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意借春风

分类:耽美甜文 / 睡前故事

晚意借春风

文│晏瓷

01

J大人工湖上架了座九曲桥,斗折蛇行,掩映在碧波垂柳之间。

午后时间,傅靳程低头回复着消息踏上桥面,行至大半时,赫然发现两米外立着一双人影。

是一对男女,正面对面不知说着什么。从他的角度能看到女生递出的粉色卡片和男生面上拒绝的神色。很快,那男生转身走了,只剩女生垂着头站在原地。

貌似撞上了表白失利的尴尬场面,傅靳程假装浑然不觉,上前说了声“借过”。那停在原地的女生正出神,被他的话惊得浑身一颤。她在惊悸中转身,脚踝在矮阶上撞出响声。

听见女生吃痛的吸气声,傅靳程沉默了,他隐隐觉得自己成了罪魁祸首。

卢晚意回眸,正对上挑起半边眉毛的一张脸。如果说这张脸哪里特别,大概是有些好看。她性情柔软,即便此时被人吓了一跳,第一反应仍是侧过身体,让对方通行。

看着眼前可怜巴巴的小瘸子,再想到此人刚经历表白被拒的惨事,现在又承受了受惊崴脚的痛楚,傅靳程到底没能狠下心来。他将她扶到了桥头的石凳上,打开外卖软件叫了一盒云南白药。

等待的间隙,两个不熟悉的人并肩坐在石凳上,午后的阳光透过头顶光秃的枝条,在他们身上投下斑驳的光影,让人感受到的是秋日里醉人的和煦,远处不知情的人望过来,肯定要感叹岁月一片静好。但他俩枯坐着,一时没想到什么话题可寒暄,实则非常尴尬。

傅靳程自觉男生要主动一些,便胡乱说了些“天涯何处无芳草,再接再厉,不要难过”之类的话。说完却只想骂自己多事。

原本微微垂着头的女生,终于将视线转到他身上,为难地纠正道:“你可能误会了,刚才不是表白失败。”她说着晃了晃手上的粉色卡片,让傅靳程得以看清上面“邀请函”三个字,“我是在邀请俞慎学长跟我一起主持一个专场活动,他没同意,仅此而已。毕竟他是我们系的头牌男主持,没法拨冗我也可以理解的。”

“这样啊,哈……哈……”傅靳程咧开嘴角,企图用笑声化解困窘。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一只狸花猫突然跳到他俩之间,拿鼻子拱卢晚意的腰。猫咪当前,人类的注意力一下子就转移了。

J大的流浪猫、流浪狗和野鸭子都被照顾得很好,时不时会上演这样“大胆萌物赖上我”的戏码。虽说这种事并不算罕见,但人类对猫咪就是没有抵抗力。

卢晚意沉静失落的双眼瞬间发光发亮,冒出星星。

傅靳程还是第一次见到能随手掏出小鱼干的女生,就从刚才猫鼻子拱着的口袋里掏出的。

吃人嘴软,饭过三巡,猫咪主动躺下,露出肚皮。见她揉得小心翼翼,傅靳程忍不住也伸出大手,猫咪在他手下发出打呼噜似的声响。

他原本想教她,奈何猫咪营业时间有限,原地一滚,后腿一蹬,往草丛里钻去,弄出短暂的窸窣声后化于无形。

卢晚意抬起的手和嘴角一道落下,目光落回搁置在一旁的粉色卡片上。

“喀,”傅靳程主动请缨,“如果是需要男主持搭档,或许你可以考虑我,我也有一点儿名的。”

她不会拒绝人,在班里扮演的从来都是多干活,多付出的角色,觉得拒绝别人是什么罪大恶极的事。此时她的老毛病又犯了,心中虽然有声音在说:“当然不行啦,这怎么能开玩笑!”“没理由随便碰到谁都是可以当主持的啊!”嘴里却回答说:“啊,好。”

02

室友问起卢晚意搭档男主持找得怎么样了,她挠着头说,有个热心的同学扶了她,后来对方说可以考虑让他做主持的时候,她不太好意思拒绝,就答应了。

室友听得一头问号,全然没明白这其中有什么逻辑关系。但她说出“傅靳程”三个字后,室友就开始尖叫了。

卢晚意后知后觉,那天他是谦虚了,这位高她一级的师兄何止是有点儿名。

倒也不怪她,傅靳程带队取得全国机器人大赛冠军,继而风靡全校的时候,她因为摔断了腿,正在医院休养。他有颜有才,名震校园,却恰好没震到她。

而初次结识,他便主动要求做她的搭档。

她做好周密的排练表发给他时,还不知道他这样有名,现在见他每天从项目里抽空来礼堂找她,往返奔波辛劳,她多少有些过意不去。但是大忙人都没说什么,她也不好意思主动凑上去告诉他:“你那么忙,不用次次都来的。”

专场是曲艺社的表演。这是一个听起来好像存在很合理,但其实人丁非常不兴旺的社团,起码比之街舞社、吉他社那些,人气落了八千丈。这样需要功底和功夫的传统艺术,每年纳新都成问题,去年甚至被太极拳社赶超,位列J大式微社团之首。

社团里的几位顶梁柱面临大四实习,在校时间少之又少,这才想趁着最后这点儿时间举办一场专场演出,留念加宣传,一步到位。

播音主持专业热门的小花、小草不愿接受这种委托,这才辗转到了卢晚意的手上。

按理说,这种活动的主持,并没多少难度,左右就是开场语、串词、结束语,最多再加上中间一两次互动环节,在彩排时顺一下就行了。傅靳程原本也是这样以为的,直到他看到她列得密密麻麻的表。

卢晚意更像一个统筹总控,每次节目彩排她都跟着,即时反馈,在灯光、音效、舞台距离等各方面,尽可能提供更优方案。

起初,社团里的同学看她这样尽心,都挺感动,都拿她当自己人。又见她不知怎么请来了校园白马榜上有名的傅靳程做搭档,每次看见她便都像看见女菩萨一样双手合十眯眼笑。

傅靳程严格按照表格日程到场,不搭词的时候就站在她身边认真看着。他虽然不是主持专业的,但声音条件好,人也聪明,提意见时真挚又谦逊,才彩排两次便已跟卢晚意默契十足。

相处得多了,再一起走走路,喝个奶茶,他们倒是亲近了不少。

让卢晚意格外觉得亲近的是,傅靳程跟她好像——他大多数时间扎在项目里,每次都是独来独往,像她一样孤独。

所以当她看到他摆弄着两张中奖得来的主题鬼屋门票时,联想起自己一个人看电影,一个人吃火锅的感受,便主动抽走一张门票道:“我陪你去吧。”

他脸上的表情有一丝微妙,顿了顿才说:“行。”

鬼屋不是一般的鬼屋,是比照日本废弃生化医院主题复刻的网红鬼屋,主打真实交互,被网友评价为“殿堂级恐怖”。

卢晚意以前也不是没去过鬼屋,想当然地以为眯着眼睛,不听不看,跟紧前面的人,煎熬片刻也就出来了。她甚至还宽慰他,企图营造一种轻松和谐的假象。

但事实并不乐观,她全程奓毛,傅靳程的视线总忍不住落在她吓得发青却不自知的脸上。

她的脚踝每日喷药辅以静养,日常走路早已无碍。然而,有手从地下蹿出来抓她脚腕的时候,她猛地受到惊吓摔倒,伤上加伤。伴随着她一声呼痛,一群“鬼”蹿出来,这些“鬼”的脸和身体奇形怪状,他们将她团团围住:“客人,您没事儿吧?”

傅靳程被挤在“鬼”堆儿里,看着她紧闭着眼睛躺在地上,死活不肯掀开眼皮的决然样儿,忍不住笑了一下。

在他的疏导下,聚集的“鬼”和人散去了,他扶起她,压制不住脸上的笑意。后面,他全程走在前头跟“工作人员”打招呼,恳请他们不要蹿出来,她则瘸着腿,半闭着眼睛蹦跳着跟在后面。

终于出来时,卢晚意的脚踝已经肿得很高了。

兴致散尽,她叹着气坐在路边,说起自己大一时腿摔断了,休息了几个月,再回班里就有些融不进去,即便她从不拒绝别人的请求,依旧没有人缘儿。末了,她感叹说,怎么会有自己这样不合群,也没闪光点的女生,没用到来趟鬼屋也要负伤。

他站在她身旁,认真地回想同她相处的那些时刻,沉默了半晌,笃定又诚恳地说道:“闪光有的,你专业素质过硬。”站在灯光下的舞台上时,她是那样淡定大方。

他说完,将刚买来的热狗递给她。

氤氲的白气散在微凉的秋风里,她咬下一口,芝士还在拉丝,热乎乎的,是心动的最佳温度。

03

曲艺社的专场演出空前成功。晚会上除了各种经典选段,也有学生填词的吐槽食堂的段子,以戏曲的形式唱了出来,跟街舞社和相声社的节目联动更是掀起高潮。晚会以一人一句的合唱节目收尾,其间白色幕布上有曲艺身段投影,起初大家以为是皮影戏,等幕布揭开才看到,竟是机器人表演。

这是一场效果、口碑双丰收的活动。曲艺社当晚约了所有演职人员撸串庆祝,他们围坐在一起说起这些年训练、演出的各种记忆,马上要离校的师哥师姐们说着听着就红了眼圈儿。

这种话题两人都有些无法融入,傅靳程便拉着卢晚意悄悄地溜走了。

他们转头去了烤肉店,吃起了只有他们两个人的庆功宴。

最后那个极具人气的创意节目,自然是傅靳程策划并落实的。为表达对他的感谢,卢晚意将菜单双手递给他:“现在猪肉多贵你也知道,但今晚你随便点。”

吃饭间隙,她好奇地问起他最近在忙的项目。

他化繁为简说给她听,卢晚意时不时睁大眼睛惊叹出声——

“哇,可以从事精细医疗的机器人啊,好高级。”

“不同职能系列的分类真妙,医学生教学、实际辅助治疗,甚至病患后期心理恢复都可以顾及。”

她举着五花肉忘记吃,唇上覆着一层油膜,在灯下静静反光:“明年冬天才去参赛,这么早就没日没夜准备了啊?”像是在心疼他的辛苦。

“得先把框架拉起来,其间还能捎带着准备点儿别的项目。一般筹备期会比较长,毕竟有时候抠参数或细节就得几个月。我们组有个计算机大神,最近被小bug折磨得都脱发了。”

作为门外汉,卢晚意“啊”了一声,余光偷偷去瞥他的发际线。

啊,还好还好,他的头发浓密旺盛。

04

这次专场活动之后,陆续有别的委托找上卢晚意,一时间,她成了各种晚会竞相邀约的女主持。

有的委托人还会在她答应下来之后委婉表示:那个……男主持能不能帮我们请动傅靳程师兄啊?

虽然知道他兼顾学业和项目,分身乏术,可听到人家间接表露出请不到他的失落时,卢晚意又有点儿难过。她觉得,一定是他孤单惯了,不常与人接触,大家才会觉得他难相处,请不动。于是,她忍不住亲自邀请,每每手到擒来。看到众人惊叹的目光,她表示,大家如果看破表象并勇于尝试,其实他是很好邀请的。

众人暗地里吐槽:并不是。

也不光是她找他搭档主持,他有时也会拜托她做一些事,比如录语音提示、个性化反馈词,他有次甚至借到了录音室,找她去给一部原创动画配音,她难得过了一次扮演暴力御姐的戏瘾。

就这样,从冬天走到酷暑,两人之间往来很多。

等到新学年的夏天,卢晚意就不再找他一起主持了。傅靳程升了大四,事情多得就算是长了三头六臂都忙不完,主持终归不是他的主业,理当适时让路。

她大概有两个月没听到他的消息,忽然就收到他请客吃饭的邀请。原来是他在某科技大赛上过关斩将,得了奖,赚了不少奖金。

虽然不知道他发出去多少封邀请函,但卢晚意肯定是要去的,她甚至想着,若到时人丁寥落,怕还要靠她带气氛。

但其实正好相反,他所谓的宴请众人真的是“众人”。她特意提前过去,却发现现场已然热闹非常。他被众人簇拥着,应对自如,言语、表情俱是得体自然。

她突然就有些失落。

独自一人的她,原本以为他也是独自一人,所以特别愿意跟他相处,就像在大千世界里与另一个自己重逢。但其实,真实的他明朗健谈,人气无双。

不知从哪里走出来一个女孩子,正抱着一盆百合花走向傅靳程,她穿着一身白裙子,一点儿没被暑气浸染,清爽美丽,在众人的起哄声中笑着对他说恭喜。

围观群众中总有解说员,卢晚意侧耳听着旁边两个男生聊八卦——

“当年动画专业的女神竟然会来参加这种在校生的聚会,她可是事业有成的女老板啊。”

“那你就不知道了,这小眼神儿,电流啪啪的,你看不出什么吗?当初学姐资金周转不开,傅大神即便忙得昏天黑地,还答应张罗人力和场地给她公司的新动画项目配音呢。”

后面紧跟着传来一阵啧啧声,男生的八卦实力着实不容小觑。

卢晚意根本无法融入这份热闹,她尽量让自己显得落落大方,走到傅靳程面前,送上贺喜的小礼物。

完成一系列操作后,她悄悄逃遁了。按说,他没理由追出来的,她甚至不明白,现场那么多人,他是怎么发现她离开的。

被人察觉不告而别后追上来,她心里直嘀咕,嘴上却礼貌地表示:“不用送了。”

他坚持送她到车站,还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首饰盒塞到她手里。

是一条价值不菲的手链。卢晚意莫名其妙地看向他。

他躲开她的视线,道:“这次获奖的管家型机器人语音反馈用的是你之前帮我录的方言,评委挺喜欢的,所以我想奖金你也该有份,就给你兑换成礼物了。本打算跟团队介绍你的,刚才找你时才发现你已经走了。”他顿了顿,又问,“发生了什么事,走得这么急?”

“啊……我住的地方门锁坏了,室友一个人害怕,让我回去。”她没住宿舍,在学校附近租了房子,他是知道的,一时情急就编了这么个借口。

谁想傅靳程拍着胸口表示,可以提供上门维修服务:“我机械课满分,精通N种锁芯、锁体构造,再说了,你们两个女生大晚上叫人上门修锁我也不放心。”

砸脚了。

她客套地各种推托,却没有效果,只能在路上跟室友“串供”,到家时做作地惊呼:“呀,门锁好了!”

他白跑一趟也不觉麻烦,确认过门锁确实无恙,礼貌地在门口说了拜拜。

05

这一晚,卢晚意辗转反侧,难以入眠。第二天一早听到敲门声时,她还迷迷糊糊的,不知是睡还是醒,开门看到傅靳程,猛地一下子清醒了。

射进楼道的晨光打在他身上,她忽然就想起郭茂倩形容白石郎的那句“积石如玉,列松如翠。郎艳独绝,世无其二”来。

傅靳程将一盆百合递到她怀里:“家里有猫,误食百合的话会很危险,所以拜托你照看吧。”他才说了几句,就被一通电话叫走了。

人都没了影,卢晚意才回过神来。她的印象中,确实有误食百合花可能导致猫肾衰竭甚至死亡的认知。这盆百合看起来分外眼熟,显然是昨晚见到的那盆。

卢晚意下意识笑了一下,脑补了一出“霸道学长爱上我,怕我黯然吃醋,特意丢下异性送的礼物自证真心”的戏码。但她也很快清醒过来,啊,好像有点儿不要脸了。

她从不知道他是养猫的,回想起去年初见时,他将校园里的猫挠得发出呼噜呼噜的声响,又觉得确有线索可寻。

她于是时不时跟他要猫咪的照片和视频。后来挺长一段时间,她都从这只猫这里得到了很好的精神补给。

他曾忍不住问她怎么这么喜欢猫。

从小,她的父母就都很忙,给她雇好保姆,留下零花钱,就长时间看不到人。连她大学第一学年摔断腿,父母也只是匆匆回来见了她一面,帮她雇好看护,留下花销,就各自去忙了。她有时候想,养伤期间,如果不是医院里那只老橘猫陪伴自己,她可能会因为凄清惆怅而患上抑郁症。

每当她坐在长椅上忍不住要唉声叹气时,那只胖乎乎的老猫就走过来。像是在医院待久了,知道打石膏的腿是有伤的,每次它都是往她那条健康的腿上懒洋洋一坐,她的心情立马就好了。

骨头愈合是漫长的过程,她爱上猫的过程却很快。

他听她这样说,赶忙发更多的猫的照片给她。

06

傅靳程的生日在深秋,此时天已经有些凉了。卢晚意要到他在校外的居住地址,订了二十斤猫粮送过去,权当贺礼。巧合的是,他的住址就在医院附近,她忍不住去医院转了一圈,可惜没看到那只老猫。

这一年时间过得飞快,傅靳程从去年就在准备的医疗机器人项目,已经到了最后的校验打磨阶段。语音提示和反馈部分,他又用了卢晚意的声音,如此一来,这个智能的机械天使好像这一下子就跟生活沾了边儿。

她暗暗生出了期许。可他的机器人那么多,有她的声音,自然也有别人的,很难说什么独一无二。

放寒假的时候,他去深圳比赛,她特意烤了写着“必胜”字样的小饼干送给他,然而肚子里打转的话语,最终跟她的人一样,淹没在送别的人群里。

傅靳程一走几天,她想给他发消息,又怕干扰到他,便一直按捺着。

其实她本有机会每天跟他晨昏往来的——在他离开前,她曾问过他要不要将猫寄养在她这里。这是个既能撸猫又能增进交流的完美提案,可他愣了一下,说不用。

卢晚意稍稍有那么一点儿赌气。四季轮回,她早将自己的心意看得分明,但因为不善交际,性格弱势,总觉得或许可以等一等。眼看着他马上要离校了,只怕再等下去,人就要飞到天涯海角,她追逐不到的地方。她有时觉得,他待她十分不同,可每次想主动示意,又难免碰壁。

这样放空过了几天,卢晚意偶然看向窗外时,忽然发现天空飘起了鹅毛大雪。

傍晚时分,J省大部分地区积雪已达到淹没大半截小腿的厚度。微博上,海南、广东等地的网友纷纷流下羡慕的泪水。

每年这个时候,“雪地代写”的业务便成为大家热转的段子,这梗玩了好几年,俨然成了一项土味传统。室友瞧出她近来少女情怀作祟,偷拿她的手机在朋友圈编辑:正宗J省大雪,纯手工代写,十字内只收¥520,诚信经营,童叟无欺,好雪不等人。配图是某韩剧男女主初雪定情的表情包,上边写着“爱情晚点儿来没关系,但你再不来雪可就化了”。

别人标价一个字五块,她看到自己这个版本忍不住乐了:“土就算了,心还黑,天下竟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微信弹出一条转账提醒的时候,她愣了一下:竟真有这样的冤大头!

转账金额跟标价分文不差,下边跟了一条语音:“嗯……就写‘晚意顺遂快乐’吧。”

她忽略掉室友的挤眉弄眼,指尖抖啊抖,最后别扭地回复傅靳程:“笔画太多了。”

隔了好半晌,他都没再回消息过来,她索性下楼找空地写字去了。她写了好些次,将一大片雪地写得烂糟糟的,才勉强有一次满意,拍了照片,调了滤镜,然后发送给下单的金主。

她写的是“师兄赛事大吉”。

他的语音在那一秒突然弹过来:“晚意?刚在场馆,不方便看手机。”

她屏息凝视着屏幕,“嗯”了一声。

“你的声音怎么回事?感冒了?”

她轻描淡写地开玩笑道,自己非常擅长捕捉热门潮流,这不成功捕捉到了最近的流感热潮。

“那还跑出门去!最近有好多流感发热转肺炎的案例,小心些。”

她按他要求承诺会老老实实就医,好生养病,多多注意之后,他那边声音顿了顿,说:“嗯……我尽快回来看你,你好好的。”

好似天降大喜,卢晚意感觉生病也美滋滋的。她老实地回去吃药,喝热水,躺上床,准备酣睡一场。钱她自然没敢收,但这并不妨碍那串数字的绮色寓意渲染她的梦境。

07

第二天睡醒时,卢晚意头脑昏沉得更厉害了。

她正犹豫要不要去医院挂水时,收到了傅靳程回J城的消息。

她的心底炸开粉色烟花——他是撇下团队自己提前回来的,这着实足以让她膨胀了,她觉得今天不表白都不行了。

涂上红调唇彩,营造出一种光彩照人的假象,她出门前在镜子里为自己打气:“女追男不太难!小卢你可以的!”

她早早出门等他,等了许久才见他传语音过来,说刚接到民警电话,他离开太久,租的房子被窃,现在需要他去做损失评估并配合做笔录,得晚些再找她。

卢晚意谎称自己还没出门,宽慰他民警一定会尽快抓获窃贼的。

那种期盼的情绪消散了,她忍不住担心他有没有遭受什么重大损失,毕竟他得过那么多奖,应该挺有钱的。

她忽然想到了什么,翻出上次订猫粮的订单,按照收货地址找了过去。她想的是,如果傅靳程忙着跟警方交涉,那他的猫受了惊,该由谁照顾啊?之前他拒绝她的寄养服务,说猫咪认生,已经拜托了邻居隔天去添水粮、铲猫砂。这么胆小,岂不是被入室行窃的小偷吓坏了?

她到时,楼道里还挤着一些人,屋内是拍照取证的警务人员,门外是围观的楼里街坊,傅靳程去分局签字了,没在现场。

猫呢?她探头问,得到的回答是:这家住户根本没养猫啊。

房东、邻居都这么说,连警察都说住户阐述时没提到有养宠物。对门的大爷见她不信,还有点儿急了:“肯定没养啊!小伙子整天那么忙,连家都很少回,不可能有精力照顾宠物。”

好像,是真的。她订的那一大袋猫粮摆在墙角,家里连个猫爬架、逗猫棒都寻不见,仔细一看,窗子甚至没封纱窗。

怪不得她每次问他发来的猫片是从哪个App选的滤镜,他这么会拍摄宠物,有什么技巧,他都支吾着转开话题。

原来他根本没有养猫。这种被刻意蒙蔽,被含混敷衍的感觉,让她有些受伤。

他的魅力无边,何必真挚恳诚对待某一个女生呢?他可以笑着收下美人的一盆百合,转头却可以随手扔给她。而他的世界里何止一株百合?还有数不尽的玫瑰、牡丹、郁金香。

卢晚意因为精神亢奋而忽略的病症这时明显起来,又因为途中吹了风,隐隐有加重的趋势。

她从小区出来后,索性过马路去了医院,老老实实挂号看病。从医院出来,她将手机调到飞行模式,左手扎针,右手举着吊瓶,就这样逛街去给自己挑新年礼物去了。

为了能腾出手掏手机看离线导航,她将吊瓶挂在路边光秃秃的树杈上。忽然有人从树上摘下了她挂的吊瓶,目光定定地望住她。是熟悉的人,他领口敞开着,看起来风尘仆仆。

傅靳程刚才回去时听房东说起她,知道她才离开,便赶紧来追,连围巾也没有戴,好在运气好,才出小区就看到了她。

卢晚意正发着烧,头昏脑涨,一见是他,一张小脸上满是委屈气愤,索性破罐子破摔,拿出一种不打算再往来的气势,吸着鼻子质问他为什么骗她。

印象中的她,一直柔弱可人,原来也会这样凶巴巴。

他愣了一下,甚至笑出来,反问她:“那你觉得我因为想同你保持联系而费心费力骗你是为什么?”

好像哪里不对。卢晚意眉头蹙得紧紧的,一时反应不过来。

他见她想突破自己形象,过把戏瘾,特意接了配音活儿,给她挑了她超想挑战的暴力御姐角色。他怕她胡思乱想,就将学姐送他的百合转送给她。她扯谎说门锁坏了时,他都觉得她可爱得要命。

他看着她从籍籍无名,胆小微弱的小透明,一步步磨炼成游刃有余,光芒万丈,炙手可热的校园女主持。许多次,他坐在台下静静地望着她,胸腔里是说不出的骄傲。啊,不愧是我中意的姑娘。

其实,今天并不是他第一次看到她一个人举着吊瓶逛街了。

那年他刚上大二,在街上瞧见一个举着吊瓶的女生。明明穿戴都是名牌,生病时却没一个人陪伴,甚至要自己举着吊瓶穿街过巷,有时胳膊举酸了,就将药瓶挂在路灯柱之类的地方休息一会儿,甩甩酸麻了的胳膊再重新出发。

那时他正好失意,筹备大半年的项目出了岔子,团队也分崩离析。他为此消沉了好几天,可这一刻,他突然被这个举着吊瓶逛街的陌生人鼓舞了,甚至新项目也忽然有了想法——医疗方向的智能机器人是个不错的选题。

他正为这个想法感到欣喜,就见女孩儿因为保护一只流浪猫被撞倒在地。他下意识地担心她,跟着热心人将她送到就近的医院,一直守在手术室外,直到手术灯熄灭了,他才离开。

她的腿被摔断了,很严重,要养上好几个月。他时不时去医院看她,只远远地看。很奇怪,她就算伤得这么严重,也只是一个人,依旧没人做伴。那只被她救下的猫似有灵气一般,偶尔会来看她,蹲坐在她的脚面上。她的脸色非常不好,总是郁郁寡欢的样子,可那猫一来,她就会笑起来。

他不自觉被她感染了,自己都说不清为什么。

他有时也会在她离开后去接近那只猫,甚至从网上学了撸猫大法,可他并不觉得它哪里特别,也不明白,为什么它能让孤独、病痛的她那样快乐。

后来,他的医疗机器人项目开展得极其顺利,他便认定她是他的幸运星。一直以来,他都在悄悄地,情不自禁地关注着她。好像山高水长,本该如此。

此刻的卢晚意,听了他的话又怔又呆,全然不知水面下有这样磅礴的冰山。

忽然,她被一个怀抱拥住。

她听见了怦然的心跳声。这一刻,明明北风肆虐,她却好像窥见了春意。

睡前小故事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

// 此处地址改为你的js文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