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秒心跳

分类:耽美甜文 / 睡前故事

下一秒心跳

文/纪南方

明天生动而具体,有且仅有一个你。

01喜欢的对象是你

周如故再见到谢名,是在谢家爷爷六十岁的大寿上。她风尘仆仆地赶来,送了一份礼物便躲在院子的角落里玩手机。

为了什么?她为了躲谢家小少爷谢名。

事实证明,如果你非要找一个人,你总能找到他。于是她毫不意外地被谢名堵在了树下,她小心地往后退了退,眯起眼睛笑:“两年不见,小名长高了。”

谢名沉默地看着她,看得她不自然地避开他的视线,他才缓缓开口:“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周如故清了一下嗓子,刚要说话,谢名忽然俯下身来,靠在了她的肩膀上。

周如故听到他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说:“你今年从香港回来就不走了吧?”

“我知道你当交换生去香港时,才刚刚转到你们系。周如故,你可真够狠心的。”

“你这个骗子。”

他的质问一句接一句,周如故闭了闭眼睛,说:“你这副哀怨的样子要是被你爷爷看到了,还以为我对你始乱终弃呢。”

谢名轻笑道:“你不是吗?”

周如故顿时来了气:“我怎么了?你要知道,你刚上大学那会儿挂科被辅导员请家长,我都没向你爸妈告状!”

谢名抿了抿唇:“那是因为牵扯了你。”

周如故被他这句话噎了一下,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她只觉得一口气哽在胸口,恨不得掐着这人的脖子让他醒醒,又情不自禁想起了那件事。

两年前春日的某天,她正在写论文,论文写到一半,忽然接到了谢名的电话。他当时刚进大学,出了名的桀骜不驯,令人头疼。但每当面对她时,他总会收敛全部的气焰,语气也软下来。

电话那头的谢少爷语气温软道:“如故姐,你能来我们系办公室一趟吗?”不等周如故说话,他继续说,“我上学期期末考试无故缺考,老师好生气,要求家长来学校聊一聊,可我不敢找我爸妈。”

于是他给青梅竹马的邻居姐姐打电话,周如故只好去一趟。到办公室的时候,她正看见老师在教育他,而被教育的他梗着脖子,一副油盐不进、欠揍的样子。

周如故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卷起袖子准备跟老师一起骂他,谁知他一见到她,眼睛倏地亮了。他冲她笑了笑,露出一排小白牙,温顺、纯良,瞬间把她的怒火堵了回去。等她回过神来,他已经攥住了她的肩膀。

他问周如故:“周如故,我那次没去考试是因为我喜欢的人。我会爱她一辈子,你信吗?”

他的眼神太过认真,让人没法反驳,周如故条件反射地开口:“信。”

“她也会爱我的是不是?”

“是。”

少年终于满意了:“谢谢。”

周如故一脸蒙,等等,她怎么觉得哪里不太对劲儿?

一旁的辅导员目瞪口呆:这怎么像谢名告白成功的样子?我是不是不该在场?

总之,那次的请家长事件以周如故跟着谢名一起受教育结束。她把谢名从学校领出来后才回过神来,然后在原地跳脚:“你这个熊孩子,居然敢旷考!”

谢名淡淡“嗯”了一声:“你难道不好奇我为谁旷考吗?”

周如故嗤笑一声:“总不会是我吧?”

彼时正值夕阳西下,绚烂的晚霞映在少年宽大的校服上,他微微抬起脸,像宣誓般笃定:“是你。”

“而且我问你‘她也会爱我的是不是’,你说‘是’。”

“那你……快爱我呀。”

周如故心口一窒,她很想把这个熊孩子揍一顿。

02你教教我怎么追……你

那天,周如故到底没狠下心来把谢名打一顿,只是选择性地忽略了他的话,将他丢回家便回了学校。

周如故总是对谢名狠不下心。

当年如是,现在如是。她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轻轻推开他,说:“我当你幼小不懂事……”眼看他的脸阴郁得能滴出水来,她鬼使神差地改了口,“再说了,有你这么追女孩子的吗?”

谢名的眼睛一亮,目光灼灼地看着她。她避开他的目光,不再说话。他到底是谢家长孙,没说两句便暂时放开了她,去招待客人了。谁知道一来二去敬酒,不到下午他便有些醉了。他晃晃悠悠地走到她面前,舔了舔发干的唇:“如故姐,我喝醉了。”

周如故:“你说人话。”

谢名还没来得及说人话,谢家大姐就看见了他,她招呼了周如故一声:“如故,你送他回房间休息一下吧。”

周如故觉得自己无辜极了,她眨眨眼睛看向谢名,谢名对他大姐一笑:“谢谢大姐。”

谢家大姐瞪了他一眼:“是你如故姐送你,你谢我做什么?”

听了两人这一番对话,周如故拒绝不了了,她只好搀着他离场。她对谢家熟,不用人带路就上楼来到了他的房间门口。她转了转门把手,拧着眉看向他:“你锁门干什么?钥匙呢?”

谢名靠在墙上,醉眼蒙眬地瞧了她一会儿,含糊地回:“钥匙在口袋里。”

周如故犹豫了一下,伸手探进他的口袋里摸索。她摸索了十秒,没找到钥匙想缩回手时,他一把攥住了她的手腕,把她往怀里拉了拉,下巴搁在她的肩头,带着笑意的声音随着酒气缠绕着她:“我忘了,门是指纹解锁。”

他的手越过她的肩头,“嘀嘀”两声,门应声开了。周如故无言片刻,将他丢到沙发上,说:“你休息吧,我先走了。”

手腕毫不意外地被人死死拉住,周如故扯了两下没扯开,回过头瞪他。他喝酒不上头,原本红润的脸泛着些许苍白,唯有眼角那处红着。他眉梢上挑,极其好看诱人,此刻正用湿漉漉的眼睛看着她,嘴唇微微一动:“你别走啊。”

最后一个字温软地落在她的耳郭中,她心软了,重新坐下来。谢名小心地靠过来,像一只大型犬,眸子明亮,生怕她把他丢下。

周如故失笑道:“你从小就有这个毛病,生怕别人跑了。”

谢名噘着嘴,没说话。周如故跟他一起长大,对他的人生经历可以说了如指掌。他六岁时和谢母一起去银行办事,正好遇到打劫的,荷枪实弹的那种,之后他便患上了严重的PTSD。

“记得那时我来你家找你,都是往玩具筐里找。你上初中那会儿,我问你还睡玩具筐吗?”周如故揶揄地看了谢名一眼,“你怎么回答的?”

谢名晕晕乎乎地听着,“嗯”了一声,然后笑出了声:“我换了一个更大的玩具筐。”

周如故问:“现在呢?”

谢名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缓缓地睁开眼睛:“你不走的话,我可以睡在床上。”

周如故:……

下一秒,她的巴掌落在谢名的头上,附带一声低斥:“我怎么不知道我们大学开始教人硬撩人了?你给我好好说话。”

谢名一天被打了两次,觉得委屈了,他抱起抱枕缩在角落里:“如故姐,你教教我怎么追女孩子好吗?”说直白一点,他在请教她怎么追她。

周如故十分真诚地问:“你能不追吗?”

谢名:“那你直接答应?”

周如故:……

03你让我缠着你吧

周如故从小成绩优异,相貌出众,有很多人追,她对追人的套路见怪不怪了,但还是被谢名的操作雷到了。那天,她挣扎了半天才憋出一句:“我不喜欢别人缠着我。”

谢名立刻松开了她,眼神认真:“你走吧。”

他当真不再缠着她了,她的内心却有淡淡不爽,下了楼又觉得不妥,去厨房弄了碗醒酒汤送上去,却发现他不见了。迟疑了一会儿,她打开了衣柜的门,果然看到他缩在衣柜的角落里,抱着枕头睡得正酣。

许是察觉了光亮,他皱了皱眉,眯起眼睛:“如故姐。”

周如故顺势坐在衣柜里,揉开了他眉间的褶皱。自那天过后,他倒是真的不缠着她了,改走温情路线,每天早安晚安必到,她忙着适应节奏,有时候会忘了回,想起来时,便回了个“嗯”过去。

谢名的消息回得飞快:“你忙完了?来直播,你知道我的房间号吧?”

周如故还是了解这个的,谢名热衷打游戏,上学期当了一个游戏主播,他的声音好听、操作炫酷,吸引了一大批粉丝。周如故进直播间时,他操作着游戏角色做小任务,有一搭没一搭地跟粉丝闲聊,手指敲在键盘上,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

忽然,谢名的声音顿了一下,他清了一下嗓子:“你来了吗?”

粉丝:?

谢名继续说:“你看过我打游戏吗?我等着你来放大招呢。我开始啦?”

众粉丝一脸蒙,唯独周如故面不改色,听出谢名的手速骤然加快,游戏中的角色腾空翻起,蹬上就近的那棵树,手中的剑开出绚烂的花。随即像是慢动作般,人物缓缓落下,树上的花随之飘落,地上血红烂漫,触目惊心,也动人心魄。

交流区有人喊:“这是什么操作?开挂了吧?”

“谢神是在跟人告白吗?有人吗?喂喂喂?这是什么神仙剧情?”

“我是不是看错了?谢神居然是直的!”

周如故的嘴角抽了抽,手机振动,谢名发来消息:好看吗?

周如故回:好看。

她这条消息发过去,那边反而没有动静了。她去看直播间,不知道什么时候页面已经关了,有管理员说了下下次直播的时间。当有人提及谢名怎么突然不见了,管理员慢悠悠地回:“他说去找喜欢的人了。”

周如故心头一跳,回到宿舍后觉得坐立不安,她怕谢名大张旗鼓地来找自己,又怕她等着他,他反而没来。她纠结了不知道多久,他发来消息:你到阳台来。

周如故住的楼层不高,从阳台上看下去,能看到谢名站在树下,正抬头朝她看。手机响起,她接了起来,没察觉到自己的嗓子有点哑:“喂?”

深秋的天气有点冷了,谢名跑得急,衬衫略显单薄。他抽了抽鼻子,喊她:“如故姐。”

周如故沉默地看着他,听到他低低的笑声传来,认真地叫她的名字:“周如故!”

“我觉得不太好,我忍不住来见你。”他轻声说,眉眼微抬,直直地看向她的心里,“你还是让我缠着你吧。”

谢名问:“行吗?”

04有且仅有一个你

周如故没说行,也没说不行,只是感慨了一句谢名长大了。不知道她哪里触到这个小少爷的逆鳞了,他在原地委屈地瞪了她片刻,竟然转身走了。

周如故微微发怔,正好室友走出来,问她:“你怎么了?”

周如故:“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室友:“哈?”

他刚刚还在说“忍不住来见你”,她不过感慨了他一句长大了,他居然转身就走,不是大猪蹄子是什么?她愤愤地进了屋,觉得不解气,发朋友圈:难道长大了不是一句好话吗?

她不常发朋友圈,不一会儿,评论刷了一排,其中谢名的回复尤其打眼:哼!

周如故气笑了,把他的对话框拖出来:我说你长大是有理由的。

谢名发了一个问号过来,很是高冷。她不介意,惬意地敲字:“你还记不记得那年我冒充你家长去系办公室,你跟着跑过去的事?”

谢名何止记得,简直印象深刻。那时他被周如故不温不火地拒绝,越想心里越不甘愿,干脆抱了一把吉他在她宿舍楼下唱情歌。

少年生得好看,白衬衫加木吉他,自成一道风景,他很快被人围了个水泄不通。彼时,周如故在实验室里忙得团团转,有空看手机时,才在朋友圈刷到室友发的小视频,当下便丢了手机跑过去。

她黑着脸站到他面前,他扬起脸朝她笑:“你来了?”

起哄声响成一片,他的眼神越发显得无辜,但周如故的脸色没有任何缓和,一把夺了他的吉他,将他从台子上拽下来,越过人群往学校门口走去。她的声音渐冷:“谢名,我警告你,你想玩叛逆不要到我这里玩,我很忙。”

谢名扯住她,固执得厉害:“我没玩。”

周如故瞪他:“那你滚回去!”

她言辞激烈,完全拿出了长姐的气势,谁知道他却不惧,顽固地盯着她,似乎要把这些年隐匿的心思汇聚到瞳孔中,再用其中的炙热将她烧穿。

周如故承受不住他的目光,无奈叹气:“你什么时候才能长大?”

后来周如故想了想,才知道她用错了方法。她高高在上地俯视着他不成熟的爱恋,捧起又砸下,而他跟在她的后面,边掉眼泪边捡摔成碎片的真心,等她转身,他再双手奉上。这种爱恋慎重又沉重,让她下意识地逃避。

那天送走了谢名,周如故生怕谢名得寸进尺,她抓紧时间申请了去港大交换学习。一晃两年过去,她哪儿想到谢名对她的心思不减反增。

手机振动,将周如故从回忆中唤回来,谢名说:“你还记不记得你气势汹汹跑来时,我在唱什么?”

那时他唱了一下午,嗓子已经哑了。傍晚的风吹过来,他的嗓音低沉,直到现在还仿佛回荡在耳边。周如故记得他唱:“挨过习惯沉默的年纪,我一定会告诉你,你是最亲爱的你。”

他唱:“明天生动而具体,有且仅有一个你。”

周如故承认,有那么一刻,她心动了。

05试试喜欢他

自称要缠着她的谢名在生气后,很自觉地将这句宣言贯彻到底。选修课上,她正认真地记着笔记,室友在旁边戳了戳她:“哎,那不是追你的学弟吗?”

周如故顺着她的眼神看过去,果然看到了谢名,他支着下巴,半闭着眼睛,头不停地往下点,看样子随时会昏睡过去。室友“啧”了一声:“他要是没支住下巴,砸到桌上磕坏脸怎么办?”

“不会的。”周如故低下头,“以他的性格,他不会允许自己在外面睡……”

“觉”这个字还没说出来,就听到“咚”的一声巨响,周如故诧异地抬起头,谢名已经倒在桌上睡了起来。

室友:“他的性格?”

周如故:……

谢名在课堂上这么大阵仗地睡过去惊动了老师,老师是名师,只淡淡地瞥了他一眼,并未在意。等下了课,周如故走到他面前,敲了敲桌子:“醒醒。”

谢名动了动,侧过脸,笑容如春风般和煦:“下课了?”

周如故:“你还知道在上课?”

“唔……”谢名伸了个懒腰,说,“这都怪你。”

周如故:“哦?”

谢名理直气壮道:“我昨天晚上一直在想你,结果失眠了。刚刚上课,我想到你就在后面,于是睡过去了,这不怪你怪谁?”

他这有理有据的口气,好像这事真的怪她。她白了他一眼,起身朝外面走去,他连忙跟上去,解释自己真的没睡好。她随口问:“你忙什么呢?”

她本以为得到的答案会是“我忙着想你”,哪儿想谢名十分耿直:“我忙着打游戏。”

谢名玩的那个游戏到了季后赛,他能不能打线下就看最后的分数了。这几天他铆足了劲儿打竞技场,游戏论坛上的人说他杀红了眼,毫无人性。

有几个帖子传到了社交网站上,周如故看了两眼帖子,再看看眼前这个纯良的大男孩,她完全想象不到他杀红了眼的样子。于是她问他:“你直播怎么不露脸?”

“嗯?”谢名笨拙地挑着鱼刺,“大家看游戏界面又不看我,我露脸干什么?”

周如故点了点头,没放在心上,谁知道谢名上了心:“你想看我打游戏?”

谢名把“看”这个字咬得很重,似乎扬扬得意于她对他的脸感兴趣。她失笑,习惯性按下他的筷子,帮他把鱼刺挑出来,说:“我还是比较想看你生活能自理。”

罕见地,谢名沉默了片刻,他伸出手按住她的手腕,强势却温柔地将她推了回去。她有些讶异,他低声说:“我从现在起改一改吧。”

“什么?”

“你从照顾我,”谢名缓缓开口,“变成依赖我。”

周如故想反驳,张了张口却不知道说什么,她哑然笑了。谢名说:“我知道很难,但是你试试吧。”

她试试依赖他,试一试喜欢他。

06我默认你同意了

谢名说到做到,在下次直播时开了摄像头。他本就长得好看,一时间整个直播间消音了,等再沸腾起来时,礼物和评论齐刷,众人拜倒在他的颜值下。

“今天还打竞技场吧。”谢名切到游戏,随机选了一个人,打法跟以往没什么不同,依然残忍、凶狠,他“啧”了一声,“今天的对手有点强,不过没关系。”

周如故看着直播画面,与他人想象不同,谢名手下动作凶猛,面上却一点也不显,甚至比平时要淡漠几分。他随意地坐在椅子上,手指有规律地敲着键盘,眉眼动人,自成气场,看得人心旷神怡。

周如故随手送了一个礼物,附赠留言:好看。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好像看到谢名的眼神往评论区扫了扫,唇角勾了勾。她没在意,转而关掉直播,投入实验中去了。

因周如故去过香港学习,她所在系的孙教授破格将她纳入课题组,她多少能学点东西。她在实验结束后把试管全部洗完,才发现天已经黑了,伴随着冬日的雨,寒意沁入骨子里。

雨下得不大,却足以阻挡她回宿舍。她站在实验楼门口,冷得跺了跺脚。这天是周末,室友要么回家,要么外出,没人能给她送伞。

她把通讯录翻了半天,最后目光停留在谢名的头像上,然后摇了摇头。谢名从小没有安全感,不喜欢阴天下雨,他哪里能跑出来?

纠结了半天,她认命地将书挡在头顶准备跑回去,谁知刚刚踏出去一步,一个身影便挡在了她面前,她没停住,直直扑到来人的怀里。熟悉的味道传来,她稍稍一怔,没想着要躲,顺势抓住了来人的胳膊。

来人见她不躲,手放在她的后脑勺上,手指插进柔软的发中揉了揉,声音嘶哑:“我是谁?”

“谢名。”周如故的声音闷在他的怀里,她说完就要挣脱他。偏偏他用了力气,让她动弹不得。她来了气:“你怎么来了?”

谢名轻轻笑了笑:“我在追你呀。”他另一只手撑着伞,将两人亲密地圈在一方干净的空间里,“刚刚你出来的时候,我看你拿着手机找人,就看看你会不会给我打电话,可是你要走了,我都没有等到你的电话。”

他把下巴搭在她的肩膀上蹭了蹭:“说你是骗子你还不信,你怎么答应我的?”

周如故被他噎得噤声,半天才想起来反驳:“你……我以为你还在直播。”

谢名反问:“直播能有你重要?”

“你放开我。”

谢名的动作顿了一下,还是放开了她。她抬起头刚要说话,便被谢名拉入怀中。

周如故一慌,伸手推开了谢名,瞪他:“谢名!”

谢名笑了笑,像吃到了糖的猫儿,愉悦挂满了整张脸。见她重新站在雨幕下,他伸手将伞递过去挡住她,一字一句地宣布:“周如故,我给你三秒钟,扇我一巴掌。”

周如故别提有多想打他了,可看着他这张脸,她觉得这么多年来疼他都来不及,怎么舍得扇一个巴掌,可他做事又着实过分。

周如故想得出神,谢名已经数完了三秒。他勾了勾唇:“你现在不扇我巴掌,我就默认你愿意了。”

周如故冷笑道:“无赖!”

谢名点点头:“那我当无赖吧。”

周如故千方百计想拿回主动权,打击他的气焰,但此刻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她想了半天,干脆不理他,转身就走。

手指被人扯住,她停住了脚步。她感受到谢名朝自己靠近,犹犹豫豫地在后面抱住了她:“如故姐,我有点冷。”

“你的热度那么多,分一点给我好不好啊?”

07为什么会喜欢她

周如故觉得自己心软的毛病得改一改,至少不用每次在谢名面前妥协。

谢名听到这句话时,他正踩着雪玩。新雪初霁,脚印格外清晰,他绕着她踩了个圈,摇头否定她的话:“不行,我就是吃准了你会心软。”

周如故没忍住,扔了一个雪球过去,他躲也不躲,雪自乌黑的发上落下来,颜色分明。他伸出手指在脸上擦了擦,笑着转移话题:“今年过年我们去哪里?”

周如故瞥了他一眼:“不是你安排吗?”

周家与谢家是世交,两家住得近,不知道从哪一年开始,两家便一起过春节了。长辈们把这项任务分配给小辈,今年正好轮到谢名。谢名等的就是她这句话,他乐滋滋地开口:“我选了凯恩斯。”

周如故挑眉:“澳大利亚?”

凯恩斯是澳大利亚的海港城市,太平洋沿岸的风光极美,是周如故早就想去的地方,她对此没有异议,直到拿到了房门钥匙。

谢名财大气粗,直接包下两栋相邻的别墅,小辈和长辈分开住,而她“恰好”住在谢名的对面。

周如故转了转钥匙,说:“我觉得自己有点危险。”

谢名一本正经道:“我租的别墅安保级别很高的。”

“我说你危险!”周如故上前捏了捏他的脸。身边谢家、周家小辈们的起哄声响成一片,他的脸登时红了起来。周如故调戏他成功,转了转手中的钥匙,转身上了楼。

谢名在后面喊:“晚饭要我给你送上去吗?”

周如故每次去陌生的城市,都喜欢四处走走,随便吃点东西。听到谢名的话,她的脚步一顿,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回房后她又懊恼了,觉得谢名厉害极了,能打破她所有的原则。

于是傍晚谢名送饭上来时,她的面色不好,吃起饭来都恹恹的,提不起精神。谢名吓了一跳:“你胃口不好吗?”

周如故放下筷子,责怪自己的小女生心思,她哪儿有半分姐姐的样子。她清了一下嗓子,说:“你去吃饭吧,别管我。”

谢名自然不肯听她的,托着下巴看她吃饭,问:“如故姐,你说喜欢一个人是不是越看她越觉得她好看啊?”

周如故心不在焉:“是吧。”

“怪不得呢,我越看你越觉得你好看。”谢名弯着眼睛说情话,自然而然,信手拈来,“我越看你越喜欢你。”

周如故被呛了一下,抬眼瞪他,见他脸色认真,脱口而出:“为什么?”他为什么会喜欢她?

此时,谢名面对着窗外,能看到黑暗中海浪拍打着海岸,星星点点的灯火落在他的眼中,璀璨发光。他忽然起身走到她的面前,她莫名地紧张起来,身子往后靠了靠,他则温柔地用双手将她圈起来。

周如故伸出手放在他的胸口上,然后轻轻推了推:“保持距离。”

“我……”谢名俯下身,薄唇靠近她的耳畔,呼出的热气顺着耳郭抵达她的心里,“我不想跟你保持距离,我想跟你零距离,或者……负距离。”

周如故:……

谢名扳回一局,迅速起身落座,乖巧地看着她。她一口气憋在心口,却觉得心脏跳得越来越快。

谢名抿唇笑了笑:“我就是喜欢你呀,不是依赖,不是习惯,就是喜欢,会脸红,会紧张,会心脏怦怦地跳。哎呀,”他的手放在心脏的位置,“我平白无故为你心跳加速许多年了,你得负责。”

明明他是笑着说的,周如故却听出了几分心酸。她低下头,拿起筷子戳了两下,才闷闷开口:“我试试吧。”

“你试什么?”

“我试着……跟你零距离。”

08梦不落雨林

周如故没想到她只是随口一说,就这么快迎来了与谢名零距离接触的机会。度假的日子过得很快,几个小辈乘老火车穿梭雨林和山区,回来时正好赶上凯恩斯电闪雷鸣,暴雨倾盆。

谢名揽着周如故的腰快速走进别墅,然后接过管家递来的浴巾擦她身上的雨。她被雨淋蒙了,任由他动作,甚至在他借着浴巾挡住视线偷亲她时,只是软绵绵瞪了他一眼。

“你去喝点姜汤,洗个热水澡,早点睡。”谢名随手将浴巾扔在一旁,扬声询问姜汤准备好了没有。谢家大姐觑了他们半天,忽然说:“小名,你怕打雷,晚上要不要来我房间睡?”

谢名扬了扬眉眼,坚决不同意。周如故蹙眉问他什么时候怕打雷了,他含含糊糊不肯说清楚,只把姜汤推给她,然后进了房间。

周如故罕见地失眠了,她听着外面阵阵的雷声,总担心谢名。她辗转反侧睡不着,终于在凌晨三点给他发去消息。

谢名回得飞快:我还没睡。

周如故叹了一口气,起身出门,然后敲开了他的门。他穿着格子家居服,刘海乖巧地垂在额头上,看见她,露齿一笑:“你来哄我睡觉吗?”

“我哄你个头。”周如故越过他往屋里走去,在窗边的沙发上坐下,命令他,“你去睡觉。”

谢名舔了舔唇,声音略喑哑:“那你呢?”

周如故随手拿了一张报纸抖开,随意地说:“等你睡着了我再回去。”她顿了一下,说,“你去床上睡。”

谢名很听话,乖乖地躺在床上。周如故这才松了一口气,认真地看了一会儿报纸。听到他的呼吸绵长、平稳,她知道他睡着了。她小心地把报纸放下,留了盏灯就想回去。她刚提起步又转变了心思,走到床边蹲下。

房间里灯光温柔,打在谢名的脸上,长长的睫毛垂下,留下淡淡的阴影。周如故将手放在心脏处,她在寂静中更能清晰地听到心跳声,愈跳愈快,愈演愈烈。

周如故伸出手,指尖飞快地擦过他的脸颊,带起一丝微风。这时,谢名睁开了眼睛。两人的目光在空气中碰撞,谢名声音沙哑地开口:“你要走了吗?”

周如故的唇动了动:“我以为你睡着了。”

谢名垂下眼眸:“我不敢睡,总担心你要走。”他掀开被子,往旁边挪了挪,让出一个位置。他看着她,没做任何邀请,只是看着她。

周如故躺在他的身侧,手立刻被他抓在手心,他终于满意地笑了。周如故失笑道:“睡吧,我不会走了。”

也是奇怪,躺在谢名身边的周如故竟然有了安全感,没一会儿就困了。临睡前,她听到谢名轻声问:“你喜欢的歌手出了新专辑是吗?”

“嗯。”

“他的专辑名我不知道怎么断句,于是自作主张地断了,‘梦,不落雨林’。”

周如故太困了,谢名又说了一句话,她没听清楚,含含糊糊地回:“什么?”

“没什么。”谢名轻轻吻了吻她的头发,说,“你睡吧。”

他小心地侧过身,将她往怀里带了带,另一只手拿起手机,点开自家大姐的微信:大姐,谢了,大侄子的红包我今年绝对包个大的。

大姐回复神速:除了如故,其他人都知道你根本不怕打雷。

谢名轻笑着将脸埋到怀中人的脖颈处,轻轻蹭了蹭,沉沉地睡去了。

后来,每一个在谢名怀里醒来的清晨,周如故总会想起那天,她睁开眼看到谢名的笑容,那笑容明媚到足以与窗外雨后乍晴的天空媲美。

彼时,他像往后的岁月一样,在她唇畔留下一个轻轻的吻,道了声早,让她的心顿时漏跳了一拍。

她忽然想起那晚谢名最后说的那句话。

他说:“梦不落雨林,可是你落到了我的梦里呀。”

作者的话

我喜欢谢名那股认真、执拗的爱恋,捧着心要给她,他边掉眼泪边跟在后面追逐她,就是不放弃。从年少到如今,好在她终于在他怀中醒来了。好啦,顺便给我男朋友(?)打个广告:梦不落雨林,你落到我的梦里来。

——纪南方(新浪微博@纪南方70)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纪南方

相关文章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