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望亦可爱

分类:耽美甜文 / 睡前故事

可望亦可爱

文|白某鲸

01

夹杂着槐花香的微风轻轻地拂过,摇落一地风铃的脆响,楼夏忍不住发了今天的第三十条微博。

下小楼:好的,我宣布,我现在已经死了。

一向就话唠的她今天更是跟打了鸡血一样狂躁,每一条微博中平均出现十个感叹号。

倘若倒回去看二十多条她的微博,我们就可以了解事情的起因。

下小楼:我,专业课,前面坐了个神仙小哥哥。

之后的二十多条微博是身为网站签约写手的她,对自己的各种心理及动作描写。

此刻倚在床边的楼夏无视了其他微博好友纷纷谴责她刷屏的评论,只美滋滋地回复了一下同是大V的学姐鹿祐的评论。

呦呦鹿鸣:醒醒,还梦着呢?

下小楼回复呦呦鹿鸣:我不,我要小哥哥亲亲才能起来。

然后她一边傻笑着,一边把手机捂在心口处,开心得在床上来回打滚,脑海里循环播放今天那节仿佛开了光一样的专业课。

两个小时之前,女寝319某楼姓女子趿拉着拖鞋,顶着乱蓬蓬的头发,极不情愿地走进了教室。

缘,当真是妙不可言。她这节专业课大半时间都在支着胳膊昏昏欲睡,唯一的一次清醒是前桌被点起来回答问题的时候。讲师问:“就潜热和湍流两种输热方式来看,你觉得上述事例主要以哪种为主?”

迷迷糊糊间,楼夏听到周围一片嘈杂,甚至传来阵阵女生的尖叫声。她微微抬起眼皮,又听到讲师问了一遍问题,其间各种诱导,就差直接给出答案了,听的人比答的人还着急。

楼夏听不下去了,随口答:“潜热呗。多简单。”

前面的男生忽然笑了一声,清朗的声音响起:“潜热。”

哇,楼夏有些惊讶,是我提醒的?正在这时,那男生忽然微微侧过头来。他侧脸的轮廓分明,鼻梁高挺,睫毛下的眼睛似有光芒,嘴角轻轻地勾起,那笑容让人看了脸红心跳。

楼夏忍不住多看了他一眼,小哥哥竟然对她轻轻地眨了一下眼睛。

这……犯规啊……

楼夏手捂心口望着前桌转过头去坐好,只留下一个高岭之花的背影供她仰望。然后她默默地摸出手机,打开微博,开始了心情直播。

下小楼:小哥哥的这个wink,让我离当场去世就差一点儿。

下小楼:你们说,我到底要不要上去要微信呢?

……

专业课结束以后,楼夏像疯狗一样抢着冲了出去,她冲到人群最前面,然后转过身装出忘记拿东西的模样,在人群里逆行,仔细搜索着。

她,要看小哥哥的正脸!

当她终于锁定到了wink小哥哥的身影,期待下一秒就可以看见他的正脸的时候,她看见的,是大大的口罩。

楼夏顿时黑人问号脸。

不过小哥哥路过她时,显然认出了她,眉眼弯起,轻轻地笑了一下,甚至侧过身子,让她先过去。

写言情写到习惯成自然的楼夏在心里接上了这一幕:这是个六月份的夏天,窗外开了一片粉白交织的蔷薇,在匆匆的人流中,他戴着能遮住大半张脸的口罩,就算只露出眉眼,却还是藏不住光芒。

02

第二天楼夏被老师抓去时,她觉得自己大概是因为昨天看见了神仙小哥哥,所以用光了运气。

专业课老师显然对昨天那堂课耿耿于怀,他说:“你不是挺能说的吗?这样吧,我这里有一个关于输热方式的研究课题,你下个月给我交一份研究报告。”

楼夏正在想要以什么方式哭比较能博得同情,却听见他继续说:“我也不难为你,你就和昨天回答问题的那个同学一起做。我看你们俩的关系不是挺好的吗?”

那一瞬间,楼夏都怀疑自己听错了。这,这难道还有后续?想罢,她全然没有被找碴的懊恼,反而十分欣喜,连蹦带跳地出了办公室。

从老师那里要来wink小哥哥联系方式,添加联系人,加微信,发消息勾搭,整套动作一气呵成。

她十分乖巧地把这事编辑好,发短信给关初阳,然后又打开微博。

下小楼:我不管,这四舍五入就等于我们俩要开始约会了。

小哥哥那边短信回得很快,一回就是三条——

好。

一点有空。

谢谢你。

楼夏盯着屏幕思索对面是否是个土豪,八个字竟然也用发三条消息?

下午一点是个好时间,太阳不遗余力地发着热,到处都明晃晃的,一树又一树的花都蜷着花瓣。楼夏走在路上,觉得自己也到了被晒死的边缘,好不容易到了约定好的地点,提前了半个小时。她本以为自己肯定要等他,却没想到关初阳到得更早。

灰绿色格子衫配黑裤,更衬得他身姿挺拔,纵然站在树荫下,依旧规规整整地戴着鸭舌帽和口罩,恍若一丝清凉的风,顿时让她觉得清爽了不少。

楼夏其实有些社恐,之前不知打哪来的一腔孤勇此刻都散得一干二净。她站在原地,脚尖在地上画圈,正犹豫要不要过去,却听见关初阳叫了她一声:“同学。”

楼夏只得走过去:“你来得好早。”

“还好,我在这儿有事,顺便就过来了。”

楼夏心中郁结,最后还是忍不住问道:“你为什么总戴着帽子和口罩呢?”没说出口的是,这样她都看不到他的正脸了。

关初阳笑出了声,低沉温柔的嗓音似羽毛一般轻轻擦过心头。

他顺手摘了帽子与口罩。纵然楼夏已无数次幻想过他的模样,依旧为之小小地震撼了一下。

她写过无数个好看的男主角,唯独面对他时词汇量匮乏,千言万语最后只化为两个字:好看。

关初阳说:“跟你们这种天生白的人不一样,我这种人要靠后天保养。”

楼夏低头看了看自己呈现出两截颜色的手臂,觉得他真的太恭维自己了。

关初阳一边笑,一边把自己的鸭舌帽歪着扣在楼夏头上:“如果没什么问题的话,这周末图书馆见?我其实不是你们系的学生,而且你也能看出来,我对这种脱离了低级趣味的地理一窍不通。”

那时楼夏还未曾意识到美色对一个人的判断力的影响有多大,她的嘴角不自觉地翘起,语调欢快:“没事啊,我可以就行了。”

随后的第一个周末楼夏就为自己说出的话付出了代价。

关初阳抱了台笔记本电脑,戴着耳机,坐在一摞高过他的头顶的书旁边,气定神闲地看了一整天的视频。

她望着自己奋斗了一天,还是一片空白的文档,正欲叹气,关初阳突然塞了一只耳机在她的耳朵里。

“你就像是我年少时偷吻到的露珠/此后山长水远/仆仆来赴/既做我的眼泪/也做我的湖……”

不是原唱,是个低沉温柔的声音,好似临时起意一般,在耳边轻轻哼唱,却有直击心脏的感觉。尤其最后一句,尾音转了又转,牵扯得她的心颤了又颤。

楼夏的心跳漏了几拍,她不明所以地抬头看向关初阳,后者像正在等着她一般,她探究的视线刚巧落进他深邃的眼睛里。

她赶忙错开眼神,做贼心虚般地敲起了键盘,屏幕上出现一堆乱码,她又赶忙一个个删去。

关初阳气定神闲地开口:“怎么样?”

楼夏:“不……不怎么样。今天先到这儿,我还有事,我先走了。”

她几乎是落荒而逃。

逃到一半,她突然意识到自己刚刚说了什么,惊恐地转头看了一眼自己原先的座位,看见关初阳正双手抱臂,嘴角挂着笑,就那么安静地坐在那里,看着她。

03

下小楼:我可能,又失恋了。我竟然说wink小哥哥唱歌不好听!明明他唱得超级好听啊!我在思索我的脑子是被谁吃了!

楼夏瘫在床上,心里想的都是明天该怎么面对关初阳。

第二天,楼夏畏手畏脚地去了图书馆,委屈巴巴地戳了戳看视频的关初阳:“那个……我昨天开玩笑的。”

关初阳转过身,望了她一眼,放软了声音:“没关系啊,我知道你在开玩笑。”

楼夏迷糊地挑了挑眉,他继续道:“我觉得我唱得挺好的,如果你说我唱得不好,那一定是你的问题。”

楼夏无语了。

关同学今天也是做甩手掌柜的一天,但是楼夏因美色当前,任劳任怨。翻了一本又一本书,忙得恨不得有三头六臂的她恍惚间听到关初阳问:“喝点儿什么吗?我点外卖。”

楼夏头也不抬:“肥宅快乐水。”

关初阳盯着她看了许久,楼夏后知后觉地红了脸:“那个……就是可乐。”

“肥宅是什么?”

楼夏心虚:“是我。”

“嗯?”他压着声音勾起一个音节,格外有磁性,让楼夏心里一颤。

“这其实就是一个二次元用语……说的是又肥又宅的二次元爱好者。”

“哦。”关初阳点点头,然后他上下打量了楼夏一眼。女孩子不算太高但也不胖,眼中仿佛有星光闪烁,似乎一只胳膊就可以抱起来,他问,“你哪里肥了?”

楼夏道:“心宽体胖。”

他的眉眼一点点儿地舒展开,轻轻地笑了起来,仿若春风拂面。

外卖送到的时候,楼夏却发现自己点的饮料换成了酸奶。

他在她头顶轻飘飘地扔下一句话:“以后不准喝碳酸饮料了,好不好?”

这句话既像是命令又像是哄劝,楼夏皱了很久的眉头,终究开口道:“那我会失去人生中百分之五十的快乐的。”

关初阳认真地说道:“那我赔给你啊,双倍奉还。”

她的耳郭忽然泛红,再也不敢说话,脸颊也变得滚烫。

这几天楼夏化悲愤为动力,在关初阳剥削下痛并快乐着写完了那份研究报告。她从导师那里回来以后整个人瘫在床上,直到感觉自己疲累的身体终于活过来了,这才摸出手机发了一条微博。

下小楼:我最近很忙,累得快死的那种。但是我依旧想说,我,明天开新文。

然后她扒拉出笔记本,打开文档,敲上了题目——《画楼》。

第二天,楼夏随口编了一个借口——导师说报告要改,约关初阳出来。

关初阳走到哪里都是鸭舌帽加口罩的标配,他到了以后看见楼夏一副纠结的表情,便挑了挑眉,柔声问:“怎么了?”

楼夏说:“笑。”

关初阳面无表情。

她立马怂了:“那个,不笑……不笑也行。”

“那……你做一个关心而不外露,在意却不直接的表情?”

他十分无奈地开口:“你到底想做什么?”

楼夏狠了狠心,道:“我要写一本以你为原型的小说,我要忠于现实,把男主角写活。”

他听了竟然没有觉得疑惑,反倒笑道:“好啊,那你想要我怎么做?”

她脑海里闪过无数种想法,比如说记录他的表情,记录他的细节,可是它们只出现一瞬就消散了。最后她斟酌着开口:“倘若你有一个爱而不得的女孩子,你努力了许久都不曾被她注意过,在陪伴她经历过许多恩怨纷扰以后,你终于明白她心里的那个人始终都不是你,这时,你会怎么办?”

关初阳闻言沉思了一会,然后舒展开眉头:“那我也太惨了吧?事实是,在我做了很多努力以后,我的女孩子是自己出现在我面前的,所以你这个假设我没有切身体会。不过,如果她真的还是不喜欢我……不会的,如果你真的是写一本以我为原型的小说,你就该明白,她一定是我的。”

她手里的笔停住,那一瞬间她忘了记录,甚至也忘记了呼吸,只是怔怔地望着他。他深邃的,一向波澜不惊的眼睛深处里藏着宠溺和欢喜,如同星光,一点点儿地铺开在她面前。

她曾写过无数个这样的故事,所以他的眼神她再明白不过。楼夏那一瞬间差点儿都被自己想象出的绝美爱情感动了,回过神来以后又立马低下头在笔记本上匆匆记录下他说的话,可是心间的那点儿酸楚,只能刻意地晾在一边,假装看不见。

也是啊,他那么优秀,当然不是只有她能看到。

04

楼夏吃完那顿饭,将微博卸载掉,手机调成静音,回去宅了半个月,终于把《画楼》第一卷写完了。

《画楼》说的是一个初入江湖的少女侠客和一个偶然相遇,后来一直陪在她身边的公子之间的故事。少女烂漫又可爱,公子虽刻薄却会撩。这是专门为了刻画她心里的那个少年而作的。

然后,她重新下载微博,看了看别人发给她的消息。

呦呦鹿鸣:新节目,《wnm》。

关初阳:晚上有空吗?

后面这条是短信,还有几个未接电话。楼夏看了看日期,是十几天前的事了。她犹豫了一会儿,然后把它们都删除了。

既然已经有了喜欢的小姑娘,还找她干吗呢?男人真的都是大猪蹄子。

她十分心虚地去上了几节课,上完课再看手机的时候,竟然发现自己微博消息太多,导致手机死机了。

手机重启后,楼夏登录微信,戳了戳学姐——

楼夏:学姐,微博发生了什么?怎么这么多人 和评论,我好怕。

鹿祐:你火了,大概。

鹿祐回复了这一句,便再没有下文。楼夏十分惊恐地把微博的消息浏览完,最后看见了这一切的罪魁祸首。

wnm关初阳:在线追文。

下小楼:我……

她面无表情,一条条评论看过去。

——阳阳迷妹打卡观光。

——哈哈哈,这个作者大大是个很有意思的沙雕网友。

——我阳第二条微博竟然就是转发了一篇小说?

……

楼夏冷静地关了微博,然后去网页上搜了搜《wnm》。

第一条消息是《wnm》视频在线观看,第二条是标题党:《wnm》C位少年关初阳,唱歌跳舞弹吉他,情话撩粉骚操作,还有什么是你不可以的?

哼,楼夏在心里暗自诽谤:比如地理,他就不可以。

她又返回去看《wnm》里播放的花絮,有一段录的是海选时的关初阳,他身着渐变绿的外套,配上亚麻色的九分裤,黑发柔软,身材高挑,抱着吉他轻轻地哼唱。

“你是江河湖海/你是日月星辰/你是可望不可求/可我/偏偏不懂适可而止/妄想拥有……”

他唱完后轻轻地笑了笑,光芒万丈。

视频结束,楼夏又点开了下一个:关初阳和自己的队友分别站在舞台两侧,他穿着烟灰色的大衣,身后屏幕上是熊熊烈火,开嗓是清朗的音色,少年意气风发,诞于烈火之中,刹那就夺去全场的眼球。

再下一个,他接受采访,一如既往的高冷模样,记者问他是否有信心夺冠,他勾起嘴角反问:“如果没有,那我在这儿干吗呢?”

楼夏一口气连看了十几个花絮,最后犹豫半响,还是没有点开《wnm》完整版。她捂着自己怦怦作响的心口,直直地倒在床上。

他,这也太优秀了吧!

可她的心竟然愈发空落落的。

这样好的少年,需要多么幸运才能拥有呢?

05

转眼又是一个月过去,楼夏强行压抑着心里那股失落与躁动,竟然把《画楼》给写完了。

第二卷和第三卷剧情翻天覆地,少女不是那个少女,公子亦不是那个公子,最后一章,楼夏边写边落泪。

少女问:“你不要走……行吗?”

公子未曾答过这个问题,但她此后一生,也再未曾见过他。

楼夏想起关初阳说:“如果你真的是写一本以我为原型的小说,你就该明白,她一定是我的。”

可是她现在才明白,她写的不是关初阳和他的女孩子的故事,她写的是自己盛夏时节迷迷糊糊间做的一场大梦。她不是他的那个女孩子,所以这本书从一开始就是在虐作者而已。

把文都发了以后,楼夏约学姐出来吃饭,鹿祐身后的那个人让她错愕不已。

关初阳这会儿仍是全副武装,鸭舌帽、墨镜、口罩一样不缺,可是她第一眼便认出是他了,然后死命压制住心里顷刻间掀起的汹涌波涛。

鹿祐推托有事,聊了几句就匆匆离去,只剩下关初阳和楼夏两个人面对面坐着。沉默了许久,关初阳先开口:“我看了你的新文了。”

楼夏垂下头,不敢看他:“原谅我想不出你的女孩子应该是什么模样,所以最后也不能给你一个好结局。”

关初阳没了之前视频上的距离感,笑起来很是温暖:“你写的女主角那样子的就可以了。”

她的心又漏跳了一拍,因为女主角是她以自己为原型塑造的。

楼夏倔强地开口:“我不会改结局的。”

关初阳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轻轻地搅着面前的咖啡:“那么作者大大,我可以申请自己改一下结局吗?”

看着她迷惑的神情,他磁性声音响起:“可以给个授权吗?我是说同人曲。”

关初阳这人的行动力爆表,楼夏答应了以后,他过了一周就在微信上给她传了一个音频。楼夏犹豫了许久才戳开,沙沙的电流声过后,她屏起呼吸仔细聆听。

先是少年自嘲的笑声,然后是雨声,煮酒声,开扇声,末了又是一声笑:“她总以为我不喜欢她,她不知道,如果不是她,这一切我根本不会去做。”

“她那么傻,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肯回头。”

楼夏的心微微一颤,她写的结局,是少女只身西出玉门关,而那个公子走在城楼之上,朝着与她相反的方向离去。

关初阳的声音多变,哪种声线他都拿捏得很好,也许真是唱给他心里的小姑娘的,张扬也好,不羁也罢,最后都归于满腔的温柔。

楼夏再也忍不住了,听到一半就关了音频,手在键盘上敲了十来分钟,最后发出的只有几个字——

“好听。”

“但是啊,你的歌太深情了,故事根本不是这样的。”

她分明看见“对方输入中”五个字,可是那头的少年,却再没有回复过。

06

《wnm》很快到了决赛,是关初阳和另一个少年之间的对决,鹿祐来找楼夏:“小夏,你去看决赛吗?”

楼夏本想拒绝,可是鹿祐说:“这也许是你最后一次看见他演出了。”

拒绝的话哽在喉咙里,她从未看过任何一期《wnm》的视频,转眼间,它已经快要结束了。最后她竟然鬼使神差地同意了。

直到坐在观众席上的时候,她都觉得像是一场梦。

先出场的是另一个男孩子,她心绪不宁,什么都没听见。

后来关初阳上场,舞台上先响起的是他那段独白:“她总以为我不喜欢她……”

是《画楼》,是公子。

她看着他身着玄衣,手握折扇,翩翩而至,脸上的笑容看不真切,可是举止投足都是她朝思暮想的公子的模样。

“明月伴我饮一壶风雪/路遥远瘦马怎敢歇/冰凌悬于青瓦檐/她悬在心间……”

唱有剧情的古风曲本就不占优势,唱从未发布过的新歌更不占优势,但他还是唱了,字字句句都唱进她心里。

楼夏回去躺了很久都不能平静,她打开许久都未登录的微博,然后戳开他的账号。

一共两条微博,一条是转发她的微博,另一条是2010年发布的——

wnm关初阳:傍晚时分有雾霭,散于深树,而后我遇见了那个人。

是他的小姑娘吧,大概。

而后几日,楼夏从她的微博评论里得知关初阳拿了总冠军,正式出道。不少他的迷妹们来她这儿打卡,谴责《画楼》虐得心肝疼,责问她为什么要这样对待他们的公子。

看来大家都将关初阳的模样代入了公子,楼夏因此火了一把。但人红是非多,不少人指责她蹭热度,捆绑关初阳。

后来此事愈演愈烈,她之前那些关于wink小哥哥的微博竟然也被扒出男主角就是关初阳,那些隐匿的小心思就都被赤裸裸地展露在大庭广众之下。

楼夏心里却没什么波动,她觉得自己现在的感觉跟脱粉大概是差不多的,可是那天晚上,关初阳破天荒地主动给她发了一条微信:别看微博了,不要管那些。

隔了几个小时,他又发来一条,措辞小心翼翼:你……喜欢我吗?

楼夏看了后,心跳又漏了一拍。她心想,这破事真是早晚都躲不过。然后她订了一张最快的车票,清晨就踏上了不远处一个古镇的青石路。

自从遇见了关初阳,她这几个月闭关的次数,比她过去二十几年来闭关的次数加起来都多。在这里待了几天,楼夏将《画楼》重新修改了一遍,修到最后,她发觉还是最初的模样更打动人心。

那些都是她最热忱地喜欢他时的模样。

楼夏叹了一口气,决定不再难为自己。她打开微信,看到鹿裕给她发了消息。

鹿裕:你怕是又遁地了吧?我挺期待你回来时看到这一切的表情。

07

楼夏皱眉,觉得鹿祐说的一定不是什么好事。又看了看微博,如此多的 和评论,不用想也知道自己被骂得多惨,于是她统统不看。

结果这时候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她垂眸看了看,是关初阳。

她犹豫了许久都未接,可是对方很执着,一直打一直打。她最终还是接了电话,关初阳低沉的声音在耳畔响起:“楼夏,你终于接电话了?”

她感觉后背一凉,未曾说话,就又听见他说:“这几天,你得给我一个解释吧?”

“你要什么解释?”

“为什么不接电话?为什么不回复我?这几天你去哪儿了?还有,喜欢我。”

楼夏这才明白,她自以为是的假装在他面前根本就是漏洞百出。沉默了许久,她才说:“哦。”

“我喜欢长得好看的人,你还不允许我追星了?”

他反问:“仅此而已吗?”

楼夏张了张嘴,被他戳中心事,声音渐渐懊恼、生硬起来:“既然你都知道了,又有什么好问的呢?我承认啊,我喜欢你。我觉得你超级优秀,喜欢你很奇怪吗?你到底为什么要质问我?”

他忽然就不说话了,沉默了许久,最后柔声问:“你不知道为什么吗?你认真听过我发的音频吗?你再去听一听,好不好?”

她的心忽然被什么揪住,立马挂了电话,打开了微信。点开与关初阳的对话框,他这几天给她发了好几条消息,她统统略过,直接去找那个音频。

音频有八分钟,她以前竟然都没有注意过。楼夏沉下心来听,歌声结束以后,他的声音再一次响起来,那是她未曾听过的温柔:“楼夏同学,2010年你刚刚走进S大的校门时,我就看到你了,个子小小的,眼睛亮亮的。我记得有一个傍晚,你站在广场上给路人拍照时笑得很开心;记得你以为四周没人时叫流浪狗一些奇奇怪怪的名字;记得你一本正经地向朋友讲冷笑话……直到今年,我已喜欢了你两年。”

“这学期,我去你的专业课蹭课十二次,甚至因此得罪了你的老师,遇见你六次,五次你都在睡觉,不过我还是很高兴,最后一次,你自己出现在我面前。”

“我从不会和别人一起坐在图书馆看书,更不会点外卖,我有自己的习惯。但你曾说你希望有一个陪你去图书馆,每天投喂你的人,所以我觉得这感觉也不错。”

“我……”

“其实还有很多很多的事啊,我对闲杂人等一向不太近人情,唯独你,是我唯一的例外。”

音频结束,微信提示有新的消息,她滑下去看,是一条语音。关初阳那边是呼啸的风声,他轻轻地笑着,柔声问:如果你愿意给我一个机会,下楼抱抱我,可以吗?

她想也不想,鞋子都没穿好就狂奔下楼,看见他直愣愣地站在宿舍楼门口,一圈小姑娘正围着他拍照。楼夏给他的不是拥抱,而是抓住他的胳膊狠狠地打了一下。

之后她拉着他狂奔,直跑到一个没有人的地方才停下,那时候他的手已经紧紧地扣住了她的手。

楼夏生气地问:“你难道不怕你的粉丝都脱粉吗?”

关初阳只是玩味地笑:“是你太久不看微博了。”

说罢,他把手机屏幕举给她看。

wnm关初阳:《画楼》是我的小姑娘写给我的情书,如果捆绑的不是我,那我参加选秀节目又有什么意义?

楼夏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这都是哪跟哪?”

关初阳罕见地在她面前露出无措的表情:“你不是说过,你想要一个明星男朋友吗?”

楼夏:“所以你就参加了《wnm》,然后还拿了个冠军?”

他反问:“不然呢?”

“我说过的喜欢的男生类型多了去了,难道你能一一达成吗?你情商怎么这么低?”

楼夏显然忽视了关初阳的认真程度,他说:“如果你还是不喜欢我的话,我真的会做到的,包括你的wink小哥哥。”

有些人吃起醋来,真是连自己都不放过。

楼夏盯着他,又无奈又好笑,本来还想逗逗他,把这几个月来的委屈都还回去,可是心间的欢喜和激动无法抑制,以至于她话到嘴边又变了:“不用了。悄悄地告诉你哦,看见你的第一眼,我就喜欢你了。”

两情相悦多么不容易,回头时能恰好看见他就在原地又是多么不容易,她不愿意再折腾自己。

关初阳上前一步,把她整个圈在怀里,下巴抵着她柔软蓬松的头发,女孩身上的香气格外好闻。

他轻轻地笑了,不由得感慨:“你终于肯回头了。”

彼时正值傍晚,暮霭生深树,斜阳下小楼,两道交织在一起的影子,被拉得很长很长。

晚风有些凉,但是途经他身侧,都是温柔。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