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二情书

发布时间:2019年10月15日 / 分类:青春风铃 / 睡前故事

  不二情书

文/大西瓜皮(文章出自飞言情20198A))

【简介】

温自言追了容薄五年,写过无数情书告白,奈何对方像块铁板,不论怎样都不为所动。可等到她终于打算放弃的时候,这个人却又追了上来。

第一封情书

温自言的个人专辑才发行一周就上了榜首,各大广告代言和采访录播的通告纷至沓来。她的经纪人帮她推掉了很多,只剩下今天的一款香水代言。

刚好是慵懒调的香水,很适合她。

温自言穿着一条钩花刺绣的复古红裙,从肩膀到锁骨都露了出来,肤白美艳。温自言平日里就慵懒随性惯了,很轻松就能驾驭这样的红裙。

拍摄场地是在一个著名的奢华庄园内,后院种着一片蔷薇。中场休息的时候,她一个人去了后院。她之前追容薄的时候,就经常来这里。这里的蔷薇,最早的时候还是她种的。

但她没想到会在原路返回的时候遇见容薄,温自言猛地僵住了。

她一边心跳得飞快,一边又心虚得冒冷汗。

容薄手里夹着一支烟,立在过道的拐角处,整个人透着一股消沉冷淡的气息。温自言停住了脚步,他也抬眸看了过来,声音淡淡的,道:“阿言,过来。”

温自言没有动,准确来说,她不敢过去。

虽然她没皮没脸地追了容薄五年,但偶尔的时候,她还是很怕他的,尤其是在她做出了那样的事后……她怕对方一生气,会把她扔进湖里。

“容薄,”温自言觉得自己的耳根处烫得厉害,“那天我不是故意的,我喝醉了才……”

那是个意外。

真的,在那天之前,她从来不觉得自己会做出那样的事。招惹谁都好啊,怎么能去招惹容薄?

容薄熄了烟,微微皱着眉看她。

温自言不敢再造次,慢吞吞地上前,做好了被骂、被扔进湖里的准备。但她没想到,她刚一靠近,容薄就掐住了她的腰肢,低头吻了下来。

是谁的心跳声飞快,犹如那个醉酒的晚上?

第二封情书

温自言喜欢了容薄五年,准确点儿说是单方面地明恋了他五年。

他们出自同一师门,都是学音乐的,温自言听过他弹吉他,迷人又消沉,每一个音节都扣动她的心弦。

而之后的一次意外,更是让她彻彻底底地动了心,沦陷了进去。

彼时温自言还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小丫头,见到有人在欺负别的女生,一时看不惯,撸起袖子就冲进了人堆里帮忙,最后被赶来的容薄拎着衣领揪了出来。

她脸上都有伤,但就是不承认自己的行为有错,鼓着脸憋了半天的气,最后突然说出一句:“我这么喜欢你,你还要凶我!”

她不是第一次告白,容薄却是头一回被气笑,眉目微挑,反问:“为什么不能?”

温自言更生气了,打算回去就把自己写的第五十八封情书扔进垃圾桶里。当她气鼓鼓地转身后,却被人揽住了腰,紧接着就感觉到自己的发顶落下了一个很轻的吻。

这是他们之间的第一个吻。

“我错了。”他揉了揉她的发顶,音色舒缓,“阿言疼不疼?以后不许再打架了。”

温自言的心跳快了一瞬。

即使她知道容薄只是在以一个师兄的身份照顾她,她也还是很不争气地动了心。

容薄生性冷淡,但因为这个吻,温自言忽然就想要看到他为自己意乱情迷的模样……然后又一年,她意识到自己想多了——容薄这个大直男她根本撩不动,何止撩不动,她感觉自己喜欢上的是一块铁板。

真的铁板好歹能用来烤鱿鱼,而他只能用来生闷气。

为了他,她追到庄园去种蔷薇,特地跑到西班牙去买香柏木做的吉他送给他,还一共写了一百封的情书给他啊!可他连看都懒得看!

但相当有毅力的温自言并没有打算要放弃。后来她和当初大学摇滚乐队里的搭档一起组合出道,从写歌、唱歌、开演唱会到爆红,她都还是喜欢他。

直到那天,她们同一个师门的师兄妹在庄园聚会吃饭,温自言迟到了。等她录制完MV匆匆赶过来时,刚好碰到了坐在台阶边上的容薄和宁绿。

宁绿是他们老师的小女儿,和他们年龄相仿,此刻正半依在容薄的怀里,面带羞涩。而容薄正垂着眼睛看她,光影下眉目清矜而深沉。

温自言拜师比较晚,她进师门的时候,宁绿和容薄因为天资聪颖,被很多人称为“乐府双璧”。现在,在温柔的日光里,温自言看着他们,心里忽然“咯噔”了一下,觉得自己好像找到了容薄不喜欢她的理由。

容薄他大概是心里早就有了喜欢的人吧?不然为什么一直拒绝她?

人影摇晃,容薄抬头看见了温自言,他眸光深沉,不动声色地避开了宁绿的依靠,起身朝温自言走了过来,只是还没等他开口,温自言就飞快地说了一句:“我先进去了,你们慢慢聊。”

这倒是温自言头一次想躲着他,在她喜欢了他五年之后。

容薄深深地皱起了眉,眼中锋芒冷厉。

第三封情书

几天后,温自言有个网络直播,原本是整个摇滚乐队的成员在一起聊聊天,后来不知道怎么就变成温自言的个人直播了。

有个粉丝打赏了很多礼物,在屏幕上打出一句:“言言有没有喜欢的人啊?是个什么样的人?”

温自言对待粉丝一向很坦诚,用手支着脸想了想,回答道:“有喜欢的人。他哪里都好,就是从来没有喜欢过我。”

弹幕瞬间刷满了屏幕,粉丝各种不相信,抱不平,觉得那人没眼光。

温自言看了几条弹幕,笑了笑:“这没什么啊,反正我也要不喜欢他了。”嗯,五年了,得找另一棵树了。

但她不知道,在另一边,容薄正在看她的直播,听到了她说的这一段话。

她还不知道的是,后来他在拳击场里,赤手空拳地把三个人生生打趴出局——所有情绪的剧烈波动,都是因为她轻描淡写的一句话。但等到后来他们在酒吧里又一次见面的时候,容薄却什么都没有表现出来。

彼时,温自言正抱着吉他在台上驻唱,烫染过的茶色长发散在肩侧,唱着慵慵懒懒的调子,整个人妩媚又美艳。

曾经有人发起过一个投票——哪个女明星长相最美艳?温自言作为一个摇滚歌手,竟然入围了前三名。

容薄和酒吧老板在底下坐着,老板刚好也是他们的师兄,他语气玩味地问道:“五年了,你还没有答应她的告白,甚至有时候还保持距离,为什么?你是喜欢阿言的吧?”

容薄眸色暗沉,并没有接话。

而另一边,温自言唱够了,下场喝起了酒。容薄在场,她却没有像以往那样凑上去黏着他,因为宁绿也在。

她不清楚容薄到底喜不喜欢宁绿,但见到他们,温自言就会想起自己喜欢容薄的这五年。都五年了,再怎么喜欢,也该放手了。

温自言一边开导自己,一边郁闷地喝了很多酒,喝到最后醉醺醺的,眼尾红绯了一片。

最后是容薄把她带了回去。

温自言醉得晕晕乎乎,但有人揽住她的腰,把她横抱在怀里的时候,她还是很警觉地挣扎了起来。

“别碰我!”可是当她抬眸看见是容薄的时候,就安静了下来,伸手搂过他的脖颈,用脸蹭了蹭,很乖,染了酒香的声音也娇软得不可思议,“容薄?你来接我回家的吗?”

容薄的心跳险些失控,在昏暗的酒吧灯光下,在她迷迷糊糊,不甚清醒的时候,他吻了一下怀中的人,弯唇笑道:“是啊,你跟不跟我走?”

毫不意外的,温自言在他怀里一直点头,长发落在他脖颈处,挠来挠去。

他的住处离这儿很远,考虑到安全,他直接将温自言带回了她的公寓。把她安顿好后,容薄就打算离开。不知道是不是她喝的酒后劲很足,现在她醉得更厉害了,做事也更大胆。

在他起身要离开的时候,半靠着坐在床头的温自言突然勾住了他的手,拉着他俯下身,仰头轻轻地咬了一下他的耳朵,然后亲亲他的下巴,再亲亲他的脸颊。

容薄简直要被她逼疯了,要知道,他已经忍了五年了。

第四封情书

亲吻灼热,呼吸纠缠,肌肤的温度明明是微凉的,在触碰时却滚烫不已。

他伸出手揽过她柔软的腰肢,接吻的时候,已然忘记了分寸。她像是喝醉了,又像是清醒着,睁着一双水汪汪的眸子看他,低低软软地叫他的名字,仿佛是嫌火烧得不够大……

这就是那场酒后发生的意外,温自言宿醉头疼,身体也疼,睡到第二天下午才醒。她起身的时候,看到被整理得干干净净的屋子,还是愣了一下。

容薄不在,身边的床单也是冷的。

大脑短路了几分钟后,温自言慌了。

她为什么这么把控不住自己啊!容薄五年都没答应自己的告白,现在她居然……

温自言有点儿担心,下次再见面时她和容薄会不会就是仇人了?

她突然想起他们跟着老师开演奏会的那次,有个粉丝偷偷摸摸地跟着容薄回了酒店,然后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出现在他的卧室里,又被他毫不留情地丢了出去,差一点儿就报警了。

温自言抱着被子,心情悲凉又复杂。发生这种事,第二天容薄还一大早就离开了,一点儿都不想看见她……他是不是开始厌恶她了?他容忍了她五年,最后在她要放弃的这一刻爆发出来。

她好想哭啊。

更让她想哭的是那件事发生后,容薄像是不见了踪影,一连消失了三个月,连老师都联系不到他。直到她来庄园拍香水广告的这天,容薄才猝不及防地再次出现,还将她摁在了怀里深吻。

温自言有些始料不及,只听到自己的心跳声“怦怦怦”地响个不停,整张脸都红了起来。

“你……你不应该把我丢进湖里才对吗?”

容薄搂着她的腰,她的长裙后背是裸露的,指尖碰上去,烫得吓人。他说:“我是来负责的。”

温自言顿时慌了起来,手无足措地拒绝他:“负什么责啊?不用了,不用了,我没事的……”

温自言感觉脑子有点儿不清醒。经历了那个灼热亲密的吻后,她本就很紧张,现在思绪更是乱糟糟的,说话都开始不加思考了。

“也好。”容薄垂着漂亮的眼睛看她,淡淡地说道,“你对我负责也行。”

大概是嫌不够,或者就是想逗她,他撩开她的长发,又低头吻了吻她。

温自言红着脸,目光躲躲闪闪,不敢看他,心跳声乱了节奏,手指悄悄地勾住了他衬衫的一角。

她不知道容薄喜不喜欢她,但感觉这样的他比以前毫无回应的铁板好些。

第五封情书

温自言开始和容薄交往,他没提那三个月他去了哪里,温自言也没问。

拍完那个香水广告后不久,她就搬去和容薄住了。她和容薄认识五年,从来不知道他在天琴玫瑰园还有一套房子,就在别墅区的最里面。

据说这里住的人非富即贵,所以这里的安全性和隐私性都很好。

她问容薄什么时候买的这套房子,彼时他正在整理她的音乐室,闻言答道:“刚买。”顿了顿,他补充道,“虽然这里的安保很好,但是如果哪天真的遇到了什么危险,要记得给我打电话。”

温自言没明白这句话的意思,疑惑地“嗯?”了一声。

容薄放下她的吉他,朝她走过来,揉了揉她的发顶,柔声道:“只要你找我,不管在哪里,我都会很快出现。”温自言抱着抱枕仰头看他,模样乖巧,他情不自禁地低头吻了一下她的眼尾,嘱咐道:“要注意安全,知不知道?”

先前,温自言以为他是冷淡的,现在和他在一起,才发现他体贴又细心……她觉得自己终于实现了当初的愿望——看他为自己意乱情迷,为自己乱了分寸。

然而她不知道,容薄选择和她住在一起,更多的是为了保护她的安全。在这里,除了别墅区自带的安保系统以外,周围到处都有暗暗保护她的人。

她是专业歌手,偶尔也会遇到偏激的粉丝,自从搬进天琴玫瑰园后,偏激的粉丝倒是再没遇见了。

年初的时候,经纪人给她和她的摇滚乐队接了一部客串的偶像剧,现在也到了宣传期,其中有一站就在她的母校。

这部戏的女主角是宁绿,她当初学的也是音乐,但是没有继续深造,后来进了娱乐圈。她长得好看,演技也不错,流量很快就升了上去。

到粉丝提问的环节,底下有学生突然向温自言提问:“言言,我喜欢你很久了。我就想问,你那时候在直播里说有喜欢的人,现在还喜欢吗?”

作为公众人物,经常会遇到这样的提问,温自言习惯了,她坦诚地点了点头。

又有人问:“那他不喜欢你,不如考虑考虑秦小公子?他长得超帅的。”

秦小公子是乐坛新起的流量歌手,确实很帅。温自言笑了一下,道:“不用了。我和喜欢的人已经在一起了。”

不止台下的人愣住,连站在C位的宁绿的脸色也白了下来,她不可置信地看向温自言。宣传结束后,宁绿本来想拉住温自言问她说的是不是真的,可她还没有行动,便僵在了原地。

因为她看见了容薄,他的眼里除了温自言,没有任何人。他径直走到温自言的身边,拉住她的手就从安全通道离开了。

其实很早的时候,宁绿就注意到了,只要有温自言在场,容薄的眼里就没有别人。

可她不甘心!自己明明更早认识容薄,也更喜欢他,只不过拉不下面子,去追求一个人五年而已!

另一边,容薄和温自言离开宣传会场后逛起了校园。这也是容薄的母校,只不过读大学的时候他们并不在同一个学院。

此时已经到了晚上,夜色昏暗,温自言也不用担心自己会不会被别人认出来,只戴了个黑色的口罩。路过体育场的时候,里面还有人在打篮球,她拉着容薄,说:“当年,你打篮球的时候,我给你喊加油,你还记不记得?那时候你看都不看我一眼。”

容薄没有接话。

他想起大学期间,因为家族纷争,他处处受制,身边的危险因素太多,为了保护她,他能做的就是冷淡地对待她,不让她成为众矢之的。

尽心呵护,小心珍藏。

现在的温自言只知道她喜欢了容薄五年,却不知道他也喜欢了她五年。

两个人走到体育场外,温自言还在说:“我那时候甚至还在想,是不是我长得不好看,还是你有了喜欢的女生。刚好那时候你和宁绿走得挺近的,我还以为你……”

她话还没说完,听不下去的容薄摘下她的口罩,弯腰用唇封住了她剩下的话。

她的后背靠在体育场的防护网上,身前是容薄灼热的胸膛,手指不自觉地卷上他衣领的时候,容薄低低地说了一句:“别抓衣领,搂着我。”

他的声音微微沙哑,温自言的脸彻底红了。

有路过的女生看到这一幕,愣了一下,然后快步跑开了。而不远处,追出来的宁绿看到容薄与温自言亲吻的时候,脸色瞬间变得难看,垂在身侧的手攥了起来。

第六封情书

因为温自言的坦白,没两天同门的兄弟姐妹们几乎都知道温自言和容薄在一起的事了。这里面,不替他们感到开心的,只有宁绿和她的闺蜜。

温自言最近有很多通告要赶,空闲的时间很少,好不容易闲下来的时候刚好就遇上了老师的六十大寿。容薄这几个月也很忙。温自言是直接从公司过来的,才到就遇见了宁绿。

老师老来得女,对宁绿宠爱有加,宁绿穿着露肩星海长裙,整个人有着一种温婉清丽的美。

她什么都没说,也没理会温自言的问候,只是意味不明地笑了一下就转身离开了。倒是她身边的好朋友阴阳怪气地说了一句:“真是沾了我们宁绿的光。”

温自言只感觉莫名其妙,站在原地想了想,跟了上去,然后在拐角处听到了宁绿的好朋友的声音:“我一直觉得容薄是喜欢你的啊,怎么和温自言在一起了?明明上回还和你合奏了小提琴。”

“别说这个了。”宁绿打断了她的话。

“我听说容薄的家族在美国那边权势很大,不过最近家族纷争,挺乱的。容薄是拿温自言当挡箭牌吧?”她的好朋友继续道。

温自言听见宁绿轻轻笑了一下,嗓音温柔地说了一句:“不管容薄做什么,我都要支持他,毕竟是为了我好。”

她没有再听下去,也没有全信宁绿的话。准确来说,这五年来她一直都不太清楚容薄的家庭背景,但她刚刚搬进天琴玫瑰园的时候,容薄的的确确叮嘱过她注意安全。

前些天她去参加一个活动时遇到一个黑粉,被缠住的时候很快就有两个人出来替她解围。而更早之前,某场酒会上有赞助商以聊天为由,对她有所企图,也是突然有人出现帮她摆脱了赞助商。

后来她才知道,原来这些人都是容薄派来保护她的。

为什么这么做?肯定是他知道她会有危险。那时候温自言就问过容薄,但他并没有正面回答,只是说:“我会保护你的,别害怕。”

哪里是害不害怕的问题?她分明是有些难过,难过容薄有事瞒着她。

生日宴到了后半场,容薄才姗姗来迟,一来就成了全场瞩目的焦点。宁绿第一个迎了上去,笑吟吟地看着他,眼里装着明显的爱慕,显然不在意温自言和容薄已经在一起的事实。

所幸容薄只是客气地点了一下头,然后绕开她朝温自言走来,很绅士地扶住她的腰,问了一句:“喝了很多酒?”

温自言立马摇头。

她哪儿敢啊?自从上次喝酒出意外后,她就再也不敢贪杯了,都是浅尝辄止。

容薄摸了摸她的头,上前和老师聊了几句,说了些祝贺的话后,回到温自言身边,告诉她准备回去。

“这么快就离开吗?你才刚到。”温自言提醒道。

容薄漫不经心地说道:“老师不会介意的。”停顿了片刻,在拉开车门让温自言坐上去的时候,他又补充了一句,“更何况我们好不容易才聚在一起,我只想和你独处。”

温自言一个恍惚,心跳加快,胸口却泛出了酸意。

一路上她反反复复地想着宁绿看容薄的眼神,又想起她和她的好朋友的那段对话,似真似假,但她还是在意了。

到天琴玫瑰园后,温自言在门口拉住了容薄,她问:“容薄,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你是把我当作挡箭牌吗?”

她问得小心翼翼,声音很轻,容薄却不难听出她很难过。

他皱着眉,回身看她,反问道:“为什么这么问?”

温自言欲言又止。

总不能说她没自信,就是这么想的吧?

她低下了头逃避容薄的目光,可下一秒他的长指就抬起了她的下巴,四目相对,他的目光极深。

“按理来说,我这么爱你,你不应该胡思乱想的。”他的嗓音在夜风里又低又柔,让她想起了那年初遇时他弹的吉他曲,“但是之前我确实没有跟你正式地告白过,是我错了。”

她写的情书,他其实都一字一句地看过,反反复复,把所有可说的和不可说的情爱都藏在了心里。

那段时间,周围虎视眈眈盯着他的人太多,太多的危险环绕在他身边。在他连自己的安全都不能保证的时候,是决不会让她也跟着陷入危险的。

如果不是那天她醉酒后的大胆举动,他本还是要离她远点儿的。可是再远一点儿,她就要不喜欢自己了。

此时此刻,他珍而重之地对温自言说:“我爱你,也是五年。”

从第一次见她起,喜欢就像草长莺飞,难以克制。

第七封情书

温自言被容薄的告白甜得七荤八素,都忘记问和容薄在一起到底会有什么危险了。可很快,她就知道了。

那天她本来要去参加一个MV的录制活动,彼时马路上的车辆并不多,她坐的那辆车在空旷的路上行驶的时候,突然有一辆车从道路拐角处逆行冲出来,迎面朝着温自言所坐的车撞过来。

还好司机及时打了方向盘,避开了那辆车,但还是撞到了一旁的道路护栏上。

温自言的头磕上了车窗,整个脑袋都昏昏沉沉的。这边正惊魂未定,却不料那辆车又调过头,再一次直直地朝他们撞了过来。在千钧一发的时候,一直跟在温自言身后的一辆车突然冲上前,撞开了那辆车。

两辆车的车头顿时冒起了烟。

容薄安排的人专业素质极好,立马下车,把肇事司机从驾驶位上拽了下来,制服住了。

和温自言同坐一辆车的还有她的经纪人,经纪人吓得不轻,立马报警并拨打了120。温自言磕到头的部位当时就立马肿了起来,现在黑紫黑紧的,看起来格外吓人。

她刚被送到医院,容薄就赶到了,没多久记者也闻风赶了过来。

温自言的伤没有大碍,但是需要住院观察一段时间。此时她在病床上躺着,头晕得连手机都不能玩儿。

容薄没想到那些人到现在还敢动手,等温自言睡下后,他去了派出所。肇事司机终于在心理防线被摧毁后,将幕后指使人给供了出来,是容薄的堂叔。

容家的根基在美国,名下产业涉及较广。温自言喝醉酒和容薄发生了那件事后,容薄之所以消失了三个月,正是因为收到了祖父旧疾复发离世的消息,作为家里的长孙,他不得不回去处理各种事宜,家族事务繁琐,他一连忙了三个月才算理顺。

容薄从小被放养长大,容家他这一辈年轻人多,上一辈正值中年,位高权重的也不在少数,对容家家主这个位置虎视眈眈的人就更多了。争权夺势的人太多,容薄的处境并不好,越是这样,他越是不能出错,更不能暴露出弱点,只能步步为营。

容薄本以为自己的一生就要在争权夺势中度过了,直到遇到了温自言。

现在他已经成为了家主,可还是有人不服,试图夺权,比如他堂叔。原本容薄看在血缘关系上,不想为难他,但这一次他竟然把手伸到了温自言这里,碰到了容薄的底线。

处理完车祸的后续事宜,容薄回到了温自言身边。

经纪人给她带了一份粥,容薄来的时候她正靠在床头慢吞吞地喝粥,病床旁站着清丽动人的宁绿。

在病房门外时容薄就听见了她那一句:“你别怪容薄,他不是有意拿你当挡箭牌的,都是我不好。”

明晃晃的挑拨离间。

宁绿可能也没想到,自己在挑拨离间时会被容薄撞上。

“出去!”他没有给宁绿留一点儿颜面,此刻的他皱着眉,眼底眉梢都是冷意。

宁绿吓了一跳,顿时慌了神。

温自言见状也放下碗,抽了一张纸巾擦擦嘴,饶有兴趣地看起了眼前的大戏。她大概能猜到自己是因为容薄才受的伤,是不是他的挡箭牌还不清楚,不过宁绿和容薄的对手戏,她很感兴趣。

宁绿是段位高的白莲花,但容薄和别的男人不一样,不是轻易就能糊弄过去的。

“容薄,我……”宁绿急忙解释,当她迎上对方冷淡厌恶的目光时,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之前他可以什么都不在意,那是因为没有必要,但在温自言这里,他眼里容不得一粒沙子。

“出去!”他完全没了耐性。

第八封情书

宁绿是红着眼跑出去的,对手戏结束得太快,温自言还觉得有点儿遗憾。但宁绿走后,温自言也察觉到自己和容薄之间的气氛变得微妙了。

容薄摸了摸她的头,问:“头还晕吗?”

温自言点头道:“还行。”

容薄还是有些不放心:“我叫医生过来给你看看。”

“不用了,不用了。”温自言连忙拉住他。

最后是容薄败下阵来。他弯下腰,指尖轻轻地摩挲过她耳后,与她对望,低低地说道:“我错了。”

温自言偏头一笑,语意不明:“我还以为你什么都不打算说呢。”明明有事瞒着她,她该不会真的是哪位小美人儿的挡箭牌吧?

容薄沉默了片刻,温自言心里“咯噔”一下,觉得自己可能还真的猜对了,自己就是个挡箭牌。她心里凉凉的,正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容薄告诉了她实情。

容家早几年前社会关系错综复杂,别说仇家,就连家族内部都有数不清的明争暗斗。容薄一步步登上家主这个位置,外人看来风光无限,却不知道他要付出的代价也非常之大。

从他出生的那一刻起,容家其他的人就在防备着他,近几年更甚,所有人都恨不得把他清除掉,让他再也回不了容家。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也没人能真正地绊倒容薄,便有人开始计划着从他身边的人入手。

温自言边听边点头,点多了,头也有些晕了,问道:“那你之前为什么不说?”

为什么不说?无非是担心她知道他的家族背景后会害怕,会觉得和他这样的人在一起没有安全感。

她不喜欢不安稳的生活,她应该被捧在手心里,自由自在地生活。而不是和他在一起后,还要处处谨慎小心。

容薄垂着眼看她,目光深沉:“知道我的家族背景后,你还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如果我不愿意呢?”温自言停顿了一下,口是心非地说,“喜欢我的人很多的。”

容薄轻笑道:“不愿意也没有办法了,阿言,是你先招惹我的。”

如果没有那一个晚上,一切都还可以慢慢来。他会营造一个更安稳的环境,直到毫无意外与异变的时候,他才会去追求她。

温自言的心跳加速,心里觉得又酸又甜。她扑进容薄的怀里,眼里是忍不住的笑意:“那你要好好对我,不能再装作不喜欢我了。”

容薄低头吻了吻她的发顶,真诚地答应道:“好。”

第九封情书

温自言和容薄在一起后,越发忙碌起来。她是个摇滚歌手,人气一度很旺,公司趁热打铁,给她接了好几档综艺。她最近参加的是一档音乐选秀节目,作为摇滚乐导师,温自言专业的态度和友好的性格很快就收获了大批粉丝。

连参赛的选手都跟着沦陷。

那天刚好是决赛,C位出道的青年拿到话筒的第一时间就是向坐在舞台边的温自言大胆告白。他站在舞台上,熠熠发光,整个人帅得不行,充满朝气的荷尔蒙恨不得在告白示爱的时候全部展露出来,就像孔雀开屏。

温自言惊呆了。

因为这个选手大有她不答应,他就不下场、也不要这个冠军的意思。

这算得上是一个播出事故了,但因为爆点极高,导演那边也没有让人制止,害得温自言一个人在那里头疼。

“我有男朋友了。”温自言无奈道。

青年飞快地反驳:“你之前不是说他不喜欢你吗?就算他改变了心意,他对你的爱也绝对比不过我的。”

青年信心满满,殊不知正主就在观众席的第一排坐着。由于他的长相十分出众,不停地有人在他背后偷偷拍照,以为这是哪个大明星。

温自言词穷了,又不好在决赛的时候让对方下不来台,便十分给面子地问了一句:“那你要我怎么办呢?”

对方飞快地说道:“和我在一起呀!”

还真是个热枕有朝气的小可爱。

温自言正愁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的时候,容薄从观众席走了上来。一旁的工作人员没来得及拦住他,就见他径直走到温自言跟前,在温自言诧异抬头的时候,捧起她的脸,弯腰吻了吻她的眼尾,道:“什么时候结束?要回家了。”

声音低哑性感,十分迷人,音量刚好让告白的青年和邻座的其他评委听见。

播出的时候自然没有这一段,也没有选手热情告白的那一段。

在众人面前被吻,温自言是十分害羞的。她觉得容薄太小气,一点儿也不大度。对此,容薄淡淡地说道:“那我大方一点儿,把他所在的娱乐公司买下来?”

好让那个情敌再也别出镜。

温自言愤愤地咬了他一口,结果反被人掐住腰,从唇角吻到眉梢。

还有什么比暗恋五年,克制五年后,将爱人拥入怀中更甜蜜的事呢?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爱格故事会

上一篇 : 大暑
下一篇 : 终究蒙灰的大部分

睡前故事:推荐栏目

热门标签

睡前故事随机

睡前故事热门

睡前故事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