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对不起,我爱你

分类:故事人生 / 睡前故事

题记:这个世界因为你更加温暖,任劳任怨的你,我一定会成为你的骄傲。

妈妈对不起,我爱你

文/陶喜宝

1 )

我们第一次对峙是从我6岁的那个大年初一开始的吧?大年初一,你把我关在屋子里要我看书。你说是想要讨个吉利,想要我以后的考试都得第一名。我对你又抓又咬,最后在你的棍子下哭倒在小床上。 

时间在我们的冷战和对峙中悄然溜走。转眼我就混进了湖城三中的初中部。我留短发,染黑指甲,耳朵上挂大大小小7个耳钉。惹是生非的本领不比任何一个男生逊色。不轻易讲话,一旦开口,第一句必定是“你他妈的”或者“靠”。 

我拿着你辛苦赚来的钱在学校收买了一大帮伙伴。曾经无数次,我带着我的伙伴们逃课去江边写生或者发呆,或者翻越学校后院围墙出去上网。我们成了最叫老师和同学头痛的“三差生”。其实叫我们“三差生”多难听啊,我们更喜欢私下里称对方为“非主流美眉”。 

我的小伙伴们不知天高地厚地给你起了个外号——“非主流家长联合会会长”。你一直是一个普通的家庭主妇,终日在厨房里转悠。你想不到近40岁了,还有当会长的机会,可这个会长却是不光彩的会长。 

2 )

爸爸是在去年冬天抛弃我们的,对吧?那天我放学回家,以为家里没有人。打开客厅的灯,却被你吓了一跳。你坐在客厅里,一动不动像尊雕像。我没好气地对你吼:“干什么呀?人吓人是要吓死人的。你想吓死我啊?”第一次你没有回骂我。你呆坐着,头发蓬乱,像是刚经历了一场战斗。你眼睛红肿,像是哭了很久。更可恶的是,你的左边眉毛上有一个大口子,上面胡乱贴了个创可贴,有零星的血液从里面渗透出来。你什么时候这么邋遢落魄过? 

你半晌才回过神来。看见是我,你用手背抹了抹眼泪,嘴巴一瘪,你说:“可可,你爸爸他不要我们了。”我在你的伤口上撒盐:“谁也不爱没有半点柔情的女人,谁让你这么凶悍!”你想不到我会这么回答,抬起满是泪光的脸说:“可可,我对你们凶,那是因为我爱你们啊!”我冷笑着,“谢谢了,我承受不起。哦,对了,零花钱还是一分都不能少。”说完我向我的房间走去,留下泪流满面的你。 

我万万想不到,狠心的爸爸离开我们时拿走了家里所有的钱。我原本以为你没留住他的人,留住他的钱也该满足了,还哭哭啼啼个什么劲?当时我打心眼里看不起你的这种做派。男人而已嘛,大街上走着的这么多,和谁生活都一样。 

他走后,你仿佛变了一个人似的。你终日裹着件一眼就知是从批发市场上买来的地摊货。你回家比我还晚,明明一副筋疲力尽的样子还要勉强对我笑。你再也没骂过我一次臭丫头。 

我很奇怪地问你:“我们家不是很有钱吗?你每天出去那么早回来那么晚,不是去工作了吧?做人不能太贪,钱够花就行啦。”你的眼神躲闪着我,你打着哈哈:“谁去工作啊?几个好姐妹看我闲着,天天拉我去逛街,我这是逛街逛累了。”说完你还像模像样地捶打着腰。我白你一眼,“知道累还不早点回来,别逛街逛到家门都不认识了。”你便疲惫地笑了。你笑的时候眼角堆了几条鱼尾纹。该死的,我什么时候开始关心起你的鱼尾纹了呢? 

3 )

今天一大早起来,右眼皮就突突跳个不停。 

上午三四节是天书数学课,我从后门溜到了操场的草地上,坐下来很认真地研究蚂蚁搬家。这些颠簸动荡的小小生物,它们如果有思想,会不会觉得生活很无趣?反正我觉得生活无趣得很,要是能像天空中的飞鸟一样,想飞哪里就飞哪里,那该有多好。 

好不容易挨到放学。小丸子拉着我的衣袖说:“老大,听说人民路那边新开的一家香辣虾,生意好到爆。要不,我们今天去尝尝?”琳琳和小龅牙她们也急忙附和。我拍拍小丸子谄媚的脸:“走吧,姑奶奶不差钱。”一伙人浩浩荡荡地杀向人民路(liunianbanxia.com)。 

色香味俱全的香辣虾搭配清爽的冰冻啤酒,吃得我们小脸通红。中场休息的时候,小丸子翻出包里的香烟来抽,我夹着烟到厨房找卫生间。蹲在过道口埋头洗碗的一个服务员挡了道。先我一步的客人用鄙夷的口吻对那个忙碌的身影喊:“哎,挪一下,别挡着卫生间的路啦。”她的脸上立刻堆满讨好的笑,一边挪着身体,一边念着对不起、对不起。随后她艰难地站起身来,那个她不是别人,竟然是你。我们都惊呆了。眼前瞬间模糊一片,你呆呆地站在原地,半晌才从喉咙里挤出一丝声音。我转过身,捂着嘴飞快地跑出餐厅。你追出来,手里拿着一块滴着油渍的洗碗帕。小丸子她们的眼睛快要掉下来:“李会长,洗碗工?” 

第二天,湖城一中校园新闻的头版头条是王无心的妈妈在餐厅里当洗碗工。“原来她们家那么穷,还充有钱人,真是丢脸!”“怪不得没有人喜欢她,又笨又虚荣。”“我要是她,真想自杀啊!”一整天,无数这样的讽刺话语充斥耳边。我的自尊在这一天被这些人践踏得片甲不留。 

我的小伙伴们在这一天齐齐消失了。再跟着我这个主子,会使她们没法抬头做人。小丸子跟在我的死对头秦艳艳身后小跑着从我身边经过,目不斜视。

4 )

晚上,你还没来得及放下包,我就把你堵在了客厅。 

“为什么你要去做洗碗工?”想着白天在学校里受的委屈,我涨红了脸,眼睛布满泪水。你喏喏地说,“对不起,可可,妈妈也是不得已的。”我甩开你伸过来的手,大哭着走进了房间。这个晚上,我们都没有吃晚饭。你的脚步在我的房间门外轻轻地徘徊着,很久很久…… 

早晨起来,在洗手间洗脸的时候,看见你掉落在瓷缸上的几丝头发。它们在什么时候,竟悄悄地变了颜色。白头发!你还不到40岁,怎么会有白头发?想着昨晚对你的态度,想着那个该死的客人眼神里的鄙夷,第一次发现,我是不是过分了些? 

我把黑色指甲洗干净,把耳朵上的7个耳钉取下来放在盒子里。我开始主动和你说话。通常你看电视,看着看着就睡着了。斜倚在沙发上的你看起来小小的,全然没有了从前的凶悍。你怎么有那么多烦心事?就连睡梦中都紧锁眉头。 

我开始很卖力地学习,虽然数理化对我来说还是有如天书。那些女生说王无心彻底被打倒了。打倒了就打倒了,庆幸我还有你。 

我把死对头秦艳艳揍倒在地的时候,离中考还有10天。她抢我喜欢的李思哲,我可以原谅,我爱慕虚荣,学习一塌糊涂,李思哲不喜欢我是明智的。她拉拢我的小跟班们我也可以原谅,她们原本就是忘恩负义的家伙。她把我堵在厕所骂我的时候,我只是白了她一眼。谁知她竟然得寸进尺地骂你是下等人。我能容忍她骂我,却不能容忍她侮辱你哪怕是半句。校医赶来的时候,她在地上嗷嗷叫着,满地打滚。我被带到了校长办公室。 

鉴于我进校以来的种种劣迹,以及此次“影响极坏”的打架事件,校方决定拿我开刀,开除学籍,立刻收拾书包回家。 

听到这个消息,你傻眼了。你眼含热泪说尽好话,校长那张马脸依然没有任何表情。你跪在那里,一动不动,像尊雕像。你跪下去的时候,整个办公室都听到了触地的清脆响声。校长实在看不下去了,借故离开。 

5 )

校长回来看见你还在他办公室里跪着,校长说:你起来。你哽咽着:“校长,我求你再给可可一次机会吧,我保证她一定会好好学习的。”校长当了这么多年的校长,从来没见过你这样的家长。最后他只好无奈地答应了你的请求,他说可以留校察看一年,如果表现好,就留下来。你拉着校长的腿,头点得像鸡啄米似的。 

走出校长办公室,你把手伸过来替我擦拭脸上的泪水说:“可可,没事了,有妈妈在。”那一刻,我倔强地咬着嘴唇,眼泪还是像断线的珠子一样滚落下来。你把我抱在怀里,轻轻拍我的背:“可可,不哭。妈妈的好女儿,不哭。”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请你原谅我。我会证明给你看,我王艾可,一定会成为让你骄傲的女儿!只是请你,不要老得那么快,好不好?我再也不要看见你为我掉眼泪,再也不要你为我心痛得彻夜难眠。不要,不要!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上一篇 : 爱情饥渴症
下一篇 : 下次,不是现在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随机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故事大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