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故事]阿紫

分类:故事人生 / 睡前故事

题记:我把成长写成一道道光,用它记载我的破茧成蝶,作为那些年的展翅高飞。

阿紫

文/八月长安

1)

她的真名当然不叫阿紫。

我第一次见到她是在九月的开学典礼上。几千人的会场,穹顶像锅盖,笼罩住一片嗡嗡的喧哗声。我们学院的位置在中后排,大家在几个辅导员的引领下鱼贯而入,由于都是陌生人,也没什么位置好挑,轮到哪里坐哪里。

阿紫就坐在我旁边,小小的个子,丑丑的样子。

我很讨厌陌生人见面的场合,更何况我们这些新生总是惶恐中夹杂着傲气的。你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和旁边的人主动打个招呼,本性淡漠倒也罢了,可我们偏偏都是对彼此好奇的;开口怕唐突,更怕热脸贴上冷屁股;每一次四目相接的时候,彼此的嘴角都是抽筋的——你先笑还是我先笑?好吧最后大家谁也没有笑。

我倒是得天独厚。那个暑假我把自己胳膊摔骨折了,开学典礼时还打着显眼的石膏,谁遇见我都可以找到一个合适的惊讶表情,自然地问上一句:“你没事吧?”

至少我收获的大部分问候都是这样的开场白,可阿紫不是。我余光注意到她几次三番看向我,当我转过去想对她笑笑的时候她却又把脸转开了。这套动作循环了几次之后我就不耐烦了,刚要开口说声你好,她就突然怯怯地问,我叫阿紫。

说完这句话,她很明显地松了一口气,像是死过一回了似的。

我们聊了很多常规话题,比如你是哪里人,我是哪里人;哦你们高中我有听说过,很厉害的;你在哪个宿舍,宿舍里都有谁;选课系统好难用,对了你选修课选了哪几门?……

理解她的普通话真的很困难,我却不好意思把她的每句话都重新问一遍,所以不懂装懂,一律点头,有时候不小心连她的提问我也用点头来作答。我社交能力也很一般般,说白了就是不怯场可也不自然,每个话题虽然都是我提起,但是一旦断掉了,也不知道该怎么接续。

可阿紫却很开心,多无聊的话题她都能笑得很真,因为带着牙套所以不得不捂住嘴,只露出一双眼睛,在厚厚的眼镜片后面弯弯地眯起来。她给我一种非常奇怪的感觉,似乎这场对话证明了她的某种能力,甚至是一种突破。

阿紫是家乡小县城的高考状元,和奶奶相依为命。我没有问起她的父母,转而聊起了热门体育课名额竞争激烈。说了几句我也失去耐心,就低头去玩手机了,她却忽然问,你会不会觉得我的名字很土?

我想我可能是关掉了大脑中的社交防火墙,有些话一时没拦住:“很像小学数学课本里面的人名啊。”

就是那些分苹果分蛋糕集体去植树的小朋友们的名字。

她琢磨了两秒钟:“那就是很土。”

我赶紧补救:“没有没有,我的意思是说你的名字很可爱。”

这时我才用余光扫了一下她的打扮,浅黄色衬衫,奇怪的花裙,黑色凉鞋,可是里面却穿了一双及踝肉色短袜,袜子在脚踝那里勒出两个明显的圈。

是有点土啊。可越是这样我越要对她小心而热情,不知道是不是为了对心中一闪而过的刻薄做出弥补。

阿紫听到我说她可爱,低下头很羞涩很纯真地笑了。当真了。

就在这时坐在阿紫旁边的男生忽然探头过来,很大方地笑着说,我是台湾的,宿舍里几个哥们都叫我小台湾。认识一下,留个号码吧?

阿紫的脸瞬间红透了,报号码错了好几次,小台湾看她的眼神都已经有点怪了,我在旁边解围,问她说阿紫你这是新换的号码对吧,我和你一样,也有点背不下来。

她抬头看了我一眼。

小台湾要完电话之后还跟我们闲扯了好几句,他是我羡慕的那种人,和陌生人交流畅快而不刻意,明明什么都没说,却觉得放松亲切。

所以也很容易让人误会。

2)

冗长的开学典礼我已经记不得多少了,进门前发给我的徽章被我在退场的时候就弄丢了。我拎起书包转身随着人群往外涌,阿紫拉了我一下,问我要不要一起回宿舍楼。我说我还打着石膏呢,现在住在外面的酒店。

她讶异地捂住嘴:“你怎么还打着石膏?”

这是不是证明了阿紫从来不会打量和甚是别人?但我当时没总结出来这个纯真的优点,我只觉得她眼睛有问题。

说来有趣,我和她在会场外匆匆道别,没走出几步就想起自己还真得回一趟宿舍楼拿东西,于是转身折返。

正巧撞上在楼门口大树后面呆立的阿紫(liunianbanxia.com)。

我想打个招呼,却先是本能地顺着她的目光所向看过去,哦,小台湾正亲昵地搂着一个姑娘,在一楼的窗子外笑着说话。

“你怎么了?”

阿紫像受惊吓的兔子一样转过来,看了我一眼,脸又腾地红了,话都没说一句就转身疯跑进了宿舍楼。

我自然站在原地脑补了一番她慌张的理由。难道她跟小台湾是旧时?暗恋?世仇?

但是当我在迎新生的文艺汇演中再次神奇地和她坐到了一起时,我假装那天什么都没没发生。我从来都讨厌八婆和戳人痛处的家伙,自然不希望成为其中一员。

阿紫却憋了一个小时,在演出结束才突然问我,台湾男生是不是都“那个样子”。

“哪个样子?”我不解。

“就是有女朋友了还能跟别人勾勾搭搭的。”她话越说越小声。

饶是我自认机智,也被震惊了。

“他怎么跟你勾搭了?”

阿紫又不蠢,一听我的语气就知道我在想什么。恐怕她也意识到热情搭讪和要手机号这件事情可能在除她以外的人心中真的算不上“勾勾搭搭”,所以说不出话了。

我俩跟着退场观众一起慢吞吞往外挪动,阿紫忽然哭了。

这节奏感,连我这种女文青都没跟上趟儿。

“你别笑我好吗?”

阿紫说。

夏末的晚上,校园里暑气不散,头顶上是昏黄的路灯,我们从光圈走进阴影里,又从阴影踏入光圈中。

阿紫一路都在跟我讲着她自己的故事。

没什么特别,大概就是父母离异,从小和奶奶一起生活。小县城民风淳朴又传统,她只知道好好学习,也知道自己长得不好看,所以更加好好学习,皇天不负有心人,成了当地的骄傲。

但是也只骄傲了一个暑假。

阿紫并没有被这个校园吓到,因为她早知道大学校园里会有很多漂亮的女孩子,会有很多有见识的同学,他们会发现她的土气和局促,当然,也可能永远都不会发现学院里还有她这么一个人。

然而我听了这番剖白,却完全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我记得那天是九月10号,我们甚至都没有正式开始上大学的第一堂课,而这只是我第二次见到阿紫,我对她毫无兴趣。

太突兀了,她让我有点害怕和无奈。

但不妨碍我做一个最好的倾听者,不嘲笑也不违心认同,只是听着就好了。

可她讲完之后,忽然说:

“你也把你的故事讲给我听吧,这样我们就是好朋友了。”

如果她不这样说,我也在盘算着要怎样讲些无关紧要的糗事和担忧来交换,然后赶紧找个借口撤退。然而阿紫在路灯下用那双并不好看却格外澄澈的眼睛看着我的时候,我却做不到了。

认识我的人很多都觉得我太过虚伪圆滑,但那天晚上,我却看着阿紫说,“我不想说,我想走了。”

我对阿紫真的没有兴趣,却没办法对她撒谎,关于好朋友这件事,她是认真的,她对你的每句话都当真,所以不要骗她。

未来总归会有很多人欺骗这个小镇姑娘,但这个人不应该是我。

跟我道别的时候,阿紫忽然问,你能不能给我推荐几个歌手?

歌手?

“就是大家都会听的,很火的那种。我奶奶不让我看那些乌七八糟的东西,但是我觉得到现在我还什么都不知道,一定会被别人笑。”

我说了一长串名字,孙燕姿梁静茹周杰伦陈奕迅王菲张惠妹林忆莲……我也不知道她记住了几个。

回到酒店之后我想了想,把这些名字全都通过短信发给了她。她回答说,谢谢,今天对不起了,我是不是吓到你了。

我没回。

3)

一个礼拜之后我端着一盆衣服经过阿紫的宿舍,听到里面很大的音乐声,公放着梁静茹的《丝路》。等我洗完衣服,半个多小时之后再经过她的宿舍,里面还在放着《丝路》。

我略略停了一会儿,门忽然开了,露出她的室友不耐烦的脸。

“啊呀,是你啊,你跟阿紫关系不错对吧?”室友没头没脑地问,还没等我回答,就再次大声抱怨了起来:“你能不能让她别放这首歌了?都放了三天了,有机会就放,她觉得好听,也不至于这样吧?”

这边阿紫赶紧把电脑关了,特别不好意思地看着我俩笑。她室友也没给她面子,拎起包就走了。只剩下我俩面面相觑。

阿紫说:“谢谢你的推荐啊,梁静茹的歌真好听。”

阿紫并没像她担心的那样引起别人的嘲笑和议论,大学四年过去了,有些男生还不知道她是谁。

然而也许是开学时候那两次偶然相遇,我总会格外注意她一些。发现阿紫的变化是在大一暑假军训的时候,我们被分到同一个班,她总会拿出一个东西“噗呲”地喷一下脸。

休息的时候有女生带着笑说起,阿紫从屈臣氏买了好多十块钱一瓶的玫瑰喷雾,每五分钟喷一次,特别注意保养。

阿紫真的不好看,所以女生这样一说,让大家都没法接。我转而说起自己晒黑了很心疼之类的话,话题很快就转了方向。

让我惊讶的是当天傍晚发生的事情。

学院有个很有争议的姑娘,漂亮,有过很多男朋友,女生缘不好,但为人洒脱爽气。她也是军训教官们很喜欢捉弄的对象,故意让她站军姿,故意对她呼来喝去,她也不示弱,每次都顶回去,那帮教官们也并不真的对她生气。

自然有女生背地里看不顺眼。

吃晚饭前教官又笑着训斥那个女生站没站相,那个女生还没开口,忽然另一个女声插话道,“饿的都站不直了嘛。”

声音不算好听,撒娇没成功。

是阿紫。

教官自然没有理睬阿紫,反而瞪了她一眼。当天夜里卧谈大家有了新的谈资。

叫做不安分的阿紫。

在此之后我做交换生去了另一个国家,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毕业季,大家都为各自的前程疲于奔命,关于阿紫的故事早就被我忘在脑后,只是毕业前的某个晚上我到南门外吃烤串,看到她牵着老外男朋友的手,亲昵地走进了校园。

她落落大方地跟我打了招呼,笑起来,早就没有了牙套。阿紫随意地跟我讲了几句。她喝了酒,讲话没有寒暄,直奔主题。

然后我看着他们从路灯的光环之下消失在门内的黑暗中。

倏忽间我眼前飘过那个对我说话的、穿着肉色短袜的阿紫。

大学四年我有了很多新故事,跟阿紫相关的,竟然依旧是最开始的那两次见面。我们学院的人对她谈不上多友善,而她也渐渐淡出大家的视野,似乎早就有了另一种人生。

我写这个故事不是为了惋惜什么纯真的死亡。那个怯怯的姑娘曾经怯怯地分享人生,怯怯地交换友情;也曾经拙劣地改变自己的外貌,拙劣地模仿某种风情。现在我看到了路灯下她神采飞扬的笑容,再也不用捂着自己的嘴巴。她靠着干巴巴的成绩考进这个校园,想要的却是一种丰富的人生。过程也许不那么顺利,可她得到了。

这是一个我喜欢的故事,虽然也许连故事都算不上。

真实的生活中被留下来的不过是几个瞬间,有时候甚至没头没尾。有一个瞬间里,阿紫站在路灯下,牵着她男友的手说,快毕业了,她一直想要谢谢我。

谢谢我在小台湾要电话的时候帮紧张无措的她解围,就因为这个,她想要和我交个朋友。

当年。当年其实我就是本能反应随口一说,缓解气氛,没多大善意,只是社交,真的只是社交。

但我没有讲出来。因为我相信,现在的阿紫,一定明白的。原文地址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