疼过的牙齿(下)

分类:青春风铃 / 睡前故事

题记:这个初夏,有太多她没来得及珍惜就已经失去的东西都走得那么决绝,连警告都没有就直接退场了

疼过的牙齿(下)

查看上部分,请点击连接:疼过的牙齿(上)

4)

余光利的沉默如同细细密密的针,慢慢地从何小小的皮肤刺进肉里,心里,再从心里穿过去。

何小小忍不住要按动手机,想给余光利发信息,她要和他见面,想让他说出所以,她绝对不会和他在一起了,但她需要他的态度,她需要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痛斥他背叛的卑鄙。但没等她的信息发出,电话响了。她妈妈心脏病突发被送进医院,生命垂危。

何小小第一个反应是给余光利打电话,这几年来她已经习惯了什么事都找余光利解决,可电话在拨出的最后一瞬间,她想起来,她和余光利的关系,今非昔比。

何小小泪水滂沱地请了假飞奔到火车站,买了最早的车票。心疼痛着,恐惧地在候车室里等着检票进站,心慌乱成一团。

手机响了,余光利的信息,何小小想,如果他解释,如果他道歉,她什么都不问什么都不追究了,她现在需要他的陪伴,需要他站在她身边给她勇气,她习惯了有他在身边,现在她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可,手机屏幕上冷冰冰地显示着:我已经把我的东西搬走了,钥匙放在脚垫下边。

何小小愤怒了,这个人,他连面对的勇气都没有,小偷一样把东西搬走了。她想打电话痛骂一顿,但电话先一步响了:何小小吗?你母亲已经去世,请马上回来处理身后事。

何小小脑子里一片空白,她不知道自己怎么检的票,怎么找到的座位,火车又是什么时候开动的,所有行为似乎只是惯性运动。她不知道生活怎么会这样,爱情突然就没了,亲人突然就没了,就连牙齿突然又开始疼了。

火车里的空气,和早上的地铁一样,沉闷,污浊得令人作呕。何小小再一次在满是悲悯又兴致勃勃的注视下,泪流满面,她心疼,她牙疼!

5)

何小小妈妈的丧事是她姨妈帮着操办的,她一身孝服跪在灵堂前面,向来治丧的人磕头。她姨妈对来宾们说:我姐一直有心脏病,今年送毕业班压力太大了,可没想到就没缓过来。

何小小低着头,孝服殷湿了一大片:她是多粗心的女儿啊,母亲有病她一直不知道。经常都是母亲给她打电话,问这问那,她有时还嫌啰嗦,还顶几句嘴。从来没有问过妈妈你身体怎么样?也从没像妈妈叮嘱她那样,要去检查身体,别什么都不当事。她以为妈妈还能活几十年,她从没想过妈妈这么快就离开,快得连声问候都来不及。

何小小没想到余光利会来,在她妈去世三天火葬回来,她在楼道里看到了蹲在门口的余光利。

余光利说:我刚听到伯母去世的消息,连夜坐火车赶来的,对不起,没帮上你。

何小小冷笑:你到现在还想着要帮我?

余光利低着头说:帮你已经成了习惯,这几年,只要你有事,我就被招来,但我有事,你从来没在意过。这次我是下了决心要离开的,但听说你家有事,觉得不能不来看看你。哪怕是最后一次呢。

何小小一片绝望,是的,对于余光利,她是粗心了,前几天看过他的微博看过他的空间,他的一些情绪,一些委屈都写在里面,可她从来没注意过,她宁可转播一些心灵鸡汤,也不曾关注过余光利,她以为他们很熟悉,她以为她会被他呵护一辈子。

余光利说他之所以会和阮思丽在一起并不是因为她的尖下巴小细腰,是因为她把和他在一起的每一刻都当作幸福去炫耀,他说,何小小,其实,男人也需要被注意(liunianbanxia.com)。

何小小心里疼,也悔,她很想问余光利:如果现在我开始关心你,我们还能不能回到过去?

可她没有问,因为余光利的手机频繁地有短信过来,他和她对话时心不在焉,他的心已经不在这里,他来看望她,或许是他对她最后的一点情义。

6)

何小小回北京后换了住处,房子比以前小,但离公司近一些,不用坐地铁,有方便的公交车。

和余光利有关的东西搬家时都扔了,开始时每扔一件的时候她就会看一看,心都会疼一下,那都是他们爱过的证据。但到最后,她不看了,一股脑地塞进垃圾袋里。

整个家当都是自己搬过去的,新住处也是自己装饰的,何小小这时才发现,很多事其实自己也可以。

何小小没有跟余光利联系过,她索性在QQ在微博里都删除了他,以前他是她的,她没有关心过,以后他是别人的,自己也更没有什么必要关心了。

独自逛798,,何小小碰到了姜飞。他问她:你的牙怎么样了?

何小小说:最近没疼,就没处理。

姜飞说:你自己要是不在意,没有人会在意的。

何小小觉得姜飞真是个有意思的男人,他的话总能让你听出点其他的意思来:有道理,改天我去麻烦你!

7

依然是七点多到的姜飞的诊所,依然是姜飞自己在等。

再一次张大了嘴被姜飞敲打了一番,姜飞给了她两个选择:一、补上,或者做牙套。不过上火时可能还会疼,补过的牙相对脆弱些,不过自己的总是好用些。二、拔掉镶假的,不疼了,但吃饭咬东西肯定不如自己的锋利。

何小小毫不犹豫地说:拔了,镶假的。

姜飞又有些意味深长地说:拔掉其实是一种残缺,你想好了吗?

何小小说:拔除是残缺,修补是忍痛,坏了就是坏了,以后学会保护就好了,坏了的东西还是不要的好。

姜飞笑着说:也好。

何小小拔了牙,说了再见,转身离开,快出门的时候,姜飞在身后说了句:嗨,你是个有骨气的女孩。

何小小扭头笑笑,向姜飞挥挥手。

坐上公交车,她发现自己脸颊上有一片冰凉划过,她的左半边脸颊空落得有些凉,跟了她二十多年的牙齿离开了她,她其实有些害怕。可是这个初夏,有太多她没来得及珍惜就已经失去的东西都走得那么决绝,连警告都没有就直接退场了。这个初夏,她不想再去修补过去了,哪怕这种残缺是对以后的警醒呢,她也不想有过多留恋了,至少,这个初夏,她还剩下了骨气。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上一篇 : 有的事情,一辈子坚持那么一次,就已经足够了
下一篇 : 遇烦恼只需拈花一笑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随机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故事大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