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生还没做完的梦

分类:青春爱情 / 睡前故事

今生还没做完的梦

文/薄皮大馅

“我想永远把最好的模样留在她心里。”

1.我就是听你的话

2006年圣诞节前,我和时温打了一架。

这是我生平头一次跟人打架,完全不懂得章法。

苏城的冬天又湿又冷,我穿着厚厚的棉袄,最后筋疲力尽地和时温双双倒在路边枯败的草堆里,一身狼狈,额角还冒了汗。

其实说打架并不准确,一直都只有我在动手,时温让着我,一步步后退,最后摔倒也是垫在我身下,蹭了满脑袋的草屑,好看的脸上脏兮兮的,眼睛却亮晶晶,我能在里面清晰地看见自己的身影,才恍觉我们之间的距离太近了。

时温已经哈哈大笑起来:“喂,小结巴,你要这么压着我到什么时候啊?”

我真的从来没见过时温这种人,在他身上压根就没出现过“正经”两个字,什么时候都能厚着脸皮调侃人,好像没有事情值得他生气和在意,哪怕在我眼里算是一桩大事的打架,他大概也只当成玩闹。

我松开攥着他衣襟的手,慢慢起身,没有为他嘴里那个刺耳的绰号生气。

毕竟他说的是实话。我小时候说话比同龄人都要晚,快两岁才开口叫了第一声“妈妈”,证明自己并不是个哑巴,但实际情况也并未好到哪里去,结巴和哑巴也只是一字之差。

“时温,你、你不要欺负别人。”我控制声线跟他说。

相比我的笨拙,他动作轻巧地从地上一跃而起,把身上的草屑掸干净,故意逗我玩似的露出苦恼的表情,半天才作恍然大悟状:“我说我们小结巴平时脾气这么好,今天怎么突然来找我麻烦,原来是来为人出头的。”

我没理他,又重复了一遍,加重语气:“不要欺负别人……尤其是、是谢凯。”

时温忽然收了笑,沉着目光问我:“谢凯是你什么人,这么护着他。你又是我什么人,我要听你的话?”

如果换个人,我大概要以为他在吃我的醋,但时温说这种话,就只是单纯讨厌别人管他的事罢了。

我和时温从小一起长大,对他的脾气再了解不过。

“谢凯是我、我表弟。这学期转学来苏城,他、他平时胆子小,如果冲撞到你,我替他跟你道歉。”

这次就是因为听人说谢凯惹到时温,被他和他的朋友们欺负了一顿后,我才没忍住来找时温。

见他没有反应,我又道:“但、但你如果欺负他,我会替他报仇的。”

我知道我对比我高整整一个头的时温说这种话,一点儿震慑力都没有,所以我刻意板着脸,表情冷凝,他跟我四目相对,几秒后,像是被我逗笑了,眉宇间的寒意被吹散。

“行吧。你说怎样就怎样咯。”他俯下身,捏了一把我的脸颊,眼睛弯成下弦月,“谁让我就是听你这个小结巴的话呢。”

2.是时温啊

时温听我的话不是因为他喜欢我,而是因为我对他有一饭之恩。

他从小在奶奶家长大,大人们都对他父母的事情讳莫如深,十多年来,我零星几次听闻,也只能隐约拼凑出——他爸爸年轻时去大城市闯荡结果下落不明,妈妈生下他后不久也跟人私奔去外地了。

时奶奶是个裁缝,一双手尤为灵巧,社区里的小姑娘都喜欢去他家,让时奶奶帮忙做个绢花或者手帕之类的小玩意儿。一群女孩子叽叽喳喳、热热闹闹,时温不堪其扰,于是经常一攀墙头,跳到隔壁我家院子里。

我父母在市中心开小餐馆,早出晚归,生意忙碌,经常顾不上回家,所以我从很小就开始给自己做饭。大抵是厨艺也会遗传,上初中时我就会做很多家常菜了。

时温天赋异禀,能掐会算,每次翻墙过来都正好赶上我做完饭,端着一碟宫保鸡丁或者鱼香肉丝到院子里,就着夕阳吃晚饭。

他这人根本不懂什么叫见外,自顾自地溜进厨房给自己拿了碗筷,明明手里的筷子一刻不停,还要作出一副为我着想的样子:“小结巴,浪费粮食不好,要不是我在,你就要当罪人了。”

笨嘴拙舌的我自然没有他这么多的歪理邪说,只能恨恨地挑出两颗辣椒籽丢进他碗里:“好、好好吃饭。”

不过时温一向也不白占便宜,吃完饭后会随手丢给我一块手帕叠的玫瑰花或者小兔子。

“从我奶奶那里拿的边角料胡乱折的,家里没地方放,送你了,好好收着。”

一收就是一整个柜子。

夏天我过十四岁生日的时候,他终于送了我点儿别的礼物,是一支做工精巧的钢笔,笔帽上还刻了我名字的首字母缩写,一看便知价格不菲。

时奶奶过得拮据,时温也从不问家里多要零花钱,因此我收到礼物的一瞬间,心里除了惊喜,更多的是担忧,不知道他从哪里来的钱,联想到他那堆校外的狐朋狗友,控制不住,有无数相关的新闻在脑海里打转。

我脸上藏不住事,时温一眼看穿,屈指敲我脑袋:“想什么呢,小结巴,钱是我自己赚的,我可不做违违法乱纪的事。”

接着他就把他在电玩城当游戏代玩的“光辉”经历讲给我听。

他垂眸看我:“还不是某个小姑娘上次摔坏了钢笔偷偷哭了一晚上,吵得我在隔壁都没睡好觉。”

摔坏的那支钢笔是我旅行时买的纪念品,爱惜是爱惜,但我当时顶多是叹了口气,哭一晚上纯属是时温诽谤,吵得他没睡好觉更是造谣。

但拿人手短,我没有辩驳,只对时温说了声谢谢。

我那时没想到,导致我和时温打了一架的缘由,也是这支钢笔。

此刻,说完那句惹得我心脏紧缩一瞬的话后,时温又直起了身子,教训我:“下次我送你的东西不能借给别人用,表弟也不行。

“我还以为是那个谢凯抢了你的笔呢,那小子又不说,他不挨揍谁挨揍……”话说一半,见我瞪他,他又转了口,“好了,好了,我以后像罩着你一样罩着他,行了吧?”

我叮嘱他:“你要、要说到做到。”

时温笑了:“要不要拉个钩啊?林早,我看你不光是个小结巴,还是个小幼稚鬼。”

又被倒打一耙的我这次沉住气,直到放寒假,都没再和时温多说一个字。

除夕夜当晚,表弟一家过来和我们家一起过春节。

大人们凑了一桌打麻将,谢凯躺在沙发上看电视,我一个人在旁边临字帖。

结了厚厚一层霜的窗户被人敲响,外面在下雪,视线一片模糊,但熟悉的敲窗节奏让我一秒辨认出来人是谁。

我推开窗企图把人当场抓获的时候,外面已经不见人影,只有一张剪纸被留在了窗沿上。

剪的是一只小猪,背面还歪歪扭扭地写了一行字:小结巴,除夕快乐。新的一年不许不理我。

谢凯探头过来问我:“姐,是谁啊?”

风吹得我下意识地低头,有雪粒子落在字帖上,洇湿了刚刚临的那首李白的诗。

冻笔新诗懒写,寒炉美酒时温。

醉看墨花月白,恍疑雪满前村。

“是、是个讨厌鬼。”我说。

是时温啊。

3.喜欢听我就一直给你唱

过完年就离中考不远了。

时奶奶性子软和,以前管不动儿子,现在也管不了孙子。

时温说自己不做违法乱纪的事,但也仅仅止步于此,学是照常上了,老师教的东西他一个字也没听进耳朵,除了体育课,其他课上都是“但愿长梦不愿醒”。

时奶奶“病急乱投医”,拜托我帮他补习功课。

结巴给人讲课,听起来就足够好笑,时温可能也是抱着看我笑话的心态,竟意外地没有拒绝时奶奶的安排。

他一点儿也不偏科,九门功课的分数都可怜得“整整齐齐”,但其中最让人头疼的还是数学。

不知道他哪来的那么多奇思怪想,看着我在草稿纸上画出的抛物线和坐标轴,懒懒散散地靠在椅背上找碴:“这个坐标轴为什么一定要标X和Y,标L和S不行吗?”

我憋着气:“这、这是规定,不能乱、乱用字母。”

“谁规定的?要是我出题就用L和S。”

“……你还是先、先学会做题吧。”

大概是我的辛勤付出感动了上天,再加上时温代表学校参加市运会拿了跳高第一名有加分,最后中考成绩下来,他擦边正好够普高的分数线。

时奶奶本身就不指望他能上什么重点学校,能有书念就谢天谢地,亲自给我做了几条连衣裙作为谢礼,让时温带来给我。

连衣裙的颜色格外鲜亮,都是我从来没穿过的颜色。

我接过来转身要收进衣柜里,时温却拎起一条嫩粉色的递给我:“去换上。”

“不要。”我抬头看他,怀疑他图谋不轨。

“欸,不是我想看的啊,是奶奶让我看看你穿着合不合身。”他耸了耸肩,一脸的无辜。

饶是知道他一贯最会演戏,我还是被蛊惑了两秒,等回过神来,已经照他所说进屋换好了衣服,踟蹰着要不要再换下来的时候,时温正好敲门进来,视线撞上我的目光,眼眸蓦地亮了一下。

他伸手过来不由分说地拉住我的手:“好啦,小结巴,小姑娘就该穿这样的颜色,我带你出去玩啊,还没庆祝你中考考了市状元。”

目的地是市中心的电玩城,时温是这里的常客,刚到门口就有好几个人跟他打招呼,我却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

喧闹嘈杂的声音敲击着耳膜,我慢吞吞地转头打量这个五光十色的陌生世界,旁边有人突然敲起架子鼓,吓得我退后一步差点摔倒,幸好被时温从身后接住。

他终于发觉我和这里格格不入,但手里已经买了一筐的游戏币,退也退不掉,我俩对视了片刻,他像是想起了什么,拉着我进了一个小小的透明玻璃隔间。

时温熟练地投币点开电子屏幕:“我唱歌给你听。”

那一年,KTV对于苏城这样的小城来说,还是稀罕事物,听时温唱歌同样是件罕见的事,我一度以为除了打游戏和打架,他没有什么别的爱好了。

但出乎意料的是,他唱得很好听,不仅有着天生的优越音色,他好像无师自通就知道要怎么唱好歌。

一筐币够我在这里听时温唱完一整盘的《七里香》专辑。

恋恋不舍地从电玩城出去时,时温仗着个子高,把手臂搭在我肩膀上:“好听吗?”

我点头:“时温,你、你好厉害!”

不知道是不是街边的霓虹灯太亮,时温的耳郭被染红:“喜欢听,我以后就一直给你唱。”

话音落下,他脚步一顿。

我仰头看他,他突然低下头,压低嗓音在我在耳边说:

“奖励你的诚实,那我也告诉你——之前是骗你的,让你换裙子就是我想看。”

4.是真的太想他了

中考成绩下来后的第二周是填报志愿的时间。

我提前和全市最好的高中签了协议,时温报的学校就跟我的学校隔了一条街。

他买了辆自行车,还自己组装好了后座,勉为其难地跟我说可以带我上下学,代价就是我每天做的便当也要给他做一份。

我也学他,作一副勉为其难的样子,结果又被他掐住脸颊:“小结巴,怎么好的不学,尽跟我学坏的。”

我睁大眼睛:“有什、什么好的可以学?”

时温被我噎了一下,但很快又找回了主场。

“比如,乐观开朗、善于交际、心地善良,”他自吹自擂道,“还有……专情啊。”

最后两个字说得太含糊,让我不敢确定自己有没有听错。

我表面说考虑一下,回家的时候第一时间就让我妈帮我带了两个便当保温袋回来。

可最后,另一个保温袋还是没有派上用场。

没到九月开学,时温就离开了苏城。

他那个离家外出闯荡了十几年的爸爸衣锦还乡了。

用“衣锦还乡”或许都还不够,他爸爸改名换姓,成了亿万身价的大老板,在首都有好几处房产别墅,要接母亲和儿子去大城市享福。

苏城只是个三线都不算的小城市,根本没有资格和首都相提并论。

我记得时温的爸爸一身挺括西装踩着锃亮的皮鞋走进大院时,脸上毫不掩饰的不屑,更记得当时时温死死抿住的嘴唇和攥紧的拳头。

他从人人嘲笑的小可怜,一夕之间变成了人人羡慕的人生赢家。

可我知道,他一点也不开心。

时奶奶看见多年未见的儿子,当即就老泪纵横地点头要跟时爸爸离开,时温就再也没有留下的可能。

他离开那天,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是:“对不起啊,小结巴,我食言了。”

我对他拼命摇头,想说没关系,嗓音哽咽,堵在喉咙里,一个字都没说出口。

脑袋里混混沌沌,有两个声音在对话。

一个说“没、没关系”。

另一个说“没没关系,你教我的双重否定等于肯定,那就是有关系了,有关系就要说给我听啊,小结巴”。

可那个叫我“小结巴”的人,已经离我一千多公里,不会回来了。

新学校其实也有男生嘲笑我结巴,可第二天就被时温的那群朋友摁着到我面前,向我道歉。

时温从来都是这样,带头欺负我,却又从不让别人欺负我,就算是他不在这里了。

隔壁的房子空置下来,再也没有一群热热闹闹去做绢花的小姑娘,也没有一晃眼就从墙头跳下来的英俊少年。

高一某天,我下晚自习回家,打开门的一刹那电话铃声响起,我蹬掉鞋子赤脚跑过去,来电显示上是一个陌生号码,我的心却毫无征兆地加快跳动,仿佛是某种没来由的预感,连拿起听筒时都屏住了呼吸。

熟悉的懒洋洋的嗓音夹在滋滋的电流声中传来的时候,我眼眶骤然一热。

“小结巴,好久不见。”

我怕暴露情绪,只轻轻地“嗯”了一声。

但时温还是那个敏锐度一百分的时温:“……你不会是在哭吧?这么想我啊?那怎么办,我马上翘课,离家出走回去看你?”

他话里调侃意味很重,但我害怕他真这么做,吸了吸鼻子说:“你好、好好上学,不、不许逃课。”

时温“咝”了一声,笑我:“几个月不见,连我们小结巴都变凶了。”

这通电话没有打太久。

时温跟我说首都很好,时爸爸带他们把整个城市的景点都逛了一遍,从故宫长城,到天安门,再到什刹海;说他和奶奶都住上了大房子,家里还有三四个保姆阿姨,就是这边的课程太忙了,不能经常联系我。

我懂的,我都懂。

只是,我向自己承认,我可能是真的太想他了。

5.我都找不到一个时温

高中三年,时温都没有再回苏城。

我和他一共打过九通电话。

高一时两三个月一通,高二时快半年一通,高三一整年我们没有联系过一次。

高考结束在2010年的夏天,我满十八岁成年,去隔壁的省会医院做口吃康复训练。医生经验丰富,又耐心细致,,等一个完整的训练疗程结束,我变成了一个不再结巴的正常人。

我的第一反应是,好想告诉时温,他以后再也不能叫我“小结巴”了。

可拨完号码,听见对面的一串忙音,我才冷静下来,这是我第四十三次给时温打电话,也是第四十三次没有接通了。

中考时我没有考虑过志愿的问题,高考时仍然没有多加考虑,四个志愿都填在首都。

我去过故宫,去过长城,去天安门看过升旗,去什刹海见过还没结冰的湖面,可上天没有偏爱过我一次。我从来没有,从来没有在任何一次蓦然回首时,撞到过时温,哪怕是一个背影。

九月中旬,大学军训结束的那一天下了一场暴雨,我整个人连同一颗心都被淋得湿漉漉的。

好像在宣示一段青春的结束,从此不再是少年。

我心里想,时温,你不知道,我的青春其实本来只是一张皱皱巴巴的纸,里面的墨点笔迹早被岁月晕染得模糊不清,只有一条长长的戛然而止的线,力透纸背地烙印在那里。

那是你留下的痕迹。

我大二那年,微博热搜上爆出了一个重磅新闻。

某大型科技公司老总被扒出背负巨额债务,两年前人已经逃到了国外,把年迈的母亲和刚成年的儿子留在国内应付债主。

八卦新闻头版头条里一闪而过的一个侧脸,足以让我认出被卷入这种巨大舆论风波的人就是时温。

我如遭雷击地怔在电脑前。

怪不得我再也联系不到时温。

怪不得他从不跟我细说在首都的生活,只会虚浮地构建一个一切都好的情景。

是真的好吗?

我竟从来没有想过。

我当天从学校机房跑出来,就直奔他爸爸的公司,可那里围了太多的记者,我甚至挤不进人群。

最后忍不住,我翻出了时温曾经跟我说过的,他的住址。

我来首都两年从未想过这样凑上去打扰他,可此刻我再也等不下去。

然而我没想到,首都的地图上根本没有这个地方。

怎么这个世界这么大,跑遍天涯海角,我都找不到时温了。

6.他没有食言

我再次获得时温的消息,是在一年后。

他在某档大热的音乐选秀节目里一举夺魁,在娱乐圈横空出道,火得一塌糊涂。学校食堂也追求时髦,循环播放他的新歌,甚至是不喜欢他的人走在路上都能哼两句。

我室友是他的狂热粉,在墙上贴满了他的海报。

海报里的男人有我熟悉的五官,但眼睛里不再随时带笑,微微抬着下巴,唇角向下,浑身透出一种锐不可当的戾气,却分外让人着迷。

原来二十岁的时温,是这个样子。

我已经快六年没有见过他了。

他不光发专辑,也来者不拒地参加各种综艺,有好事的媒体计算他现在的身价,得出了一个天文数字。

有无数人爱他,也有无数人看不惯他高傲的模样,唱衰他只会是昙花一现。

吵架的人越多,他就越红到炙手可热。

所以没人能料到,他会在参加完2014年的春晚之后,就留下一条微博消失在大众视野。

微博很简单,贴了一张他还清父亲遗留下来的所有债务的公证声明,还有一句话:

“还是比较喜欢单纯地唱歌,就唱给你听。”

所有人都知道这句话是写给他的歌迷的,自发在他微博底下留言,等他回来的那一天。

2014年,也是我大学毕业的那一年。

五月初夏,我收到了一张来自海外的明信片和一盘磁带。

明信片正面是小樽的雪景,背面也没写什么字,就只画了个丑丑的猪鼻子,连署名都没有。

磁带里一共有七首歌,是时温发行的首张专辑里的七首歌,我买了一部复古随身听,把磁带放进去一遍一遍地听,每首歌的最后都会有一句低低的“生日快乐”。

从2007到2014,七年,七句生日快乐。

循环太多次,我甚至产生了幻觉,似乎在某个间隙,有人轻唤了一声“小结巴”。

大学毕业后我没有工作,继续留在学校读研。

校园生活永远单调而纯粹,我不怎么关注网络,所以直到研究生也考来首都的谢凯告诉我,时温即将复出,在他们学校旁边的大型体育馆开演唱会,我才恍觉时间又过去了快两年。

时温粉丝太多,演唱会一票难求,还好谢凯手速快抢到了两张。

他的歌的确好听,从谢凯这个小时候怕他怕到不行的人,现在都能克服心理障碍去听演唱会就可见一斑。

我第一次去听演唱会,学着其他小姑娘,头上戴了闪光的牛角发箍,谢凯还专门在我脸上盖了一个“I love时温”的彩虹应援印章。

座位不算靠前,隔着汹涌人潮,我还是看不清台上时温的脸,但不妨碍我和在场的所有人一样,沉浸在时温的演出里。

我的脑海中不由自主地浮现那一年,他在电玩城的KTV小屋里给我开的专享演唱会。

他没有食言,他的确是一直在唱给我听。

演唱会在晚上十一点结束,官方通道人太多,谢凯对这边地形很熟悉,带我从人迹罕至的小路抄近道出去,中途他去了趟卫生间,我站在路边等他。

光线微弱,视野里是大片的黑暗,听觉变得无比敏锐,有脚步声从身后传来,我以为是谢凯回来了,一转身,听见一道疲惫沙哑的嗓音:“林早?”

大概是太少听他正儿八经地叫我的名字,我张了张嘴,愣了好几秒,才回:“……是我。”

7.可是什么也没有

“奶奶还好吗?”

“前几年生了场大病,一直在医院养身体,现在好多了。”

“那……你呢?”

“我也很好。”

时隔经年,过去的我永远想不到,有朝一日我和时温之间会有这样客套生疏的对话。

干巴巴的我问他答环节结束后,他笑了一下,指了指我的喉咙:“还没跟你说恭喜。”

我一颗心涩得厉害。

要怎么说,我一点也不想要这样的恭喜。

天边乌云逐渐散开,月色皎洁明亮,时温盯着我的右脸看了好几眼,我才慢半拍地反应过来上面盖着什么样的印章,腾地一下热起来。

“这个是别人帮我盖的……”

“我看到了。”

时温仿佛还是那个吊儿郎当的时温,眉梢挑了几分笑意,漫不经心地低下头点烟,零星的火光夹在他指缝间,在黑暗的角落里被衬托得分外清晰,再抬起头时,他对我说:“下次有机会,请你和你男朋友一起吃顿饭。”

他真的是离开太久了,连谢凯都认不出来了

鬼使神差地,我没有在第一时间否认,紧紧盯着他脸上的表情,企图发现一丝一毫的不甘。

可是什么也没有。

他的眼眸那么那么亮,我们也只有咫尺的距离,可我好像再也不能在那双眼睛里面找到我的身影了。

那天的最后,我和时温互加了微信,像每一对久别重逢的老乡,抑或是普通发小。

他不喜欢发动态,朋友圈的权限是半年内可见,一共只发了两条,一条是他从国外回国,另一条是演唱会那晚的夜空。

但作为当之无愧的流量明星,媒体都很喜欢发他的动态。

说他在还清父亲的债务后,一直在从事慈善事业,尤其关注留守儿童,很多地方都有他捐建的希望学校。

别的明星度假都去夏威夷、斐济岛,他去了东非大裂谷和极地荒漠,回来就发行了新专辑。

九月的时尚杂志刊登了他的专访,标题登在封面上,是六个大字:“苦难催生灵感。”

没有人比他更了解苦难。

硕士读完后我又接着读了博,两年后我收到学校的OFFER,留下来任教。

我这辈子似乎要将所有的时光都奉献给校园。

年底的时候,有相熟的同事约我组团去拍写真,事前考虑了许多主题,到那儿却最终选择了单身婚纱这个主题。

或许是珍惜人生中唯一一次穿婚纱的机会,摄影师把我拍得很漂亮,一向不喜欢在公共社交平台发照片的我,也破例发了一次朋友圈。

点赞评论络绎不绝,直到三天后才慢慢消停。

时温是第七天才看见,只评论了两个字,还是那两个字:恭喜。

8.和他遥遥相望

新学期开学,我教大一新生。

这群小朋友里喜欢时温的也很多,课间十分钟,有学生跟我一样打开手机看他新歌发行的直播。

屏幕上的人刚从赤道圈附近回来,黑了也瘦了,却更显得眉目英俊,动人心魄。

平台的主持人擅长制造话题,开头就从一则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绯闻切入。

某个人气女演员最近自曝理想型就是时温这样的,主持人借传话之名问他有什么想法。

时温的回答冷淡又疏离:“感谢厚爱,承担不起。”

主持人却丝毫不觉尴尬,顺水推舟地继续问他:“那我们时哥的理想型是什么样的呢?”

时温沉默了一会儿,说:“没有理想型,只有喜欢的人。”

他好像完全不知道这样的回答会引起什么样的轰动,主持人已经兴奋得面色发红:“所以时哥现在有女朋友了吗?”

时温摇了摇头:“她已经结婚了。”

他在媒体面前一向不算多么健谈,也从不喜欢提及任何隐私,这次却一反常态,说了一句还没有停下。

“就算她没有结婚,我也不会再去接近她。

“这些年,我经历了很多,也……变了很多,和她记忆里的那个我,应该完全不一样了。当初很骄傲,不想把脆弱的一面暴露在她面前,现在也是。

“不想让她看到我现在的样子。我想永远把最好的模样留在她心里。

“而且我已经习惯了四处漂泊,就更不想破坏她安稳的生活,也不想让她因为我暴露在镁光灯下,受到任何一点伤害。”

主持人收获了直播最大爆点,心满意足地切换到下一个话题:“这次新歌的主题是‘遗憾’,那时哥自己最大的遗憾是什么呢?”

时温思索两秒,很无奈地笑了一下:“其实我车技真的挺好的,可惜还没有载过你上学。”

“还有,”他面对镜头,很专注、很认真地说,“新婚快乐。”

上课铃声乍然响起,从讲台经过的学生瞥见了我的手机屏幕,惊喜道:“老师,你也喜欢时温啊?”

我恍惚了一下,点头:“喜欢。”

喜欢到愿意制造一场误会,只为了让他安心。

喜欢到愿意就这样和他遥遥相望,一辈子听他的歌好像也挺好。

每年春节的时候,我就在纸上临写那首李白的诗,似乎这样就能把时光拖回到十几年前,他敲响我窗户的那个除夕夜。

——冻笔新诗懒写,寒炉美酒时温。

醉看墨花月白,恍疑……

恍疑归来故人。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