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落我心上

分类:耽美甜文 / 睡前故事

38.jpg

文/蛋挞皮不酥(来自飞言情

【内容简介】

贺青的心上人回来了,一周后他就向颜禾提了分手。也是那一天,颜禾遇见了那个人,他曾经教她理智,教她权衡利弊和察言观色……最后,她还是为了他意乱情迷,不得自由。

01.

贺青发来短信:“颜禾,我们分开一段时间吧。”

半个小时后,颜禾才看到这条信息,心跳猛地快了一瞬,随后了然——贺青真正的心上人回来了,他又怎么舍得委屈喜欢的人?自然是要抓紧时间和她分手。

这样也好,不拖泥带水,省得浪费彼此的时间。

但说到底,颜禾还是有些难过的,结束工作后她踏进了附近的酒馆,喝了一点儿酒。

这里是两国交界处的一座小镇,周围来来往往的多是当地人,东方面孔的旅人实在太少。

有几个人高马大的异国人在颜禾周围转来转去,她心情糟糕,不想分神去思考他们的目的,所幸他们不知看到了什么,脸色一凝,很快就离开了酒馆。

凌晨五点的时候,天微亮,颜禾在酒馆坐了一整个晚上后,准备离开,却在起身转头看见那个人时愣在了原地。

酒馆外的天际微微露出鱼肚白,他就站在酒馆门口,不知道守了她多久。

颜禾迎上他的视线,心跳陡然加快,胸腔酸涩且沉闷,缓了缓神后才开口喊道:“三哥。”

02.

颜禾曾经去德国进修过两年,而颜禾的哥哥拜托好友陈青鹤照顾自己的妹妹一段时间。

这个人教会她理智,也教会她察言观色与权衡利弊,却没教过她怎么能让喜欢的人爱上自己。

现在在异国他乡重遇,颜禾问他:“你来这里是有公事吗?”她还想问对方怎么知道自己在这里,但陈青鹤看了她一眼,并没有正面回答,只是淡淡出声道:“你不该一个人来这里。”

颜禾抿了下唇,便没有再问。

最后是陈青鹤开车送颜禾回的酒店。不知道是不是在这里重逢旧识,他又给人安全感十足的感觉,上车不到十分钟,她就有些犯困,一路睡睡醒醒到酒店,在下车的时候差点儿磕到车顶,还是陈青鹤先一步伸手给她挡了一下。

一个晚上没睡,她整个人的表情有些茫然,仰头看他的时候,神情还带着一点儿没睡醒的无辜。陈青鹤无奈了,靠在车门边,弯下腰无不纵容地问她:“要不要抱?”

五年前,还在德国的时候,颜禾最依赖的人就是他。她对旁人疏离感极强,只有在面对亲近的人时才会撒娇。那时候她只认识陈青鹤,身边也只有他,对他示弱或是撒娇都是下意识的举动。

某次,她跟老师去参加一个需要同声传译的会议,结果在后台一不小心崴了脚踝。可她全程一声不吭,忍着疼若无其事地撑到了最后,也只有在见到来接她的陈青鹤时鼻子一酸,脚疼得一步都不想走,伸手要他抱。

现在旧事重现,正准备挪下车的颜禾有些不好意思地摇了摇头,耳根瞬间烫了起来。

接下来的几天,颜禾手头都没有工作,陈青鹤也一直陪着她。

他们逛了当地的集市,在路过两国边境线旁边时,驻守的一个外国军人走了过来。

陈青鹤从事安保工作,其性质比较危险,他的大部分出行都需要保密,和特卫的工作性质不太相同。

在德国的时候,颜禾经常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要走,又什么时候回来。那时候进修结束,她回国后要出席某些重要场合,在跟着大老板接见重要合作方时,曾远远地见过他一面。

彼时,他正低头听身边一个下属的报告,面容冷淡,锋芒未曾收敛,气势强大而迫人。

颜禾没有上前,而他也没有看过来。

她从德国回来直到现在,在那漫长的五年里,她只见过他那么一次,辗转难忘。

陈青鹤人脉极广,手腕也非常了得,颜禾对于边境线的驻守军官会认识他并不意外。也是从他们的谈话中,颜禾得知陈青鹤已经不再提供安保服务了,而是转向幕后。

在离开这里前,颜禾没忍住好奇问了他一句:“那你现在算是……老板?”

小镇的风沙有点儿大,陈青鹤把自己的风衣遮到她头上,垂眸看了她一眼,淡淡地道:“之前也是。”

只是之前公司注册还没多久,有一些重要的安保工作还是得他亲自随行比较放心。

颜禾犹豫了下,还想问他,那退居幕后,他还会那么神神秘秘地出行不定吗?只不过她还没来得及开口,陈青鹤就说道:“你哥最近去了非洲,由我照顾你。”

原来还是因为她哥。

颜禾蹙紧了眉,没有再开口。

她只谈过一次恋爱,而那场恋爱还与眼前这个人有千丝万缕的关系,说起来挺可笑的。

03.

颜禾很早就知道贺青有喜欢的人,对方也清楚她心不在此,两个人从认识到在一起都只是各取所需、各有目的。

但让颜禾难过的是贺青的心上人已经回国了,他的未来有无限可能,而她在陈青鹤这里什么都没有,甚至还要担心他知晓自己的心意,会再次不告而别。

颜禾在这里的工作即将结束,回国前的两天,陈青鹤陪她一起去隔壁小镇看了湖水。

微微焦黄的阳光下,蔚蓝的湖面波光粼粼,像是无数星星在跳跃。

陈青鹤让她不要离湖边太近,她心情正好,没有理睬,反而是转过身,飞快地说了一句刚学到的当地语言,意思是“湖水很漂亮”。

阳光下,蓝湖边,她笑意明艳灿烂,像是远道而来的精灵。

陈青鹤的心剧烈地跳了起来,皱眉看了她一会儿,随后低低地说了一句她不太熟悉的西班牙语。

颜禾对他弯唇笑了笑,也没有问那是什么意思,无非是在附和她说的话,她没有细想,然后就又蹦蹦跳跳地去看湖了。

良久之后,陈青鹤急促的心跳才慢慢平稳下来,“啧”了一声,像是对某种澎湃汹涌的感情终于屈服退让。

……

回国前一夜,颜禾接到了贺青打来的电话,问她是几点的飞机,这是继那条分手短信后他们之间的第一次联系。

颜禾和贺青在工作上有交集,自然而然地以为他是急需一份文件,说下飞机后会立马让人给他送过去。

彼时,电话那头的贺青沉默了一会儿便挂了电话。

可当她下飞机后,竟在人群中看见了贺青,对方一身藏青色西装,看起来干净利落。

颜禾愣了一下,而贺青在看到她身旁的陈青鹤时也怔住了,问道:“颜禾,他是……?”

她没来得及开口,陈青鹤主动自我介绍道:“陈青鹤。”

声色低沉,音色悦耳……颜禾一直觉得他的声音很好听,温和迷人。

贺青的眉头几乎是在瞬间紧蹙在了一起,听到这个名字时,他就知道对方是谁了——

颜禾放在心上多年的人。

贺青的表情说不上好,只觉得太阳穴“突突”地疼。

那时候的颜禾并没有意识到不对劲儿,从包里把文件翻出来递给贺青后,借口有事就拉着陈青鹤匆匆离开了。

连贺青叫了一声她的名字,她都没有注意。

颜禾只顾赶紧带着陈青鹤离开,生怕陈青鹤发现什么。然而两个人刚上车,一直没说话的陈青鹤还是在她的忐忑中开了口:“刚刚那个是你前男友?”

“啊……嗯。”颜禾没有心情去想他是怎么知道的,现在的她心慌无比,生怕他看出什么。

因为贺青不仅姓名和他相似,并且就连样貌都有五分像他。

颜禾正心慌,想说点儿什么转移话题的时候,陈青鹤淡淡地道:“他不适合你。”

“为什么?”

车发动前,陈青鹤才开口说道:“你值得更好的。”

04.

回国后,颜禾一连几天都很忙,还好陈青鹤有时间可以接送她上下班。颜禾暗暗高兴,但也不放心地问过他:“你这样接送我,是不是很浪费时间?”

彼时,她因为临时加班的缘故,让陈青鹤在外面等了许久,匆匆赶出来时,正好看见他在花坛边抽烟,眉间微蹙。

“在你这里,不算浪费时间。”

这是陈青鹤的回答,但颜禾没来由地心酸了起来。因为她哥哥的嘱托,他才无微不至地照顾她,那不论她要求什么,他都会答应吗?

颜禾在原地站了一会儿,犹犹豫豫,还是问出了心里所想:“我……如果我很想要一件东西,你会帮我吗?”

已是深夜,灯光璀璨,香烟的星火在陈青鹤的指间闪烁,隔着烟雾,他淡淡地看过来一眼,叫人难忘。

“颜禾,有什么需要你都可以提。”他承诺道,“我对你有求必应。”

只要是她想要的东西,他都可以送给她。

颜禾的心不禁又软又痛,她朝他走近几步,没到跟前,却又停了下来。她想像很早之前那样跟他撒娇,可又意识到那已经是五年前了。

陈青鹤的目光一直落在她身上,此刻熄掉手里的烟,又吹了一会儿冷风,烟味淡了许多后,他才低声道:“为什么不靠近我一点儿?”

声音低沉又性感,仿佛是在哄最爱的人一般。

颜禾忽然就有点儿想哭,最难过的时候,她都没有想要落泪的冲动。

眼前这个人教过她理智,也教过她察言观色与权衡利弊,而她学习了这么多,还是不敢再靠近他一点儿。

那时候在德国,她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想向他告白,他却突然没有了音信。她想了很多办法都联系不到他,最后只能去找了自己的哥哥,但得到的回复也只是他有紧急的事要处理。

有多紧急呢?紧急到他和她整整一年没有联系,直到后来她结束进修,离开了德国。

颜禾一直没有回答,陈青鹤也没有逼她。他主动走向她,伸手按了按她发顶:“我让你不高兴了?还在怪我当年不告而别?”

她的很多东西都是他亲手教会的,他能猜到她的想法也并不让人意外。

颜禾没有说话,算是默认。她分明就是想要一个他的解释,而陈青鹤也给了,他说道:“那时候有一个很重要的雇主受伤,我要负很大的责任。他的身份我不方便透露,那一年我一直在处理这件事。我从事的工作很危险,不想让你参与进来。”

她的声音有些闷闷不乐:“……我不会参与的,我能保护自己。”

“嗯,但只要你在我身边,危险就是存在的,我不想让你受一点儿伤。”陈青鹤低头,单手捏了捏她的耳垂,很轻地笑了下,“以后不会不告而别了,小丫头就原谅我吧,好不好?”

所幸夜色太重、灯光又太远,颜禾的耳朵红得不是太明显,但心跳声很大。

无处可避,无处躲藏的,是她的心意。

05.

回国的这一段时间,颜禾有些忙,交接工作的事务很烦琐,在她忙于工作的时候,贺青居然特地来找过她一次。

在公司的休息室,就在颜禾思索着贺青突然找她会是因为什么事情时,一直沉默的贺青突然开了口:“后天有空吗?我的同事后天结婚,嗯……可以带家属一起出席。”

颜禾原本正在倒咖啡,听到这句话愣了一下,抬头看向他,意外道:“我们不是分手了吗?而且唐枣已经回来了。”

唐枣就是贺青的心上人,近期刚回国。

贺青的眉头皱得很紧,说:“我不是真心想分手。”颜禾惊讶了几秒,随后反应过来,问道:“你是什么意思?”

“陈青鹤这个人不简单,他又离开了你那么久,颜禾,他……”

颜禾打断了他的话:“你是想说陈青鹤不适合我?那谁适合?你吗?”她不想听她和陈青鹤不能在一起之类的话,心口郁结又烦闷。

贺青有些急切:“我和你在一起两年了。”

“可你知道我一直喜欢他,我也知道你另有喜欢的人。一开始,我们不就说好了吗?我们互不干涉。”

贺青看着她,眉眼微垂:“人是会变的,颜禾。我想,我现在喜欢的人是你。”

在和唐枣分开的那一年里,他是颓废过,那时候陪着他的人只有颜禾。同病相怜一般,他们在一起了,起初的时候贺青并不喜欢她,而到后来爱上了他也无法再开口,只能用唐枣回国这件事来试探她,可她毫无反应。

最后他提了分手,想的不过是她喜欢的人并不在身边,她迟早会爱上自己,对于分手,她一定会挽留。

可她没有。

就连她难过,都是为了另一个人。

而他千算万算都没有算到,自己提完分手后,陈青鹤居然出现了。

颜禾的休息时间马上要结束,离开前,她对贺青说了最后一句话:“贺青,当初你向我提出交往,是想借我忘记唐枣,而我答应你,是因为你长得像我喜欢的人。对不起!”

他们并不适合,他们之间只能错过。

……

今天一如既往地要加班,颜禾伏案翻译了大半天的外文文献,因为太过专注,陈青鹤来了好一会儿她才发现。

“你等我很久了吗?我马上就好。”

“不着急,我等你。”停顿了下,陈青鹤接着说道,“我上来的时候,遇见贺青了。”

颜禾愣住,有些紧张地问道:“他跟你说什么了吗?”

“他说你已经不喜欢我了。这是什么意思?”大概是觉得她的反应很可爱,陈青鹤突然起了逗她的心思,弯唇笑道,“你喜欢我?”

正在收拾桌面文件的颜禾猛地抬头看他,对方漫不经心,淡淡地看着她,像是什么都知道,却又什么都不说破。

“我……”她想说,自己一直喜欢他,没有不喜欢,却又不敢让他知道自己的心意,怕他会拒绝。可陈青鹤只是问她:“你会和贺青在一起,是因为我?”

纠结犹豫到最后,颜禾只能点头。她不敢看他,连忙解释道:“三哥,你听我解释,我其实没有别的想法,我……”

“如果是我有别的想法呢?”

颜禾蒙蒙的,不知道陈青鹤说的是不是她想的那个意思。她还坐在办公椅上,仰着头呆呆地看着他。而陈青鹤单手撑住她的椅背,弯下腰,彻彻底底地把她笼在了身下。

他亲了亲她的眼尾,克制且自持,甚至还风度极佳地问了一句:“颜禾,你要不要和我在一起?”

颜禾就像是被天降的大甜饼砸中,还没反应过来,就愣愣地点了下头。

陈青鹤低头吻了下她额头,声音动人:“小丫头。”

他想起颜禾刚到德国的第一年。

彼时,她刚到一个全新的环境,有些水土不服,受不了当地的气候,再加上还有认床这个坏习惯,不过两天她就发起了高烧。

陈青鹤得知消息后,当即中断了会议,匆匆赶去医院。那时候,她已经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但睡梦中还在抱着被子掉眼泪,被汗湿的几缕漆黑的长发贴着脸颊,而眼尾也是一团红晕。

她像是一只娇气的小奶猫,没人管,就自己委委屈屈地躲到角落里。

饶是陈青鹤见状也会心软,在她又一次梦呓掉眼泪时,他几步上前把她抱在了怀里,低声哄着。而他原本只打算哄这么一下就放手,没想到她竟轻轻地靠了上来,伸手抓住了他的衣服,渐渐睡得安稳。

就像是原本骄纵的小猫崽忽然又乖又软了起来,毫无戒备。

陈青鹤垂眸看着她的睡颜,良久,很轻地笑了。

这么娇气的小奶猫,也不知道她的哥哥怎么放心让他来照顾,不知道他也会动心吗?

06.

十一月份,天气变冷,气温下降。

颜禾有了一个小假期,准备和陈青鹤去邻省的海岛玩儿。可偏偏陈青鹤名下公司的特卫接到新的任务,有个娱乐公司需要带自家艺人来这边进行拍摄,他们要做的就是保护好这位艺人的安全。

刚好那家公司的老板还是陈青鹤认识多年的旧交。陈青鹤承情,亲自负责了这件事,在那位艺人拍写真、接受采访时,他在后台的私人休息室里处理邮件,而颜禾窝在沙发里的一角看小说。

外面拍摄进行到一半的时候,有人敲了敲门,颜禾从沙发上站起来过去开门。打开门的一瞬间,颜禾就愣住了,她没想到门外站着的人会是唐枣。颜禾之前在贺青那里见过她的照片,所以一眼就认了出来。

后来颜禾才知道,唐枣就是这次负责采访艺人的杂志记者。唐枣并不认识颜禾,开门后也只是礼貌地对她点了点头,然后越过她看向陈青鹤,说了句:“陈先生。”

因为这个艺人的身份比较特殊,所以采访的内容都要给陈青鹤这个暂时的负责人过目一下。

令颜禾意外的是,唐枣的态度虽然有些拘谨,但她并不像是第一次见到陈青鹤,语气神情中总是夹着几分熟稔。

带着满肚子疑惑的颜禾终于挨到了唐枣离开,一关上门,她连忙问道:“你们之前见过?”

陈青鹤放下手中的笔记本电脑,看向她,问道:“好奇我和她的关系?”

当然了!唐枣可是贺青的“小青梅”,怎么会这么刚好地认识陈青鹤?

颜禾很诚实地点了点头,就见陈青鹤朝她伸出手,她小步上前拉住,偎进他的怀抱。他说道:“她原本是在国外工作,是我联系了她现在的老板,高薪聘请她回国的。”

颜禾愣了一下,不理解这之间有什么关系,又试探地问道:“是和贺青有关吗?”

陈青鹤在将自己的工作转到幕后前,就已经得知了颜禾和贺青交往的消息,随后着手调查了贺青这个人,自然也查到了唐枣的资料。

可以说,唐枣回国与贺青重逢的事,都是他一手促成的。

“如果在唐枣出现后,贺青对你的心意有所动摇,那他就不配拥有你。”

“那如果他没有动摇呢?”颜禾追问道。

陈青鹤看了她一眼,微微蹙着长眉。良久之后,他弯下腰吻了吻她的唇,声色低哑性感:“威逼利诱、不择手段、强取豪夺……你想听哪个?”

“你不是这样的人吧?”颜禾抬眸看着他,眼里亮晶晶的,“如果我真的喜欢贺青呢?”

陈青鹤没说话,只是目光带笑地看着她。

他宠溺又纵容地把她当作掌上明珠。

舍不得她难过,更舍不得她受伤。如果她真心喜欢贺青,贺青心里又只有她,为人如陈青鹤这般,绝对不会去插足到他们之间。

而颜禾听到陈青鹤这番类似告白的话,心情一时有些小雀跃。她伸手搂住了他的脖子,撒娇一样地问他:“你为什么不早点儿告诉我啊?如果你在德国的时候就告白,我们就不会错过这么多年了。”

“那时候你还小。”陈青鹤捏了捏她软乎乎的耳朵,耐性极好地解释道,“况且那时候我的工作还没有转移到幕后,大部分工作不能透露行踪,你和我在一起会有很多麻烦。”

颜禾想说,自己不怕麻烦。起初,她还以为她和陈青鹤之间只是自己单方面的喜欢,还偷偷难过了很久,现在想想,反倒有些鼻酸。

“嗯……我们不提这个了。”为了转移话题,颜禾把目光放到了他的脸上,从眉眼到鼻梁再到唇边,“你嘴唇颜色好淡啊,又薄,网上说这样的人很冷淡的!”

陈青鹤被她拙劣的转移话题技术逗笑了,抬手勾了勾她的下巴,低头吻上她涂有口红的唇,而后笑道:“那我借一点儿颜色好了。”

颜禾没想到他会忽然亲过来,而他的唇上确实也沾了一点儿她的口红颜色,顿时面红耳赤了起来。

他还似笑非笑地补充了一句:“网上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我确实挺冷淡的。”

只唯独对她特别一点儿……特别热情。

07.

唐枣和贺青仿佛约好了一般,在遇见唐枣的第二天,颜禾就在超市里碰见了贺青。想起之前发生的事,她还是有些尴尬。

贺青看见她时也意外了下,随后无奈地笑笑,抬步走了过来。

“你一个人?”

颜禾摇摇头。她是和陈青鹤一起来的,因为她拿错了酸奶,陈青鹤便让她在这里等他。

贺青转念一想,就能猜到陪她一起来的人是谁,没有多问,沉默半晌后说道:“颜禾,你们分开过五年,他身上有很多事情是你所不了解的……”

停顿了下,贺青自嘲地笑笑,认真地看着她:“可能以我的立场说这些话会有些卑鄙,但颜禾,我希望你能想一想。”

如果他能早一点儿遇见颜禾就好了,没有唐枣,也没有陈青鹤。

如果那一年,他没有去西班牙留学,而是去了德国,那他一定会对颜禾一见钟情。思及当下,贺青低低地对她说了一句:“Tequiero.”

这是西班牙语里最口语化的“我爱你”,贺青知道颜禾不熟悉西班牙语,也没有要解释的打算,却没有想到颜禾会突然问道:“这是什么意思?”

半年前,颜禾还在国外出差时,她和陈青鹤一起去隔壁小镇看湖,在那片蓝色的湖水旁,陈青鹤就说过发音类似的一句话。

颜禾是翻译,有语言天赋,对于类似的发音能记很久。那时她以为陈青鹤是在夸赞湖水,但偏偏这时候,她又从贺青这里听到了发音类似的一句话。

贺青沉默了一下,还是如实说道:“是‘我爱你’的意思。”

颜禾心跳快了一瞬,不过不是为了他。她急于求证什么,问道:“我从别人那里听到过发音类似的一句话,拼音读法好像是‘Teamo’……也是‘我爱你’的意思吗?”

贺青不用细想,就能猜得到颜禾口中的别人是谁,心里有些酸涩,但还是跟她解释道:“Teamo,爱意浓烈。”

如果“Tequiero”代表的是喜欢,那“Teamo”则是浓烈的爱意,远在喜欢之上。

在那片蓝湖旁,陈青鹤并没有在附和她的话,也没有夸赞湖水的美丽清透,而是在用另一种语言来表达他的爱意。

颜禾被这解释击中了心中最柔软的地方。

直到贺青离开,陈青鹤回来,她还是有点儿心不在焉。

两个人出了超市,才发现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起了大雨。陈青鹤将颜禾紧紧地护在怀里,直到上了车,颜禾的身上也只是湿了一小片衣角,而陈青鹤自己却被淋得差不多湿透了。

逼仄的车内,陈青鹤低头过来给她系上安全带,他的发梢还滴着水,眉眼湿润,手指有些凉,呼出的气息有些热,仿佛身体里的荷尔蒙一下子溢了出来,特别性感。

想起那句西班牙语,以及现在这种场面,颜禾的心跳声瞬间乱了节拍。

本来逛完超市后,他们是打算就近去餐厅吃饭的,但此刻,颜禾改变了主意。她拉了下他微湿的袖口:“我们回家吧……你淋湿了,先换身衣服,别感冒了。”

08.

回到公寓后,陈青鹤进了浴室,而颜禾则在客厅收拾从超市买回来的一大堆东西。其间,他放在桌上的手机响了一次,征得陈青鹤的同意后,她就帮他接了。结果在结束通话后,她的指尖不小心点到屏幕,按开了手机联系人的页面。

颜禾看见了几个熟悉的名字,愣住了。

这时候浴室里传来陈青鹤的声音,让她帮忙拿一下放在卧室的衣服。颜禾没有动,直到浴室里的水声像是停了,她才走近几步,问道:“我在工作中一帆风顺,遇到再难的问题到最后都会突然迎刃而解,是不是和你有关?”

她结束进修从德国回来工作后,事业和生活都一帆风顺,有时候遇到很棘手的事,到最后竟然也能奇迹般地化解……而这些是不是与他有关?

在她以为联系甚少的那五年里,他是不是一直在默默地帮她?

她刚当上翻译的那段时间,因为年纪轻,又没什么经验,老前辈或者客户都不太信任她。她第一次去外省出差,就遭到了客户的冷面拒绝,对方点名要换另一个新的翻译来。

颜禾不知如何是好,想尽了办法,即使向客户证明了自己的实力绝对能够胜任这次的翻译工作,客户也还是不为所动。最后公司也让她回去,说是会再派一个有经验的前辈过来。

颜禾没了办法,沮丧地收拾完行李,却在准备离开前接到了来自大老板的电话,说客户改变了心意,愿意让她试一试,犯点儿小错也没关系。

同时,她也收到了客户发来的短信,里面不乏含有致歉和鼓励她的意思,还说了一句,Vic对你很不错,是他向我极力推荐的你。

客户的态度变化实在太明显了,可当时她因为过于惊喜,并没有仔细想这个Vic是谁,以为是老板或者是哪位前辈,而她现在知道了——

陈青鹤的手机里有那位客户的联络方式,并且她点开信息页面后,看到了一周前他们的来往短信。

那位客户就称呼陈青鹤为“Vic”。

浴室里彻底没有了声音,不知道过去多久,空气中突然传来门锁被打开的“咔嗒”声。

颜禾没想到,陈青鹤裹了条浴巾就直接出来了,她下意识地想后退一步,结果他几步上前干脆利落地抱起了她。

她原本是赤着脚踩在地板上的,现在被勾住腿弯抱起,突然的失重感让她本能地搂住了陈青鹤的脖子。

也是在这时候,颜禾听见了他的回答——

“我不作回答,你可以任意想象。”

他不想干涉她的事业,却也舍不得让她太过辛苦。

在他们分开的那五年里,其实并不是完全的空白,在颜禾不知道的那些时间里,他都在陪着她。

而最后的最后,他也终于来到了她面前。

所有的梦都经过她,然后一夜成真。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上一篇 : 浅浅星渊
下一篇 : 带我拱手河山讨你欢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随机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故事大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