焰火向星河

分类:青春爱情 / 睡前故事

焰火向星河

文/荼小白

有风从她耳边吹过,发出“呼呼”的声响,但她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跳。

【一】

简舒遥最喜欢的人,是同为女生的乔玥。所以她一直在想办法撮合自家那不争气的哥哥和乔玥。

那个不争气的哥哥全名叫简书铭,是一个从小就拿了满屋子奖状和证书的“死傲娇”。

简舒遥之所以说他不争气,是因为她总是制造机会让乔玥和简书铭见面,但他却屡屡端着架子连话都不主动说,乔玥更是对她的用意一无所知。

至今,被撮合的两个人还仅仅停留在认识这个阶段。

“搞什么鬼。”乔玥正看着校刊上的漫画,突然气得“啪”的一声合上书,“作者这脑子缺球砸吧。”

“怎么了?”简舒瑶皱着眉凑了过去,她感觉自己精心运营的计划又生了变故。

几个月前,简书铭开始在校刊上匿名连载一部热血战斗漫画。简舒遥觉得这是个机会,就拉着乔玥追漫,成功地把她带到了坑里。她计划着等乔玥对漫画作者产生崇拜之心时,再告诉乔玥那个作者就是简书铭,一个因才生爱的故事就开始了。

但计划赶不上变化。就在简舒遥认为时机快要成熟时,简书铭不知道在搞什么幺蛾子,每三个新章节就要死一个主角团的重要人物。最新的一期,乔玥最喜欢的女三号死了。

简舒遥赶紧把校刊收了起来,试图转移话题:“咱不看了,该去训练了。”

“怎么这么快。”乔玥看了看时间,坐到木椅上,弯下腰去整理鞋带。她垂眸间看见脚边的篮球,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顿了顿又开口问:“舒遥,如果你喜欢你一个人,你会怎么表达出来?”

简舒遥指尖无意识地敲击着桌面,认真思索了一番:“如果那个人跟我还不熟,直接说喜欢他的话,对方会觉得很突兀吧。我应该会在他面前展现一下自己的闪光点,然后再去表达自己的好感。”

乔玥听得认真,颇为认同地点点头:“知道了,我这就去展示。”

“等等,你这是有喜欢的人了?”简舒遥突然慌了,迅速收拾东西,“我跟你一起去。”

一到篮球馆,就听见球鞋摩擦木质地板发出的刺耳声音,且不时有球落地,撞击声在场馆内空响。球馆里,男女球员之间仿佛有看不见的界线,男生用南边的几个篮球架,女生则在北边。

简舒遥边走边看男生那边,试图找出乔玥有可能喜欢的那个人。人群里,一个高大清瘦的身影显得熟悉又扎眼,是简书铭。而乔玥去的方向,正好是他那里。

似是察觉到身后的目光,简书铭回了头。冷白的光将他的轮廓打得清晰明了,抬起眼眸时,长密的睫毛便轻轻一晃,整个人看起来干净清朗。他先是朝着乔玥礼貌地笑了笑,而后拉下脸来看着简舒遥:“原来是个人啊?我还以为乔玥拎了个暖水壶来呢。”

乔玥身高足足有一米七六,简舒遥还不到她的肩膀,两个人并排时,简舒遥更是显得娇小。

“比乔玥高五厘米的你很得意?”她抬头瞪了他一眼。

简书铭把球扔给身边的同学,直截了当:“说吧,什么事?”

“不是她找你,是我。”乔玥的眉眼微微扬起,说出下一句话时,双颊泛起小番茄一样的红晕,“我想跟你练练篮球。”

【二】

将事情捋顺之后,简舒遥恍然大悟。乔玥一直觉得篮球打得好是她的优点,所以她喜欢的人是简书铭!灵光一闪间,简舒遥心里乐开了花,连带着看简书铭都顺眼了许多,脸上浮现出满意的笑容。

她暗想:这八字有一撇了。

两个少女并不知道,她们的邀请和微笑,落在简书铭的眼里完全变了味道。先前路过办事处的时候,简书铭再真切不过地听到了乔玥说要用球砸他,当时他还庆幸自己的漫画是匿名发表的。现在,他觉得自己被白眼狼妹妹给出卖了。

简书铭的喉结轻微地动了动,直接迎上了乔玥的目光:“小事儿,来。”

他叫来了身边的男篮球员,可算是凑了两支小队。组队时,简书铭和乔玥十分刻意地选了不同的队伍。本来是团队比赛,可球员和场边的简舒遥都慢慢察觉了两人针锋相对的气场。

半场比赛下来,乔玥的目光几乎完全盯在简书铭身上。她很少去抢别人的球,就去卡简书铭的。简书铭的脸色一点一点沉了下去,他应对乔玥的进攻时显得很吃力,但他还是打起十二分精神来应付。

正当简书铭好不容易控到球,准备板下投篮时,乔玥以惊人的弹跳力跃起,击落了他正要投出的球——

一记完美的盖帽。

“牛啊!”无论是场边的围观者,还是场上的球员,都惊叹起来。

简舒遥瞪大了眼睛,她那从小不输人的哥哥,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压制了个透。以他的性子,只怕是要记一辈子。她坐在地上,眼里流露出绝望,搭在膝上的那只手缓缓收紧:“完了。”

休息时,乔玥去了厕所,她看起来非常开心。而简舒遥却开心不起来,她觉得八字的那一撇要没了。

“简舒遥,除了出卖我,你还能干点什么,漫画的事儿我都听到了,别想抵赖。”简书铭靠近简舒遥,直勾勾地盯着她,“难不成我是你捡来的哥?”

简舒遥怼他:“你看到你的收养证明了?”

简书铭没有回话,简舒遥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乔玥正用湿巾擦着额头,不急不缓地走过来。他拿了瓶水,站起身向她走过去。汗水从他的鬓角流淌下来,他的锁骨上似透着水色。

乔玥往前走了几步,抬眼便看到已经走到近前的简书铭,她有些惊讶地停了下来,耳根开始发红。

“下个月,再打一场,就我们俩。怎么样?”他把水递给她,眼睛半阖着,额前散落着沾湿的碎发。

“好。”乔玥伸手接过水,轻轻点了点头。

身为局外人的简舒遥看得透彻,她哥的眼里有种叫胜负欲的焰火正熊熊燃烧着。而乔玥,她似乎以为简书铭在约她,低着头害羞起来。

完全的认知误差。

之后的日子里,简书铭一直在刻苦练球。为了避开乔玥,他特意没去篮球馆,绕远去了西操场的露天球场。简舒遥下课回来时,正遇见他往西操场去。

她赶紧追了上去:“哥,你和乔玥之间可能有误会。”

简书铭瞥了她一眼,自顾自地往前走。

“不是的,漫画的事情,我没……”

简书铭停下,打断了她的话,语调微扬:“作为一个创作者,我当然有自己的考量。又不是收调查问卷,还得看看每个人的反馈。”

说着,他似乎是想起了什么,话锋一转:“把你们女篮以往的比赛视频拷贝一份出来,晚点我去拿。”

这话题转得猝不及防,简舒遥“啧”了一声,问他:“至于吗你,一场比赛那么认真?”

简书铭这个人,从小就胜负欲爆棚。上学的时候,他总是跟人说自己考试前不看书,但其实他每次都复习到十二点。初中暑假回奶奶家跟隔壁小孩打魂斗罗输了,他愣是花一晚上磨了个通关。

这么一想,她突然觉得乔玥好像歪打正着,找到了引起简书铭注意的正确方式。

【三】

拿到视频以后,简书铭反复地看,观察乔玥打球时的小习惯。他苦苦练了一个月,觉得成竹在胸,可最后还是没赢,因为他失约了。

老师临时打电话叫他帮忙送资料,他没有乔玥的联系方式,只能尽快地做完手里的事情再去。等他匆匆赶去篮球馆的时候,距离约定好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二十分钟。

简书铭在球场里找了一圈,并没有找到乔玥,直到走出场馆,才在花坛边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她蹲在路边,把脸埋进双膝里。

“乔玥?”简书铭有点心虚,试探性地喊了一声,俯身去碰她的肩膀,“对不起,我来迟了。”

感觉到肩膀上的手,乔玥缓缓抬起头来,露出一张白净秀气的脸,唇边的两个梨涡深陷。而后,一个毛茸茸的小脑袋从她的怀里探出来,它用那双怯怯的眼睛看了一眼简书铭,对上他的目光时又连忙缩了回去。

是一只小奶猫。

“它在发抖,一开始鼻子上还有血,我用湿巾擦掉了。”乔玥的声音压得低低的,听起来有点小心翼翼。

简书铭脸色一沉,也蹲下身去仔细看它。它只有巴掌大小,一身纯白色的毛发,眼睛一蓝一黄。他用手指轻轻戳了戳它的胡须,抬眸对上乔玥的视线:“那去宠物医院?”

“嗯,你先抱一下。”乔玥轻轻拢住小猫的身体,把它抱起来放到简书铭的膝上。简书铭连忙伸手去护住它,他从来没有碰过这么小的猫,有点手足无措。

乔玥缓缓站起身来,脱下来自己的外套,轻轻盖到它身上:“用衣服把它裹起来吧。”

外套上还残留着她的温度,简书铭仔细地按照小时候爸妈包简舒遥的样子把小猫裹得只露出一个头,像抱小孩那样抱着它。小家伙似乎是觉得暖和,眯着眼睛“喵”了一声。

乔玥久久地注视着他,嘴角不自觉地上扬:“你们两个好可爱。”

“才没有,只是它可爱而已。”简书铭一本正经地蹙起眉。

好在小猫没有什么大碍,只是撞破了鼻子。

从医院出来以后,他们去了一家宠物用品店,乔玥还买了猫粮和猫砂,她准备收养这个小家伙。

乔玥并不住在宿舍里。简书铭曾无意间听简舒瑶说乔玥对市售的盐过敏,只能吃一种特制的盐,所以她住在校外的公寓里,方便自己做饭。

听说乔玥要养小猫,简舒遥一下就赶了过来。此时,她正隔着笼子看里面的小家伙:“好可爱,玥玥,你给它取名字了吗?”

乔玥思索一番:“既然是捡来的,就叫捡捡吧。”

简书铭一愣,简舒遥也在同一时间回过头来看他,露出意味不明的笑:“捡捡好听,我哥的小名也叫简……”

他猛地咳了一声,投给简舒遥一个带着威胁的眼神。

回去之后,简书铭思来想去,还是觉得没有乔玥的联系方式很不方便。但他从来没主动要过女生的号码,完全不知道要怎么开口。做了几天的心理建设之后,他还是找了简舒遥。

简舒瑶以要征得乔玥的同意才能给电话号码为由,直接把简书铭的号码发给了乔玥,还留下一句:我哥有话要跟你说。

“我是乔玥,舒遥说你有事情找我。”拨电话的时候,乔玥觉得有些紧张,她从来没有在电话里听过简书铭的声音。

简书铭的背一下子从靠椅上弹起,坐直了身体:“嗯,对。我是想为那天迟到的事情道歉,临时被老师布置了任务。”

“没关系,那天我也没进球场,其实我也失约了。”

电话里,她的声音显得温柔了许多,不似平时那么清朗。而后,简书铭听到对面传来嫩嫩的“喵呜”一声。

“简简,别闹。”

简书铭心慌了一下,随后又反应过来,她说的是“捡捡”。

【四】

简舒遥是在体育课上认识乔玥的。

课上,老师让学生之间两两传球练习,身边的同学都去找了其他搭档,简舒遥性子慢热,不善于主动与人搭话。所以她就这样无形中被孤立了,只能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小学妹,我跟你一起练吧。”乔玥右手抱着球,突然出现在她身边。

在篮球课上认识乔玥以后,她们还没有很熟。真正熟起来,是在之后的社团活动上。

那是一个周末,简舒遥所在的社团社长把她们借给其他社团做苦力。一天中最炎热的时候,她被社长安排进了一个巨大的玩具熊里发传单。外面是接近三十摄氏度的高温,她闷在熊的身体里浑身汗湿,还被几个不懂事的小孩推倒,这时,乔玥握住她的胳膊,把她拉了起来。

乔玥把简舒遥的头套摘下,自己戴上,然后夺过她手里没发完的传单,一言不发地替她发完了剩下的。

回去以后,简舒遥听到乔玥与那个社长争吵,她的声音隔着门板透出来:“大一的学妹是你请的兼职工吗?你还真把自己当个东西了。”

摔门声响起,乔玥从办公室里出来,脸色还带着情绪波动后留下的潮红。她拉着简舒遥的手离开,指腹上打篮球留下的薄茧,硌得简舒遥的手心酥酥麻麻。之后,简舒遥就加入了乔玥的女篮,作为书记员来负责联系赛事和申报社团活动资金。

这天去学生会办公室交完材料回来,简舒遥竟然碰见了正要往医务室走的乔玥,她身边还站着简书铭。

“你们这是?”简舒遥先是意外。

“体育器材室里的架子倒了,我不小心被划伤了胳膊。”乔玥两颊绯红。

“那我哥怎么会在这里。”

简书铭眼神飘忽,似乎有些难为情:“上次篮球不是没打成吗,我想着……趁着运动会没课继续比赛来着……然后我们就去器材室拿篮球了。”

瞪大了眼,简舒遥看着简书铭,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不赢你会死?”

说完,她摇了摇头,以还有事情为由溜了。虽然她对自家老哥这无敌的胜负欲有些无语,但这是乔玥和简书铭难得的独处机会,她还是别当电灯泡比较好。

【五】

医务室里的学生很多,因为运动会受伤的人不少,校医还在办公室里接诊,乔玥和简书铭就坐到了走廊的长椅上等着。

这时,乔玥才看到自己手臂上那条触目惊心的伤口,伸手一摸,不由得痛得咝了一声。

“看着人还很多,要不我去拿东西帮你处理一下?”简书铭解释,“我是医学院的,来医务室帮过老师几次。”

愣了一下,乔玥点点头:“好。”

再回来时,简书铭提着一个透明的袋子,里面装了好些东西。他把那些东西一个个拆开,仔细地为乔玥清理伤口。

“一会儿再去找老师打个破伤风针。”他垂眸看着她的伤口,用医用棉签蘸了酒精轻轻擦拭。

乔玥看着他的侧脸,呼吸都慢了起来。简书铭的睫毛扑闪,浅色的眸子里泛着细碎的光。她想起了那天他给捡捡裹上外套的样子,手腕被他握住的地方,比伤处还要滚烫。

“简书铭,你真好看。”

简书铭的手顿了一下,目光渐渐躲闪,脸上也染上了绯色。回过神来,他又继续手上的动作,眉眼舒展开来:“别闹,哪儿有夸男生好看的。”

其实先前的话,乔玥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说出来了,此刻心正怦怦地跳。包扎好了,她缩回手,再不敢去看他。

长廊上人来人往,有些吵闹。而简书铭与乔玥之间的气氛,却格外安静,有某种东西让他们互相在意,却又说不出一句话来。

“还有两周,你们女篮就要去邻省打比赛了是吗?”简书铭率先打破沉默。

乔玥对上他的目光,微微一笑露出两个小梨涡:“是的,但我应该不去,那几天我要考英语四级。早知道就不报名了,反正也考不过。”

简书铭有些诧异,差点就脱口而出:“四级不是闭着眼睛都能考过吗?”

但他还是及时收住了,因为他记得简舒瑶好像说过乔玥是体育特长生,文化成绩并不是太好,话到嘴边,莫名其妙地变成了:“我可以帮你。”

之后,简舒瑶听说了简书铭帮乔玥补习的事情,立马就给他打去了电话。

“简书铭你这小子真是精得很,知道自己打球打不过乔玥,竟然试图用英语扳回一城。”简舒瑶连连啧了几声。

其实,以简书铭从小到大的好胜心,她的猜测并不是没有道理。但只有他自己知道,不管是提出意见的时候,还是帮她复习的时候,他都再真心不过了。

“你再瞎说,我就把你上学期挂科的事情告诉爸妈了。”他的声音在电话里变得十分慵懒,语气有点不耐烦。

“先是要电话,又是帮复习的,你是不是喜欢乔玥了。”感觉这八字快要写成了,简舒瑶掩住心里的欢喜,拖长了尾音愣是说得像是简书铭“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日防夜防,家贼难防啊。”

简书铭直接挂了电话。

距离考试只有两周的时间,简书铭大三课不多,所以乔玥一有空,他们就会开始补习。

在简书铭的指导下,乔玥做题的正确率直线上升。

【六】

两周的补习时间过得很快,转眼便到了考试前夕。

乔玥一进考场,简书铭就莫名紧张。考试结束之后,他更是悄悄地去看了考试题,在心里暗自推算自己教到了多少,那些题乔玥应该不会做错。最后得出她应该能考过的结论之后,他才默默松了口气。

简舒瑶和乔玥约了考完试出去逛街,还问了问简书铭要不要同去。简书铭则是觉得和两个女生一起出门太过诡异,果断拒绝了。但为了表示感谢,乔玥还是坚持邀他第二天来家里吃饭。

逛街的时候,乔玥有意地拉着简舒瑶往礼品店里走。简舒瑶嘴上不说,但心里明白她是想给简书铭挑个礼物。跑了一天,她才买下了一块黑色的手表,更是连礼盒都挑得仔细。

周日早上,女篮从邻市比赛回来,中午社团约了聚餐。社团聚餐之后,乔玥和简舒瑶才会买菜回家。

校女篮打的是四校联赛,拿了第二名,也算是开心。

“学姐,这次是少了你,要是你在的话,咱们应该就是第一了。”其中一个社员笑着,言语中似有些可惜。

乔玥只是微笑,这次没能参赛,她心里的失落感竟也没有那么强烈。她开始不断地想起简书铭,想起他坐在自己身边时阳光洒落到他身上的样子,想起今晚就会再次见到他。

“我去一下厕所。”她站起身来,走出房间。由于不能吃外面的饭菜,每次聚餐,她都只能喝点饮料。

快到厕所门口时,乔玥听到简舒瑶的声音,她在跟另一个女生说话。

“你喜欢我哥?”简舒瑶尾调上扬,似乎是觉得惊讶,“你都没跟他说过话,我哥这个人缺点很多的。”

一个轻柔的女声响起:“我喜欢他很久了,真的很想认识他。”

简舒瑶犹豫了一下:“不好意思哦,其实我哥有女朋友了,他们在一起好几年了。”

“啊?那就算了吧。”声音越来越近,简舒瑶和那个女生走了出来。

乔玥感觉自己的脸无比僵硬,她迎上简舒瑶时,本想扯出一个微笑,但嘴角根本不受控制,一种酸涩而又羞愧的感觉冲上心头。原来,她抱了一个可笑又无知的幻想。

“乔玥,你不舒服吗?”简舒瑶看她的脸色难看,伸手扶住她。

她摇了摇头,垂下眼,慢吞吞地说:“没有,空调温度太低了,我出来上厕所,顺便缓一缓。”

“好,那你早点回来,我去调一下空调。”简舒瑶交代一番,而后和那个女生往回走。

一路上,简舒瑶都心虚地没敢看身边的女生,因为她说了谎。总有些女生找到她要简书铭的联系方式,但每次她都会以“简书铭有一个在一起了好几年的女友”为借口拒绝那些女生。

【七】

第二天简书铭和简舒遥去乔玥家吃饭时,乔玥已经开始刻意跟他保持距离了,在礼品店买的那块手表,也放进了房间的抽屉里。

乔玥态度的转变,让简书铭有些疑惑,他觉得她身上带了一种莫名的疏离感。

六月到七月,简书铭和乔玥见面的次数都屈指可数。他原本想找一些借口去见她,可他们之间的交集,原本就很少,又哪里找得到什么借口。

暑假的时间格外长,简书铭加了乔玥的微信,但她通过验证之后并没有主动说话,所以两个人的对话框始终是空空如也。

八月初的一个晚上,简书铭听到简舒瑶在打视频电话,他漫不经心地走过去倒水,却在听到乔玥的声音时倏然止步。而后,他用余光扫过去,看到了手机屏幕上乔玥的脸。原本散漫着的他不由得直起了身子,端着杯子不慢不紧地走回房间去。

自从简书铭出来倒过水之后,简舒瑶就发现他像是得了多动症一样,一直在她身后走来走去,一会儿来拿书,一会儿去冰箱找吃的。大晚上的还整理了头发,如果她没记错,他好像还换了衣服。

“简书铭,你晃来晃去的干什么。”简舒瑶皱着眉,似乎是被他晃得心烦。

“我饿了,找吃的。你又在干什么?”他拿着一罐可乐走过来,假装不经意地俯下身看了看,而后慢条斯理地跟乔玥打招呼,“是乔玥啊,好久不见,最近还好吗?”

乔玥对着镜头挥了挥手,浅浅露出梨涡:“好久不见,我挺好的。”

简书铭点点头,起身回了房间。

互相伤害了那么多年,简舒遥对自家哥哥简直不能太了解了。她看着简书铭做作又刻意的样子,百分之一万地确认他喜欢乔玥了。

挂了视频之后,简舒遥朝他的房间里看了一眼,小声嘟囔着:“死傲娇,你告个白会死?”

【八】

开学以后,简舒遥又开始忙碌起来。她不知道乔玥为什么要疏远简书铭,但她觉得乔玥是不会轻易改变心意的。所以突破口只能在简书铭这边,她打算刺激简书铭去告白。

那天,她特意挑了乔玥在的时候让简书铭来办事处拿东西,把两人聚到一起。

“玥玥,最近学校有个一周情侣活动,你要不要参加啊。”她说得大声,故意让简书铭听到,果然简书铭的目光悄悄挪了过来。

乔玥有些意外,笑了笑又低头看着校刊:“不了吧,我不感兴趣。”

“我想参加,你陪我吧。不满意的话随时可以退出。”简舒遥把椅子挪到乔玥身边去,强行把校刊合上了。

“那好,我就陪你报个名。”

“我也要参加,简舒遥,你帮我也报一下。”乔玥刚一说完,简书铭就紧接着说,语气急切。

这回反倒是乔玥愣了:“你不是有女朋友吗?舒遥说的。”

简舒遥瞪大了眼,猛地想到聚餐的时候在厕所遇到乔玥的事情。简书铭则是冷下了脸,眉眼稍稍垂下,盯着一脸恍然大悟的简舒遥:“怎么,你还有别的哥?”

搞清楚这次的乌龙,简舒遥决定请差点被自己拆散的乔玥和简书铭看演唱会。

简书铭不依不饶地冷落了简舒遥好几天,拿到门票之后,他的脸色才稍稍好看一些。

演唱会在十月的一个周二,从晚上七点开到九点。那天乔玥的课六点三十分才结束。于是他们就决定了让简书铭和简舒遥先去取票,乔玥下了课直接去场馆跟他们碰面。

乔玥把之前没送出去的手表放进了包里。这次,她可以毫无顾忌地送出去了。

六点五十分,已经组织进场好一会儿了。简书铭靠着场馆外的护栏,一只脚搭在石阶上,低着头玩手机。他每隔一会儿就会抬头看看四周,看看乔玥到了没有。简舒遥则是坐在石阶上拍照,一脸的轻松。

“喂,玥玥?”简舒遥来了电话,她把听筒紧靠在耳边。

简书铭收了手机,看着简舒遥那边的情况。只见她的脸色一点一点沉了下去,眉头紧锁。看情况不对,简书铭靠了过去:“怎么了?”

“乔玥让我们先进去,她说她可能赶不过来了。”

简书铭伸手拿过了手机:“时间应该够的,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对面沉默了一会儿,再开口时声音有些不自然:“堵车了。”

“晚高峰,你不会打车过来的。跟我说实话。”他压低了声音,尽量柔和地跟她说。

此时,乔玥正坐在人行道旁边,单车摔进了花池里,她的腿上擦破了皮,脚腕青肿。她的声音似隔了层雾,有些不清:“骑车下坡的时候被旁边的电动车撞倒了,不过没什么大碍,我休息一会儿打车回去就行。”

“你在哪里?”他的脸色愈发难看。

“华南路。”

“你先进去。”简书铭把手机塞回简舒遥手上,迈步到路边,骑上了单车,单车的轮子发出连贯的响动,车铃不断地响起。

乔玥听着对面的忙音,攥紧了手机。

她一点一点往花池边挪,终于捡到了那个黑色的小盒子。打开一看,手表的镜面已经摔碎了。她拿着它发了一会儿呆,豆大的眼泪直直往下掉,眼周酸涩的感觉无论如何也止不住,喉咙也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让她喘不过气来。

简书铭找到她的时候,额头上正冒着汗。停车时,车轮巨大的惯性带着他往前了几步。坐在路边的乔玥眼眶红红的,就像一只兔子,两个梨涡也消失不见。

他缓缓走到她身边,努力平缓了气息:“我来接你。”

乔玥对上他的视线,只觉得他的每个呼吸都似在她心上挠痒痒,而那双眸子,更是好看得让人挪不开视线。她莫名其妙地笑了出来,却又有泪水滚落:“好奇怪,你要是不管我,我可能不会哭。你一靠近我,我才觉得摔得好疼。”

她的手里依然握着那只碎掉的男士手表。简书铭垂下头去,正好看见。他低着头,看不清神色,却显得格外柔和。那块表被他拿起,不急不躁地戴在左手上。

“真好看。”他对她对视,笑得夺目。

之后,乔玥坐在他的单车后座上,面带绯色地搂紧了他。有风从她耳边吹过,发出“呼呼”的声响,但她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跳。

简书铭双唇微启,沉稳而温柔的声音传到乔玥的耳边。

“乔玥,你考不考虑要个男朋友?”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