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时节,我用烤串去爱你

分类:青春爱情 / 睡前故事

盛夏时节,我用烤串去爱你

文/沈念

有时候,你只需要把你生活的半径扩充半米,就能认识一个全新的人。

01

浩子刚来北京的时候,人生地不熟,每天都是一个人独来独往。

有一次,他不小心把钱包弄丢了。在北京没朋友,工资要等到下个月,浩子意识到这回算是彻底捅了娄子,站在盛夏的天气里,浩子轰轰烈烈感慨一句,“让北漂生活来得更惨烈一点吧!”

突然,电话响了。接起来,是朱哥打来的。

“嘿,小子,上回跟我这儿喝大了吧!钱包落下也不知道?”朱哥在那头肆意妄为地笑。

“哎呀呀哥,原来钱包丢你那里了,我正愁晚上要饿肚子了!”好死不死,钱包失而复得的浩子秒变笑脸猫。

“怎么着兄弟,赶紧过来拿吧!”朱哥像七月一样的热情在召唤。

“得嘞,我这就过去!”刚挂掉电话几秒钟,浩子才想起来应该请人家吃顿饭。

朱哥是浩子在北京第一个认识的人,他开着一家烤串店。说是店,其实面积很小,不到二十平方米的小屋堆满了烧烤的工具、桌子板凳。浩子特别喜欢吃烤串,没来北京之前还曾想过在老家跟小伙伴合开一个烤串店。孰料那小子一分钱都不肯出,浩子呢,刚上班两年也没什么积蓄,这事就不了了之。倒是让浩子想通一个问题,他要趁早看看外面的世界,说不定去的林子大一点,能遇到几个靠谱

的人。

朱哥跟浩子完全不同。朱哥大学就在北京读的,还是秒杀很多普通大学的重点一本。至于为什么毕业以后没去公司上班,朱哥告诉浩子,只因为他不喜欢被领导管束,干脆用上学期间挣到的几笔奖学金租下这间店面,从头学起,今年刚好是他做烤串生意的第三年。

02

到了店里。浩子一眼就看到正在忙碌着的朱哥。天气炎热,他又守着一个火炉子,此时早已是汗水湿透衣背。

因为是来拿钱包的,浩子不好再跟以前似的,进来像个大爷一样往那儿一坐,扯着嗓子点了烤串,就等着上菜。这个季节正值烤串热卖,店里生意每天都很红火。朱哥没有另聘员工,明显一个人有些忙不过来。

浩子正要撸起袖子帮衬,忽然眼底溜进一个穿着水蓝色衬衫的小姑娘,就像整个炎热夏季最清爽的一阵风,浩子的眼神都被她擦亮。

只见她一会儿忙着结账收钱,一会儿招呼新来的顾客,忙得不亦乐乎又井然有序。

浩子偷瞄了一阵,突然跑到正在烤串的朱哥身边打听,哥,这小姑娘谁啊?以前怎么没见过啊!

朱哥忙里抽闲地回头看浩子一眼,“她啊,是我亲戚家的表妹,回头哥忙完了介绍你们认识!”

有朱哥这句话,浩子也就放心了。有了人打下手帮忙,浩子拿回了钱包,踏踏实实开始叫烤串吃。

五根羊肉烤串上完。浩子结结实实地打量

了姑娘几眼,这回算是看清了。要论长相,姑娘绝非天仙,可就是看了第一眼还想看第二眼。这就是传说中的耐看型吧,浩子想。

03

几天以后,浩子发了工资,又想着去朱哥的店里大吃一顿。刚走到门口,没想到就吃了个闭门羹。小小的店面上写着“转让”。浩子一下蒙了,心里一瞬间翻江倒海,这是怎么回事?他连忙给朱哥打电话,这才知道朱哥老家临时出了点事,他连夜坐火车回去了。

浩子寒暄了几句,心里嘀咕着要不要打听下他表妹的去向,后来还是忍住了。挂掉电话后,他想,反正没多久这店就开了,不着急。

结果,人算不如天算。朱哥的烤串店竟一下闲置了半个多月。就像失去了一件珍贵的玩具,浩子每天都会失魂落魄地走过这里,停在正门口发几分钟的呆。到了月底,小店终于重新开张,可却完全换了装修和门面,改成了卖刀削面。

浩子这下彻底慌了,连忙又给朱哥打电话问原因。朱哥好久才接起电话,淡淡地回了浩子一句,以后不会再回北京了。

浩子说,“哥,你遇到啥事了,这也太突然了?”朱哥没有正面回答他,只是对浩子说,“兄弟,要是知道那天就是咱俩的最后一顿撸串,哥说什么也不能收你的钱。”说完,就挂掉了电话。

浩子想,也许人生原本就是这样的无常。可他还是想抓住点什么,于

是就走进店里,找到老板,向他打听起朱哥的事。

好消息是,这店面确实是老板联系朱哥亲自接手过来的;坏消息是,他并不知道以前的老板具体因为什么原因才要转让店面。他跟朱哥聊的,更多的是关于店面的地段和租金问题。

浩子辞别了老板,丧气着脸往外走,没顾上看人,直接“咣当”一下头磕在大门上。对面立即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哈哈哈哈。浩子正想骂人,抬头一看居然是朱哥的表妹。

04

“你怎么来了?”这节骨眼女孩一出现,他也顾不上合适不合适了,直接走上前就问。

“我表哥还有一些做烤串的东西寄存在店里,我跟老板打过招呼了,现在来取。”女孩莞尔一笑,犹如春风拂面。

“那我帮你吧!”几乎是没犹豫的,浩子又重新走进店里。

进去以后,浩子就知道自己是夸下海口了——原来是烤串的炉子和几个桌椅板凳。桌椅板凳费不了几个气力,可烤串的炉子实在是很重。

看着浩子被重物憋出一脸内伤的样子,女孩又咯咯咯地笑了。她跟老板招呼了两句,老板和老板娘很快一起出手帮忙,四个人把炉子抬到了外面马路边的货运车上。

干完了活,一脸汗水的浩子这才想起来问,“哎!你拿朱哥这些买卖什做什么?”姑娘这回也不笑了,一本正经地回道,“当然是卖烤串呀!”

浩子瞪大了双眼,“真的假

的,做生意可是很累的!”

姑娘傲娇地“哼”了一声,“在表哥的店里帮忙,你看我喊过一声累没?”

浩子不反驳了,不过他坚持跟着姑娘一块去看看她的店在哪里,长什么样子。

05

浩子不是傻浩子,他住在北京的一个城中村。一进村两边都是做买卖的,一到夏天,村里有好几家做烤串的小门面,都在门口支起桌子摆起摊,随便忙忙一天也是大几百。他就想着,要是这姑娘在她住的村里做买卖,那他真是不费吹灰之力就知道了她的住处。

果然,小货车开进了一个名叫“草场地”的地方。姑娘嚷着下车了,浩子连忙从车上蹦了下来。迅速地环顾一下四周,忍不住感慨,这小村子绿化做得不错,街道也比较干净,甚至看上去还有一股子艺术范儿。

浩子跟随姑娘来到她租下的小店,店里的陈设还很简单,只有几套桌椅。不过现在好了,朱哥的炉子是现成的,姑娘多少也在店里打过工,收个钱招呼个客人肯定是没问题的。

只是,她会烤串吗?浩子想。

“你怎么想起来开烤串店的啊?”浩子一边忙着过去搭把手收拾,一边问女孩。

“我一直有这个打算的,只不过刚好表哥的店开不下去了我当了一回接盘侠。”

“那你是特别喜欢吃烤串喽?”浩子分析,不对啊,我没见你在朱哥那儿吃过多少烤串!

“这个嘛……以后我再慢慢告诉

你!”姑娘又笑了,哗啦啦去忙着,像只勤劳的小蜜蜂。

06

时间退回到半年前,李晓雨大学毕业。

四年前由于成绩她被调剂到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专业——生物学。李晓雨是想去S大学读中文系的,可是她的高考分数要想去到这座学校,只能服从调剂。没办法,家里实在不同意她再复读一年,李晓雨只好听从命运的安排。

大学毕业前,李晓雨不知道要去哪里找单位实习,每天都为自己的前程感到忧心忡忡。某一天,她接到一个电话,正是开烤串的表哥打来的。据表哥说,经过两年的发展,店里的生意越来越红火,他准备要扩张店面。再有一个月就进入夏季,烤串生意会相当火爆,他正打算招聘个人过来,临时想到表妹就在北京念书,所以打电话问她有没有兴趣过来帮忙?

李晓雨觉得不可思议,别的同学都去大企业实习,自己莫非真的要去一个烤串店?但是眼下她也找不到别的路子,况且表哥已经答应可以多照顾她,多开一些钱给她。

在迷茫和利益的双重诱导下,李晓雨很快就穿戴整齐地去表哥的烤串店里帮忙了。只不过那段时间要忙着写论文,所以她一般都是白天在店里帮忙,这就正好跟浩子下班以后才去吃饭的时间点错开,所以浩子才会说,自己没怎么在店里见过她!

倒是李晓雨从表哥那里听说了不少关于浩子的事

。表哥知道李晓雨上学四年谈过两个男朋友,不过她性格单纯不是被甩就是被狠狠地甩。那些男生油腔滑调都是吃饱了一抹嘴就跑的人,为此这小半年来朱哥没少为表妹操心,虽然三番五次警告她离那些道貌岸然的伪君子远一些,无奈表妹还总是春心乱动。

第三次被一个渣男亵渎了感情后,表哥终于是可忍孰不可忍了。他指着十几串刚刚烤好的串对李晓雨骂道:“李晓雨,过犹不及,你可别对那些男生太好了!就像这些串,火候到了就赶紧往嘴里送,继续停在炉子上就只能被烤焦!”其实他心里明镜儿似的,要真想对她好,就给她找着一个性格好又互相喜欢的男生。

朱哥做烤串生意,来来往往形形色色的人也见了不少。但那些人不是五大三粗就是已婚有妇,半年多了竟没有一个年轻人入得法眼。

难道吃烤串的人质量都这么低下?“呸呸呸”,这念头一出,朱哥立马呸了自己几声,忽然想起他也是一特爱吃烤串的。

就在这时,浩子出现了。他虽然长相一般,可接触时间长了,朱哥发现他有一颗善良的心。别的不说,浩子每次吃完都会把烤串的扦子整齐地摆放在桌子上,啤酒瓶也从来不会乱扔;碰上朱哥特别忙的时候,他会自己走到老板身边,在他眼皮底下把钱放进抽屉里;特别难得的是,两个人偶尔在深夜人群散了之后

,对坐着喝点小酒聊聊天,几乎就是结为知己的意思。

在听说浩子以前的愿望就是开家烤串店以后,朱哥更加确定这是一个可以交心的兄弟。想当初,朱哥大学毕业走了这条路,很多同学都不看好,并且家里人知道以后,还打电话威胁他一定要把店关掉去做正经营生。

啥叫正经的营生?我开烤串店不偷不抢,靠自己的双手挣钱还不算正经营生吗?朱哥曾在一次醉酒后,对浩子掏出了心窝子。

浩子也是重点大学毕业。虽然不及朱哥这么勇猛能干,但他和朱哥的立场完全一致,从来不觉得名牌大学的学生就一定该去外企、世界500强才算不丢人,才算没浪费国家的教育资源。

就这样,浩子被朱哥内定成了会介绍给自己表妹的优秀男青年。

07

李晓雨是很喜欢吃烤串的。当然也就喜欢有志向开烤串店的男青年。至于她为什么没在朱哥的店里吃过多少烤串,你喜欢一个男生时会在他面前大快朵颐不顾形象啊?

所以,当从表哥嘴里知道这号人物时,李晓雨就暗中盯上了他。

其实,那天浩子看见她的时候,李晓雨已经不是第一次见他了。在某个周五的晚上,浩子跟朱哥对谈正欢,李晓雨就在他们旁边的一桌坐着,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浩子。只不过他当时已经喝了太多酒,根本不会注意到这个细节。

第二天,李晓雨上班时就告诉表哥

,浩子绝对比她交往过的任何一任男朋友都帅!其实李晓雨的外形条件很不错,只不过脑子不行,用她表哥的话来说,小时候发高烧没烧对天数,直接损害了“判断神经”,以致长成个傻姑娘,见谁都觉得好。

表哥对此颇感得意,转头跟李晓雨说,“那当然!哥看上的人能有错?”

于是,就怎么引起浩子注意并让浩子喜欢上李晓雨,兄妹两个展开了一系列计划。

08

接着就是朱哥家里突然有事,他临时回了老家的事。

再接着就是李晓雨接过表哥的烤串炉子,重操旧业。

看着李晓雨吭哧吭哧地打扫着新店,看着她忙里忙外跑来跑去的身影,浩子在那一瞬间被深深地触动了,人家一个姑娘都能为了烤串拼尽所有,我一个大老爷们为什么怕这个怕那个的……他责备着自己,那一刻,他真的从心底里看不起自己。

几天以后,浩子拿出上班几年所有的积蓄,把一张银行卡往店里的桌子上一扔,对李晓雨说:“你的店应该还需要投资吧?算我一份!”

李晓雨“扑哧”一声笑了,“你这是投资人来了还是投资店来了?”

浩子愣了一下,随后哈哈大笑,甩开膀子,“当然是投资店了,不过要是你觉得人更值得投资,那我就顺便连人一块拿下!”

“嘁,你一个刚上班的,里面能衬几个钱呀?”李晓雨不依,故意拿浩子取笑。

“也许现在不

多,可是这是我们发财的本钱。”浩子突然变得严肃起来,他向着李晓雨走进一步,差点将对方的头埋进自己怀里,“晓雨,那天你表哥的店突然没开了,我一下子就感到心里很慌,一开始我以为是因为以后再也见不到朱哥,吃不到那么好吃的烤串才这样,可后来当我看到那家店彻底改头换面,我才知道,我是害怕再也看不到你……”

“你个见色忘友的,亏我跟你促膝长谈那么多次,赶紧还我的烤串钱!”此时,一个熟悉的声音从门帘后面响起,引得浩子抻长了脖子往里瞧,这一看不要紧,那高大的个头、结实的胸膛……正是朱哥!

09

三个人一块坐下来,就着啤酒吃起烤串。夏天浓浓的烧烤味又回来了。

“朱哥,你家里没事了吗?”

“臭小子,你可别咒我!我家里能有什么事,最大的事就是给我这表妹找个负责任的男朋友!”朱哥哈哈笑着,还不忘把表妹的手交到浩子手里。

“傻瓜,我表哥前阵子不是跟你说过他要扩张经营吗?这个店就是他的新店!”李晓雨用手指头敲了一下浩子的头。浩子这才反应过来。

他赶忙仔仔细细上上下下地把这店打量一番,观察的结果是,四面墙壁粉刷一新,面积更宽敞,店址也更便利!

“好啊,朱哥,原来你跟晓雨一块串通起来,对我来了个‘瓮中捉鳖’呀!”知道真相的浩子,忍不

住哇哇大叫。

“谁是鳖,谁是鳖?”晓雨笑到肚子疼。三个人互相你指指我,我指指你,笑作一团。浩子没能想到的是,他果真在家乡以外的大城市,遇到了靠谱的人,还白白捡了这么一个漂亮又能干的女朋友。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