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懂他骄傲透顶

分类:耽美甜文 / 睡前故事

你不懂他骄傲透顶

文/小左

你不懂她的骄傲,也就再无缘知道她的任何真相。

作者小左有话说

以前有一个人对我说:你太骄傲了,骄傲到伤人。我说是,你明明早就知道,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骄傲有何不好?即便内心难过,但至少姿态漂亮,决定离开之后遇到再艰难的境遇都不会再回头,谁要你不珍惜我,那你自己后悔去吧。调姐说她喜欢这个标题,因为很好诠释了她这一路以来的心境,看来她是在钟爱的事业上同样骄傲透顶。

1你今天这是……要和我约会吗?

孟昭黎的电话打来的时候,赵栋成还在睡觉,他迷糊滑开屏幕,只听她的声音传了出来:“大哥!江湖救急!”

尚在梦游状态的赵栋成其实并没跟上她接下来说的那噼里啪啦一长段,只是“嗯”“嗯”地随口应着。对方终于挂断电话,可他感觉才过了五秒,就听见有人“咚咚咚”地捶门——孟昭黎已经冲到他家来了。

他一个激灵,彻底醒了:“你干吗?”

“你怎么还在睡觉?不是让你起床吗?”孟昭黎拉着他进浴室,放热水、挤牙膏,嚷道,“快快快!”

等赵栋成洗漱完从浴室出来,床上已经搭着一套衣服,他莫名看了眼孟昭黎,发现她今天还精心打扮了,穿了裙子,化了妆。

他半开玩笑:“你今天这是……要和我约会吗?”

孟昭黎白他一眼:“电话里不跟你说了吗,要上战场!”

赵栋成任由她打扮着,也终于听明白自己刚迷迷糊糊间答应的事:装现男友陪她去见前男友。

“能别这么狗血吗?”赵栋成头都大了,“你以为自己演偶像剧啊!”

“本来不想找你,谁让我的男性朋友里就你长相能压住他。”孟昭黎帮他理着领子,说,“你就露个脸,让他看一眼就行了。事后请你吃饭。”

她话说到这份上,赵栋成也没法说不,他低头看着她在自己身上忙活,以期打造一个艳压前任的男朋友。赵栋成突然开口:“你还忘不了他?”

孟昭黎动作顿了顿,也没抬眼,回道:“忘不了个屁。”

赵栋成知道孟昭黎前任叫陆言川,这当然不是她告诉他的,只是他有次搜到了她以前的博客,里面有这个名字。那个博客大约是她上大学时常更的,随便写点生活琐事,陆言川这个名字出现得很频繁。也就是普通校园恋爱的样子吧,同班同学,一起吃饭、上课、泡图书馆、散步、打球,还攒钱去旅行,他为她考上专业证而庆祝,她陪他做项目,通宵做PPT。看得出来他们志趣相投,互相欣赏,不是什么出于寂寞的陪伴。

博客只写到大四毕业,这么多日志里唯一一篇不太愉快的,似乎是陆言川拿到了北京那边一个不错的offer,要违背和她留在上海的约定。她气得一个星期没理他,为了避免自己主动联系,还把他QQ拉黑了,把他电话也删了。

事情结局是从来不去女生宿舍的陆言川第一次拉下面子去寝室找她,还带着她刚让出去吃饭的室友带的牛肉炒饭。这显然是陆言川半路截和,支开了她室友。

孟昭黎特地在日志里强调:我真的是舍不得那份香气撩人的饭才放他进来的!

陆言川那次态度良好地认错,并且承诺只在那家公司镀下金,三年内一定回上海和她会合。他这样给足了她台阶,他们自然是和好收场。

看到这里,赵栋成有些遗憾地撇撇嘴。

再后面就只有两篇埋怨新公司的同事不友好的吐槽文。

现在孟昭黎已经毕业六年多了,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毕业第三年陆言川并没有过来与她会合。因为赵栋成差不多就是在那个时候认识孟昭黎的,从那时到现在她一直单身。

2这里有她的过去、她的内心,有他最想了解的世界

“准备在前男友面前展现什么人设?”赵栋成说。

“事业有成,生活优越,男友优秀体贴。”孟昭黎已经打好了草稿。

“然而你只是穷困潦倒的单身狗。你这人设跟现实落差这么大,你对自己的演技有把握吗?万一被人家拆穿了岂不是很尴尬?”

“我还不好办,名牌一穿,谁看得我是真有钱还是假有钱啊?关键是你啊!”孟昭黎说,“我都想好了,你只要在快结束的时候现个身来接我就可以,不然在他面前晃久了容易露馅。”

赵栋成扯着身上衣服,不甘心地问:“一大早跑来把我打扮成这样,就让我去打个酱油?”

孟昭黎拍拍他的肩膀,哄他:“四两拨千斤。”

孟昭黎和陆言川约在以前大学旁边的饭店,赵栋成开车送她过去。

路上堵车,孟昭黎正想看时间,突然一拍大腿说:“糟了,我把手机落你家里了。”

“算了。”孟昭黎拿了赵栋成的手机登QQ,通过大学班级群给陆言川发消息,说手机没带,可能会晚点才到。

过了会儿,她突然问赵栋成:“你手机号多少?”

“干吗?”

“报给我。”孟昭黎说,“身为女朋友,不记得男朋友的手机号不是很奇怪吗?”

赵栋成无语,然后接下来一路就只听到她在背手机号。

到了学校门口,孟昭黎先下车,说:“别跑远了,等下打电话给你。”

“遵命!”

赵栋成目送她远去,拿出车上的镜子照了照,自己也觉得今天格外帅,留在车里太浪费了。于是他找地方停了车,拿了手机下车,去学校遛遛。

毕竟这也是她第一段恋情发酵的地方。

赵栋成喜欢孟昭黎,有人说喜欢一个人,就是要去走她走过的路,看她看过的风景。这几年赵栋成已经成为孟昭黎最好的朋友,他知道她许多事情,但唯独关于她的上一段恋情,她绝口不提。关于她的过去,几乎是他唯一的盲区。

但今天他有种预感,这种壁垒要被打破了。等她和陆言川会面之后,过去的,应该就真的过去了。

赵栋成去看了孟昭黎在博客中提到的食堂、图书馆,还有情人坡、湖心山,这环境太美好,一个人都感觉心旷神怡,何况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只怪他出现得太晚,从前陆言川打开她的心只要三个月,而他花了三年都没有把握。

他一个人坐到情人坡上,拿手机出来玩,点开QQ,发现孟昭黎忘记退QQ了。他看了眼QQ号,并不是他加好友的那个。而孟昭黎要通过这个号才能进班级群给陆言川发消息,说明这应该是她以前用的号。他点开空间,访客记录还是四年前的。不难推测,她与陆言川分手后,就弃用了这个号,还设定了空间权限仅自己可见,连供人偶尔缅怀的地方都不留。

赵栋成点开日志,发现原来她断更博客,是因为阵地转移到了空间。他饶有趣味地照时间顺序看下去,里面讲的大都是毕业后她的生活、心情,阅读量并不高,但是下面都有同一个人的评论,自然是陆言川。其实一篇篇看下来,能发现她日志里的情绪越来越冷酷,某种埋怨不满感仿佛掩在那些冷静克制的语言下,日益积累。

他一直翻到第一篇阅读量为0的日志,标题只有一个字——呵。显然这是一篇仅自己可见的日志。赵栋成手指停顿一秒,还是点了进去。他的确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何况这里有她的过去、她的内心,有他最想了解的世界。

3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孟昭黎和陆言川的第一次争吵,其实只是为一件小事。

那时孟昭黎在公司作为一个新人常被使唤干些没什么技术含量的活儿,她觉得带自己的指导人指派的事她做一做还情有可原,可那不相干的人凭什么指派她呢?有次一个同事差遣她,她当面拒绝,然后弄得十分尴尬。

她跟陆言川说起这件事,得到的答复却是,她作为新人本来就该老实点听从安排,还给她讲了一大堆职场生存法则。孟昭黎更加委屈,在电话里就吵起来,然后怒而挂了电话。因为那个时候,她并不需要别人给她讲大道理,只需要有一个人站在她这一边,说“我支持你”。

这本是一件小事,却不想陆言川第二天干脆没有打来那个每晚固定的电话。她一直等到十二点,手机都没有任何动静。

孟昭黎等了三天,他没有主动发来任何消息。第四天开始,她卸了QQ和微信,将陆言川的号码设为拒听。她宁可下班后将手机丢在公司不带回家,也绝不放任自己主动联系他。

等陆言川发现自己联系不到她已是一周之后,他通过朋友找她也未果,才意识到自己已经惹恼了她。最后还是他跟公司请假,从北京飞来上海求和,孟昭黎才原谅他。和好之后,陆言川语带不满地表示她也太狠了,竟直接断联这么久。而孟昭黎没有告诉他,自己跟他冷战的整整一个星期里都没有睡好觉,明明思念他到百爪挠心,却宁愿出去跑步到大汗淋漓。

赵栋成看着她那时的日志,不觉暗叹: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第二年孟昭黎顺利升职加薪,兴奋地跟陆言川分享这个好消息,但是陆言川却没有她想象中该有的反应,只淡淡说了句恭喜。后来孟昭黎才知道,原来他在公司发展不太顺利,一个各方面条件都比他差的空降兵左右逢源,得到了组内的晋升名额。他那段时间都闷闷不乐,孟昭黎安慰他不见效,恰好临近国庆长假,便约他一起出去旅行散心。

目的地定在云南,孟昭黎老早就开始泡在穷游网站,查路线规划行程,甚至已经提前买好了特价机票。陆言川却在临行前一周放了她鸽子,他要加班整理一个市场报告。

孟昭黎虽然失望却也理解,她知道他在公司所处的境况不容松懈,便没有再强求,特价机票也退不了,便自己一个人去了云南。一个人的旅行始终缺了些什么,她看到好风景都会忍不住想,要是陆言川也在就好了!那时孟昭黎突然觉得其实去哪里并不重要,和谁在一起才重要。

所以孟昭黎在昆明、大理心不在焉地玩了几天之后,连丽江都没有去,就直接去了陆言川所在的北京。为了给他一个惊喜,孟昭黎并没有提前通知他,而是直接去了他租住的房子。到了那儿,她却见他的室友正在搬家,原来是他辞职准备回老家了。因为孟昭黎以前来过几次,室友自然认得她,还十分惊讶地问她为什么这个时候来了,陆言川正好出差去了。

孟昭黎这才知道,前一天他的直属领导在电话里问他要不要去海南参加一个项目调研。那项目虽是非强制性的,但是做的话自然会博好感,陆言川自然就答应了。也许怕孟昭黎多想,他便没有告诉她。

孟昭黎轻轻叹了口气,自己和陆言川又一不小心错过了。他室友因为在他离开之前已经交接好了房租之类的事情,东西打包好就可以走了。见孟昭黎过来了,他便将钥匙给了她,说如果她走之前陆言川还没回来,就把钥匙放茶几上就好。

孟昭黎不想打扰陆言川,便让他室友不要告诉他自己来北京了。当天晚上和陆言川打电话,她试探地问报告做得怎么样,他则敷衍带过,也没有提自己临时去海南出差的事。所以当陆言川问及云南风景时,一个人躺在他床上的孟昭黎莫名说了句“这里啊,天很蓝,想和你一起来”。

孟昭黎在没有陆言川的房子里住了两天,那两天阳光很好,她把他的床单和被套洗了又晒足阳光套回去,把整个房间好好打扫了一下,只是书桌上有资料,她怕弄乱所以没有动,还缴了电费,去超市买了许多水果、牛奶还有零食塞满冰箱。而她就在一件一件做着这些事情的过程中,平心静气地接受了这次不理想的假期。

还没到三年,陆言川就提出要回上海和她会合了,因为在公司快两年却始终没有太大起色,自己也有些失望。孟昭黎很不道德地暗暗开心着,物色着单身公寓,等他过来之后,她可以换个房子,和他住在一起。

可这喜悦还没持续多久又迅速破灭了,陆言川说他跟直属领导提辞职的时候,领导极力挽留,说其实一直都很欣赏他的工作能力,还说她即将生产,其实是准备在产假期间将手中的工作暂时交由他管理,等她生完孩子回来,再以这期间他的表现为由向人事那边帮他提升职。

听着陆言川电话里的解释,孟昭黎知道自己是该为他高兴的,但她真的难以接受这次爽约。很显然,一旦他留下,势头发展好的话,短期内他不会再有离开北京的打算。而她购物车里的情侣睡衣、口杯和牙刷,她在脑内构筑的两人世界里的各种生活细节,都变成了遥遥无期的想象。

她轻轻叹了口气,用尽量平静的口吻说:“那就这样吧。”

4我知道你的决定了

而后一段时间两人都没有联系,不是冷战,只是两个人都需要时间认真思考一下这段感情的未来。孟昭黎决定为他妥协。

她能理解他的不甘心,在公司被压了这么久,好不容易有机会崭露头角了,他当然不想放弃。比起失败离场,谁都更愿功成身退。既然他不能过来,那就她过去好了。她当时留在上海也不过是觉得这里离老家比较近,更有归属感。而北京虽远,可那里有陆言川。

做出这个决定之后,孟昭黎整个人都松了口气。她很快便跟领导提出辞职,跟母亲沟通好去北京工作的事。她把上海这边的事情都处理妥当,只等陆言川生日的时候将这个消息作为一个惊喜告诉他,她却在这个时候听到陆言川和公司一个女同事过从甚密的消息。那是孟昭黎以前的大学室友说的,她也在北京工作,写字楼离陆言川公司很近,偶尔会遇见。她说得很含蓄,仿佛是无意提起,说连续三次看到陆言川跟同一个女生在吃晚饭。

孟昭黎相信他的忠诚,并不想无端误会他,便直接问了他。陆言川很坦诚,说那个女生是公司新进的职员,领导丢给他带的,性格很好,善解人意。

听着这一连串工作之外的褒奖之词从他口中说出来,孟昭黎的心也一点点下沉。她深吸了口气,尽量平静道:“你喜欢她吗?”

陆言川沉默了一阵,没有回答。

孟昭黎换了个方式:“你对她有一点好感吗?”

“有。”陆言川诚实道,“但是昭黎,我没有做任何对不起你的事。只是前段时间我们之间有些矛盾,我心里不舒服,想找人聊聊天而已。你知道我的,我不是那种人……”

“我知道。”孟昭黎迅速打断他的解释,因为他说的每一句都令她心如刀割。

他们之间的感情早有裂痕,她知道,只是她没想到,这裂痕已大到足以插入另一个人,哪怕只是“一点好感”,都让她难以接受。

她在抑制不住哭声之前挂断电话,而后陆言川拨来的电话,她也直接挂断,一连挂掉四个之后,又收到陆言川的短信:我从没想过要分手,希望你也没有。

而后几天里,面对陆言川以后会与那个女生保持距离的保证,孟昭黎没有表态,更没有告诉他自己已经辞职了,只勉力维持着平静的表象。

陆言川生日那天,她去了趟北京,原本要告诉他的自己准备来北京的决定却变成了另一个决定——她要他在前途与爱情之间做选择,要么跟她回上海,马上辞职;要么留在北京,和她分手。

陆言川怪她残忍,竟在他生日这天逼他做这样的决定。

长久的沉默之后,孟昭黎站了起来,说:“我知道你的决定了。”

陆言川伸手拉她,她避开他,说:“不要拉我,除非你要跟我走。”

陆言川的手僵在半空,最后还是缓缓垂落,然后他眼睁睁看着她头也不回地离开。

孟昭黎在登机之前收到了陆言川发来的长段消息。他说她的心真是石头做的,又冷又硬,这么长一段时间感情她说不要就不要。他说她真的不够爱他,每次吵架都是他先低头,每次冷战她都那么狠地一个电话都不接;明明没有他的旅行,她一个人也能玩得很开心,那么为什么不能暂时先异地,为什么不能再多给他一点时间?他说他现在正处于关键上升期,他努力了这么久才得到这样的机会,她怎么忍心让他立刻放弃?

那字里行间的语气满是怨怪和委屈,可孟昭黎何其了解,这不过是他最后低声下气的挽留。最后这条信息看得她视线模糊,仿佛每个字都被打湿。

她擦了擦眼睛,回复道:我可能真的没那么爱你吧。生日快乐,陆言川,再见。

5至少在她心里,有他这个朋友的位置

赵栋成翻完孟昭黎空间的最后一篇日志,揉了揉有些发酸的眼睛,突然想起了自己初遇孟昭黎时的场景。

按时间推算的话,那应该已经是她和陆言川分手一年后了。

当时很戏剧性,那天他和几个朋友吃饭,中途他去上厕所,突然“砰”的一声门被推开,他回头一看,竟是一个女生冲进来,扶着洗手池就开始狂吐,吓得他差点尿裤子上。他连忙拉好裤子,好整以暇地看着她。

她吐了一阵之后,打开水龙头冲了会儿,捧水漱口,突然电话响了,她从包里拿出手机接通,声音平静得听不出任何异样:“哦,我出来补个妆。”“没事,就进去。”“应该没问题,已经喝得差不多了。”

赵栋成还以为她是个醉鬼,这样一看,她只是喝得胃不舒服而已,意识还是清醒的。看她的装扮以及听她电话里的对话,她似乎还处于上班状态。她工作挺拼的。

赵栋成饶有兴致地盯着她,她抬起头来,镜子里映着她的脸,苍白而平静,没有情绪的眼睛在触及镜子里的赵栋成时,里面终于闪过一丝慌乱。她迅速转身瞪大眼睛看着这个男人,又扫了眼他身后的小便器,瞬间明白是自己走错了。

赵栋成清楚听见她暗骂了一句,又迅速镇定下来,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淡定地抓着包快步走出去。赵栋成觉得有些好笑地看着洗手台上她落下的手机,出于某种自己都难以解释的心理,他没有叫住她,而是拿走了那部手机,守株待兔。

赵栋成毕竟万花丛中过,有了她的手机,自然可以有办法得到更多信息,先混个脸熟,又去想办法跟她创造一些业务往来,一来二去,便和她成了朋友。

孟昭黎并不傻,在他第三次约她出去吃饭时,她直截了当地说:“你想追我?”

赵栋成一愣,随即反问道:“如果是呢?”

孟昭黎“噗”地笑了,说:“你应该看得出来我很缺钱吧?搞这些有的没的,还不如拿钱砸我。”

赵栋成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直白的人,他饶有兴致:“要多少?”

孟昭黎想了想,说:“先给我十万吧,就当借我的,男朋友。”

赵栋成拿出手机给她转账,说:“不用还了。我对女朋友很大方。”

两人就这样莫名其妙地开始了恋爱关系,孟昭黎当然是个称职的女朋友,每天会给他打电话,问他有没有时间一起吃晚饭,周末根据他的时间安排约会,跟他分享一些有趣的生活琐事,在气氛恰好的时候主动亲吻他。

但是赵栋成用脚指头想也知道,她心里根本没有他。他们接吻的时候,她就像跟客户喝酒一样平心静气。他心里有气,可看着她平静又无辜的脸,又无从发泄。直到那次孟昭黎突然失联,他去问她公司同事,才得知她请了丧假回去,她的母亲去世了。

当他寻到她老家敲开门看到她时,他明确感觉到她的灰败。之前他也能感觉到她的心仿佛是空的,但是似乎有一股力量在支撑着她,令她冰冷但强大。但是现在,那股力量也没有了。

赵栋成多番劝慰无果,她不理会他,也不去工作,完全不愿意从老家那间屋子里走出来。赵栋成去查了她,才知道她父亲早逝,母亲前两年被确诊乳腺癌晚期,她疯狂工作赚钱,举债累累为母亲治病,但是她母亲还是去世了。

至此赵栋成也算是知道她之前为什么那么缺钱了,可他还是不能理解她对爱情的无动于衷。他以男友身份去见了她的发小密友,才得知她之前有过一段旷日持久但最终失败的感情,那也许耗尽了她所有的激情。

了解一切后的赵栋成很快想出了办法,他和她分手,并要求她偿还最初给她的那笔钱,还帮她解决了其他的债务,成为她唯一的债权人。由于债务数额过大,且两人之间已不存在恋人关系,她不得不答应用老家母亲留下的房子作为抵押。为了避免他卖掉或拆毁母亲的房子,她不得不重新打起精神努力工作赚钱还债。

赵栋成的目的其实很明确,从前支撑她的是母亲,现在那股力量消失,他便用债务来代替,至少让她先站起来。

重新回到朋友身份,他和孟昭黎反而自然多了,他三天两头找她催债,她被催得不耐烦也会骂他。插科打诨之间,两人反而越来越像真正的朋友。赵栋成偶尔会给她找点私活儿抵债,比如晚上帮他做PPT,或者周末代替他请假的保洁阿姨去收拾房间。而由于赵栋成视野较广,思路特别,孟昭黎在工作上遇事也会找他商量。

赵栋成能感觉到,孟昭黎开始鲜活起来,至少在她心里,有他这个朋友的位置。

虽然仅仅是朋友。

6孟昭黎,你真是骄傲透顶

孟昭黎的电话打过来的时候,已是下午两点。

电话里她的声音特别温柔,简直令人招架不住:“阿成,现在有空吗?过来接我一下吧。”

赵栋成差点起鸡皮疙瘩——还“阿成”,她哪次喊他不是连名带姓、咬牙切齿!也不嫌演技太浮夸吗?不过赵栋成还是没拆台,应了她,便开车去她说的地点。

这是赵栋成第一次见陆言川,真人比孟昭黎空间里的照片多几分成熟,陪孟昭黎出来站在路边,两人之间却保持着僵硬的距离,看得赵栋成心情愉悦。

赵栋成停下车走出来,以“正牌男友”身份站在孟昭黎身边,朝他微微一笑。

孟昭黎并没有做介绍的打算,朝赵栋成点点头,便要朝副驾驶座走去。

还是陆言川自己先开口:“你好,我是陆言川。”

“赵栋成。”

孟昭黎不得不顿住脚步,看着身后这两人。

“其实想正式和你认识一下,只是昭黎说你今天有事才作罢。我后天才离开上海,走之前想和你们正式吃顿饭,不知道你能否赏脸。”陆言川话说得很客气。

赵栋成无视了孟昭黎朝他使的眼色,笑道:“当然有空,后天中午吧,可以吗?”

回去的路上孟昭黎气呼呼地质问他:“你脑子是不是有坑啊?怎么能答应他呢?他就是不信我找了男友,故意想试你,你知道吗?”

“那就更要让他证实一下了。”赵栋成满不在乎,说,“他这次找你干吗?求复合?”

孟昭黎白他一眼:“复合个屁啊!他都要结婚了。”

赵栋成莫名有些火气,说:“那他还找你干吗?婚前就想出轨啊?”

孟昭黎撑着头叹了口气,说:“他意外得知了一些分手时候的事,找我求证。”

赵栋成想了想,说:“他知道那时你逼他选择回上海还是留北京,是因为你母亲确诊癌症晚期了?”

“嗯。”孟昭黎应了声,却又立刻反应过来,转头反问道,“你怎么知道这些?”

这可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啊!赵栋成干笑了两声,只好实话实说,自己偷看了她空间日志。

他本以为她会生气,漫长得仿佛过了一个世纪的沉默之后,却只听她轻轻笑了笑,说:“我都写了什么?我倒忘了。”

她是真的在问日志内容,赵栋成虽尴尬,却还是只得将自己刚偷窥到的内容转述给它健忘的主人听。孟昭黎听完忽然笑了,说:“你看,我其实很爱他吧?”

赵栋成点点头,那以文字记录下来的肯定不过冰山一角,而他已看得极心疼。

“所以啊,我最委屈的就是收到他短信的时候,他居然说我没有多爱他,天知道我发现他根本不想回上海的时候,我有多难过啊!”孟昭黎说,“我甚至都已经辞职准备去北京找他了。我和我妈说要去北京的时候,她都没告诉我自己去做活检的事,她还想瞒着我。要不是最后结果出来根本兜不住,我差点就丢下她走了。我还有什么办法,当然要留在上海照顾她。那时候我多怕啊,我多想他能回上海,哪怕只是陪着我都好啊!可他就是不想放弃那边的事业。”

“我也知道要是我说出真相也许能逼他回来,可是何必呢,我不要他出于同情的让步或者牺牲。”

赵栋成已经把车停在路边,开了窗户,良久才说:“孟昭黎,你真是骄傲透顶。”

孟昭黎自嘲地笑笑,说:“是啊,这辈子恐怕没救了。”

赵栋成直直地看着她,眼睛亮亮的,说:“你这辈子都不用救啊,现在有我啦。我比他,更配得上你的骄傲。”

孟昭黎愣了,一时无言以对。

赵栋成勾了勾嘴角,重新发动来车子,状似无意道:“你欠我的钱也还得差不多了吧?等你还完了,我再来追求你,不是用钱砸的方式。到时你考虑一下啊。”

“……”

7你永远都不会知道她为你做过什么

不得不说,赵栋成配合孟昭黎在陆言川面前演的那场戏,足以以假乱真。

他挨着孟昭黎,自己坐在陆言川正对面的位置,以尽地主之谊的男主人姿态,叫来服务员很有礼貌地请陆言川先点菜。

陆言川看了眼孟昭黎,点了两个辣菜,再转给赵栋成。后者再选了两个清淡温补的菜,又问了下孟昭黎,她摆摆手示意随便。

点好菜之后,赵栋成随意道:“陆先生喜欢吃辣啊?”

“我还好。”陆言川说,“昭黎很喜欢。”

赵栋成瞟了沉默不语的孟昭黎一眼,他知道她的胃前两年喝酒喝坏了,还在养着,一点辛辣刺激都不行。当然这些他不必告诉陆言川,只笑笑说:“她现在不爱吃辣了。”

陆言川眼神一黯,没再说话。而后有服务员上来推荐酒水饮料,陆言川说:“有柠檬汁吗?”

“有。”

“来一杯……”陆言川顿了顿,又看向孟昭黎,“这个,你还喜欢喝吗?”

孟昭黎放在桌下的手不自觉地握紧了,却有一只温暖的手覆了上来。她转头看向赵栋成时,他正好开口,道:“也不喝了。给她一杯玉米汁吧,要热的。”

孟昭黎没说话,权当默认,只不着痕迹地抽回自己的手。

席间赵栋成挑着几个工作上的话题随意聊着,气氛也还好。其间赵栋成接了个工作电话,也没避开直接接了,挂了之后对孟昭黎说:“晚上不能陪你吃晚饭咯,有点事。”

孟昭黎只觉有些好笑,不吃就不吃,他犯得着这么跟她报备吗?不过她还是配合着表演,说:“嗯,完事儿早点回家。”

陆言川默默吃着那盘爆椒牛肉,辣得眼泪都出来了。

吃完饭陆言川从包里拿出一张精致的请柬,递给赵栋成说:“希望你们有空能来参加婚礼。”

赵栋成双手礼貌地接过:“一定。”

而后孟昭黎起身去卫生间,席上只余两人。陆言川许是喝了些酒,话也多了起来:“听说你们已经在一起快三年了。你刚好在她母亲生病的时候认识她的?”

“嗯,差不多。”赵栋成一笔带过孟昭黎那段行尸走肉般的时光。她从失去爱人、亲人的痛苦里走出来的个中艰险,陆言川都不必再知道。

“那还好……有你帮衬着,她那段时间应该没有那么艰难。”陆言川说,“你不知道,她对我,可真是太坏了,太狠了,分手的时候就像在逼我砍左手还是砍右手,甚至连反悔的机会都不给,说走就走。要是她告诉我她母亲的情况,想都不用想,我一定会回来陪她的啊。”

“可是那样的话,你也许就不会像现在这样成功。”赵栋成笑笑,说,“有得必有失,陆先生。就算你当时回来了,但谁也不能保证你不会后悔。至少你现在也算事业爱情双丰收,已经很好了。昭黎她,也乐于看到你现在这样。”

陆言川笑了笑,说:“双丰收……呵,你不知道我有多羡慕你。”

赵栋成心想:你才不知道我有多嫉妒你。

你不会知道她曾为你妥协,辞职准备去北京;你不会知道她离开不过是不想成为你意气风发的人生里的绊脚石;你不会知道分手这么多年,她钱包的底层依旧是你的照片,就像你永远都不会知道刚才你递来结婚请柬时,她桌下的手克制不住地颤抖,去卫生间不过是快压不住通红的眼圈。

五分钟后她回来,依旧妆容精致,表情平静,就像多年后的再见,她依旧举止得体,姿态好看。

你永远都不会知道她为你做过什么。

你不懂她的骄傲,也就再无缘知道她的任何真相。

8火已熄灭,即便还有余温,也终归会散尽的

饭局结束,三人走出饭店,陆言川谢绝了赵栋成开车送他回酒店的建议,只看了孟昭黎一眼,又叮嘱赵栋成开车小心,便告别了。

临上车前,陆言川回头看了孟昭黎一眼,而后者静静看着他,脸上看不出太多情绪。

“走吧。”赵栋成拉了拉她的手。

“嗯。”

赵栋成喝了酒,所以是孟昭黎开车。赵栋成开了车窗,有风吹进来,头脑也清醒了一些。他看着孟昭黎专注开车的侧颜,没说话。

是的,他是自私了。他明明什么都知道,但是他什么都没有告诉陆言川,就这样配合孟昭黎表演,让这场戏一点意外都没有地完美落幕。是的,他赵栋成从来都不是什么助人为乐的好人。孟昭黎,他这辈子都不想让。

何况他知道,那段拉扯了她太久的感情,今天是真的结束了。

火已熄灭,即便还有余温,也终归会散尽的。

“老盯着我干吗?”孟昭黎突然开口。

“你好看。”

孟昭黎无语一笑。

赵栋成说:“其实我晚上没事,我们一起吃晚饭吧?”

“好啊!我请客。”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