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人,请保持理智

发布时间:2019年10月7日 / 分类:故事人生 / 118 次围观 / 哄女朋友的睡前故事

艺人,请保持理智

文/嘉凌

简介:一向以洁身自好闻名的当红男星闻凌岳,突然被媒体拍摄到深夜与美女出入酒店。经纪人乔尘表示:一定不能让闻凌岳谈恋爱!然而最后,她却亲自推倒了flag……

1.完蛋,谈恋爱了

“闻男神的星途也太顺了吧,出道这才几年,就已经提名角逐视帝了!”

“我岳哥实力雄厚好吗!要身材有身材、要脸蛋有脸蛋,最近作品还都收视率大爆!这个名头早就该是他的了。”

“对对对,粉丝们又听话,不攀比不拉踩,那些流量小生的团队哪个不羡慕?岳哥还特别洁身自好,自从六年前和初恋女友分手后,从没传出过绯闻,他的经纪人乔尘肯定也什么都不用担心,遇到这么好的艺人,简直是经纪人界的天选之子!”

开车的女孩猛然一踩刹车,另两个冷不防地往前一倒,话题戛然而止。

一个白色的身影骑着自行车飞驰而过,一路超过无数量小车,消失在夜幕里。

脑袋磕在座位上的女生愤愤不平:“什么人啊,担心投不上胎吗……”

担心投不上胎的乔尘本人内心狂乱如雷轰。

十分钟前,她收到了职业生涯中最为惊恐的噩耗——她精心栽培、悉心扶植、用心呵护的娇花闻凌岳,被媒体拍到和美艳女子携手出入酒店,姿态亲密、行为越线。

乔尘心中一阵怒骂,满腔“自家养的好猪被卖白菜的偷了”一般的愤怒。

她立刻抓上外套,踩着拖鞋就跑下楼,到了车库才发现自己慌乱中带错了钥匙。她一咬牙,把外套系在腰上,蹬着停在门口的自行车就歪歪扭扭地冲了出去。

她和闻凌岳的居所离得很近,这一路她以末世逃生的速度蹬车过来,只花了不到十分钟。

闻凌岳的车还没到,她稳了稳呼吸,给助理小杨打了个电话。

深夜归家的闻凌岳到楼下时,看见的就是如斯诡异的场景——一个身穿睡衣、腰系夹克、一脚蹬着棉拖鞋、另一脚光溜溜地踩在自行车脚蹬上的女子,正对着手机冷冷地发出警告:“……第一,查出那女人的身份,提醒她不要出面;第二,联系公关把照片买下来,阻断所有外泄渠道;第三,看好闻凌岳那个臭崽子,当我给他擦屁股很容易——”

電话那头唯唯诺诺的小杨只听到了一个短促尖利的“啊”之后,便再没了声息。

她屏息凝神,过了两秒,试探道:“乔姐?”

乔尘顿了顿,难得地结巴了一下:“他到了,我,我先挂了。”

手机屏幕上的光熄灭,乔尘强压下尴尬,面无表情地侧头,看向了将手搭在她肩上的男人。闻凌岳的眉眼笼罩在暖橘色的路灯光线中,深色的大衣把他的轮廓勾勒出来,眼瞳黑得惊人。

良久不见反应,她忍不住出声:“岳哥?”

闻凌岳从喉咙里溢出一声轻喏,目光向下扫去:“鞋子是今年的流行款?”

乔尘愣愣地低头一看……鞋……少穿了一只……

她果断地把脚往回一缩,草地上沾着夜露,凉意浸人,她脚趾蜷了蜷,别扭地踩在穿着鞋的那只脚上。

闻凌岳几不可闻地低叹了一声,拉住她的胳膊:“走,去买双拖鞋再回去。”

乔尘立刻警惕:“为什么不去你家里穿一双?”

“我家里都是男士拖鞋……”

“骗人!我每天都去你家,明明有备用的女士拖鞋!”

“现在不方便……”

“不方便什么?我是你经纪人啊,兄弟!”

“她刚刚先上楼了。”

乔尘:“……”完蛋,闻凌岳果然谈恋爱了。

2.不用你操心

自认为抓住了罪证的乔尘心乱如麻,被闻凌岳半拉半拽地带去了小区里一家24小时便利店。因为时常有公众人物光顾,店主的嘴很严,不该看的、不该听的就选择性功能缺失,低头玩手机假装自己不存在。

乔尘光着一只脚,踩在地板上简直透心凉,但眼下这种情况她又不放心让闻凌岳离开自己的视线半秒,只好跟在他身后单脚蹦着走。

闻凌岳耳朵动了动,大概是不耐烦听她“咣咣”作响的拖鞋拍地声,干脆伸手揽紧她的另一只胳膊,以近似于搂的姿态护着她挪到了摆放拖鞋的货架前。

她一刹那便浑身僵硬,被闻凌岳搂住的那只手臂一阵酥麻,异样的感觉沿着神经末梢传至心脏,微微发着痒。

闻凌岳没有察觉到她的僵硬,微蹙着眉取了一双大红色老年款棉拖鞋,不经任何犹豫地让乔尘把手扶在他肩上,自己蹲下把拖鞋套在她脚上。指节蹭过她冰凉的脚踝时,乔尘乱哄哄的脑海里这下却清净了,唯独剩下了一个念头——闻凌岳这个死直男居然这么体贴,肯定是谈恋爱的时候偷偷学会的!

更生气了怎么办!

“乔尘,你想干什么?穿成这样就跑过来,都快冻成冰雕了。”闻凌岳结了账,十分嫌弃地避开她冷冰冰的爪子,攥着她的衣袖走出便利店。

脚上穿着红拖鞋、手上还提着一只粉拖鞋的乔尘吸了口气,平静地道:“我想辱骂你。”

紧接着便连珠炮似的开喷:“你以为我想大半夜来找你?我再不过来,明天你和美艳女子同居的爆料就冲上头条了!”

行走如风的闻凌岳突然停住了脚步,乔尘的额头猝不及防地撞在他肩上,刚“咝”了一声,未出口的话就被堵回了喉咙里。

“什么同居?”他皱了皱眉,“你说赵亿琪?”

“莫非你还有多个选项?”乔尘崩溃,“就是今天你在酒店被媒体拍到和你同行的那个!”

“媒体怎么会知道我的行程?”闻凌岳的声音忽然冷下来,“连我的经纪人都不知道,天城又是京城隐私性最好的会所,怎么可能会有狗仔混进去?”

被愤怒冲昏了头的乔尘一凛,立刻就想通了关节:“酒店是天城?那么内部不可能有媒体的人。天城每天出入那么多富豪明星,要是连这点都做不到,也不可能这么久屹立不倒。那么就只能是……”

闻凌岳回头和她对视一眼:“自导自演。”

“这么心机?”乔尘立刻开始催闻凌岳打开楼道门,“她要是在你房间里拍张自拍,配上似是而非的话发出去,这件事就实锤了,我们得抢占先机!”

“你以前带的艺人传出绯闻的时候,你有没有这么紧张?”闻凌岳任她翻找着衣袋,冷不丁问了一句,不知是不是错觉,乔尘竟觉得他的语气里藏着点探头探脑的兴奋。

她想了想,如实摇了摇头,回答:“没有。”因为前一个带的艺人本就是一个月换一个女朋友的花花公子。

闻凌岳的眼睛却亮了起来,用力拍了拍乔尘的肩膀。

“不用你操心,我和赵亿琪的事我可以自己解决的。”他道,随后身影迅速消失在转角处。

乔尘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直到一旁的自行车因为没停稳,“咣当”一声歪倒在地上,她才反应过来,好像闻凌岳话里的女主角有点耳熟——

赵亿琪,传闻中那个在六年前让他受过情伤,并且一直记挂到现在不曾放下的初恋。

她突然莫名生出一种“身体很重要的部分要被别人抢走”的恐慌,可无力的是,那人比她还要名正言顺,比她还要理所当然。

而她无法做出反击,从立场上就不行。

3.听什么初恋故事,她好酸

乔尘盯着屏幕上笑出牙龈的男人,默默在弹幕里敲出了一个“666”。

她想过闻凌岳会以什么样的方式来为自己解除危机,但绝对没猜到他是去另一个男星的家里,一同做起了直播。

充分的不在场证明有了,说不定还能给赵亿琪按上一个私闯民宅的罪名?

乔尘收住自己脱缰的思绪,叹了口气。

唉,孩子大了,有自己的想法了。

来电铃声突然响起,是闻凌岳的前一任经纪人老王,从出道开始就一直带他,后来因为孩子上了高三才交接到乔尘手里。他们是圈里难得的关系和谐的前后两位任经纪人。

“我看见闻凌岳前女友发了个欲拒还迎的朋友圈,说明天要和他约饭,他是不是要搞事了?”

乔尘默了默,决定先不纠正成语使用不当的问题,此刻应当一致对外。

听完了乔尘讲述事情经过的老王提点道:“你小心点那个赵亿琪,她仗着和闻凌岳有过一段往事,说不定要借此炒话题打个翻身仗。闻凌岳离视帝就差一步,颁奖在即,观众缘千万不能丟。如果和她旧情复燃,给粉丝带来的冲击力可比他正常展开新恋情大得多。”

要不怎么说娱乐圈水深呢,每一步该怎么走都要小心谨慎,做错了选择便很难挽回局势。

“赵亿琪的目的就是借闻凌岳炒作,那么肯定不会放过一切和他扯上关系的机会!”乔尘一手握拳,目光坚定,“赵亿琪这次约闻凌岳出门吃饭,八成是要营造出‘约会’的假象来误导粉丝!”

她停了停,一字一顿地说:“我必须阻止此事发生。”

乔尘很久没有干过这种事情了。

助理小杨通过蓝牙耳机向她汇报情况,乔尘压低声音“嗯嗯”地答应着,有些心不在焉地跟上老王的脚步,找到角落的卡座坐下来。

闻凌岳和赵亿琪离他们不远,仿佛是怕惹人注意,闻凌岳特意戴上了金属细框的眼镜,发型也重新打理了一番,眉毛画得很粗。

对话仍未开始,他不紧不慢地用着餐,修长的手指被刀叉的金属色泽衬得莹润如玉,眉眼低垂,嘴角微抿。

乔尘自以为不着痕迹地将目光落在他身上,正努力观察着有什么异样,忽然闻凌岳像是发现了什么似的,乍然抬起眼来。

乔尘立刻低下头,把围巾往上提了提,还不放心地压了压帽檐。

闻凌岳不知有没有发现她,目光在这个方向停留了很久,却没有其他动静,片刻后又若无其事地移开了视线。

久经沙场的老王不动声色地掏出一块小镜子,放在眼前,摸着自己的寸头,通过镜子暗自观察闻凌岳的动向。

不知道赵亿琪讲了什么笑话,闻凌岳突然闷闷地憋起笑来,拳头抵在唇边轻咳了咳才止住,乔尘狐疑地望了望,总觉得这笑具有针对性。

赵亿琪果然如乔尘所料,在朋友圈里高调放出和人约饭的餐厅照片,还有意无意地把闻凌岳的手纳入镜头,之所以没有偷拍他的脸甚至是直接发微博,大概是因为还没有彻底撕破脸。

老王慧眼如炬,迅速辨认出餐厅,热心地带着乔尘上门捉奸……是观察敌情。

乔尘小声问:“闻凌岳和赵亿琪究竟有什么故事?”

老王面带慨叹地开始回忆从前。大概剧情是闻凌岳在大学时和赵亿琪谈了个恋爱,正轰轰烈烈的时候女方却突然决定出国留学,年轻气盛的闻凌岳为了跟她一起出国差点和家里闹翻,到头来却得知她是攀上了一个国际上的大导演,这才干脆分了手。

就这么简单?亏她还以为有什么内情。

乔尘听老王讲着年代久远的老掉牙狗血故事,觉得自己有些牙疼。

酸的。

她着实不明白,为什么赵亿琪能够果断抛弃一个那样好的闻凌岳,又是什么让她在六年以后厚着脸皮回到他身边,一再地利用着回忆撩拨闻凌岳,试图利用他的人气重回巅峰。

这种处处夹缠着利益算计的恋情,她十分瞧不起。

老王敲了敲桌子,提醒她:“注意,正戏要开始了!”

4.因为我早就有喜欢的人了

“阿岳,这几年我一直深感愧疚……”赵亿琪眼中含泪,“身边有那么多优秀的男人追求我,可我却觉得,他们统统不如一个你。”

“呕——”乔尘开始后悔自己早上吃得太多。

闻凌岳面色平静地点了点头。

赵亿琪大概是觉得火力不够,加了把劲,眼眶通红,拿起一张纸矜持地擦了擦眼角,喉头哽咽:“阿岳,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想念从前那段日子。那时候我们的世界里只有彼此,我的笑容只为你展露,你的心脏只为我跳动……”

只为你跳动?那不早得驾鹤西去了?

老王猛然捂住嘴,实在憋不住笑声,迅速逃去了卫生间。

赵亿琪还在继续抒情:“……多么美好啊!阿岳,难道你就没有想念我吗?”

这是要他回应了,乔尘的心提了起来。

闻凌岳终于抬了抬眼,十指交叉撑住下巴,温和地笑了笑。

“没有。”

赵亿琪精致的面容僵了一下,瞬间崩裂。

她往后仰了仰,靠回椅背上,跷着二郎腿揣着手,也不打算继续打感情牌了,眯着眼睛和他商量:“我就摊牌了吧,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心里也清楚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我们俩炒一炒绯闻,顺便复个合,以你目前的人气和我海归歌手的身份,你知道有多大的流量吧?”

她熟练地从包里抽出一支女士烟夹在唇间,一边按下打火机一边站起身:“是我放出我准备好的爆料,还是你主动公布,你应该考虑得很清楚吧。”

闻凌岳低下头玩起了手机,弯起了眼角,笑意温柔:“清楚。”

正在看戏的乔尘突然收到了短信提醒。

闻凌岳:等会一起走。

乔尘:???

赵亿琪满意地点点头,转身正要走,突然被人拽了一把,跌坐回椅子上。

闻凌岳慢条斯理地理着袖口,“我还是想知道昨晚为什么媒体会得到你在天城‘偶遇’我还拉拉扯扯的消息。”

赵亿琪:“互惠互利,别那么激动。”

“哦。”闻凌岳站起身,借着身高优势压了她一头,顿了顿,“昨晚你跟我拉扯时偷到了我的钥匙跑去我家,论理说我是可以报警的。”

他迈开步子。

“自信是好事,但也要挑时候。”

他走到了悄悄埋下头的乔尘身边,把她拽了起来。

“我之所以一直没有再交过女朋友,是因为我早就有喜欢的人了,而不是对你无法忘怀,希望你好自为之。”

乔尘蒙了一瞬间,被他拉出了餐厅。

赵亿琪瞪大了眼睛,烟啪嗒掉在了地上。

刚从卫生间出来的老王:“……世界怎么变得这么快?”

闻凌岳别有喜欢的人?

乔尘迅速抓住了重点,除了反派一号赵亿琪,她经纪人事业中竟然还有一个最大对手没有曝光!

电梯中只有她和闻凌岳两人,空气之中尴尬蔓延,她忍不住问了一句:“谁?”

闻凌岳瞥了她一眼,耸耸肩:“我刚才录音了,随便说说给自己增加点底气。”

哦,好了不起,真想为他高歌一曲。

电梯门向两侧滑开,闻凌岳拽着她的胳膊往停车场走去,在没人的角落停下来。

“看我和人吃饭挺开心的?”他把句子咬碎,从齿缝里抵出来,语气倒没有几分愤怒或委屈,反倒是带了点笑意。唇齿间喷出的气息如同一条直线,从乔尘耳中灌入,又从心里钻出来,烘得她面颊滚烫。

“对不起!”乔尘知道这事自己不占理,果断低头道歉。

走在她身侧的男人顿了顿,松开手,迅速抓乱了她的头发,轻哼道:“惩罚。”

5.我家艺人一直都很火

乔尘坐老王的车来,本打算自己打车回家,闻凌岳拦住了她,说先去他家,有事要办。

经此一役,乔尘觉得自己和闻凌岳心灵上的距离还是太过遥远,她决定放软态度,和闻凌岳多多沟通。

于是乔尘咳了咳,状作漫不经心地问道:“岳哥啊,咱们也是合作了这么久的关系了,有什么特殊情况还是要交流一下,以免突然闹出什么事来,不好处理啊哈哈哈……哈哈……”

“你的特殊情况我不了解,”闻凌岳顿了顿,“我的特殊情况,你还有不知道的吗?”

语出辛辣,似在嘲讽。乔尘思索了片刻,认定闻凌岳是为自己曾经对他从前的事过于关注,不停在网络上挖掘他年少无知时干过的蠢事。

车子停了下来,她尴尬得脸色微微发红,解下了层层缠绕的围巾,跟在闻凌岳身后上了楼,慢慢嘟哝:“我也是为了保住你的人设……咱们互相多了解一下,更方便工作是不是?你要是有了喜欢的人,一定要尽快告诉我!”

“嗯。”闻凌岳敷衍地应答了一声,脚步忽然在门前停了下来,问了她一句,“你什么时候为我擦过屁股了?”

“啊?”乔尘蒙了一下,随即醒悟过来又是在为昨夜她和助理的通话秋后算账,憋了半天,只憋出一句话来,“岳哥,咱们用词能不能……不要这么庸俗?”

“庸俗?”乔尘明显听出他的声音里夹了杀气,正打算说点什么补救一下,猛然却一个趔趄,被人扯入了怀里,双手被按在清瘦的后腰上,还被带着慢慢往下挪去……

“那個词庸俗?那这样具体化呢?庸不庸俗?”

——限制级!

乔尘被清淡的草木香气环绕,从头到颈都发着热,耳朵里响起嗡嗡的蜂鸣,脑袋短路了片刻,迟迟回不过神来。

正当她热意燃遍全身的时候,闻凌岳突然松开了她,楼道里响起高跟鞋敲地的脚步声。不远处的声控灯随之一盏盏亮起来,下一刻走出来一个靓丽的年轻女人。

赵亿琪顿了顿,上前两步盯着乔尘的脸,啧啧摇了摇头:“妆都没化,清汤挂面的,你现在怎么是这种品味?”

乔尘一愣,正要反驳自己不是闻凌岳口中的人,耳边便传来闻凌岳的嗤笑:“我品味确实变了,因为从前品味太差,现在晋级了。”

赵亿琪被噎了一下,掐紧了手包,不甘心地问:“你真的决定不跟我复合?你不想再火一次?你脑子到底怎么想的,被这个女的用什么岁月安好洗脑了吗——”

回应她的是响亮的关门声。

被迅速拉进屋里的乔尘还在不忿的低声吐槽:“什么再火一次,我家艺人一直都很火好吗?想火的是她吧,脸怎么这么大?”

闻凌岳将头垂下来,下巴抵在乔尘的肩上,声音里带着点不满:“别理她。”

乔尘被这突如其来的近距离吓了一跳,下意识地抬起手抵住他的腰,颤巍巍地侧了侧脸,颈窝被灼热的呼吸浸得似乎着了火,微微的痒从心口蔓延到肩头的肌肤。

“围巾呢?”闷哑的声线在昏暗的光线中跳跃了几下,乔尘在此刻突然感到一丝异样的心悸,战战兢兢地回答:“摘……摘了……”

闻凌岳重重咬住她衬衫的领口。唇瓣轻轻摩挲过,乔尘禁不住浑身战栗,掐紧了闻凌岳的腰,突然一个用力把他推开。

她的脸红得像刚泡完热水澡,在廊灯映照下,比平常多添了几分可爱,生气又委屈地拽着他的大衣,说话也小心翼翼的,“你是不是心情不好,拿我寻开心的?”

闻凌岳从没见过这样的乔尘,可爱得让他的身体骤然僵硬了一下。

他眯了眯眼,趁她还蒙着,把围巾从手里扯出来,一圈圈围好整个脑袋。

“你最好把整个人都裹起来。”他低声说了句。

不然我看见哪里都想亲。

乔尘智商顿失,完全听不出他任何的话外音,呆滞地盯着他。

闻凌岳没有再做其他事,独自上了楼,给她留下了独处的空间。乔尘也忘了问他带自己来是要交代什么事,一动不动地站在玄关。

站了一会儿腿有点麻,她扶着墙往里走,突然看见了地上一只粉色的拖鞋。

是昨夜闻凌岳为她买了新拖鞋之后,扔掉的那只旧的,原本应该丢在楼下的草丛里,却不知道何时被闻凌岳捡回了家。

大概……他是一个勤俭节约的爱豆吧……

乔尘此刻毫无智商可言,乱七八糟地自我催眠着。

6.你想要更暧昧的?

闻凌岳没有事情交代她,并不代表她无事可做。

因为经常在他家里办公,闻凌岳书房的电脑她也知道密码,乔尘轻手轻脚地打开了电脑,登陆邮箱,雪片似的邮件一涌而入。

最下面是合作邀约和工作进程,她一条一条地读过,在退出邮箱之前,顺便刷新了一下收件箱。

下一瞬,如同变魔术一般,唰唰唰地新增了几百封新邮件,并且还具有不停上涨的趋势,几分钟后成功破千。

乔尘蒙了,正想着电脑是不是中了什么病毒,随手点开了一封看了一眼。

“不要脸的女人!离我们岳哥远点!滚!”

她又点开下一封:“岳哥怎么会有你这种厚脸皮的经纪人?撒泡尿看看自己的样子配不配的上!”

接下来几条都是类似的内容,甚至骂得更过分。

乔尘百思不得其解——她承认自己是对闻凌岳有那么点超出工作范畴的小情愫没错,但是,闻凌岳也没说过喜欢她呀!

无缘无故收到了一大波人身攻击,乔尘很委屈。

她随手又点开了一封邮件——“呵呵,我们亿琪姐姐才是岳哥的正室,你这个横插一足的女人,算个什么东西!”

乔尘默了默,顿时悟了。

赵亿琪出招了,这么快就煽动了激进的粉丝,曝光了她的工作邮箱,一是卖可怜让不明真相的粉丝代为辱骂她,二是炒天作之合正宫人设,为了和闻凌岳名正言顺的复合做准备,三是恶人先告状,把自己的嘴脸藏得死死的,日后乔尘即便反击也会被打成嫉妒,无力翻盘。

越想越气的乔尘咬着牙,撑着下巴,思索着怎么处理这些邮件。

身后突然传来脚步声。

闻凌岳挤开好端端坐在电脑前面的乔尘,几个能晃花人眼的操作,邮件停止投入,而后他打开微博界面,用乔尘的账号艾特了赵亿琪:“——今日下午,随时打脸,请反方做好准备@赵亿琪。”

此言一出,全网哄然。

而制造了又一场轰动的闻凌岳却面色平静,毫无波澜,仿佛刚才引爆微博的人不是他。

自家艺人如此自觉,乔尘这个经纪人完全沦落到了混吃等死的低地位,她突然生出了一丝危机感,抓住闻凌岳的袖子:“我……我来处理吧。”

聞凌岳轻飘飘地瞥了她一眼:“连被我抱一下都要畏缩的人。你有胆子面对粉丝攻击?”

乔尘试图挣扎:“我不是……”

闻凌岳:“还是说你敢于让粉丝知道你现在正在当事人的家里,并且刚和我做了那种事?”

乔尘:“你不要说得那么暧昧……”

闻凌岳突然笑了笑:“乔尘,亲都亲了,这不叫暧昧,什么叫暧昧?还是你想要更暧昧的?”

乔尘:“……”

好吧,她闭嘴。

闻凌岳迅速地敲着键盘,不知道在准备什么东西。她默默地蹲到角落里,反思自己这两天的一切不正常行为。

她和闻凌岳已经合作两年了,也算老熟人的关系。可她最近看到他,竟然还会有一瞬奇异的心跳加速的感觉。这种感觉陌生又惊人,迅速地在她心中膨胀着,那些自欺欺人的想法,好像快要被剥尽了表皮。

她抬起头,看了坐在桌边的男人一眼。

闻凌岳已经是个足够成熟稳重的人了,有能力独自面对很多事情,或许比她这个本应该是最了解他的人的经纪人所知道的,还要多很多。

她一厢情愿地认为闻凌岳还是两年前刚从老王手里接过来时羽翼未丰的青涩少年,需要她倾尽全力地去帮助、去照顾,去替他打理好一切的麻烦事。

可是近来,他独自承担了越来越多的困难,几乎让乔尘被安逸的生活养成了混吃等死的人,遇到事情便惊慌不已,失去了稳重,与他的距离也在无形之中越来越遥远。

而闻凌岳,却在这样的时刻向她伸出了手。

将她重新拉回正轨的,能够名正言顺地和他站在一起的,那只援助的手。

乔尘的心一瞬间燃烧起来。

闻凌岳究竟是不是拿她当挡箭牌?

如果不是,那他,是不是,有一点点的喜欢她?

可是,怎么可能呢?

他是坐拥千万粉丝的国民男神闻凌岳啊!

乔尘焦灼地绞着手指。一遇到恋爱上的事,智商就跑没影了。

即便是曾经以精明强干闻名业界的乔尘,此刻也与所有深陷恋爱问题中的女孩无异。她所思所想中的那个人,就在她眼前,触手可及的地方。

这么久以来,她从未觉得他们靠得这样近。

乔尘伸出手,正准备像往常一般抓住他的衣袖,让他低下头来听自己说话,却被闻凌岳突然一声长笑打断。

乔尘站起来时,他刚好编辑完微博发送出去,进度条肉眼可见地滚动至了终点。

闻凌岳没有去看网络上的反响,仰过头,脚下一蹬,椅子迅速滑到门口,懒洋洋道:“小乔啊,晚上我想吃番茄打卤面,你给我做,要用你家里的那种卤料,别忘了啊。小爷干了一件大事,先去补个觉,你别太激动。”

乔尘麻木地点点头,拿着钥匙回家去取卤料,木然地走到半路,突然忍不住好奇拿出手机看了看。

微博热搜第四,#闻凌岳打脸赵亿琪#。热搜第三,#赵亿琪天城监控#。热搜第二,#闻凌岳拒绝复合#。

她点进其中一个看了看,才发现闻凌岳居然想方设法地调到了天城的监控,曝光了赵亿琪主动对他拉拉扯扯。随后是在餐厅时的录音,熟悉的男声一点点推到末尾,乔尘的心脏忽然被攥了一下。

热搜第一,#闻凌岳有喜欢的人#。

闻凌岳,有喜欢的人。

她陪伴了那么久的闻凌岳,有喜欢的人。而这个人,很可能,是她自己。

乔尘忽然拔足狂奔。

7.乔尘喜欢我

迷迷糊糊在傍晚时醒来的闻凌岳,在家里转了转,没发现那个在梦中出场好几次的身影。

他撑着头在书桌前坐下来,随手拿了一张纸,潦草地写着字,等到清醒过来时才发现写了一排一排的“乔尘。”

没有多少人知道,如今光环加身、荣誉满载的闻凌岳曾经也有过落魄不堪的时候。那时他刚刚被女友抛弃,接不到片约,经纪人又离职,生活黯然无光。

那时一个年轻朝气的女孩闯进他的世界里来,捧着一大沓手写的计划表,一点一点地为他规划好今后要走的路,雄心勃勃地展望未来。

乔尘在他饥肠辘辘的深夜里给他做了一碗番茄打卤面,蹲在他身前郑重地告诉他:“我一定要让你拿到最好的资源,站在娱乐圈的顶峰。”

她是第一个肯定他的潜力的人,也凭借着努力实现了承诺。

身为万千粉丝心中男神的闻凌岳难得的失去了男神光环,患得患失、小心翼翼地做起了他从不相信的占卜。

笔尖一个个地杠去纸上的名字:乔尘喜欢我;乔尘不喜欢我;乔尘喜欢我;乔尘不喜欢我……乔尘喜欢我;乔尘……

闻凌岳扔下笔,面不改色地撕去了最后一行字。

嗯,乔尘喜欢他,此事绝对存在,无可否认,必须接受。

门铃忽然响了起来。

他腾身而起,迅速去开了门。

日思暮想的女孩站在门外,气喘吁吁,一手拿着卤料,一手提着一只粉拖鞋。

“我……我的拖鞋它想和你的那只凑成一对……”

“它的主人也想。”

乔尘鼓足勇气说完,垂下头忐忑不安地等着闻凌岳的反应。

然而闻凌岳一开口就让她的心凉了一半:“你这种思想觉悟,怎么能做我的经纪人?”

乔尘的眼泪都快出来了,低头看向那只拖鞋,还没来得及决定是转身就跑还是理智道歉,就猝不及防地被人揽入了怀里。

扑面袭来的是那时在楼道中围绕她的草木气息。

“我不能放任我的经纪人有这种危险的思想,”他低下头,脸贴在她的脸颊上,“但我的女朋友可以。”

8.尾声

当红男星闻凌岳在视帝颁奖典礼上自己爆出了大料。

他談恋爱了,对方是他的经纪人。

曾被所有人质疑的绯闻,最终成了无可争议的真料。

乔尘手指如飞地回应着祝福,泪流满面:“我要不要顺从他们的意愿发自拍?”

“发什么自拍,”闻凌岳道,“下次晒结婚照。”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爱格故事会

上一篇 : 送你一些可爱又特别撩的小句子~
下一篇 : 吻风似你

睡前故事:推荐栏目

热门标签

睡前故事随机

睡前故事热门

睡前故事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