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丁

分类:耽美甜文 / 睡前故事

苦丁

文/清墨

新浪微博: 清墨N

世人谓暖棠为仙人之城,城内美女如云。

更有福来客栈老板的神仙术法,可许人家财万贯,权势倾天,或是求子求真心求长生者,皆无不应。

不想仙城即是妖城,福来也是祸至。

暖棠城下了三天两夜的大雨,白日里天空也阴沉的,似乎染了墨。地上水花接连成片,往常不胜热闹的街道,如今只有三三两两的路人。

沈青坐在福来客栈二楼,桌上放着一碗热气腾腾的阳春面,左手边摆着一柄长剑。

浓浓大雾不知从何处起,无比霸道地钻入客栈,沈青后脊一凉,阴冷之感霎时传遍全身,再过一会儿,竟是连内息都已不能调动。

店小二咧着嘴,笑容诡异,身形虚幻,眼里若有若无地透着凶光,桀桀怪笑两声,极为勉强地垂了垂头以示尊重,漫不经心地问道:“少侠,吃食可够?”

沈青定了定神,左手摸上长剑,面色如往常,道:“再来一碗阳春面。”

店小二果然十分满意,眼里翻涌着骇人的红浪,怪笑道:“好嘞,你稍等!”

那音调怪异刺耳,压得沈青胸口阵痛。

雾气越发浓了,分明仲夏之夜,却寒冷刺骨。

少顷,自浓雾中走出一位娉娉婷婷的女子,着一袭翠绿色的长裙,脸上戴着青色暗纹的面纱,一双眼睛明亮灵动。

女子微微福了福身,悠然坐到沈青对面,拉过他面前的那碗阳春面,吃了起来。

沈青左手紧握长剑,正襟危坐——福来客栈甚怪,若是有所求,就须在弥天大雾里多点一道吃食放在对面,客栈老板若是看你顺眼,愿意圆了你的愿,就会过来吃了你的饭。

可他也只知道这些,至于客栈老板如何应允,各人有各人的说法,没人说得清。

女子很快吃完了面,抬眼看他,忍不住扬起一丝笑容,轻声说道:“且随我来,一路屏息,切莫言语。”

她身形瘦弱,若是放在寻常人间里,大概也算得上娇小。

不过一晃眼的工夫,她已融入浓雾里,沈青忙回了神,跟了上去。

到了二楼楼梯拐角,他一转眼,看见离楼梯十分近的地方坐着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正战战兢兢地看着桌对面盘中一片黑乎乎的吃食。

沈青打了个冷战,猛然回神:他叫了面,那小二可还没上。

那这个要带自己离开的,是人是妖?目的为何?

沈青心下忐忑,正欲回转,却看见刚才那店小二手里端了碗血红的面,正往他方才坐的地方走去。沈青本憋着的一口气息瞬间乱了,那店小二似有所感,僵硬着脑袋往这边看,沈青抹了把脸,当机立断地侧身快步下了楼。

踏出客栈,沈青才发觉这雨并没有那么大,也没有阴冷不适的弥天大雾,行人匆匆而过,那人站在街那头的柳树下冲他招手。

“过来啊,”姑娘莞尔,“怎的满头大汗,快擦擦。”

沈青下意识地抬手一抹,果然摸到一手汗。

姑娘声音清脆婉转,掩面笑了几声,从怀里掏出一方帕子要递给他,那手指纤细白皙,衬得那帕子也似乎带了光彩。

“帕子是干净的,少侠可放心用。”姑娘笑着解释。

“你是谁?”沈青目光锐利,左手紧紧地握着剑,后退几步,仍是离她十步之遥。

姑娘也不恼,笑眯眯地解释道:“你莫怕,我可是一个善良的苦丁妖,名唤施柳。”

她手指往他方才坐着的地方遥遥一指,说:“少侠莫要信了江湖传闻,那客栈关着恶妖,它出不来,什么予人钱财权势,都是骗人进去的噱头,那恶妖以精魂为食的。”

沈青顺着那白皙的手指望去,果然看见那店小二站在窗口阴暗处,露出一双怨毒的眼睛,恶狠狠地盯着他,眼里凶光毕现。

沈青撇开眼,有劫后余生的欣喜,也有道不明的怅然若失,他这才恭恭敬敬地行了个礼,道:“在下沈青,多谢姑娘搭救。”

施柳笑盈盈的,头顶冒出一片细小嫩绿的叶子,学着他的样子回礼道:“举手之劳罢了。”

沈青见她头顶莫名生了嫩叶子,甚是惊奇,像被蛊惑一样,不自觉想要抬手触摸。

“沈少侠,”施柳俏皮地喊他,歪了歪头想了片刻,问,“沈少侠可要离开这里?我认得路,可以送少侠一程。”

沈青惊醒,手伸到胸前,又颇不自在地缩了回去,咳了一声道:“也好。”

“沈少侠是来求什么?”施柳见他仍回望了一眼福来客栈,好奇地问。

施柳手里不知何时多了一把伞,此刻正举得高高的,努力盖过两个人的头顶。沈青顺势接了过来,想了想,回答道:“为了能一品天下味。”

施柳被逗得笑起来,眉眼弯弯,越发显得清丽可人。

“一品天下味,那来这暖棠城,倒是来错了,这里野味都不能随便打呢!”

沈青不解其意,问道:“为何?”

施柳指了指自己,说:“一棵草。”

她又转身指了指福来客栈,说:“一只狗。”

沈青眼角跳了跳,心说原来那店小二竟是一只狗妖,狗这样忠厚之物化了妖竟也食人了吗……

他违心地夸赞道:“暖棠城果然妖仙辈出……”

施柳眼睛亮晶晶地看了看他,真心实意道:“都只是妖,算不得妖仙啦……”

沈青:你想多了,我也只是顺口一说……

路不长,一会儿就出了城门,施柳指了指前路,嘱咐道:“顺着大路走下去,就出去了。”

沈青点点头,刚想道谢,只是身边哪里还有人。

连日的大雨一停,便是晴空万里,暖棠城又是一派欣欣向荣。

本该离开的沈青这会儿坐在饭馆里,仍是叫了一碗阳春面,左手边放着一柄长剑和一把油纸伞。

城中多的是修炼的妖精,时不时就能遇见什么身后长着尾巴和头顶竖着耳朵的,还有化形没化好,人头兽身的。

也有喜好食人的野兽,躲在角落里窥伺。

更多的是婀娜多姿的美人,学着凡人的模样,在城里叫卖生活。

沈青吃完了面,付了钱,正要走,那苦丁妖倏地出现在眼前。

“不是说要一品天下味,怎的总是偏爱如此寡淡的味道?”施柳打趣道。

沈青苦笑一声,道:“不敢有所欺瞒姑娘,我自幼五感中尝和嗅缺失,不知人间五味。”

施柳惊诧,带着同情道:“竟还有如此怪病?”

“世间百态,无奇不有。”沈青叹息,语气中不自觉地带了些低落,“我已是病入膏肓之人,若是命运乾纲要我如此,我也自当受着。”

“我生来便只有三季的命,可我仍然想要见见冬日,后来得了机遇,别说四季,就是鸟兽我也见了不少的。”施柳不赞同地皱眉。

沈青被戳到痛脚,假装平静地喝了口茶水,心里越发不痛快。

“我没碰到过什么机遇。”沈青瞥她一眼,冷笑道,“凡物哪里有那么多修炼成精的?你既然能修成人身,那是命途顺遂罢了。”

他的命不好,活在世上二十多载,别说机遇,就是一日真心实意的体贴爱护都未曾感受过,如今命不久矣,便讳疾忌医一般,更听不得旁人在他面前说起机遇和好运。

这一句话盖过了修习的苦难,竟把往日艰辛全归为命运乾纲,让施柳颇有些恼怒。

不待她发作,沈青面色却沉下来,把桌上的油纸伞往施柳面前一推,竟像是全然忘记桌对面的人曾救过他的命一样,极为冷漠地说:“伞归还了姑娘,便是不相欠什么了。”

“怎的是不相欠?”施柳被他的变脸弄得措手不及,见他要走,便上前一步紧紧抓住他的衣袖,急得头顶冒出一片绿叶子,急切道,“你们凡人不是讲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吗?”

沈青审视着那片条理清楚的绿叶子,无端想笑,心道:这叶子怎么和昨夜的不一样?

他知道自己不该这么较真,却依然有些不快,到底是放软了些声音,道:“那是正人君子,我这种恶人,从来只讲钱货两讫。”

说罢,他扔了块银子在桌子上。

谁料,那绿叶子竟又冒出来一片,施柳眼里含了泪,一副泫然欲泣的可怜模样,手指指着他,嘴唇哆嗦半天,一个字也没吐出来。

“你要说什么?不说我得走了。”沈青铁石心肠,不为所动。

施柳松了手,苦着小脸,沮丧地说:“倘若我能医治你,你可愿意帮我个忙?”

“需要我帮忙?”沈青惊讶,随即反应过来,问道,“医治我?”

“我是妖,不是仙,哪能什么都做得到?”施柳难得正色道,“不是什么让你出卖良知的事,你且放心吧。”

沈青笑得高深莫测:“你若是能治好我,出卖良知也不是不可以……”

施柳摇摇头,认真道:“我观你面相,你有赤子心性,就是性格太过恶劣罢了!”

沈青笑容不变,没有说话。

这世上遍地荆棘,有赤子心性,哪里能够活得下去?

他的胸口又痛起来。

施柳住在镇子的最边缘,一处有些破旧的小院,没有耳房,灶台上也积了厚厚的一层尘土。

沈青围着小院走了一圈儿,指着唯一一间有床的北屋问:“我睡在哪里?”

施柳又笑起来:“自然是你睡那里,我平日里都睡在外面的那片苦丁地里。”

小院前面有一条小河,河边生长着一片苦丁。

那苦丁见施柳提起它们,都兴奋得使劲儿摇着叶子,被提起就是一件多么自豪的事情似的。

沈青叹了口气,又问:“那我们晚上吃什么?”

“我可以去后山给你打只未开智的兔子野鸡之类的,或是去河里抓条鱼。”

沈青了然地点点头,又问:“你平日里都吃这些?”

施柳乐不可支地说:“哪能啊,我平时都是喝露水的!”

沈青静默半晌,深觉物种差异,遂独自往后山走。

施柳急忙跟上来:“你莫要独自进山,这暖棠城风水极佳,易吸收天地精华,多的是妖物,倘若碰上那不好说话的,我也救不了你的!”

“你们这后山大多有什么妖物?”

“大多是些兔子精、野鸡精、蜥蜴精,还有些藤蔓精……”声音逐渐变小,最后她自己也停住了,似乎在沈青这个五大三粗会武功的男人面前,这些道行尚浅的小精怪都算不得什么,她绞尽脑汁,福至心灵,道,“啊!还有长虫精,碗口粗细,骇人极了!”

沈青瞥她一眼,见她脑袋上好不容易缩回去的绿叶子又冒了出来,那着急的模样真情实意、不似作假,他心底微微一软,妥协道:“那你去随便打只什么回来,要快些,晚了我可就不等你了。”

施柳眼睛一亮,头顶又冒出一片嫩绿的叶子,微微蜷缩着,伸展不开的样子。

她开心地应下,顶着一大一小两片叶子,风一样去了后山。

暖棠城的确妖物盛行,沈青来时也听说过,哪怕不去福来客栈,只单单遇上一个法力高深的妖仙,这辈子亦是呼风唤雨、万事不愁的。

沈青眼神飘到河边的那片苦丁上,阴暗地想着:若是这妖物欺瞒利用我,我必定让她重新变回一棵草。

施柳去得快,来得也快,沈青还没来得及找地方坐下等,她便回来了,手上抓着一只晕过去的野鸡。

沈青蹲在河边拿着剑杀鸡,施柳就在那苦丁堆儿里招呼着让它们闭眼不要看。

沈青被气笑了:“怎么,一群草还能以样学样不成?”

施柳义正词严道:“若是它们有朝一日修得人身,今日这血腥气,便可能成为它们往后修习路上的阻碍,不可看的。”

沈青气得磨了磨后槽牙,把拔了毛的野鸡在河水里狠狠地洗了洗,走到老远的地方生了火。

“你莫要生气,”施柳讨好着靠近,眼睛亮闪闪地盯着沈青手中的鸡,“修炼讲究因果,我只是不想它们走岔路。”

沈青冷着脸没说话,施柳挂着笑容靠得更近了。

“那你的因是什么?”沈青不太自在地问。

施柳沉默了一会儿,头顶嫩绿的小叶子颤悠悠地竖了起来。

“我是因为一滴眼泪。”施柳托着腮,面色凝重,“我要请你帮的忙,便是与这人有关了。”

“我一介凡人,实在不知道能帮你什么。”他面色不快,俨然有种要撂挑子走人的错觉。

“也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只是要麻烦你几年,帮忙带带孩子。”施柳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又笑起来,那片小叶子也活泼极了,晃晃悠悠的不安生。

沈青只当她在开玩笑,不再理她,专心致志地烤鸡。待到鸡熟,施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盗取了一只鸡腿。

“……你不是只喝露水吗?”沈青质问她。

“修炼之路,凡物也须吃的。”施柳口齿不清,“就是这鸡肉寡淡,缺了点滋味。”

沈青尝不出味道来,没有接话。

过了一会儿,施柳信誓旦旦地说:“少侠,不管你信与不信,我便是你的机缘。”

她笑得分外开心,尤其一双眼干净清澈,不染世污,比那空中的明月还皎洁。

连头顶那片嫩绿的小叶子,似乎也伸展开了些。

沈青别开眼,暗暗想:这片小嫩叶子,便是表示你高兴吗?

第二日,施柳早早地给沈青抓了野兔来,又不知道从哪里弄了些盐,即使知道沈青尝不出味道来,也强势地给他的肉上抹上了盐。

施柳惆怅地说:“今晚下雨。”

沈青望着万里晴空无言地点了点头——听说草木之类,对天的阴晴变化极为灵敏。

施柳想了想,嘱咐道:“她脾气不是很好,若是惹了你不高兴,你便多让让她。”

沈青听得皱眉:“她是谁?”

“她是一只狐狸精,名叫斐娘,当初她以一滴泪成就了我,她有难,我便该舍命相救。”

“她是你的那个因?”沈青咬了口虽然抹了盐但依旧无滋无味的兔肉,不甚在意地说,“一滴泪的因,不如等她死后,你还她一场痛哭,这也是因果,何必舍命呢?”

施柳细细地咬着兔肉,轻轻地摇了摇头。

沈青看她这油盐不进的样子心里不痛快:活着尚且艰难,还要为了一滴泪的恩情舍命,简直……简直太不惜命了!

吃过饭,“不惜命”的施柳便端了一杯茶来。

水清,微微发绿,不像是寻常的茶叶。

“这是什么?”沈青冷着脸问她。

“这是苦丁茶,水清而味苦,好处多多。”她说着把茶水塞到他手里,“快喝吧!”

沈青端详了半天茶水,抬眼看见施柳急得又冒了叶子。

真好懂。他想,心情写在脸上,开心和急切也冒于头顶。

沈青一口喝完了茶,把杯子扔还给她,漠然说:“也没见得有什么不同。”

施柳满意地笑起来,道:“莫要着急。”

他却不耐烦,说:“你们妖不是挥挥手便是金银财宝?治我的病,也是挥挥手的事吧?”

施柳瞪大眼睛,反驳道:“你怎么会这样想?修行不易,纵是那千年大妖,救人性命也要有所付出的!”

“又是因果?”

“是啊,是因果。我遇见你是因,我救了你便是果!”

沈青想笑:“你这是什么因果道理……”

施柳拽了拽自己头顶的嫩叶子,不肯再说了。

夜里果然下了大雨,沈青躺在床上睡不着,通过敞开的窗户,看到河边的那片苦丁被雨水打得七零八落。

沈青叹了口气,拿起桌角的油纸伞,走进雨水里。

那株苦丁总是最小的,特别的瘦弱,今日似乎颜色也不是那么绿了。

沈青把伞放在她头顶,特意把伞往地里戳了戳,以防被风刮跑,这才疾步走回屋里。

施柳躲在伞下偷偷地笑。

自那天开始的半个月里,施柳便早出晚归,整个妖鬼鬼祟祟得不像样子。

这天晚上,沈青守在门口,果然看见施柳摇摇晃晃地走回苦丁地里面,一晃眼,就变回了原身。沈青不由得有点生气:我辛辛苦苦等你到半夜,结果你竟然出去花天酒地?

怨妇一样的沈青走到苦丁地里,离得近了,竟然闻到了一丝极淡的血腥气,他愣住了。

朦胧的,如金丝银线一般珍贵的、若有若无的甘甜味道萦绕鼻端,他情不自禁地低下头努力汲取分辨着。

无知无觉的施柳开开心心地奋力晃着自己的叶子,模样要多傻就有多傻。

“你受伤了?”沈青蹲下来,鬼使神差地摸上了施柳摇摇晃晃的嫩叶子。

“嗯,被一只疯狗咬了一口,可把我疼坏了!”施柳声音里颇多怨念,最后气不过一般,举高了自己受伤的叶子,“看到了吗?都流血了!”

沈青果然看见嫩叶子旁边的叶子上有一处伤口,只是怎么看都不像是被狗咬的,反而像是被匕首划伤的。

沈青沉下声音,问:“和人打架了?”

“狗妖不也是狗吗……”施柳声音委屈。

……好有道理。

沈青漠然回屋拿了金疮药,给施柳抹上了,又找了块丝帕给她包扎好。

她也不喊疼,不知道这药是不是对草管用。

最后,他捧着施柳受伤的叶子,呆坐了半晌,轻声说:“我闻到了,血的味道。”

施柳十分自豪,浑身抖动了一下,道:“那是自然,也不看看是谁给你的良药!”

沈青瞥她一眼,说:“我以为你的血是绿色的,毕竟你是一棵草。”

“可我化成人形了呀,化成形以后,就流红色的血啦!”

施柳又摇摇晃晃的,瘦瘦弱弱一棵草站也站不稳,非要靠在别的苦丁上面才行。

“你近来都做什么了?”施柳状态实在不是很好,竟然都站不住了,沈青有点不安。

施柳道:“能做什么?去教训一只总是汪汪乱叫的恶狗算不算?”

沈青:“他招你惹你啦?”

施柳困倦地打了个哈欠,道:“他抢了我的东西!”

沈青低声问:“他抢了你的什么?”

却没听到回音,某棵草实在太累,睡着了。

沈青握着那片受了伤的叶子,看她歪倒在一边呼呼大睡,半晌也没放开手。

自那晚起,施柳老老实实地在家待了几日,变着花样地从城里给初尝味道的沈青带各种吃食,偶尔也去后山打些野味。两个人吃吃喝喝,恣意极了。

暖棠城里有名的竹叶青酒也带了几坛给他,沈青是一杯倒,醉了就喜欢跑到院子里舞剑,累了就和衣躺在地上,断断续续说些梦话。

施柳就在旁边静静地听着。她头顶的嫩叶子长大了很多,每次听到他在醉梦中说想尝尝甜是什么味道时,就忍不住蜷缩起来。

好在,如今他成了健全的人,一品天下味的愿望也可以实现了。

过了一会儿,沈青似乎做了噩梦,打了个冷战,醒了过来。他枕着手臂,看旁边人安静美好,不禁起了聊天的欲望。

他平时不常说话,这时就有点不太自在,咳了一声,板着脸问:“你从小就住在这里吗?”

施柳点点头,道:“我在此住了三百年。”

“这么久吗?”

“这里灵气丰富,适于修行。”施柳指尖冒出一小截嫩芽来,“斐娘姐姐说,等我手指能幻化出一棵完整的苦丁,我就可以出去暖棠,去看看真正的人间!”

那嫩芽实在太小了,才半根手指那么高。

沈青感慨道:“那还得好多年吧?”

“是啊,”施柳收了嫩芽,半垂着头,不是很开心的样子。

“人间没什么好看的,还不如暖棠城有情有义,也没有这里山清水秀。”沈青安慰道。

“那你生于哪里?”施柳问。

沈青想了想,说:“不知道。”

施柳不解:“怎么不知道呢?”

沈青半坐起来,伸手捞过一坛酒,喝了几口,半天才说:“我生来鼻不能嗅,食之无味,自小被抛弃,不知道姓什么,不知道出生何处,也不知道家在哪里。武艺是我偷学的,为了果腹还杀过人。”

他半垂着眼:“我没有你说的赤子心性。”

施柳被他这酒量惊到了,竹叶青不是烈酒,竟让这个七尺男儿醉了又醉。

她笑着把手轻轻放到他额上,一丝绿光闪过,沈青终于睡得安稳了。

纤细的手指顺着额头划到醉酒人英挺的脸庞上,趁着乌云蔽月,她偷香窃玉地亲吻了他的头发一下。

施柳窃笑,在心里极为认真地允诺道:我予你人间五味,也予你永世长生。

福来客栈的店小二趴在桌子上一动不动,再往前走几步,便见那小二是狗头人身,背后不知道被谁插了一把匕首,血流不止。

施柳站在门口,伸手敲了敲客栈房门。

一阵妖风刮过,楼梯上赫然站了一个美艳至极的女人,玲珑身段,媚眼如丝,嗓音却是个粗哑的男声,他恼怒道:“你这小妖,竟然三番五次坏我好事!”

“倘若救人性命是坏你好事的话,那如今我要做的,岂不是会让你活活气死?”施柳无所畏惧。

他不屑地冷哼一声,扭了扭身子道:“你那狐狸精姐姐的面皮好看吗?这么美的面貌,你也能下得去手毁了?”

施柳丝毫不为所动,她是株苦丁,化形了也毫不起眼,便常常化作清供立于桌上,这恶灵多年来吞噬人和妖的精魂,敏锐非常,但到底被她发现了端倪。

那狗妖,是这恶灵原身,狗妖资质不太好,消化不了如此多的生灵的力量,那日与之一战,施柳竟然还能占到上风。

狗妖修了旁门左道,失了本体,还能化成曾吞噬过的妖的模样,倒似乎成就了他换个身体的愿望。

我斐娘姐姐如此貌美,怎能被如此亵渎!

“你也配用我斐娘姐姐的皮?”施柳气结。

那恶灵大笑道:“七百多年的妖狐,碰上情情爱爱不也是坏了修行?要怪就怪她痴迷那书生,莫怪我吞了她!”

“分明是你用了小人手段,让斐娘姐姐以为书生离开了,她才妖道不稳被你所噬!”

施柳有些生气,伸手结了个印。

霎时间,绿光笼罩了整个客栈,施柳身子飘至空中,姣好的面容已经有了裂缝,手上的结印越发光芒大盛。

沈青气喘吁吁地赶到时,正巧看见这一幕,他睡梦中隐有所感,不安渐浓,好不容易挣扎着醒过来,环顾四周,她已经不在了。

前段日子她又是早出晚归,又是和狗打架受了伤,沈青一想就知道她跑来了福来客栈。

他又想起她那日说的舍命相救,急切地喊道:“施柳!停下,我们再想别的办法!”

施柳闻言垂下头看他,目光含着惊喜,又温柔缱绻,沈青何尝不懂,那分明是满腔的爱慕。

恶灵感受到沈青身上的妖力,桀桀大笑道:“你竟然也和那狐妖一样自坏道行!既失了灵丹,还妄想收服我!简直白日做梦!”

语毕,浓浓黑雾铺天盖地地涌来,阴冷的黑雾里夹杂着令人作呕的血腥气,这黑雾和那日沈青在福来客栈遇到的白雾一样阴冷。

黑暗中,他被一双温柔的手牵住了,源源不断的暖意从那头传递过来。

沈青的眼睛渐渐适应了这黑暗,看到牵住自己的正是面容龟裂的施柳。

“我不好看了,你莫要看我。”施柳微微转头,眼睛却舍不得从沈青面上移开。

“和我一起出去,管他什么妖魔鬼怪,我们出去再想办法。”沈青皱着眉,紧紧握住她的手。

施柳对着他俏皮地笑了笑。

却不料施柳周围的绿光渐渐转化为金色,霎时间金光大盛,灼热感逼得沈青退后几步,整个人被施柳推了出来。等到金光消散,只能闻到空气里杂物烧焦的味道——福来客栈已在顷刻间被烧成了灰烬。

方才对峙的两个人消失得干干净净。

沈青喃喃叫喊几声她的名字,并不见回应。

他心口一窒,几乎就要跪倒在地,他这才明白,终于能品尝天下百味,不是因为良药,而是那碗用灵丹制成的清而苦的苦丁茶。

不染世污的小妖,为了救自己,抛了三百年的修为,又为了道义,连再次修出灵丹的机会也没有了。

他跪坐在地上,脑子里混混沌沌,一会儿是福来客栈里那恶妖要吃了自己,一会儿又是在施柳的小院子里烤兔子,甚至有那么几秒,他忘了自己是谁。

这时,从角落里跑来一只白狐幼崽,也不怕生,抓着他的衣襟就往上爬。

沈青呆坐半天,才把它从脖子上拽下来,摸了摸光滑的皮毛,想起施柳说过的要托他帮忙带带孩子,情不自禁地落了泪,自言自语道:“她让我照顾的人就是你吧?”

狐狸崽子不是很理解这话,歪着脑袋,瞪着圆圆的眼睛,忽感不适,打了个喷嚏。

沈青眼睁睁地,看着这狐狸崽子嘴里喷出来一棵奄奄一息的瘦弱的苦丁草。

那苦丁草费尽全力朝沈青晃了晃自己的小叶子,趴下不动了。

苦丁客栈建在被烧毁的福来客栈旧址。

客栈老板很怪,只给合老板眼缘的人住店,茶水也只有苦丁茶这一样。

老板娘娇俏可爱,时常缠着老板央求着要独自去后山玩,都被无情地挡了回去。

管账的账房是个倾国倾城的女人,举手投足皆是风情,引得不少人慕名而来。

私下里却是——

“说了多少遍,我那灵丹只是分了一半给你,那日并不是故意赴死,你到底要记多久?”施柳气得叉腰。

沈青举着本书装模作样,冷淡地回:“哦。”

“我最后不也没事嘛!”施柳晃着他胳膊撒娇道,“你行行好,让我去后山玩玩吧!”

“当时要不是我在场,你早就被人踩死了!”沈青瞪她一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要去后山打那只没开智的狗崽子!”

施柳被说中心事也不脸红:“怎么就不行啦?谁叫他当初修习邪门歪道,活该如今被我欺负!”

沈青见她完全不顾自己安危,气得扔了书,快步往楼上走。施柳撇撇嘴,跟上去准备再接再厉,一定要说服他让她去后山玩。

斐娘捂着嘴偷笑,眼神瞥向角落里正在喝茶的眉目清朗的书生。(来自飞魔幻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上一篇 : 阳关故人
下一篇 : 唯余杨枝伴长冬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