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千春光不如你(一)

分类:耽美甜文 / 睡前故事

万千春光不如你(一)

文/赏雨时节,作者新浪微博:@赏雨时节_

万千春光不如你目录

第一章:万千春光不如你(一)- 花火

第二章:万千春光不如你(二)- 花火

第三章:万千春光不如你(三)- 花火

第四章:万千春光不如你(四)- 花火

万千春光不如你(一)

楔子

贺铭南,关注时尚的女生几乎没有人不知道这个名字。

自从他成为瑞季集团新一代掌权人,集团上下焕然一新。旗下所经营的商场和奢侈品牌暂且不提,最让人津津乐道的,还是他创立的时尚品牌店。独树一帜的设计与品位让它成为城市新地标和年轻人拍照打卡的圣地。

贺铭南本人更是成为媒体的宠儿,无数的记者以能够采访到贺铭南为荣,但只可惜他极其低调神秘,极少在大众面前露面,这种特立独行的风格,更加推高了他的人气。

贺铭南的新店开业,天没亮客人就开始排队,现代女性的购买力惊人,差点把店买空。

“瞧瞧,现在的女孩子真是疯狂。俗话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当年贺铭南刚转来的时候那寒酸样,谁知道会是贺家人,早知道当时就应该对他好点。”

同学聚会,姜醒身边的女同学对着贺铭南的采访感慨。

她又八卦地问姜醒:“你们还有联系吗?当年你们那关系……”

姜醒平静地搅动手里的汤匙:“很多年不联系了。”

女同学点点头:“也是,人家身份不一样了,怎么可能还跟过去的老同学扯上关系?”

女同学一张嘴停不下来:“听说这次聚会班长给他发了邀请,人家压根没理,真是眼睛长在头顶上,这么傲气迟早吃大亏,你说是不是啊?姜醒。”

吃亏?姜醒想了一下,他要是能吃亏就见鬼了。

见姜醒不答,女同学有点不爽。

一顿饭吃下来索然无味,姜醒找了个借口,提前溜了。

姜醒走出饭店,给还在聚会的同学发消息:“我先走了。”

同学追出来找姜醒,却没看见她,奇怪地嘟囔:“飞毛腿?走这么快。”

他们不知道,姜醒一出门,就撞见了她的克星,还落到了人家手上。

饭店停车场。

夏末秋初天气多变,北方的冷空气渗透东南的湿暖,晚间气温骤降,肆虐的风吹起姜醒连衣裙的下摆,露出纤细笔直的双腿,她不由抱紧了光溜溜的双臂。

这时,一个声音突然传来:“姜醒,你躲我?就连同学会你都要确定我不在你才来,你在怕什么?”

姜醒循声望去,眼前这个英俊挺拔的男人不知道在这里等了她多久,他散漫地靠在车边,指间夹着一支烟,橘红色的烟头明明灭灭。

如果参加聚会的同学在这里,一定会惊讶,这不就是那个“眼睛长头顶上”的贺铭南?

姜醒无视贺铭南想往前走,结果被他一把抓住手腕,轻轻一带,就到了他怀里。

姜醒的个头在女生里算高的,但跟他一比,就成了小鸟依人,她用力挣扎:“贺铭南,你放开!”

“不放。”

贺铭南不给她挣脱的机会,把她搂得更紧了。

姜醒的腰仰靠在车身上,双手被贺铭南擒在胸前,他俯身贴近,用下巴蹭她的脸颊。

他垂下眼睑,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这辈子都不放,想丢下我,你想都别想。”

姜醒突然倒吸一口凉气,她感觉下嘴唇一阵疼痛:“你属狗的吗?”

贺铭南凶狠而没有章法的吻落在她的唇上。

车门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被打开的,姜醒被他塞进车后座。

他脱下自己的外套,姜醒目光警惕:“你干吗?”

贺铭南被姜醒眼中的防备刺痛,他把外套盖在她腿上:“你不耐寒,又受不了热。我见不到你,冬天怕你冷,夏天怕你热。降温了,你也不知道保暖,你们设计师是不是都这样,要风度不要温度?”

寒风卷着叹息吹过。

“你手伸出来。”姜醒说。

贺铭南听话地伸手。

姜醒把手伸进自己衣服里,姿势别扭,不知道在干什么。过了几秒,她的手上多了个东西,她把东西放在贺铭南手上。

贺铭南愣住:“什么?”

姜醒下巴微扬:“暖宝宝啊,你以为女孩子都傻吗?”

贺总被美人无情嘲讽。

“有件事,暖宝宝肯定不行。”他说。

“什么?”

“暖床。”

姜醒忍无可忍:“贺铭南!”

先前还凶神恶煞的贺铭南顿时委屈巴巴:“我报恩不行吗?姜醒,别躲我,求你了。”

他半是叹息、半是哀求:“你想要我拿你怎么办……”

这语气真要了她的老命。

贺铭南就是她的克星,当年她就应该知道。

第一章全校都觉得我们是仇敌

那会儿,姜醒和贺铭南刚刚念高中。姜醒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她想不出名太难了,她是出了名的冷美人,人美性子野,开学没多久,“醒姐”这名号就在同学中间流传开来。

姜醒前后经历过两任同桌,第一任欺负她前桌的女同学,被姜醒看到,她把人叫到外面干了一架,两人都挂了彩。

班主任问姜醒为什么打架,她不愿牵扯别人,就说:“我看他不顺眼。”

班主任恨铁不成钢,让她叫家长来。

姜醒她爸接到电话的第一句话是:“谁赢了?”

“姜醒。”

她爸放心了:“老师,你放心,回头我一定教育她下手轻点。”

班主任一听,脸色更黑了。

最后,姜醒爸爸派了个秘书来接受教育,班主任气得拍桌子:“上梁不正下梁歪,家长不重视,孩子能学好吗?”

姜醒一战成名。

第二任同桌处得也不怎么顺利,没两天就被姜醒浑身上下散发的冷气给冻跑了,据该同学说,坐姜醒旁边,就像坐在移动的制冷空调旁,冷风呼呼地吹。

从此,老师再也没给姜醒安排过同桌。

姜醒对此十分满意,乐得清净。

所以,当新生贺铭南转过来的第一天,就坐到姜醒边上的位子时,班上所有同学都用敬畏的眼神看着这位俊秀少年。

那些眼神翻译过来的意思大约是“以身饲狼”“傻萌新单挑Boss(游戏中首领级别的守关怪物)”“哪里来的斯巴达勇士?有好戏看了”……

但可惜,不知情的贺铭南对其中的弯弯绕绕一无所知。

后面有个空位,看起来挺安静的,他便坐了,就这么简单。

他放下自己的东西,姜醒还没有来上课,他看了一眼空着的位子,抽屉里放着姜醒没动过的崭新课本。

贺铭南没多想,收回了视线。

他样貌不俗,气质出众,让人不禁想到电影里沉静而忧郁的白衣少年。最关键的是,他选择了这么一个座位,这一切令他迅速成为全班最火热的话题,无数的目光探究又兴奋地围绕着他。他和那个传说中家里捐了一栋楼才勉强塞进林城私立高中的姜醒不同,贺铭南是货真价实的大学霸,是拿着全额奖学金进来的。

一个上课睡觉、下课打闹,一个天资卓越、眉清目秀,这样对比鲜明的两个人凑在一块儿,所有人心中只有一个想法——有好戏看了。

班上同学迅速地交换眼神,课后聚在一起兴奋地讨论:“你们说,这次这位新同学能坚持多久?”

“一周。”

“三天。”

“我赌一天,等醒姐见到人,能容忍他在旁边坐着超过一天我表演吃课桌。”

聚在一起的同学听了这话,大笑着捶桌。

课桌是真的无辜。

姜醒不知什么原因请了一周的假,算算日子,差不多快回来上课了。

贺铭南过了两天一个人坐的日子,虽然还没见到姜醒,但已经听了很多关于她的传闻。

好事的同学给他灌了一耳朵的八卦之后问他:“你不打算换个位子吗?”

贺铭南摇头。

为什么要换?

他三年的高中生活大概不会无聊了。

高个子,打架很厉害,超凶——谁知道贺铭南在同学们的大力宣传之下,脑补出的姜醒是一个怎样的形象?

贺铭南处事低调,话不多,班上同学跟他讲话,他也会回应,但是总让人有一种距离感。

明明大家都是未成年,但他身上独特的气质好像把他与众人隔开了,竖起了一道无形的屏障。

老师私底下夸贺铭南成熟、懂事、学习好,十三班终于来了个乖巧的孩子。

老师们久旱逢甘霖,见到贺铭南就两眼发光。

至于老师们为什么这么激动就要说到十三班的特殊性了。

姜醒所在的班级,也就是贺铭南转入的班级,在林城私立高中里面十分特殊,这个班级刺头特别多。里面最多的学生有两类,一种是学习特别好的,但是难搞,另外一种是家里特别有钱的,也难搞。

贺铭南进入十三班,在有些人眼里就是小绵羊进了狼窝。显然,这不是一个容易融入的新集体,都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贺铭南这个后来者究竟能不能在这个班级里面生存还是未知。

课间活动时间,有几个男生把贺铭南约到学校偏僻的小角楼,三楼的器材室,说要跟他聊天。聊天哪里不能聊,非要找个小角落?明显是经过两天的观察,决定要给他一个下马威。

贺铭南样貌出众,五官分明,眉眼如画,见到几个高壮的穿着球衣的男生围上来要跟他认识认识,他也不犯怵,面上波澜不惊,淡定地回应:“好。”

这反应倒让几个男生有点摸不着头脑,难道这个贺铭南有什么他们不知道的背景?不应该啊。

所以当姜醒到校时,看到的就是以多欺少的一幕。

姗姗来迟的姜醒绕到学校后门,先把书包丢进墙内,里面没几本书的书包轻飘飘地落在草丛里。

然后,只见姜醒驾轻就熟地把校服裤裙的裙摆往腰上一撩,动作利落地爬上墙头,轻松一跃,跨坐在粉白的墙上。她鼻梁上架着一副超大的墨镜,不知什么缘故,一直没有摘掉。

就在她准备跳下去的时候,她举目一瞧,正好看见角楼上的一群人。

凭借2.0的视力,姜醒眯眼仔细一看,好像是他们班的。姜醒从不多管闲事,对他们上课时间聚在这里搞什么鬼一点兴趣都没有。

但是,很快她发现她错了。

“醒姐——”

姜醒脚步一顿,麻烦,被喊住了啊。

“你快来!”

姜醒皱眉,这群人怎么回事?叫声好像有点凄惨,听听,还破音了。

姜醒摆摆手。

——好啦,知道你们想我,不过是一周没见到,不用这么激动的啦。

几个男生见姜醒完全意识不到他们面临的形势有多严峻,一个个都很想哭。

凄惨就对了。

原本以严俊昊为首的平时横行霸道惯了的几个大个子男生,看不惯贺铭南清高,想给转学生一点颜色看看,没想到这次他们看走眼了,偷鸡不成蚀把米,贺铭南根本不是什么好欺负的小绵羊。

一开始,严俊昊深情地抚摸着自己昨天刚刚花重金找“托尼老师”设计的发型,然后昂着四四方方的下巴警告贺铭南:“小子,你是班上的新人,还不太了解我们班上的情况。我告诉你,我非常不喜欢你的眼神,以后注意表情……表情什么来着?”

“哥,叫表情管理。”跟班提醒。

“对,表情管理。”跟追星表妹学来的新词汇,用上了。

严俊昊旁边的跟班帮腔说:“你今天早上是不是瞪了我们昊哥一眼?你认真道个歉,这事咱就算过去了。”

“你们想我怎么道歉?”贺铭南看着他们唱双簧,那眼神仿佛在看一个闪闪发光的智障。

搞了半天,这群人是来碰瓷的。

另一人捏了捏拳头,对他说:“看你诚意咯。”

贺铭南一言不发,看他们的眼神带着一丝慈祥而惋惜的心疼。

心疼他们的智商。

对方仿佛受到了贺铭南眼神的刺激,不断挑衅,嘴上语言骚扰不停,严俊昊为了增加自己“凶残”的说服力甚至从兜里掏了空盒烟出来加戏。

在他们多次试探性的假动作和拳头擦过贺铭南的脸颊之后,贺铭南实在没耐心跟他们过家家,抬手握住了严峻昊在眼前晃啊晃的手。

“我看到了,是贺铭南先动的手!”电光火石的一刹那,严俊昊的跟班大叫。

“拍下来了吗?”

“大哥放心,我们取证了!”

“上啊。”

贺铭南一脸黑线。

等到姜醒跑上来的时候,贺铭南已经把战场扫荡干净了。

严俊昊一群人东倒西歪的,正痛苦地呻吟。

“哥,我疼。”小卷毛说。

“我也疼。”浓眉大眼的短寸头也跟着哀号。

“你哪里疼?”小卷毛问。

“我腿疼,你哪里疼?”

“我胃疼。”

“我腿不会断了吧?”

“胃出血要去医院吗?嘤嘤,我不想去医院。”

最后化为一声来自灵魂的拷问:“大哥,你说,为什么花儿这样红?”

严俊昊进行最后的挣扎:“贺铭南,小心我叫我哥来揍你哦!”

贺铭南再次无语,皱着眉看他们。

中央戏精学院欠他们一人一座小金人。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