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般着迷

发布时间:2019年9月30日 / 分类:故事人生 / 195 次围观 / 哄女朋友的睡前故事

万般着迷

文/檐萧

简介:程橙因工作室任务太多无暇追星,特意聘了个助理给爱豆打榜,因为战绩卓越意外和爱豆有了联系。当时的她满心想的都是:没用的,你拿我当朋友,我却还是想嫁给你。

001

晚上十一点半,程橙回到家,一头扑倒在沙发上。这两个月忙得天昏地暗,白日里精神集中太久,一旦松懈下来就会觉得整个人疲惫不堪,像一摊泥。

手机忽然“叮咚”一声响,程橙有气无力地蹭了蹭沙发,过了几分钟才伸手翻出手机。有陌生人加她的微信,备注是:兼职助理。她点了通过,看到头像才慢半拍地发觉似乎是个男生。

她直白地问:“微博账号方便给我一下吗?”

林州直接发过来一个账户名。程橙去他的微博逛了一圈,看到大多都是一些生活碎片,唯一意外的是,林州的微博头像是她的男神——靳然的照片。

程橙满意地返回微信页面,做了一会儿心理建设,委婉地开口说:“林州,你知道打榜、控评是什么意思吗?”

林州回复说:“知道,偶尔会接触到,属于帮爱豆做数据的范畴吧。”

没想到他竟然还接触过这些,程橙愈发满意。她解释说:“怪我没有说明,其实我招的是私人助理,工作范围很少会涉及与建筑相关的事,主要是要会写文案、修图,以及不讨厌靳然。”

林州追问:“跟靳然有什么关系?”

提到男神,程橙从沙发上坐了起来,下巴搭在靠背上找了个舒服的姿势:“我最近太忙,想招个助理帮我做些给男神打榜、投票、控评的工作。如果你觉得不合适,我可以向其他的设计师朋友推荐你,不過……这件事请替我保密。”

对方正在输入中……

且一直在输入。程橙心想他是需要一些时间消化信息的,于是她去邮箱里翻出他的简历又重新看了一遍——林州,二十岁,编导专业,在读大学生。

因为手头的事情太多,程橙近来对很多事力不从心,某天看到男神的微博影响力数据下滑,她又自责又不服。男神那么好,全世界都应该知道他,但她分身乏术,不能全力支持他。关键时刻她灵机一动,顶着工作室的名号,在微博发布了一则招聘信息,说要招一个兼职助理。

程橙是一名建筑专业的研二学生,前两年就组建了自己的工作室,尤其前不久还获得了一个在业内比较有含金量的设计奖项,所以投简历的人格外多。应聘的人极尽所能地描述了自己对建筑事业的热爱,但程橙越看越愧疚,觉得自己有误人子弟的嫌疑。

在放弃的边缘徘徊时,她意外看到了林州的简历,困意作祟,她当即给他回复了邮件。

林州还没有回复。

程橙丧气地垂下了头。在建筑设计和给男神应援之间选择前者,并非是因为轻重取舍,只是设计还担负着保障经济的责任,有了好的设计才有好的收益,才能继续支撑她的追星事业。

直到半夜,程橙洗漱回来才看到手机有新的信息,林州说:“我可以试试。”

她带着了却一番心事的愉悦,给林州介绍了一下日常任务,例如投票、超话签到等事务,又道:“应该挺好上手的,但要有点儿耐心,其他想到什么我再慢慢告诉你。”

林州一一应下后,又问:“作为你的私人助理,我需不需要对建筑也稍微了解一下?”

程橙想起这毕竟是人家的初衷,于是回复:“回头我会让工作室的人帮忙整理一份学习资料和案例发给你。”

“好的,谢谢老板。”

“……叫我橙子就可以。”

“谢谢你,橙子小姐姐。”

002

根据近来的数据来看,林州做得相当不错。修图、文案、剪小视频等技能统统在线,于是过了段时间,程橙把追星大号郑重地交给了林州。

“我这个号有二十多万的粉丝呢,都是我一个一个攒下来的,你要继续加油哦。”

林州宠辱不惊地回了一句:“我会好好做的。”

余光瞄到日历上的红色备注,程橙又问:“这个月21号下午,靳然在城西有个品牌活动,我会抽出时间过去,你也一起吗?”

“我那天满课,可能过去拍个照就得赶回学校了。”

程橙回了一句“没关系”。其实她想借机见见林州,把微博账号交给他后,不知道为什么,心里七上八下,乱糟糟的。但她回头想想,林州的学校、身份、电话的真实性她都核实过,似乎也没什么好担忧的。

一下午忙忙碌碌,窗外的天色由明渐暗,程橙打着哈欠站到窗边时,刚好叫的外卖送到了。她边吃饭边打开微博,意外看到新关注和私信的数字多到惊人。

发生了什么?她放下筷子,狐疑地点开微博动态,界面一转就看到林州今天下午发了一张图,画的是靳然很早之前饰演的人物。

程橙不以为然地翻了个白眼,再往下翻,竟然看到靳然本人竟然赞了这条微博,还问能不能用来当头像!

程橙惊呆了。她之前不是没画过靳然,但顶多被粉丝夸几句好看。凭什么林州能有此殊荣?!她成功化身为一颗在线挤汁儿的柠檬精。

时间很快就到了21号。

程橙从工作室出来,为了避人耳目,她精心伪装过一番才赶到现场。海报和灯光都已到位,现场人山人海,她好不容易才抢到一处视野好的地点。

靳然是时下正当红的演员,前不久主演的电竞偶像剧大火,可很早之前程橙就喜欢他了。

那时靳然在一部仙侠剧中扮演一位又坏又惨的男配角,被虐时的眼神有种不服输的冷冽,看喜欢的人时又像初夏温柔的风。当时班里的同学都在议论新人男主,她却偏偏中意他。她买他的杂志、海报,看他的采访,知道他的星途并不顺畅,出道几年一直不温不火,凭借着当时的反派角色才崭露头角。

采访视频里,他笑着说起这些,眉眼温柔而坚毅。她却莫名地想要抱抱他,给他力量。

后来高中毕业,程橙送好友出国,在机场没忍住哭了出来。泪眼模糊时,眼皮儿底下出现一张纸巾,身旁有人无奈地说:“别哭了好吗?大家还以为我欺负你了。”

她抽噎着抬头,却意外看到了眉眼弯弯的,戴着口罩的靳然。

记忆里的少年渐渐地和台上的人人影重叠,已经二十六岁的靳然笑起来还是少年的模样,又因为身材颀长清瘦,着一身深色西装,使他看起来挺拔又贵气。

程橙坐在人海中,望着他如同望着一颗星。那一瞬间,她突然想成为更优秀的人,想和他并肩。

活动过半,主持人忽然提议,让靳然挑一个粉丝跟他一起完成互动。话音刚落,台下响起一阵此起彼伏的尖叫声。程橙往呼声最高的那片看去,一眼看到了十几个妆容精致的漂亮小姑娘。她又低头审视了自己两眼,不由得想掐死出门前的自己。

“选一个?”靳然笑着看向台下,目光所到之处又掀起阵阵浪潮,“很为难啊。”

自觉事不关己的程橙只是痴痴地看着镜头,满心想的都是怎么会有人这么好看,性格还这么可爱,业务能力还这么出众,真不愧是她的男神!下一秒,她发现男神的目光直直地看向了镜头,被挡在相机后边的她一边迅速按下快门,一边鬼使神差地探出头,笑眯眯地和他对视。

台上的男人似乎愣了一下,而后垂眸,用手背掩唇,却怎么都没挡住笑意从眼角逸出。

“我今天穿了深色的衣服,所以……想选那位衣服颜色跟我最接近的女生。”

一时间,现场所有人都顺着靳然的目光朝程橙看了过来。她眨眨眼,心跳乱得像被人撒了把跳跳糖。在主持人的催促下,她僵硬地站了起来,轻飘飘地朝台上走去。

程橙也不知道,一个主推拍照功能强大的手机品牌方,为什么要让靳然动手给她绑一个高难度的心形丸子头。她不敢问,也不敢動,全程像个没有感觉的机器人,任由靳然给她的头发做高难度造型。

仿佛半个世纪都过去了之后,男神终于宣布完成,并且和他的“手工作品”拍摄了合影。活动最后,主持人将照片投映在大屏幕上,回到观众席的程橙呆呆地看着大屏幕。她喜欢了很多年的男人站在她身旁,在她的丸子头旁边手动比心,两颗心随着图片被不断放大,再放大,直到成为图片上的唯一主角,依旧无比清晰。

程橙抬手蹭了蹭温热的眼眶,满心想的都是,她一定要想办法嫁给这个男人啊。

003

之后一连几天里,程橙都没办法专心工作,于是周六不得不去工作室加班。

那天下午,她接到好友的电话,说之前的合作方要带个朋友来工作室参观,问她方不方便支援一下。

按说甲方要来,哪里会有什么不方便,但程橙盯着画稿打了个哈欠,说:“你知道的,谈合作还得你上,咱们工作室一直是你主外,我主内。”

好友不以为然道:“我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了,估计会堵车,你加油撑住。”

程橙坐立难安,忍不住祈祷甲方也迟到。但事与愿违,她煮茶的时候,听到了敲门声。

壶里的水“咕噜咕噜”地冒着泡,程橙假装镇定地打开门,机械地冲着合作方的负责人说了句“你好”,然后就看到了站在身旁的、被半个门框挡住的靳然。他穿着简单的白T恤和黑裤子,碎刘海遮住了眉毛,乍一看像个大学生。

程橙心中翻起千层浪,平时向网友“安利”他时滔滔不绝,关不住话匣子,可近距离的见到他本人,千言万语只化作一句克制的、小心翼翼的话句:“我很喜欢你……演的戏。”

靳然歪头,轻笑着问:“有多喜欢?”

她哑然,心想:不能坦诚地说出想把你打包扛走还真是遗憾呢。

合作方的负责人似乎跟靳然关系很好,他解围说:“靳然看到了你们之前送我的建筑模型,非要来参观,我出去抽根烟,你带他随便看看吧。”说完,没等程橙吭声,他就利落地转身出去了。

程橙心虚地四处瞥了瞥,她们这个小工作室的内部结构一目了然,根本没什么参观的价值。不经意瞥到桌上煮的茶,她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眼睛亮亮地看着他说:“我刚煮了你最……啊,我煮了茶。”

靳然扬起嘴角,指着放在书架中间的古代建筑模型,问:“那个也是你做的?很厉害啊。”

程橙心直口快道:“喜欢吗?送给你!”

“那倒不用,我过来是想了解一下你的专业。”靳然俯身站在书架前,说到这儿,又笑着回头看向她,“帮我保密啊,是工作需求。”

程橙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会跟靳然讲她的专业知识。她从建筑美学到建筑结构,说到光与影的作用时,忽然反应过来,说:“我好像说得太多了。我的老师很厉害的,如果需要,我可以介绍你们认识。”

靳然喝了口茶,忍俊不禁道:“足够我用了。”

后来负责人去而复返,带靳然离开时,说后期需要她制作几个微观模型。走在前边的靳然听到,回头冲着她挑眉笑了笑:“记得向他多要点儿工钱。”

十几分钟后,好友赶到,看到程橙傻站在门口,奇怪地问:“你怎么了?”

“万年工作狂”程橙离奇地丢下一句:“我要回家,你锁门吧。”

气喘吁吁地从停车场小跑赶来的好友满脸问号:“发生了什么?”

“我见到靳然了,嘻嘻。”

不是粉丝与男神,而是以程橙建筑师的身份见到了靳然,这对她来说,绝对是质的飞跃。

这句话,晚上程橙又对林州复述了一遍,她得意地说:“他还夸我厉害,我稳住了,没有露馅!”

林州好笑地表扬了她,又问:“为什么这么喜欢他?”

程橙想了想,说:“有句特别老套但又特别贴切的话——谢谢你如此耀眼,做我平淡岁月里的星辰。”

“这么说,他是五千多万粉丝眼中的星辰?”

“这话有误。”程橙反驳道,“她们都只是喜欢他,而我不一样,我要嫁给他。”

“那你可要努力啊。”林州说。

程橙看着这七个字莫名觉得感动。其实这句话她重复过好多遍,跟朋友这么说的时候,她们回应了一串“哈哈哈”;跟其他粉丝提起,她们会嬉笑着跟风说“我也是”;而她的父母起初不以为然,后来就劝她做人要脚踏实地;就连工作室的人也会带着鄙夷的语气私下议论,那些追星的小孩是如何如何疯狂,如何缺乏理智。

她想说不是这样的,她之所以拼命努力,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受他的影响。她能有如今的成绩,也都是为了靠近他。可从来没有人信,所以她也就不再提起,但她也从未想过放弃。

“你打开微博。”

“做什么?”林州秒回,像是怕她公开今天的见闻,会危害到自身安全一样。

程橙摇头晃脑地表示:“心情好,搞个抽奖庆祝一下。”

过了一会儿,林州发消息说:“我还有个好消息要通知你。”

她回了个问号,几秒后看到林州说:“靳然关注了你工作室的微博。”

程橙忍不住发出一阵土拨鼠般的尖叫,工作室的微博是她在用,那么四舍五入就等于靳然关注了她?反应过来后,她迅速上线,回访关注了靳然。

004

起初,程橙总惦记着去看微博,以为靳然会通过私信联系她,但事实证明并没有。

忙碌的一周又过去了,到了周末,她照例去工作室干活,中途喝水时,看到手机提示靳然一个多小时前打开过微博。她顺手点开微博,意外地看到靳然在两个小时前问:“在不在工作室?”

没有称呼,没有寒暄,仿佛他们认识了很久一样。

脑袋里出现了短暂的空白,她鬼使神差地想,看来靳然关注工作室的微博真的是为了跟她联系。既然如此,为什么不干脆加个微信呢?是怕她一天到晚烦他吗?

终究是人生第一次回复靳然的消息,程橙慎重地想了很久,翻来覆去编辑了好多遍,耗费了许多脑细胞才咬咬牙发送了出去。之后她盯了对话界面十几分钟,却没有收到任何回复。

图画到一半,她打了个哈欠,抬手蹭掉眼角的泪花,准备继续时,忽然听到了敲门声。像是有什么感应似的,她腾地站了起来,跑过去打开门,一眼就看到了靳然。

他慢慢摘下口罩,笑着说:“我路过,上来碰碰运气,还好你在。”

程橙一把把他拉了进来,不放心地探头观察了一下四周,才语重心长地说:“你这样随随便便过来太危险了吧?”

“没关系,是周六。”靳然笑眯眯地把拎着的纸袋提高了一些,“我来找你帮忙。”

程橙凑过去扒开袋子看了一眼,然后狐疑地看向他。

靳然自来熟地说:“买来好久了,周边朋友都不擅长,所以都落灰了。我觉得你应该喜欢,就贸然带过来了,有空吗?”

“其实我没有拼过……”程橙欲哭无泪,又不想他让失望,“不如,我们试试?”

靳然点点头,自然而然地学着她,盘腿坐到了办公室的地毯上。程橙见状,思绪有一瞬间的卡壳。印象里他是没什么偶像包袱,但这样贸贸然来找她,是不是对她过于信任了?

“很难吗?”靳然看她没动,出声询问。

“也没。”程橙迅速扫了一眼,随口说,“就是古建筑会有些麻烦。”

靳然边动手,边安慰道:“慢慢来,不着急。”

程橙转了转眼珠,慢吞吞地问:“如果今天拼不完怎么办?”

“那就下次再拼啊。”程橙疑惑地看向靳然,他笑道,“时间挤一挤总是有的,这次拼不完,就下次再来找你拼。”

“哦。”程橙怕笑意藏不住,连忙低下了头,手上一通令人眼花缭乱的操作,细看战绩约等于无。她心想,不可能的,这次说什么都不可能拼完的。到了傍晚,靳然接了一通电话,说有个活动要参加,助理正在楼下等他。

“那这些呢?”程橙听罢,指着地毯上的乐高问。

靳然戴上帽子,又从口袋里掏出口罩,说:“你不想拼了就先收起来,下次我们再约时间。”

“好!”依依不舍的情绪瞬间消散多半,程橙巴不得乐高留在这儿呢,像是生怕他反悔似的,她殷勤地送靳然到了楼梯口。

电梯“叮”的一声打开,靳然走进去,又回头冲她挥了挥手,道:“程橙,下次見。”

他离开后,程橙冷静了下来,忽然想到,靳然下午路过是不是就是为了给她送礼物?

有个可怕的念头在脑海里呼啸,程橙火速冲进洗手间照了照镜子才冷静下来。有句话说,可爱在性感面前一文不值,不巧,她连可爱都算不上,顶多算清秀。

程橙心心念念的“拼乐高日”,在她动手拆掉了好几块积木后才得以到来,但那天,靳然来得匆忙,进来没到五分钟就接了一通电话。

程橙以为他又要离开,没想到他顺势坐到了沙发上,然后开始监督她动手。程橙老老实实地拼齐了一间宫殿,兴冲冲地抬头,却发现靳然仰头靠着沙发,好像是睡着了。她趁机偷看了他好一会儿,有些心疼,又有些雀跃。他在她面前这么放松,应该是把她当朋友了吧?

她戏精附身地心想,没用的,你拿我当朋友,我却还是想嫁给你呀。

那天,靳然离开之后,程橙很久都没有再见过他。小道消息传闻,说他即将进组拍戏。而她也因为新接了项目,开始没日没夜地忙碌。她把拼了一半的乐高放在办公室的一角,日夜提醒自己要更加努力。

等项目告一段落,程橙终于有了两天休息时间。她躺在沙发上看八卦,翻到有黑靳然的帖子就点进去瞄了一眼,楼主故意放了两张表情失控的截图,说,长成这样还有人夸好看?

太低级,太小儿科了!她不以为然地往下翻了翻,看到许多路人都替他打抱不平说:只发黑图算什么好汉?

页面惯性往下滑动,一条疑似“在线问助理怎么打榜”刚滑过去,她又看到一条:“所以他和林夏的绯闻就这么用沉默掩饰过去了吗?”

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程橙一脸蒙圈,男神就这么让人非议吗?

她急匆匆地切换账号去微博,看到前几天有一堆营销号说靳然和林夏疑似恋爱,下边有截图佐证,说靳然近期频繁更新微博疑似和林夏有关,还有两人被偷拍到一起出去逛街吃饭的照片。

事发那两天,她正忙着画图,新手林州自然也没有应对经验。她截图发给林州,本着教授经验的想法,说:“像这个时候,你可以趁机带个节奏,帮男神澄清一下。”

这次过了很久林州才回应,他说:“这种绯闻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卷土重来,又不是真的,不理会才是最好的回应。”

似乎有理有据,却让程橙有些生气:“我是知道,但很多不明状况的新粉容易被带偏,再遇到可以声援一下。”

林州坚持说:“不用理会的。”

这下程橙真的生气了,林州的态度好似全然不在乎,不关心,也并不理解她为什么坚持这么做。林夏扯着靳然的衣袖撒娇的画面历历在目,她截图给林州发过去让他看清楚,末了,冲动地说:“如果你真的这么想,那你可能不适合再继续管理微博。”

几分钟后,林州解释说:“众所周知,他们两人合作的新剧即将播放。当然也很抱歉,我最近太忙了,近期就由你负责吧。”

看到“众所周知”四个字,程橙忽然沉默,因为她不确定这气愤里是不是也掺杂着一丝不安,靳然站得太远了,她用了五年才让他知道她的存在,她不知道走到他身边,到底还需要多久?

才不是为了说服新粉,急于被说服的是她自己。

005

心中某处稍稍崩塌,程橙只好躲在工作室画图。以前她面对这种八卦从来没这么慌乱过,大概是因为最近跟靳然有了接触,就侥幸地以为自己有了可乘之机,如今却又不得不正视他们之间的距离。

一下午效率低到可怕,即便把手机扔出老远,她也总觉得心神不定。

来不及等程橙捡回平常心,晚上吃饭时,她看到手机自动弹出来了一条新闻,标题是“靳然恋情曝光”。

又来?

程橙有些烦躁,本来打算置之不理,却又按捺不住好奇心,点了进去。然后,她看到了六张动图,连起来看是,昏暗的停车场里,靳然站在敞开的副驾驶座旁看手机,中途被林夏探出头打断,他抬眸冲她笑了笑,紧接着林夏扯了扯他的衣角,他无奈又顺从地弯腰凑近。

从拍摄的角度来看,那个暧昧到极致的姿势,无疑是亲吻。

程橙反复看了几遍。靳然抬眸看林夏的那个表情,她太熟悉了,有次她盯着他放在她这里的乐高积木发呆时,不小心点开了手机的前置摄像头,当时屏幕上的她,表情同他的如出一辙。何况,他几乎每拍一部戏都要换一位搭档,只有林夏跟他的联系最频繁,也最长久。

她挫败地想,他们之间似乎真的有问题。这么多年,她一直认为只要足够努力,总有一天会站到他身旁,可回头看,她根本连喜欢都无法当面向他说出口。虽然她暗暗地表白过无数次,可都只能藏在微博文案或是评论的字里行间,无人察觉,无人当真。

她说服不了自己,也不想更博,索性直接把APP删掉了。

过了两天,林州后知后觉地跑来安慰她:“都是瞎写的,你别当真。”

程橙苦笑着对他的安慰做出评价:“太生硬了。”

林州再接再厉:“我学编导出身,怎么会看不出来那只是一个借位呢?”

程橙嗤笑一声,暗自反驳,他们当时又不是在拍戏,为什么要借位呢?故意摆拍炒作吗?靳然又不是那种为了制造话题毫无底线的人。

好友看程橙一连几日既丧气又暴躁,下午非要拎她出去谈合作。程橙坐在咖啡厅里,听她和客户你一言我一语地谈判,听得头脑昏沉,半天插不上两句话,最后干脆溜了出来。据地图显示,林州念的大学就在这附近,她一直想当面谢谢他。

之前为了在时间上能配合上,她问林州要了课表,所以找到他几乎也不需要花什么力气。

程橙到了学校,又怕突然见面会尴尬,就装模作样地混进了教室。整点一到,教授开始上课点名,念到林州的名字时,她循声看过去,发现是一位相貌清秀的男孩子,气质干干净净,有些斯文。可她怎么记得,印象里的他,做事很果断来着?

一节课听得云里雾里,程橙好不容易熬到下课,一睁眼就看到林州收已经拾起了书包正准备离开,她一冲动,当即小跑了过去,说:“林州,你好,我是程橙。”

“有事儿吗?”林州抬手推了一下鼻梁上的镜框。

他的语气过于陌生,程橙狐疑地重复了一遍:“我是程橙,你不認识我吗?”

林州皱眉,大概被表白过很多次,所以他歪头看着她的眼神很是冷清,像是在说:“这场景我熟,我倒是要看看你能耍出什么花招。”

为证清白,程橙只好把她认识的林州的学校、电话复述一遍,不料眼前林州“嗯”了一声,点点头说:“是我。”

程橙愣了两秒,举起手机伸到他眼前,问:“那这个人是不是你?”

对话框上的ID写的是林州无误,她所知的院校、电话也对得上,可眼前的林州看后,说:“你大概找错人了,这个不是我。”

最近诸事不顺,程橙快要自闭了。她愤愤地点开和林州的对话框,问:“你是谁?”五分钟过去了,没有收到回复,程橙一气之下拉黑了他。

006

又一个周末,程橙在工作室待到晚上九点。熬了四天的图终于画完了,她伸了个懒腰,拎起外套准备回家。刚打开密码门,就被墙角站的黑影吓了一跳。

对方听到动静,抬起头看着她,表情很是无奈,数落倒是一句接着一句的。

“拉黑我干吗?”

“微博也不看。”

“哪儿有不听一句解释就翻脸的?”

程橙过了好一会儿才明白靳然的意思——微信上的林州是他。

内心掀起一阵阵海啸,拉黑完全是迁怒,她后来忘了放出来。但眼下她得想想,她到底都跟靳然说过什么。闭上眼,脑海里游过一排“我要嫁给他”“打包扛走”,还有,她貌似凶过他。程橙的腿软了软,恨不能隐身。

反正无地自容,她破釜沉舟,倒是另辟出了一条新思路,说:“采访一下,拿着工资给自己打榜是什么体验?”

靳然闻言直接笑出了声,说:“所以我心里有愧,送了你乐高积木。当然这还远远不够,反正来日方长,我准备慢慢还。”

停顿了片刻,他又补充说:“我站在这儿等了你二十多分钟。”

关心则乱的程橙成功地被带偏了,急忙拉他进来坐下,问:“等什么?怎么不敲门?”

“等你心软好道歉啊。”靳然一脸的理所当然,“我当初看到好友,也就是第一次带我来这里的那个你们曾经的合作方赞了你工作室的微博,真的是抱着为新剧做准备、给你当助理接触一下这个行业的想法来的,谁知道……天意难测呢。”

刚开始,他纯粹觉得好玩儿,碰巧那时休假,就答应试试。她托孤似的将区区二十多万粉丝的微博郑重地交给了他,他却觉得心里像被猫爪子挠到了一样。随后仗着被偏爱,他自导自演了一出戏,虽然略有些心虚,但看到她溢出屏幕的欣喜,又觉得不过是动动手指这样的小事儿。

在程橙发给他的资料里,也包含了一份她自己的作品案例,那时他对她又多了点儿好奇,追星和建筑设计明明像两个极端,可她做得都很好。后来见到她本人,她明明把“喜欢你”三个字都刻到脑门上了,偏偏又佯装淡定,看起来小小一的一个人儿,谈起建筑是千秋大业时却沉稳又坚毅。

大概这些年,他见过太多心口不一和算计,所以看到清清白白,又有着纯粹梦想的她时,才会莫名地被吸引,连带着跟她待在一块的时光都舒服到让他贪恋不已。这心动来得毫无预兆,于是告知她实情的计划一拖再拖。紧接着,他又临时接到通知,需要提前进组。其间正犹豫着要怎么开口时,她却因为莫名其妙的绯闻跟他发了一通脾气。他再一回头,就发现她把他拉黑了。

后知后觉地看到“实锤”图片,他脑海里忽然闪过一幕她垂头啜泣的样子。他想了很久,起初还疑心是梦,后来某天忽然想起,很多年前跟她初见的画面,原来是她啊!

他那时正处于迷茫状态,公司选的路太容易被复制,他想坚持的似乎又过于艰难,境况正僵持着,就看到了她。

小小的程橙和即将远行的好友相互鼓励,提到未来的计划,说要快些长大,要独当一面去见他。坐在一旁的他笑笑,不经意听到自己被喜欢着,被重视着,一直犹豫的事自然而然就有了答案。

时间兜兜转转,没想到多年后他竟然又遇见了她。

工作室里,程橙有些心虚,脸上泛起了灼热的温度:“所以,你千里迢迢地从剧组回来就是为了说这些吗?”她内心的潜台词是,说完可不可以赶紧走?

“当然不止。”靳然靠在沙发上,一双长腿无处安放,“演员林夏是我的同学,也是林州的姐姐,我请她吃饭只是为了表示感谢。而且那是上个月的事儿了,在你凶我之前。”

“那也不是一个吻。”他又补充,“我当时在跟你发消息。”

程橙脑子里一团乱麻,有个莫名其妙的念头不停地干扰着她的思路,她靠着墙壁,机械地附和道:“那我帮你澄清一下?”

靳然斜睨她一眼,表情颇为不满地问:“你就只想到了这个?”

他的表情太随意,程橙也就大胆了起来,试探道:“那,之前……的恩怨,我们一笔勾销,你要是再提,我就要脱粉了。”

靳然挑眉,笑得肆意,说:“之前?”程橙没吭声,桃腮粉面,一双盈满水光的眼睛毫无威胁力地瞪着他。靳然见好就收,心想惹恼了还得他哄,于是他转而说:“把我的微信放出来。”

“哦。”程橙慢吞吞地掏出手机,却又迟迟没动作。她犹豫地想,万一放他出来,眼前的人消失不见了怎么办?

靳然仿佛看懂了她的小心思,说:“我是真的存在,你可以过来抓着我呀。”程橙鬼使神差地靠近,看到靳然朝她伸出了手,就象征性的轻轻握住了他的两根手指。

“这些年我大多数时候都是待在剧组,私下里话不太多,偶尔也很无聊……”酝酿了很久的话说到一半,看着程橙一见到他就智商不足的模样,靳然笑了笑,“算了,反正来日方长。”

说完,他拿起手机,看到微信发送成功后,当即翻起了旧账,说:“听说,你想嫁给我?”

“脱粉警告。”程橙下意识地制止。被人当面戳穿也太难为情了吧!

靳然不以为然,反问:“你还记得上次见面会后,粉丝群里都是怎么夸我的吗?”

这两个问题有什么关联吗?程橙机械地复述了一遍他的优点,靳然听完却摇了摇头,反驳:“不对,她们说我宠粉。”

说完,他就那么坦荡荡地看着她,眼神里赤裸裸地写着“既然你也是我的粉丝,那我满足你这个愿望也不是不可以”。

见她久久没反应,他有些慌,问:“还是说……你只是喜欢荧幕上的我?”

大概是有蝴蝶在心里翩然。程橙紧张兮兮地握住他的手,停顿了片刻,抬起头,破釜沉舟般地说:“我牵到了手,可就不会再放了。”

“樂意之至。”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爱格故事会

上一篇 : 谁动了我的激光笔
下一篇 : 迢迢颂春归

睡前故事:推荐栏目

热门标签

睡前故事随机

睡前故事热门

睡前故事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