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也好喜欢你

分类:青春爱情 / 睡前故事

今天也好喜欢你

文/水生烟

我妈不喜欢方文鹄的妈妈。这事儿我早知道,所以他说要去我家“看望叔叔阿姨”的时候,我着实呆了呆。

他抬手在我的额头上敲了一记:“担心你爸妈看不上我啊?放心吧,他们会感激我的!”

好欠打哦!可是他握住了我的手,后来我们就闭了嘴,见家长这事儿也暂且不提了。

我们出生在一个工厂家属区。年轻时的方妈妈个子高,身材好,五官端庄精致,承包着各种联欢、厂庆的晚会主持人工作。

她和我妈在同一年结婚,方爸爸升科长时,我爸还是办事员,而直到方文鹄出生,我妈妈还蹬着二八自行车飞快地穿梭在小胡同里。

我刚蹒跚学步,方文鹄已经上了幼儿园。有一次我们在路上遇见,妈妈们打招呼的时候,我们俩用目光进行了一番交流,方文鹄把他咬在嘴里的乳酸菌饮料吸管塞进了我的嘴里。

那是我第一次喝乳酸菌饮料,我当时肯定被震惊了,才会在我妈要求“还给哥哥”的声音里,抱着饮料瓶放声大哭。

我问过我妈:“你为什么没和方妈妈成为好朋友?”

我妈呵呵笑:“谁想和她做朋友,两人出去就像旧社会小姐带着丫头逛庙会似的!”

其实,当年我妈一边上班一边照顾我,深夜还趴在厨房的桌子上学习,考上注会师后先兼职后跳槽,我一直觉得她很厉害!

我也问过方文鹄:“不是说男生找女朋友会以母亲做参照吗?”

“什么意思?”

“我觉得你妈妈现在的颜值都能把我秒杀了!”

方文鹄笑得很欠揍:“不想下一代再好看了,想换换基因!”

他真是……特别欠打。可是他一转身就从我的拳头底下逃跑了,然后我听见流水声,听见刀刃碰撞砧板的声音,听见西瓜“唰啦”裂开的声音。

他用手掌心接我吐出的西瓜籽,黑黑的、圆圆的,一颗又一颗,我握住了他的指尖。

那天,我妈从外面回来就站上了体重秤,她阴着脸说要节食、瘦身,要买很多漂亮衣服……她用这个理由拒绝了做饭,还嘟哝着:“王雨凝为什么不长胖?”

王雨凝就是方文鹄的妈妈,用我妈的话讲:她连名字都比别人高好几个段位。

我妈叫李小燕——李小燕女士怎么会想到我和王雨凝的儿子在一起了呢?她半辈子争强好胜,跳槽后在单位里锋芒毕露,让她再和王雨凝站在一起,一定会很难受吧?

我是怎么和方文鹄在一起的呢?我是一位旅行体验师兼旅行向导,那年黄金周的时候,我的客人丢了背包,而警察方文鹄刚好在山下执勤。

大概是晒的,他的肤色比我记忆里要黑一些,制服后背被汗水湿透了,身板却笔直。毋庸置疑的是,他好帅啊!他微微皱眉,不太确定地叫我:“林荔?”

我笑得很狗腿:“哥哥!”

这件事的后续就是他帮我找回了背包,而我请他吃了一顿饭,他又礼尚往来地回请我……吃来吃去的,大概见面次数多了,梦里也有了那个身影那张脸。

有一次我问他,为什么我们之前没有成为朋友?

他拍拍我的头顶,用自己的下巴比了比:“小不点儿,咱俩也不是一个年龄段的呀!”

我跳了跳脚,这样就和他一样高了。他按住我的肩膀,说:“我以前对你最深的印象,就是你爬树摘一个歪嘴石榴,T恤扯上去了,露着一截小肚皮……”

下第一场雪时,我从外地回来,给他带了个小礼物。他让我到单位找他,我就去了,被他的兄弟们集体起哄。冬天天黑得早,出来时雪花轻飘飘地掠过街灯,地上铺了一层白。一只小猫慌慌跑过,被雪裹成了白脚爪。我说:“你看,小猫戴着四只白手套!”

他配合地笑了,“是啊,真费钱!哪有我们荔荔可爱,只要两只手套就够了!”

没什么好笑的,可我一下子就笑弯了腰。方文鹄停住了脚步。他穿了一件黑灰色的大衣,肩膀宽宽的。他转向我,问:“你今天为什么一直不看我的眼睛?”

我抬眼时红了脸,庆幸夜里大概不是很明显。我多莽撞又多勇敢啊,我说:“我怕心事被你看出来!”

“我已经看出来了!”他笑着扶住我的肩膀,“现在给你看看我的!”

他的大衣质感柔软,贴在脸上的感觉很熨帖,他说:“你真好,荔荔!谢谢你也喜欢我!”

我抬起头:“我可能没那么好……”

他把我的脑袋又摁了回去,“没关系,你就是最好的!假如真的有人比你好……又和我有什么关系?”

他真是,又无理又充满道理。

我的工作性质是有时候会连着在外地工作好几个月,和方文鹄谈恋爱之后,我的工作态度有些消极——我不想连续接单了,我想和我的男朋友在一起。

李小燕女士不知道方文鹄在我生活中的存在,她一度把我的不在家理解成我又飞去了海角天涯。然而有一天,当我抱着方文鹄的胳膊从商场扶梯下楼时,正遇着她和我爸上楼。

这场面可太尴尬了。四个人的八只眼睛,从对视到分开,像是用了一个世纪。

方文鹄狠狠地掐我的腰,咬牙切齿地说:“都怪你,我就那么见不得人吗?”

在明知有错的情况下,怎么才能吵过男朋友呢?我皱着眉,调整好了声音和语气:“那么凶干吗?”

他声音软下来:“你说,错了没?”认个错没什么难的,我从善如流地答:“哥哥,我错了!”

“有错就改,善莫大焉!”他笑着说,并提前了让我见家长的日期。

几天后是他爷爷的生日。进包间前,他接了个电话,留我进退不得地站在门口。后来,我就听见他妈妈在里边说:“是啊,荔荔的工作不太稳定,出差都是去好远的地方……和前女友的工作倒是没法比……”

我的表情扭曲了。我对走过来的方文鹄说:“能改天吗?我……”

“爷爷这生日都过了七十八年了,你让他改天?”

我被他气笑了:“我不是这个意思!”

“想临阵脱逃?做梦吧你。”他看着我笑,“加油,宝贝!”

他笑得真好看,那一刻他眼底的光芒,胜过星河万里。我根本拒绝不了。

其实,方妈妈对我挺好的,但我一想起她刚才说的话就觉得心里五味杂陈。何况她还提起了他的前女友……好吧,这才是我不开心的主要原因。

宴会后,我拒绝和他见面。我说我出差了,尽管他问我在哪儿出差时,我没答上来。

他没有追问,让我一度认为他想将现女友变成前女友。

我很恼火,企图跟我妈吐槽,我妈斜了我一眼:“王雨凝没说错啊!你的工作本来就不稳定,方文鹄要是我儿子,我都看不上你……”

我自闭了。

没有人告诉我家里会来客人。方爸爸一来就和我爸聊得不亦乐乎,两位妈妈看上去更是亲热极了。我穿着蓝花睡衣顶着鸡窝头溜回房间时,方文鹄也跟进来了。

“你干吗?你出去!”

他脚一抬甩掉拖鞋,就势倒在床上,得意地看着我笑:“出去哪里?你看不出来我已经被官方认证了吗?”

“说说吧,为什么不理我?”他说,“还骗我说出差了,你是不是忘了我是干什么的了?”

他告诉我,那天他妈妈说话的内容其实是有转折的,她说我的工作是不太稳定,但如今这个时代做什么还不是凭着真本事,扛得住真辛苦,你看看荔荔妈妈,就知道这孩子优秀着呢!至于他的前女友,方妈妈说:“她的工作倒是不错,可我儿子不喜欢她啊……”

我的笑纹在脸上扩大的时候,方文鹄横了我一眼:“你是不是傻?”

“是!我用了一大把的傻,才换来你这个小幸运!”

他笑了。他刚剪了头发,新鲜的发楂像刚收割的庄稼地,这是我的秋天,我要颗粒归仓!我抱住了他,说:“我今天好喜欢你啊!”

“嗯?那明天呢?”

“明天再说明天的,你好好表现……”(完)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