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丹麦,我的同事兼职做副市长

发布时间:2019年9月29日 / 分类:故事人生 / 38 次围观 / 哄女朋友的睡前故事

在丹麦,我的同事兼职做副市长

文/张弓

十一月是丹麥的选举季节,早上开车出门,道路两旁都是花花绿绿的选举人招贴海报。那天,我突然发现,有一张海报上的面孔有些眼熟——那赫然是我的同事Stefan。Stefan是公司的产品市场工程师,年纪不大,为人热情又和善。然而这些优点终究敌不过脑袋上极高的发际线,在我和其他同事心里,他是个颇有喜剧感的存在。

我和他分别在两个事业部工作,因为合作频繁,Stefan经常会花二十分钟从自己办公室跑过来,和我们商讨各种事宜。由于对我们的产品不熟,他总会提出一些令人莞尔的问题。久而久之,这位无辜的工程师就成了我们部门的消遣对象。

但是今天Stefan竟然出现在了选举人宣传海报上,上面写着他隶属丹麦人民党。没过两天,Stefan又来到我的办公室,谈完正事以后,我就问起了选举人这个问题。一开始他还挺不好意思,在我追问之后,才说出他现在竞选的是森诺堡的市长。

好吧,森诺堡虽然只是个不到六万人的小辖区,但好歹GDP也有三百多亿人民币呢,你确定你一个说话还会害羞的工程师,真的是以一种严肃的态度在竞选市长吗?

Stefan告诉我,他只有一成胜算。那也就是说还有选上的可能性?我突然对丹麦的政治多了一丝忧虑。临别时我还是没忍住吐槽的心,问道:“如果你选上了市长,那我是不是应该对你点头哈腰、毕恭毕敬一点?”

结果Stefan开朗地笑了:“如果你真想这么做,现在就可以开始了。我从前年起就已经是森诺堡的副市长了。”

当时我的心情,可能只有“震惊!丹麦第十五大城市的副市长竟然是他?”才可形容。

最后一次和Stefan谈起这个问题,是在选举的前夜。当时我去超市买鸡蛋,远远看见一个锃亮的大头在那边闪耀。

当时他神情严肃,在用手机不知道和谁发信息,也许是在组织明天的投票吧。我走过去跟他打了声招呼,我们一边挑鸡蛋一边瞎聊,最后我还是没忍住心中的疑惑,鼓起勇气问道:“你现在的副市长职位到底是做什么的呢?”

Stefan回答说:“我负责的是建筑用地审批,还有政府工程跟进。”

我听了有点愣:“建筑用地审批,政府工程跟进……这还是兼职吗?”

“是啊,每个礼拜七小时,四月和十月会忙一点,但基本不影响我的正式工作。”

我又问道:“政府工程跟进这个怎么说呢?”

“这个稍微花时间一点,就像目前我们在海面上修的那个酒店和文化中心项目。每个礼拜需要和监理公司开会一次,然后更新工期和预算,偶尔还要去现场看看是不是符合规程。不过整体上说,只要不来台风,每个月内容都差不多。”

我惊讶得说不出话来,这个项目是我们公司创始人家族的基金会赞助,由地方政府找人施工的,投资大概折合两亿人民币。一个两亿元的项目就靠一个工程师兼职监管?

在将寻租和腐败视为洪水猛兽的丹麦,政府工作真的只是一种技术,而不是一种艺术,从公司里的一个小工程师掌握着我居住城市的土地和工程监督权就可见一斑。整个政商生态圈里,没有觥筹交错,没有兄弟一场,没有强制交期,没有偷工减料。每个人都活得如此简单,简单到副市长仅仅是个每周七小时的兼职。是啊,他真的没有太多事情要做。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爱格故事会

上一篇 : 耗子大爷起晚了(节选)
下一篇 : 桃花未折

睡前故事:推荐栏目

热门标签

睡前故事随机

睡前故事热门

睡前故事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