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先生真的很严格

分类:耽美甜文 / 睡前故事

这位先生真的很严格

文/不二

袁湘琴是很蠢,但她有一个秘密武器,江直树喜欢她,你也有。

01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在米兰时装周走秀

李笑果在休年假的这段时间里,每天睡午觉都被楼上的高跟鞋声吵醒。

“嗒嗒嗒!嗒嗒嗒!”那声音仿佛一只烦人的苍蝇在她的耳边飞来飞去,脾气再好的人也忍不住了,于是她跑到楼上的505室敲门。

她敲了几下,里面没有反应,仿佛她敲的是一个实心的屋子。

“装死是吧?”

“好!”

李笑果将整个手掌贴在门上,脑袋里播放着《情深深雨濛濛》里雪姨敲门的BGM,吼道:“别躲在里面不出声!我知道你在家!你有本事扰邻!怎么没本事开门啊?开门!”

雪姨的BGM果然有魔性,门开了,开得猝不及防,由于惯性,李笑果整个人向前扑去,包括举着的手。

“啪!”

四目相对,皆是惊愕。

李笑果跌进了对方的怀里,举着的手扇到了对方的脸上。

面前人的瞳孔慢慢放大,对方的长相十分好看,是一个拥有橘红色长发的女人,化着浓妆,脖子上系着一条丝巾,李笑果这一掌让她左半边脸显得更红了。

谢枝新左半边脸上是火辣辣的疼,想爆粗口的他差点冲动地将自己的男人音暴露了出来,好在他忍住了,他现在只是有点担心面前的女人会不会把他的假发扇歪了。

“对……对不起!”

李笑果撑着这位美丽小姐姐的胸站了起来,心中腹诽,美是美,就是胸平了点。

“不对!不对不起!是你对不起我!”李笑果有些语无伦次,来势汹汹地抬起头,“刚才的事是我对不起你,但请你在家里不要穿高跟鞋!”

她怎么会听到自己的高跟鞋声?谢枝新十分疑惑。

李笑果见他不说话,怕自己再待下去,气势会减弱,况且刚才她还扇了他一巴掌,尴尬地想找地缝钻进去,怼了他一句:“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在米兰时装周走秀呢!”说完,她扬长而去。

李笑果回到家后,楼上的高跟鞋声终于消失了。

“果然!恶邻就是要怼!不然她以为楼下住的都是Hello Kitty!”

李笑果觉得自己的做法十分正确,但这要有个前提是,半个小时后她没有被叫到物业管理处,没有被限定在三天内收拾好行李搬出屋子。

如果时间能倒回四个小时之前,楼上的那位就是在家里开坦克,李笑果都不会管了。

“什么?要我搬出去?”

“十分不好意思李小姐,405之前已经被人租下了,房东登记时失误,以为这间没租出去,他已经打电话来说,愿意额外补偿您半个月的房租,请您在三天内搬出去。”

“租下了?可我搬进来的时候,没有别人生活过的痕迹啊!”

“是505的租客租下的,放着一直没人住,但是房子已经被他租下了,十分抱歉,李小姐。”

“……”

原来楼上那位不仅是个喜欢穿高跟鞋在家不停乱走的神经病,还是个租房子喜欢租不在同一层的两间,其中一间还放着不用的……真是骨灰级神经病!

“那既然她不住,房子转租给我也行啊。”

“这个您需要和505的租客商量,征得对方同意就行。”

“……”

李笑果又敲响了505的门,这次门秒开,李笑果却愣住了:“您是……刚才那位小姐姐的男朋友吗?”

02我要是遇害了,他的良心会痛吗?

“那是我妹。”谢枝新说。

“哦,你妹。”

“啊,我不是在骂你。”李笑果慌忙摇手,她往屋内张望,捏紧手里的棕色袋子就要往里走,“你妹……妹呢?我有事要和她商量。”

这是她上周托代购买到的一款INS上的网红香水,自己还没用就拿来贿赂人了,心在滴血。谢枝新的手往门框上一撑,堵住了她的去路,她的下巴撞在谢枝新的手臂上,弹了回去。

“她不在,有什么事和我说。”

李笑果完全没有预料到会遇见那位小姐姐的哥哥,男孩子喜欢的东西她自然没准备,不过,她决定另辟蹊径,用美色!

李笑果自认为长得还不错,在肯德基蹭无线都会有人来搭讪要微信号那种,她伸手把右边的头发撩到耳后,露出光洁的脖颈。她的锁骨很漂亮,有一年微博流行锁骨能养鱼的说法,她就尝试过,在上面放过一只小金鱼。

李笑果故作娇羞地看了谢枝新一眼,用软到发腻的声音说:“我是您楼下的租客,之前房东搞错了,把房子租给我了,但我听物业说,您楼下的房子一直没用,所以想问能不能转租……”

“不行。”

干脆,果断,决绝,没有一丝犹豫!

李笑果愣了好几秒才继续说:“您……那间房子有什么用途?”

“没用,就放那儿。”

“……”

没用!就放那儿也不肯租给她?神经病!神经病两兄妹!

眼见谢枝新要关门,李笑果一把拽住他:“等一下!”

她还想再抢救一下,这个神经病不喜欢羞答答的,那他应该喜欢豪放的吧?

李笑果突然五指插入头发往后一撩,左腿朝旁边迈开一步,右胳膊肘搭在门框上,做了一个时下流行的wink表情:“大兄弟,通融一……”

“砰”的一声,他将门关上了,门板与她的鼻尖仅差一厘米。

撩不动,怎么办?李笑果心急如焚,她很喜欢这个小区,租房子之前也跑了其他地方看过,就这小区地理位置最好,离她公司近,交通也方便,后面还有一条商业街,饭店、商场、电影院等应有尽有。

李笑果给房东打了一个电话。

打完电话后,李笑果收拾好行李就下楼了,刚出单元门,就被嘈杂的人声吸引了。

“真变态。”

“啧啧,这么年轻,太可怜了。”

一群人聚集在一个告示栏前,李笑果走近一看,是警方贴的一张告示,大意是小区发生了一起凶杀案,受害人是一名年轻女性,提醒住户注意安全,晚上尽量不要独自出去,警惕陌生人。

李笑果掂了掂手上的行李箱:“楼上那个家伙赶我走,我要是遇害了,他的良心会痛吗?”

李笑果拖着两个大行李箱走进烤肉店的时候,服务员愣了一会儿。李笑果把行李箱码在对面的软椅上,吃起了烤肉,她吃了两个小时的自助式烤肉,接到房东的电话时才停了下来。

“告诉他我把钥匙还给你了吗?”

“他下来检查过了吗?”

“好。”

李笑果提着两个行李箱又回到了小区,进屋、开灯,把行李箱里的东西拿出来重新放好。

你问这是怎么回事?在三个小时前,房东在李笑果的金钱诱惑下同意和她狼狈为奸——

“哎呀,房东,他这间房子本来就不用,我偷偷住着没关系的,我会小心一点不让他发现的,你还可以多收一份租金不好吗?”

“发现了算我的,不会供出你的。”

03谁是你宝宝?

李笑果过上了十分刺激的生活,她感觉自己是FBI的卧底,在进行一个“不能被谢枝新发现”行动。

五米开外,谢枝新拎着一袋葱在肉摊前挑瘦肉,李笑果头上戴着棒球帽,鼻梁上架着一副大太阳镜,粉红色的口罩把她的脸捂得严严实实,站在茄子摊前在手机的备忘录里敲字:7点半出门,从小区后门的小道去菜场。

李笑果要知道谢枝新的生活习惯,几点出门,走哪条路,平时在哪儿溜达,只有这样才能完美地避开他。李笑果以为他买完菜就会回去了,可他上了56路公交车。李笑果皱了一下眉,这路公交车去的地方有点偏,她犹豫了一下,还是跟了上去。

谢枝新在附近的工地下了车,来到一个堆满了废品的小山堆前,弯腰从里面挑了一根钢筋和几块废铁,用准备好的袋子装好。

“大老远跑这儿来捡废铁是为了卖?”

“那几块废铁连车费都赚不回来吧。”

李笑果对谢枝新的行为感到匪夷所思,回来后,楼上的动静吓了她一跳,是铁器相撞的声音,在打斗吗?那激烈的程度让李笑果的小腿肚不禁微微发抖,上面发生了什么?她该不该上去看一看?或者……报警?

李笑果选择了前者,她悄悄上了楼,站在走廊上听里面的动静并不大,可能是因为发生在里屋,关上了几道门后,只有她这个住在楼下的“邻居”有最直观的感受。

如果她现在敲门就等于暴露了自己。

会不会是自己想多了?就在她决定不多管闲事下楼的时候,脚不小心踢到了谢枝新放在墙边的垃圾袋。半截橘红色的头发露在外面,黑色垃圾袋上还有几个血手印,李笑果全身的血液瞬间凝固了。

——“那是我妹。”

她想起谢枝新说的话,可是她已经好几天没有看见他的妹妹了。

楼下那则告示,一起凶杀案……年轻女性……

多租一间房子却不用是不是为了掩盖上面房子里发出的声音?什么声音呢?什么人会跑那么远捡钢筋和铁块?捡来的当凶器是不是就没有购买记录,警方无从查找?李笑果捂住嘴巴,她被自己的推理吓得双腿发抖,背靠在墙上才勉强支撑住自己的身体。她哆哆嗦嗦地拿出手机,她要报警,必须报警!

门把手突然被扭开,死神的声音。

“你怎么在这儿?”

刚按完110还没拨出去的手机掉在了地上。

电梯门刚好开了,两个男人走了过来,李笑果仿佛找到了救星:“杀人……”

李笑果话还没说,谢枝新就捂住了她的嘴,她瞪着眼睛挣扎,他就用另一只手箍住她的后脑勺,将她的头按进自己的胸口里。

杀人犯力气很大!

李笑果双腿疯狂地蹬着,极力想制造一点动静,可谢枝新居然抱着她摇晃了起来:“宝宝宝宝,我错了,你不要生气了。”他顺势将掉在地上的手机踢到了垃圾袋后面。

“谁是你宝宝?”李笑果说出的这句话在谢枝新的掌心里变成了唔唔声。这时,她头顶传来一句女人声:“讨厌!”

李笑果震惊了:这个杀人犯居然还会变声?

她伸出舌头舔谢枝新的手心,想着他发痒后就会放开她。她感觉到谢枝新身体一颤,然后……把她捂得更紧了!李笑果改成撕咬。

身后走来的两个男人嗤笑一声,决定不管这对闹变扭的小情侣。

李笑果被谢枝新拖进了屋内,“咔嚓”一声,门关上了。

04山安大大

“你……你不要乱来,我刚才报警了,警察马上就到,你这个杀人犯要是不想被抓,赶快逃吧!你……你脸红什么?”

李笑果发现谢枝新脸上浮现出可疑的红色。

谢枝新靠在门上,把满是口水和牙印的手背在后面,轻咳一声,说:“我一点都不担心,倒是你这个报假警的。”

“假警?现在开始狡辩了是吧?你刚才心虚什么,为什么捂着我的嘴巴不让我说话?还有,你妹妹呢?把你妹妹叫出来,我就相信你!”

谢枝新没动。

“看吧!就是被你杀了!我怀疑那个人根本不是你妹妹,你泡妞不成,恼羞成怒,就把她杀了!”

谢枝新淡淡道:“已经出来了。”

李笑果四下张望:“哪儿?”

谢枝新伸手指了指自己的额头。

“你不会告诉我你有人格分裂症,那是你分裂出来的妹妹吧?”李笑果疑问,“那你鬼鬼祟祟地去捡铁块干什么?还有屋子里的打斗声。”

“你跟踪我?”谢枝新眉头微皱,解释道,“我是一个配音演员,在配古装剧里的兵器声,把下面的房子租下来是为了不吵到别人,还有,你不是应该搬走了吗?”

“……”

好像都能对得上,但李笑果还是不相信:“除非你在我面前穿一次女装!”

当谢枝新化着浓妆,踩着高跟鞋出来的时候,李笑果一愣,然后一阵大笑。是她看见的那位高冷小姐姐没错了,虽然假发没了(这也是令她笑的原因)。

后来,李笑果得知垃圾桶里的假发是谢枝新吃意大利面的时候不小心沾到番茄酱给扔了,那惊悚的“血手印”也是番茄酱。

“看够了没有?看够了,限你今晚就从我的屋子里搬出去。”

李笑果其实刚才已经相信了,在谢枝新换衣服的时候,她在屋内转了一圈,看到了专业的录音设备,以及……

“你是山安大大吧?”李笑果的眼里冒出了小星星。

山安大大是B站有名的CV UP主,李笑果在谢枝新开着的电脑上看到了B站页面,右上角那个ID可不就是山安大大吗!

谢枝新脸上露出了掉马的惊慌,李笑果敏捷地捕捉到了,她狡黠一笑,反客为主:“你把那间房子租给我,不然我就去论坛开个帖子叫‘山安大大原来是个女装大佬’。”

“……”

谢枝新其实没有穿女装这个爱好,他只是有一种职业怪癖,配女人的声音的时候,穿上女装会让他更容易入戏,而他并不想把这个私人原因透露出去。

他第一次在李笑果这儿屈服:“要住就住,吵到了我可不管。”

李笑果尝到胜利的果实后还想要点甜头:“山安大大,我是您的粉丝,您可以不可以每天抽十分钟时间满足我的配音愿望,帮我配点小说啊?”

谢枝新瞪了她一眼。

李笑果也不怕,欢快地唱起了:“在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有一个女装大佬呀……”

“五分钟。”

“好,五分钟就五分钟。”

05区花

“你还剩三分钟。”

“你还没开始配呢。”

“我说的五分钟包括你敲门到进来坐下。”

第二天,李笑果拿着稿子找谢枝新配音,体会到了这位先生的严格。

“两分半。”

“好好好!”李笑果立马把稿子递了过去,她平时有写小说的业余爱好,现在听B站弹幕上刷得最多的“声音听了能受孕”的山安大大读她笔下男主角的台词,脸庞发热,少女心像是插上了一对翅膀在屋子里飞旋。

她看着谢枝新的侧脸,忽然道:“国庆节,我们小区居委会组织了两天一夜的旅游,你去不去?”这条消息是她在电梯里贴的告示上看到的,不过她想山安大大应该……

“不去。”

果然。谢枝新不去,她也没什么兴致,到时候居委会大妈来问的话,她找个理由推掉好了,可她没料到,第二周下班回来的时候,她收到了居委会大妈派发的传单。

“上面这个人……不就是谢枝新吗?”

传单上标着一行大字:XX小区,两天一夜,联谊会。传单上面还印着四个男人的照片,跟偶像组合似的,谢枝新站的还是C位。

“联谊啊!”

“哎!区花杨末末也去啊,那我也去,报名报名!”

李笑果见后面两个男生攀着居委会大妈要填报名表,才发现男生和女生收到的传单不一样。她看了男生手上的传单一眼,“女版F4”站C位的是一个长发飘飘的女孩子,应该就是他们说的区花杨末末。

国庆节第一天的早上8点,参加两天一夜联谊活动的住户在居委会大妈的带领下乘坐地铁去高铁站,联谊的地点定在隔壁城市,坐高铁一个半小时就能到。

李笑果挤到站在地铁门边玩手机的谢枝新身边:“旅游不去,联谊就去了是不是?”

这家伙一副冷淡的样子,没想到也这么俗气来参加联谊。

他不会也对杨末末有意思吧?

“让一下,让一下。”

说曹操,曹操就到。

一个穿着米白色长裙的女孩子挤了过来,李笑果一眼就认出了她就是那位区花杨末末。李笑果站在谢枝新右手边,杨末末想越过她站在谢枝新身边,可杨末末往左走一步,李笑果也往左走一步,杨末末往右走一步,李笑果也往右走一步,背对着杨末末跳起了探戈。

杨末末:“……”

沉浸在舞蹈中的李笑果没注意到车已经到了,国庆期间人很多,地铁门一打开,上客下客犹如釜山行一样。李笑果穿的衣服没有口袋,手机是一直抓在手上的,后面的人群突然涌下车,李笑果一个没抓稳,手机掉到了谢枝新的皮鞋上,弹了一下后,贴着地铁的门掉进缝隙里。

谢枝新:“……”

李笑果:“……”

“现在正值地铁行驶的高峰期,我们需要等到晚上断电维护才能帮您找手机。”工作人员说,“您登记一下手机型号和颜色,再留一个可以联系到你的方式。”

“我手机都掉进去了,还有什么可以留给你们的联系方式?”李笑果吐槽。

“留我的吧。”

谢枝新用他清清冷冷的声音说。

杨末末脸色骤变,恨不得把自己的手机也扔进去。

李笑果头脑里响起一个游戏小人的声音:“第一回合,KO!”

06你就这么喜欢我

作为一个现代人,手机丢了就等于钱包也丢了,习惯了手机支付的李笑果并没有带现金和卡,好在高铁票和酒店早已订好了,但到了酒店后,居委会大妈点完名,让大家自由活动吃饭的时候,李笑果犯了难,她把目光投向谢枝新,见杨末末娇羞地站在他的身旁,正红着脸说些什么。

来联谊的男男女女看对了眼便开始约对方吃饭,她的行情太差,都没有一个人……

“李笑果。”

突然有人喊李笑果,她回头一看,十分惊讶:“房东,你也来了?”

房东留着寸头,身材健硕,看起来像是健身教练,颇有成熟男人的味道。李笑果第一次见他的时候蛮惊讶的,在她的印象里,房东都是四十多岁、体态臃肿的秃头男人。

“对啊,来玩玩,你不去吃饭?”

李笑果讲出了她的窘迫,房东哈哈大笑,拍了拍她的肩膀:“没事,先用我的,大不了到时候我从你房租里扣。”

“房东你真好。”李笑果正喜滋滋地和房东去吃饭的时候,谢枝新和杨末末走了过来。

“不去吃饭?”谢枝新问她。

“……”

不知道为什么,最后四个人竟坐在一起吃饭。

李笑果点了一份黄焖鸡米饭,谢枝新将支付宝付款二维码递给店家,李笑果拉住他的手:“哎,不用,我和房东讲好了,从房租里扣。”

“别忘了,你的房子是我租给你的,我才是你的房东。”谢枝新将手抬高,“而且你手机掉了,我也有责任。”

李笑果疑惑道:“你有什么责任?又不是你撞的。”

“我的皮鞋助了攻。”

“……”

李笑果不知道这家伙突然闹哪样。

四个人一起吃饭其实挺尴尬的,五分钟过去了,也没有一个人讲话,李笑果觉得,如果再不找一个话题,她都要得尴尬癌了。她瞟到不远处居委会大妈在和三个大叔一起吃饭,笑道:“还以为来两天一夜的都是小伙子呢,没想到还有跟居委会大妈一个年纪的。”

房东接道:“大概想谈一场夕阳恋吧。”

对面的杨末末捂嘴笑了起来,气氛算是缓和了一些。

“下午还是自由活动时间,晚上有个烧烤大会,我们去附近转转吧?”房东提议。

李笑果本想说“好呀好呀”,但听谢枝新说“我不去了,我还有工作”,便忍着想吐槽的那句“来联谊,还有什么工作”,改了口:“我也不去了,想回酒店休息。”

她要好好利用每日的五分钟配音时间。

李笑果敲开谢枝新房门的时候见他开着笔记本电脑,上面有一段待处理的音频。

“真的有工作啊?带着工作来联谊,真是敬业。”

“我不是来联谊的。”谢枝新接过稿子,坐下说。

“那你为什么来?”李笑果好奇。

谢枝新看了她一眼没说话,反问:“你呢,为什么来?”

李笑果脱口而出:“还不是看了有你的宣传……”又及时住了嘴。

“你就这么喜欢我?”

谢枝新突然的一句话让李笑果涨红了脸,这么直白吗?的确,她是为了他来的,要不直接表白吧?她不表白的话,杨末末会不会在她前面表白?

“我……我的确很喜欢你!”李笑果十指交叉,紧紧握住,说完,头立马低下去,闭上眼睛,像是许愿,又像是在祈祷着得到自己盼望的答案。

谢枝新久久没反应,忽然发出一声低笑:“我只是在念你稿子上的台词。”

李笑果抬起头的时候,脸比刚才更红了,她拿起沙发上的一个抱枕,狠狠朝谢枝新扔过去:“浑蛋!”

虽然表白变成了乌龙,但对方眼底的笑意,让李笑果感觉他是故意的。

暧昧像突然被打碎的香水瓶,气味迅速在空气中弥漫开来,轻轻一嗅,空气变甜了。

07烟花

晚上的烧烤大会十分热闹,一串串食物在烧烤架上咝咝冒着香气,音响里还播放着轻音乐。李笑果看谢枝新来了,拿了一串烤好的鸡心奔了上去,谢枝新却四处张望,问:“杨末末呢?”

李笑果拿着鸡心要递上去的手垂了下来,答道:“不知道。”

“你下午没看见她?”

“没有。”李笑果有点不耐烦,“大概跟谁玩去了吧。”

“我打她电话没接,我去找找。”刚走出几步的谢枝新又退了回来,他盯住李笑果,“你不要乱跑。”

“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子!”李笑果赌气地说着,语气有点冲,谢枝新看了她一眼,没说话,转身去找杨末末。

“怎么光喝啤酒,不吃东西?”

房东拿着一串烤好的鱿鱼凑了过来,见李笑果把面前两大杯扎啤都喝完了。

“心情不好,不想吃。”

“心情不好啊,我带你去放烟花吧。”

李笑果原本没有什么兴致去放烟花,但谢枝新的那句“别乱跑”让她产生了抵触心理,于是她跟着房东开车去了海边。房东从后座抱了一大箱烟花下来,两人坐在沙滩上。

“给。”

李笑果接过一个烟花筒,点燃后烟花便突突几下喷向天空,她的心情也跟着明亮起来,但随着烟花的稍纵即逝,坏心情也接踵而至。

李笑果玩了几个,最后一个烟花筒点燃后,却一点反应也没有,她负气地将其扔在一边:“连烟花也欺负我!”

房东揽住她肩膀:“不气不气,来,喝点啤酒。”

李笑果隐约感觉他靠得有点近,接过啤酒往左边移了移,他却贴了过来:“男人嘛,有的是,不用为他伤心,像我就挺不错。”

“房东……你喝多了吧?”李笑果想要起来,却被房东用力地按了下去。

“死丫头!我对你不好吗?”

李笑果感觉自己的左臂上有什么尖锐的东西刺了进去,一阵恶寒,猛地推开房东,想跑却被他拖住了腿。她抓起脚边的烟花筒往房东身上一抽,原本只是想将烟花筒当成棍子抽打他,喜出望外的是,烟花筒在这时候喷射出了烟花。

房东骂了一句脏话,松开手,猛扑身上的火星。

李笑果抓准机会,爬起来就跑。海边很空旷,她现在没有手机,不好打求救电话,内心很恐惧。她不知道自己刚刚被房东注射了什么东西,双脚在慢慢变软,就在她觉得要倒在地上的时候,一个人冲过来抱住了她,将她扶到了岩石后面。

“是我。”谢枝新在她耳边说。

李笑果立即抽泣起来,她把头埋在谢枝新的颈窝里,抱住他。

“别怕。”谢枝新慢慢地抚摸她的背,将她紧紧抱住。

几秒后,李笑果的身体又僵硬起来,她听到房东骂骂咧咧的声音越来越近。

谢枝新把手放进嘴里,由远及近的警笛声从他嘴巴里发出来。房东快走到岩石旁时,听到声音停下来脚步,急急朝自己的车子跑了过去。

谢枝新随即背起李笑果,打斗声从不远处传来了,等他们出去的时候,那几个被她调侃是跟居委会大妈谈夕阳恋的大叔制伏了房东,其中一个还拿出手铐将他铐住。他们打开了车子的后备厢,里面躺着昏迷的杨末末。

08秘密武器

“所以你们不是在办联谊,而是在调查凶杀案?”

李笑果被变态房东注射了半管麻醉剂,医生给她打了分解麻醉剂的东西,现在她的四肢正在慢慢恢复知觉。

三个便衣警察和居委大妈向李笑果解释了这次联谊的真正目的,犯罪心理专家给出了凶手的特征是二十到三十岁之间的年轻男性,热爱社交,所以他们才想出了这个娱乐性的调查方法。警方也不能肯定凶手一定是小区住户,只是勘查现场时,发现凶手对于小区的环境很熟悉,为了不打草惊蛇,搞得人心惶惶,才举办了这次联谊会,好观察潜在嫌疑人。

变态房东就是那个凶手,他刚开始还想狡辩,但是警察在李笑果的手臂上发现了和上一个被害人手臂上一样的针孔,也就无从辩驳。

原来,他在医院实习过,那时就偷了不少术用麻醉剂和针管。这次他准备把杨末末和李笑果麻醉后丢入海里,制造酒后投海自杀的假象。

杀人原因是他在上一段感情中,女友给他戴了绿帽子,造成了连续报复女性的变态心理。

细思极恐,李笑果突然想到谢枝新楼下的那套房子或许根本不是房东登记失误,而是这个恶心的房东有可能在见到她的第一眼时就起了杀意。

“幸亏你男朋友及时发现你和凶手同时失踪,联系了我们,我们调出了他的车牌号,才查到他的车子开向了海边。”警察说。

李笑果脸一红:“他不是我男朋友。”

三个便衣警察颇为惊讶,对望了一眼。

“怎么了?”李笑果问。

“我们到了海边之后,在车子后备厢里只发现了杨末末,他就跟疯了一样,四处找你,这要不是男朋友,那就是活雷锋了。”

李笑果:“……”

李笑果从居委会大妈口中得知谢枝新也是知情的,所以他才会对自己说他不是来参加联谊的。

居委会大妈不好意思地搓搓手:“他原本不想来,是我拜托了他,毕竟要靠区草帮我拉拉人气。”

区花杨末末也是知道实情的,居委大妈还拜托谢枝新保护她,所以李笑果才会总看见她待在谢枝新身边。

凶手已经抓到了,李笑果却睡不着了,想到警察先生的那句活雷锋,她的脸颊就微微发烫。第二天,她抱着配音稿子去找谢枝新。

“你还会画画啊?”

谢枝新穿着毛衣坐在地板上,腿上搭着一个画板,旁边一堆油画颜料,这艺术家的气质又狠狠地戳中了李笑果的少女心。

她蹲下来欣赏,不由得赞叹:“我发现你好厉害,昨天救我的时候模仿的警车声音让我大吃一惊。”她的眼神突然黯淡下去,“你和我就像袁湘琴和江直树一样,我那么蠢,你那么聪明。”

“嗯,是很蠢,但袁湘琴有个秘密武器。”谢枝新头也不抬,说。

“什么秘密武器?”李笑果问。

“江直树喜欢她,你也有这个秘密武器。”

李笑果定住了,谢枝新抬起头,用画笔在她脸上蘸了一下。

“干……干什么?”

“没什么,我需要一点红色调颜料。”

“……”

“山安大大。”李笑果沉默了好久才说,“我的稿子上没有……没有‘那就这么喜欢我’这句话。”

“嗯。”

“所以……所以你可不可以让我抱一下?不然我会以为我在做梦。”

谢枝新张开了手臂,将她拥在怀里。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