,一位看起来年龄偏大,是某公司的董事长。

论年龄,除了凌菲菲,薄何是这些人里岁数最小的,对于年长的长辈和善打趣,他礼貌笑过,话不多。

落座后,薄何帮赵雪梨点了几道清淡的菜。贴心的举动落在众人眼里,都是暧昧情谊。

点过餐后,有人问:“这位女士……薄总不介绍一下吗?”

薄何倒也大方,直接介绍赵雪梨:“赵雪梨,我的太太。”

赵雪梨没想到他如此直接的介绍自己,一时间竟然不适应。

“薄总年纪轻轻,竟然已经结婚了?”其他人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都纷纷重新打量了赵雪梨起来。

女孩一脸素颜,简单利落的马尾,长眉美目,干净美好的模样,是很容易让人心动的女生。说是女生……因为看上去年龄很小。

其中凌菲菲盯着赵雪梨看了很久,再看向薄何时,眼神里都是落寞。

“赵雪梨……莫不是赵氏集团的小千金?”没想到竟有人认出了赵雪梨。

“是。”

“赵氏虽然发展势头不错,不过跟大万集团还是有些差距啊……”有人说,“我还以为薄董事长在儿媳这方面挑选会很严谨,没想到……早知道我就给小薄总介绍我家闺女了!”

在场的都知道,说话的人是与赵氏集团敌对的黄氏集团黄总。言下之意便是赵雪梨和薄何门不当户不对,赵家的人配不上薄何。

赵雪梨听在耳里,是有几分不自在的。

在她和薄何之间的关系里,她本就处于劣势,加上刚被赵济橙大骂过一场,此时被他这么一说,竟心生几分自卑。

那是她从小到大,从未有过的情绪。

“就算不严谨,也得人家小薄总喜欢才行啊!”有人不满黄总的话,出来替赵雪梨说话。

“哼!”黄总从鼻子里哼出一口气。

饭桌上的人在说话,Seven身边有翻译给他听的。听多了才知道这些人都对薄何的妻子比较感兴趣。

“Nicegirl!”Seven忽然对着赵雪梨竖起了大拇指,一脸慈祥的笑。

面对Seven的赞扬,赵雪梨礼貌又柔和地说了一声:“Thankyou.”

“瞧见没,连Seven都称赞赵家千金好,你若不同意,便是觉得Seven眼光不好?”这时,一直跟黄总对着干的那人调侃道。

黄总面色沉了沉,没再吭声。

赵雪梨曾经在网上看见过很多有关Seven的新闻,他是伟大的是企业家,慈善家,还是一位深爱发妻的平凡男人。

听说Seven和妻子从小青梅竹马,但Seven家庭曾受到过重创,是他的妻子一直对他不离不弃,直到后来Seven凭借自己的努力白手起家,向他妻子的家人证明了自己。

男人有钱了之后都会变心。这句话广为流传,但在Seven这里却没行得通。

走向世界顶端的Seven打破了这个流传。

有段时间,微博的热搜都是各类名人离婚的信息,网友曾评论:谁离婚都没关系,如果Seven和他的妻子离婚,我就再也不相信爱情了。

5.

之后,众人的注意力便没在赵雪梨身上,而是讨论那些她听不懂,也不敢兴趣的商业话题。

她安静地吃着盘子里的饭菜,事实上,她也有点忙不过来,因为只要她盘子一空,便会有新的食物夹在上面。

她偷偷朝身边人看去,关于饭桌上的话题,他听着,却说的不多。偶尔他会低头看手机,似乎在回信息的样子,但无论他在做什么,总会记得不能饿着她,要帮她夹菜。

事实上,看着盘子里的食物,雪梨感觉自己的肚子已经很撑了。但她不好意思拒绝他,所以一直到饭局结束,她觉得再吃下去,她肚子都要撑爆了。

最后,凌菲菲走过来朝他们敬酒:“薄总,新婚快乐,我干一杯!”

赵雪梨看着薄何一仰而尽,再看看她杯子里被倒满的酒……从来没有喝过酒的她咬咬牙,正准备闷头干,却不想酒杯忽然被另外一只手握住,将她杯子里的酒倒入他的杯中。

他的动作那么自然,护妻的心思那么显而易见。凌菲菲眼中的落寞愈加明显了……

过了一会儿,赵雪梨去了一趟洗手间,包厢里有专门配套的洗手间,出来的时候发现薄何的位置是空着的。

她眼神一慌,像被家长带出来的小孩,一回头,家长便不见了。

她往包厢门口走去,刚打开包厢门,便看见门外,薄何刚接完电话,正转身,便看见一直等在身后的凌菲菲。

凌菲菲望着薄何,一脸难受:“你说过……你暂时不考虑找女友的,怎么忽然就结婚了?”语气哀伤得仿佛薄何是个负心汉,骗了她。

虽然赵雪梨在感情方面没什么经验,但也知道什么不考虑找女朋友之类的话都是委婉拒绝人的借口,没想到在娱乐圈摸打爬滚的凌菲菲竟然信以为真,还当面质问了。

而薄何的回答,更令人无言以对——

“嗯。”他淡淡应了一声,“我说不考虑找女友,没说不考虑没结婚。”

凌菲菲泪眼朦胧地望着他:“她有什么好……像个没长大的小丫头,你喜欢这样的吗?”

“嗯,喜欢。”

他倒是也耐着性子,大抵是不喜欢参加这种饭局,所以觉得站在外面透透气也好。至于眼前的女人,敷衍一下就行。

“可是你上次不是这样说的啊……”凌菲菲一脸幽怨,“你说你喜欢成熟的……所以我最近接电影拍广告都是接一些成熟的角色……”

薄何懒洋洋地靠在墙上,状似在思考,实则很敷衍地问:“我什么时候说过?”

这话,我们的薄神还真说过。

由于BH不仅涉及竞技还涉及娱乐产业,手下也有签约的明星,拍摄的影视剧等项目,有一次在公司开会选角时,对于角色的性格大家开始了探讨。

当时角色的照片用的是凌菲菲作为例子,有清纯型的、可爱型的、女汉子型,前几个都被薄何否定了,直到性感的那个……

当时薄何接了一个电话便要出门,但是角色需要今天确定,于是薄大神便指着最成熟的那张照片:“就这个吧……”

于是,渐渐的BH娱乐部的人便传言原来薄神喜欢成熟的女人,并且拿凌菲菲的那张照片作为范本,于是传来传去,便成了薄神喜欢成熟型的凌菲菲……

听凌菲菲这样一说,薄何又是一声“嗯”,随后说:“口误……”

一句口误让凌菲菲一直以为薄何喜欢她,并且在朋友圈里,大家都知道凌菲菲将来是能成为薄太太的人,可现在……

凌菲菲因为他这句“口误”很难过,难过的不是她不能嫁入豪门,难过的是她一直以为薄何喜欢她,虽然总对她很冷淡,但她一点不介意,她就喜欢他身上那股冷劲,只要他有一丁点喜欢她,她便好开心……

有一段时间,娱乐圈里都传他们的绯闻,尽管那时候他们仅仅是在饭局上见过面,但每次有人拿他们开玩笑,她便感受到一丝甜蜜。

他那么完美的男人啊……即使是他的绯闻对象,都令人觉得很幸福,所以当她听说薄何喜欢性感成熟的她时,她立刻便让公司替她改变形象……

可期盼了那么久……怎么现在就变成了一句“口误”?

凌菲菲不愿意接受这两个字,她更不相信薄何真的对她一点感情都没有。

此时薄何已经休息够了,他算了时间,雪梨应该也从洗手间出来了。

小姑娘如果出来后没看见他应该会着急吧?

薄何的脑海中已经形象的勾勒出小姑娘没看见他之后着急慌乱又可怜兮兮的神情了。

他站直身子,往包厢的方向走去。

这时,凌菲菲忽然壮起胆子,从后面跑过去,猛地抱住了薄何:“我不相信你真的一点都不喜欢我……如果真的一点都不喜欢,为什么会有那样的传言?是不是因为赵家的关系,因为你的身份,必须要娶一个像赵家千金那样的名媛,所以你才娶了她,其实你并不爱她对吗?”

对于凌菲菲的话,薄何直接将她抱着自己腰间的手拿开,看着她,一脸冷漠:“你想多了。”

随后不再看她,推门进了包厢。

赵雪梨正趴在包厢的门缝边偷看,见薄何推门进来了,忙转身要开溜。

6.

“回来。”身后传来不大不小的声音。

由于这包厢十分大,餐厅离包厢门还有一段距离的小走廊,此时赵雪梨便在小走廊偷听被抓了个正着。

她转过身,软软甜甜地叫了一声:“薄何哥哥。”

薄何站在大门口“嗯”了一声。正要说什么,此时包厢门又打开,是伤心欲绝的凌菲菲走了进来。

她没想到一开门竟然看见薄何和赵雪梨,也是一愣。

而赵雪梨也不知道是刚才受了刺激,还是怎么的,忽然跑到薄何身边,双臂张开,猛地搂住了他的腰,将脸埋在他怀里,闷闷地说:“薄何哥哥,你去哪里了?”

双臂间是他劲瘦的腰,她心跳如鼓,紧张兮兮的想:他会不会像推开凌菲菲一样把她推开啊?

不同的是,他没有像推开凌菲菲一般推开她,而是伸手搂住她,下巴在她的头顶摩挲:“嗯,没跟你说一声就出去了,对不起……”声音温润如斯。

赵雪梨只是冲动地想要告诉凌菲菲,薄何哥哥是她的。

她自己都对薄何的反应没有底气,却没想到他忽然这么说,让她呆呆愣愣地仰头望着他,半天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直到薄何牵着她回到饭局上,她整个人还处于呆茫的状态中,徒留背后的凌菲菲一脸悲伤的表情。

酒局散后,程静拿了一杯牛奶递了过来。

整个饭局,薄何除了喝酒什么都没吃,一般在酒局结束后,程静都会给他一杯热牛奶,养胃。

赵雪梨呆呆地朝他看去,原来什么都不喜欢吃的薄何居然喜欢喝牛奶啊……

喝了一口牛奶的薄何低头便见目不转睛看着他的赵雪梨。

一个人像小孩一般直愣愣盯着你喝牛奶,你会认为她想做什么?

“想喝?”他挑眉。

“啊?”赵雪梨还未反应过来,薄何便将热牛奶递给了她。

赵雪梨下意识接过,盯着那牛奶盒子看了许久,才反应过来,那牛奶盒子温温的,是他喝过的呀……

有饭局上的人看见了,带着好意笑着对薄何说:“第一眼看见薄总的小娇妻就觉得看起来年龄不大,没想到果然还没‘断奶’!”

薄何看了赵雪梨一眼,黑眸温和,带了一丝浅笑,语气里都是宠溺:“赵总见笑了,薄某也是刚发现。”

脸红红的赵雪梨……低头喝奶,装作没听见好了。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