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跑计划

分类:故事人生 / 睡前故事

逃跑计划

文/乔诗伟

因为感情就是感情,感情是不能藏的。藏久了,找的人都离开了,那么结果就是孤独终老。

周黑鸭当晚就敲了我家的门,气得我恨不得把他一脚给踢出去。

他站在我的面前,一脸悲愤地向我哭诉,说是私藏多年的一千多块私房钱全部都被他媳妇给没收了。一下子就从贫下中农退步到了包身工,这不一气之下就跑到我家借宿来了。

听了他的悲惨经历,我安慰他道:“瞧你那点出息,不就是千把块钱嘛,至于哭鼻子吗。”话说完,我立马关上房门,将自己藏在箱底的私房钱换了一个地方。

俗话说,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但和自家媳妇玩躲猫猫也是一件乐事。我媳妇总喜欢让我喊她“姑娘”,我和姑娘有一个约定,就是每个月的工资我都可以当作私房钱藏起来,只要她一个星期都没有找到,那么我就可以理直气壮地拿来当私房钱使用。

多英明神武高风亮节的媳妇啊,我都快感动得要哭了!我可不会告诉她,我小时候躲猫猫从来就没被人找到过,这可是我的专业技能。

不过话虽如此,我默默地在心里计算这个月的开支和姑娘大概的花费,便又从里头拿出几张大红毛主席藏在显眼的地方,这样姑娘就能很快找到,不至于手头不宽裕。反正,到时候她钱花光了,我再藏显眼一点就是。

等我把一大笔私房钱藏好,周黑鸭准备开口说话。

“你睡沙发。”我抢先说道。

“我们十几年的铁哥们儿,你不能这么对我……”周黑鸭一副愤然的样子。

我动作迅速地拿起手机:“那我现在就给你老婆打电话,让她把你给接回去。你信不信,你现在的待遇是睡沙发,一回去就是跪搓衣板。”

可能是想象到那个场景的恐怖,周黑鸭打了一个冷战,一脸忧伤地抱着被子去了沙发。

在我看来,夫妻吵架是常事。俗话说得好,被媳妇打得鸡飞狗跳,还不如自己忍气吞声;好汉不吃眼前亏,默默多学几道好菜把她养肥。这样以后吵起来,打不过她,也可以跑得过她嘛。就好像那些野外生存节目里说的那样:总有一项技能,让你避免生命危险。

很显然,周黑鸭只完成了“远遁”这项技能的学习。

安静的一夜终于过去。

清晨,阳光耀眼,窗边几盆花开得正艳。其中一盆红玫瑰是我送给我家姑娘的情人节礼物,我不喜欢送自己心爱的姑娘一大把漂亮的死物,所以我选择了一盆正在生长并且鲜活的红玫瑰。我想这才应该是礼物,美丽是一辈子的,而不应该只是一阵子,时常看见花开,才会赏心悦目。

伸了几个懒腰,我便起床了。有好些日子没有去店里,也不知道近况。虽然最近都在赶一家出版社的书稿,但店里的情况也要关注。等收拾完毕,我换上了一件黑色外套,不用照镜子我也知道,我又判若两人了。寻思着自己是不是要规划个时间出来进行锻炼,不然从小胖子进化到大胖子最后变成了死胖子那就惨了。苍天作证,我只想老老实实做一个文弱书生,不想要变成一个相扑大汉啊。

而我的姑娘前些天回了娘家,大概这两天就会回来。

我忍不住给她打了个电话:“小桢,有没有想我啊?”

姑娘的笑声直冲我的脑门:“我在想你私房钱藏好了没有?”

我无语地问她:“你就不能惦记惦记我啊。”

姑娘心情愉悦地说道:“没办法,谁叫你那么笨,藏个私房钱也藏不好,我总是很快就能找到。你看你啊,那么蠢,也就我相中你了。”

我:“是是是,我家姑娘英明神武千秋万代一统江湖。”

她得意一笑:“等着我回家,弹一首新曲子给你听。”

姑娘的吉他是她妈妈教的,我还记得当年她背着一把大吉他来沙漏书屋弹给我听,那首曲子叫作《爱的罗曼史》。

当时沙漏书屋的外面正在下雨,我记得我很认真地听,她很认真地弹,两个很认真的人凑在一块,最后不结婚还能干吗?两情相悦的目的还不都是白头偕老啊。

想到这,姑娘真可谓是能文能武,实乃大才。文能教书唱歌弹吉他,武能恐吓我洗衣做饭跪搓衣板。不是没有想过反抗,是反抗的下场要交出零花钱,根据婚后丈夫工资都由女方保管这一原则,我国的经济命脉可以说都是掌握在女人的手里,其实她们才是这个世界上最有钱的人。

周黑鸭听了我的理论,鼓起腮帮子赞成,我才发现这家伙居然趁我不注意把我的早餐偷吃了。

“你要去哪里?”他无视我的不满。

“我去咖啡书屋看看。”我没好气地回答。

周黑鸭:“带我一块去!”

我:“你不上班?”

周黑鸭:“我预谋已久,早就请了一个月的假。”

我“一脑袋黑线”:“幸亏我不是你的老板,不然碰上你这样的下属,得亏死。”

周黑鸭不满地说道:“小瞧我不是,我好歹也算他们公司的半个领导。”

我:“那你老婆呢?”

周黑鸭:“她是一个半……”

我:“……”

好在我的店离家不远,花了十几分钟就到了。

这几年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赚的钱越来越多,但也越来越忙,也越来越怀念以前的生活。

我记得沙漏还在起步阶段的时候,经历了无数困难,不过不可否认的是,那也是一段美好的日子。

那时候还有生活的激情,还有反抗的勇气,看看现在,除了越来越鼓的肚皮,除了赚钱我竟然都没有怎么出去走走。

我翻了翻被镶嵌在墙壁上书架里的书,仿佛又看见那个稚嫩的时光,我将荷兰海牙图书馆的照片挂在旁边的墙壁上,说:“我一定要去看看。”

这一辈子,我有三个愿望:第一个是照顾好家人;第二个是在还能动弹,身子还没腐朽的岁月里到处去看看;最后一个是我从小到大都牢记在心底的梦想,我要在家乡建一座图书馆。名字我都起好了,叫“时间银行”,也不知道有生之年我能不能完成。

不过时间还长,我才二十多岁,还有一辈子为这些目标努力和奋斗。

在我感慨的时候,店里来了一位小青年,穿的都是名牌,两个附近学校的小姑娘也随着一起走进来。

才一会儿的工夫,那两女孩就落荒而逃,见没了观众,那小青年立马蹿到周黑鸭面前。

当时,周黑鸭正在看书,被面前突然出现的人吓了一大跳。

小青年猥琐地一笑,把头凑过来:“你知道吗?”

周黑鸭疑惑地问:“知道什么?”

这偷偷摸摸的场景,连我都忍不住想凑过去了。

不过好在这个小青年虽然动作小心,但嗓门挺大,我不用靠近也能听见他的话。

只听见小青年说:“你知道吗?我很有钱,我家也很有钱……”

好嘛,感情这是碰见了奇葩,我都忍不住想替周黑鸭回答:“我有盐,我全家都很有盐,要不你买包回去治治?”

于是,周黑鸭吃惊地看着小青年,完成了二货青年和屌丝青年的伟大会晤。

回到家里的时候,周黑鸭就坐不住了,我不知道是他老婆没有来寻他的缘故,还是他看了那本有关旅行的书的缘故。

周黑鸭说:“我们也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吧,从这个备受压迫紧张的日子里逃离,也不用多久,一个月就行了。”

我翻了个白眼:“说走就走,你也得有钱了才能走啊。”

我出门打了一个电话,最终还是同意了周黑鸭的计划。他郑重其事将一张大白纸铺在桌子上写下“逃跑计划”四个大字。说实话,对于字写得比我好看的,除了我家姑娘,我都没什么好感。

准备好行李带上银行卡,我们就奔往了火车站。在这之前,周黑鸭还偷偷摸摸地回去给他老婆留了一张字条:“不管你找不找我,我都逃跑了,勿念。”

对于闹别扭的对象来说,这句话还可以翻译翻译,意思就是:“你来找我吧,你快来找我吧,不找我回去,我会想死你的。”

对这样幼稚的行为我很不屑一顾,因为我得到了我家姑娘的最高授权,她说:“你要是敢在外面勾三搭四,小心我打断你的狗腿。”

就这样,我和逃兵周黑鸭奔往了凤凰,那是一个古城。

我们找了一个干净的住所住下,周边环境非常好,在这里待一个月,我正好可以安安静静写写故事。

由于要在这里待上一个月,我和周黑鸭制订了好几天的旅游计划。

前半个月还好,多次拍照留念,走在青石板街道上,那湿漉漉的厚重给人的感觉就不一样。

在这十五天里,我们看了江边木质结构的吊脚楼,去了很有味道的咖啡小屋。

早晨的时候,江水被太阳染上一片片的颜色,晚上的时候,水面又照映出一大片的灯光。毋庸置疑,这是一座美丽的小镇。

而这半个月过后,周黑鸭就犯病了,相思病。

心理学家弗兰克·托里斯博士认为:“相思病与精神病很接近,可以导致癫狂、抑郁、迷茫、狂躁、妄想等症状,严重者可致命。”

看到这段话的时候,我就吓坏了。周黑鸭现在就是一个接近精神病的患者啊!我感觉我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我这是边上安了一个大炸弹啊,这风险太大了,要是这家伙暴起伤人怎么办?我得想个办法。

在第十六天的时候,我看见周黑鸭开始失魂落魄了,一闲下来就盯着手机看未接来电和短信息,还不止一次地问我:“你说她有没有在找我?”

到第十七天的时候,周黑鸭说:“你说她会不会在想我?”

到第十八天的时候,周黑鸭说:“你说我要不要主动告诉她我现在的地址呢?”

看周黑鸭说了半天傻话,我就出去打了个电话。

回来的时候,周黑鸭还是在那嘟囔:“她怎么还不来找我呢?”

他现在这个状态像极了小孩子躲猫猫,虽然藏得好,但又非常渴望被小伙伴找到。

因为感情就是感情,感情是不能藏的。藏久了,找的人都离开了,那么结果就是孤独终老。所以,对于恋情来说,最忌躲躲闪闪,毕竟真正的感情都是藏不住的,你藏得越久就会越难受。

让我崩溃的是,接下来的一个星期里,周黑鸭开始跟我讲述他和他老婆的故事,包括他们的相识、相知、相恋。

周黑鸭说:“我想回去了,我有点想她。”

周黑鸭说:“我想回去了,我非常想她。”

周黑鸭说:“我现在就想回去,我现在就想见到她。”

……

而我最终解决的办法是将周黑鸭说的这些话,都悄悄录了下来,在第二十五天的时候,将这些录音一起发给了他的媳妇。

当天下午,周黑鸭就接到了他媳妇打来的电话,整个人都哆嗦了。

我耳尖,听到电话里头有一彪悍女人这样说话:“王八蛋,你赶紧给老娘开门,我就在门外。”

周黑鸭二话不说就奔了出去,用他当时的话来说就是,“一打开门,顿时觉得整个世界都亮了”。我认为这话有些夸张,但很明显的作用就是周黑鸭避免了挨打。

看到周黑鸭一把抱住自己的媳妇,一脸幸福的样子,我也想起了我家姑娘微笑的模样。

他媳妇能在这里,还是我在家的时候给她打了电话。我们前脚到达凤凰,他媳妇后脚就来了,一直离我们不远,但还在怄气,所以也没和周黑鸭见面。

也多亏了我把周黑鸭那些肉麻到死的话录下来发给她,不然这小子就真得从相思病变成精神病了。

周黑鸭抱了晓雪很久,然后深情款款地看着她:“晓雪,我……”

他的晓雪同志打断他的话:“以后还敢逃跑吗?”

周黑鸭:“老婆大人,我再也不逃跑了。”

晓雪满脸幸福地放起我发给她的录音,说:“嗯,以后多说说情话,早想想我夸夸我,我还不立马温柔似水,体贴动人啊。”

周黑鸭:“我知道了,我主动向你承认错误,还有我想你了。”

晓雪:“我也想你了。”

两个人说完,都哭成了泪人。至此,周黑鸭的逃跑计划宣告失败。不过看着他们俩一脸甜蜜地牵手,在我们走了几十遍的石板路上闲逛时,我就知道,在所有真挚的感情里,是没有“逃跑”这两个字的,甚至也没有“计划”。

你遇上一个人,爱上一个人,都是老天注定。只要真情依然在,就算逃得了一时,也逃不了一辈子。

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突然也有点想念我的姑娘,便拨通了她的手机号码,我对她说:“小桢,我的私房钱都藏好了,你找到没有啊?”

她得意地对我说道:“你那么笨,我怎么可能找不到,刚刚我又找见了好几张呢!你看你啊,那么笨,也就本姑娘能爱上傻乎乎的你啦!”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