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初恋

发布时间:2015年9月16日 / 分类:故事会 / 1,094 次围观 /

我的初恋

文/辛晓琪

他是我一个知心姊妹淘、小学初中同学慧慧的哥哥。 

初二的那年,他们举家迁往南部生活,所以她要到南部念高中,而我也确定会到台北念音乐学校,两人马上就要各分南北,有些伤感。在她要离开的那天,我到她家给她送行,搬运工人仍陆陆续续往货车上搬打包好的东西,工人进进出出,显得有点凌乱;那时她家中已空无一物,客厅只剩下一个长板凳,长板凳上坐着一个背对着客厅门、身穿格子衬衫牛仔裤、自顾自地弹着吉他唱歌的男孩,因为背影蛮好看,又弹着吉他,我正专注听他唱什么而出神。 

慧慧叫我几声我才回过神,“来,给你介绍我哥哥”。这时她哥转过身来很有礼貌地微笑,跟我点了个头,深邃的眼神直视着我,好像能把我看穿似的。“我哥念中兴大学,所以他不走,留在学校。”我心想,这就是她口中常提到比她大七岁念大学的哥哥? 

“你好!”哇!好帅。当我与他四目对望时,我被电到了。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一见钟情?互相道个好后,他转身继续弹唱,就好像搬家这件事跟他毫无关联似的。 

这就是我与他第一次见面的情景,他将是我未来的老公。没错,我对他是一见钟情;对当时年仅十三岁上初中二年级、情窦初开的我,他是大学生,又帅又高,比我大八岁,我完全招架不住。 

刚开始通信,不敢让他寄到家里,是寄到同学家然后转交给我。通了一阵子信,就开始约会,他常弹吉他唱歌给我听,曾经教我的一首歌,我永远都不会忘:“凤尾草长在草原里,迎风摇曳多美丽,窈窕的身影好像一位少女,令人着迷,啦啦啦啦……” 

每到假日,我就会到台中他的宿舍找他。日子久了,妈妈起疑心了,怎么一放假我就往台中跑。有天趁我不在,翻了我的抽屉,看到了一堆他写给我的信,当时我初三正要考高中联考,于是妈妈瞒着我跟他说不要跟我联络,让我好好读书,专心备考。没办法,我们就暂时分手了。 

结果我考上了华冈艺术学校音乐科西乐组,三年后经过“教育部”甄试,顺利地上了文化大学音乐系西乐组。我在台北念书,他刚好也在台北工作,因缘际会,我们又碰上了。期间中断三年,再次见面,彼此感觉依然强烈。这回,我们真的可以好好地在一起了!缘分,让我们绕了一圈还是在一起,从那时起,我就觉得我是全天下最幸福的女孩了。 

大学四年,别校医学院的同学常会约我们音乐系的女生出去玩,办郊游、Party、联谊等,我从没参加,也不想参加,因为我已名花有主,我死心塌地、甘之如饴地跟定他了!我上课,他上班,每天都会在车站等我。有一次,忽然狂风暴雨,公交车严重脱班,比本来约好的时间晚了好几个小时,才从阳明山到达台北,我心想他一定走了,那时没有手机联络不上。车子还没到站,同学就大喊:“他还在耶,他还在等你耶!”我一下车看到他,他赶紧抱住我说下雨担心我,顿时,我的眼泪噼啪地掉,感动到一辈子也忘不了!同学都好羡慕我有一个这么爱我、对我如此之好的男朋友。 

他真的对我很好,我常感到自己是全世界最幸运的女人。 

想到这个我一见钟情的男人,会一直好好地跟我在一起,白头到老,我就感到满足与幸福。当我们在一起好长一段时间,等我大学毕业,本来要出国深造,也因为有心爱的人而留在台湾,这时所有的亲朋好友都觉得我们该步入礼堂走向红毯,于是我们很顺应民情地走上大家都觉得该走的路。 

上一篇 : 总有一天,你的身边会坐着一个正好的人
下一篇 : 和一个视野开阔的人谈恋爱很重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