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梅知不知(三)

分类:耽美甜文 / 睡前故事

青梅知不知(三)

文/木子喵喵

青梅知不知目录:

第一章:青梅知不知(一)

第二章:青梅知不知(二)

第三章:青梅知不知(三)

第四章:青梅知不知(四)

青梅知不知(三)

1

谁知道陆执还是没接,他歪了歪头,笑容不羁微痞,他说:“别喊执哥,像王子怡那样,喊一声哥哥,嗯?”

后排的人差点被吓得跌倒。

程只被这句话刺激得一激灵,瞬间想起在拐角处,王子怡喊的那一声让人浑身不舒服的“哥哥”,她再怎么单纯,也知道陆执这话里的意思。

她虽然喊不出王子怡那种,但她也不想得罪陆执,毕竟她以后是想要让陆执罩着她的,这样一想,她双手握拳,半天才憋出了两个字:“哥哥……”

这一声哥哥虽然是她憋出来的,但听在别人耳里却是轻轻柔柔的,陈昊和雨涵更夸张地抖了一下。

这一声喊出来,陆执就在心里低骂了一声。

这声音好听得要人命?

周五下午只上两节课,三点多就放学了。

一放学,教室里的人基本走光了,只剩下前排几个爱学习的同学留在座位上看书。

程只对新家没什么感觉,王子怡周五下午都是回家吃饭,她一如既往吃学校的食堂,能晚回家就晚回家,她拿出了中午去学校小卖部买的针和线。

早上白麋鹿的话她想了很久,为了能将陆执的签名保存下来,她决定把它的字体绣出来。

程只的母亲年轻的时候刺绣很出名,程只小时候也跟着学了一点,绣这点东西还是手到擒来的。

教室很安静,只有头顶风扇旋转的声音。

程只低头绣得十分认真,她做什么事情都很投入,大约四十分钟后,准备收尾的时候,教室后门传来喧哗的声音,程只还没来得及抬起头,手上的东西就被人夺走了。

“新同学,你这是在干吗?”陈昊拿着从程只手上夺过的书包,看着上面绣好的名字,夸张地叫了起来,“哇,你不会是在用执哥的名字刺绣吧?”

程只脸噌地烧了起来,她起身想要抢过陈昊手上的书包,但陈昊个子太高了,他把手一扬,程只跳起来都够不着。

陈昊怕她拿到,将书包丢给了其他人。

周围都是刚打完篮球回来的男同学,接到书包的人一个传一个,最后传到了后面进来的陆执手中,陆执看着上面的刺绣忍不住笑出声来。

程只觉得陆执应该不会像他们一样乱来,毕竟当老大就一定有当老大的样子,才不会像其他男生那样幼稚,她伸出粉嫩嫩的手,商量般的语气说:“执哥,你把书包还给我吧?”

谁知道陆执并没有她想象中老大的样子,而是右手指尖钩着她的书包带子,懒懒地靠在墙上。

他穿着白色的篮球背心,露出结实精壮的手臂,短发微湿,有水珠从他的发间滑落到他凸出的喉结。他倚靠在那里,欺负起她的模样像一只祸害人间的妖精。

“到我手上就是我的东西了。”他漫不经心地开口,声音比迷人,“何况这上面还有我名字。”

2

程只都快要被气死了,但她生来不会发脾气,就算说出来的气话都是软软的,她瞪着陆执强调她的愤怒:“你这样,我很生气!”

“我知道啊……”陆执慢悠悠地说,“你的表情已经告诉我了。”

程只抿了抿唇,说:“陆执,不带你这么欺负人的!”

她连名带姓地喊他已经是愤怒值达到最高点了,但她的声音听在陆执耳里软绵绵的,让人心痒痒,更想欺负她了……

陆执舌头顶了顶上颚,觉得有种自作自受的感觉,分明是在欺负她,但更像在虐待他自己,每次听见她软绵的声音,看见她温暖纯良的脸,他就怕吓坏了她。

程只瞪着他,半天才泄气般耷拉着脑袋,嘴巴里小声说了句:“算了。”

反正争也争不过他,打也打不过他,学校里的人都把他惯得那么霸道,她一个新人在他那根本讨不到什么好处!

眼看着程只要走,陆执回过神来,下意识扯住了她的手臂。

程只没想到会被他扯住,愣了一下,用力地想要抽回自己的手臂。

陆执感受到了她的抗拒,他眉梢一挑,手腕一使力,将她整个人都扯了过来。

程只的力气根本不能跟他比,这样一拉一扯,她身体不稳,差点倒在陆执的怀里,四周一静,随即传来口哨声,以及男生们“哟哟哟”“啧啧啧”的起哄声。

程只一愣,就听见身后喑哑声音:“程只,你是不是故意的?”

他应该是刚打完篮球洗了澡,身上有股沐浴露的清香。

程只感受到身后近在咫尺的胸膛,她的耳朵和脖子立刻滚烫了起来。

看着这幅场景,周围又传来起哄的声音,大家对于执哥的这种行为万分震惊,可震惊之中大多是看戏的。

雨涵不怀好意地笑:“执哥,新同学都要被你气哭啦!”

程只又羞又恼,一张小脸蛋跟染了色一样,她用手肘撞了一下陆执的腰:“陆执,你快放开我!”

陆执故意闷哼了一声,松开了她。

程只本在气恼中,见他俊脸上都是痛苦的表情,以为是她刚才太用力伤着他了,立刻又被吓坏了,她看着陆执,结结巴巴地问:“陆、陆执,你没事吧?”

看着小姑娘脸上满是担心,陆执知道她是个胆小鬼,心下一软,没忍心再骗她,只说:“嗯,要负责吗?。”

程只这才发现自己又被耍了,她气得一跺脚,涨红着脸指着陆执骂道:“陆执,你简直坏透了!”

说完,她气哼哼地回到自己位置上。

3

陆执拎着程只的书包回到座位上,将书包递给她。

程只鼓着一张脸没有接。

陆执笑了起来:“生气了?”

程只没说话。

陆执看着她粉嘟嘟的脸,忍住想戳的冲动,说:“执哥错了,书包收了呗?”

雨涵竖起耳朵听着这边的动静,听见陆执说这句话,不可思议地问陈昊:“我没听错吧?刚执哥说他错了?”

陈昊说:“执哥都开始有女同桌了,说句我错了怎么了?”

“也是,执哥对新同学真好啊。”

程只见陆执递书包过来的样子比较正经,她想了想,拿过自己的书包。

没想到陆执正经没两秒,又慢慢悠悠地说:“不知道我对你竟然这么重要啊,居然把我的名字绣在了书包上。”

程只第一次见陆执是在楼顶那时候的陆执又冷漠又狠戾,她本以为陆执是个不好招惹的人,心里对他是很畏惧的,却没想到他竟然这么没羞没臊的。

程只绷着一张红通通的脸,半天才憋出一句话:“陆执,你可真不害臊!”

陆执懒散地靠坐在座位上,唇角痞邪的笑意更浓了。

“执哥,该走了啊!”后排有人喊陆执,“今天可是跟猴子他们约好了,明天再来逗新同学吧!”

陆执这才从凳子上懒懒散散地起来了,跟程只说了声:“走了啊!”

程只头也没抬,一副“我还在生气”的样子。

后门一群男生吹起了不怀好意的口哨:“执哥,差不多得了啊,以前可没见你出个门还要跟人招呼一声。看不下去了!”

陆执笑,跟着一群人走了。

教室里终于安静了下来,前排一直偷偷往这边看的好学生宁佳走了过来,凑到程只面前,问:“程只啊,你跟陆执他们很熟吗?”

程只看着眼前不熟的同学,摇了摇头。

宁佳说:“你大概不知道吧,学校的人都特别怕陆执那一帮人,你还是别跟他们关系太好,会影响你学习的。”

“嗯……”程只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只说,“谢谢你啊。”

“没事!”宁佳把怀里的一瓶酸奶放在程只桌子上,“给你的。”

程只怎么好意思拿,忙说:“不用……真不用。”

“我就是买多了一瓶喝不掉,大家都是同学,你就当是帮我吧。”

宁佳这样说,程只也不好拒绝,她本身就不是喜欢跟人争来夺去的人:“那谢谢啊……”她道了谢之后,宁佳说了句“不客气”就离开了。

4

一通闹腾之后,差不多到了晚饭时间。

程只收拾了一下后,独自去了食堂。

此时正是吃饭时间,程只打了二两饭,一荤一素两个菜,找了个角落的地方坐下慢慢吃。

差不多吃了半个小时后,她收拾了一下,出了食堂。

此时正是黄昏,晚霞层层叠叠,清风拂面带来丝丝凉意,这样的天气令人十分舒爽。

程只去食堂旁边的小卖部买了一瓶水和一瓶酸奶,水是她自己喝的,酸奶是打算给宁佳的。

买完之后,她没着急回去,想一个人在学校走走。

不知不觉走到了后门,她看见了熟悉的人影,正是陆执那群人。

“那不是陆执他们吗?又下馆子啊!”

“他们这群人不是天天下馆子吗?尤其是陆执,B市陆家听过吧?赫赫有名的大家族啊。”

程只听着身边的人议论,咬了咬唇,转身回了学校。

陆执一群人吃完饭刚走出饭店,陆执接了个电话,陈昊看了一眼陆执的脸色,就知道是陆家那边打过来的电话,一般接到陆家人的电话,他的面色都不会太好。

其他人都很有默契地等他。

电话是他舅舅陆淮南打来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没有任何起伏:“他病得很严重,你真不会来看看?”

陆执动了动唇:“不。”

那边默了片刻后,似乎在提醒他:“陆执,如果他这次没挺过来,你就没有父亲了。”

陆执神色淡淡,冷嗤一声:“说得好像我有过一样。”

挂了电话之后,他朝陈昊一行人走去。

陈昊等人观察了他的神色,见他似乎没有心情太差,雨涵才说:“执哥,去打台球啊。”

陆执拒绝了:“你们去。”

说完,他往学校的方向走。

陈昊问:“执哥,你去哪啊?”

“晚自习。”

几个人对视一眼,从来没上过晚自习的执哥今天居然主动去上课的……他怎么了啊……

“不是,执哥,”雨涵追了上去,“上什么晚自习啊,不是从来没上过吗?”

陆执本身就没什么耐心,接了通电话一直在压抑他内心的烦躁和狂暴,雨涵又在耳边问这问那,他当即就烦了:“你爱上不上,离我远点,别烦我!”

“……”

于是高一(二)班这些从没上过晚自习的后排男生,破天荒地在这一天准时出现在班上。

程只回到教室后,正好宁佳在,程只把买的酸奶给了她。

宁佳接过后,故装生气地说:“哎呀,程只,你太客气了啊,大家都是同学,怎么这么见外呀!”

程只是挺见外的,她不喜欢欠别人东西,再加上她跟宁佳确实没太熟,下午接受了她的酸奶是不想拒绝她的好意。

把酸奶给了宁佳之后,她静下心来刷题,陈塘给的有五份试卷,其他四份试卷题她都刷完了,第五份前面的题目都做得差不多,只有最后一道题把她难住了,她从昨天一直解到现在都没解出来。

就当她打算放弃的时候,这才发现她的大佬同桌回来了。

大佬同桌正趴在桌子上,脸朝着她这边睡觉。

程只同学发现,平日里又凶又冷的大佬同桌不打架不发脾气的时候还是很好看的,短而黑的刘海乖巧地搭在他额头,平日看起来又倦又冷漠的眼睛闭着,睫毛长而直,高而挺的鼻梁,线条流畅的唇线……程只在心里默默勾画了一下他的五官。

这时,原本闭着眼睛的陆执忽然睁开了眼睛。

四目相对时。

程只:“……”

陆执:“……”

对于被偷看这种事,陆执经常遇见。

学校里偷看陆执的女生多得数不清,时常他在睡觉的时候都能感受到来自四面八方的眼神,但执哥自带屏蔽功能,对于这些女生的眼神视若无睹。

但程只不一样,陆执跟她对视的双眼,从她的眉目滑落到她樱红的唇上,让他内心翻滚着一股躁动,想要将看起来乖巧又无辜地她扯过来欺负,弄乱她整齐的短发,弄脏她白净的脸,凶狠地吓唬她。

可最终陆执什么都没做。

程只根本不知道他心里怎么想,对视了一会之后,程只柔声问:“执哥,你卷子做了吗?”内心却因为被陆执抓到自己在看他心跳如鼓,但她秉持着“只要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的态度,这样一想,心里的紧张消散了不少。

陆执趴在桌子上,压下了心底那股躁动,他懒得动,只动了动唇问:“什么卷子?”

程只说:“就是老师给的省里的卷子呀。”

陆执一只手在桌肚里搜了一下,拿出了一沓卷子给程只。

程只看着干干净净的卷面,除了在试卷上写了答案之外,没有多余的字,不像她的试卷上都是验算步骤。

陆执虽然字写得信笔涂鸦,但卷面非常干净。

选择题在答案上画了一个钩,大题后面都是简单的一个答案。

她翻到了难了她一天一夜的题目,上面果然和其他题目一样只写了一个答案,没有做题步骤。

程只在翻试卷的时候,大致在心里对比了他的答案,和她自己做的很大一部分都一样。

程只转来宜城时间不长,但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她每天都亲眼看见陆执不是旷课就是上课睡觉,极少部分的时间在听课。

但不知为何,她看了他的试卷之后,就觉得他即使不听课也是很厉害的那种人。

心里这样想,她特别真诚地说:“执哥,我这道题不会做,你能不能教教我?”

此时的陆执正打算继续闭眼睡觉,听她这么一说,墨色的双眸又朝她看过来。

这一次,不仅是陆执看她,四周原来嘈杂的声音忽然消失了,大家不约而同地转头看她,皆露出惊恐的眼神,这种眼神,程只在第一天主动成为陆执的同桌时,感受过。

程只眨了眨眼睛,对上陆执的双眼,显得特别真诚,水灵灵的眼睛柔情款款地写着:“我这道题真的不会做,你可不可以教教我?”

众所周知,陆执脾气不好没耐心,做的题目思路也跟其他人不一样,他的解题过程非常简单直接,没点智商的人根本看不懂。

曾经有不知情的同学们向陆执请教过问题,起初,陆执还挺平静,结果由于他的解题思路很高深,对方根本听不懂,陆执耐着性子讲了几遍,最后把笔一摔,瞪着那人:“你找碴?”

那人吓得一哆嗦,瑟瑟发抖地说:“不是的,不是的……”

抖得连话都说不出来,陆执烦躁地说了句“算了”。

那人吓得屁颠屁颠跑了。

后来,有个女生借着问问题想要接近陆执,陆执跟她讲题目的过程中,那女生一直盯着陆执看。陆执讲完后,她一脸茫然的模样,陆执当时就皮笑肉不笑地问:“我很好看?”

陆执平时很凶,别人根本不敢轻易靠近,他此时皮笑肉不笑的样子,更吓人,周身有着一种暴虐的气场,把喜欢他的那个女生直接吓哭了。

自那以后,再也没人敢找陆执问问题了。

就在大家以为陆执会让新同学离远点的时候,只见原本趴着的陆大佬慢慢起身,拿过新同学的试卷和笔,在上面写了一会之后,递给她,漫不经心地挑眉,似乎问她——看不看得懂?

陆执写完后,整个教室的同学都屏住呼吸,因为他们知道接下来程只同学大概要说自己听不懂,能不能再讲一遍。

程只看着试卷上陆执写的解题方程式,发现陆执的讲解虽然很简单,但列举了一个方程式就能让人豁然开朗。

程只才发现这其实并不是一道太复杂的题目,只是很容易让人往复杂的方面想,越想越难,陷入死循环。

她眼睛一亮,对陆执说:“原来是这样,执哥,谢谢你呀!我知道怎么做了!”

她的双眸亮晶晶,比那夜里的星空还要闪耀。

陆执看了她一眼,俊眉一蹙,很烦躁地凶了她一句:“不许这样看我!”

程只一愣,随即露出一个柔软的微笑:“好的。”

其他人看见这一幕,脑海里都缓缓出现了一个问号。

程只竟然能看懂执哥的解题步骤?

果然同桌跟同桌之间才能有交流吗?

是他们不配!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上一篇 : 他心蔓蔓2(一)
下一篇 : 长岁无尽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