恰好夏风微甜

分类:青春爱情 / 睡前故事

恰好夏风微甜

文/林阿饭

恰好刮起一阵夏风,带着甜蜜的栀子香气拂过两个少年的脸,终于将他们之间的坚冰吹化。

Chapter 1

溪语悦庭是麓城有名的高档别墅区。

麦芮宁坐在出租车后座,透过玻璃窗,能看到窗外绿树成荫,风景独好。

距离门口还有一段路的时候,她听到司机说:“小姐,只能停在这儿了,再往前,保安就会过来盘问了,审犯人一样,可烦了。”

麦芮宁抬头朝前望了一眼,没说什么,付钱下车。

车子掉头的时候,麦芮宁还听到司机愤世嫉俗的抱怨:“有钱人就是名堂多。”

有钱人的名堂的确很多啊。想到待会要进行的面试,麦芮宁心有戚戚焉。

她是来面试私人营养师的,雇主名叫荣格,是个新兴科技公司的老板。在来这里之前,她已经在他的助理章程那儿面试过两轮,今天是第三轮。

这轮面试的内容是给荣格做早餐,如果他能吃完一半,她就能当场签下合同。章程通知她的时候如是说。

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还是那么挑。麦芮宁听到这个要求的时候,心里忍不住吐槽。

许是内心活动透露在脸上,章程误以为麦芮宁在小瞧这场面试,冷眼道:“别以为让荣先生吃下一半很容易,他很挑剔的,很多应聘者起初都像你一样自信满满,最后却连一口都没能让他吃下去。”

麦芮宁当即正色。不过,她没被吓到,她对自己的手艺有信心。

在保卫处登记了一下,麦芮宁走进了小区。

接待她的还是荣格那位不苟言笑的助理,他径直将她带到厨房,交代了各种食材和用具所在的地方后,便转身离开。

麦芮宁做了粥,是很普通的皮蛋瘦肉粥,章程前来端走的时候,眼中的失望之色已经无法掩藏。

说实在的,她之前是所有应聘者里表现最好的,他以为她起码会做点让人看起来有食欲一点的东西,没想到却这么平凡。章程不无遗憾地叹气。

麦芮宁听出他的不看好,但这并未影响她的心情。因为这个味道,荣格不会忘的。

果然,没多久,章程匆匆忙忙地从楼上下来,神情诧异:“麦小姐,荣先生整碗粥都喝完了,他想见见你!”

麦芮宁伸手整理了一下裙摆,从容地从沙发上站起来:“好啊。”

上楼的时候,章程回想起刚才荣格的表情,忍不住问:“麦小姐和荣先生以前认识?”

麦芮宁身形顿了一下,一些过往岁月涌上心头,她轻轻点头:“嗯,我们曾经是盟友。”

Chapter 2

什么盟友?减肥的盟友。

别看麦芮宁现在这么瘦,高中时代却是不折不扣的大胖子一枚,而荣格呢,也好不到哪里去。

麦芮宁打包票,如果网友们看到荣格高中时期的照片,一定会发出“果然每个胖子都是潜力股”这种感叹。

她与荣格相识于高一的第二个学期。

那时,荣格刚转学到一班,而麦芮宁在十三班。

一班尖子生多,是学校重点培养的对象,而十三班,大部分同学的成绩都是“吊车尾”,处在边缘。

一首一尾这样两个班级,体育课却安排在了一起,由一个老师教。

学校的出发点是好的——一班的人只爱学习不爱动,十三班的人则相反,两个班级凑在一起,或许能互相影响,中和中和呢。

可那个年纪的孩子,不管学习好的还是学习差的,自尊心大过天,他们早已自动将双方划分为敌对的两个阵营,互相瞧不上。

麦芮宁就是两个班级之间意气之争的“受害者”。

就因为她胖,一班的人就好像找到了什么突破口,每次发生争论,他们都会指着她说:“你们班也不全都是运动健将啊,麦芮宁不就不行?”

然后,十三班的同学就齐刷刷地看过来,目光里夹带不满。

麦芮宁简直要烦死。十五六岁本来就是最在意自己身材的年纪,哪个少女不期望青春期的自己能够苗条又漂亮呢,可她天生就胖,能怎么办?

这样的状况一直持续到荣格的到来。

第一眼见到荣格的时候,麦芮宁脑中就不由自主地浮现出两个字:同类。

他们有着同样的体型和圆圆的脸,除了性别之外,唯一的区别在于,他是个成绩优异的胖子。

只是卷面上的高分并不能让他在田径场上克服地心引力。开学的第一节体育课,荣格在跑八百米时,哼哧哼哧地落在了最后,比麦芮宁还要慢。

十三班像是终于找到反击的机会,纷纷指着荣格对一班那群骄傲的孔雀说:“还说我们班麦芮宁呢,你们班不还有比她差的吗?”

一班的同学一面恨铁不成钢地看向荣格,一面不肯服输:“比跑步有什么用?考大学又不是光看跑步的,有本事你们比比成绩啊!”

十三班的学生早就习惯了这套,根本不买账,扮着鬼脸走远。一班的人一拳打到棉花上,没多久也骂骂咧咧地走开。

很快,跑道上就只剩下麦芮宁和荣格两人。

荣格拼了命才跑完八百米,累得瘫倒在地。他面色苍白,汗水大滴大滴地往下流,仿佛刚从水里捞出来似的,虚弱不堪。

没有一个人过去扶他。

麦芮宁本来不想管的,她深知自己走过去,会招来怎样的议论。

有个流传已久的段子是这样的:两个胖子待在一起,打一城市名。答案是,合肥。

麦芮宁脑子里几乎已经预见,如果她过去帮他,这个段子将会诞生一个麓高版本:麦芮宁和荣格待在一起,打一城市名。

但她还是走了过去。

说是同病相怜也好,其他理由也罢,总之,内心的本能驱使她走向了他。

Chapter 3

“你还是先起来吧,这样容易缺氧的。”眼前一大片阴影落下,荣格擦了一把汗抬头,看到有着和自己差不多的一张圆脸的女孩朝他伸出了手。

其实在手伸出去之前,麦芮宁已经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毕竟她可不是什么少女漫女主角,就算是同类也未必会接受。

没想到,荣格接受了。他盯着麦芮宁的眼睛几秒后,大方握住了她的手,并试图借她的力起来。可不知是麦芮宁力气太小还是他太重,这一拉扯,非但没有把他拉起来,反而将麦芮宁扯了下去。

两人最终摔在了一块。

荣格还算有风度,在麦芮宁的头快要砸向粗粝的跑道上时,飞速用左手挡了一下。于是,她的头没有触地,而是砸在了一个软乎乎的“肉枕”上。

男生身上的甜甜牛奶香传过来的时候,麦芮宁的思绪飘得老远。

真怪,为什么同样是胖子,他出的汗怎么就是香的,而她的是臭的呢?麦芮宁忍不住想。

这个问题尚未得到答案,不远处就响起了哄笑声。

他们的状况显然引起了周围同学的注意,麦芮宁赶紧从地上爬了起来,她拍了拍身上的灰尘,下意识地道歉:“对不起,都怪我……”

荣格却打断她:“为什么要怪你?明明是我的错,都是因为我太胖了。”

他双手撑地,缓缓地站起来,脸色依旧谈不上好看,可是半点窘迫的感觉都没有。

麦芮宁愣住。她从来都没有像他一样,这么坦然地说出自己太胖的事实。

盯着荣格那张圆圆的脸,不知怎么,她心底滋生出一种名为羡慕的情绪。那一刻,她觉得自己对荣格的第一印象完全不对。

他才不是她的同类。

除了同款体型和同款圆脸,他们之间其实没有任何类似的地方。

Chapter 4

因这一摔,麦芮宁和荣格倒也熟了起来,此后每逢体育课,两人总是会心照不宣地照顾一下对方。

主要还是麦芮宁照顾荣格。

没办法,他太虚了,不管什么运动他都是吊车尾那个,有时候连体育老师都看不下去,让他别做了,但他从来不听,每一次都坚持到底,哪怕狼狈到被人看笑话。

麦芮宁远远地瞧着,一面佩服荣格的毅力,一面又想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坚持。

如果是为了期末总成绩,也不至于拼成这样啊,毕竟体育成绩只占很小的一部分比例。而且好多项目都不用考的。

麦芮宁觉得奇怪。

一次篮球课后,荣格练完三步上篮后累得瘫坐在地,借着给他递水的间隙,她终于问他:“你为什么要这么拼啊?这个又不计入考试成绩。”

荣格接过麦芮宁递过来的水,“吨吨”喝了两口,擦了一把嘴,才缓缓说出一句令麦芮宁一头雾水的话:“我爸爸是个柔道爱好者。”

麦芮宁:“这跟你拼命学篮球有什么关系?”

荣格沉默了,他胸口微微起伏着,似是在努力平复呼吸。

过了很久,久到麦芮宁以为他不会再回答了,他才继续开口:“他以前教我柔道的时候总是说,一个人的强大在于意识,而不在于技术。技术性的东西暂时学不会没关系,但意识层面弱小的话,就会弱一辈子。所以,我要坚持的。”

四月的风透过青翠的梧桐叶吹拂在少年的脸上,麦芮宁看到他眼里迸发出一种奇特的光芒。

我要坚持的。轻轻五个字,表现出的决心却坚若磐石。

麦芮宁想,他果然和她是不同的。

可是,一个意志力如此强大的人,怎么会胖成这样?

麦芮宁知道自己瘦不下来,除了天生体质的原因之外,最大原因就是意志力不够。她做过许多减肥计划,最终都败倒在食物的美味和运动的痛苦之下。

可荣格那样的人,不应该做不到啊?那究竟为何……

回到教室的时候,麦芮宁单手撑着下巴看着窗外翩跹的蝴蝶,百思不得其解。

Chapter 5

春天快要结束的时候,麓高迎来期中考试。

麦芮宁平时的成绩在十三班虽然属于前列,但是放在年级里是绝对不够看的,可这次考试,她竟然考进了年级前一百名,甚至比一班的一些同学的名次还要高。

这归功于考前荣格给她画了重点。

那时,她和荣格的友谊不仅仅局限在体育课,扩展到整个上学时间段了。

还是麦芮宁主动的。

自从篮球场上的那场对话过去后,她对荣格的好奇心愈发重了。

在学校碰见的时候,她的视线总是忍不住朝他看过去,观察久了,她就发现了一个问题。

麦芮宁不算人缘好的人,可在十三班尚且还能有几个说得上话的朋友,荣格却是彻头彻尾的独行侠。有好几次,她看到他独自一人在食堂吃饭,厚实的背影看起来竟有几分孤单凄凉。

麦芮宁有些不忍,于是某一天,她主动端着餐盘坐在了他的对面。

其实孤单啊、凄凉啊,都是麦芮宁擅自脑补的,实际上荣格并没有这种感觉。不过对于她的靠近,他也没拒绝,一来二去,两人算是正式缔结了友谊。

原本,考前麦芮宁只是拿着几道不会做的习题过去讨教,谁知荣格讲着讲着,忽然说:“你把教科书都拿来吧,我帮你画下重点。”

麦芮宁以为他开玩笑,打趣道:“啊,你说的是全页都是重点的那种重点吗?”

荣格没有笑,只是面无表情地看着她,麦芮宁赶紧收起玩闹的神色,连忙回到教室拿书。

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她已经知道,他其实是一个不好惹的人。

他总是面无表情,又很沉默寡言,在某些事情上还轴得让人抓狂。这样的性格若是放在一个高大帅气的男生身上,尚且能获得“冰山型男”“高岭之花”之类的雅称,而放在一个胖子身上,那就只有“不好接近”四个字了。

但他也是真的靠谱。

麦芮宁也是在考试的过程中才发现,原来荣格画的重点大部分是对的。交完最后一科的试卷后,她对荣格升起了那么一丝崇拜之情。

往椅背上一靠,她心想,如果这次成绩进步了,一定要好好感谢他才行。

成绩公布后,进步比她想象中还要大,班主任狠狠夸奖了她一番。麦芮宁还是第一次受到这样的夸奖,她又想,似乎光口头感谢还不够呢,至少还得请他喝杯奶茶。

这么决定以后,麦芮宁打算在体育课上告诉荣格这个好消息。

八百米测评结束,麦芮宁在终点线处等着荣格。许是因为得到了夸奖,她觉得自己身体都轻了许多,这次跑步比好几个女孩都要快,就连一班的人都没再对她指指点点。

倒是十三班的同学,照例对最后才到达终点的荣格发出“哧哧”的笑声。

看到已经不像往常一样累得瘫坐在地上,而是尽可能坚持站着的荣格,麦芮宁忽然对班上那群笑得七倒八歪的男生很生气。

他明明已经进步很多了,他们看不到吗?为什么要发出这种嘲弄的声音?

麦芮宁觉得,自己脑袋里某根神经好像被谁敲得发出嗡的一声。

Chapter 6

回过神来的时候,麦芮宁已经挡在了荣格的身前。

“你们知道他这次期中考试考了年级第一吗?你们知道他每节体育课都在很努力地上吗?他那么努力,你们凭什么要笑他?”说到最后,麦芮宁的声音都在抖。

她知道自己从来都不是勇敢的人,可是这个时候,她觉得自己必须要做点什么。

只不过失控的情绪并不能终止争端。

被一个女孩子当面吼,年轻气盛的少年们脸上哪里挂得住,为首的男生当即铁青了脸:“他考第几名关我什么事?我想笑就笑,你管得着吗!”

男生气势十足,麦芮宁有点胆怯,但想到身后的人,她又挺起了胸膛:“他是我朋友,你们说他就是不行!”

她没跟人吵过架,亦不知如何跟这群少年讲道理,只凭着满腔对朋友的真心与忠诚,努力与不平抗争。然而这腔真心却被误解,对面的男生眼睛滴溜溜转动,忽然嬉皮笑脸道:“我看不是朋友,是别的关系吧?”

麦芮宁脸皮薄,瞬间被激得耳根通红:“你胡说!”

男生哪管她心情,转头便跟后边的人起哄:“喂,你们知道吗?我们班麦芮宁和一班荣格……”

麦芮宁气急,慌忙上前阻止他们乱说,可转眼间,少年们跑没了影。

麦芮宁脚尖磕到一块石子,整个人往前扑,要不是荣格及时伸手揽住她,她定要摔个狗啃泥。

救人的姿势算不得好看,因为远方又传来了哄笑声。

那股熟悉的奶香味传来的时候,麦芮宁也不知道是因为觉得丢人还是别的什么,心脏扑通扑通跳得快极了。

放学回去的路上,麦芮宁还在愤愤不平,荣格倒是很平静。

麦芮宁问他:“你不生气的吗?”

荣格摇了摇头:“不生气。”

麦芮宁不解:“为什么啊,你们一班的人这么笑我的时候,我超生气的。”

“你看那边。”荣格忽然站住了,目光看向某个方向,麦芮宁也跟着停下。

车水马龙的十字街头,一只毛发脏乱的流浪狗,睁着猩红的眼,凶狠地对着一辆刚刚驶过去的车子龇牙咧嘴。

荣格说:“知道它为什么要那么凶吗?因为它害怕,它恐惧,它知道自己弱小。不管是笑你还是笑我的那些人,其实都和它没有区别。他们是弱者,而我,很强。”

荣格顿了顿,脸上难得浮出一抹笑容,那笑容很浅,麦芮宁却看得一滞。

她又听到了自己胸腔传来的狂跳声,而伴随着这狂跳,荣格接下来的每一个字,都在她心上留下重重的痕迹。

“强者,没必要对弱者生气。”

其实,胖子里也有帅哥啊。

麦芮宁红着耳根,目光小心地描摹着荣格的眉眼,第一次发现他的五官其实长得好标致。

Chapter 7

结果,不管是感谢的话还是那杯奶茶,那天麦芮宁都抛到了脑后。

等到想起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

放学后,麦芮宁带着钱包拉着荣格来到小卖部,指着货架上一排的零食对他说:“喜欢什么随便挑!我请你呀。”

荣格扫了一眼货架,薯片、辣条、蜜饯……全是高糖、高热量食品。他长叹一口气,摇头:“不吃了,都是垃圾食品,会发胖。”

麦芮宁愣了片刻,脱口而出:“原来你也在意体重的啊。”

荣格也愣了,他说:“我什么时候说不在意了?我以前其实挺瘦的。”

是,荣格的确没说过,一切都是麦芮宁的揣测。因为昨天他的那番“强者论”,她就觉得,他内心那么强大,也许早就与一身的肥肉和解了,所以才会不屑去做减肥那种事吧。

没想到原来不是。

“那你为什么会胖呢?”离开小卖部的时候,麦芮宁忍不住问。

话落之后,四周忽然安静。

良久,荣格在寂静中开口:“因为,我生病了。”

荣格并不是天生就胖的,高中之前,他一直都是个高高瘦瘦的小帅哥。

那时候,他还在盐城和父母一起生活。

盐城靠海,是一个重要的港口。荣格的父亲是一名远洋货轮的船长,每年都会出海几次,将来自世界各地的货物运送到岸。而每一次出海归来,他都会给荣格捎上很多新奇的小物件。

荣格一直以父亲为傲。在他心里,父亲强壮,勇敢,无畏,是一个强得不能再强的人。但这样一个强者,却在他中考过后的那个暑假,葬身在了从非洲返航的大海里。

据说是遇到了一场没有预料到的风暴,整艘船都被海浪掀翻,搜救队赶到的时候,只救下零星几人。

噩耗传来的前一秒,荣格还在摆弄一个航模,是他亲手做的,因为父亲的生日就在夏季,他打算等这次父亲回来,就把它当生日礼物送给父亲。

尸体没捞到,货运公司只送来荣父留在公司的一些旧衣服,还有搜救队打捞起来的一个钱包。钱包里,一家三口的全家福被泡得模糊,荣母几乎当场晕厥,而他手上的航模也摔在地上,碎得七零八落。

葬礼过后,荣母精神状态极差,但她是个要强的女人,谢绝了父母要他们母子搬到麓城的建议,毅然留在了盐城。荣格看出母亲在逞强,但他也不愿离开有着父亲记忆的城市,于是没有劝她。

他谨记着父亲离开前的教诲:“爸爸不在家的时候,要照顾好妈妈。”他努力照顾着母亲,可毕竟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再怎么努力,要带领一个受伤的成年人走出来,太难了。结果就是,他不仅没能照顾好母亲,连自己生病了都没发现。

起初,身体开始发胖的时候,他以为是垃圾食品吃多了,后来他开始失眠,头痛,脾气变坏,才觉得哪里不对劲。

上医院一查,医生说这是库欣综合征,不论是发胖还是失眠、头痛,都是肾上腺皮质长期分泌过多糖皮质激素的临床反应,而造成糖皮质激素过多的罪魁祸首,是垂体上的一组肿瘤。

荣格的外公和外婆听到这个消息,懊恼得不行,当即连夜赶往盐城,将他和母亲接回了麓城照顾。

Chapter 8

荣格不爱苦情,叙述的过程一直很平静。

麦芮宁听得入神,她想,究竟要有多坚强,才会如此波澜不平地诉说着这样一段悲惨的过往?来麓城之前的那段时间,他应该也很伤心吧。

还有他的病,要怎么样才能治好?

她担忧地看向荣格,天边,太阳逐渐西沉,夕阳的余光给他镀了一层柔和的光晕。在这光晕中,荣格亦看向麦芮宁。

仿佛知道她在担心什么,他缓缓抬手,在她头上轻轻拍了拍:“放心,我已经做了手术了,好得差不多了。”

外公外婆将他接回麓城之后就找了他们的老友,一个颇为权威的肿瘤专家给荣格做了手术,术后,经过大半年的休养,他基本已经康复。

休养的过程中,荣格也没落下学习,在麓高的插班考试中,他几乎拿下满分,这才转到一班来的。

只不过,肥肉这种东西,总是易长难消。

虽然荣格也很想变回那个高高瘦瘦的自己,奈何他一直以来就很挑食,嗜甜又嗜肉,在其他方面意志力超强的他,怎么也没办法控制旺盛的食欲。

外公外婆出于歉疚,明知道他该忌口,有时候也睁一只闭一只眼过去了。于是,他的体重一直没能降得下来。

听到荣格这么说,麦芮宁稍稍放了心。

片刻,想到那个说着“我是强者”“我要坚持”的荣格在面对喜欢的食物时也会和她一样挣扎,她又觉得好笑。

原来他并没有她想象中那么厉害嘛,不过,倒是有点可爱。

想着想着,她真笑了起来。

荣格一脸莫名其妙,问她笑什么,麦芮宁不语,只是笑得更欢了。

少女圆圆的脸蛋上盛开出两个浅浅的小梨涡,荣格还是头一次发现,心莫名其妙就被撞了一下。

正欲再问她究竟在乐什么,麦芮宁忽然正色,她无比认真地看着他,朝他伸出了手:“荣格,我们结盟吧。”

荣格尚未从她的梨涡中回神,迟了好一会儿才问:“结什么盟?”

麦芮宁说:“当然是减肥同盟!”

Chapter 9

这一次,麦芮宁的减肥大计前所未有的认真。

荣格的过往令她意识到,其实什么漂亮啊,他人的看法和目光啊,都不是最重要的。

最重要的,还是健康啊。

于是,她把过往搜集而来的减肥方法整理了一番,还特意去咨询了医生,最终根据自己和荣格的饮食习惯,制定出了一套饮食运动计划。

可是当麦芮宁拿着做好的计划表兴冲冲地在食堂里展示给荣格看时,荣格并没有买账。

他点着计划表上的早餐一栏,不太乐意地说:“红豆粥换成皮蛋瘦肉粥?我不要。”

“为什么呀?”麦芮宁有些生气,这可是她呕心沥血,死了好多脑细胞才弄出来的计划,他不夸她就算了,居然还不满意。

麦芮宁试图说服他:“你也知道,你的肥胖是多糖皮质激素造成的,所以更应该减糖。我查过了,碳水化合物会在体内转化成糖类,吃甜粥的话就更是糖上加糖了,不过我们也不能完全不吃碳水,毕竟是生长期,换成有肉还富含蛋白质的皮蛋瘦肉粥,很合理啊!”

荣格只是冷着脸,以沉默坚持。

麦芮宁也来了脾气,气呼呼地把计划表抽了回去,端起餐盘走掉了。

之后,他们开始冷战,一连几天,麦芮宁再也没去找荣格,就连在体育课上碰见,她也当作没看见。而荣格也没有搭理她,看到她与自己擦身而过,他只是黑着脸,死死地盯着她的背影,就是不肯上前主动化冰。

他不肯低头,麦芮宁就更气了。她觉得,凭什么啊,她那么认真,他却一点都不配合,说什么也不惯着他。

可是日子一天天过去,他们还是没有要和好的迹象,麦芮宁难受起来。

尤其是当她遇到不会做的作业,下意识走到一班却蓦然想起他不会理她的时候,就更难受了。

麦芮宁捧着习题册,钻进转角,靠着墙忍不住哭了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面前多了一个人影,麦芮宁抬头一看,是荣格,他终于主动来道歉了:“对不起。”

可她心里反而更委屈,哭得更响了。荣格整个人僵在原地,完全不知道要怎么办。

麦芮宁是他来这儿之后的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朋友,他很在乎她,可越是在乎就越笨拙,他不知道如何才能让她不哭了,她这张圆圆的脸,明明只有笑起来才最可爱呀。

想了许久,似乎一切症结还在于那碗粥上,荣格咬咬牙,终于妥协:“我答应你好了,红豆粥换成皮蛋瘦肉粥。”

麦芮宁停止了哭泣,大约也是反应过来他们最初吵架的理由有多荒唐,她恼羞成怒,一拳捶在荣格肩上:“你早答应不就完了!”

荣格吃痛,还不忘解释:“不是那样的。”

荣格的父亲厨艺很好,最擅长煮粥,而他最会煮的,就是皮蛋瘦肉粥。

父亲过世以后,荣格就再也没喝过皮蛋瘦肉粥了。

不管外面卖的有多好喝,在他心里,总是不及父亲的,而且,他也怕喝了别的,就忘了父亲的那个味道。

“那你一开始为什么不说啊。”麦芮宁压根就想不到这一层,听了荣格的话,她什么脾气都没有了,只剩下心疼。

荣格没有再解释。他性子要强,说起那场事故也像在说别人的故事,唯独触及这些细小的回忆时,会痛。这是他的软肋,不敢轻易示人。

“那就不换了吧,对不起啊,我之前不知道。”麦芮宁也没再追问下去,她开始懂得,不是每件事都需要打破砂锅——问到底的。

“换也没关系的。”荣格却已经下定了决心。

“如果是担心我不开心的话,真的不用,我已经没有生气了。

“也不是完全为了你。这几天我想了很多,其实,我不肯再碰这道粥,说到底还是在逃避,逃避他已经去世的事实。这不是他想看到的我,所以我想改变。”

荣格说得很坚定,麦芮宁看着他的眼睛,确认他不是在逞强以后,终于点了点头。

但,她真的不想他忘记父亲的味道,于是,她问他:“你能描述一下你爸做的皮蛋瘦肉粥是什么样的吗?我其实也挺会煮粥的,说不定……”

说着说着,麦芮宁忽然打住,因为她忽然发现自己好像有点自大——凭什么觉得自己做的能和他爸爸相比啊。

可荣格多聪明,一听就知道麦芮宁后面的话是什么,还是回答了她:“和外面卖的有些不同,他不喜欢放葱,喜欢放香芹,还有……”

麦芮宁赶紧趴在墙上,用笔在练习册的背后记下。

荣格看着她专注的神情,忽然觉得心底软得不像话,唇角忍不住勾了勾,他轻轻说:“可是我很挑哦。”

话落时分,恰好刮起一阵夏风,带着甜蜜的栀子香气拂过两个少年的脸,终于将他们之间的坚冰吹化。

Chapter 10

荣格没说错,他是真的挑。

后来的日子里,麦芮宁曾做过无数次皮蛋瘦肉粥,可每一次,荣格都会摇着头说:“不像。”

不过,他倒是每一次都喝光了。

久而久之,麦芮宁也不再试图复制出他父亲的味道,反正那时减肥计划已经顺利进行,她的皮蛋瘦肉粥,有她自己的味道就够了。

高中毕业的时候,他们已经瘦下来不少,荣格原本底子就好,自然重新找回了以前帅气的模样,而麦芮宁,竟也出落成了一个漂亮小姑娘。

谁都没有想到,曾经被人笑话的两个大胖子,会携手成为毕业晚会上最靓的两个崽。

可是,分别还是如期而至。

荣格的父亲生前一直希望他将来能考上麻省理工,因为那是他父亲最仰慕的一所大学,荣格一直将此当成目标,最终,他也没令父亲失望,凭着优异的成绩成功被录取。

麦芮宁也有了自己想要努力的方向。

她想成为一名优秀的营养师,在将来为那些与自己和荣格有着同样困扰的人,提供更健康的生活方式。

他们心照不宣地为了各自的理想而走上了不同的路,却也在分别的时候,留下一个承诺:各自带着荣光回到麓城的那一天,第一个要见的人,一定要是彼此。

荣格比麦芮宁回来得早,两年前,他从麻省理工毕业之后就回了麓城创业,而那时,麦芮宁却去了悉尼留学。

如今麦芮宁学成归来,第一件事就是来找荣格。

回来的路上,她就一直在思考该怎么给他一个惊喜,后来又无意间发现他的公司竟然在招营养师,麦芮宁灵机一动,便投了简历。

说话间,书房的门已经近在咫尺。

章程没有再送,转身将空间留给这两位曾经的“盟友”。或许是近乡情怯?一直都相当镇定的麦芮宁,在推开门的那一刻,心情忽然无比紧张。

不过,在看到门后那张英俊又熟悉的脸时,所有紧张又都消弭于无形。

他看着她,说:“你终于回来了。”

她亦看着他,说:“久等了。”

窗外,依旧是夏日的风,带着微甜的栀子花味,一切还是那么恰好。

睡前小故事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

// 此处地址改为你的js文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