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第二面(二)

分类:耽美甜文 / 睡前故事

他的第二面(二)

文/砾沙

他的第二面目录

第一章:他的第二面(一)

第二章:他的第二面(二)

第三章:他的第二面(三)

第四章:他的第二面(四)

他的第二面(二)

02

第二天,当韩逸独自走向停车场,一个人影突然跳出,挡住了他的脚步……

经过了整晚的自我激励和心理建设,莫晓妍终于下定决心,在停车场堵到了只身一人的韩逸。

可她涨红着脸还没说出一个字,韩逸就好像根本没看见她一样,长腿一迈,直接绕过她走到自己车边,莫晓妍几乎能看见一股冷风吹着孤零零的小叶子在她身边凄凉地打转。

但她好不容易才找到这个机会,绝对不能轻易放弃。于是她横下心来,以毕生难见的矫健身手,三步并作两步冲过去挡在韩逸和车门中间,然后,朝他摆出一个自认为和善迷人的笑容。

可是……他的脸色好难看……他好像生气了……他不会打我吧……

莫晓妍紧张得手足无措,低着头嗫嚅着开口:“韩先生,对不起,我想我们之间有点误会……”

“如果你是来道歉的,我接受。没有别的事,就赶快让开。”韩逸单手支在车身上,冷着脸打断了她的话。

莫晓妍准备了一晚上的说辞,被他这一吼全噎在嗓子眼儿里,她努力维持着脸上的笑容,继续说:“韩先生,我诚心为上次的事道歉,但是,既然张经理和周总监都觉得我适合那个职位,为什么……”

“因为我们公司不需要骗子!”

毫不留情面的回答,让莫晓妍感到一阵难堪,可她扬起头努力解释着:“不是,上次的事是误会。韩先生,我不是骗子,而且我真的很需要这份工作。”

“所以呢?”韩逸忍不住嗤笑一声,眸中微露讥讽,“你很惨,你需要吃饭,因为这样我就必须要给你工作吗?”

莫晓妍被他语气里的鄙夷刺痛,一时间竟不知怎么回应。

韩逸见她丝毫没有离开的意思,心中颇有些烦躁,突然上前一步朝她靠近过来,吓得正不知所措的莫晓妍一个哆嗦,差点以为他要把自己扔出去。

可韩逸只用一只手转过她的身体,指着远处忙碌的几个清洁工,语气冷漠却字字戳心:“你觉得这座楼里的每个人,谁身上挖不出几件惨事,他们努力工作的时候,可没把惨字挂在嘴上博同情。莫小姐,这世界并不是永远有捷径可走的。”

他这话里的讽刺意味很明显:别人在努力工作,她却在招摇撞骗。而现在她必须为这段过去付出代价。

韩逸看到眼前那瘦弱的肩膀开始轻轻发抖,而她的眼眶已经全红了。

韩逸心想终于能摆脱这人的纠缠了,于是一边把她的身子推开一边继续说:“我再说最后一次,越星绝不会要品性不好的员工,无论什么职位都一样。”

“我没有走捷径!”

难堪、委屈、心痛一股脑地冲了上来,莫晓妍拼命咬唇忍住即将决堤的泪水,倔强地伸手一把按住车门。

韩逸的怒火终于蹿了起来,他从没见过这种被他戳穿本来面目还能厚着脸皮不依不饶的女人,挑起眉正准备叫保安过来。莫晓妍却丝毫不退让地望着他,声音里已经带了颤音:“为了准备这次面试,我彻夜不眠地查到越星竞标的项目。那份资料是我白天跑遍了潼安周边的小区,厚着脸皮拽着每个人攀谈,又花了一晚上时间整理出来的,也许不是很专业,但是绝对真实可靠。我从没有想过要走捷径得到什么职位,韩先生,如果你只是因为那次的印象就觉得我是骗子,这对我不公平。”

“是吗?就凭你一个人就能拿到策划组都问不出来的资料,你是怎么做到的?别告诉我是靠算命算出来的!”

莫晓妍又气又急,一时间竟有些语塞。她没法告诉他,自己是利用了那些人的迷信心理,打着免费算命的招牌一个个“看”到的。可她并没有骗人,那份资料是她顶着近四十摄氏度的高温很辛苦才搜集到的,又在那间闷热的出租屋里熬了一晚分类整理出来,她无法忍受自己努力的成果就这么轻易地被他污蔑为欺骗。

“是读心术。”

莫晓妍脑子一乱,不知怎么着就脱口而出了这个词,抬头对上韩逸满含嘲弄的眼神,她索性硬着头皮继续瞎掰:“我学过读心术,就是通过微表情和言谈去判断一个人的经历和心理,然后在交谈中用一些引导方法,很容易能得到他们的真实资料,就像我以前算命时一样。”

这次韩逸终于没有打断她,而是抿起唇把她的话好好想了一遍:也许这样就能解释周悦伟的表妹为什么会断定她料事如神。

莫晓妍见他表情松动,心里又燃起一丝希望的火苗,急切地说:“韩先生你不信的话我可以证明。那天那位面试我的张经理是不是正被公司要求调动职位,而她还在犹豫是否该调去别的部门,并不想接受调令。我昨天是第一次见到她,这种事情也不会有人告诉我,不信你可以去查。”

韩逸将信将疑地盯着他,周悦伟确实想把张欣调去经营部,张欣为此也向他们表示过不满。但这件事对项目组的普通员工是绝对保密的,这女人到底是如何知道的?

他开始在心中做着权衡:这次的新区改造项目在政府那边进行得不太顺利,现任的那帮官员很难对付,如果这女人真的善读人心,也许能帮上忙。

莫晓妍见他一直不说话,以为他仍是不信她,内心一阵绝望,泪水终于潸然而下:“韩先生,我之前确实是被生活所迫,而且我也没有想过去骗人,去‘秘境’算命的人只是觉得好玩,或者是希望有人聊聊求得安慰,我从来没有故意恐吓别人去骗他们买什么东西。而且我本来有份正经工作,是想稳定了以后就关掉‘秘境’的,但是刚好又遭遇失业……”

她越说越乱,越说越没信心,觉得自己现在看起来一定很蠢,早知道就不要过来丢这个人,不过反正这人对她的印象就已经糟糕透顶,现在最多再加一条:变成比较蠢的骗子而已。

韩逸眯起眼盯着她的脸,眼神慢慢转为嫌弃,然后突然拉开车门,冷声说:“进去……”

莫晓妍本来哭得正带劲,乍然听到这句话,顶着一脸眼泪鼻涕愣愣地抬头看他,完全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韩逸不耐烦地重复了一遍:“坐进去。”

莫晓妍内心有点凌乱,这是要干吗,直接把她扭送到派出所吗?

但迎着韩逸强硬不容拒绝的目光,她只得一脸蒙地坐进车里。她还没来得及开口,韩逸已经指着驾驶室旁的一盒纸巾说:“把你脸上的鼻涕擦干净了再和我说话。”

莫晓妍的脸顿时涨得通红,她忍不住在心里吐槽:什么时候都不忘穷讲究!

但在他人“车檐”下,她只得忍气吞声地抽出两张纸乖乖把脸擦干净。第一次坐进豪车让她觉得浑身不自在,于是她又飞快下了车。此时韩逸已经坐进了驾驶室,“砰”的一声关上了车门。

莫晓妍嘴角一撇,内心一阵苦涩:果然还是不行啊。

谁知这时韩逸又摇下车窗丢出一句话:“还不至于饿死的话,明天来报到的时候换套能看的衣服。”

莫晓妍耷拉着脑袋蹭到垃圾桶旁,将手里揉成团的纸巾抛了进去,在心里酸酸地想着:大少爷就是大少爷,随口一句话就让人家换衣服,可是你知道一套职业装有多贵吗!

莫晓妍正为存折里所剩不多的余额心疼,突然脑子一炸想明白了这句话的意思,本来黯淡的瞳仁里倏地填满光彩,她开心地跺着脚,不断拍打着兴奋到发烫的脸颊,几乎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她可以进越星了!她真的可以进越星了!

“莫晓妍,你真是太棒了!”

03

得到这个消息,另一个激动不已的人是苏玲玲。当然,她的激动里还多了些“项目组终于有助理了,一大堆琐碎事能有人分担了”的喜悦。

于是莫晓妍第一天报到后,她好像一只快乐的云雀领着莫晓妍在项目组四处跟人介绍。负责潼安新区改造的项目组一共有几十人,各种新名字和职位让莫晓妍觉得有些头晕眼花,可她还是认真地一个个记下,并且告诉自己一定要快些把人都认熟。

职场新人,首先要识得人,然后得让别人认识你,时时刻刻提着口气,半点不得松懈。

终于两人在认了一圈人以后,转回到莫晓妍工作的策划A组,在这里,莫晓妍竟意外地见到了一个熟面孔。

孟子珊,一个睫毛卷翘,红唇丰满,栗色卷发披肩,无论在哪儿都能轻松吸引异性目光的美人儿。

莫晓妍模糊地记得自己好像曾经见过这张脸,直到被苏玲玲提醒,才想起来她曾经被苏玲玲带去过“秘”境。不过那时的情形好像并不令人愉快,她记得这位大美女在她店里一直叫嚷着“算得不准”,还拉着苏玲玲让她别再来这种招摇撞骗的小店,弄得场面很是尴尬。

此刻,孟子珊正坐在格子间后面,她慵懒地抬头,斜睨着一双大眼,淡淡瞥她,连莫晓妍这么迟钝的人,都能感受到这目光中蕴含的敌意。

她有些尴尬地缩了缩悬在空中半晌得不到回应的手,却仍是朝她友好地笑着说:“这么巧啊,我是新来的助理,以后请多多关照。”

孟子珊翻了翻眼皮,随意点了下头表示知道了。

这下连苏玲玲都有点愠怒,拉了拉莫晓妍的衣袖准备带她离开,谁知这时孟子珊突然举起一个文件夹说:“新来的助理是吧,那就把去年到今年的市场资料整理一下,明天早上给我。”

“喂,她刚入职,本来就要处理很多前期积压的工作,你还让她去整理市场资料,这是要累死她啊!”苏玲玲十分不满地挥着手,小声对孟子珊抗议着。

孟子珊扯了扯嘴角,冷冷地说:“刚入职当然要先熟悉市场,听说她是你介绍进来的,你也不希望自己的人像废物一样做不了事吧。”

“你!”苏玲玲气急败坏,又碍于公众场合不好发作。莫晓妍见状连忙接过文件夹,笑着说:“没错没错,我刚来本来就得多熟悉情况,放心吧,交给我,明天一定搞定。”

苏玲玲心中仍是不平,但见她确实是一副无所谓的表情,只好叹了口气悻悻然坐回自己的座位。孟子珊却从鼻子里轻哼一声,再也没抬头看莫晓妍一眼,仿佛她是一个从未出现的无关人士。

莫晓妍抱着文件夹坐回自己桌前,开始整理手里的资料,这时兜里的手机开始振动,她借着显示屏的掩护,偷偷打开微信。

苏玲玲发来的一长串牢骚充满了屏幕:“晓妍你别难过,这个孟子珊啊,仗着自己有个财务部高层男友,平时就不拿正眼看人。我听说她本来想推荐自己的表妹来当助理,但她那个表妹除了会打扮什么都不懂,张经理当然不会要她了。这次看到你来顶了这个缺口,她才会故意为难你,所以别和她一般见识!小人就是小人,咱们少惹她就是!”

莫晓妍看着眼前这一长串文字,面前好像出现了苏玲玲噘着嘴为她愤愤不平的样子,她抿嘴笑了起来,快速回了几个字:“没事,放心。”再加一个笑脸符号发送出去,然后赶紧准备工作。

谁知道手机很快又振动了起来,莫晓妍抬头看向苏玲玲,见她正用手势示意她看手机,她只得又偷偷掏出手机,发现上面又是一大串文字:“本来你手上的事就够多了,再加上她给的那些,还规定明天上午给她,我看你只怕要做到很晚,撑不撑得住啊?”

莫晓妍偷瞄了下四周,飞快回了一句:“刚好,办公室有空调,比家里舒服。(偷笑)”然后她把手机放回桌上,给苏玲玲做了个“OK”的手势。

时钟“嘀嗒嘀嗒”走得飞快,当莫晓妍终于从成堆的资料中探起头来,发现已经到了晚上八点,整个办公室的人已经全走光了,此时肚子也终于抗议般地叫了起来。她连忙走到茶水间,从冰箱里拿出食盒,里面躺着她最爱吃的鲜肉大包子。

今天的午饭她是和苏玲玲一起吃的,为了感谢苏玲玲她硬是挤出为数不多的存款付了账,这样本来带来当午餐的包子正好能充当晚餐。

“叮”,微波炉的响声惊醒了正靠在门板上犯晕的莫晓妍,她揉了揉被冷气吹得僵硬的脖子,把食盒中的包子拿出准备趁热吃,突然听见不远处的办公区传来奇怪的吱吱声,然后又看到那边顶灯突然暗下又亮起,就这么反复闪动着。

莫晓妍把包子叼在嘴里,好奇地朝办公区走去。

此刻,写字楼外华灯璀璨,这座城市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而一窗之隔的办公间里却静得出奇,用来照明的顶灯不断闪烁,黑暗像鬼祟的小偷时而肆意侵袭时而被惊退,莫晓妍听见自己的脚步“咚咚”踏响在地板上,伴随着头顶电流的吱吱声,光线将她的影子孤独地笼罩在其中。

空调不知道被谁调到了二十二度,低温让四周更多了些阴冷的味道,莫晓妍忍不住抱起手臂打了个寒战。她怀疑是电闸出了问题,准备到一层去找值夜保安上来看看,谁知刚走到电梯旁,突然感觉背脊一凉,有什么东西从她身后跑了过去……

她立即警觉地转头,听见不远处堆放杂物的楼梯间里传来轻微的“喀喀喀,喀喀喀”的声音,好像是什么动物用爪子抓挠木板。

“写字楼里怎么会有动物?”久违的警觉感涌上心头,她随手捞起身边的灭火器,朝楼梯间走去……

楼梯间的门半掩着,隐隐透出昏黄的灯光,莫晓妍深吸一口气,猛地推开门,只见一个黑影从半空中跃下,她正要举起灭火器去打,却惊讶地发现,面前竟站着一只通体黝黑的小猫,正龇着牙、弓着背竖起毛发凶狠地瞪着她。

莫晓妍见状终于松了口气,放下灭火器,她蹲下身,友好地冲那黑猫笑笑,见它仍是十分警觉,就从兜里掏出糖豆,扔了一颗到它面前。

墨绿色的瞳孔亮了亮,黑猫迟疑地伸出小粉舌轻轻舔了舔,似乎觉得味道不错,下一刻就放心地将糖豆卷进了嘴巴。

莫晓妍觉得有些奇怪,写字楼里应该是不能养猫的,是谁把这只猫放在了这里?

也许是因为身处这无聊又孤寂的夜晚,让她对这黑乎乎的小东西有了同病相怜的感觉,她咬着包子蹲在黑猫身旁,一边喂它吃着糖豆,一边自言自语地念叨着:“你的主人干吗把你独自丢这里,你也没有家了吗……”

黑猫咀嚼着嘴里的食物,斜斜地朝她翻了个白眼,似乎在嫌弃她太过聒噪。

莫晓妍对自己试图和一只猫交谈的行为感到有些好笑,她沉默下来把包子吃完,站起来对着那只黑猫说:“谢谢你陪我吃饭,明天你还在的话,我再来喂你吃糖。”她又挤了挤眼,凑近它说,“这种糖可只有我有,吃一颗烦恼跑光光哦。”

黑猫双眼一眯,从喉咙里发出慵懒的咕噜声,莫晓妍便当它是回应,于是愉快地推开楼梯间的门,这才发现办公室的顶灯竟然已经正常了。

楼梯间的门在她身后“嘎吱”一声关上了。

这时,一个黑影慢慢从暗处走出,黑猫“喵呜”一声跳进那人怀中,戴着手套的五指轻轻拂过它黝黑的颈毛,一双阴郁的眼睛贴上气窗,长久地注视着办公室里的一切。

而莫晓妍已经再度埋头在繁杂的工作中,并不知晓在楼梯间发生的一切。当她终于做完所有的工作,时钟已经指向夜里一点。

她已经很久没有在电脑前待上十几个小时了,密闭的办公间里,强劲的冷气吹得她头脑昏沉,双腿像灌了铅,根本提不起半点气力。

她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拖着疲惫的身子走到电梯里,迷迷糊糊走了几步,几乎分不清东南西北,头“砰”的一声撞在玻璃上,疼得她“嘶”地叫出声来。莫晓妍长叹一口气,揉着额头在心中哀叹:莫晓妍啊莫晓妍,你可是要靠努力在越星升职加薪走上人生巅峰的人,这才第一天就受不了了,怎么行!

她开始用所剩无几的脑细胞快速搜索恢复元气的方式,突然想起来她曾经为了减压,和小区里的大妈们一起跳过几个月的广场舞,这招好像挺有用的。

于是她对着角落深提一口气,回想着大妈们那热情似火的动作,大声哼唱着曾经烂熟于耳的神曲,从凤凰传奇的唱到筷子兄弟的,时不时以手部动作相配合。

要说这广场舞真乃提神妙招,她不过自嗨了几分钟,顿时觉得头也不晕了,腰也不痛了,浑身的干劲好像又回来了。此时她才突然发现一件事情:她好像还在电梯里面,可电梯为什么这么久还没到一层……

莫晓妍猛地转过头来,就看见电梯门大开,而韩逸站在门口,正抱着胸好整以暇地看着她。

她顿时一个激灵:这是什么情况!

天哪!原来她头脑昏昏沉沉忘了按楼层,所以电梯就一路升上了二十八层!可这位老板大人,现在都深夜一点了,你还在这儿干吗啊!

“韩……韩总好……”莫晓妍吓得舌头都捋不直了,半天才想起来问好。

“跳完了?”

莫晓妍羞得想要落荒而逃,可电梯现在还在二十八楼,根本无路可逃,只能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脸,弱弱地回道:“跳……跳完了。”

“那我可以进来了?”

莫晓妍这才发现自己跳得太嗨,正好挡在电梯门口,她连忙缩着脖子挪到角落,恨不得让自己钻进电梯钢板里。

幸好韩逸全程再没看她一眼,电梯安静地运行到一层,莫晓妍听见电梯的开门声,顿时感到绝处逢生的喜悦,这时一直沉默的韩逸却突然又抛出一句话:“还不错。”

“哈?”莫晓妍呆呆地抬起头,大脑持续停摆中。

韩逸一边迈出电梯,一边抛下最后一句话:“你专程跑上来表演给我看,我出于礼貌也该表示下赞许。”

莫晓妍咧开嘴,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她双手捂住脸,明知道他是故意讽刺她,只觉得羞愤难当:我真的不是故意想引起您的注意啊,就算是也不会用这么中二的方式好吧。

当她垂头丧气地走到写字楼外,忍不住在心中悲愤地想着:快来道雷劈死我吧,劈失忆了也好,把这丢脸的一切全忘了最好。

老天爷好像听见了她的召唤,闷热了几天的空中突然开始电闪雷鸣,豆大的雨点随即落下,把她浇了个透心凉。莫晓妍抱着胳膊呆呆地站在雨中:好吧……其实……我并不是这个意思……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