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爱情

分类:青春风铃 / 睡前故事

题记:红线从月老手中抛出,经过阳光的温暖,白云的悠扬,在一个转角,化身一道光躲进你的心里。

遇见爱情

>>1

梁晨没谈过恋爱,每天想着的都是些偶遇场景。那些画面一直是昏黄的,如同老旧的文艺电影般,他就是男主人公,冷峻或落寞地走在大街上,就会有心仪的女孩迎面走来,冲他会心一笑。他认为那就是理想中的爱情,只可惜,幻想终归是幻想,并不是恋爱这门课程里的成功案例。尽管他如今仍旧每日坚持着,但缘分并未光顾于他,或者说,他并没有察觉到。

他只能继续去等。

2月14日中午,梁晨在他无数次走过的路口,看到一个心动的背影。女孩系条深咖色围巾,手拎明黄色牛津包,上身穿驼色大衣,下摆盖住了法兰绒格子裙,裙摆里是亮粉色连裤袜,脚蹬漆皮马丁鞋。尽管阳光明媚,以她这身装束行走在积雪尚未消融的街头,也暖和不到哪儿去。

男人的劣根是:遇到心动的背影,就一定想去看看前面是否也符合心意。在还没见到正脸以前,梁晨的脑子里已经开始勾画约她共进情人节晚餐的宏伟蓝图。他以行人为掩护,不紧不慢地跟在她身后,心里盘算着先走到她身边,用眼睛余光观察,时机成熟再越过她,用一个不经意的回首看她正脸,哪怕失望也在所不惜。

他小心翼翼地挪动步子,距离在渐渐缩短,三米,两米,一米,终于可以并肩同行了。他用余光瞄了过去,又迅速收了回来。这次毫无结果,女孩的卷发和围巾挡住了他的视线。他不甘心,迈开步子超过她,选择好角度忽然回头,真相大白后,梁晨要崩溃了——光天化日的,带什么口罩?

女孩的口罩上的大嘴猴正咧着大嘴嘲笑他,仿佛在说,没得逞吧笨蛋。

笨蛋犹豫着,是要继续跟下去,还是干脆放弃?是美女的话,何必把脸遮住?刚才光顾着遗憾了,忘了看她的眼睛,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他很想知道她的窗户是否明亮。在他思考的几秒里,女孩儿超过了他,在路口右拐。谁说大脑是肢体的主导来着?梁晨很想反驳,在这关键时刻,大脑还没下达指令,他的双腿已经跟过去了。

他抄了条捷径,沿着街角右转,再次走到了女孩儿的前面,靠直觉保持五米间距。他从兜里摸出手机,放在耳边装作接电话,眼睛若无其事地张望,在女孩面前停了两秒。这次有了收获,至少看到了她那双爱笑的眼睛。至于为什么是爱笑的眼睛,而不是爱哭的眼睛,他也说不出所以然来。笑容需要三个部位互相印证:脸、嘴和眼睛,脸和嘴他都无缘见到,也许正是她那双弯弯的眼睛,给他留下了爱笑的印象。

想到笑,梁晨紧张了。一个人走路是没必要微笑的,难道她发现了自己被跟踪,明白他的心思,因此嘲笑?他不敢再回首确认,这个路线显然已经偏离了他原本要去的地方,不过,前面有家他常去的银行,心虚的他为了证明自己没有跟踪,就撇下口罩女孩,径直走到银行旁边的ATM厅,刷卡进去,加入取钱的队伍。

接下来发生的一幕,让他心惊肉跳——那个女孩竟然跟了进来,排在了他的身后。距离不到半米,他心情紧张、兴奋又绝望,怕稍有不慎,前期做的所有掩饰工作都白费了。他们排的是个自动存取款柜员机,队伍缩进缓慢。他想着只有取完钱回身,才能光明正大地看她一眼。心情平息后,他竟有点期盼那双爱笑的眼睛。可这个念头仿佛被女孩猜中了,她离身去了银行大厅。梁晨的目光跟在她身后,女孩拿号时,朝这边看了一眼,眼神在空中相遇,梁晨赶紧挪开了目光,假装专心致志地排队。

等了老半天,眼前的长队也不见少人。平时遇到这种情况,他早就不耐烦,直接去里面的VIP柜台找展威了。展威是梁晨的大学好友,毕业后在这家银行工作,先是进了人事部,现在已荣升为客户经理,去年利用职务之便,帮梁晨升级成为金卡。不过,此刻的梁晨因心中有期待,就算排队,也不觉得有多漫长。

>>2

梁晨的目光再次投射过去,心情忽然万分激动。女孩坐在椅子上,摘掉口罩,从包里翻出shuffle塞上耳机听音乐。梁晨的心瞬间松软了。

女孩除了爱笑的眼睛外,还有白皙的脖颈和好看的下巴。五官虽未美到让人惊叹的地步,但却有让人安宁的力量。不知为何,当想要了解的一切完全呈现,梁晨的心情反而平静下来。

梁晨拨通展威电话,说:“老子终于遇到了个心仪的女孩。”梁晨把追踪历程简要讲述,告诉他此刻女孩就在他上班的银行大厅里。展威在VIP厅的门口向外面探了一眼,目光又和梁晨对上,电话里传出来的声音是“不错不错”。有好朋友鼓励,梁晨心里又多了份信心。

此时正值银行高峰,大厅坐满了各种忙人。广播里说,为了节约等待时间,VIP柜台也同时向普通客户开放,里外两个营业厅同时办理业务。此刻梁晨的心全被女孩占领了,装不下任何事,也懒得管它普通还是VIP。人们习惯在等号时找点事情做,商务人士趁机打电话联系业务,年轻学生拿出PSP玩游戏,知识分子把报纸翻得哗哗响,大厅一片嘈杂。

女孩无疑是人群中最特别的存在,她一直塞着耳机闭着眼睛听音乐,听完一首,她就睁开眼看看屏幕号码,没轮到她,就继续闭上眼睛享受音乐时光。

梁晨被她身上某种恬淡的气质影响了,连共进晚餐的想法也消失了,只想心平气和地看着她。看着她就像看着一湾宁静的湖水,一片碧绿的田野,一朵柔软的白云,或一丝明媚的阳光。不想去打扰,不想去占有,不想以后还能不能遇到她,只是这样远远地看着就已经足够,时光流逝一秒,幸福就多了一秒。

有些心急的人等不着叫号就走了,喇叭空喊了几遍,再跳到下一个。过了一会儿,女孩睁开眼睛,抬头看屏幕时皱了皱眉。

她摘掉耳机,问旁边那位刺十字绣的阿姨:“2249号过了吗?”阿姨忙着手里活儿,头也不抬地说:“刚刚叫了半天,你没有听到吗?”女孩脸红了,说:“我光顾着听音乐了,没听见。”阿姨停下手,教育她:“姑娘,看你年纪也不小了,干什么事要专心,等号就等号,一心两用能行吗?”女孩想分辩几句,正好跳到阿姨的号,她把半成品十字绣装进手提袋,拍拍屁股走了。

女孩走到一个刚办完手续的窗口,询问为什么跳过了自己的号。玻璃里面是个四十多岁中年男人,操着一口京片子质问她:“叫号儿叫了好几遍儿,你人到哪儿去了?”声音通过喇叭传出来格外刺耳。女孩说:“我一直在这儿等着呢。”京片子问:“那你怎么没听着呢?”女孩解释了一遍。京片子说:“你塞着耳机没听到可不怪别人,我们也没法儿帮你弄,号儿过了就去重新排一遍。”女孩说:“我赶时间,能不能通融下,况且刚才屏幕上也没出现2249。”京片子说:“你没听广播吗?里外两种柜台同时办理,你那个号在VIP厅,去重新排号吧,谁让你那么不操心。”女孩咬咬嘴唇,委屈的泪水滚出眼眶。京片子说:“呦嘿,哭有用吗?你也别这儿磨叽了,净耽误事儿,下一位!”

这些人的冷漠让梁晨心中无比气愤,他把号码纸揉成一团,走到京片子柜台前,敲敲玻璃,对着话筒问:“你工号是多少?”京片子警觉地问:“你想干吗?”梁晨说:“不干吗,就是看不下你这种态度恶劣的营业员。”京片子捂住衣服上的胸牌嚷嚷:“你以为你谁啊,多管闲事儿,我这儿还要营业,没工夫跟你白扯。”梁晨冷笑:“我也不想耽误大家时间,但实在是忍不了你,一大男人说话跟太监似的,还欺负小女孩,你看她哭了,变态!”说完梁晨在服务态度评价器上连按了四个不满意,不由分说拉着女孩的手臂,走了出去。

>>3

女孩脚步踉跄地跟在他身后,一直到街边才停下来。她红着脸小声说:“放开我的手。”他看到自己还抓着她的手腕,赶紧松开,尴尬地笑。女孩表情复杂地说:“你——”

梁晨截住她的话:“你不用感激,我就是受不了那么大岁数了还娘娘腔。”

女孩语无伦次了:“不,我不是要谢你。不,我是。我本来挺感激的,哎呀,一被你打断,我都不知道我要说什么了。”

梁晨挠挠头看着她的嘴唇:“没关系,我不着急,你慢慢说。”

女孩叹了口气:“好吧,先谢谢你,可是,你没必要骂他啊,虽然帮我出了气,但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还没有办完,现在去重新排号肯定来不及了。”

梁晨没想到自己好心好意却帮了个倒忙,问:“你是要取钱还是?”

“姐姐今天有事,托我来帮她打一笔货款,中午十二点务必到账,这可怎么办?”

梁晨看了下表,还有不足二十分钟,问她:“要不,去自动存款机?”

女孩焦急地说:“钱有点多,肯定来不及了。”

梁晨追问:“多少?两台机器一起存,可能还来得及。”

女孩拍拍牛津包:“挺多的,都在这里。”

梁晨想她确实很单纯,笑着问:“你带这么多现金,还敢让我这个陌生人知道,你不怕我把你包抢走吗?”

女孩莞尔一笑:“看你就不像好人,不过,光天化日之下,谅你也不敢。”

梁晨看着她认真地说:“那可不一定,不过,坏人也有做好事的时候。”

梁晨打电话给展威,把事情简要说了说。展威让他们直接到VIP厅,他安排一个柜台办理。挂上电话,梁晨松了口气,在中国,无论是什么行业,有熟人就是好办事。

两人进了VIP小厅,填完单据,几捆钞票在机器里过了两遍,钱就顺利地存上了。展威冲梁晨挤了挤眼,那意思大概是,好嘛,你小子英雄救美,让老子帮你兜着。

梁晨怕被女孩发现有蹊跷,跟展威挤挤眼,拉着她起身离开。路过大厅,女孩还冲着京片子努了努嘴表达不满。京片子正跟客户尖声尖气说话,没看到她。出了银行,两人再次四目相对,梁晨想,作为男士,是不是应该主动留个电话或发出邀请?是的。他心里回答着,就是不知道怎么开口,老师也没教过。女孩没想那么多,直接问:“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雷锋?”

“啊?”梁晨笑了,“跟雷锋可不能比,他做了好事不留名,我得留。你好,我叫梁晨。”

女孩眼睛弯弯地笑了,伸出手:“你好,我叫林素莟。今天幸亏有你帮忙,否则我真不知道怎么跟姐姐交代了。”

梁晨握了握她柔若无骨的小手,心猿意马地说:“这样吧,已经十二点半了,我有点饿。请你吃顿午餐,然后各忙各的,怎么样?”

女孩看了看手表,犹豫着说:“实在抱歉,我这会儿还要去上班,要不你留给我个电话。”

梁晨心想今天周末,她还说要去上班,明显是对他没兴趣。他的心仿佛从热带跳到了南极,怎一个哇凉了得。他沮丧地说:“既然你有事,我就不打扰了,电话就不用留了,有缘的话会再见面。”

林素莟看他满眼失望地离开,心有不忍,小声问:“要不,你到我上班的地方吃午餐吧?”

“你上班的地方?”梁晨略有迟疑地问,“方便吗?”

“我在‘靛蓝’上班,店是姐姐开的,离这儿不远。”

“靛蓝”是学校附近一家提供中西餐的咖啡馆,他是那里的常客,闲暇时窝在那儿吃饭聊天看球赛。考研前需要熬夜奋战,学校自习室关门太早,他就挪到了“靛蓝”,每天两杯拿铁撑到打烊,再钻窗户回宿舍睡觉。梁晨见过那个热情的美女老板,可他怎么也想不到,她还有这么位漂亮妹妹。

梁晨问她什么时候开始在咖啡馆上班的,他怎么没见过。林素莟解释她不算正式员工,没课时才过去帮忙,基本都在后面煮咖啡,见不到也很正常。今年她念大三,课非常多,周末过来看店。

去“靛蓝”的路上,梁晨说起了他考研前那段难熬的日子,窝在咖啡馆复习,每天早上起床第一件事就是掰着指头算算距离全国统考还有多少天。不过,虽然当时很辛苦,现在回想起来像是上辈子的事,温暖而久远。

林素莟听得入神,忽然双眼放光地问:“你是不是每次都点两大杯拿铁?”

梁晨笑道:“你怎么知道?”

“哈哈。”林素莟笑容灿烂,“两年前我读大一,军训完学校课不多,姐姐就教我煮咖啡,一直到寒假从早到晚都待在后厨。我记得那时候每天都有人点两大杯拿铁,还要加双份的糖和奶。”

“你是说?”梁晨停住脚步望着她。

“拿铁是我煮的!”

<<4

咖啡馆位于临街二楼。

姐姐还没回来,林素莟为梁晨选了个靠窗的位置,让他喜欢吃什么随便点,自己去换工作服。梁晨要了常吃的黑椒牛排套餐、奶油蘑菇汤、大杯拿铁。合上菜单,他想所谓的缘分,说的是不是人与人相识的概率?展威告诉他统计数据:人一生平均会遇到2920万人。梁晨想,整个北京才不过三千万人,这个数字说明了一个问题:人与人的相遇充满了各种偶然。偶然又是巧合的制造者,有了太多的巧合,生活才会显得万分狗血。

梁晨一边等餐,一边分析他和林素莟的相遇到底是巧合,还是缘分?没来得及想出个结果,林素莟就把罩着盖子的牛排送到了他面前。梁晨瞪大了眼睛——那身司空见惯的员工服,穿在她身上别有风情:折帽,袖套,再加上乳白色围裙,透着说不出的俏丽。

梁晨抻开餐布,林素莟掀开了盖子,铁板上的牛排吱吱冒着热气,鲜嫩的肉汁四溅。林素莟像合格服务生那样鞠躬,说:“先生,您的七成熟牛排,请慢慢享用。”

梁晨看美女耍宝,觉得她可爱非凡,笑着问,“我看你口水都快流出来了,饿了吧?要不坐下一起享用?”

林素莟笑道:“先生,工作时间,我们是不可以跟客人一起用餐的。”

梁晨知道她是故意这样说,就把餐布铺在腿上,和她继续往下贫:“这牛排好香啊,如果客人强烈要求跟你一起用餐呢?”

林素莟咬着嘴唇想了想,说:“您可以等到晚上十一点下班来接我。”

梁晨拿起刀叉,“那下了班可就没有美味的牛排啦。”

林素莟得意地笑,“牛排我亲手煎的,想吃什么时候都有哦。”

梁晨切一小块放在嘴里,心想怪不得有人说男人是视觉动物,一听是出自美女之手,牛肉的味道都比平时鲜美。

林素莟忽然惊道:“啊,我差点忘了,汤还在锅里煮着呢。说完噔噔跑后厨去了。”

两分钟后,林素莟把汤碗轻轻放在桌子上,像做错事情的小孩似的睁着无辜的大眼睛,“先生,您尝尝,汤是不是煮糊了?”

梁晨尝了一勺,“挺好的啊。”

林素莟舒口气,以前就怕做汤,火候不好掌握,刚才担心煮过头了,打算再去重做呢。

梁晨笑道:“奶油蘑菇汤居然让你这个天才厨娘煮出了咖啡的味道,我很想知道,一会儿上来的咖啡会是什么味道?”

林素莟拿过勺子尝了尝,“明明就是糊了嘛。”

餐上齐后,林素莟便去帮服务员收拾空桌上的碗碟。梁晨吃着美味的牛排,看她像个辛勤的小蜜蜂般飞来飞去,忽然有种想把她娶回家做老婆的冲动。爱情真的是种很奇怪的东西,你曾苦苦期盼与它相遇,它绕着你走。当你心灰意冷,不抱希望,打算浑浑噩噩度日,它又忽然坠落在你面前。

两个小时前,梁晨还不知道世界上会有林素莟这么个符合他心意的女孩存在。尽管他喝过她煮的咖啡,尽管她生活在他的周围。两个小时后,他们相遇,相识,相处惬意。爱情来得太突然,像夏日午后一场劈头盖脸的暴雨,让他措手不及(liunianbanxia.com)。

情人节这天餐厅生意兴旺。两个服务生忙不过来,纵然加上林素莟,三人也手忙脚乱。用完餐,梁晨便动手帮忙。林素莟起初过意不去推辞了几句,梁晨怕她太累执意帮她,说你可以忙完了教我煮咖啡作为补偿。林素莟终于不再推辞,望向他的眼神都变得温柔起来。忙到四点钟姐姐回来,俩人正在专心致志地煮咖啡。她看着他俩,仿佛明白了点什么,惊讶又欣慰。林素莟把存款的单据交给姐姐,和她耳语几句,姐姐往她兜里塞了个什么东西,林素莟忽然回过头看梁晨一眼,脸蛋红扑扑的。

姐姐过去跟梁晨打了个招呼,说了几句感谢的话,让俩人找个位置坐下休息。

梁晨坐下来后,好奇地追问:“刚你姐跟你说了什么?你看我一眼。”

林素莟脸又红了,“姐姐说你看起来不像好人,让我和你保持距离。”

梁晨笑道:“别骗我了,你根本不会撒谎,脸都红了,好孩子要诚实。”

林素莟轻咬下唇,“我就不告诉你,你自己猜吧。说完递给他两张票。”

梁晨接过来看着票,“这还用猜吗?你姐姐看你忙了一天很辛苦,想犒劳你,让你去看话剧。喔,她出手可真大方,六百八十块的情侣套票,她是想让你和男友一起去看情人节专场吧?”

林素莟的脸更红了,“问题是,我还没有男朋友呢。”

梁晨又惊又喜,反问:“像你这样温柔诚实又可爱的姑娘,大三了还没有男朋友?真是暴殄天物。”

林素莟叹了口气,低声说:“我倒是想找来着,姐姐不让。她说男生没几个好东西,大一大二时,追我的男生都被她卡下了,到大三忽然就没人追了。大四的学长早被学姐霸占,学弟又都被学妹们看着呢,所以我就一直单身,现在姐姐倒是比我还着急了。我都没想到她今天会拿两张话剧票给我。”

梁晨思前想后,顿时有点口吃:“难道,是,是便宜我了?噢,我意思是说‘票’便宜我了,而不是说‘你’。”

林素莟笑着点点头,端起杯子喝了口奶茶,掩饰自己的羞怯。

梁晨明白她脸红的原因是票上的“情侣”二字,便替她解围:“听说《恋爱的犀牛》是‘永远的爱情圣经’,你姐是怕你找不到男朋友,让你去学习学习。”

林素莟差点笑喷,说:“你怎么什么都懂?事实上,我姐姐的原话是,看那个傻小子就没谈过女朋友,给他个机会陪你一起学习学习,免得他被哪个坏女孩儿给骗了。”

>>5

蜂巢剧场门口。

来看话剧的都是年轻人,确切地说,都是成双成对的情侣。很明显,这场演出,这个节日,甚至所有在国内引起年轻人追捧的西方节日,都是为情侣们准备的。梁晨和林素莟站在他们中间,看上去像是众多情侣中的一对,恐怕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结伴来看话剧是多么机缘巧合——有点滥竽充数的感觉。不过,梁晨不是充数的,他很喜欢她,已经把这次单独相处当成了约会,努力在她面前呈现出一个更加美好的自己,内心希望在今天散场之后,告别之前她能喜欢上他。至于林素莟对他是什么感觉,他丝毫不知,当他望向她的时候,她总是报以浅浅的微笑。这笑容在他看来,既亲切,又疏远。他无从了解林素莟那微笑之后的羞涩是否就代表着喜欢。他只敢肯定:至少她不讨厌他。

有个小男孩顺着人群兜售鲜花。他心里有点矛盾,想送林素莟一束玫瑰,只不过还没想好用怎样的方式表白,贸然送她一束代表爱情的鲜花,对方若是拒绝的话,定会使双方陷入尴尬。梁晨心里祈祷小男孩的鲜花,在走到他之前赶紧卖光。

他的祈祷显然没有起任何作用,小男孩终于抱着一大束玫瑰走了过来,用乞求的语气对梁晨说:“哥哥,哥哥,给女朋友买束花吧?”

梁晨推却道:“我……送,不大好吧?她不是我的女朋友啊,现在还不是呢。”

男孩儿不依不饶地继续缠着他说:“你们看起来就像是情侣一样呀,这位漂亮姐姐站在你身边,身高、气质啊都很般配,为什么不是你女朋友呢?”

梁晨心想这小孩儿太会说话了,嘴上跟他瞎扯:“因为,我们才刚刚认识啊,哥哥还没有来得及表白呢。”

林素莟的脸又红了,小男孩儿故意凑过去瞧着她,对梁晨说:“看姐姐脸红了,说明姐姐心里也喜欢哥哥,就等着哥哥去表白呢,买束玫瑰吧!”

梁晨不由得看向林素莟,她避开了他的眼神,俯身捏着小男孩的脸说:“小朋友,你可不许乱说哦。”

小男孩儿向梁晨挤挤眼,说:“姐姐这么好看,你要是不抓紧时间的话,可要被别人抢走了噢?买十一朵吧,代表一心一意。”

梁晨被他说动了,伸手掏钱包。这时人群忽然一阵骚动——开始检票了。林素莟拽拽梁晨示意离开,临走前抚摸下小男孩儿头发,“小朋友,我们要进去了,下次见面一定买你的花。”

小男孩儿扁扁嘴,看着梁晨满脸失望。

《恋爱的犀牛》剧情紧凑煽情,梁晨看得过于痴迷,整场演出下来都忘记了表白这码事,等出了剧院心情平复下来才猛然发觉自己错过了什么,这个什么类似于表白或者比表白再含蓄一些的暧昧话语,哪怕是不经意间地碰一下女孩的手。他在心里狠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又扭头看了一眼也刚刚出戏的林素莟,想着还好还有机会。

老天有时候也不是尽做坏事,在那一刻似乎发了善心般,突然把隆隆的音乐声传到梁晨和林素莟的耳朵里,是首梁晨耳熟能详的歌,对,王若琳的,他跟着音乐哼了几句:Say we together baby,you and me…哼完他冥思苦想,还是没能记起歌名。他看着林素莟自语:“我还挺喜欢这首的,一时想不起来名字了。”

林素莟仔细辨认了一会儿,说:“I love you.”

这句话让梁晨头皮发麻,他鼓足勇气看着她说:“Me too.”

林素莟眼睛里闪烁起某种亮光。此时他才确定,她是喜欢他的,至少在这一刻,她期待着。他伸手抚摸她的脸颊,想吻她的唇。她瞪大眼睛,看着他向自己靠近,身体一阵轻微的战栗,她心怀期待地闭上了眼睛。梁晨的嘴唇印在她的唇上轻轻一吻,退回来望着她。林素莟睁开了眼,红着脸颊。羞涩总会让她显得更加美丽。

身后一个声音忽然响起:“情人节快乐!”

两人回过头,那个小男孩儿捧着玫瑰站在他们身后,得意地笑着说:“漂亮姐姐,我们又见面了,哥哥这次要买花的哦,我给你们留了一束玫瑰。”

梁晨数了数,还是那代表一心一意的十一支。他看着鲜花,笑了,就如同2月14夜里那将要合并的指针,只饶了一圈就相逢了。

回到宿舍,梁晨心情依然不能平静,他失眠了。

他拿起手机拨给给展威,把下午到晚上的经历,从头到尾讲一遍。展威这次没有哈哈大笑,很意外,他语气严肃地对他说:“这么好的女孩,你可不要辜负她。”

挂掉电话,梁晨躺在床上,幸福的笑容爬满他的脸颊,他使劲拧了下手背,才敢确定这不是梦。

>>6

墙上的时钟指向零点,咖啡馆里客人仅剩不多几个。

展威关掉手机,对正在查账的美女老板挥了挥手。她看到那个象征胜利的手势,随即放下手中的活儿,走过来坐在展威对面。

她点了一支烟,忧心忡忡地问:“我有点后悔了,他们这也发展的太快了吧?”

展威喝了口威士忌,微笑着安慰她:“不得不说,林素妍,你是个好姐姐。你了解你的妹妹,知道她喜欢什么样的男生。我了解我这个哥们儿,他虽有点儿一根筋,但确实是个难得的好男人,更重要的是,林素莟也是他喜欢的类型。这难道不是天作之合,我们只不过是替天行道而已。”

林素妍点点头,又摇摇头,叹着气说:“我们这样做到底对吗?两个人的感情,可不是玩笑啊。”

展威拍拍她的手,我们这当然不是开玩笑,我们努力了那么多次,创造了那么多次机会,制造了无数次巧合,这一次终于成功了,你见过这么努力的玩笑吗?这应该叫做皇天不负有心人。”

林素妍瞪了他一眼,推开手说:“还是收回你的比喻吧,越说越离谱。”

展威突然认真地说:“其实这个世界上哪有那么多的缘分?只不过都是处心积虑的心有城府罢了,就如同我当年在校门口制造的那么多次的偶遇,也只不过是为了遇见你,或者说,遇见爱情。”(出自最小说)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上一篇 : 当往事渐行渐远
下一篇 : 认识一个人要多久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随机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故事大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