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轻柔的心事,盛开在春日枝头

分类:青春爱情 / 睡前故事

你轻柔的心事,盛开在春日枝头

文/赵不易

每个周六的晌午,我都会偷偷去给空空加餐——空空是顾子穆养的小猫。

我跟它心照不宣,打开罐头,“当当当”敲三下,空空就会“喵”的一声跑来,再“噗”一下把粉色的小肉垫按在我肩上,把脑袋埋进食盆里。

“别嫌少,这可是我一整个星期省下的零食钱了,你的主子倒是个‘大款’,可他不关心你呀!”就着日光和空空暖乎乎的肚子,我像往常一样细碎地念叨,又心有余悸地望一眼旁边的小花园,“幸亏你主子家住一楼,不然连这一顿也没喽!你说,他怎么那么冷漠?”

最后一句其实一语双关,这是我和顾子穆闹矛盾的第21天。

自从我好心办了坏事,顾子穆就对我爱答不理,起初我想道歉,但他冰山一样的表情横在那儿,我的嘴巴就被冻住了,再加上我也委屈,干脆不了了之。

“谁稀罕他理我啊?半天蹦不出三个字!”我咬牙切齿,声音却和握着的逗猫棒一样飘忽。其实顾子穆,是个很温柔的少年。

我和他很早就认识了,我妈妈和他爸爸在同一所学校教书,我们两家住得很近,也一直上同一所学校,他名列前茅,高三分班时我却是蹭着最低分数线得以跟他坐在同一间教室。

“但你明白吗?”我摸着空空的肚子,“那种一直在你生活里不温不火的人,某天的某个瞬间,他身上一下落满了光。”

那是第一次月考后,我被各门课老师连番轰炸得几乎抬不起头。我也想努力,可越急功近利越一事无成,一整节自习课,我着急地看语文,又想学数学,一丁点儿都没学进去。

可能是我一遍遍换书的声音太大了,距离下课还有10分钟时,顾子穆在我身后说:“李妙,你现在的任务就是做完这道题。”

顾子穆把试卷拍在我面前,坚定的态度让我毫不迟疑地接过来。我皱着眉思索了一会儿,在解出题前先清醒过来,转身问他:“这又不是今天的作业,我写它干什么?”

“反正今天的作业你也不会。”顾子穆笑。

我气得僵住,顾子穆缓缓道:“与其东摸西看什么都学不会,还不如做点儿基础题找找思路。”他用圆珠笔点点试卷,“你看,在三角形和圆的这里连一条辅助线……”“对呀!”眼前的题豁然开朗。顾子穆又笑了:“这是上上个月学的内容。”

没等我说话,他又开口:“你打开今天的作业,看第一道大题。”我翻开,思索片刻,竟然顺着前一题的思路算出了这一题。

“这样对吧?”我兴奋地拿给他看,他淡淡地说:“还不算太笨。”

“彼此彼此。”我想起一件小时候的事来,“就你聪明,为了研究《司马光砸缸》,把你爷爷的宝贝泡菜坛子给砸了,还躲到我家!”面对我毫不留情的嘲笑,顾子穆头也没抬,但他的肩颤了颤,我知道他笑了。

我这人天生自来熟,既然顾子穆不讨厌我,我就讹上他了,我开始无休无止地问他题目,时常探头去他的座位:“现在适合学什么?”

“你连自己要做什么都不知道吗?”

“你教学有方嘛!”我笑嘻嘻,“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顾子穆神情温和:“先背背单词,再午休一会儿吧,睡着前背东西记得最快。”

我试了他的方法,果真如此,这样张弛有度的日子久了,我竟然对学习有了兴趣,甚至开始幻想平凡的我名列前茅,开启人生无数的可能性。

可我忘了,期待越大摔得就越惨。第二次月考,我的分数竟然比上一次还低了3分!尽管顾子穆一再跟我强调,这次的试卷很难,老师改得又严格,但我还是委屈得一点儿力气都没有了,“反正我的成绩也能勉强上一所普通学校,就这样吧。”

我丢下单词本放学回家。顾子穆在我身后喊:“真的不再试试了?你的成绩可考不上北京的本科。”

我莫名其妙:“我为什么非得考去北京?”

空空就是那个落着小雨的黄昏,我在墙角捡到的。

彼时它窝成一团,微微打着战,似乎是刚出生。我悄悄把它带回家,背着我妈东躲西藏,用眼药水瓶给它喂了牛奶,第二天赶紧带去学校。虽然大家都惊呼“太可爱了”,但一整天过去,没有一个人愿意领养它。

也是,正是高三最关键的时刻,谁有心思养小猫?我急得快哭了。桌边多了个身影,顾子穆说:“给我吧。”

我和四周同学的目光都“唰”地射向他。就在一周前,他哥们儿求他周末帮忙照顾一下小猫,他都硬是推脱了,还说小动物乱咬乱爬还掉毛。想到这儿,我反倒担忧起他能否照顾好空空。

我迟疑地望着他,心却被他眼睛里亮闪闪的笃定与温柔融化了。我把空空往他怀里递,没想到空空“啪”地一下抽掉小爪子,我和顾子穆的手一下碰在一起。微微的温度却热得我耳朵腾地红起来,我想起一句话:“万物皆苦,你明目张胆的偏爱,就是救赎。”霎时心间飘满暖暖的粉色泡泡。

那天开始,我发现了顾子穆很多细枝末节里的“偏爱”,他从来不会给别人主动讲题,他偶尔去食堂,会记得给我带一支橘子味的棒棒糖,以及,去北京读大学是他的目标。

我转头偷瞥一眼他沐光写题的模样,瘪下去的动力和信心重新鼓足,我下意识翻开书背起来。靠着这样的少女心思,我破天荒开始点灯熬油地强迫自己写数理化的试卷,一点儿都不困。我再也不赖床了,每天一大早都会顺路去巷子口的包子铺排队,和顾子穆一起在热气腾腾的香味里填饱肚子,日复一日的繁重功课也变得有滋有味。

我以为这样温和的美好会一直持续下去,但出其不意,那天英语随堂测验前,我去接水喝时帮顾子穆泡了杯咖啡,却没盖好,刚放在他课桌上,就被匆匆跑过的同学撞翻了。

脏兮兮的褐色浸满他桌上的文件袋,顾子穆愣了一秒,眼神里结出冰霜:“李妙,你难道没有自己的事要做吗?”

我手足无措地站在那儿,趁同学还没聚集围观,转身跑了,余光瞥到顾子穆从咖啡里捞出的,是他要立刻上交的自主招生的报名材料。

“有点儿丢人呢,好像自导自演了一场独角戏。”我抱着空空,下巴在它身上蹭啊蹭,“不就是成绩好吗?”我挥挥拳头,第二次模拟考就要到了,努力了那么久,可不能在关键时刻掉链子,我给自己打气!

可小说里主角的光环终是没落到我身上,在和顾子穆闹僵的第49天,我逃掉了上午最后一节课,因为二模的成绩单。我鼓足勇气看完数学和英语的分数,就把它揉成一团丢了。

“喂,你逃课就为了来逗猫啊!”明晃晃的日光下,熟悉的声音把我猛地从情绪的旋涡里拉扯出来。

我红着眼睛疑惑又震惊地望着突然出现的顾子穆,他叹口气,在我身边坐下,口袋里露出一截讨厌的成绩单,“快拿走!”我用手捂住眼睛。

“怎么了?”顾子穆疑惑地掏出来,“你不会还没看成绩吧?”

“看了,英语原地踏步,数学比之前又少了10分。”我闷闷不乐,顾子穆明白过来,他拽着我看剩下的成绩,我偏不要,胡乱推搡着,他说:“就这么给自己判了死刑?”

“你抽奖看到‘谢’字,还会继续刮吗?”我把头埋进胳膊里。他窸窸窣窣了一会儿,突然把手伸到我面前:“我们玩个游戏,抽到好的就不看成绩,抽到坏的就看,好不好?”

我随手拿了一个打开,看到“谢谢”两个字,愿赌服输,不得不拿过了成绩单。

顾子穆露出了得逞的表情,在我看到前进了100名的名次露出惊喜神情后,他居然打开了另一张字条,上面写着:“谢谢中奖!”他狡黠一笑。我拿书丢他:“你赖皮!”太犯规了,但我的心情突然变得很美很好。

我们没再回去上课,顾子穆和我坐在他家的小花园里吃三明治,4月末的风清甜温柔,我突然想起来:“上次……没耽误你参加自主招生吧?”

“没有,材料我打印了好多份备用。”他轻描淡写地说。我瞪大眼睛,顾子穆叹了口气:“那天我话还没说完呢,我是想说,现在这个时候,你不该浪费时间围着我转。”不给我插嘴的机会,他语气里满是得意,“知道你误会了,我干脆将计就计,激励你一下。”

气氛微妙,我赶紧岔开话题:“你真有这么厉害,怎么会连只猫都养不好?你看空空多瘦啊!”他起身打开一个罐头:“那作为交换,我帮你养猫,你努力学习,追上我。”

一片花瓣落在我发梢,我顺势挡住滚烫的面颊,虽然有点儿不好意思,但还是点点头,说:“好。”(完)

睡前小故事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