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梦给你

分类:耽美甜文 / 睡前故事

做一个梦给你

文/大年年

一开始,对于婚姻的承诺是我们努力让彼此幸福

而到最后,各自分开才是最大的幸福

1

我们决定再次一起去旅行。

也许在很多人看来很奇怪,都已经决定离婚了,就赶紧好聚好散,不要瞎折腾什么最后的旅行。可是我始终觉得,有的时候生活需要一种仪式感,用这个仪式来好好道别,也不算太差。

只有闺密一针见血地拆穿了我的想法:“不要想了,既然他已经同意离婚了,那不管你用什么办法挽回,都是没有用的。”

我把闺密的这句话平静地扔进了脑海中的垃圾桶,努力跟自己说,这才不是什么挽回,这只是生活中结束一件事的一种仪式。

我们坐在曾经共同生活的家里等待着搬家公司上门——办理完离婚手续之后,我们各自找到了新的住所。马上就要去机场了,但此刻我们还在房间里各自忙碌着,看是不是还有什么遗漏的东西。

“啊,这个。”我从房间的角落里翻出一瓶气泡水,“这个还是我们第一次分开的时候,你给我买的。”

小和淡然地扫了一眼,将放在他身边的垃圾箱推了过来。

我把瓶子投入垃圾箱的瞬间,感觉心里有什么东西被刺破了一样。

我曾经努力保留着我们一起生活的点点滴滴,可是最后感觉也只是一种徒劳跟嘲讽,或许应该早点扔掉,省得伤心。

搬家公司过来估完价,给出的价格有点低,小和悄悄看了我一眼。他总是这样,拿不定主意的时候就会悄悄看我一眼,只是离婚这个主意他拿得很快,根本没有给我反应的时间。而他对于这些不存在生命的物体的留恋似乎比我要浓烈,想到这里,我心里更加难过了。

“行吧,就按你们说的价格。”我只想快点处理完这些事情。搬家公司似乎也习惯了离婚之后什么都不要,只想全部卖掉的夫妻。不要拥有共同生活过的痕迹的物体,不处在共同生活过的环境当中,我们以为这样就能轻而易举地摆脱掉那段伤心。在成年人的世界里,换掉一切就等于忘掉一切,我也一样。

但是,忘掉一切需要时间,也许等到这次旅程结束,我就能坦然接受这次放弃。

“走吧!”我们各自拿起护照跟机票,前往机场,度过我们婚姻生活的最后几天。

但是这段行程并不顺利,就跟我们已经破裂的婚姻一样,一旦觉得焦急或者心烦,那接下来的事情只会让你更加焦急、更加心烦。

一开始我们根本打不到车,好不容易打到了车,去往机场的道路又异常堵。小和坐在副驾驶座上玩着手机,时不时发出一阵笑声。失去爱情跟失去婚姻的本质是什么?我觉得是失去特权。恋爱或保有婚姻状态的时候,大家是希望用一种亲密的状态来呈现的,不管什么时候都会腻在一起,哪怕只是坐在一起玩手机;即便是三十七摄氏度的高温,也要冒着中暑的风险手牵手一起往前走。而现在,只有我关心着路况,为我们能不能准时赶上飞机而担心。本来也是,执意要进行这段爱情感消失殆尽的旅程的人,是我,不是小和。一开始,我对他而言,就不是生活的必需,而是一个备选,现在换来如此结果,也只是我的一厢情愿演变成的苦果。

车好不容易缓慢行驶起来,后面那辆车却悄悄插队到了我们前面,真是该死的一天。我强忍住要哭的冲动,闭上了双眼,决定让一切随缘。

2

飞机起飞的那个瞬间,我突然平静了下来,终于可以好好面对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

我跟我的先生小和在一起五年了,前几天,我们决定离婚,准确地说,提出离婚的是他,我只是顺从了他的想法。我当然还是很喜欢他的,也有人追问我为什么要离婚。

当时我坐在小和汽车的驾驶座上,夜晚的城市有着一种朦胧的美感,汽车停在了十字路口,等待绿灯的到来,我们之间是漫长的沉默。而在红灯消失前的最后一秒,小和的声音和汽车重新启动的声音打破了我们之间的沉默:“我离开的理由你还不明白吗?”

我当然明白,如果说前任是一个人过不去的坎,那我可能一直处在败者的位置。一直以来,我对小和来说就不是最重要的那个人,所以,他要离开我,真的只是时间的问题吧!

“我想我已经不爱你了!”小和说的话一直在我脑海里盘旋,那天那条回家的路,跟平时并没有区别,却让我觉得异常陌生。从他说出那些话开始,我单方面要维持的家就已经不存在了。

世界上有很多事情都是无用功,包括挽留一个一开始就不爱你的男人,我们把一切归结于没有爱了。爱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其实我都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存在过。

“我有点困了。”在黑暗的机舱中,小和嘟囔了一句。我们出门的时候,并没有带U形枕,曾经生活的家里有很多东西被我们扔掉了,就好像我们共同生活过的记忆一样,全部扔掉了。

“那你靠着我肩膀睡一下吧!”我往小和那边挪了一下身体。很快,他的头就靠在了我的肩膀上,毛茸茸的头发抵在我脖子那里,弄得我有点痒。

“你是不是又瘦了啊!”

“感觉都是骨头,你要记得多吃点饭,不要再瘦了。”

我没有接话,小和也没有再说下去,只听得到飞机轰轰往前飞行的声音。我突然想起了跟小和第一次旅行时的场景。其实那根本算不上旅行。当时我们刚在一起没有多久,小和临时工作调动,要去外地工作半年。对刚在一起、对彼此还不够了解的情侣来说,半年也算是一个坎了,我一时冲动,就瞒着小和买了一张陪他到A地的高铁票。

那是我第一次跟小和在一起那么长时间,虽然中途也没有欣赏到什么美丽的风景,所有的景色就是高铁沿线的房子、轨道还有车厢里的人群,但是那个时候,我是真的觉得,跟小和在一起就已经很好了,能在小和的眼睛里看到我的存在,这就是世界了。刚恋爱的人,总是有点狂妄,全世界什么都不想要,只想跟自己身边的人在一起。

那一次小和也是说有点累了,我主动拍了拍自己的肩膀,说可以借给他靠一下。当时小和靠过来的时候,我心里又紧张又开心,想到今后我们会一起携手走下去,就觉得很开心,傻乐起来。此时耳边响起了小和的呼吸声,我跟着他的节奏一起呼吸,也睡了过去。

可能这一路走来,我们都太累了?果然对小和来说,跟一个第二选择的人在一起,勉强自己也是一段很辛苦的旅程;而对我来说,要全力以赴跟上一个心不在我身上的人,是即使在风里雨里也要坚持的长途跋涉。结婚并不是这段关系的终点,而是一段看不到终点的旅途,总是格外疲惫。

我们订的民宿在中目黑,春天可以去赏樱。樱花一年只能看一次,是短暂的、容易消失的风景,就跟我们的生活一样。出了中目黑地铁站,民宿的老板Lily在等我们。

“我们这边步行过去大概四分钟就到了。”Lily是个非常热心的房东,见到我们就开始介绍我们订的房子。

“中目黑这边算是比较高端的地段了,哦,你们知道《最完美的离婚》这部电视剧吗?就是在这边取的景!这边的目黑河渠是东京最著名的樱花景点之一呢!”

原本好好拖着行李箱走路的我听到“离婚”这个词后,踉跄了一下,摔在了地上。

倒是Lily赶过来扶住了我,旁边的小和看上去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

Lily也觉得有点奇怪,问了一句:“你们是来度蜜月吗?看你们好年轻的样子。不过也挺奇怪的,很少有情侣度蜜月会选两室一厅,你们要不要改个房间?我们这里房价也比较贵,出来旅游的话,节俭一点比较好!”

我扶起倒在地上的箱子,一边静静地看着小和,一边拍着身上的灰尘,如释重负地说了一句:“我们准备离婚了,这是我们的离婚之旅。”

刚结婚的情侣可以拥有表达婚姻喜悦的蜜月之旅,那准备离婚的情侣就不能拥有表达婚姻结束、从此不再有瓜葛的结束之旅吗?

此时,我们三个人都陷入尴尬的境地。

3

终于,只剩下我跟小和两个人的时候,我还是忍不住坐在沙发上哭了起来。小和把纸巾塞到我手里,用手轻轻拍打着我的背,小声地哄着我:“别哭啦,眼睛都肿了。”这种短暂的温柔反而没有让我泄气,我倒情愿他现在也冷酷地对待我,就好像提出离婚时丝毫没有回转余地那样,这样的话,我对他的留恋会越来越少,也就能更加坚定地走开。我推开了小和的手,冲进了浴室,浴缸里已经放满了热水,我整个人都躲了进去。

这一次旅行,是完全没有计划的。我在水里泡了半个多小时,出来的时候,小和还坐在电脑前。

“你想去哪里呢?要不我们去迪士尼吧?你之前一直想去的。”

我胡乱擦了几下头发,点了点头。就算是离婚之旅,我也对很多东西完全提不起兴趣,我开始觉得闺密之前说的话很正确:“都决定离婚了,再出去一起玩也不会有什么兴致。你觉得男人对于一个决定放弃的、即将和自己毫无瓜葛的女人,还会有绅士风度和持续的耐心吗?”如果时间能够倒转就好了,我此刻只想回到我的小房子里,喝酒、看偶像剧、大哭一场庆祝我离婚了。

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我迷迷糊糊地走到客厅,看到小和正坐在地上打游戏。他见我起来,大概是想给我一个惊喜,说:“我买了明天去迪士尼的票。”

我点了点头,见窗外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说:“出去吃点东西吧!”我拿起一件衬衫罩在身上,然后随便翻了一个帆布袋背着。

我快步走在前面,不知道应该用什么样的态度面对小和。我们是即将分道扬镳的夫妻,不适合太过于亲昵,而我们之间,似乎也没有了亲昵的成分存在。想着这些事情,一个不留神,我被路边驶过的自行车撞到了。

高中生停下车,连连对着我鞠躬说着对不起,我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小和默默走到了道路外侧,伸手拉住了我的手。

即使走到了婚姻这一步,一起生活了几年,小和心里喜欢的人也一直不是我,我始终不是他的第一顺位。一开始,我以为只要在他的身边就好了,可是两人待的时间越久,我就越明白,我想要的,不只是他身边的位置,还有他心里有我,他也能爱着我。

“你把戒指摘掉了吗?”小和握着我的手举起来,左手的无名指上什么都没有。那个瞬间,我在他眼睛里看到的不是失望,而是一种放过彼此的解脱。

“是啊。”我偏过头,假装不在意地说。

同意离婚的那一天,我就把戒指摘了下来。人类对于疼痛的反应是需要时间的,与其等我意识到疼痛的时候再去摘下戒指,还不如一开始就摘下来,这样还不会那么难过。

我轻轻叹了一口气,虽然看起来好像很绝情,把有和他有关的记忆的东西全部打包扔掉,但是我原本还是期望着通过这次旅行,能让我们回到原点的。就在他牵着我的手的那个瞬间,我还天真地以为我们之间还有可能。

“许许,你想不想坐摩天轮啊?”小和指着不远处的台场摩天轮。

我们在一起这么多年,除开刚在一起的时候一起去欢乐谷玩过一趟,游乐园这种地方都很少去。

“女孩子不是说八十岁也是少女吗?”见我没有说话,小和低头又笑了,“还是说,你不想跟我这种老男人一起去?”

我伸手打了他一下,此刻那些让人忧愁的事情,比如回国以后我们就是互不相关的离婚夫妻、我们之间越走越远的感情,这些困扰着我们的事情似乎都消失了,我们就像两个小学生一样,一路打打闹闹着走到了摩天轮下面。

难得的是,那天竟然没有排很久就拿到了透明仓的位置,整个东京的夜景都被我们收入眼中。小和就那么安静地坐在我对面,摩天轮缓缓转动起来的那个瞬间,有着东京的景色,有着自己喜欢的人,也难怪那么多情侣都要来这里打卡了。

“哇,年轻的时候就应该多来坐坐的,现在感觉老了,上了这么高的地方竟然有点发抖。”

“如果掉下去怎么办?”

“哈哈哈,小概率事件。如果掉下去了,我会救你的,保险还是写的你的名字,之后的人生你就不用发愁了。”

我们说着一些并不好笑的笑话,透明仓的高度越来越高,隐隐约约可以看到别的情侣都在起身接吻了。

“我知道你为什么执着于最后的旅行了。”小和长叹了一口气,还是说了出来,“但是我们之间可能走不回去了,当然,错不在你。”

我想开口说些什么,张嘴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心里被一种很奇怪的情绪所充斥着。

“喜欢这种事情,到底是不是可以培养的?我一开始也怀疑过,觉得这个人也不差,说不定能在一起,阴错阳差结了婚以后,却发现感情好像很难培养起来,所以才会表现得不是很关心你的生活,对你的爱好、你的朋友圈也兴致索然。一开始就不是那么喜欢的人,一起走了一段路以后,觉得还是分开比较好。其实这样说起来也很残酷,但是,就是因为没有那么喜欢,所以才可以残酷地对待吧!”

“以后不要喜欢小白脸了,他们翻脸的时候,很可怕的。”

小和说到这里的时候,透明仓刚好升到顶点,仓体抖动了一下,我一时没有坐稳,往前摔去。我没有落到小和的怀抱里面,他只是伸手扶住了我,待我坐下以后,就拿着相机拍着东京的夜景。

我伸手摸了一下挂在脖子上的项链——把结婚戒指从手上取下来以后,我就将它用一条链子挂住了,每天都戴着。无名指的血管通往心脏,所以大家才把结婚戒指戴在无名指上,那我把戒指直接用链子吊到了心脏旁边,是不是爱意就会维持得更久?

然而,这种说法对我的感情毫无帮助。

回去的路上,小和没有再牵我的手,我们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一前一后地走着。我们又路过了目黑河渠,夜晚的灯光亮着,照在河边的樱花树上。我真的很想每年都跟他一起来东京看樱花啊,但是好像不太可能了。

我拿出手机想拍下这个场景,正准备跟小和说看一会儿再走的时候,小和的手机响了起来,我猜是第一顺位打来的。

果然不出我所料,小和语气温柔:“那我回酒店再跟你说……”

说完,小和回头朝我笑了一下:“我们快点回酒店吧!”

人生是终点比较重要,还是过程比较重要;是第一顺位比较重要,还是第二顺位更加可爱,此刻,我想我们俩应该都有了各自的答案。

那就,到这里结束吧!

看完这最后一场樱花,我们就分开吧!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