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疆长夜

分类:耽美甜文 / 睡前故事

北疆长夜

文/凌初

新浪微博: Silut凌初

她像一颗明珠,将幽暗漆黑的北疆照成了白夜。

你要看见北疆的日光。

也是你心底的日光。

她在火光中醒来,拽住路过男子的衣摆。

嘶哑灼热的喉咙发不出声音,只能挣扎着做出无声的口型:“救我。”

戴铁面具的男子俯下身,身后是迅速逼近的层层烈焰。

他上下打量着这个求救的女孩,疑惑道:“你是……白珠小公主?”

白珠下意识摇头,又慌乱点头。

男子朝她伸过手:“跟我走。”

永夜城外的一处崖穴中,男子掏出硝石燃起一个火堆,他的身影在壁上闪烁跳动。白珠抱着双膝缩在角落里,面前温暖的橙色火苗点亮了黑暗寒夜,和方才宫殿里烧毁一切的灾难截然不同。

他把白珠救出了被放火焚烧的宫室,带着她躲过了数次追杀,撞破了封锁永夜城的咒印,方才逃了出来。

“王上早料到迦图王兄有叛变之心,可我们还是低估了叛众的实力。”男子轻轻叹息一声,看向白珠,“目前玄宫已被叛众占领,王上被迦图挟持出宫,生死未卜。但只要还有一线机会,便请公主殿下相信我。”

白珠点头,徒劳地动着唇,试探着扯过他修长好看的手,见他没有抗拒,才用指头在他手心一笔一画地写:“谢谢你。”

绘有巫族图腾的铁面具挡住了男子的面容,白珠只能看见他微微闪烁的眸光。

男子愣了片刻:“公主殿下……不能说话?”

北疆民众皆传言巫王的小公主白珠聪颖美丽、精通术法,但因她平常深居玄宫足不出户,竟无人知道她……是个哑女?

白珠垂下头默认,静静地看着地面。

“放心,我不会让你受委屈的。”

他顿了顿,换了一种更加缓和的语气:“我叫慕霜。”

慕霜。白珠看到他侧脸显露出的锋利的下颌线,在心里默默地念着这两个字,北疆的大祭司,慕霜。

城中的骚乱直到三日后才平息,慕霜将白珠改扮成自己的侍女模样,带着她潜回了城。巫王居住的玄宫,如今已被迦图及叛众所占领。

他把她带进自己的祭司神殿:“这里常年只有我一个人住,你不会被别人发现,很安全。”

安顿好她后,慕霜转身离开,白珠下意识地扯住他的衣袖。

“你要去哪里?”她咬着唇,在他掌心上慌乱地写。

“即使玄宫易主,一年一度的祭神仪式也不能延期,我负责主持仪式,需早做准备。”他礼貌地收回手,似乎不习惯陌生指尖的触感,“最近比较忙。殿下的房间有许多古籍,若无聊,可以拿来读。”

白珠目送慕霜的背影消失在殿门外,角落里慢慢踱出一只黑猫,绕到白珠面前打量着这个新来的姑娘,咧开嘴朝她叫了一声,像是在笑。

她觉得黑猫是在嘲笑自己的妄想,他可以站在祭台的最高处俯视整个北疆,而自己只能踮着脚仰望。

黑猫睁着蓝色眼睛看着失落的白珠,忽然开口道:“你喜欢他?”是年轻男子的声音。

她一时惊慌失措,下意识做着口型,徒劳地掩饰:“我没有。”

“眼神会把人出卖的。”黑猫摇晃着尾巴,慢悠悠地踱回到了角落。这个姑娘看慕霜的目光,分明景仰却缠绵。

白珠欲辩无言,突然就红了脸。

小时候听母亲说,一见钟情不可信。

她也明白不可信,却偏偏信了。

北疆没有白日,只有年复一年的漫漫黑夜。

相传疆民的先祖是修罗族人,因犯错而遭天神惩戒,被囚禁在北疆,并被永夜咒印所封,从此生生世世生活在无边黑暗中,并渐渐习惯。所有的老少疆民,都从来没有见过日光。整个北疆的昼夜时令,由玄宫最顶端的一盏古老的琉璃灯来昭显。

祖辈口中传说,天上有一颗大星名为太阳,能光照万物、普明世间、滋养生民,然而这种神奇的光明到底是否存在,始终无有定论。后来在疆民的心中,能发光发热、照亮世界的火,便是最神圣之物。

还传说着,破除永夜咒印需要集齐三样条件——天赐的光明、纯洁的心灵、命定的勇者。

慕霜在七日后回到神殿,白珠看到他房间的灯火被一盏盏点燃。

夜半三更时分,她却听见了慕霜痛苦的喊叫声。

那叫声像濒临绝境的困兽,让她心间战栗,她担心他,顾不得蹑手蹑脚便推开了他的房门。

“离岚……”他反反复复,叫着这一个名字。

是在做噩梦,陷进了极为痛苦的梦魇。他没戴面具,棱角分明的五官都扭曲了起来。

她猛见他的左手腕刀痕累累,其间两道是新伤,渗着刺目的红。匕首就放在床头,刃上犹存血珠。

这时,慕霜从梦中醒来,猛地睁开了眼。

白珠吓了一跳,避无可避。

慕霜皱着眉,声音沙哑:“殿下……何以深夜来此。”

她脸发烫,想说我是担心你。

正尴尬间,那只蓝眼睛黑猫轻盈地迈过一重门槛走进来,开口替她解释:“祭司大人刚刚又做噩梦了,殿下是被你的梦话吓过来的。”

他闻言道歉:“是我的过错,让殿下受惊了。”

其后白珠跟着黑猫离开,脚步虚浮,一步步都是心事。转过一重回廊,黑猫开口道:“想知道祭司大人怎么了,离岚是谁——就跟我走。”

她紧张得交握着双手,脑海里忍不住想象,慕霜在暗夜里紧握匕首,让利刃亲吻自己的血肉,鲜红炽热的液体流出如岩浆。

想象他冷淡疏离的面具之下,该掩藏着怎样深情的灵魂。

她好奇那个男人的神秘过往,她想知道他的一切,她甚至不自量力地想把他救出痛苦深渊。

“就是这儿了。”

黑猫伸爪按动神殿中几处机关,地面下沉,眼前出现一方幽暗的密室,似是一处废弃的宫殿,几点磷火在干涸的烛台里闪着荧荧的光。

白珠看见正对着自己的,是两把并排的座椅,上刻繁复星文。

两柄象征日月的神杖分别放在座椅一侧,她知道其中之一,便是慕霜平常出入神殿时所持。

“多年以前,祭司之职由一男一女两位祭司共同担任,当时的女祭司便是离岚大人。这司月神杖,便是她生前所持。”黑猫走向密室另一侧的一口石棺,回身看着白珠,“慕霜大人曾和她相恋,不想后来离岚变心,另爱他人。慕霜大人不甘心,即使她死了,也要把她的尸身封印在这里,时常用星盘推算她灵魂归来的时间。”

“一开始他还以为自己没事。郁症是五年前得的,早先只是不断地做噩梦,到后来便只有喝药才能安稳入睡。再后来便开始残害自己。小姑娘,我劝你不要轻易喜欢上他。”

黑猫慢慢踱回白珠身边,抬头看着她:“何况我经常出没玄宫,见过真正的白珠公主。而你,根本就不是她。”

白珠骇然,过了许久,她慢慢蹲下来,用手抱住了头,无声地哭了。

在那场铺天盖地的大火之前,她的确只是侍奉王后的一位侍女。

宫变后,王后欲携小公主逃难,为免追杀,寻两位侍女替死。后使术法改换了她们的容颜,打晕过去,推入大火。

若不是慕霜救了她,她已和另外那位同伴一样成了怨魂。

小公主白珠福慧完备,她却天生失声。

小公主白珠地位尊贵,配得上任何优秀的男子,她,却卑微如尘。

白珠住在祭司神殿的第十五天,玄宫顶端的琉璃灯再次亮起时,巫王及巫族徒众成功诛杀迦图王兄,重新回到了永夜城。

——巫王老谋深算,早料到迦图有反叛之意,联合长老萨毗满在玄宫设下法阵,消耗掉他的灵力。巫族人将巫王从迦图手中救出,他便一直蛰伏在城外,待时机成熟,便与萨毗满里应外合剿灭了乱党。

白珠不敢将自己的真实身份告诉慕霜,她害怕慕霜将她交给巫王,从而身份暴露。

更害怕,失去哪怕一天和他相处的机会。

好在巫王一回城,便因身受重伤而闭关静修,不见旁人。

巫王闭关期间,祭神仪式如期举行。

那是白珠第一次看见慕霜站在祭台上,主持这一场盛大却残暴的狂欢。

他身着暗色斗篷,戴着面具,手持神杖,站在祭台的正中央。仿佛踏一步,便牵动耀目光华。

祭台之下,是无数手持火把的疆民,她挤在他们中间,仰望着他们的祭司大人,犹如仰望一位神祇。

随着号角的吹响,两个祭品被绑到了刑架之上。

那是两个人。两个北疆羽族的青年,一男一女。

十几年前北疆暴发瘟疫,疆民奄奄一息之际,巫王的玄宫中传出了消息——这是圣女阿布莎在巫神处探听到的神谕——羽族人生有原罪,是他们导致了北疆的灾祸。至于解决方法,便是每年抓一对羽族的青年男女,在祭神仪式上烧死,以此祭天。

被视为祸端的羽族开始饱受欺辱乃至杀害,无数父母为孩子免遭厄运,从巫族术师处求了咒印,在他们年幼时便将他们的羽族血脉斩断。

“这次的祭天仪式,与以往略有不同。”一片安静之中,慕霜沉声道,“这次尊神开恩,只需要北疆献出一个祭品便可。所以王上命令我,来陪大家做一场游戏。”

“这二人不同于以往的祭品,他们相恋多年,自诩感情坚不可摧。如今把火从他们脚下燃起,只要他们其中的一人承认自己不爱对方,便可被放下刑架,免于献祭。”

众人将烈火燃起,火舌渐渐舔上那二人的脚。白珠站在台下的人群中,觉得浑身发冷,背后红色羽翼的纹路仿佛也在跟着瑟缩。

她不知道那位祭司大人冰冷的铁面具下,是否会有一点点异样的神情。

她也是羽族人,因为害怕被抓捕,从来没有暴露过羽翼。

——假如被送上祭台的人是她,他会救她吗?

人群中起哄声渐盛,白珠被喧嚣裹挟得头昏脑涨,却终被那羽族女子的一声哀号惊醒。

她大喊的是:“我不爱他!我承认!”

台下嘘声顿起,慕霜抬了抬手,有人马上去浇灭了那女子脚下的火焰,一侧的男子却已被烈焰吞噬。

慕霜俯视叹惋沉思的诸人,语调依旧不含感情:“这便是王上令我告诉大家的道理。所有情爱都经受不住考验,世上最不堪的恰是人心。没有真正纯洁干净的心,北疆也不会存在光明。”

然而除了白珠,没有人注意到他指尖的动作。

他悄悄地结了一个封魂的咒印,指向那个被献祭的男子,男子瞬间便没了声息。让其解脱,不再受苦。毕竟被所爱抛弃的滋味,他也体味过一次。

所以这位冷血无情的祭司大人的一丝恻隐之情,只有那个喜欢他的姑娘捕捉到了。所以她想,我不信。

我不信你心中没有感情,不信这世上没有爱,没有纯洁,没有光明。

白珠能到玄宫深处的密室中见到圣女阿布莎,是黑猫带的路。

圣女阿布莎,传言是北疆唯一能与巫神沟通的人。出生后便被玄宫的人抱走,养在地下的密室中,不见天日,长老也从不让她与其他人相见。

祭司神殿后面有一片小湖,黑猫原来总在湖中抓鱼吃,顺便沾些灵力修炼,以便有朝一日化成人形。不期和神殿中孤独的祭司慕霜熟识,又因为自己是一只猫,轻易便能钻进重重深宫。

它遇见阿布莎的时候,她正坐在矮床上无聊地吃着点心,见到一只浑身漆黑的小兽溜进来,“呀”地吓了一跳,她还不知道这种生物的名字。少女好奇地伸手去摸它毛茸茸的脑袋,把吃了一半的点心喂给了它。

黑猫轻车熟路地破解了进入密室的机关,把白珠领到圣女的面前,便离开了。

圣女问道:“你有什么诉求?”

白珠以纸笔写出自己的愿望,恍惚间想起慕霜掌心的温度,嘴角便带了笑。

“我想获得声音。”想像正常人一样和他交流、倾诉,想亲口告诉他,自己喜欢他。这是她可怜兮兮的小心愿。

圣女说:“违背命数所定,需要付出代价。至于这代价是什么,就由神灵勘定了。”

白珠没有犹豫,写道:“我愿意。”

从那夜火光中的垂手相救开始,他便是她所有的勇气所依,连命都是他给的,她自然心甘情愿。

她知道自己身为羽族,不知何时便会遭遇不测。

所以想在自己存活于世的时刻里,试着陪伴他,改变他。

圣女刺她指尖一滴血,签下和神灵的血契。

忽然,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传至,圣女骤然慌乱起来,把白珠推进一只书箱里。

密室厚重的石门被打开,白珠听到来人淫邪的笑声:“小宝贝,今天……”是个苍老的男声,她想了片刻,记起这是巫王的心腹萨毗满长老。接着传来衣物撕扯的声音,又听长老道:“像从前那样,来听我的话……把身体献祭给神灵……”

“住手!”有什么在白珠脑际炸裂,她没再多想,就猛地滚出了藏身的书箱。

开了口才惊觉,自己竟发出了声音。

正欲犯下兽行的萨毗满长老大惊失色,随即恼羞成怒,给了白珠两耳光,拎起她丢出了密室的大门。萨毗满长老正欲回身,侍者却突然来通报:“王上刚刚秘密出关,急着见您,正等在月明殿。”

白珠撞到墙壁上晕了过去,醒来时头痛欲裂,原来自己已被长老绑到月明殿准备处置。

她刚想有所动作,却无意间听到了长老和巫王的对话,便继续装晕。

那二人言语来往间,她渐渐听明白了一桩北疆无人知晓的秘密。

巫王和萨毗满长老联手修炼一种夜魔咒术,这种邪术依托黑暗、抵御光明,能使天赐之光隐没。

那场特别的祭神仪式上,巫王故意命令慕霜将人心的恶展现在疆民面前,以此宣扬邪恶,使疆民心中所藏的恶念加重,从而增强咒术的力量。

他们想炼成邪术,控制所有人的心灵、控制北疆,让北疆永远得不到光,然后永远做这群傀儡的王。

根本没有什么需要年年享祭的巫神。巫王和长老囚禁控制了圣女,让她伪造神谕,并以此为借口,开始屠杀羽族青年、逼他们改换血统。

这只不过是因为另外一个可怕的预言。

——预言中,那个能够破除永夜咒印的“命定勇者”,是一个羽族人。

因为心里那个人的存在,卑微普通的女孩白珠得知这个真相后,忽然便生出了莫大的勇气。

她想,那个勇者或许就是自己。

巫王商议完事情便回玄宫了,白珠却被困在萨毗满的月明殿无法逃脱。

萨毗满不能让自己的悖德丑事宣扬开,想要杀白珠灭口,但又疑心她是自己的仇家指派,便绑了她一顿毒打。

当晚慕霜回到祭司神殿,不见了白珠。他找不到公主殿下,不由得心焦,只能用灵识感应着她,在永夜城中四处搜寻。

他有时也会想起自己还没做成祭司的时候,灯烛火把耀目的光华里,他看着那个紫衣女祭司站在祭台上,突然妄想着某一日能与她并肩。为了这个一闪念的想法,他疯魔了般修习,甚至机关算尽地暗害了那位男祭司,才得以顶替了他的位置。可惜到头来,不过是换了一场空欢喜。

从底层一步步爬上来的他,自然会贪恋权力和荣光。

讨好巫王,他才能保住权力和荣光。

若不是因为白珠是巫王的女儿,他才不会去冒着风险救她。

他需要保她平安,以便将来巫王和她父女相认,忘不了他这个最大的功臣。

白珠不知是撞了多大的运气,才得以趁萨毗满松懈困顿时磨断了绑住脚腕的绳索,赤着脚逃出了月明殿。

她跑得一路是血,直到用尽气力倒在了路上。

迷蒙间,有一双熟悉的手扶起她,解开她手腕上的束缚。那人将她背在身上,沿着曲折迂回的小径走了不知多远。

白珠醒来时,身边灯烛摇曳,慕霜坐在她床边,火光将他的五官打出柔和的阴影。

一切美好安然得太过不真实,她甚至恍了神,以为这样的瞬间可以定格生生世世。

所幸他唤她的一句“公主殿下”,把她打回原形,仿佛有个声音在告诉她,她根本不是白珠公主,一切假象不过泡影。

那份再明晰不过的喜欢令她不顾一切地靠近这个男人,如梦魇缠身的自卑却呵斥她远离。

慕霜去一边的案上取来药,问道:“发生了什么,萨毗满为何敢胆大包天加害殿下?”

她抿了抿唇,小心地开口道:“我听到了他和王上的密谋。”

慕霜身形顿住:“殿下的声音——”

“我去恳求过了圣女。”

他明白后点头,将药端到她唇边,取匙一口一口喂她:“是何密谋?”

白珠又禁不住红了脸,眼前的景象似乎浮上一层泡沫,她尽量组织着清晰的语言,把自己听来的真相告诉了他。慕霜听罢,也不免骇然。

“慕霜大人,”她用指尖扯住他的衣袖,小声道,“假如能杀了走火入魔的长老和父王,天赐之光出现,北疆的永夜咒印就将破除了。你是全北疆唯一有能力杀他们的人,你……愿不愿意?”

他默然片刻,道:“我没有理由这样做。”

他不知道传说是否真实,他也不愿意亲手毁了自己的荣华和地位。何况他觉得破除咒印的苛刻条件,没有谁能够符合。谁能没有私心呢?当年的离岚口口声声说着喜欢,不也因为高阶术法的诱惑而抛弃了他?

“我会试一试。”白珠松开手,徒劳地抓着空气。

她试探着触碰他缠着黑布的手腕:“我听说了你和离岚大人的故事。”

慕霜微愣,眸光变得黯淡。

“我要等她回来。”然后亲自去问一个合适的理由。

“可是……”她指尖都轻颤,“可是,我喜欢你。”

我珍而重之地向神灵求得声音,不过是想告诉你这四个字。

“殿下,”慕霜神色一动,略吃惊地看着她,片刻后,却是摇头轻叹道,“对不起。”离岚战死的消息传来那日,他便知道自己不会再领受爱情,那是烂漫迷人如罂粟的一纸虚妄谎言。她要的,他给不了。

白珠听到四围万物都寂静,她努力地想勾动嘴角,却连一抹生涩的笑容都扯不出来。她忍住泛上眼眶的热,在心底无声地说,没关系。我喜欢你,就够了。

黑猫和圣女出事,不过是在几日后。

白珠惊慌地挤开祭台下的人群,就看见他们已被绑在刑架上,萨毗满长老奸笑着坐在一侧。

原来黑猫修炼进阶、成功化成人形之后,便去找圣女,想带她逃离这个囚笼。两人一起出逃,却不意被萨毗满长老抓获。黑猫扬言要将长老的龌龊行径传开,长老恼羞成怒,反诬黑猫妖和圣女私通,使圣女失贞。

有人将火把递到祭台之上,台下激动的疆民随之喧哗成一片:“点火!烧死他们!她不配当圣女!”

白珠哭着想拦住沸腾的人们,想告诉他们真相,却毫无办法。

脚下被点燃的木柴噼啪作响,飞舞摇曳着的火苗如曼珠沙华般炫目。圣女终于从旁人的眼神和话语中,明白自己做了多么不堪的事情。她望着身侧的黑衣少年,流下了泪水,随后,却开口在烈焰之上唱起了古老的歌谣。

“卿云烂兮,糺缦缦兮……四时从经,万姓允诚……”

圣女的歌声让众人安静了下来,几乎是同时,大家惊恐地发现天上开始下雨。

她的泪水化成大雨,浇熄了烈焰。她唱了一天一夜的歌,直到喉咙嘶哑,大雨也下了一天一夜。

众人视这为妖异之象,纷纷不敢上前,只有萨毗满长老怪叫着扑了上去。他手持利刃,要杀死这个妖女阿布莎。

危急时刻,是黑猫自爆神魂和长老同归于尽,保护了自己心上的圣女。

慕霜赶到的时候,黑猫只剩下浅浅淡淡的一丝魂魄还飘在空中。

“值得吗,”祭司大人的声音微颤,“你早知道阿布莎被长老玷污的事,还这样做,值得吗?”

猫妖的笑容逐渐变得透明:“那不怪她,她是世上最好的姑娘。”

“慕霜大人……有的人,确实值得。”少年神情从容,消失在虚空中。

真的有这样的人吗?慕霜望着他消失的地方,若有所失。

那厢,萨毗满长老突然轰然倒地,身上缠绕的黑色咒印随之消失。接着,人们听到天际传来了一声轰隆隆的雷响,惊破鸿蒙。

随后有一道耀目闪电刺穿亘古未破的黑暗,击中了玄宫顶端的琉璃灯。

人们发出惊呼,是天赐的光明!

慕霜一下子明白,原来白珠告诉他的是实情。夜魔咒术的力量由巫王和长老二人分担,长老身死,咒术的力量大减,北疆才得以出现雷电,这应该就是黎明的前兆。

假如推动黎明到来的人真的是自己,他到底会不会拿出刺杀巫王的勇气?

巫王才刚宣布出关,得知萨毗满及圣女之事后,向人们澄清了真相,宣判了萨毗满的罪行。

孰料就在巫王闭关之际,居住在墟渊的隐族发动叛乱,已有数千疆民死于隐族人的术法下。

消息传入永夜城,巫王令大祭司慕霜前去镇压叛乱、保卫北疆。

慕霜来不及把白珠送到巫王面前,便不得不出城了。

白珠得知慕霜要走,特意来送他。

她被他拒绝过,便再不敢去说什么情意,只能劝他保重。

隔着一层铁面具,慕霜看见面前小公主的眼睛里写着欲说还休,忽然想,自己会不会也是她的那份“值得”。

他语气竟不自觉地放缓了三分:“谢过公主殿下。王上还不知殿下寄宿在我这里,无论咒印之事如何解决,还望殿下早去见他。”

白珠目送慕霜带领术师和士兵走出永夜城,心中想道,我才不会去见巫王,我只会去见你。

隐族的术法,妙便妙在能织就幻境,攻破每个人的软肋。

慕霜来到墟渊时,触目便是幽灵鬼城般的烟瘴迷蒙,有阴风扑面打来,吹灭了他手中的火把。

正因为听到离岚楚楚可怜的声音响在耳畔,慕霜才没有意识到这是一场诛心陷阱。

眼前的紫衣女子跟他解释,说是当年受了欺骗才离开他,如今她孤苦无依,只有他能救她。

他不由自主地跟着离岚向前,被引到一座荒丘上,她转过身来,骤然间躯壳化为黑烟散去,失去支撑的衣物软落在地。

慕霜顿时清醒,但脚下的咒印已令他的灵力无法施展,随后四周冒出无数团黑烟向他逼近,那是隐族人操控的傀儡。

此刻,其他自永夜城赶来的巫族术师,也被各自不同的幻境所困,陷身于相同境地。

白珠还未赶到墟渊,便听闻了巫族惨败的消息。

祭司慕霜被隐族重伤,抛落在深深的寒冰谷底。寒冰谷严寒不化、深有千丈,隐族是想让他在绝望中自生自灭。

白珠找到他时,他已昏迷多日,僵硬地躺在岩石上,眉睫都结上了白色的冰晶。

她颤抖着手抚上他的额头,然后咬紧牙把他背在了身上。

她催动体内灵力,背后皮肤上火红的羽翼纹路渐渐生长开,化成了一对巨大而美丽的翅膀。

纵使北疆除了善飞的羽族,无人能出这千丈深谷,白珠也失败了无数次。每一次她从空中重重跌落,都会把慕霜保护在羽翼之间。她一度体力透支、在黑暗寒冷的深渊中绝望,只能紧抱着怀中的男子,用自己残存的温度温暖他,然后哆嗦着发紫的双唇,轻轻地念着他的名字:“……慕霜。”

女孩一次又一次振动双翅,背上载着她求而不得的心上人。

她喃喃自语:“慕霜,我喜欢你。

“我知道我们不可能,但还是喜欢你。

“我一定会救你出去。

“你要看见北疆的日光。”也是你心底的日光。

白珠终于载慕霜飞出墟渊之后,便因消耗过度而倒在了地上。她过了一天一夜才醒,见慕霜有醒转的迹象,强撑着几乎支离破碎的身体,去给他找水喝。待她取到水回来时,慕霜已不见踪迹。

白珠后来才知道,是永夜城的人前来,救走了他。

其时,慕霜刚离开永夜城,她便逃离祭司神殿去追他。

她却不知道,她离开之后,在宫变中逃亡的王后和真正的白珠公主,恰恰便又回到了永夜城。

从玄宫中驶出的一骑轻车,将重伤的祭司大人接回了城。车上是刚刚随母后归来的小公主,她听闻过慕霜的名号,所以当父王派人去墟渊救他时,她便主动提出跟去看看,此前她还未见过他。

经过术师的治疗,慕霜终于睁开了眼睛。

他看到小公主正安静地望着自己,眉峰微动,涩声道:“多谢殿下相救。”

他当时半梦半醒,只隐约记得,有一个姑娘救了他。那姑娘贴在他胸口听他的心跳,用手小心翼翼地轻抚他眼角眉梢,紧紧拥抱着他以融化他身上的冰雪,在他耳畔一遍遍地说着喜欢。那是何等无畏的付出。

原来那姑娘真的是公主殿下,他恍惚间后悔自己曾那样冰冷地对待她。

那天,小公主惊喜地发现,这位祭司大人并不像传说中那般冰冷薄情,他和她说了许多话,原来他也爱笑、爱说话,原来他摘掉铁面具之后的面容,也会浮现出那么动人的、一丝若有似无的温柔。

连着十数天,北疆的星月越来越暗淡。

白珠知道,是巫王在加紧修炼夜魔咒术。

当她还未回到永夜城时,便听闻了王后和小公主平安回城的消息,那时她便知道,自己的梦将碎了。

改换容颜的咒术在小公主回城时失效,没有了特殊身份,她再也通不过永夜城的门禁。

可是她还想……再见慕霜一面。

她的心愿还没有了结。

很快祭神仪式又将如期举行,巫王的侍从开始在北疆搜罗祭品。

白珠目睹一位羽族少女被抓捕,少女痛哭着拼命挣扎,这时,她决然地走上前,对那侍从平静道:“我来替她。”

两个羽族人被作为祭品,推进了祭司神殿的密室里暂时监押。

听到他们的哭泣声,慕霜背过身不愿去看,他想象到熊熊燃烧的烈火,背上大片的烧伤疤痕似乎跟着隐隐作痛。

他小时候便被母亲狠心地推进大火,生生烧去背上的羽翼图案。

母亲流着泪告诉他:“孩子,我们不能背叛羽族,所以只有这样才能救你。”

可是结果呢?他为了离岚成为祭司,渐渐变得贪恋荣华,替巫王做了许多年的杀手——残忍杀害同族的杀手。

从前他未曾想过要赎罪。直到小公主给了他提示,让他对光明升起一线希望,让他感到孑然的灵魂被重新安放到人群中,记起所有使命、责任和良知。

他愿意相信她。

这一天,祭台下再次聚满了观看仪式的疆民,新近出关的巫王坐在台上,准备欣赏即将发生的一切。

慕霜手持神杖,站在祭台的正中央,也是永夜城的、北疆的正中央。

他向号角手点头示意,按着约定俗成的祭礼章法,两个祭品将被绑上刑架。

可是号角声响到第三遍的时候,祭品依旧没有出现。

人群开始小声议论,没人看到慕霜面具后的紧张神色,也没人知道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正是这位祭司:他早已令属下放了那两个羽族人。

巫王察觉到有什么不对,仓促间,气氛骤变。

“……卿云烂兮,糺缦缦兮……”

圣女阿布莎的歌声在祭台下的人群中悠悠响起,台上,祭司大人猛然将手中的神杖刺向了巫王。

他下手足够快,神杖的尖端裹挟着灵力,准确地洞穿了巫王的心脏。

——他曾经以为,一个离岚足以毁掉他一生,可是后来出现的那个女孩改变了他,使他也愿意手持利剑去为破除永夜而努力。

她像一颗明珠,将幽暗漆黑的北疆照成了白夜。

刹那间,闪电击下,一道接着一道。

头顶的黑夜开始减淡,化为了厚厚的墨色云层,然后,如江心波澜翻涌、大海漩涡搅动,那云层开始从中心一点点宕开,刺目的白色光芒自裂缝里丝丝绽现。

人们习惯不了突如其来的明亮,大多用手蒙住了双眼。

有人从指缝间看见色彩缤纷的世界,便不由得尖声惊呼起来。

慕霜也讶于天象的异变,不料背后跳出一位巫王的亲信侍从,拔剑便刺向了他的后心。慕霜躲闪已不及,一个人忽然从祭台下扑上来,牢牢抱住了那侍从的腰身。侍从挥剑猛砍,那人浑身是血,却始终没有松开手。慕霜定睛时,才认出她正是去年那位抛弃恋人、免于献祭的羽族女子。

——她并非贪生怕死,当年不过是因为身怀六甲。能支撑她活到如今的,是分别时恋人的那个眼神:带着小生命,活下去。

许多闪电击中了玄宫的穹顶,加上失去了巫王灵力的支撑,古老的高大殿宇开始坍塌。

就在所有人惊呼赞叹之时,一团黑色的邪灵从巫王的尸体上升起,以迅雷之势冲向了那道泻下天光的裂缝。

他想拼上魂魄,以毕生修得的所有黑暗力量堵上裂缝,来阻止永夜咒印的破除。

所有人都无法阻拦住邪灵的疯狂举动,慕霜也急得几乎惊叫。

然而,就在巫王即将成功之时,有一个女孩扇动双翅飞到天际,用身体挡住了那团邪灵的冲击。

有眼尖的人认出,她是那个羽族的祭品。

邪灵顿时破碎,化为飞灰。

刺目天光在那个女孩的身后层叠绽开,世间万物铺上绚烂颜色,而她却直直坠地,落入山河湖海。

所有人都没有看见她最后的那个口型,那是简单的五个字。

“好美啊,慕霜。”

从此春秋朝暮、天光晦明、霞彩云霓、四时风雨,一切一切良辰美景,愿你都能替我饱览。

慕霜后来才明白,永夜咒印的破除仿佛是神灵与世人开的玩笑。

北疆上空的夜魔咒术消弭,使天赐的光明出现;

身体被折辱污损的阿布莎,却有着北疆最纯洁的心灵;

素来不相信光明的慕霜,却被感化成为命定的勇者。——原来破除心上的桎梏,才是最难得的勇气。

倒塌的玄宫掩埋了许多王室成员,他站在玄宫的废墟前,突然开始红着眼找一个人。

他在找巫王的小公主白珠,但只找到了她已经冰凉的身体。

“那不是她。”圣女在他身后平静道,“能救你出寒冰谷的,只能是那个羽族姑娘。”

他问:“她叫什么名字?”

圣女摇头。

他拿出星盘,想演算出她魂魄的归期,却失败。

于是圣女说:“她已经用魂魄跟神灵交换了声音,再不会有轮回了。”然而她付出了这么多,得到的只有拒绝。

慕霜说:“我还没来得及认识她。”

圣女静静地看着他眼眶中落下一滴泪。

那个女孩已然永远坠入光明与温暖的梦境,而他在梦境之外,清醒又痛苦地永生。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上一篇 : 知微
下一篇 : 枯荷独等寒霜降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