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梦蓝

分类:耽美甜文 / 睡前故事

白日梦蓝

文/萧小船

若是有一天,我们在人海中相遇,我一定会第一眼就看见你。

第一封信

“蔚蓝你好,我是一名高二学生。年初爸爸工作调动,我转学到城里的高中,这里的同学讥笑我的口音,上课总有人在后面踹我的椅子,放学之后就算不是我值日,我也不得不留下来帮他们打扫教室。

我的桌子上永远都有脏脏的泡泡糖,我的书永远缺一页。

没有人会注意到我,我永远是孤独一个人。

——白日梦”

“蔚蓝,这可是我冒着生命危险替你拿来的资料,你千万不能把我卖了!”

电话里林慢慢一遍遍地强调着,蔚蓝看着前面看不见尽头的队伍,第二十三次应道:“放心吧,别人问起来的话,我会说自己和苏塔是偶遇上的,这就是缘,这就是分,只有天能解释。”

挂断电话,蔚蓝裹紧围巾,将林慢慢发来的文档大致扫了一眼。

A市地处南方,十二月并不算冷,但蔚蓝一向怕冷,冻得牙齿打战。

“为了工作业绩,我真是奉献出了全部。”蔚蓝叹了口气,前面突然一阵骚动。

“塔塔来了,啊啊啊!”

“塔塔看我了,我天,我死了!”

“我家塔塔居然这么盛世美颜!!”

“……”

女生的尖叫声此起彼伏,都在惊叹于苏塔的绝美容颜,整个长队随之沸腾起来。

蔚蓝排得太靠后,即使跳起来也只捕捉到了苏塔拐进书店的背影。他穿了一件纯白的大衣,料子很软很滑,即使一闪而过也极晃眼。

但是最重要的脸却没看到,饶是如此,蔚蓝的心还是不由自主地突然飘了一下。

其实,她之前也算是见过苏塔的。

苏塔,新生代作家,出道即巅峰,去年年末在微博连载自传体小说《眸中世界》,文中的“我”是一只生活在福利院的流浪猫苏塔,以苏塔的视角看这个世界痛苦至极,又温暖至极。无数读书博主转发分享,在网上红极一时。之后由青语文化公司签下《眸中世界》纸质书的出版,书上市当天即加印,成为至今为止青语最畅销的作品。

青语文化涉足杂志出版、漫画、游戏等领域,年初又开辟影视部,主挖优质小说项目。蔚蓝在校时兼职做了两年的杂志编辑,一毕业就直接进了青语公司,却没如她所想那样继续制作杂志,而是来了影视部。

部门总监给她的第一个工作任务,是谈下《眸中世界》影视版权的合作。

蔚蓝以为这事很简单,因为毕竟没有一个作者会不想要高额的版权费,以及影视播出后可能带来的名声大噪。

蔚蓝信心满满地加了苏塔的工作微信,在写好友申请时写道:青语影视部工作人员,来找大大谈影视合作,来给大大送钱了!

对方很迅速地通过了好友请求。

一般加好友三件套:打招呼、逛好友圈稍微了解对方、再就好友圈get到的对方喜好深入聊。

蔚蓝很迅速地甩了个可爱的表情包,再加上一句问候,就点开了苏塔的头像进了对方朋友圈。

苏塔的朋友圈干干净净,只有一张单人照片。

那是个十来岁的少年,白皙瘦弱,头发墨黑,虽看着镜头但眼神空洞,下半张脸在笑却看不出开心,整个人就像个精致的木偶。

再深的,蔚蓝没来得及研究,因为苏塔回了她的消息。

【苏塔:不卖。】

然后瞬间删除了蔚蓝。

蔚蓝:“……”

蔚蓝又加了几次都被拒绝之后,找到了跟过这本书的编辑助理林慢慢,要到了苏塔的电话。接通的那一刻对方“喂”了一声,声音清清凉凉的,像块好吃的薄荷糖。

蔚蓝清了清嗓子说:“苏塔大大,我是青语公司影视部的,我找您是想……”

“不卖。”薄荷糖崩出了两块冰碴子,随后无情地挂断。再之后,蔚蓝的电话号码也紧跟着进了黑名单。

这是蔚蓝正式进公司后负责的第一个项目,也是今年高层评估的S级重点项目,无论如何她也要想办法和苏塔好好谈谈。

就在这时她听说《眸中世界》安排了签售会,第一站就在A市。那如果在签售当天她扮成书粉,在签名时诚心诚意地表示出对书的喜爱,伸手不打笑脸人,苏塔再怎么也不会像之前那样冷漠,之后她就有机会谈合作的事情了。

蔚蓝排了两个小时的队后终于进了书店,彼时苏塔正坐在椅子上,埋首签名。

所有人炙热的目光带着渴望,落在他的身上、他的指尖,他却像一点儿也感受不到。

轮到蔚蓝,她双手捧着刚拆封的《眸中世界》递过去。苏塔熟练地接过,翻开第一页开始签名。

“大大,我特别喜欢你的书,文字精妙,情感充沛,过渡自然,让人拍案叫绝,忍俊不禁之余又不禁潸然泪下。”

苏塔问:“名字。”

“蔚蓝,蔚蓝的‘蔚’,蔚蓝的‘蓝’。”

苏塔的笔锋一歪,黑色签字笔在扉页上拖出长长的一条线。他抬起头,望着她,眼瞳间波光流转。

蔚蓝想,拍他朋友圈发的那张照片的摄影师的技术过于垃圾了,才会把这么一双好看的眼拍得失焦。

“抱歉,我换一本。”苏塔从工作人员那里拿了本新书,写了“To蔚蓝”,然后问,“想要什么特签。”

“祝蔚蓝同学顺利买到本书版权。”

“卖版权……”苏塔又抬头,眉心拱起个小包,“你就是之前通过各种联系方式找我的那个骗子?”

怪不得他之前那么绝情,原来是把她当成诈骗团伙成员了。

那么……误会解除了,她就有戏了!

蔚蓝喜悦地掏出自己的工作证:“大大看我!这是我的证件,我不是骗子,我是诚心和大大合作的!”

苏塔如她所愿地看了她一眼,然后说:“那也不卖。”

蔚蓝:“……”

第二封信

“蔚蓝你好。上次我无意中看见同学买的杂志上的一页,说可以将问题写下来寄到编辑部告诉你,我太难过了却没有人可以说,就写了信给你,没想到你会回复我。

你让我做好现在的事,做最好的自己。

我在努力地学普通话的发音,我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没有同桌,小声的练习不会打扰到别的同学。

——白日梦”

签售会战役在苏塔第三次清清楚楚地说出“不卖”时宣告失败。

这一夜晚上蔚蓝梦里都是苏塔那张精致的脸,面无表情地将“不卖”这两个字唱成了rap,导致她第二天脑袋一直嗡嗡的,一团乱麻。

部门开会,蔚蓝左耳朵进右耳朵出,一场会议听了个寂寞,直到旁边的何遇拿笔捅她才回过神,迷茫地“啊”了一声:“什么?”

“总监说,让我也一起和苏塔沟通,刚我已经约了下午和他单独见面。”何遇一笑,话说得很克制。

何遇在影视行业工作经验丰富,蔚蓝这种新手很难拼得过他。

拼人脉,拼专业,她肯定是拼不过何遇的。她要是想啃下苏塔这块硬骨头,就只能不打持久战,多刷脸了。

林慢慢的主编和苏塔稍微有点儿交情,知道些苏塔的喜好和一些特别的习惯,林慢慢偷偷整理成了文档送给了她。

苏塔每周六下午六点会去一家配音培训机构上两个小时的课,该机构历经沧桑岁月,仍旧一心向钱,不挑专业能力、不挑年纪大小,只要有钱就可以让业界专业大神手把手授课。

教室在一栋写字楼的顶楼,视野明亮又开阔。

蔚蓝来前已经接到“间谍”林慢慢的最新消息,何遇和苏塔见面碰了一鼻子灰,回公司把门摔得震天响,这她就放心了。

蔚蓝一路摸上楼在教室后门停下,顺着门上嵌的长条玻璃往里张望,目光迅速地聚焦到靠窗的人身上。

他一个人坐在最后一排,像一座孤岛,和其他三三两两坐在一起的人泾渭分明。

蔚蓝莫名看出来他身上透出的脆弱感,疏离,却有些……迷人。

“真巧啊,蔚蓝。”她正发怔,肩膀被人撞了一下,蔚蓝没想到何遇这么不屈不挠,刚失败就又卷土重来。

蔚蓝对着他微微一笑,随后快速推开后门钻进了教室。

何遇:“……”

苏塔正听着耳麦里的声音,眼前倏忽飘过一道靛蓝色,随即视线被出现在身旁的一张灿烂笑脸给填满。

苏塔有些恍惚。

远处天是淡紫色,眼前人是明媚蓝,如果不是她笑得太生动、太真实,这一切就是一个过于绚烂的幻境。

蔚蓝睁着圆圆的鹿眼,一脸讨好:“真巧啊,苏塔大大,来这儿上课都能碰到你,这就是所谓的缘分吧!我们一起坐好了。”

苏塔闻言轻轻地笑了一下,他光笑不说那些怼人话时,倒是显得很斯文温柔。

“这节课的授课老师就是苏塔,你连这个都不清楚就过来谈合作,有点儿不走心吧!”何遇施施然地进来,一眼也不看蔚蓝,直接伸出手到苏塔面前,“又见面了,我听朋友说你的这堂课非常受欢迎,慕名而来。”

苏塔墨黑色的眼动了动,头低下去捡起放在桌子另一边的名单表,说:“抱歉,没有提前报名不能上课。”

何遇眼睛很贼地迅速扫了一眼名单:“那看来蔚蓝也不能留下了。”

“她不一样。”

苏塔说着,提笔在名单末尾添了“蔚蓝”两个字,一笔一画,她的名字和其他学员的宋体五号印刷体名字很明显地区分开来。

蔚蓝的心莫名晃了一下。

苏塔漂亮的手将名单折起来:“每堂课可以收一名旁听生,她第一个进来就是她了。”

蔚蓝总觉得这个规定奇奇怪怪,可苏塔本人也是这样奇奇怪怪,就显得不奇怪了。况且以苏塔“不卖不合作”的态度,也不可能编瞎话留下她。

蔚蓝对气得面部抽搐的何遇露出胜利的笑容,“咻”地坐到苏塔身边,摆摆手:“再见啦,何老师!”

来之前蔚蓝搜索过有关这堂课的资料,今日的授课老师叫沈烈,和“苏塔”八竿子打不着。现在想想,苏塔肯定是笔名,是她大意了。

这一堂课有二十来个学生,蔚蓝见他们都对苏塔崇拜至极,就知道苏塔的能力之强,果然厉害的人都不只是在一个领域称王称霸。

“昨天有个游戏邀请我去配音,还有很多其他角色也需要合适的配音演员,我会在今天的课上挑优秀的学员推荐过去。”

教室里爆发一阵欢呼声。

“我把相关的剧情资料和台词发在群里。”苏塔抬眸,“还有没进班级群里的同学吗?”

教室里只有蔚蓝一个人举起手。

苏塔拿着黑笔,在白板上写了一串数字:20171231。

苏塔长指在旁边点了点:“加一下我的微信,然后进群。”

蔚蓝眼睛一亮,激动得就连输入微信号的手指都在抖。

苏塔看着她,又看了看她旁边的空位,眨了眨眼,空位上出现了一道虚影,白、瘦,忧郁,他怯懦地伸出手,朝自己挥了挥。

苏塔仿佛听见他在说:“看,我有同桌了。”

第三封信

“蔚蓝你好。这一年来我终于很好地融入了班级,进入了最重要的高三。我听你的很努力地在复习,习题做了一套又一套,但我可能坚持不到高考那一日了。

为什么生活在一起那么多年的父母能突然这么恶言相向?为什么我永远是可以被随意扔下的那一个?

这些我都不懂。

他们分开之后我要跟着外婆生活,转到那附近的学校。

刚拼凑起来的美好希望幻灭成空。

那里也不会有人喜欢我。

——白日梦”

当晚蔚蓝以“旁听生”的身份顺理成章地加上苏塔的微信,为了避免重复上一次被删的悲惨经历,这回蔚蓝避而不谈合作的事情,专心致志地扮演一个好学生。

只是她没想到,苏塔所说的要配音的游戏,居然就是《眸中世界》。

苏塔大佬,一人两马甲,把自己作品的出版和游戏开发都安排得明明白白。

蔚蓝坐在飘窗上的藤条小圆桌前,对着星空正感慨着,马甲大佬发来了一个音频文件。

【苏塔:我将游戏目前需要的角色试音片段录了一小段,各位同学可选择自己喜欢的练习,录好作业在明晚六点前发我。】

蔚蓝为了谈合作,把《眸中世界》的书和相关番外都仔细看过,除了苏塔这个让人心疼、让人爱的主角外,她最喜欢的配角是木木,出现在书的最后几页,在苏塔漂泊数年后收养它的蛋糕店老板。

蔚蓝点开语音文件,拉着进度条到了木木的片段。刚巧,台词是她最爱的那一段。

璀璨夜色里,苏塔的声音和平时完全不一样,虽仍是男声,却能听出木木的俏皮可爱、温柔温暖。

“性格古古怪怪,爱发脾气,爱咬东西,总是冷着脸离人八丈远,这就是你。可你也是猫呀,哪有猫天生不想有家,不想撒娇呢!我给你一个家,你叫一声,我们就永远在一起,好不好?”

接着,音频里传来一声小猫微弱的叫声。

苏塔写下这段文字,他的声音,赋予文字灵魂。

蔚蓝半真心半吹捧地回复。

【蔚蓝:大大所有技能点都点亮,真是老天爷做了满汉全席给你,活该你被那么多人喜欢。】

【苏塔:那你呢?】

蔚蓝一怔。

下一秒苏塔把那句话撤回。

【苏塔:呐呐呐。】

【苏塔:刚才三个N首字母直接关联了那三个字,我点错了。】

蔚蓝:“……大佬的这个语气词还挺俏皮。”

第二天蔚蓝请了一上午假,试录了木木的台词。她没有配音的功底,只凭着感觉,挑了没有杂音的一版发给了苏塔,之后去了公司。

“蔚蓝和苏塔私下相处数小时,相谈甚欢。”

“苏塔为蔚蓝首次破例开后门,深意满满。”

蔚蓝到时,她和苏塔的八卦就已经传开了,部门总监又重新把希望放在了她的身上。很显然这是何遇在给自己挖坑,把她捧高再摔下去,死无全尸,何其阴险。

蔚蓝微微笑:“苏塔大大看我‘垃圾’才留我上了一节课,下课之后他看都没看我一眼的……”

话还没说完,办公室的门就被敲了三下:“打扰一下。”

蔚蓝的笑立时僵在嘴角,不会这么邪门吧?

门大开着,苏塔穿着白色大衣站在众人的八卦视线中央,他视线一扫,对焦到蔚蓝时停下,唇角轻轻上扬了一个小弧度:“蔚蓝,可以出来一下吗?”

他笑起来一如既往那么温柔漂亮,蔚蓝的腿自己生了意识般站起来走向他。

苏塔再钩钩手指,她就鬼迷心窍地跟着他继续走,直到上了辆后座宽敞的面包车才回过神:“这是要去哪儿?”

“你的试音我觉得很合适,明天我带你去见游戏方。”

蔚蓝又惊又喜,看来她很有配音天赋嘛,等等——

“明天去见游戏方,那你现在带我去干吗?”

苏塔的手握着方向盘,皮肤白得手背血管都清晰可见,他长而浓的睫毛扇了一下,吐出四个字:“课外实践。”

蔚蓝:“?”

据苏塔说,每个参与《眸中世界》相关开发的主要人员,都要进行这项独特的课外实践,成绩达到优秀才算过关。

“如果你不想去,我现在就送你回去。”

回去就意味着合作泡汤,意味着她升职加薪、走上人生巅峰无望,蔚蓝连忙发表百字小论文,表达自己对上课外实践课的热切向往和对授课老师能力、人格的崇拜。

车最终停在郊外一家福利院,苏塔先下车,将后备厢里的大袋子拿出来,里面是两件毛茸茸的玩偶服。

“这是苏塔的皮?”蔚蓝说完觉得不对,又补充说,“是你在书里写的那只猫的皮。”

“苏塔生活在福利院,被孩子们喜欢。所以我要求每一个参与人员都要扮成‘苏塔’来到这儿,如果能得到九成孩子的好感,就是和‘苏塔’契合,可以合作。”苏塔说着看了她一眼,“我是个无神论者,但我相信‘命中注定’这四个字。”

“招人喜欢我最擅长了。”蔚蓝脱掉上衣,迅速套上玩偶服,自己给自己鼓掌,“我一定可以拿优秀。”

很显然,苏塔不是第一次带人做这种事,蔚蓝刚进去就被小朋友们围住,吵着要她跳舞。

蔚蓝完全不怯场,一边哼着曲调一边动作夸张又可爱地跟着跳,带起了全场的气氛。苏塔站在人群外,看着她,像是看见了希望的实体。

有好几个小朋友看到他,小跑着过来要他抱,苏塔抱完,指着那边的蔚蓝:“小嘉也去抱抱那个姐姐好不好?”

小嘉迈着小短腿跑过去,蔚蓝刚跳完舞就被抱住,头套下,满足快乐让她的嘴角疯狂上扬。

小孩子都喜欢跟风,小嘉抱完,其他小朋友也来抱,蔚蓝就干脆坐在地上,张开双臂闭上眼睛迎接着一个个软软的拥抱。

这个姿势维持了一会儿,一个明显不太一样的拥抱撞了进来。

隔着厚厚的玩偶服,蔚蓝也能感觉到对方跳动的心和炽热的目光。

蔚蓝脑中突然闪过那些八卦,呼吸猛然一滞。

“你是很擅长招人喜欢。”他的声音有些干,有些涩,似不确定,也像终于解脱,“蔚蓝同学,课外实践课满分。”

第四封信

“蔚蓝你好,我有一年没有给你写信了。

大二的这一年,外婆病倒,我休学回去照顾她。我给她读你给我的回信,告诉她有人教我要做好每一件事,教我不管别人喜欢与否只管向前,教我爱这个世界之前先爱我自己。教我要快乐,要开心,好不容易来人间一趟,不要留遗憾。

外婆没有痛苦,走得很安心。

写这封信的时候,我安葬完外婆,在回学校的车上。

外婆让我带一件礼物给你,如果可以的话,我想把它亲手送给你。

——白日梦”

这一晚蔚蓝失眠了。

从福利院出来,苏塔没再说什么,送她回了公司,蔚蓝脱外套时才发现口袋里多了一样东西,那是个样式精美又繁复的中国结,中央用凸起的麦穗结编了一个“蓝”字。

今天能悄悄放东西到她口袋里的,只有苏塔。

蔚蓝的心彻底乱成一团,因为白日那个拥抱,因为掌心这个“蓝”。

自从见面之后,他的态度变得太大,让蔚蓝整个人恍恍惚惚的。她不确定苏塔到底是什么意思,是大神对“垃圾”的关怀,还是其他什么。

蔚蓝找了个盒子把中国结收好,打算等见完游戏方就问他个清楚再说。

《眸中世界》游戏是苏塔自简体图书出版后卖的第二个版权,苏塔答应授权有三个条件:一是主创要自己选,二是合作伙伴要自己挑,三是其他改编要得到他同意。

图书出版和游戏制作都很容易做到这三点,但影视剧占主导地位的是资方,很难满足他的条件,苏塔这才一直咬死不肯卖。

而这,是第二天下午何遇主动找上蔚蓝和她说的。

“苏塔不可能改变,我司也并不会参与投资,公司一定要影视部门签下来就是拿你和我当可牺牲的炮灰,我要走了。蔚蓝,我建议你跟着我一起走。”

何遇是公司八卦天王,他得到的消息十有八九是真的。

“何老师真是生命不息,挖坑不止,我不会上当的。”蔚蓝摆摆手,背着包快步走出了公司。

今天的阳光是冬日里少有的和煦,云朵绵软,大块大块地堆在天边。

苏塔就站在形状最好看的那块云下,白色的围巾遮住半张脸,垂着眼盯着自己脚尖,样子有些乖。

蔚蓝悄无声息地走到他面前,刚想开口吓他一下,苏塔倏地抬起脸:“走吧!”

蔚蓝:“苏塔大大,敢问你头顶是长了眼睛吗?你怎么没抬头就知道我过来了。”

苏塔沉声说:“心有灵犀。”

他说着,若有似无地笑了一下,伸手将她的围巾围得严严实实。

又来了,又来了,苏塔牌搅乱心神套餐又端上来了!蔚蓝暗自深呼吸好几次,才让自己勉强保持清醒。

今天苏塔要带她去见游戏方,是跟青语有重合业务的虹芒文化公司。同行的还有三个配音班的同学。苏塔先进了会议室,他们四个人则去换装,扮成自己所要配音的角色。

蔚蓝换上木木的造型,长而卷的头发披散着,碎花裙上面印着草莓蛋糕,她一时间有些恍惚:“怎么和我之前在杂志的形象上这么像……”

为了和读者拉近距离,每个编辑会找画手设计专属形象,代表自己出现在杂志上。蔚蓝喜欢吃草莓蛋糕,就让画手画了条这样的裙子。

没来得及多想,游戏公司的员工来叫他们,蔚蓝是第一个试音的。

会议室的门打开,苏塔在第一眼就沦陷。

蔚蓝穿着那样的一身,像从昔年时光里走出来,黑白的、破碎的世界重新拼凑完整,开出彩色的琉璃花。

蔚蓝走向地上放着的道具——玩偶苏塔猫,双手撑在膝上弯腰看它,眼睛也笑得弯弯:“哪有猫天生不想有家……我给你一个家,你叫一声,我们就永远在一起,好不好?”

“好。”这个字清晰而坚定,会议室内的人齐刷刷地看向发声的源头。苏塔却只看着蔚蓝,嘴角抿着,一语不发。

蔚蓝笑呵呵地解释说:“苏塔老师这是在和我搭戏呢,在木木说完这段话后,书里的苏塔猫叫了一声,这一声翻译成人话就是‘好’。”

这一个小小的私心被遮掩过去,蔚蓝鞠了个躬,退出会议室。

大厦的空调开得很足,她有些喘不过气,走到楼梯间开着小窗,不经意看到楼下停了一辆车,一道熟悉的人影从车上下来,戴着虹芒的工作牌。

“轰”的一声,蔚蓝脑子里炸出一朵烟花。

“不冷吗?”声音自后传来,蔚蓝还没来得及回神,修长的手绕过来,将窗户重新关上,接着他一个欺身,蔚蓝就被困于刚关闭的窗和他的胸膛之间。

蔚蓝抬头,滚烫的唇毫不迟疑地落在她脸颊上。

苏塔一直是冷漠的,克制的,疏离的,就算是那个突然的拥抱也隔着重重阻挡,更像是跟小朋友一起完成的游戏。

可这一刻他是热情的,真实的,他的心思明晃晃地写在眉眼间,像是在回答她还没说出口的疑问。

蔚蓝怔怔地问了一句:“我是垃圾吗?”

苏塔:“……”

苏塔:“你是宝物。”

苏塔:“蔚蓝,我刚才没有在跟你搭戏,我们不是书里的角色,就是我和你。我们命中注定,该在一起。”

第五封信

“蔚蓝……可能现在能收到这封信的已经不是之前的蔚蓝了吧!

这两个月我没再收到过你的回信,翻杂志看到你的名字已经不在收稿编辑列表,猜你应该已经离职了,可能连编辑名字都已经留下了,所以这最后一封信我不会寄出去。

从2017年12月31日开始到今天,四年半的时间倏忽而过。

我偶尔写一些片段,我是一只流浪的猫,被驱赶,被抛弃,独自走过数年,最后被温柔的人收养。

她喜欢吃草莓蛋糕,喜欢穿碎花裙子,喜欢听五月天的歌,笑起来很甜、很温柔。她是我想象中你的样子,我的灵魂走出歧途奄奄一息,是你给了他阳光和向生的希望。

若是有一天,我们在人海中相遇,我一定会第一眼就看见你。

——沈烈”

对于苏塔的深情表白,蔚蓝很感动,如果不是因为在虹芒看到了已入职的何遇,她可能就直接答应了。

何遇真的离开了青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加入了虹芒,这就证明他之前说的不是给她挖坑,而是真的。

她和何遇,谈不可能谈得成的合作,最终理所当然地失败,成为整个部门的背锅侠。

这是职场经常会发生的事情,和苏塔无关。

可如果她和苏塔在一起,无论是强迫苏塔改变自己的原则跟青语合作,还是她因为苏塔的项目被从学生时代就珍爱的公司开除,都会影响他们的感情。

两个人在一起,就是要一加一大于二,要有双倍的快乐和甜。

如果现实注定结果不是他不高兴,就是她不高兴,那就没必要给自己找痛苦,感受过心动之后及时止损比较好。

蔚蓝想了一个晚上,在第二天去了公司,出门前她收到了林慢慢的消息。

【林慢慢:《眸中世界》的影视版权被虹芒弄过去了,各大营销号已经放消息出来了。】【林慢慢:我看你和苏塔走得那么近,还以为能近水楼台呢,没想到,唉……】

这是这一年的最后一天,雪花从天而降,一片一片地落在地上。

公司上下在准备晚上的跨年晚会,一派喜气洋洋,只有影视部愁云惨雾。

蔚蓝又在公司楼下吹了半小时的风才上去,那风像是灌进了心里,一片凉。

她不高兴,她很不高兴。

昨天还在深情表达自己爱意,在被拒绝后转头就和对家合作去了,可真无情啊!

蔚蓝搓了搓发红的鼻子,敲门进了总监办公室,放下辞职信。毕竟是她爱了那么多年的公司,她给青春留下个体面的句号。

“和苏塔的合作我没能谈下来,不管是因为什么,我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总监将辞职信收起来:“参加完今晚的跨年晚会之后我批,临走前让你再感受一次公司的美好,说出去显得我比较和善。”

蔚蓝:“……”

已经决定要走,蔚蓝就用最后这一天把需要交接的工作整理好,电脑桌面上最显眼的文档名叫“拿下苏塔作战计划”,鼠标在上面悬了一会儿。

他是沈烈。

她打算拿下的是“苏塔”,跟他沈烈有什么关系。

所以不伤心,不伤心。

蔚蓝的“本命”五月天最近出了新歌,她疗伤般单曲循环了一百二十三遍,挨到了跨年晚会开始。

青语大厦单独有一层用来办各种聚会,音响设备都是顶配,再加上能歌善舞、多才多艺的员工,每年的跨年就是开了场大型演唱会。音乐治愈人,蔚蓝也暂时忘了难过,举着荧光棒,跟着音乐挥动。

肩膀突然被人拍了一下,服务人员端着一个托盘,上面放着一个厚厚的信封:“今日的特别抽奖环节,每人一个。”

蔚蓝打开信封,无比眼熟的字映入眼帘。

“白日梦你好,我是蔚蓝。

我上高中的时候语文总不及格,老师说我的阅读能力天生有问题。我不信,就日日夜夜每天都练阅读,最终高考时语文年级第一,大学时写稿投杂志,之后顺利地做了我爱的杂志的兼职编辑。

现在有口音的你,很可能以后光用声音就能让万千人喜欢呢!

缺点会转变成你的长处,我行,你也可以的!”

她记得,这是她刚兼职做编辑时给读者的第一封回信。

信封里有很多信,都是她曾经写给白日梦的,按照时间顺序一一排好。可最后一封并不是她写的,而是白日梦给她的最后一封信。

信上,他写了一些东西,有关于一只猫的,还有喜欢草莓蛋糕的人。

信的署名,是“沈烈”。

“下面有请今晚的特别嘉宾,苏塔老师上场!”

现场随着苏塔的意外到来彻底沸腾,苏塔从升降台上场,扶着立麦,眼睛望向人群。

蔚蓝没躲,也没看别处。她知道,苏塔会看自己。

“在开始表演之前,我想先澄清两件事。第一,《眸中世界》的影视版权没有给虹芒,何遇跳槽过去开出了很好的条件,又找了很多营销号宣传造势,因为他们觉得我不可能不签,但我没有签。第二,我和蔚蓝并不是你们想的那种暧昧关系,而是我暗恋她许多年,她不知道也没有答应我的关系。”

蔚蓝手心全是汗,屏住呼吸直直地盯着苏塔。

“之前我一直没答应是怕为工作能付出所有的蔚蓝小姐合作完就不理我了,现在我把《眸中世界》交给你,只请你听我唱一首歌。”

歌曲的前奏,蔚蓝一下午已经听了一百多遍,是五月天的新歌《因为你,所以我》。

苏塔的嗓音条件太出色,认真唱歌时能暖化人心。

“你是何时静静靠近我/你是何时偷偷拯救我/在我掌心放了一颗糖果……”

苏塔从架子上摘下麦克风,跳入人海,一步步走向蔚蓝。

“是你帮我停下了沙漏/是你教我别害怕闯祸/是你让我活得与众不同……”

他的歌声在此停下,他的人在此刻和她一寸之距。

“蔚蓝,这几年我每件事都做到最好,可我没有真正高兴过,我的灵魂生了病,只有你可医。蔚蓝,你再救我一次吧!

“让你自己高兴,也让我高兴。

“我们永远在一起,好不好?

“零点倒计时,五、四、三、二……”

苏塔朋友圈里眼神空洞的少年和面前目光炯炯的人重合。

“一!”

新年到来,新年的许愿,都会成真。

蔚蓝踮起脚,将眼泪和感动都揉进拥抱里,回敬给那个干净又苦痛的少年。

她说:“好。”

“白日梦,沈烈,苏塔,我答应你。”

“我给你一个家。”

睡前小故事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

// 此处地址改为你的js文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