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颗星星都眷念天空

分类:青春风铃 / 睡前故事

每颗星星都眷念天空

文/璃华

楔子

大四的课程比大三的课程要少一些,上完下午的课后,墨璃就开车回了杂货铺。

“阿璃,你回来啦。”三花猫如同往常一样,第一个扑上来迎接她。

“老板娘和君生呢?”墨璃看到店里只有三花猫,一直守在柜台后面的君生也不在。

“在仓库整理东西。”三花猫答。

“我去帮忙。”墨璃放下双肩包,直接进了杂货铺里面的走廊。走廊两边是一扇又一扇仿佛看不到尽头的门。

这些门的背后,都是独立的小空间。老板娘告诉过她,有些门的后面连着的,是一个完整的世界。那些世界里,生活着各种各样的种族。

“阿璃。”一声极轻的呼唤,自走廊深处传来。

是个很温柔的女声,声音像是响在耳边,又好像是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

“老板娘?是你吗?”

她一步一步朝着走廊深处走,那个声音仿佛带着一股神秘的力量,裹挟着墨璃往前走。

这么走了一会儿后,她在一扇门前停下了脚步。

那扇门与走廊里千千万万扇门并没有什么不同,墨璃伸手轻轻碰了碰门扉,门在她触碰的一瞬间打开了。

一股暖风卷着粉白的花瓣扑面而来,墨璃还来不及喊就被吸入了门里。

嘎吱——门缓缓地合上,走廊里安安静静的,仿佛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

过了一会儿,有人朝这边来了,走廊里暧昧的灯光将那个人的轮廓勾了出来。

是穿着大红色旗袍的老板娘,她怀里抱着三花猫,君生跟在她身后,像个称职的管家。

三花猫的眼神很沉静,一直带着微笑的三花猫,这一次却没有笑。

01

墨璃回过神来时,发现自己正站在一棵海棠花树下。

前面是个小村庄,墨璃想着找个人问问这个世界的杂货铺是开在哪里的,她得想办法回去。

然而令她意外的是,这个世界的人都看不到她。

墨璃正不知接下去该怎么办,就听耳边忽地有人喊了一声“敌袭”,原本安乐的小镇顷刻之间陷入一片混乱。

战火很快吞没了这个小镇,很多人在墨璃眼前倒下、死去,孩童的啼哭声,濒死之人的惨叫声,兵器相交的铿锵声,这些混合成一曲绝世悲歌。墨璃试图阻止一些什么,然而她却什么也做不了。

等到这场战火烧过去,她也脱力地坐在了地上。

周遭似乎一下子安静下来,原本热闹的城镇如死寂一般安静——不,也并非是绝对的安静,这纷乱的死亡之声中,藏着一道婴儿的啼哭声。

墨璃循着声音找了过去,就见那尸体堆里站着一个人。

“老板娘!”墨璃心中一喜,然而她还未高兴多久,就发现老板娘也看不见她。只见老板娘从死人堆里抱起一个粉雕玉琢的婴儿,然后转身,头也不回地就走。

墨璃这下子急了,她想要追上去。然而就在这时,一阵急促的风卷了一地沙子迷了她的眼睛。等到墨璃再次睁眼,老板娘早就不知去向。

墨璃有种很奇怪的感觉,她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按理说,老板娘不可能无视她才对。墨璃绞尽脑汁想了半天,突然想到一点——刚刚那些人,包括老板娘都穿着古装!

他们看不见她,极有可能是因为她不属于这个时代。她记得老板娘说过,杂货铺的那些门,通往的世界各种各样,甚至连未来世界和过去世界都有。

那是因为时间和空间曾经被打碎,这些碎片就形成了现在的三千世界。而墨璃从小生活到大的那个世界,也只是这三千世界中的一个罢了。

想通了这一点,墨璃悬着的心就稍稍放下了一些。

有人大费周章地把她召唤来这里,必定是有理由的。这么想着,墨璃就站了起来,顺着海棠花树旁的小路继续往前走。

这一次,墨璃走到了杂货铺!

02

和凤凰街37号的杂货铺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原来杂货铺从这么遥远的年代就已经是那样的格局了。

她试着和老板娘说话,如她所想的那样,老板娘无法听见她的声音。她是未来的人,过去的幻影是无法和未来的人交流的。

“阿娘!”有个五六岁的小女娃从外面跑了进来,墨璃瞪大了眼睛,在看到那个小女孩的脸时,整个人都怔住了。

如果不是那孩子穿着一件小小的襦裙,墨璃都要以为那孩子是小时候的自己!

是的,这孩子和墨璃小时候长得非常非常像。

“要叫老板娘,我不是你阿娘。墨遥,你的阿娘为了保护你死了,你要好好记住。”

墨璃脑中绷紧的弦一下子断掉了。

等等,这孩子……这孩子是老板娘在小镇口的死人堆里抱出来的那个婴儿!

可是怎么回事,明明才过了一会儿,那婴儿怎么就长这么大了?

不,不对,刚刚老板娘叫孩子墨遥吧!

姓墨!

若说墨遥和墨璃这两个名字如此相似是巧合,打死墨璃她都不信。她已经很肯定,她一定就是墨家家谱上的第一个人,也就是墨家的祖先!

接下来的见闻完全证实了墨璃的猜测,那孩子的的确确就是墨家的祖先。

墨璃的心情有些微妙,墨家几千年来虽然一脉单传却生生不息繁荣富贵,追溯到源头,竟然是那个在战火中失去亲人的孤儿,被老板娘救回杂货铺才侥幸躲过乱世活了下来。

她不是没有想过墨家祖先和老板娘的关系,但任凭她的思维多么发散,她都没有想过,她们之间会是这样的关系。

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墨遥也长到十五六岁,是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可一直很快乐的墨遥却渐渐不那么开心,因为她发现老板娘在疏远她,

绝大部分时间里,老板娘都将墨遥留在杂货铺里看铺子,却将自己关在房间里。那个房间,她从不许墨遥进去。

03

有一天墨遥实在忍不住,偷偷跑去了老板娘的房间,墨璃跟在墨遥身后一起进去了。

那是永恒的月夜,一座小木屋安静地伫立着。

木屋中,老板娘坐在案前,案几上堆了一堆支离破碎的碎片,右下角已经拼凑了一部分。

“你就是为了这种东西总是离我远远的吗?”墨遥很委屈,墨璃有点理解墨遥的心情,原本疼你、爱你的人,一夕之间将这些疼爱都收了回去,换了是谁都会生气吧。尽管要不要去疼爱一个人是由给予的一方所决定的,但人并不是那么理智的生物。

“我不是不让你来这里的吗?”老板娘的眉微微皱了一下,“出去好好看店。”

“我存在的意义,就是帮你看店吗?”墨遥很是愤怒,“我不要总是待在这里看店!”

“那就离开这里。”老板娘的语气淡淡的,她继续着手里的拼图。墨遥的理智在老板娘云淡风轻的态度中彻底瓦解,她挥袖将老板娘已经拼好的那部分碎片全部扫落到地上。

“我知道你想做什么,你想把全部的碎片拼起来,然后老板就会回来了,老板回来你就不要我了!”墨遥的声音有些歇斯底里。

老板娘弯下腰,一片一片去捡起地上的碎片:“墨遥,看来你并不适合待在杂货铺……是我的问题,擅自把你带回来,没有问你愿不愿意就让你待在这里。”

是她忘了墨遥和她不一样,墨遥的生命是流动的,不像她,根本没有时间概念。

“你要赶我走?”墨遥的眼圈一下子就红了,“你不要我了?”

“乱世已经过去了。”老板娘丢了个钱袋在墨遥面前,“拿着这些钱,找个地方好好活下去吧。”

墨遥僵在那里,她似是不信老板娘会真的赶她走,一时之间竟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你讨厌我了吗?”墨遥很委屈地看着老板娘,“你不要讨厌我好不好,娘……”

“我不是你娘。”老板娘的语气仍是淡淡的,到了这种时候她还在纠正她,“你娘为了保护你,已经死了。”

“我知道啊!这种事,”墨遥的声音闷闷的,“不用反复提醒我啊!”

她飞快地转过身,仓皇地跑掉了。

04

墨遥没有拿走老板娘给她的钱,她就这么堵着一口气离家出走了。

十五六岁的少女,只身一人能去哪里。此时是寒冬,她又冷又饿。

好几次不争气地想要回去,可凭着心底堵着的那一口气,墨遥硬是不肯回头。

墨璃一直跟在墨遥身后,她没想到墨家的祖先其实也只是一个普通的小姑娘。

会为了家人的忽视而生气,会为了心里的一点烦恼而赌气,会辗转反侧,会纠结彷徨。

又过了几天,躲在破庙里的墨遥终于熬不住了,她打算回去和老板娘好好认个错,告诉她自己不会再任性了,可变故就是在这个时候发生的。

墨遥睡到半夜,突然被人打晕了。等到她醒来时,已经身陷勾栏院。

一个落单的小美人,在城中徘徊了好几天,早就有别有用心的人惦记上了她。她生了一张非常好看的脸,从小到大又不曾做过什么粗活,一身的细皮嫩肉。

墨璃一直在期待着老板娘来救墨遥,可令她意外的是,老板娘没有来。

墨璃也曾跑回杂货铺,试图让老板娘知道墨遥的处境,可无论她怎么说,老板娘都听不见。而且墨璃发现,老板娘其实也是个口是心非的家伙,墨遥走后,她常常会去墨遥住过的房间待上一会儿。虽然嘴上不承认,可墨遥在老板娘心中,并非可有可无。

自己从小一手带到大,总归是有感情的。老板娘其实并不是个无情的人,从来都不是。

只是因为看多了离别,见识过各种各样的人,所以才变成了如今看上去冷漠,其实比谁都温柔的老板娘吧。

墨璃返回勾栏院时,时间一下子跨到了五年后。那一年的墨遥正值双十年华,因为那绝世的容貌和出尘的气质,当仁不让地成为勾栏院的花魁。

墨璃不知道这五年内墨遥到底经历了什么,因为那五年的时间是略过去的。

再见到墨遥,她已经不是五年前那个天真烂漫的小少女,她一身干净的白衣静坐在阁楼上,只是这么坐着就能叫人驻足凝视。

明明身陷烟花巷,她那双眼睛却始终干净。

05

“小遥。”一个俊秀的浊世佳公子摇着羽扇而来,他看着墨遥的眼神,满满的都是深情。

那个羽扇纶巾的公子名叫舒余欢,是洛城第一富商的大少爷。自一年前他从墨遥的窗下走过,不经意抬起头看到墨遥时就爱上了她。

像舒大少这样的公子爷,最能讨姑娘的喜欢。墨遥不过双十年华,自然也憧憬一份美丽的爱情。

墨璃觉得,如果就这么走下去,舒少爷为墨遥赎身,两个人好好过,那也一定是美满的一生。然而世事总不能尽如人意,和后世墨璃看过的很多狗血小说一样,无非是花魁和世家公子相爱不能相守,最后总落得个悲剧收尾。

不过墨遥倒是没有那么惨,至少在墨遥的故事里,无论是墨遥还是舒大少,他们谁都没有死,不过是最终没能在一起罢了。

或许墨遥并没有那么爱舒大少,在知道自己无法和他在一起时,她黯然神伤了几天后就将这段感情抛诸脑后了。只是意外的是,墨遥有了舒大少的孩子。

她用这些年攒下的银钱替自己赎了身,带着不多的行李,在山脚下的海棠花树间买下了一座小院。

她就这么安静地在这里住了下来,无忧无虑无人打扰,倒也很安逸。

墨璃很想知道她为什么不回杂货铺,如果说被拐去勾栏院,她身不由己哪儿也不能去,那如今她自由了,为什么又不肯回去呢?

难道从那之后,老板娘和墨遥就再也无交集了吗?可如果只是这样,那么为什么墨家的家训里会说,墨家的存在是因为老板娘,墨家子孙永远不可忘记老板娘呢?

那幅画、那把红伞,又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墨璃满心都是为什么。

她的疑惑没有持续太久,因为在下一个场景里,她就得到了答案。

06

那是个雨天,杏花微雨里,墨遥手里拎着一个篮子,里面装着一些柴米油盐,都是生活必需品。她出来买菜,却忘了带伞。这雨下得急,她四下环顾,想找个躲雨的地方。

然后她就看到了她,那个她努力遗忘了五年,却始终遗忘不了的红衣姑娘。

时间真残忍,将一个人变老,又让一个人永生。曾经的小姑娘已经成为眉目淡雅的女子,而老板娘,她仍然一成不变地保持着曾经的模样。

墨璃站在一棵很大的杏树下面,她静静地看着她们。花雨间,一红一白两个身影静静伫立,没有人说话,只是这么看着对方,好像只是这么看着,千言万语就已说尽了。

“那时候……对不起。”墨遥低声说,“弄坏了你的拼图。”

“本来就是坏的,你不需要觉得抱歉,我从未怪过你。”老板娘说。

墨遥好一会儿没说话,过了好久她才说:“不是说那些碎片全部拼好,老板才会回来吗?我弄碎了你花了数千年才拼凑起来的那一角拼图,你怎么可能真的不怪我。”

“不过是再拼回去而已,这么多年我都等了,再多等几年又何妨?”老板娘的语气淡淡的,她是真的从未怪过墨遥。

“老板娘,”墨遥将手捂在自己的小腹上,“我也要做娘了。”

老板娘略微点了点头,她并不意外。

“老板娘……”墨遥有些迟疑,“杂货铺里,还是只有你一个人吗?”

“在你来之前,杂货铺一直都是一个人。”老板娘答道。

“可还是会觉得冷清吧。”一个人待在一个地方,时代变迁,斗转星移,可一个人始终只是一个人。墨遥实在无法想象,过去的那些日子里,老板娘到底是怎么过来的。

“习惯了。”老板娘微微笑了一下。

墨遥有些心疼,她说:“老板娘,我想回去。”

想回去,回到杂货铺去,不管怎么样,她在那里,老板娘就可以不用一个人了。她原本一直在她身边,后来暂时迷了路去了别的地方,现在她想回家。

对墨遥来说,杂货铺就是家。

“那就回家吧。”老板娘说。

07

墨遥的孩子出生,是在一个下雪天。

墨遥正在收拾着杂货铺的货架,肚子突然一疼,孩子就要出生了。

外面飘着鹅毛大雪,杂货铺里却温暖如春。

在那座古老的庭院里,是老板娘替墨遥接生的。她生了个小男孩,墨遥给他起了个名字叫墨易。这个孩子一出生就很虚弱,并且一年快过去了,这孩子却始终无法长大。

老板娘也是在孩子出生之后才意识到:“杂货铺里的时间是静止的,所以在杂货铺里出生的新生命,也是没有时间的。”

“所以,易儿永远也无法长大?”墨遥不想相信这一点,“那我为什么又长大了呢?我明明也是一点点大就来杂货铺的。”

“因为你并非在此出生,抱歉,墨遥,是我疏忽了。”老板娘满脸歉意。

“那要怎样他才能长大?”墨遥问。

“成为杂货铺的客人。”老板娘静静地看着墨遥,“用与之等价的东西来和我交换。”

“这样就能让他长大吗?”墨遥的语气有些急切,“我需要付出什么?”

“因为在杂货铺出生,所以墨易无法长大,要让她长大,需要用你和杂货铺之间的羁绊来交换。”老板娘叹了口气,缓缓地说,“交换之后,你将永远无法回到杂货铺。”

墨遥的身子一僵,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只能这样吗?”

“只能这样。”老板娘轻声答道,“你的选择呢?”

“我一直觉得你并不爱我。”墨遥轻声说,“直到我自己成为一个母亲。老板娘,对不起。我不能陪在你身边了,但是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你一直都是一个人的。总有一天,会有人去你身边陪伴你。”

“我会耐心等待那一天的到来。”老板娘笑了,这一次,她的笑意直达眼底,“墨遥,再见。”

“再见。”墨遥湿了眼眶,她飞快地转身,害怕老板娘看到她流泪的脸。

杂货铺外下着一场旷世豪雪,墨遥撑着那把大红色的油纸伞走进了大雪中。她怀里抱着一个小小的婴儿,婴儿很安静,一直都不哭。

“小遥。”老板娘从杂货铺追了出来,她手里握着一个小小的香囊,她将香囊塞进婴儿的手心里,“保佑你的后人百世平安富贵。”

“特别的赠品吗?”墨遥露出一个浅淡的笑意。

“嗯,特别的赠品。”老板娘也笑了,“小遥,你要好好的。”

“谢谢你。”墨遥哽咽着说,“老板娘你再等一等,再等一等。”

“嗯,我等你。”老板娘的眸光非常慈祥,她冲着墨遥挥了挥手,然后转身走回杂货铺。

墨遥在原地站了很久,她冲着老板娘消失的方向,呢喃地喊了一声:“娘。”

“谢谢。”她抱着孩子在大雪中越走越远。

从那之后,不知道是不是老板娘的特别赠品,墨遥的生活越来越富裕。她试着做了点小买卖,结果生意异常好,墨易也好好地长大了。

她一手建立起了墨家,修了族谱,那则家训其实是给老板娘的承诺。她让她再等一等,总有一天,墨家的后人会踏进杂货铺,会代替她的那部分好好地陪老板娘走一程。

只要墨家还在,只要家训不忘,老板娘就一定不会孤单。

那则家训是墨遥的愿望,在时间里沉淀,最终被遗忘,却又在遗忘的尽头被人记起,重新被铭记。

08

墨璃一直在看着,关于墨家的一切,关于她想知道的,墨家和老板娘的关系,就在这过去的时光中,以她亲眼所见的方式,全都知道了。

“阿璃。”那个声音又在呼唤她。

“阿璃。”这一次,声音近在咫尺。

这一次,墨璃终于看清了是谁在喊她。

喊她的人是墨遥,她已经很老了,满头华发,只有一双翦水秋瞳依旧清澈干净。

“是你叫我来的吗?”墨璃试着和她说话。

这些日子里,她只能旁观,说的话没有任何人能听得见。

“是的。”墨遥回答了她。

“你叫我来这里做什么?”墨璃不明白,虽然这些是她想知道的秘密没错,但被几千年前的一个古人召唤过来,怎么想都觉得有点奇怪。

“想让你帮我一个忙。”她将手伸到她面前,一个非常漂亮的香囊就放在她的掌心里。

“这个香囊不是……”墨璃记得这个香囊,是墨遥离开杂货铺的时候,老板娘送给她的。

“帮我把这个还给老板娘。”墨遥说。

墨璃接过香囊,打开来,那里面是一块碎片。墨璃诧异地看着墨遥:“这不是老板娘的拼图吗?”

“是的,她将属于过去的这块拼图给了我,因为这段过去被独立开来,所以过去没有能够真正成为过去。”墨遥轻声说。

墨璃恍然大悟,怪不得这扇门的背后会是过去的时光呢,这块碎片一直在墨遥的手里,所以她所在的那个年代才会一直存在。

“可是这个给了老板娘,一旦她将这块拼上去,你就会消失吧。”墨璃有些迟疑。

墨遥忍不住轻轻揉了揉她的头:“如果不放下过去,未来就不会到来。”

未来和过去,这是一道二选一的选择题,是选择过去永存,还是选择去经历未来,这大概是每个人都会犹豫的选择吧。

“回去吧,别在过去待太久。”墨遥轻轻推了她一下。

墨璃一阵踉跄,等她站稳了,再回头时,身后的院子却消失不见了。

她又回到了一开始来的时候的那个海棠花树林,苍白的天光笼罩大地。

“叽叽——”一声清脆的鸟鸣响在墨璃耳边,那是一只通体雪白的大鸟。

那只鸟见墨璃注意到他,便扑腾着翅膀朝前飞去。墨遥一路跟着它往前走,那只雪鸟似乎就是来带路的,一路上飞得并不快,甚至在墨璃跟不上的时候,还会停下来等她。

终于,就在墨璃累得快要脱力时,她看见了一扇门。

墨璃伸出手轻轻推了推那扇门,没有任何阻碍,门开了。

首先映入她眼帘的,不是熟悉的走廊和灯笼,而是老板娘的身影。

她穿着大红色的旗袍,神色淡淡的,手里拎着一只空掉的鸟笼。墨璃顿时恍然大悟,那只雪鸟是老板娘送去给她引路的。

“老板娘!”墨璃几乎要喜极而泣,她扑过去抱住老板娘,“我终于回来了!”

“嗯,欢迎回来。”老板娘空着的那只手,轻轻拍了拍墨璃的后背。

墨璃的身后,那扇门中,原本已经消失不见的墨遥不知何时又出现在了这里。那只雪鸟停在她的肩膀上,她的头发就和雪鸟的羽毛一样白,她静静地着看着老板娘。

墨璃没有看见这一幕,她抱着老板娘号啕大哭,她是真的吓坏了。

“你还好吗?”墨遥无声地问。

老板娘冲她略微点了点头,墨遥就笑了起来。那一瞬间风过树梢,海棠花像雨一样落了她满身。一道水纹漾在半空,墨遥和那只雪鸟一同消失在了纷飞的花瓣里。

门,关上了。

09

墨璃的情绪终于稳定下来,她松开紧紧抱着老板娘的手臂,有些不好意思地往后退了一步。她的后背抵到那扇门,突然想起一件事。

“老板娘!那只鸟还没有出来!”她看着空空的鸟笼,“能开门放她出来吗?”

“已经无法开门了。”老板娘的神色淡淡的,好像早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阿璃,这扇门的背后是过去的时间,打开这扇门的钥匙不在我手里。”

“那这把钥匙是……”她忽地想起来,墨遥给过她一个香囊,她急忙将那个香囊递给老板娘,“是这个吗?打开这扇门的钥匙,是这个吧。”

“是的,这就是钥匙。”老板娘点了点头,给了墨璃肯定的答案。

“那可以用这个开门吗?”墨璃殷切地看着老板娘。

“只有过去的人才能打开这扇门,阿璃,能打开这扇门的人,只有墨遥。”老板娘叹道,“这扇门,永远也无法开启了。”

墨璃的瞳孔急剧收缩:“永远无法打开了?那……那……那只鸟要怎么办?”

“它就是为了这一天而存在的。”老板娘手里还拎着那只空鸟笼,一根雪白的羽毛从鸟笼中落下,墨璃伸手接住。

“这种雪鸟有个名字叫信鸟。”老板娘缓缓地道,“这种鸟能够飞到过去,它能替现在的人给已经逝去的人送信。”

几千年前,那个婴儿长大了,变成了一个坚强的姑娘。墨遥要老板娘再等一等,终有一天,她的后人会去到她身边。

老板娘看着墨璃,这是墨家的后人,墨遥的承诺实现了。

她让信鸟飞到过去告诉墨遥,她的承诺已经做到了,无须再挂念着她。

“老板娘。”墨璃是个聪明的姑娘,她很快就明白了这是怎么一回事。

其实老板娘一直都不曾忘记墨遥,几千年过去了,她始终记得那个被她一手带大的孩子。那时候老板娘将属于过去的碎片交给墨遥,是不是也想在几千年后再见墨遥一面?

那是杂货铺里唯一一扇老板娘无法打开的门,而几千年后,墨璃来了这里,她因为强烈的愿望而回到了过去。

“你是故意赶走墨遥的吧。”她看着老板娘的眼睛问,“那时候你没有告诉墨遥,在杂货铺出生的孩子是无法长大的,其实你是故意的吧。”

只有用这样的方式,墨遥才会离开杂货铺。

“我不想让墨遥和她的孩子,甚至是她孩子的孩子都在杂货铺里蹉跎生活。”老板娘承认了,那时候并非是忘记,而是故意的,“只有离开我,离开杂货铺,那孩子才能有自己的人生。”

“所以,其实……在你心里,墨遥就是你的孩子吧。”尽管只是岁月长河里不多见的一次温柔怜悯,但她一定是真心疼爱过那个孩子的。

“没有父母不为孩子好的。”墨璃说,“有时候狠心推开她,是为了她能去更远的地方看一看,走一走。”

“所以才有了现在的墨家,不是吗?你想知道的一切都已知晓,阿璃,你在杂货铺待得够久了。”老板娘看着她,笑得意味深长。

10

墨璃当然知道,她在杂货铺待得够久了。她一直没有离开,是怕自己离开后老板一定又会陷入寂寞之中吧。

然而目睹了那场过去,她明白了老板娘的心情。

“等到这场雪停了,我就要走了。”对于老板娘来说,她希望的是墨遥能够自由地活着。她不想束缚住任何人,所以无论是君生也好,三花猫也罢,他们都是没有时间的人。

“嗯,路上要小心。”老板娘伸手从她的发上拂过,松开手时,一片海棠花的花瓣从她的指尖滑落。

“墨家会一直存在着,我不会让墨家消失的。”与其说是墨家要守护老板娘,不如说是老板娘一直在悄悄守护着墨家。

“所以老板娘,不管什么时候,你都不是孤单的。只要墨家还在,你就永远不孤单。”

她明白了墨遥为何会留下那样的家训,这个世上,总要有一些什么保留下来,然后坚韧地传承下去。墨遥早就消失了,可墨遥想要陪伴老板娘的心情却被保存了下来。

外面的雪不知什么时候停了,皎洁的月光洒满大地,洁白的雪将这个世界包裹着,一切都美得仿佛不真实。

“阿璃,要走了吗?”一直闹腾的三花猫突然安静了下来,琉璃样的猫眼里有一抹寂寞的眸光,“已经……下定决心了吗?”

“嗯,要走了哦。”墨璃抱着三花猫,她仔仔细细地看着杂货铺里的东西,她冒着风雪而来,短暂的停歇之后,又要重新启程。

现在风雪停了,小歇的客人要去远方了。

四年的时间,足够一个人在一个地方留下一些痕迹。墨璃大包小包地将自己的衣服送到车上,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生活了好几年的庭院。

就如同她来时一样,这里没有改变。几千年前,墨遥在这里生活,但她们都只是杂货铺里的匆匆过客,短暂停留后,就要离开。她相信,数年以后,一定会有另一个像她一样的人走进这里,留在这里,然后再离开这里。

君生接过她手里的箱子,帮墨璃一起拿东西。

将最后一个箱子放进后备厢,墨璃将握在手里的那把金色钥匙放回了君生手里。

作为杂货铺里唯一一个没有思想的人,君生对于墨璃的离开,显得有些无动于衷。

“四年来,谢谢你的照顾。”墨璃冲他点头微笑。

君生的脸上现出一抹笑容,他漆黑的双眸里仿佛缀满了星辰。

“老板娘就拜托你了。”她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直接上了车。她没有进去和老板娘道别,要说的话已经说完,想传达的心愿也已经传达了,墨璃害怕说再见。她的视线变得有些模糊,她抬手擦掉不知何时涌出来的热泪。

“一路走好。”君生目送着墨璃的车越开越远,最后消失不见。

尾声

他转身走回杂货铺,老板娘坐在摇椅上,三花猫蹲在她身旁,琉璃样的双眸里有一抹淡淡的忧伤。

杂货铺里恢复了宁静,他们是被时间淡忘的人,在这个不到十平方米的杂货铺里看尽多少繁华,目睹多少悲喜。每个走进这里的人都有一段人生,这间小小的杂货铺,就如同街角随处可见的杂货铺一样,售卖着琐碎的杂物。

唯一的区别就是这里售卖的杂物是人的一生缺少却又得不到的东西。

老板娘从躺椅上站了起来,她握着烟杆缓缓走入杂货铺的里间。

沿着那条长廊往前走,她推开了那扇门。

一成不变的月光笼罩着整个空间,溪流依旧,树下静静站着的那个人也没有改变。

她将墨璃给她的碎片拿出来,轻轻地拼到拼图的右下角。因为缺少这一块碎片,所以拼图无法继续拼下去。墨遥是知道的吧,知道这块碎片的重要性,所以她开启了那扇门,将墨家后人墨璃喊去了那个世界,很多时候商品也带有自己的意识。

是的,那段过去,其实也是一件商品,是墨璃想要买到的商品。

和一寸光阴一样,这件商品本身也有想要传达的东西,墨遥将碎片给了墨璃,无法继续往下拼的拼图今天终于可以继续拼凑了。

老板娘缓缓笑了起来,她望向窗外,明月如水,青山隐隐。人真是可爱,所以那个人才会想要开这样一家杂货铺。

弥补人生的遗憾,让无法实现的愿望变成现实。

这就是人生杂货铺。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上一篇 : 摘下一颗小青梅
下一篇 : 踏雪未白头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