揽月入怀中

分类:青春爱情 / 睡前故事

揽月入怀中

文│将优

第一章

“同学,你还好吧?”

林满月迷迷糊糊地听见一个好听的男声。她睁开眼睛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对上一双清秀的眉眼,突然想起来了——这里是医务室。

她想过自己可能会在马拉松比赛上晕过去,但是没有想到她作为志愿者,不仅晕过去了,还在晕倒的时候左脚绊右脚地栽向了赛道。

然后凭着自己一百三十斤的傲人体重,把一个正要冲线的选手砸倒在地。

昏过去之前,她唯一有印象的就是那个男选手的背可真硬。宽肩窄腰身材妙,倒下去的时候屁股还挺翘!林满月意识到自己想偏了,及时收回思绪,朝那位好心的少年摆摆手:“没事。我当时应该是摔到别人身上了,现在不怎么疼。”

“不是应该。”对方笑了笑,露出一颗白花花的小虎牙,意味深长道,“你当时的确大半个身子压在了我身上。”

林满月吓得从床上坐了起来。对方果然挂着运动员的牌子,上面写着“江璟”两个字,还有比赛编号。她硬着头皮憋出两声尴尬的笑:“哈哈,那真是蛮巧的哦。”

江璟双手环抱在胸前,歪着脑袋看向她:“我参加过这么多场马拉松,第一次体验用脸撞终点线的感觉。这个第一名拿得很新鲜。”

林满月:“……”她不会是把人撞傻了吧!

“说起来,你为什么会晕啊?”江璟微微皱眉,“校医说你是中暑。这样的身体条件不适合来当志愿者的。”

林满月看了一眼江璟,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对帅哥吐露实情:“我想参加长跑社团每天锻炼,但是那个社团门槛太高了,我怕进不去,所以就想参加这次长跑社举办的马拉松比赛,趁机混个脸熟。”

江璟的眼神有些微妙:“你居然打着这个主意?”

林满月叹了一口气,像是询问,更像是在自言自语:“你说凭我这次晕过去的事迹,能不能在长跑社混个脸熟?”

江璟有些无语。这小学妹都躺在医务室了,还惦记着这个呢?

林满月坐直了身子,肉乎乎的手握成拳头,一副正气凛然的样子:“面试的台词我都准备好了——我从小就热爱马拉松这项运动。今天五千米,明天八千米,后天爱豆来找你!怎么样?这个口号设计得好不好?有没有感染力?”

江璟愣了一下,看着她信心满满的样子,鬼使神差地应和了一句:“非常有感染力,面试加油。”

第二章

林满月本来以为江璟那一句话,只是一个帅哥对她善意的鼓励。

没有想到的是,面试时,她正准备念出准备好的口号:“我从小就……”

刚念出四个字,底下有人笑出了声。

林满月的表情有些僵硬,不由自主地看了过去,看见了坐在面试官席位正中间,原本用记分本挡着脸的人放下了本子,露出了一张她熟悉的脸——江璟。

更让林满月傻眼的是,对方不仅是面试官,座位前面还安了个牌子——“荣誉会长”。

她准备好的那些台词全哽在喉间,直接翻车!

出乎她意料的是,江璟并没有刁难她,反而挑了一些简单的问题帮她顺利过了面试。

她走了之后,其中一个面试官摇摇头:“这位就是当时晕过去的小姑娘,可见体力不好,还是……”

一直没有开口的江璟慢悠悠地说道:“我觉得挺好的。就是因为体力不好才需要加入协会进行锻炼。我们是基于兴趣爱好才组建的协会,又不是为了选拔运动员。”

另一个面试官注意到了江璟的表情,揶揄道:“我同意把那个小学妹招进来。她看着就很有趣,肉嘟嘟的,又可爱,江哥,你觉得呢?”

“嗯……”江璟想了想林满月那张带着婴儿肥的脸,难得给出了回应,“确实挺有趣的。”

当天晚上,林满月就收到了面试通过的短信通知,提醒她第二天早上六点半准时在二号体育场集合晨练。

林满月把新买好的运动装备提前准备好,打算第二天一大早就斗志昂扬地守在那儿,向各位社员展示一下她的决心和意志。

然后她成功地睡过了头。

等她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七点了。她揉了揉杂乱的头发,对着闹钟爆发出一声土拨鼠的尖叫,然后就注意到正在响铃的手机。划开接听键,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带着笑:“不是说你从小就热爱马拉松吗?小学妹,你人呢?”

是江璟!

林满月心里莫名放松了许多:“学长,再给我五分钟!我马上就好!”

她匆匆收拾好跑出去,不料在宿舍楼下和江璟撞了个满怀。

对方被她没头没脑地冲撞到胸口处,疼得倒吸了一口凉气:“咝,不就是迟到了吗?至于杀人灭口吗?”

林满月也疼得厉害,捂着脑袋道:“我头也疼着呢……”

“顶嘴?”江璟双手环在胸前,垂眸看向她。

林满月很果断地选择认㞞:“没有没有,我哪敢呢。学长,咱们跑步去吧。”她昨天晚上面试完之后就上了学校论坛,轻而易举地找到了江璟的资料——多次市级马拉松比赛冠军,被长跑社请来当荣誉社长。

一想到这样的人物此刻就站在自己的面前,林满月觉得自己的减肥大计又多了一重保障!

江璟注意到了林满月看自己的表情,下意识向后退了一步,眼神里满是戒备:“小学妹,我怎么觉得你看我时眼睛好像在发绿光?”

林满月笑眯眯地搓了搓手:“……来嘛,学长,你别害怕。”

这句话刚说出口,林满月感觉气氛更加不太对劲了。江璟保持双手环胸的姿势,高深莫测地觑了她一眼:“来什么?林满月,还是你跟我来吧。”

第三章

林满月为她轻浮的台词付出的代价是绕操场跑五圈。

五圈,算不上多。但是一圈不到,她已经开始大喘气了。江璟不紧不慢地跟在她身边,气息平稳得像是在走路:“小学妹,注意控制气息。”

林满月狠狠地吸了一口气:“说得轻松。我现在能控制自己不昏过去就已经很吃力了。”

江璟无语了。她还真是菜得坦坦荡荡。

两圈下来,江璟觉得自己就像是古代负责接生的稳婆,一直在对林满月说:“坚持一下。吸气,呼气……对,注意呼吸。”

他跑三千米都不会口干舌燥,现在陪着跑了两圈之后嗓子都冒烟了。

真是见了鬼!

更奇怪的是,他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愿意陪在林满月身边。大概是对方咬着牙坚持跑的时候,眼睛里像是落了星星。

江璟盯着林满月的那双眼睛,有些出神。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她对长跑好像真的很执着。

让江璟没有想到的是,林满月把这份执着也转移到了他身上。

当天中午,他就在食堂门口遇到了林满月。

对方踮起脚远远地冲他打招呼,一张圆圆的脸上洋溢着笑意,眼睛弯成了小月牙,还有两个小小的酒窝。看着这样的她,他的心情都不自觉放松了下来。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林满月就颠颠儿地跑到了他身边,仰着脸看向他:“学长,你想吃点儿啥?我请客!”

江璟挠挠头,被她扯了进去。

林满月展现出了她无比热情的一面,给江璟递来了一碗豪华版盖浇饭——所有菜色基本上加了个遍。

江璟捂着胃:“小学妹,我吃不完这么多。”

“没关系。我可以帮你吃。”林满月十分殷勤地举起了筷子。

江璟从来没有觉得在食堂吃饭是这么诡异的一件事情——他和林满月几乎是一人一半,把那份奢华的盖浇饭分着吃完了。

在这过程中,林满月的视线基本上就没有离开过他的脸。江璟心跳得有些厉害,一会儿忧心自己拿筷子的姿势不太对,一会儿担心自己吃饭的时候吧唧嘴……总之,偶像包袱极重。

刚吃完,林满月就递来了一瓶养乐多,态度热情得让江璟后背发毛。

接下来的大半个月几乎都是这样:林满月在食堂里头帮他打饭,在图书馆帮他占座,就连买饮料都要多买一瓶绕到他们教学楼来送给他……

江璟很想问清楚,但是林满月做这些事情的时候表情很淡定,一双眼睛里除了热情就是热情,好像也没有别的东西了。每每疑问的话到了嘴边,又被他生生咽了回去。

反倒是长跑社那几个和他关系好的哥们儿打趣他:“小月亮肯定是喜欢你啊,你看看人家对你多殷勤!你到底对人家什么想法?”

江璟一把拍开对方的手:“走开。小月亮也是你叫的?”

好哥们:“……让我闻闻是哪儿的醋缸子翻了。”

第四章

江璟确实动了心思。他想起对方那双熠熠生辉的眼睛,还有每次看见他时的笑容……

这绝对是两情相悦的剧本!

平复下怦怦乱跳的心脏,江璟果断拨通了林满月的电话,约她出来见面。

林满月显然是一路跑过来的,额间还挂着汗珠,见到他的第一句就是:“学长,我今天比平时多跑了三百米才开始喘的!”

那骄傲的语气,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拿了金牌。

江璟一时冲动把人约出来之后又有些踌躇。他沉默了好一会儿,决定迂回提问:“你这段时间为什么一直跟着我?”

“啊?”林满月有些愣住了,很快,脸上飘起两朵红云,眼神也有些躲闪。

江璟激动得双手在桌子下握成拳,只等着林满月告白,他就顺势答应。

林满月清了清嗓子道:“我想拜托学长教我跑步。”

“我愿……嗯?你说什么?”江璟整个人石化了,有点儿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跟了我半个月,就是,想学长跑?”

林满月点点头,一脸郑重地说道:“拜托学长了。”

江璟眼睛一错不错地盯着林满月,沉默了半晌,咬牙切齿道:“行。”

不就是教跑步吗?他有大把的时间让林满月认识到他比跑步的魅力大!

江教练开课的第一天,林满月看着跨坐在自行车上,一双大长腿无处安放的江璟,眨眨眼睛道:“今天练骑自行车吗?”

“不是。”他摇摇头,拨了一下车铃,“我骑,监督你跑。”

林满月:“……学长,我怀疑你被魔鬼附身了。”

话虽这么说,但林满月还是很乖地遵循江璟的指导,真的跟着自行车跑了起来。她的态度很认真,连带着江璟都重视了许多。直到差不多达到体能极限了,林满月才收了步子,改跑为走。

江璟也顺势下来推车。两个人并肩而行,在夕阳的映衬下,美得就像是一幅画。

他推着车还没有走上一分钟,就憋不住话了:“你说你又不参加比赛,这么卖力练长跑减肥干什么?你现在可能不觉得,但是如果锻炼不规范,很容易落下毛病……”

见林满月始终没有说话,江璟有些闷闷不乐:“不是指导你跑步,你就不理我是吧?行,林满月,你就是把我当工具人……”

江璟越说越觉得自己特别委屈。

“不是。”林满月有些无语,声音喘得厉害,打断了他莫名的自怨自艾,“学长,我刚跑完八百米,你能不能等我把气喘匀了再提问?”

林满月显然是累坏了,好不容易说完那句话之后,喘得更厉害了。

江璟早就猜到了这个情况,敛下眼底得逞的笑意,伸手拍了拍后座:“上来吧,可以勉强让你休息一会儿。”

有些人表面上装出一副冷静的模样,其实已经把后座拍得啪啪作响了。

第五章

林满月坐下去的力道太大了,本身又挺重,江璟一时没有稳住车把手,林满月猝不及防,整个人压着自行车摔在地上。

几个围观者忍不住发出一声嗤笑,声音不算大,却像鞭子一样抽在江璟的心上。他还没有来得及反应,林满月先跳了起来,龇着牙凶巴巴地扫了那些人一眼:“看什么?没见过美女摔跤啊?”

江璟也叉着腰站在林满月身后,一模一样的超凶表情:“笑什么?没看过力气小的男生啊?”

两个人成功地把那一群看热闹的人吓跑后,对视一眼又忍不住笑出了声。

林满月笑得前仰后合,脸颊边两个小酒窝一动一动的:“学长,你……”

感觉到左脸被对方的手指抵住,林满月声音戛然而止,对上江璟那双专注的眼睛。她的心跳突然错了一拍,语气都有些不自然了:“你干什么?”说着张牙舞爪地掩饰起来。

“没,没什么。”江璟反应过来,像是被烫着了一样收回了手,“就是……就是听别人说酒窝都是戳出来的,我试试帮你戳深一点儿。”

对上林满月看傻子一样的眼神,江璟暗暗咬了咬舌头。

他恨自己这一紧张就爱胡说八道的毛病。

“其实,我一开始是因为吃药才变胖的,胖起来之后就很难瘦下去了。”林满月突然开口说道。她以为自己永远不会和别人解释,但是对上江璟的眼睛,耳边似乎还回荡着对方那句真诚的鼓励,她突然有了倾诉的欲望。

她当初吃的药里含有激素,以至于原本苗条的小姑娘就像是充气的气球一样,渐渐膨胀了。到后面,她已经管不住自己了。白天里越是在意别人投来的目光,她就越是控制自己的食欲。然而到了晚上没有人的时候,食欲又会爆发,就会不受控制地吃很多东西。

“我骑车带你去兜兜风好不好?”江璟突然开口,“人只要往前走,风一吹,烦恼就会被远远地抛在后面。”

“我骑车带你吧。教练你放心,我觉得自己的力气恢复得差不多了。”林满月眼里还蓄着泪水,“扑哧”一声又挂上了笑容。

“啥?”江璟没有想到自己这么浪漫的提议会演变成现在这个局面——他屈着两条大长腿坐在车后座上,而林满月保持着半站立的姿势,卖力地蹬着脚踏板,还不忘自我鼓励:“加油,我可以!再骑五百米!”光那背影就透出两个大字——拼搏!

江璟坐在后座上,只觉得刚才粉红色的浪漫气氛也和烦恼一样,都被远远地抛在了后面。

他盯着林满月左右摇摆的背影,忍不住下了车,伸手拉住林满月的衣摆跟着自行车跑,眉眼弯弯道:“林满月,冲呀!”

落日洒下余晖,江面上是粼粼的波光。风从少女眉梢掠过,吹拂着少年带笑的眼尾。

第六章

大概是这段时间的运动强度太大了,有一天晚上,林满月终于饿得失去了理智,翻身下床想给自己整顿夜宵。她刚出宿舍楼,就接到江璟打来的电话。

自从江璟答应教她长跑之后,每天早上喊她起床跑步,中午和她去食堂吃饭,下午约她去江边骑自行车。林满月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她和江璟的关系越走越近了。她已经放弃了去分辨每一次心律不齐、面红耳赤的原因究竟是跑步造成的,还是被江璟一些普通的举动撩的。

现在也是一样,她盯着来电显示莫名有些心虚,说话的声音都小了:“喂?”

“我就是想叮嘱你早点儿睡。今天运动量比较大,睡前记得泡脚。”

电话那头,江璟的声音很温柔,在寂寞的夜晚显得熨帖无比。

林满月慌慌张张地应了一声,刚想挂电话,江璟停了片刻又道:“你现在准备睡了吗?”

“准备了!马上被子一盖,除了床铺,谁都不爱!”林满月大声道。

好不容易挂了电话,林满月手心都是汗,连她自己都弄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按理来说,她也没有必要向江璟汇报行程,但此刻她心虚得就像骗了自己男朋友,偷偷出去聚会的渣女一样。

然后林满月这个“渣女”完美翻车了。

就在她举着羊肉串心满意足地往嘴里塞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个阴恻恻的声音:“好吃吗?”

林满月并没有察觉到危机,点点头:“好……”

她下意识回头望去的动作僵住,后面一个字和羊肉一起堵在了嘴里。

江璟穿了一件运动外套,双手反剪在身后,微微倾下身子,露出了光洁的额头和精致的五官。距离太近,林满月甚至能够闻到他身上柠檬海盐味沐浴露的香气……

林满月:“对不起,我错了!”

只要道歉的速度够快,责骂就追不上我!

江璟挑了挑眉,无比自然地坐在了林满月身边:“错哪儿了?”

“不该嘴馋吃夜宵。”林满月老实认错。

“不对。”江璟没有忍住,动手揉了揉林满月的发顶,“偶尔吃点儿夜宵没关系。你错在不应该瞒着我,应该叫我一起的。”

“哦!”她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得出结论,“我还以为你这种校草级别的人物,不会馋夜宵呢。以后一定叫你。”

江璟气得直磨牙:“……你以为我馋的是夜宵?”

“不然?难道你只是单纯地馋羊肉串?”

江璟真恨林满月这个不开窍的榆木脑袋!他噌地站了起来,用最嚣张的语气说着最㞞的话:“你等等,我壮壮胆!”

然后一把夺过林满月手边的杯子,“咕嘟咕嘟”喝了个干净之后,脸色骤变:“你喝的不是啤酒啊?”

林满月被他这一系列操作弄蒙了,眨巴眨巴眼睛道:“我觉得吃串太罪恶了,所以就给自己泡了一杯枸杞菊花茶。你还要吗?这儿还有。”她指了指桌子旁边的保温杯。

这是什么新型养生法!

喝了整整一杯热茶的江璟有苦说不出,盯着林满月那双充满疑惑的眼睛决定豁出去了:“我馋的是你!”

第七章

林满月怀疑自己出现幻听了:“你说什么?”

为了这个告白,江璟其实准备了很多话。但人算不如天算。他自己也没有想到真正告白的时候,会是在路边烧烤摊这样一个地方,而他的台词,不像告白,更像个变态说出来的话。

他看着林满月那双瞪圆的大眼睛,破罐子破摔道:“我说,我喜欢你。真的,喜欢你很久了。不然你以为我这么有时间,每天监督你长跑?我自己赛前训练都没有这么认真!”

这回林满月是彻底傻了。她甚至不敢对上江璟灼灼的视线,脸涨得通红,视线落在自己腰间溢出的肥肉上的时候,又冷了下去:“你……你闭一下眼睛。”

江璟心头一动,紧紧地闭上了眼睛。他的心跳不受控制,比小鹿乱撞还要激烈。非要形容的话,就像是心里的小鹿敲起了小鼓。他都担心自己的心跳声太大会吓到林满月。

然而,等了好一会儿也没有柔软的触感落下来。江璟僵着身子没敢动:“好了吗?”

久久没有听见回应。

他骤然觉察出不对劲,睁开眼睛一看,旁边的凳子已经空了。

江璟又气又委屈。他想过林满月可能会拒绝,但是没有想到对方会直接落荒而逃。他就这么吓人?

江璟伸手握住了林满月落下的那个保温杯,咬牙切齿。行啊,他可是出了名的长跑运动员,多得是耐心和毅力。他就不信自己追不上林满月!

逃回宿舍的林满月把所有的减肥计划都取消了,唯恐遇上江璟。

她当时让少年把眼睛闭上,一来是不想让他看见自己通红的脸,因为红晕会暴露人的心思。二来就是,她不想让他看见自己落荒而逃的样子有多么狼狈。

在那一瞬间她是真的动了心,想要点头答应,想要拉着江璟的手,告诉他,其实自己早就对那个温柔的少年心动了。

但胖乎乎的手掌和腰上的“游泳圈”让她羞于启齿。

她可以不在乎别人嘲讽的眼光,专注做自己的事情。但是她不能忍受江璟因为她,也受到路人打量的,带着嘲讽意味的眼光。

但林满月千防万防还是没有防到,第二天早上江璟拿着她的课表,准确无误地堵在她上课的教室门口。

对上江璟那张笑眯眯的脸,她的第一反应就是转身逃跑。身后传来江璟的声音:“这堂课的老师出了名的严格,平时分占比百分之四十,你确定要走?”

林满月脚步一僵,无比生硬地调转了方向,重新走了回去。

就在她以为江璟会说出什么惊世骇俗的话的时候,对方从包里掏出了那个被她落下的保温杯,语气如常:“拿着。我等你下课。”

说完之后,他就跟没事人一样,懒洋洋地靠在墙上,双手插着兜,一副“我等着,你随意”的表情。

林满月坐在位子上,好半天才缓过神来。那个保温杯里换上了新的茶,倒出来的时候还是温热的。

她不是第一次感受到江璟的贴心,但对方表露了心意之后,她再感受这份体贴的时候,就无论如何也不能自欺欺人,将这一切归为“友情”了。

好不容易熬到了下课,江璟伸手扣住她的手腕,拉着她走到人少的地方:“你现在不接受我没有关系,我也不逼着你非要一个答案。但是你得给我追你的机会吧?”

语气委委屈屈的,像是要不到糖果的小朋友。

林满月答应了。

回去之后,她脑海里始终还是江璟当时欢天喜地的表情。她犹豫了片刻,拨通了手机里的那个号码。

第八章

林殊然没有想到自己会接到林满月主动打来的电话。两个人约在一家奶茶店见面。

林满月表情很认真:“哥,你之前说的那家减肥机构,我想去看一看。”

“周末我开车接你过去。”林殊然眯着眼睛笑了,“不过你好像瘦了蛮多的,意志力很坚定啊。看来加入长跑社还真是蛮有用的。”

犹豫了一下,林满月把这段时间她和江璟的事情尽数告知了自己的哥哥。没有江璟的陪伴,她是绝对坚持不下来的。之前很多次计划打了水漂就是因为自己中途放弃。

林殊然注意到了林满月在谈起这些时候脸上不自觉的笑意,意味深长地“啧啧”两声:“我怎么感觉我妹妹马上就要跟人跑了?”

不然,一直拒绝去减肥机构的林满月不会主动提出要减肥。

一个人有了喜欢的人之后,就会有想让自己变得更好的动力。

林殊然嘴里的咖啡差点儿喷出来,用眼神询问林满月:什么情况?

林满月显然也傻了,急忙摇头。

注意到两个人的眼神交流,江璟更加委屈了,要是有尾巴,此刻应该是耷拉在地上的状态:“这个男的有什么好的?长得没我高,还没我帅……难道他长跑比我厉害?”

听见“长跑”这两个字,林殊然再联系一下刚才的聊天内容,瞬间猜出了江璟的身份,高深莫测地看了他一眼:“你想追满月?”

两人聊得正高兴的时候,江璟突然闯了进来。他一把握住了林满月的手:“你不是答应让我追你的吗?他怎么能插队?”

“干吗?不行吗?”江璟总觉得对方的语气透着古怪,十分警惕地晃了晃拳头,“我告诉你,我们公平竞争,起跑线都是一样的……”

“不一样。”林殊然理了理衣襟,似笑非笑,“我是她哥。”

江璟:“……”他刚刚才说完人家不高又不帅。地上为什么没有缝呢?他想钻。

见自家妹妹也是一副窘迫的样子,林殊然默默扶额。两个大学生,谈起恋爱来,智商一个比一个低。

看看面红耳赤却依旧站得笔直的江璟,林殊然补了一句:“刚才说的事情你再想想。这小伙子人是憨了一点儿,但是看得出来,真的很喜欢你。你们两个人的事,自己说清楚。我先走了。”

得到了“家人”肯定的江璟中气十足:“哥,再见!”

林殊然被震得脚下步子都走错了一拍,差点儿平地摔一跤。他忙不迭地离开了。他要赶紧回去通知爸妈,满月马上要和一个“傻子”交往了。

林殊然走了之后,气氛突然就变得黏稠了。就像是化了的麦芽糖,黏糊糊又甜丝丝的。

林满月盯着满脸通红的江璟,心头软得不成样子,把自己想要去减肥机构的打算告诉了他。

“为什么?想要健康的话,我每天和你一起跑步就好了啊。”

“不是,我想尽快瘦下来,变得更好,然后再做你女朋友。”林满月有些不好意思道。

江璟有些茫然:“变得更好?你现在已经很好了啊。林满月,我不需要你变得更好再回来,你现在就很好,特别好!”

他语气带着几分急切,像是虔诚的信徒在宣誓:“你现在就很好,我特别、特别喜欢你!”

他的声音像是小锤子,把林满月藏在心里的那些自卑敲得粉碎。

林满月声音有些发颤:“你……你闭一下眼睛。”

江璟有些受伤一般瞪圆了眼睛,很是警惕:“干吗?我都说到这个分上了,你还要玩消失那一套?我告诉你,门都没有,我就不……”

他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温热柔软的唇瓣堵住了所有的委屈。

江璟呆呆地看着凑上来的林满月,肉肉的脸颊上有两个小肉窝,长长的羽睫微动,就像是猫爪子一样,一下一下地挠着他心里最柔软的地方。他伸手将林满月抱进怀里,闭上眼睛加深了这个吻。

少年抱紧了怀里不再自卑的小月亮,像是怀抱了一整个璀璨的星河。

睡前小故事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

// 此处地址改为你的js文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