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万次心动2(三)

分类:耽美甜文 / 睡前故事

一万次心动2(三)

文/一路烦花

请你这样围攻我目录:

第一章:一万次心动2(一)

第二章:一万次心动2(二)

第三章:一万次心动2(三)

一万次心动2(三)

衡川一中一向偏理,徐摇光也是理科好,语文、英语都一般般。明雅中学偏文,基本上每次联考语文和英语的前两名都出现在明雅中学。

徐摇光什么时候英语也能全市第一了?那他得考多少分?

李爱蓉目光一瞥,第二列分数,150!

“满分?”李爱蓉精神一晃,目光在瞥到第一列的名字时彻底失声——

秦苒?

其他老师听到满分都围过来看。这次考试卷子出奇地难,在改完卷子的时候,各科老师都一起讨论过,这次出满分卷子估计难。

“满分?这么难的卷子还有人考满分?”李老师很意外,“选择题最后一题,中间两个选项的单词我都不认识,还是查了词典才知道的生僻词。”

“徐摇光吧?”

“好厉害。”

“人家之前是A城转学来的,一直底子就好……”

听到李爱蓉说有人考满分,这些老师都围了过来,尤其是李老师,挤在所有人最前面。

“秦苒?”后面有一个老师在看到上面的成绩后,念出了第一排的名字。

站在陈老师身后看分数并且议论纷纷的声音全都没有了。

众人面面相觑,脸上的表情相当微妙。

秦苒的大名,就连高一一心只读圣贤书的书呆子都知道,更别说高三的任课老师。跟她名声齐名的,就是她不符合衡川一中实力的成绩。

关于秦苒的传言从她开学时就有,听说是个不良学生,档案一塌糊涂,月考周考能上两位数就算不错了。

这她要能考满分?那把徐摇光跟潘明月这两个镇校之宝置于何地?

李爱蓉看了下第二名,徐摇光,145分,全校排名第二,全市排名第四,很符合她的预测。

只是……

李爱蓉将杯子往桌子上一放,双手环胸,冷笑不止地看向陈老师,满眼嘲弄:“陈老师,我不过就是不教她而已,她就算再愤怒,也不要连市联考的答案都弄到手吧?当我们都是瞎子吗?嗯?!”

这会儿,秦苒还趴在桌子上,没睡着,就是蒙着头。答案还没发下来,林思然正跟前桌的人对答案,瞥见秦苒的手动了动,不由得戳戳她的手臂,然后凑过去小声开口:“你英语有没有全选C啊?”

林思然向徐摇光借了英语卷子,对了一下答案,这次英语有42分的选择题是C。

秦苒慢吞吞地从桌上抬起头来,听到林思然的问话,她茫然了一瞬,才反应过来:“没有吧。”

“没有?”林思然拔高声音。有那么一瞬间,她很想摇醒秦苒,“那你选了什么?A、B还是D?”

她又算了一下,侧头跟秦苒说:“选A的话,那你有可能考30分,不少。”

秦苒其实也睡不着,她随手拽下盖在身上的校服,慢悠悠地给自己穿上。在听到林思然的话时,她只略微挑了下眉,没立马回答。

林思然看着她的表情,忽然想起了一种可能,她僵硬地抬了抬头:“你不要告诉我,你是凭借自我感觉写的?”

在她的印象中,苒姐是个非常奇特的人,每次考试都能完美地规避掉正确答案。

秦苒咳了两声,因为趴的时间长了,她的嗓子有些哑。她用手按了下嗓子那里,十分随意地开口:“是吧。”

完了。

林思然麻木地转过头。

林思然前面的男生也面无表情地看向秦苒。顿了几秒后,他捂住心口,痛心疾首地转回了头。

乔声注意到这里的情况,下意识地抬眸:“咋了?”

“苒姐毅然决然地凭借着自己的感觉写的英语!”

全班一阵静默,英语课代表一脸幽怨地看着秦苒。

林思然不肯死心,试图拯救一下:“苒姐,你说一句你骗我们的。”

秦苒的目光在这几个人身上扫过,理直气壮:“我拒绝。”

林思然陷入沉思,乔声张了张口,想说“苒姐就是不一样的烟火”。

这时,高洋走了进来。

班级的喧嚣声忽然一停。

只见高洋默不作声的,他站在林思然和秦苒这一排桌子边,看着秦苒,嘴角动了动,想要说什么,最后又放弃,直接开口:“秦苒,你……你跟我出来一趟。”

秦苒没有丝毫意外地跟着高洋出了教室,步伐不紧不慢,不慌不忙的,表情淡定。

秦苒跟在高洋身后,来到教导主任的办公室。

办公室里,看热闹的老师有那么几个。

丁主任这已经是第四次在大场面上见到秦苒了。因着她跟封楼诚跟校医室那位都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丁主任的态度还算和蔼:“秦同学,你知道你自己考的分数吗?”

秦苒点了点头,气场确实足,十分嚣张的语气:“当然,除了理综和语文外,应该基本上是满分。”

李爱蓉满眼嘲弄,似笑非笑地看向秦苒:“说你智商不高,确实是不高。你要考个及格线边,我们可能还不会这么兴师动众,你一不小心,五门科都考了全市第一,抄得这么厉害,生怕别人不知道吗?”

其他老师听到这里,都一言难尽地看向秦苒。

“这是你做的吗?”丁主任顿了顿,又问秦苒,“还是你不知道从哪里得来的答案?你老实跟主任说,没关系的。”

丁主任知道秦苒背景大,下意识地为她开脱。作为高三教导主任,他当然听过这位新晋校花的事迹。丁主任也接连为秦苒处理过三件事情了,从演讲到照片再到后续秦语的小提琴事件,实际上都跟秦苒无关。

这一次,丁主任相信秦苒也是受人陷害的。

“主任!”听到这明显偏袒的话,李爱蓉表情一愣,眼眸微微一缩,“你这是什么意思?”

丁主任看她一眼:“小孩子年纪小,偶尔犯糊涂一次也正常。”

说着,丁主任用眼神示意秦苒,认个错,然后他把分数抹了,这件事就当什么也没发生,他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不然说开了,无论是谁在秦苒背后捣鬼,秦苒一个作弊的名声是跑不了了,在档案上也要狠狠记下一笔。

本来丁主任觉得秦苒肯定能懂他的意思。

然而,秦苒脸上露了个笑,随即十分清淡地开口:“没,没任何人给我答案,是我自己写的。”

丁主任一愣。这跟他预想的不太一样啊,他连忙用眼神跟秦苒示意,这种时候可千万不要说这种话。

丁主任张了张嘴:“秦苒同学……”

然而丁主任话还没说完,就被李爱蓉抢了先,李爱蓉嘴角的弧度很深:“秦苒,你这是亲口承认卷子是你自己写的吗?”

李爱蓉有些想笑。

丁主任要是存心想包庇秦苒,李爱蓉是没有办法搞什么大事的。可惜秦苒这个人脑子有点问题,丁主任都给她台阶下了,她竟然还死猪不怕开水烫。

也不看看,这样的分数是她能考到的?

丁主任皱了皱眉,有些紧张地看向秦苒,张嘴,想让秦苒明白他的意思。秦苒确实看了看他,不过没有意会到他的深意,只是漫不经心地点了点头:“如假包换。”

生怕秦苒反悔,李爱蓉当先拿了自己刚出的、下个月的月考题给秦苒。题还没出完,就只有单项选择跟完形填空,但难度跟分量够了。

不仅如此,李爱蓉还找了看热闹的几个老师,让他们当场出题。

李爱蓉先把英语卷子放在办公室的空桌上,让秦苒做,也同时让其他老师现场出题。当然,怕高洋包庇秦苒,李爱蓉没有让他出题,而是找了另外一个数学老师。

丁主任急躁地看着秦苒,眉宇间满是担忧。

秦苒什么也没说,当她决定好好考试的时候,就已经预料到这样的情况。她直接坐下,开始写李爱蓉出的英语题目。

15个单项选择题,跟20个完形填空题,比期中考试题型要简单,几乎一眼就能出答案,秦苒全部做完用了不到十五分钟的时间。

李爱蓉满脸嘲弄地看着她,等她写完,就连忙拿过秦苒写的卷子,从第一题往下看。看着看着,李爱蓉脸上的神情就僵硬了,讥诮转成了震惊。

丁主任一直在观察着动向,看到李爱蓉表情变了,他就隐约料到了结果。跟他预想的有些不同,他惊讶地抬头看向秦苒。

与此同时,一个数学老师的题目也出好了。这个数学老师也是教高三的,出的题目都是综合大题,十分有难度,运算也很复杂。

秦苒将数学全部做完,没超过二十分钟,基本上还是因为她左手写字特别慢。

那位数学老师不信邪地拿过卷子,到一边开始演算答案。算出答案后,他坐在办公桌边,满脸复杂。

紧接着就是生物老师拿着秦苒的答卷在思考人生,他出的是四对染色体遗传学、光合与呼吸还有细胞的超级化图形。每一题都要大量的知识跟课外拓展,尤其遗传学的推导,他就算是正常做,光那一题他也要用十分钟画遗传图。

然而,秦苒在他的眼皮子底下,用十分钟就做完了三道题,并且还全对。

这几个老师没说答案,但其他人已经从他们的表情中猜到了答案。

丁主任这会儿是真的被惊到了,他看着秦苒好半晌说不出话来。一旁的高洋显然也没想到这个结果,他正在那位出题的数学老师面前,一边看看题目跟答案,一边时不时地转头看秦苒,像是第一次见她。

整个办公室内,最淡定的就是秦苒。她捏了捏自己的手腕,抬眸,笑道:“还需要再请其他科的老师来继续吗?”

听到秦苒的话,其他人都看着她没反应过来。

尤其是李爱蓉,她自从拿到秦苒做的那份英语卷子后,就已经忘了自己在想什么了。

自己出的卷子自己当然知道,李爱蓉在英语教学这一块相当有野心。下个月月考的试卷她没有出完,但每一题她都是根据其他题型原创的,别说秦苒,连她自己都没有整理出来答案。

李爱蓉看着秦苒用十五分钟不到的时间做完的这35道题,一时间震惊难言,忘了开口。

秦苒?她怎么会做得这么快?这个学生档案上混乱一片,前科一堆,上课从来不会认真听讲,她怎么可能会做对?!

全办公室,只有高洋第一个反应过来,他清咳了两声,但人还是飘着的:“丁主任,我去叫化学老师来出题。”

其他老师也随即缓过神来,面无表情地想,英语、数学、生物难道还不够证明吗?

还叫什么化学老师?再叫一个老师过来怀疑人生?

幸好丁主任也回过神来,他沉默了一会儿,才艰难地开口,脸上带着和蔼到不行的笑意:“高老师,不用再叫化学老师了,我相信秦苒同学没有作弊。”

顿了顿,丁主任又看向办公室里其他的老师,询问:“你们有什么意见吗?”

其他老师连忙附议没有意见。他们哪里会有什么意见?

这件事已经不需要再多说什么,秦苒有没有作弊显而易见。

丁主任侧了侧头,又慈父一般地看向秦苒跟高洋:“你们俩先回去吧。”

高洋回到办公室。

从那天改卷子的时候,引起了数学老师们集体轰动,就知道秦苒的数学试卷有多让一个数学老师震惊。高洋盯着秦苒的这份答题卡,秦苒的字迹比开学的时候进步不少,也难怪他改考卷的时候没认出来。高洋正想着,忽然间脑中灵光一闪。

他手微微颤抖起来,好半晌才让自己平静下来。

外面,午自习已经下课了,不少学生在转悠着。高洋压抑着自己颤抖的手,他叫了一个学生进来,让他去找秦苒。秦苒来得很快,她正微微低头,拉校服的拉链。

“高老师,您找我有事吗?”秦苒收起懒洋洋的姿态。

高洋深吸了一口气。秦苒能看到,他搭在茶杯边的手在小幅度地颤抖。

秦苒有点儿意外,她抬了抬眸,额角的黑发很自然地滑过眉骨。

“两个月前,徐校长把你托付给我们班的时候,”高洋手顿了顿,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那么飘,“顺便给我看了一张去年奥赛题的答卷。”

高洋手边是秦苒的数学答题卡,他昨天在改卷子的时候就已经看了无数遍的答题卡。

侯德龙出的题一向难。这次数学考试的最后一题,融合了侯德龙出竞赛题的风格,最后一小问放在竞赛题中都是压轴题。

除了秦苒以外,全军覆没,连徐摇光都没幸免。

可秦苒做出来了。

不可避免的,这让高洋想起第一次在校长办公室见秦苒时,徐校长给他的一份去年奥赛题的答卷。那份答卷跟他现在手中的一样,解题思路完美,逻辑缜密,步骤简明扼要,拿分点一步不少。

唯一不同的是,徐校长给他的那份卷子字形大气恣意,文字功底深厚,一看就是有练过的,跟他现在手中这份答题卡的字迹不一样。脑子里辗转了无数个念头,高洋得出来一个结论,目光落在秦苒正搭在校服拉链上的右手,炯炯有神:“秦苒,你两只手都能用对吧?”

正常的左撇子,怎么会用右手拉拉链?

秦苒拉拉链的手顿住了,好半晌,她捏了捏自己的手腕,笑了笑:“是啊。”

高洋握着茶杯的手发紧,不由自主地往椅背上靠了靠,好半晌,才让自己平息过来:“你参加了奥赛?”

可不对。

高洋一直都很关注奥赛,依照他对秦苒之前奥赛卷的解答,只要她参加了,一定会拿名次。回忆了下近两年的奥赛,高洋确信没“秦苒”这个名字。

“因为一些事情,没赶上。”秦苒“啊”了一声,有些云淡风轻地道,“老师,您别告诉其他人我不是左撇子,但我也不打算用右手。”

“为什么?”

秦苒垂眸,长睫覆盖下。

好半晌,高洋才听到她有几分沙哑的声音响起:“因为我的右手干过不可饶恕的事。”

(未完待续)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上一篇 : 流光似你
下一篇 : 南深一顾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